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御泽

252.7万浏览    7178参与
∃

《戴著眼鏡的鯨魚與少年》

太睏了。

外頭天氣好冷,澤村腦子暈呼呼的窩在前輩寢室一台小型的暖爐機前,拱起肩膀兩眼惺忪,眼前書頁上的文字密密麻麻亂成蟻群的行跡,最後全糊成一團曖昧滲入紙面的底下。

身體逐漸暖和起來,像泡在一池暖水裡徜徉,闔上眼,將書本當成枕頭,入夢。

——夢見海洋的聲音,浪濤捲上沙灘白泡的浪花,與太陽下隻身一人的黑影。

有客人。

夢裡夢見一隻戴眼鏡的鯨魚,路過他所待的一座無人島邊停留,碰撞引起小島多年以來第一次的小型地震,盛大到來的宣示由氣孔朝上方噴出水瀑,往小型的島嶼上方沖開一片霧氣,當中艷麗的日光折射出一道彩虹。

『好漂亮!』夢裡他和鯨魚對話。鯨魚說,『只是道彩虹,外頭還有更漂亮的美景。』...

太睏了。

外頭天氣好冷,澤村腦子暈呼呼的窩在前輩寢室一台小型的暖爐機前,拱起肩膀兩眼惺忪,眼前書頁上的文字密密麻麻亂成蟻群的行跡,最後全糊成一團曖昧滲入紙面的底下。

身體逐漸暖和起來,像泡在一池暖水裡徜徉,闔上眼,將書本當成枕頭,入夢。

——夢見海洋的聲音,浪濤捲上沙灘白泡的浪花,與太陽下隻身一人的黑影。

有客人。

夢裡夢見一隻戴眼鏡的鯨魚,路過他所待的一座無人島邊停留,碰撞引起小島多年以來第一次的小型地震,盛大到來的宣示由氣孔朝上方噴出水瀑,往小型的島嶼上方沖開一片霧氣,當中艷麗的日光折射出一道彩虹。

『好漂亮!』夢裡他和鯨魚對話。鯨魚說,『只是道彩虹,外頭還有更漂亮的美景。』

『我的小島只有椰子樹和沙漠、日出和夕陽。』

『跟我一起走,我帶你去看更多的風景,好嗎?』

關於鯨魚主動提出的建議不忍心動,同時也猶豫,畢竟要他離開待了好久的地方,他的家,怎麼捨得?

可是,回頭看看島上的景色,再抬頭望向這天第一次看見的彩虹,腦子想,外面的世界還有哪些更驚奇精彩的事物呢?因此決定踏出第一步,乘上眼鏡鯨魚的背上,離鄉背井一趟,開啟了增廣見聞的旅程。

但他不知道,原來一路上不僅僅只有美好的事物,還有許多醜惡。儘管路途中遭遇大風大浪、雷雨、龍捲風、暴風雪,還有很多、很多的波折,可是他不後悔。

他不後悔......


「......笨蛋。」

御幸回到寢室時,澤村躺在暖爐前蜷曲成貓狀,鼻頭紅紅的,掩上的睫毛偶爾細微的顫抖,眼瞼下覆蓋的眼球滾動,像在做著什麼動盪的夢。

有時候看著少年,心底總浮現出微小的不捨。

捨不得那些磨難、那些挫敗,歷練在少年臉頰刻上淚痕,無助又疼心的。不過,他願意攜著他。

拾起毯子,往澤村的身上蓋去。

「別著涼了。」

叮囑著,不曉得說給誰聽。隨後低頭一吻,吻落在澤村的耳邊,很輕,輕得在夢裡只是戴著眼鏡的鯨魚用尾巴掃過睡在背脊上的少年,在一個星空燦爛的夜晚。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題外話)


最近工作上燒腦的事情比較多,下班腦子就是一個停擺狀態...雖然花開3的大綱擬好了,但遲遲沒法開始寫(不過這文也是,太冷了((瑟瑟發抖

這週14號是灣家的CWT,久違的參場,也是順道出門散散心,近期試著優先更花開,這裡先獻上一個迷你小段子!



Mexicas

【儿童绘画水平注意】
我流cp ✅我脑中的御泽✅
18是可爱的数字!内容是会送给自家投手玩偶的捕手 没想到可以跟之前画的荣纯联动了
【好吧我沦陷于这对cp了】有没有伙伴在微博一起刷御泽?🤩

【儿童绘画水平注意】
我流cp ✅我脑中的御泽✅
18是可爱的数字!内容是会送给自家投手玩偶的捕手 没想到可以跟之前画的荣纯联动了
【好吧我沦陷于这对cp了】有没有伙伴在微博一起刷御泽?🤩

翘屁嫩豹

#CP25# 


→本摊cp:御泽


→参与老师及staff见评论


→通贩12月25日结束,场贩数量视场取购买量定


→具体见下图~来摊位玩有糖吃!!(・ε・●)


>>摊位:钻石王牌专区-K24-[*`◇´)臭浣熊骑可爱柴]➹具体摊位号等发布后转发评论更新➹


>>cpp等🔗见评论 


>>p.s.本子内收录五篇,除了《Warranty》均不会在任何公共平台放出💕

#CP25# 


→本摊cp:御泽


→参与老师及staff见评论


→通贩12月25日结束,场贩数量视场取购买量定


→具体见下图~来摊位玩有糖吃!!(・ε・●)


>>摊位:钻石王牌专区-K24-[*`◇´)臭浣熊骑可爱柴]➹具体摊位号等发布后转发评论更新➹


>>cpp等🔗见评论 


>>p.s.本子内收录五篇,除了《Warranty》均不会在任何公共平台放出💕

DAMEDAME人间

P站御泽文500users入

1、沢村英純が喘ぎ声を我慢する理由について。

小甜车,不过飚的很厉害。学生情侣,大概刚毕业的御幸跟升高三的泽村。介意车车时泽村都不出声是不是跟自己x不舒服的御幸,理由其实很泽村,又傻又可爱。误会破除全无顾忌放开了x,后果哈哈哈哈哈哈。原文最后那句是,粉色头发的同级生不知为何一定要教自己学会的防身技踢裆,按着腿间的御幸的惨叫响彻整栋楼2333

指路ID:11014464

可惜这位大大的御泽文不多,还有一篇是路人女视角的,有机会再补。


2、愛はここにある

ABO文。御幸A泽村O,双职棒不是一个队的。讲真,这篇有点平淡,不过喜欢的人很多,大概是少见的御幸A还这么温柔体贴的关系吧。命...

