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微笑

95515浏览    4513参与
羊圄子
我是一个很少看剧的人,但是《...

      我是一个很少看剧的人,但是《我在未来等你》真的很能吸引我的眼球,怎么说呢,演员都演的非常真实,虽然我是个00后,但是我看完之后我感觉我也在90年代转一圈,很有代入感?!

剧情也特别感人,大概每集都有让人泪目的点,当然也有笑点。也有好多好多好吃的cp,总之非常非常的喜欢这部剧!!!

      我是一个很少看剧的人,但是《我在未来等你》真的很能吸引我的眼球,怎么说呢,演员都演的非常真实,虽然我是个00后,但是我看完之后我感觉我也在90年代转一圈,很有代入感?!

剧情也特别感人,大概每集都有让人泪目的点,当然也有笑点。也有好多好多好吃的cp,总之非常非常的喜欢这部剧!!!

大玉er

我老板,在我给她做了6个海报1个ID卡后,因为我没办法像专业打印店里给她做出她要的不合理效果,刚刚说我逊。

我老板,在我给她做了6个海报1个ID卡后,因为我没办法像专业打印店里给她做出她要的不合理效果,刚刚说我逊。


拯救世界的白璃.

【笑汪】逆光.

瞎写 小学生文笔


短篇


笑汪


记得点赞么么哒


——正文——


“当你眼底最后一点光晕悄然暗淡,我最后一点伪装也完全崩塌。”



—01—



烟花在空中绚烂夺目,光泽柔和的顺着男孩脸庞的弧度,他的眼里还倒映着烟花的亮光,此刻世界就停留在这个小小的烟花中央。



仿佛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白小汪伸出手,好像在手心里也炸开了烟花,男孩笑起来脸颊两岸有着酒窝,如午后甜品一样的甜美。食指隔着距离,描绘着银幕烟花的形状。



但白小汪听不见任何声音。



路人的嘈杂声,烟花的响声,包括他自己的...

瞎写 小学生文笔


短篇


笑汪


记得点赞么么哒



——正文——









“当你眼底最后一点光晕悄然暗淡,我最后一点伪装也完全崩塌。”






—01—




烟花在空中绚烂夺目,光泽柔和的顺着男孩脸庞的弧度,他的眼里还倒映着烟花的亮光,此刻世界就停留在这个小小的烟花中央。




仿佛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白小汪伸出手,好像在手心里也炸开了烟花,男孩笑起来脸颊两岸有着酒窝,如午后甜品一样的甜美。食指隔着距离,描绘着银幕烟花的形状。




但白小汪听不见任何声音。




路人的嘈杂声,烟花的响声,包括他自己的声音。他都听不见,只能用眼睛,用手去感受这种声音。




有个人教白小汪,你要用心去感受这种声音,才是有温度的。男孩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缓缓落在眼睑。




然后,白小汪觉得,心上,小小的炸开了一个弧度。




-今天我去看了烟花,非常美,但是我听不见,我用你教我的办法试了试,我真的感觉世界不再那么单调了。




发送至:未知






—02—




街头格外的热闹,是一位流浪歌手,人群把他的周围都包裹住了。白小汪扒拉开人,挤到最前面。耳朵里微弱的声音根本无法识别他在唱什么。




不过男孩还是跟着众人一起鼓掌了。




流浪歌手突然停止了动作,他对着男孩笑了笑,拉着还不明所以的白小汪。流浪歌手似乎是知道男孩听不见,为男孩指向话筒。




“我?”白小汪诧异的看着他。




歌手点点头。




“我不会…”




“没关系。”比起他让白小汪唱歌,白小汪跟惊奇的是,他居然是用手语和自己交流的。




白小汪只得忐忑的站在话筒前,得到流浪的歌手的指示后,他轻轻的开了口。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 love you”




“Forget all the shooting stars and all the silver moons”




“……”




白小汪唱的很生动,他自己也陶醉在这首歌里。但他只是静静地吟唱着,一旁流浪歌手跟着他的调子。一曲完毕,众人纷纷都喝彩。




男孩只觉得眼角好像有些湿润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就是这首歌。这是那个人最喜欢的歌。闲暇时光,他也是,逆着光坐在白小汪对面,为他唱这首歌。




