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微澜

4851浏览    12参与
wangyun19681129

45072 花朵朵

45072    花朵朵

(图片:http://blog.sina.com.cn/s/blog_ecfc193a0102viqo.html


你说你是居里夫人
整天呆在家里朝事不管
我却觉得你像外交大使
身材迷人气质压倒一切


你说夕阳因你而落
碌碌无为羞红了脸
我却觉得疾风为你起
遮挡了那些乜斜的眼


季风过后泥土松动
冰雪融化草木发芽
死水微澜眠虫蠕动
想你的心何不如此


2015-03-20   内蒙乌海 

45072    花朵朵
隐迹弘法,寻觅仓央嘉措的最后归宿

(图片:http://blog.sina.com.cn/s/blog_ecfc193a0102viqo.html


你说你是居里夫人
整天呆在家里朝事不管
我却觉得你像外交大使
身材迷人气质压倒一切


你说夕阳因你而落
碌碌无为羞红了脸
我却觉得疾风为你起
遮挡了那些乜斜的眼


季风过后泥土松动
冰雪融化草木发芽
死水微澜眠虫蠕动
想你的心何不如此


2015-03-20   内蒙乌海 

沐一韩

晚安

花洒下

人学着植物的样子

淋雨,洗尘,从脚下开始

褪去凉意,自由舒展

错觉是暖的,美的

让人在一阵风一阵雨里

找回站立的姿态


呼,吸

植物学着人的样子

忘怀,又怀着梦

把每一个凉下来的夜晚

睡成太阳下的明天


(沐;2014·12·1晚)


花洒下

人学着植物的样子

淋雨,洗尘,从脚下开始

褪去凉意,自由舒展

错觉是暖的,美的

让人在一阵风一阵雨里

找回站立的姿态


呼,吸

植物学着人的样子

忘怀,又怀着梦

把每一个凉下来的夜晚

睡成太阳下的明天


(沐;2014·12·1晚)




沐一韩

心低,眼高——

之间:是天空,疆域;

之外:听得见翅膀的颤音,爱的星火。


(沐;2014·11·28)



之间:是天空,疆域;

之外:听得见翅膀的颤音,爱的星火。


(沐;2014·11·28)




沐一韩

空山鸟语

衔一粒花草籽

鸟儿和她,谁都不肯开口

累了,也不就地发芽


她要留一首诗的空地

种花,想念,等他


(沐;2014·11·23)


衔一粒花草籽

鸟儿和她,谁都不肯开口

累了,也不就地发芽

 

她要留一首诗的空地

种花,想念,等他

 

(沐;2014·11·23)





沐一韩

错觉

为了,止澜

不得不旋转起来

与时光,步调一致


太阳下

像沉默的老兵


为了,更轻

一次次走进梦里

和浪花,指认幻灭


只有我知道

你住在,哪里,多久


(沐;2014·11·5)


为了,止澜

不得不旋转起来

与时光,步调一致

 

太阳下

像沉默的老兵

 

为了,更轻

一次次走进梦里

和浪花,指认幻灭

 

只有我知道

你住在,哪里,多久

 

(沐;2014·11·5)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缘聚


前情梗概,枫华谷一战中,子君假扮微澜跳崖。微澜被带往万花救治。


死大叔,臭大叔,伤势还未痊愈就不见人影了。人家没日没夜的钻研医术,翻看医书,呕心沥血的调配解药,全心全意的照顾他,个把月下来人也累得半死,这会子,居然拍拍屁股走人了。

药炉边,手捧药碗的少女被告知病人又无故失踪,顿时气得跳脚。

哼,不管了。少女心一横,丢了药碗,径自离了职守。外面送来的伤兵几乎康复完毕,前段日子大都离开万花,而手下这一个竟是身中剧毒,且浑身旧伤新伤一堆,医者父母心,不知哪里生出的慈悲心肠,一心施救与他,却不料是个不领情的主儿。

也罢,走就走了,眼不见为净。墨雅赌气着...