1、沢村英純が喘ぎ声を我慢する理由について。

小甜车,不过飚的很厉害。学生情侣,大概刚毕业的御幸跟升高三的泽村。介意车车时泽村都不出声是不是跟自己x不舒服的御幸,理由其实很泽村,又傻又可爱。误会破除全无顾忌放开了x,后果哈哈哈哈哈哈。原文最后那句是,粉色头发的同级生不知为何一定要教自己学会的防身技踢裆,按着腿间的御幸的惨叫响彻整栋楼2333

指路ID:11014464

可惜这位大大的御泽文不多,还有一篇是路人女视角的,有机会再补。



2、愛はここにある

ABO文。御幸A泽村O,双职棒不是一个队的。讲真,这篇有点平淡,不过喜欢的人很多,大概是少见的御幸A还这么温柔体贴的关系吧。命运之番的泽村O一直很努力,进入职棒先发王牌,反正是社会标杆人物,Omega之星。但是每次采访都公然表示跟伴侣御幸不会要孩子,要以棒球为重。御幸一直都默默支持他,还各种家事全包的照顾自己的番(一般支配欲很强的Alpha是不可想象的)。有次远征时泽村感染了O专属病毒,发烧晕倒后病毒带着身上的Omega细胞都消失了,也就是他现在变得像beta一样没有气味也不会发Q,跟御幸间的链接都断了。一开始泽村很高兴,觉得终于可以尽情打棒球,不过慢慢因为感觉不到自己的A(以前很习惯的)而越来越不安。找春治(没在打棒球进入了Omega研究机构)商讨,知道了很多御幸瞒着自己做的事,被这种默默深沉的爱和体贴感动,终于意识到伴侣以及为他留后代的重要,决定打完这个赛季就去休假造人。把这个决定跟御幸分享的时候,Alpha感动哭了。。。。最后还公开发表不过保证生完孩子还会复出。老实说,感觉有点ooc,不过这样的御幸确实很少见,好吧我吃!



3、見えない独占欲

在看,待补。




4、抱かれたい男一位をおびやか...ます!

在看,待补。



5、御幸一也は告白したい

待补

碳酸中毒无救
某个冬天时份 泽村荣纯仿佛洞悉...

某个冬天时份

泽村荣纯仿佛洞悉到某位怪脾气的捕手那一两丝小心思,早早在去饭堂的路途上进行伏击。就像预想那样的,所有人都在寒冬中挣扎着迅速地去开始他们的晚饭,就只有御幸一也悠悠然走过去。

「早就久候,御幸一也!」

泽村以平日响彻这个球场的大嗓门在空旷的走廊直呼出人名字,先不提奇奇怪怪的语法,的确能够一下子把人的注意力拉回来。真的是恬噪的家伙啊,御幸这样想到。懒散抬头看到的是某个笨蛋正大大展开两臂,摊开胸膛。御幸一也不需要问是什么意思,就顺着人意思毫不客气地凑过去,埋到人脖颈间蹭蹭两下。他们之间相距的几厘米,在御幸劳动腰背曲下身来时,泽村就自觉踮起脚尖一下子拥紧人。这两个人总是在这样,不谋而...

某个冬天时份

泽村荣纯仿佛洞悉到某位怪脾气的捕手那一两丝小心思,早早在去饭堂的路途上进行伏击。就像预想那样的,所有人都在寒冬中挣扎着迅速地去开始他们的晚饭,就只有御幸一也悠悠然走过去。

「早就久候,御幸一也!」

泽村以平日响彻这个球场的大嗓门在空旷的走廊直呼出人名字,先不提奇奇怪怪的语法,的确能够一下子把人的注意力拉回来。真的是恬噪的家伙啊,御幸这样想到。懒散抬头看到的是某个笨蛋正大大展开两臂,摊开胸膛。御幸一也不需要问是什么意思,就顺着人意思毫不客气地凑过去,埋到人脖颈间蹭蹭两下。他们之间相距的几厘米,在御幸劳动腰背曲下身来时,泽村就自觉踮起脚尖一下子拥紧人。这两个人总是在这样,不谋而合。
在冬日的冰寒里,泽村的偏高体温格外的让人安心。发丝间还留着刚吹干的那种、暖烘烘的味道,洗涤剂和香皂。如果问御幸一也干净的小狗是怎样,他的大概就是有这样的印象吧。

「今天做得非常好了,御幸前辈!」

泽村凑到耳边说话时,总是会照顾到别人的耳朵,不用那大嗓门。倒是把声音放轻又压低,像是哄小朋友的那样轻轻夸起御幸一也了。你试试像平日听球投入手套那声音,那么的细心去听他的声音,爽朗既带着少年独有的青嫩,舒服得一瞬把人心软化,把所有烦躁不安一扫而光。

「泽村君,这样说我今年已经十八岁喔,被当成小孩子地看待前辈也是会困扰的。」

「当然知道!这是当成恋人来看待!」

「是吗,那看来我还真的被充分地爱着啊。」

————
就是这样的脑洞!配文意外地长(全因为我画力不足以表达出上面的东西,哭哭。)心里一直喜欢着这种的御泽,是他们专属的氛围。那种互相包容且珍惜着对方的恋爱,今天我又为了御泽的甜美而落泪了TT

易生有尔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ポン

【无授权翻译】御泽-誘惑しないで(※18)

太惨了,刚发就被屏※※蔽两次,已经不知道是哪些词不行了

这篇是我在pixiv超喜欢的一个太太的文

这个太太真的超级超级会写,一开始是被※吸引,这次翻的这篇也是主※的,但是不要误会!!太太故事也写的超级好,不过因为别的故事太长了我这次先挑了一篇比较短的主※的翻。尽管如此翻出来也1w+了,太累。


以下是太太的原文地址和推特地址(我没去要授权,对不起,这文是14年的而且我也不太会交流

原文地址

作者推特


然后预警一下

这篇御幸是渣男设定,大概是御(无自觉到有自觉)→泽

有美※药,玩具,dir※ty※talk

开始有mob女出现  这文应该有后续的但是作者...

太惨了,刚发就被屏※※蔽两次,已经不知道是哪些词不行了

这篇是我在pixiv超喜欢的一个太太的文

这个太太真的超级超级会写,一开始是被※吸引,这次翻的这篇也是主※的,但是不要误会!!太太故事也写的超级好,不过因为别的故事太长了我这次先挑了一篇比较短的主※的翻。尽管如此翻出来也1w+了,太累。


以下是太太的原文地址和推特地址(我没去要授权,对不起,这文是14年的而且我也不太会交流

原文地址

作者推特


然后预警一下

这篇御幸是渣男设定,大概是御(无自觉到有自觉)→泽

有美※药,玩具,dir※ty※talk

开始有mob女出现  这文应该有后续的但是作者没写哈哈哈(可能我没找到

我是日专生拿来翻译练手(拿※练手也是奇怪

不保证百分百对但是大意是ok的欢迎纠错

如果都OK请点↓链接

誘惑しないで



顺便说一下如果大家觉得这样搬运不合适的话我以后就不搞了

我自己也有写同人(不过钻A的还没写因为粮太多)后面也可能会放自己写的

我个人是all泽

主推御泽 光舟泽 还有仓泽  泽右固定

不接受御幸,光舟他俩和泽以外的cp

其他的不雷

然后希望能跟大家交流喜欢的画手还有文哈~


一条大咸鱼
是cp25的无料明信片和和小料...