眼底则是无尽的温柔,白小汪知道那是属于自己的。




“We've been making shades of purple out of red and blue”




“Sickeningly sweet like honey don't need money”




“All I need is you”




“All I need is you”




-今天我遇到一位歌手,是一个神奇的歌手。而我唱了你最喜欢的歌,你听见了吗。




发送至:未知




未完待续

冬小至

【笑汪】

ooc
有私设
小学生文笔
脑洞
————————————————
“目前,多起人口失踪案在我市发生,请各位提高警 惕,如有发现请立即向公安部门报道。下面公布失踪名单..”
白小汪木讷拿起遥控器,手指在电源开关上打着转,想:了想,发现现在也无事可做,也就任凭它继续播放下去,女声在昏暗又毫无生气的房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今天没开直播,水友们也理解,这样的事闹得谁也不安生,都难免会有精神压力,你怎么知道下一个不会是 你?这个社会啊,真的是乱透了。虽然自己是不大饿, 但还是起身去厨房找了点吃的。
白小汪一个人在家,没开灯。唯一的光源来自窗外将黑 不黑的天空。少年的脸呈现出一种接近病态的白色, 少了几...

ooc
有私设
小学生文笔
脑洞
————————————————
“目前,多起人口失踪案在我市发生,请各位提高警 惕,如有发现请立即向公安部门报道。下面公布失踪名单..”
白小汪木讷拿起遥控器,手指在电源开关上打着转,想:了想,发现现在也无事可做,也就任凭它继续播放下去,女声在昏暗又毫无生气的房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今天没开直播,水友们也理解,这样的事闹得谁也不安生,都难免会有精神压力,你怎么知道下一个不会是 你?这个社会啊,真的是乱透了。虽然自己是不大饿, 但还是起身去厨房找了点吃的。
白小汪一个人在家,没开灯。唯一的光源来自窗外将黑 不黑的天空。少年的脸呈现出一种接近病态的白色, 少了几分人样。晚餐没吃什么,几片全麦面包只当应付了事。哪怕有答应微笑有好好吃饭,说到底还是太懒了。
白小汪在阳台的老爷椅上喝茶,好像是苦荞那一类的,后来索性就在老爷椅上睡下了。初秋的风不会太冷,也没有夏日来的猛烈​,最是舒服。约摸着天全黑了,本想挪个窝的白小汪还是屈服在了贫血带来的无力感上,从旁边的柜子拿了条毯子,继续睡。 ​
警局的形式一点也不乐观,媒体的压力和失踪人口的家属的质问压的人喘不过气。微笑估摸着在警局带了一个星期没回家。案子从第一剧尸骨开始变得棘手,说不好听的,这也确实是个切入点,可偏偏什么证据也没留下,这凶手也是个不好对付的。偏家属也不好对付,一群对事件抱有玩味态度的,实在是像令人作呕的虫子。
局长难得让微笑回去休息,行吧,回去也好警局离家只有两天商业街的距离,回去的时候街上的路灯刚亮。在自家楼下抽了根烟,等烟味散了才上楼。家里是令人舒适的,干净的肥皂气。
开了灯,房间里没看见白小汪的影子,转身自家的小男友在身后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的钻进了自己怀里,在身上赖了好一会。“你抽烟了。”白小汪给微笑倒了杯茶。微笑揉了揉白小汪的头发,让他先去睡了。白小汪不知嘟囔了什么,嗯了一声回房间去。 微笑洗漱完回了卧室,白小汪没睡,把头别向窗外。“小汪,睡了。”白小汪翻了个身,扯过微笑的手“嗯。” ​
局长发消息让微笑多休息几天,美名其曰不要太过于劳累,年轻人要多注意身体。这搞得微笑跟烦躁,老狐狸不知道又搞了什么,无非就是要把自己排开。
第二天是微笑起来做的早饭,白小汪胃不好,只端了两碗粥出来,气氛安静出奇。“怎么了?”微笑低着头“我跟你讲的那个案子,第二具骨头也找到了,你知道,这就不是简单的失踪人口案子。”“听说你们局公开调查这事了?‘白小汪把今早的报纸递给微笑。瞟了眼报纸第一行上的大字“艹,我日你哥,一群没脑子的sb ”白小汪没说话。
​微笑出门接了个电话,进来问白小汪要不要去现场,本就是无心一问,没想到倒是应了。
第三具尸骨被发现在城郊,和前几具一样,血肉剃的干净,只剩下骨架,以及被放在肋骨上的居民症​。无一不彰显着凶手的自大及他想对警局的警告——至于是什么,没人有头绪。

(填不填啥的不一定)

看海的企鹅
耶啵,你真的是放飞自我啊~把你...