许我一个江湖梦。缘聚
前情梗概,枫华谷一战中,子君假扮微澜跳崖。微澜被带往万花救治。

 

死大叔,臭大叔,伤势还未痊愈就不见人影了。人家没日没夜的钻研医术,翻看医书,呕心沥血的调配解药,全心全意的照顾他,个把月下来人也累得半死,这会子,居然拍拍屁股走人了。

药炉边,手捧药碗的少女被告知病人又无故失踪,顿时气得跳脚。

哼,不管了。少女心一横,丢了药碗,径自离了职守。外面送来的伤兵几乎康复完毕,前段日子大都离开万花,而手下这一个竟是身中剧毒,且浑身旧伤新伤一堆,医者父母心,不知哪里生出的慈悲心肠,一心施救与他,却不料是个不领情的主儿。

也罢,走就走了,眼不见为净。墨雅赌气着,准备跑回仙迹岩找人诉苦。不知道清歌姐姐和师傅聊得怎么样了呢?算算日子,修意师兄也该回来了吧。许我一个江湖梦。缘聚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微澜,我一直以为天策府是冰冷森严的地方,没有人情,没有风景,只有铁一样的军规。没想到这凌烟阁顶竟有如此苍阔雄奇的景致,女子并没有穿军服,只是一身明黄衣衫,她眼中的男子,抱手胸前,对着长空大喊,吾愿一生与子君相守相伴,荣辱共进,盛衰同享。

呵,连誓言也说得跟军号一般。那么,微澜,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浩气盟的正厅,恶人谷的大门,阿里曼祭坛的圣顶,昆仑的玉虚峰……,这世间的绝顶高峰,是谁说要与我一同攀登。

万花摘星楼,据说是谷中的制高点,你说,我会不会有和你当初那样纵身一跃的勇气?

难道这万花成了自杀圣地了么?这高楼看似百丈,在我们纯阳弟子看来也只是试练轻功的屏障。兄台要跳,可以,先找个人替自己收尸。

摘星楼顶的一位少年似乎正在看一场好戏。正是戴月落。

楚微澜回身,并不看向来人,我死不死,与你何干?这万花谷里,何时由得外人干涉?

不敢了么?戴月落翻身落地,逼近楚微澜。这摘星楼也不过如此,若是要跳,何不一起?来,来来,执子之手,与子共死。

你……微澜哭笑不得,对方背对栏杆,眼见着就要倒下去,而自己却不由自主的想去拉回他的手。

于是,便是双双坠落的结局。

 

仙迹岩。 

花落多少不去问 岁月太多离和分 任我心走天下 来无踪去无影 逍遥才最真 江湖好比一道门 心中自有些分寸 悲和离爱和恨 唯有我最动人 快乐二字重千斤 就这么走着我就这么唱 想怎样就怎样风流又倜傥 没有人会记得我的名和姓 我却万古流芳……

 

抚琴的女子正是白清歌,闲来无事,墨雅取了自己的绿绮古琴,送来与自己解闷。这首歌,本是琴圣所创,词曲动人,琴声悦心,七秀女子本就是善于弹唱的,许久未曾触碰器乐,起先生疏,意兴渐浓时,竟也唱出了七分清绝脱俗。

好一曲乐逍遥。对面石阶上的男子击掌微笑,怕是墨雅商羽的称号要拱手让人了呢。

呀,修意师兄,你可是回来了?

恩,回来了。清歌,这回可不能再与你错过了。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故人。

前情梗概,纯阳弟子初音目睹李慕云和郁清公主的悲伤情事而对修行生活厌倦,与同门师兄戴月落下山散心。


戴月落,难道你不知道这温柔乡即是英雄冢么?虽然我和你以参加七秀歌舞庆典为由离开纯阳观,也不是为了来这风花雪月之地寻欢作乐的。

水云台上,两个纯阳打扮模样的男女弟子似乎起了争执。

初音,你可莫要小看了这七秀剑舞技艺,你以为这只是简单的舞蹈么?非也非也,我曾经和七秀的一些弟子过招,论身法,论爆发,论伤害,她们的剑技可是丝毫不亚于纯阳的,你看,正是那舞台上的女子,白清歌,上一次,我可是败在了她的剑气长江之下,没想到相距数尺,那剑气依然强劲,让我差点吃了亏。七秀...