是cp25的无料明信片和和小料吧唧,10r一对这样子!找的寄售不在专区,摊位号之后更新。

cpp上也有传那边可能更方便看(第一次搞搞半天没明白)


我已经准备好拿回来糊墙了

是cp25的无料明信片和和小料吧唧,10r一对这样子!找的寄售不在专区,摊位号之后更新。

cpp上也有传那边可能更方便看(第一次搞搞半天没明白)


我已经准备好拿回来糊墙了

HAZE

我来发本宣啦!!


> 原作:钻石王牌


> 配对:御幸一也 & 泽村荣纯【全年龄】


> 规格:B5


> 页数:40P


> 有偿交换:40R【包含内容:《daylight》一本+珠光明信片3枚+A4文件夹(限量)】



12/21日CP25DAY1首发【仅D1注意】通贩订单将在其后陆续发货



> 预售地址/CPP/作者名单见评论



我来发本宣啦!!


> 原作:钻石王牌


> 配对:御幸一也 & 泽村荣纯【全年龄】


> 规格:B5


> 页数:40P


> 有偿交换:40R【包含内容:《daylight》一本+珠光明信片3枚+A4文件夹(限量)】




12/21日CP25DAY1首发【仅D1注意】通贩订单将在其后陆续发货




> 预售地址/CPP/作者名单见评论



我不想吃纳豆

我来来发个本宣!!xx
cp25双日坐摊!
刊名《sence》
御幸一也x泽村荣纯
具体如图!予页售地址如图!
感谢阅读!!🤗🤗

欢迎大家cp来找我玩!!!

我来来发个本宣!!xx
cp25双日坐摊!
刊名《sence》
御幸一也x泽村荣纯
具体如图!予页售地址如图!
感谢阅读!!🤗🤗

欢迎大家cp来找我玩!!!

小白兔喝milk

【御泽】国王游戏(下)

  *原著向,大家为即将引退的御幸等前辈办告别派对。


  *荣纯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御幸却处于懵懂状态。


  *请谨慎阅读。


  “欸——?!”大家已经不知道该惊讶白州的语出惊人还是稍微心疼一下要泽村和御幸了。


  “不愧是白州,加油啊队长和泽村!”前园看热闹不嫌事大,大概是要毕业就放飞自我了,“是男人就要给伙伴一个爱的kiss!”


  “前园你性格崩了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泽村左顾右盼,但看戏面前没人性可言,大家只给了泽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泽村心跳很快,他缩成一团,想要稍微掩饰自己的心跳声。


  和御幸前辈kiss...

  *原著向,大家为即将引退的御幸等前辈办告别派对。


  *荣纯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御幸却处于懵懂状态。


  *请谨慎阅读。


  “欸——?!”大家已经不知道该惊讶白州的语出惊人还是稍微心疼一下要泽村和御幸了。


  “不愧是白州,加油啊队长和泽村!”前园看热闹不嫌事大,大概是要毕业就放飞自我了,“是男人就要给伙伴一个爱的kiss!”


  “前园你性格崩了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泽村左顾右盼,但看戏面前没人性可言,大家只给了泽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泽村心跳很快,他缩成一团,想要稍微掩饰自己的心跳声。


  和御幸前辈kiss什么的也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有准备好啊!

  

  御幸不用余光去看都能感觉到身旁人的紧张,一时间也被传染了,脸颊和耳根不知不觉都烫了起来。只是游戏惩罚而已,泽村你也太紧张了吧?难道是初吻吗?


  一根筋且直男的棒球少年们都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只以为两人是因为和同性接吻而尴尬,但敏锐如仓持、小凑等人,下意识地看向了泽村和御幸,继而被两人之间无法介入的气氛闪瞎。

  

  仓持坐在御幸右边,御幸还在盯着泽村出神,仓持趁伸出手,推了御幸一把,御幸重心不稳,直接把泽村团子扑倒在地。

  

  “别磨磨蹭蹭的,泽村,御幸。”

  

  ——说得倒轻松,又不是你要和御幸kiss啊仓持前辈!

  

  ——痛,仓持你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吧!

  

  泽村和御幸双双看向仓持,仓持怀抱双臂,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对狗男男。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人被仓持散发的摄人的单身狗气场吓到,立刻转移视线。


  御幸抱着泽村的手紧了紧,泽村团子的双手双腿都被锁住,只能用头推御幸,却没推动。

  

  御幸捏着泽村的脖颈,在泽村的耳边低声说道:“别动。只是游戏而已,不要太紧张,我会用手挡住别人视线,不会真的亲到你的。”他原意是想让泽村冷静下来,却没想到踩了马蜂窝,泽村一下子就炸了。


  “要和我这个后辈kiss真是抱歉啊!”泽村瞪了御幸一眼。

  

  只是游戏,又不是御幸前辈答应和你交往了,那么紧张干什么啊泽村荣纯!简直就像笨蛋一样!


  对御幸前辈来说,跟他kiss什么的,单纯只是因为游戏的惩罚吧,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瞎紧张……对这个kiss抱有期待真的是对不起啊!


  为什么他非要在意御幸前辈不可,为什么非要喜欢御幸前辈啊?


  泽村的眼睛有些酸涩,咬牙切齿地看着御幸。


  御幸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又招惹泽村生气,周围的大家又在起哄,他说道:“喂喂,好歹让人做个准备吧。”


  泽村看着御幸的侧脸,深吸了口气。

  

  对,这个家伙,虽然让人非常生气,但是挥棒的那一刻、蹲捕的那一刻、鼓励他的那一刻,每一刻每一刻都让他的心擅自就跳动了起来。

  

  泽村自暴自弃,不管怎样,总之在御幸毕业前先拿下他的初吻吧——虽然不知道这个可恶的池面究竟还有没有初吻这东西。

  

  泽村又委屈又气愤,趁着御幸和众人插科打诨,不管不顾地凑上前去亲御幸,他这一下太乱来了,御幸一回头就和他的嘴唇撞上,他的鼻子被御幸的眼镜硌到,酸痛顿时化成了眼泪流下来,初吻一点都不浪漫,鼻子痛,嘴唇也痛,因为御幸不解风情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不喜欢自己,所以心也揪着一般地痛。

  

  御幸含痛地抚着唇角和鼻梁,泽村抬起手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没事吧?”仓持也没想到泽村行动过人,那一下撞击他看着都痛。

  

  御幸摆了摆手,鼻子仍在痛,但缓了一会儿后好多了,他下意识看向泽村,泽村大概是被撞疼了,竟然一言不发。

  

  御幸道:“这样算过了吧?”


  白州点了点头。


  国王游戏进行好几轮了,游戏玩家都被坑了个遍,就连尽力收敛气势的降谷晓都难逃一劫,泽村和御幸又“受了伤”,大家都没心思再进行下去了。


  围观的人见御幸和泽村没什么大碍,也没什么八卦可看,也都散了。

  

  派对最后,前园突然开始煽情,向大家阐述当副队长这段日子的经历和内心的想法,“当副队长的这段时间我有许多不足,真的很感谢大家的配合,还有,刚开始我给了队长很大压力,真的很抱歉!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队长兼捕手!”

  

  前园突然向御幸鞠了一躬,御幸不擅长应付这种场景,但是面对队友的心意,又不愿敷衍了事。


  泽村在人群里望着御幸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是啊,他也要表达自己的心意才行,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

  

  发表完“演讲”,御幸把场地交给了前园,悄悄来到泽村身边。


  泽村和御幸的眼睛对上,立刻低下了头。虽说要告白,但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御幸前辈你先不要靠这么近啊!


  御幸凑近泽村,小声道:“你脸还疼吗?”


  泽村摇了摇头,后退了一步,揉了揉被御幸搞得发麻的耳朵。


  派对在前园的带领下不知不觉变成了“天台喊话”,每个人都在为尊敬的前辈、可靠的队友表达自己的想法。

  

  奥村注意到正在一步步远离人群的泽村和御幸,难得开口道:“泽村前辈是很好的投手,以后也希望能和泽村前辈一起配合。”


  大家都转头看向泽村,“喂泽村,夸你呢夸你呢。”


  “那是当然的吧小狼崽,之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请你多指教了!”泽村提起精神说道。


  前捕手还在这里哦,你们就这么无视了吗?御幸苦笑,猛然和奥村充满气势的眼神对上,难道这句话是故意对他说的吗?虽然说之后他不能再帮泽村蹲捕了,但这果然是在挑衅吧?

 

  “喂御幸,和泽村做了这么久搭档,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人家后辈都对我们王牌投手表达自己‘心意’了。”仓持意味深长地说道。

  

  御幸还没说话,几乎安静了一晚上的降谷晓突然爆发出“气势”来。

  

  “降谷君,现在不是散发气场的时候啦……”小凑安抚道。

  

  御幸下意识看了泽村一眼,撬开他的嘴简直比登天还难,他刚想忽悠几句,却听泽村先开了口。


  “御幸前辈就是个坏心眼、恶劣的混蛋前辈。”

  

  倒也不用说得这么狠吧!御幸无奈。

  

  “因为御幸前辈才来青道,结果一进学校就被御幸前辈捉弄了,当时想着自己真的是傻子,但是相处一段时间后,再次意识到御幸前辈作为捕手真的非常厉害,所以想要稍微能理解御幸前辈的‘指令’,而且御幸前辈作为队长也很负责,虽然性格真的十分恶劣还老是把事情憋在心里,但即使如此我还是……”


  泽村难得喊“前辈”还夸赞了御幸,虽然夹杂了私货,但还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御幸刚想开口,却听到了那句未说完的话。


  泽村低着头,御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环顾四周,其他人似乎都没听到那句话,御幸稍微有点在意,那句话是错觉吗?


  听到泽村的心意,御幸怎么能敷衍,于是便也一件件数起泽村的好,不过他真的很不擅长把自己的心意兜出来,每一幕、每一刻,泽村的努力、泽村的表现,这些都堆在了心里,因为没来得及收拾,所以都不知道挑选出哪一件事情来说明泽村的好。


  “总之,泽村是一个非常可靠的队友。”


  仓持暗骂了御幸一句“傻子”,御幸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而平时只要御幸随口一夸就能高兴起来的泽村,现在却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是他哪里说错了吗?


  似是想到了什么,御幸心下一颤,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泽村。

  

  告别派对很快就结束了,泽村帮忙收拾餐桌,御幸好几次想要搭话,又因为周围的人而把话咽了下去。


  “御幸前辈,我有话跟你说,等打扫完,我在练球室等你!”泽村说完,逃一样地拿着抹布往另一张桌子上抹,尽管那张桌子已经干净得反光了。


  仓持把御幸抓到一边,小声问道:“喂御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跟我在一起的话,大概会影响到他吧。”


  “哈?所以你就……”


  “但还是不想放手呢。”谁叫泽村今晚这么努力地表现,他不想让他失望啊。

  

  这晚之前,御幸都没想过要恋爱,更别说队内自产自销了。


  在这之前虽然隐约觉得泽村对自己的态度有写微妙,但也没往那方面去想,而且狡猾地享受着泽村给自己的“不一样”。现在仔细想想,泽村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了,再说他自己表现得也不隐晦吧,不然仓持大概就不会给他助攻了。


  打扫结束,御幸有些忐忑地走进练球室。


  虽说分析了一大堆,但带有私心的分析完全不能作为参考依据,万一泽村对他真的没什么想法,那他……


  泽村站在门口不远处,背对着御幸。


  泽村在投球,每一次投球的撞击声仿佛都和他的心跳重合,带着不一样的心情看泽村,会发现泽村的肌肉线条非常好看,而且……很软。


  御幸推了推眼镜,掩饰地咳了几声,“要我帮你蹲捕吗?”

  

  泽村转过头看向御幸。


  两人一瞬间都难以抑制想要低头的冲动,但又不甘示弱。


  泽村撅着嘴,突然有点结巴,“不,不用了!”


  随后又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看向御幸。


  他的眼里有光。


  他张开了嘴。

  

  御幸伸出手制止了泽村的话,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果然在发烫了,但是泽村都鼓起勇气表现那么多了,作为队长,作为前辈,作为御幸一也,他都不想让泽村失望。


  “泽村,‘即使如此’,那句话的后续,可以让我说给你听吗?”

  

  “哈?”泽村愣住,不知道御幸要说什么,回忆片刻,猛然想起那句他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脸瞬间就红了,“什,什么啊?”

  

  “我喜欢你。”


  泽村眼前突然重现那一次让他意识到自己心意的御幸的挥棒。


  他的心跳快得停不下来,只能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御幸。


  “你的回答呢?”


  对,回答。他是要告白来着——对啊是他要告白啊?!


  泽村的大脑超负荷了,说话已经不经过发烫的大脑,他大喊道:“不要!”


  御幸心下一紧,下意识地露出一个苦笑。


  “为什么御幸抢了我的话啊!”


  心情大起大落会死的啊!