前情梗概,纯阳弟子初音目睹李慕云和郁清公主的悲伤情事而对修行生活厌倦,与同门师兄戴月落下山散心。

 

戴月落,难道你不知道这温柔乡即是英雄冢么?虽然我和你以参加七秀歌舞庆典为由离开纯阳观,也不是为了来这风花雪月之地寻欢作乐的。

水云台上,两个纯阳打扮模样的男女弟子似乎起了争执。

初音,你可莫要小看了这七秀剑舞技艺,你以为这只是简单的舞蹈么?非也非也,我曾经和七秀的一些弟子过招,论身法,论爆发,论伤害,她们的剑技可是丝毫不亚于纯阳的,你看,正是那舞台上的女子,白清歌,上一次,我可是败在了她的剑气长江之下,没想到相距数尺,那剑气依然强劲,让我差点吃了亏。七秀女子有着最灵动,敏捷的身法,出手起招便是舞姿蹁跹,若不是我这样定力沉稳的人,恐怕早已拜倒于美人衣裙下了哟。

清歌?那舞台中矫若游龙,翩若惊鸿的女子便是清歌妹妹么?十年分隔,竟认不出故人。

公子,怕是认错人了。观景台上另一位少年男子说话,据我所知,七秀的清歌姑娘人在万花,大家无缘得见她的剑舞表演,这舞台上的是鹿无双,技艺也是名动江南的。

哦,阁下是?万花颜修意,初音妹妹,我可是注意了你好久呢,怎么,连我的声音也分辨不出来了么?

修意,修意?真的是你。你果真还记得我,十年之约,这样算来,确实近了。

眼前的男子,丰神俊朗,举止儒雅温和,果真是风雅之地出来的,相比之下,身为女子的自己的确不够矜持和含蓄了。初音把佩剑收起,理了理衣冠,向那万花弟子走去。

看来十年的纯阳生活把我当初顽劣淘气的赵家小妹妹也训练的举止得体,武艺精进了。

修意。女子脸红,却丝毫未见不快之色,这些年,你过得可好?看样子,你也是为了清歌而来的?

也不全是,我本是带着师门任务而来的,看看清歌也是分内的事,却不巧与她错过,我正想早点动身回去万花和她见面叙旧。你呢?难不成学有所成后下山来行侠仗义,快意恩仇?这位护花使者看起来身手不错嘛,有他在,我也可放心了。

哪有见面就拿人取笑的理?初音哭笑不得,月落与我是来参加这歌舞庆典的。华山顶上的日子着实闷得慌,我正有意借此机会闯荡江湖,结交一些朋友。

那么这位仁兄也是一起下山游历的了?修意似乎对月落更为好奇,从对此人的谈吐,修为看,不是泛泛之辈。

叫我月落吧,这样也好讲话。月落抱手作揖,倒是大方洒脱,我向来爱四处逍遥,不受世俗礼教约束。前段日子刚从枫华谷回来,恶人谷的贼人居然勾搭上了神策军,沿路埋伏夹击天策军队,我们去的晚了,天策楚微澜将军据说不堪受辱跳崖自尽,连尸首也不曾寻得。长歌门和浩气盟的朋友寻到一些幸存的伤兵一路护送到万花救治,这不,正打算前去万花与他们商量对策。

微澜?两人同时喊出这个名字。怎么会是这样?不是说好十年后相见的么?现在却是天人永隔了?

天策军人,到底是有骨气的。微澜在我们之中年纪最长,性情也是最沉稳的,这等烈性的作为怕是也被逼到了穷途末路。

修意心生悲戚,却强作冷静,初音,你呢,要不要跟我回到万花,也许可以打听到一些微澜的身后事?

初音?你还好吧?

恩,没什么,只是一时恍惚。那么,我们就去万花吧,月落,修意,即刻就走。

我是哭了么?初音怕被发现自己的情绪,转身跃上扶栏,从高台水面上掠下,落到桥面。

也好,让她一个人静静,毕竟是女子,想当初,她与微澜是最要好的。

你呢?修意,会不会难过?