  御幸缓过来,无奈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不是御幸你说只是游戏的吗!还只把我当队友来看!”

  

  “那不是你太紧张了吗?而且我们确实是队友啊——在这之前。”

  

  两人顿时相对无言。


  “说点什么啊。”御幸挠了挠脸。

  

  “什么啊?”泽村拍了拍球。

  

  “就按照你平时那么会说的劲随便说点什么啊。”

  

  “不要。”


  泽村的脸颊都是红的,眼睛也完全不敢看向御幸,这个害羞的样子过分可爱,让御幸忍不住做点什么。


  他一步一步向泽村靠近,泽村如惊弓之鸟一样退到网前,傻乎乎地把自己的后路给封了。


  “我们现在在交往吧?”


  “唔嗯,”泽村含糊道,眼睛转来转去,就是不和御幸对视,还推了推御幸,“不要靠那么近。”


  “可以亲你吗?”


  “不行。”


  御幸不说话,泽村心里又慌了,“除非你夸我一百条,要比刚才夸得还要多——不仅仅是队友的那种。而且……不要戴着眼镜亲我,那样的话,就可以。”


  话音未落,泽村手上的球掉在地上,发出“怦怦”的声响,又或许,这是两个人心灵相撞的声音。


—Fin—


  其实这篇本来是想写真心话大冒险的,半路改成国王游戏了……想游戏内容简直绞尽脑汁,卡文十分严重,删删减减了好多内容,而且写得并不有趣,难为大家来看这篇文了(土下座)。


  本来想写荣纯或御幸自己坑自己的,因为各种原因所以没写到,大概等遥远的薛定谔的某一天会写一个国王游戏的番外吧(国王游戏又做错了什么呢)。

日安在否

2018秋冬季的鱼,补档一下;v;

钻石王牌a

2018秋冬季的鱼,补档一下;v;

钻石王牌a

夜叉池

占tag抱歉!

这里刚入坑的萌新w

有没有嗑御泽的q群收留呀w

不是很会产粮(毕竟刚入坑),实在抱歉!

墙头比较多,不是绝对小白

想和同好小伙伴一起快乐!

求门牌号收留!

这里刚入坑的萌新w

有没有嗑御泽的q群收留呀w

不是很会产粮(毕竟刚入坑),实在抱歉!

墙头比较多,不是绝对小白

想和同好小伙伴一起快乐!

求门牌号收留!


ラルバ
总觉得这图好像毕业之后一起回青...

总觉得这图好像毕业之后一起回青道看比赛的御泽(?

总觉得这图好像毕业之后一起回青道看比赛的御泽(?

MOODY BLUES

出一条联动背号项链,925银
回血出,非现需确认,有价格记录,500包含国际,多退少补,到货补国内寄出
占tag抱歉!救救孩子孩子想回血去CP(╥ω╥`) 

出一条联动背号项链,925银
回血出,非现需确认,有价格记录,500包含国际,多退少补,到货补国内寄出
占tag抱歉!救救孩子孩子想回血去CP(╥ω╥`) 

东苑

半夜抓到一只偷偷训练的王牌♬


久违的摸鱼(1/1)

半夜抓到一只偷偷训练的王牌♬


久违的摸鱼(1/1)

小白兔喝milk

【御泽】国王游戏(上)

  *原著向,大家为即将引退的御幸等前辈办告别派对。


  *荣纯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御幸却处于懵懂状态。


  *请谨慎阅读。


  「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意。」


  夏甲夺冠,三年级的前辈们也将引退。


  练完球,片冈教练集合众人说了一番激励的话,就解散了。

  

  御幸被片冈教练留下,泽村道别小凑,一个人偷听他们俩谈话。


  “你有意向的职棒队伍吗?”

  

  “暂时还没有,说实话之前一直忙着甲子园的事情,都没有精力去想这些,”御幸笑了笑,“之后要好好考虑了。”


  御幸前辈……


  说得也是,御幸那么厉害,被职棒...

  *原著向,大家为即将引退的御幸等前辈办告别派对。


  *荣纯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御幸却处于懵懂状态。


  *请谨慎阅读。



  「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意。」


  夏甲夺冠,三年级的前辈们也将引退。


  练完球,片冈教练集合众人说了一番激励的话,就解散了。

  

  御幸被片冈教练留下,泽村道别小凑,一个人偷听他们俩谈话。


  “你有意向的职棒队伍吗?”

  

  “暂时还没有,说实话之前一直忙着甲子园的事情,都没有精力去想这些,”御幸笑了笑,“之后要好好考虑了。”


  御幸前辈……


  说得也是,御幸那么厉害,被职棒挖掘也是理所当然。


  在此之前泽村一直对御幸要引退这件事情没有实感,每一天每一天大脑只剩下训练这件事,对御幸的情感也是压在了心里。


  夏甲之后,御幸前辈有意增加了他和小狼崽的训练时间,为了完成队长和捕手的继任对接,御幸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在球场,潜移默化中,他就觉得御幸不会离开青道,不会——离开他。


  可是和御幸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片冈教练和御幸的谈话也让泽村终于意识到御幸不会停留在原地等他,如果他不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意,或许两人就会在这个高中结束后分道扬镳,等未来某一天再见面的时候,他也无法亲昵地揪着御幸的领子,只能生疏地喊一声“御幸前辈”。


  这样的事绝对不行!


  “泽村!泽村!好好听前辈的话啊喂!再不去洗澡你今晚要脏兮兮地去派对吗?”仓持狠狠拍了一下泽村的肩膀,试图唤醒回寝室后就根丢了魂似的泽村。


  泽村一个激灵。


  棒球部的大家为了庆祝夏甲夺冠,同时为送别三年级前辈,举办了送别派对。


  所以,送别派对应该是他最后一个表达自己心意的机会了。

  

  泽村深吸一口气,对仓持大喊了一声“是”之后就去了浴室洗澡。


  加油啊泽村荣纯!


  “不要在别人耳边大喊啊泽村!你这家伙在这点上完全没有进步!”


  仓持难得没有暴打泽村,任由泽村精神恍惚一般地走进浴室。


  加油啊泽村荣纯!


  虽说如此——


  告别派对上,泽村用一双猫眼盯着派对来的每一个人,盯得大家颇有些不自在。


  小凑春市汗颜,“荣纯君,今天特别紧张吗?”


  泽村摇了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鄙人泽村荣纯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紧张!”


  “可是你的表情很明显哦……”


  “小春。”泽村一脸严肃,完全不像平时的他,小凑想着大概前辈们要毕业,所以他也稍微感觉到紧张感了吧,明明夏甲都夺冠了,荣纯君竟然是这么“高瞻远瞩”的人吗?


  “假如你有喜欢的人,该怎么告白才比较好啊?”泽村眼神闪烁,不敢和小凑对视,假装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时间也太难了吧!”


  ——说的也是,并不是这样的人呢。


  但这也并不能让小凑春市就此平静下来,“喜欢的人?欸?荣纯君?”


  “什么什么?有人喜欢泽村?还是泽村有喜欢的人?”


  “麻吉?区区一个泽村?”


  仓持洋一坐在远处静静地看他们胡闹,“真是看不下去啊,都快三年级了这群人还那么不稳重。”


  御幸一也坐在恶友旁边,无奈摇头,“嘛,还需要成长呢。”


  仓持一脸嫌弃,“你这家伙说话老气横秋的,话说你就一点都不在意泽村的‘恋情’?”


  “他哪来的神经和时间‘恋’啊?”


  “说得也是,区区泽村。明明有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喜欢他,结果这人——”


  “本人泽村荣纯当然有喜欢的人啊!”


  “对对,区区泽村怎么可能——咦?”仓持愣住了。


  御幸的杯子都快端不稳了,向着那个吵闹的声源看去,泽村正握着拳头大声反驳周围的人,震惊完一圈之后,自己也震惊了。


  “欸——?!”


  “不不不,不是,没有没有!”泽村摆了摆手,试图收回刚才的话,并下意识地向御幸发出了求救的目光。


  谁要救你啊!


  御幸默默骗过头去,可恶的泽村荣纯,一不注意就被别人勾走了。最近的训练还不够吗?怎么还有功夫去喜欢人?


  啊啊啊这个混蛋御幸一也!到底他为什么要喜欢这个人啊!泽村真不甘心,还有点自暴自弃,也不挣扎着“撇清”自己了。


  “泽村喜欢的女孩子是谁啊?”


  “可恶好好奇!”


  有些人表面上风轻云淡,眼睛专注地盯着酒杯,实际上一双耳朵早就竖起来听泽村那边的动静,如果这人有着和犬类一样灵敏的鼻子,可能还会嗅一嗅泽村身上有没有“其他人”的味道,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恶友仓持拿出“猎豹”的速度奔到了泽村身边。


  仓持踢了泽村屁股一脚,锁着他的脖子不放,“喜欢上谁了?若菜?还是经理?”


  “啊?”泽村没反应过来,“跟她们什么关系啊?”


  “可恶你这个感情迟钝的家伙真的有喜欢的人吗?”


  “难道是美雪?”一旁的金丸信二熟知自家孩子所看的漫画,思索片刻,突然开口道。


  “Miyuki?”仓持挑眉,若有所思地看向泽村,泽村呆住了,反驳的话噎在嘴里愣是吐不出来。


  “队长?”


  “等等,所以说泽村喜欢的竟然是男人?”


  “厉害!不愧是泽村!”


  御幸也愣了,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自觉转头看向泽村。


  “欸?我说的是漫画人物啊!”金丸连忙解释道。


  “对,对啊!”泽村突然活过来,连忙为自己“狡辩”。


  御幸既松了口气,又难免失落,手中的杯子被捏得紧紧的,杯子里的果汁都不敢动弹,生怕这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倒出来。


  “说得也是,泽村看起来像是会把漫画人物当成喜欢对象的人,什么啊,无聊!”


  “大家,上菜了哦,先吃点吧?”小凑春市解围道。


  “春男,你是天使!”泽村忍不住哭泣,这个世界也只有春男还有一点人性和温暖了。


  大家填了肚子,就会想要用用脑子,不知道哪位仁兄掏出一副牌,建议加餐“饭后甜点”。


  大家八卦的心早在派对前就被泽村勾起来,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并且表示一定要好好玩泽村荣纯——哦不是,是国王游戏。


  高三的告别派对自然以高三前辈为主,而前辈们冠以“培养感情”之名又拉了高二后辈下马,泽村荣纯又贯彻前辈的意志拉了奥村光舟下马,所以国王游戏的阵容如下:


  高三:仓持洋一,前园健太,御幸一也,川上宪史,白州健二郎。


  高二:泽村荣纯,金丸信二,降谷晓,小凑春市。


  高一:奥村光舟。


  大家围成一个圈,奥村光舟坐在泽村右边,御幸坐在泽村左边,左右为男,且又是“前后任”捕手的关系,总有一股修罗场的气息。


  奥村最近一直在为泽村蹲捕,两人有时候连吃饭都在一起吃,感情自然迅速升温,“泽村前辈玩过国王游戏吗?”


  “我啊?”泽村指了指自己,心大地说道,“只是听过一点规则,不过我是‘lucky boy’来着,不会很惨的!”


  “自诩的‘lucky boy’吗?”御幸调笑道。


  “才不是!”泽村生气地皱眉,但又想到自己喜欢御幸,还要给他告白来着,就默默咽回了想和御幸“吵架”的冲动,转头和奥村聊起了天。


  御幸无奈道:“你们现在关系那么好了吗?”


  御幸嘴角的笑都有些挂不住了,仓持观察到这一幕,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发牌的仁兄为游戏小白们说明了游戏规则,“洗牌之后每个人都要抽取一张作为暗牌,为防止被偷看请务必保管好,抽到鬼牌的人亮明鬼牌,成为‘国王’。如果谁都没有抽到鬼牌,也就是说桌子上的那张是鬼牌,就要重新洗牌重新抽过。国王可以在不看其他人数字的前提下,随意点1~10号,要求其中的2个人或3个人做任何一件事情,不管怎样,请国王大人不要手下留情!”仁兄露出一个坏笑,和旁边同样也了解国王游戏的人传递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第一轮游戏,金丸作为国王,点名十号给五号一个公主抱。


  “太普通了吧?”


  “不,说不定不普通呢……”


  十号是仓持洋一,


  五号是前园健太。


  两人都不是输不起的人,更何况要给在场的棒球部后辈树立榜样,前园义不容辞展开双臂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在场众人都在偷笑,御幸甚至还摸出了手机给俩人拍照,泽村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御幸的动作,眼睛一转,状似认真地看着仓持和前园。


  前园本就比仓持壮硕,身高也摆在那里,没想到仓持竟然抱起来了,虽然看起来并不轻松,但众人还是惊讶了,泽村为最。


  “哦哦哦哦!不愧是仓持前辈,有点像拳击袋鼠,兜里装着前园前辈什么的!”


  仓持闻言瞪了泽村一眼。


  “不是猎豹了吗?”御幸搭话道。


  “姆姆姆姆。”泽村还在生气,姆了御幸一口,转身不理他了。这个不帮后辈解围还调笑后辈的御幸一也终于自食恶果,只能摸了摸鼻子,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第二轮仓持拿到国王牌。


  泽村咽了口气,看着手上拿着的号牌,心里有些发愫,不愧是仓持前辈,气场太强大了!