当然会,我,微澜,初音,清歌,是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的发小,道是人不如旧,这些年求学万花,心内在意的除了前来求医的病人便是他们了,我时常在想,等我们见面能说些什么,能做些什么,他们能好好的活着,活得开心尽情,我也满意了。可如今……

或者,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赶紧回到万花,师傅那兴许需要一些人手。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天策篇。





坐落在洛阳的天策府是李世民还在做秦王时就设立的组织,后随李世民称帝成为机密机关,负责江湖事宜。虽然经过武周一代的极力打压,天策府还是成为大唐王朝在江湖上的一支秘密代表。明教势力的日益扩张早就落在官府眼中,玄宗上台之后立刻颁布了《破立令》,宣布明教为非法,明教与天策的冲突在所难免。光明寺事件爆发,天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击明教高层聚集地,直接击杀明教四大法王及许多高层,明教损失惨重,仅以教主一人身免,明教不得以西迁。自此之后,天策府“东都之狼”的外号不胫而走。
  天策建自太宗李世民之手,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兵。在这些男儿好汉眼里大丈夫就该精忠报国,“苟利国家...



许我一个江湖梦。天策篇。

许我一个江湖梦。天策篇。



坐落在洛阳的天策府是李世民还在做秦王时就设立的组织,后随李世民称帝成为机密机关,负责江湖事宜。虽然经过武周一代的极力打压,天策府还是成为大唐王朝在江湖上的一支秘密代表。明教势力的日益扩张早就落在官府眼中,玄宗上台之后立刻颁布了《破立令》,宣布明教为非法,明教与天策的冲突在所难免。光明寺事件爆发,天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击明教高层聚集地,直接击杀明教四大法王及许多高层,明教损失惨重,仅以教主一人身免,明教不得以西迁。自此之后,天策府“东都之狼”的外号不胫而走。
  天策建自太宗李世民之手,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兵。在这些男儿好汉眼里大丈夫就该精忠报国,“苟利国家,不求富贵”。他们不愿过多地浪费时间,总要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他们行色匆匆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接到任务后骑上枣红马奔驰而去。在院后教头带着弟子习武,他们偶尔喝酒却不会喧哗,站岗的时候一丝不苟,待人待事刚正不阿,仁慈善良。
  他们身着厚甲重铠,是大唐帝国的最后一道防线。虽然加入江湖多年,但是内部还保持早期天策府的军队编制。自军师、教头以下,各类军士一应俱全。他们心中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善与恶、正与邪。没什么宗教信仰,但是坚持自己的信念,那就是一切以李唐王朝为本。
五 

在枫华谷休息的间隙,楚微澜脱下戎装,铺在地上,子君,来坐吧,这里干净。那是一个女子,同样穿着戎装,长发简单挽起,却依旧明丽动人,三个月前,他与子君成婚,子君虽为女子,出生书香门第的她却有着文韬武略,战场上运筹帷幄,曾为天策府多次出谋划策。而微澜则是军中数一数二的猛将,为人沉稳多谋,驰骋沙场数年,战绩显赫。两人从十五岁认识便一起上阵杀敌,那么多次的出生入死,肝胆相照,已经把他们的心紧紧系在一起。子君,有了你这样的女子为伴,夫复何求呢?

又在想什么心事?提水而来的子君坐在新婚的丈夫身边,我刚去分发了食物,粮草紧缺,这场战事已经把将士们拖得精疲力尽了。喝点水吧,我检查过了水源还算干净。

许我一个江湖梦。天策篇。

子君,微澜轻轻把女子揽入怀抱,在她耳边呢喃,若我们是寻常的百姓,现在该是儿女成群了吧,打完这场仗,我们就辞去官职,归隐江湖吧。我真的累了,倦了,想要过安定日子。

微澜……女子心有触动,三天前随军的大夫小如为救伤兵而中毒身亡,好友的去世让自己身心俱疲,是啊,行军打仗终不是女子该做的事情,多年前年少的自己也曾弹琴歌舞,吟诗作画,现在的自己却手握着冰冷武器,上面有多少血,连自己也不能记清。

子君用手附上丈夫的脸庞那上面有多日未刮的胡茬,好,微澜,一切听你的,若是胜了,便离开天策,天涯海角随君而去。稻香村,那是你一直想去的地方,我们就在那结庐而居,做一对最平凡的夫妻可好?