  有名为“欧”的气息围绕,“父亲光环”“恶友光环”加持,仓持一下子就点到了泽村和御幸。


  “仓持前辈你肯定看到我号码牌了!作弊了吧!”


  “少说废话了泽村,赶紧照做。”仓持一边说着,一边指挥御幸趴在地上。


  御幸状似无奈地接受命令,心里却想着反正他也不用出什么力气,看泽村“受罚”也挺有意思的。


  “要好好做啊泽村,动作不标准可不算数啊!”仓持露出了魔鬼的微笑。


  “知道了!”泽村整张脸都红了,他转过身,坐在了御幸身上,也不和御幸闹别扭了,提醒道,“我可能有点重,你小心点腰啊御幸前辈。”


  一个男生的重量全部压在自己身上当然不轻,可当泽村一屁股坐御幸身上的时候,御幸只觉得腰上那团肉又软又热,明明是泽村在仰卧起坐,御幸却差点也要仰起来了。


  幸亏仓持顾及运动员的腰,并没有过多为难泽村和御幸就结束了——如果不算上他拍了照片还录了视频。


  大概是仓持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之后每轮泽村和御幸都会被点到,或是泽村与奥村嘴里含水对视,或是御幸与川上背对背背着川上走一圈。


  好不容易摆脱了几轮惩罚,来到了第七轮,第七轮白州拿到国王牌。


  泽村和御幸同时松了口气,想着白州老实人应该会做老实事。


  但这名默默无闻的男人,在赛场上一鸣惊人,此刻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号和二号kiss吧。”


  不巧,赛场上的一号二号和这轮游戏的一号二号都是泽村荣纯和御幸一也。

  


—Tbc—


  卡文十分严重,后半部分正在改,上半部分改得有点不伦不类但,不管了(你(。


  总之还是要对夏甲抱着美好期望!


  题外话,可惜增子前辈毕业了不能来玩,不然的话增子前辈就可以享受后辈的公主抱了(增子前辈非常幸运地逃过了这人的迫害)。


  以及并没有不尊重其他前辈的意思!本来都想拉下马的!但是实在是太多了,国王游戏我本来就玩不来,卡文卡得飞起,再多一点人就是增加我的难度!(没戏份的前辈们表示谢谢你没迫害他们)


  国王游戏的解说来自百度w


  下半部分会尽量赶出来,还有个算是“童话paro”的东西搞了个大纲,但也卡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放出来迫害大家(捂脸)。

DAMEDAME人间

P站御泽文之出雲合集

入坑比较晚的我也终于补完了lof御泽各种粮。但是还是不足啊不足,就开始挖起了P站小说。(当然P站各美味log也都刷了好几遍了如果还有其他可以补粮的地方请告诉我Orz)

And虽然我是可以翻译但是要授权很麻烦,感觉很多樱花妹都超不安的我也不敢随便去问就。。。大家自助吧└('ω')┘


太爱出雲大大的御泽了,专门把她的文都补完列一下。

她的文基本上御幸都会黑化,很多单箭头泽村。T教J禁L虐太好吃了,还有很多人物心理描写。文字的话不算晦涩,读起来满顺的,墙推。

指路ID:1999420

***************************************************...

入坑比较晚的我也终于补完了lof御泽各种粮。但是还是不足啊不足,就开始挖起了P站小说。(当然P站各美味log也都刷了好几遍了如果还有其他可以补粮的地方请告诉我Orz)

And虽然我是可以翻译但是要授权很麻烦,感觉很多樱花妹都超不安的我也不敢随便去问就。。。大家自助吧└('ω')┘


太爱出雲大大的御泽了,专门把她的文都补完列一下。

她的文基本上御幸都会黑化,很多单箭头泽村。T教J禁L虐太好吃了,还有很多人物心理描写。文字的话不算晦涩,读起来满顺的,墙推。

指路ID:1999420

************************************************************

1、御幸のお弁当屋:花了5个小时看完了,太棒了!!!一定会二刷!!!目前为止最喜欢这篇❤❤❤

简单说一下故事内容好了,因为是长篇,有机会还是推荐自己看,里面很多描述真的只可意会。

御幸是个比起女人更喜欢男人的池面(基佬无误),但是求交往的人最后都会以你好无趣然后分手。因为不善言辞和交际,所以辞职自己做起了便当生意(就是那种开着车的流动摊贩只不过是定点的)。偶然碰到从长野分社调动到东京本社的小职员泽村晚归在他那买了份便当,心里一直说着这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却主动问泽村要不要把便当里的白米饭免费换成炒饭(店主只有心血来潮才会做),然后就虏获了初来乍到被东京超负荷工作吓倒的乡下小朋友(的胃)。接下来有很多两人慢慢熟识的细节。还有御幸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心里强调泽村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其实是在自我催眠,因为知道泽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点虐。泽村是个直男却被池面御幸还有他的手艺和家务能力吸引,到后来虽然自知是下面那个还老是吵着让御幸嫁给他,有个场景就是御幸问他你就这么想看我穿婚纱吗,泽村想象了一下画面很高兴的说是的!噗。。。交往细节发展到同居的过程都不说了,番外绝对亮点。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那天是御幸生日,两人交往第一次一起庆祝,泽村很早就开始计划,让本来对生日很平淡的御幸也忍不住期待了(我也很期待好吗!)结果那天早就请好假的上司还是让泽村去加班,回来的时候只够勉强去拿预定的蛋糕,计划的事情一件也没做。到家御幸很消沉缩被子里饭也没做简直是最糟糕的一天。泽村还很惊恐的发现御幸眼圈都红了绝对大事件啊就说随便做什么补偿他都可以。然后不出意外的御幸就反扑了,提了很多过分要求,泽村拒绝就开启小言模式咕哝今天生日却什么都没有卖惨,自责的泽村只能都同意。。。这文真的超甜虽然跟棒球一点关系也没有orz


2、mine:半同居故事。泽村好可爱,无力的吐槽也太像撒娇了吧~~~而且非常的傲娇,明明就是喜欢2333车车部分又甜又hard。这位大大的车都很硬核无误了,御幸真的超有手段的。


3、遅効性の恋:呜哇。。。看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这两只都黑化了好带感!差不多是讲泽→御短时间交往后泽提了分手,原因是御幸不分男女,来者不拒(并没有这方面具体描述放心食用)还都被泽村抓现行,御幸的解释是,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恋人只有你(其实是御幸某方面需求特别厉害,只跟泽村的话怕他身体受不了就随便跟别人发泄)泽村当然不能接受啊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渣男,然后御幸就开始痴汉斯托卡泽村,每晚在他楼下等,短信电话轰炸什么,但是泽村都不理他。由于两人同校,棒球部交流还是不可少的,再加上前后辈关系,御幸找泽村又不能当着其他人面拒绝,就被带去了器材室XX(这段车车真的!总之去看啦!!)。泽村觉得御幸都没跟自己说过喜欢,然后又Y求太频繁到处乱搞变态所以受不了才要分手,还说现在对自己的执著只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他了甩了他的不甘。御幸也说不知道哎有可能真的是这样,所以你再说喜欢我吧(重复好多遍要求泽村讲),这样我就可以死心放弃你了。结果泽村说,我最讨厌你了(感觉这里应该加个❤)。御幸就笑,果然最了解我的还是你,所以我不会离开你的。哇塞超棒的这两个人!


4、おれのやさしい先輩:触S、痴漢、睡眠J、首絞めなど。犯人は御幸。Y夢にうなされる沢村の周りで御幸があやしい動きをするお話です。

简介看起来就特别带感。大概讲泽村因为投不出内角,每天压力都很大导致失眠。然后特别担心他的御幸前辈就给了他小药丸。吃了药就睡得特别好,但是会做各种奇怪的梦,不想做梦停止吃药的话就会失眠。梦里被前辈做了各种。。。的事,到后来是梦是醒已经分不清的泽村这样的故事。


5、この先に在るもの:御→沢JJ。浣X、暴X的な表現を含みます。(哇,简介贴上来全部都要打删除线)

第一篇看的是这个,蛮老套的,就是说御幸毕业式那天跟泽村告白,但是被拒绝了,然后踏入职棒的御幸跟去上大学的泽村就平行线了。很快离开宿舍一个人独居的御幸不喜欢吵闹所以改造了房子加强了隔音条件(作案环境打造XD)除了棒球没有其他爱好有段时间沉迷网络查各种信息(该补的都补了),这些都厌倦了的一天终于迎来了青道OB会,知道泽村会去就去了。会上御幸喝醉,泽村送他回家并留宿,然后理所当然被强还被J禁。御幸说除非你喜欢上我变得没我不行否则不会放你走。然后各种展开大家懂。最后御幸带泽村去乡里的度假别墅,无法忍耐的泽村趁御幸做饭的时候从背后捅了他逃跑了,但是在路上被车撞然后失忆被收在乡下的小诊所里。由于没人报警,伤口也不是很严重,所以警方把御幸被捅当成入室抢劫抓不到犯人不了了之。出院的御幸偶然得到泽村的情报找过去发现果然是失忆的他,就谎称他们在交往把泽村带走了。结尾,御幸打算温柔对待泽村展开他们第三篇章故事超让人期待的,可惜貌似END了。


6、運命の矢の言うとおり:出雲大大难得的清水文。泽村是神sama,每隔百年会从村里挑个纯洁可爱的女孩子当新娘,选中的标志就是白色羽毛的箭会从天而降插对象屋顶。乌龙的是,这次插到了御幸的屋顶(明明他家隔壁有个超可爱的女孩子果然这个神sama太蠢了插偏了)。御幸心里活动超有趣,比如说,为什么会选到我,难道说我们村所有可爱的女孩子都不纯洁了吗只能选我了哇这么一想好糟糕……这种。面对这种乌龙全村懵逼然而还是把御幸打扮了一下送嫁了(毕竟不能违抗神的旨意还说神就是会超出凡人理解的范围),因为爸爸的原因御幸就从了,作为反抗自己从瀑布跳下去什么有点虐。然后见到了存活千年却长了张15岁少年脸的泽村。神sama泽村一看是男孩子那当然是要退换货啊,不过被御幸一绕就心软从就让你留宿一晚好了,变成再怎么我也是男人,只要娶过一次就会负责到底这种男子汉的发言(这么随意的娶老婆真的没问题吗)。以为就是这样清水愉悦吐槽文没想到最后的走向有点虐。御幸开始意识到身为凡人自己最多只能活百年,所以神sama才每百年就要娶一次新娘,自己只是泽村命中的过客,弥留的时候想在他身上抓个印记都办不到好想继续陪他身边什么好虐好虐啊可恶,结果最后转世投胎的他依然在自己屋顶看到了白羽箭(泽村神一直等他再选他这个意思吗 Ĭ ^ Ĭ )。最后那句“你回来啦”还有隔了百年两人终于互相表白什么的甜甜甜。之前那次,虽然结婚了但是两人连亲亲都没有这什么鬼畜一生(跪



7、favoritism


8、天つ空を使う


忍不住吹爆出雲大大!!太可了!!就是好多都不是完结篇,比如那个勇者斗魔王,当中还略,本子也很难买貌似只有BOOTH通贩超不甘啊!!



言之无物

記晚年

廣播隨著時代汰換漸漸乏了,音質傳來都顯得老舊,淤悶的聲響,他還是聽著,聽著那孩子多年前接受訪問錄下的聲音。

青澀、青春,而鮮明。

「澤村先生您平時喜歡喝什麼?」

「唔?......嗯,我不太喝飲料呢,幾乎都只喝水——啊!我喜歡黑咖啡!」

「黑咖啡?可是聽說您怕苦......」

「呼呵呵呵,因為那是御幸前輩泡的。」

「與您同隊的御幸選手?」

「對!他在家有空會自己磨咖啡,手搖的研磨機!你會聽到咖啡豆『喀啦、喀啦』被磨碎的聲音,那聽起來很輕柔、很舒服,然後他會用最簡單的濾紙、和那種上下分開兩層的咖啡壺,用開水繞著圓去沖——好香!超級香!所以我愛上黑咖啡的味道......」

談話聲忽...

廣播隨著時代汰換漸漸乏了,音質傳來都顯得老舊,淤悶的聲響,他還是聽著,聽著那孩子多年前接受訪問錄下的聲音。

青澀、青春,而鮮明。

「澤村先生您平時喜歡喝什麼?」

「唔?......嗯,我不太喝飲料呢,幾乎都只喝水——啊!我喜歡黑咖啡!」

「黑咖啡?可是聽說您怕苦......」

「呼呵呵呵,因為那是御幸前輩泡的。」

「與您同隊的御幸選手?」

「對!他在家有空會自己磨咖啡,手搖的研磨機!你會聽到咖啡豆『喀啦、喀啦』被磨碎的聲音,那聽起來很輕柔、很舒服,然後他會用最簡單的濾紙、和那種上下分開兩層的咖啡壺,用開水繞著圓去沖——好香!超級香!所以我愛上黑咖啡的味道......」

談話聲忽地遠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裡他們還年輕。


(——笨蛋一也,又開著廣播睡著。)


冬天某個暖洋洋的午後,他打了一個盹。

半夢半醒間有人輕輕往身上蓋上毯子,幫他關掉了音響,身旁只剩甜柔的香味陪他入眠。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們偕手到老。

如果如果,今天就是如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