不好啦 ,不好啦,神策军把我们包围了。楚将军,吴将军!

什么情况?身处低地的他们没有想到,这样的位置居然被探子发现,霎时间,千万只劲弩从四周呼啸而来,他们陷入了埋伏!

跟我来,子君翻身上马,大家往高处去,快,动作迅速。

这是微澜第一次害怕,那种死亡的恐怖气息在向枫华谷蔓延。他身中毒箭,不能动弹,部队被冲散,饥寒交迫的战士们正一个个死去。

神策军越来越近,不要多久,这个并不隐秘的藏身之地也会被搜到,做个俘虏,那是自己和子君所鄙夷的事情。那么只有一死来维护最后的尊严么?别怕,我没事的,子君,微澜把妻子的手放在胸前,我是不能走了,你可以的,他们要抓的或许是我,你看准时机就逃出去吧,或许援兵就要来了。

微澜,对不起了,要好好活着。活下去。子君突然挣脱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冲出去。微澜最后看到的是她骑马绝尘而去的背影。是要去求援么?

外面开始嘈杂起来,马匹的嘶鸣声,尖锐的武器碰撞声,还有神策军队的叫喊,快抓住他,抓住楚微澜,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啊。

哈哈,中了那么多箭还跑的那么快。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呀,楚微澜跳崖了。

微澜,来生再见。披散着头发满身伤痕的女子,表情决绝,纵身一跳,便消失在悬崖尽头。

许我一个江湖梦。天策篇。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纯阳观乃长安年间,纯阳子吕洞宾在朝廷支持下于华山南峰建立。整个道观依山造殿,凿壁成像,周围环境清幽,古树葱笼,怪石嶙响,观内亭台楼阁布局有致,飞檐翘角,曲径通幽,被誉为“古松怪石,溪山如画”。登上山顶极目远眺,只见境界迷离,紫气东来,美不胜收。

四 

华山顶上,终年积雪。那白色看了十年,竟也不会厌倦。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到了心如止水的境界呢?初音结束打坐,站起身来,只有自己一人的朝阳峰,十年来她每天会来这里打坐练功,虽是女子,在修炼武学方面,她丝毫不亚于同门师兄们,纯阳兼收男女弟子,可是在初音看来,并没有多少人能潜心向道,许多耐不住清修的人以下山游历为借口,一...

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纯阳观乃长安年间,纯阳子吕洞宾在朝廷支持下于华山南峰建立。整个道观依山造殿,凿壁成像,周围环境清幽,古树葱笼,怪石嶙响,观内亭台楼阁布局有致,飞檐翘角,曲径通幽,被誉为“古松怪石,溪山如画”。登上山顶极目远眺,只见境界迷离,紫气东来,美不胜收。

四 

华山顶上,终年积雪。那白色看了十年,竟也不会厌倦。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到了心如止水的境界呢?初音结束打坐,站起身来,只有自己一人的朝阳峰,十年来她每天会来这里打坐练功,虽是女子,在修炼武学方面,她丝毫不亚于同门师兄们,纯阳兼收男女弟子,可是在初音看来,并没有多少人能潜心向道,许多耐不住清修的人以下山游历为借口,一去不复还。她往宫门口看去,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上香拜佛,求签算卦。他们的欲望是没有底的黑洞,填不满。

初音冷笑,转身回去。天上竟飘起了雪花,悉悉索索落下,在初音看来,这是一种安静到极致也唯美到极致的风景,当天地同披一色,那些纷繁复杂就会被淡化,只有纯粹的白。她就这样静静地任由雪白把自己覆盖。

师傅于睿是她的榜样,那样的女子,才是自己的目标呀。初音反手出剑,剑气竟把雪花劈散开来,化成雾气,在她这样年纪的女子又有几个能有如此精湛的技艺,气宗一脉初音尽得真传,而剑宗却迟迟不得要领。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好身手,听闻有鼓掌声,初音收剑入鞘,却是一同门,看样子是玉虚子门下弟子。雕虫小技,阁下见笑了。练功被打断,初音心有不快,只想快快离开。

看样子,你是气宗一派,我是主修剑宗的,来切磋一下如何。那男子说着便亮剑,起手出招,初音不甘示弱,凝神聚气,两人便在这雪天过起招来。只见二人身形急闪,剑影交错,对拆百余招后仍不分胜负。初音身为女子,体力不比男子,这要耗下去胜算不大,她忽然一个梯云纵,从对方视线消失,轻盈落在那人身后,一招七星拱瑞便定住了那男子。我赢了,初音开心的笑起来。哦,是么,没想到那男子居然不吃定身,翻身急退后,一招无我无剑打落初音手中佩剑。

承让。那男子伸手想拉初音起身,却被拒绝。他无奈的掸了掸身上的积雪,说,在下玉虚月落,敢问师妹芳名。初音被击败自是不快,见这月落出言轻佻,转身就走。大雪天的你就把我一个人扔这里啦?哎,我说初音师妹~~原来,他是知道自己名字的。

明日午后,再在这里比试,到时我一定全力以赴,初音懊恼自己的轻敌,以致惜败。

好,不见不散啦。初音师妹啊,这里真是一个不错的比武场啊,你看云海雾凇的,当真是美不胜收。

雪下了一天一夜,才停止。在稻香村是从来不下雪的,从小便怕冷的自己在冬天总要把手放在微澜的口袋里取暖,微澜哥哥,她这样唤她。而现在,修了上乘内功的自己不再畏寒,只是在雪天怀念起了那双为自己揉搓取暖的双手,修意,清歌,十年了,华山顶上的岁月其实不好过呢……

后来初音知道,月落是李忘生座下首席弟子,武功人品均被称为人中楷模,口碑极好,也是不少小师妹的花痴对象,那种不好好专心习武,却整天沉溺于儿女私情的小女子是初音嗤之以鼻的。

咦,你在干嘛?按时赴约的初音被眼前的景象所怔住,只见月落坐在雪地上摆了一桌酒菜,有滋有味的吃着,大冷天的吃点东西暖暖身呀。来来来,初音你也坐下,尝尝这新丰酒!我不喝酒,初音推辞,看来今天你是不想比武了。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消愁又几千

月落用筷子敲着碗沿,开始唱起来,初音竟也听出了其中的无奈凄苦。

李商隐的风雨,月落灌下一口酒,来,给你们也喝点,他站起身来把酒洒向悬崖深处。

为什么这么做,初音问。

我的酒是敬给悬崖底下的李慕云和郁清公主的,就在刚才他们跳崖殉情。

什么?你看到了为什么不阻止,初音往下看去,悬崖陡峭的让人眩晕,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是他们的选择,我无权干涉,初音,你知道么,他们等了20年,整整20年,有情人不能相守的滋味也许你我不懂,可是李大哥他很痛苦啊 ,我帮他们传信通话,他们近在咫尺,却跟相隔天涯没有区别,现在好了,他们终于能生死不离了。

是么?这样的结局很好么?初音望向深渊,只有呼啸的风在耳边回响。如果他们没死呢?月落,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心下去的,若使用轻功,也许不会死吧?

你想下去么?说不定会粉身碎骨。哈,我初音活了近20年,从不惧怕生死。

你敢跳么?月落。有什么不敢的,纯阳的梯云纵可是我的拿手绝活。

那就一起跳下去看看情况,若遭遇不测,也是命中劫数。

数数1 2 3,两人同时起跳,下落,聚气,控制身形,在触底之前聂云前冲,顺利到达崖底。

快来啊,还有人活着呢,崖底躺着的想必便是李慕云和郁清公主了。

公主已经香消玉殒,而李慕云一息尚存。初音抬头看向上方,那样纵身一跳轻置生死的勇气也许只有这一次了吧。

把我们合葬吧。我要和郁清再也不分离。

月落,恩,替我转告师傅,不肖弟子初音辜负师门厚望,我要离开纯阳。

去哪里?去长安,去洛阳,去扬州。或者回到稻香村。

我只是想做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许我一个江湖梦。纯阳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