耶啵,你真的是放飞自我啊~
把你的战哥,逗得全程笑的合不拢嘴😂😂😂

耶啵,你真的是放飞自我啊~
把你的战哥,逗得全程笑的合不拢嘴😂😂😂

令狐归

瞎几把画点大锅。
p1是花吐,之后是印象深刻的私服。
还有著名场面性感微微姐在线脱衣(?)

瞎几把画点大锅。
p1是花吐,之后是印象深刻的私服。
还有著名场面性感微微姐在线脱衣(?)

盛然

自信是最坚实的底牌,微笑是最强大的武器。

自信是最坚实的底牌,微笑是最强大的武器。

爱德云社的小姑凉

“他对我笑一下,好像一眨眼,我就过完了13年的春天”🍃
(图源见水印)

“他对我笑一下,好像一眨眼,我就过完了13年的春天”🍃
(图源见水印)

Shirl

覆入深渊

–前段时间月考所以没写,如果忘了剧情可以看合集呀~欣赏愉快!

  “不考虑。”

  欲为的回答很清脆,浓郁的紫罗兰眼里充满戏谑。伯千盯着他的眼睛,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阿福淡淡瞥了一眼两人,轻轻抱起橙子,雾气环绕,消失在战场中。

  咔嗒……

  咔嗒……

  金色的流光筑起在众人四周一层薄薄的墙壁,风嘶吼着想要冲入,却毫不留情地被反弹出去。

  意识里有躁动的光点闪过,欲为眼前一阵光一阵暗,风声被无限放大,丝丝缕缕渗入他的耳膜。

  “你不考虑,那我来替你考虑啊?”伯千语气和平常一样,很轻松,就像在跟朋友开玩笑。在他自己筑造的防护层里,他就是王。

 ...

–前段时间月考所以没写,如果忘了剧情可以看合集呀~欣赏愉快!

  “不考虑。”

  欲为的回答很清脆,浓郁的紫罗兰眼里充满戏谑。伯千盯着他的眼睛,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阿福淡淡瞥了一眼两人,轻轻抱起橙子,雾气环绕,消失在战场中。

  咔嗒……

  咔嗒……

  金色的流光筑起在众人四周一层薄薄的墙壁,风嘶吼着想要冲入,却毫不留情地被反弹出去。

  意识里有躁动的光点闪过,欲为眼前一阵光一阵暗,风声被无限放大,丝丝缕缕渗入他的耳膜。

  “你不考虑,那我来替你考虑啊?”伯千语气和平常一样,很轻松,就像在跟朋友开玩笑。在他自己筑造的防护层里,他就是王。

  欲为的脑子很乱,伯千的精神入侵让他有些吃不消,更何况之前影子遗留的精神力对他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失。

  意识没有规律地断片,前一秒眼前一黑想要晕过去,后一秒白到刺眼的光又让他不得不清醒。

  躺在角落的微笑捂着自己脖颈的伤口,他差一点就死了。不过还好,现在没人注意他。他贪婪地呼吸清冷但新鲜的空气,那是求生的本能。

  他看着欲为被两股强大的精神力折磨得快要崩溃,却无能为力。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阿福他们不去动Vitalitity了。

  精神控制远远比物理攻击凶恶的多。



  伯千的头发是火热的红,眼睛是同样热烈的红,连他手里的炸弹——也是。

  伯千在制造体里很出名。他是唯一一个在过去时代的王手中活下来的普通人。当年血绣滔天的爆炸烟火笼罩了整个世界,从废墟烟雾中走出来的是火红的他。

  王——就此陨落。


  天空罩上火烧云一般的霞红,伯千把炸弹安置在防护罩中央,欲为仍然被精神力的交错缠绕折磨地寸步难行。

  伯千嘴角勾起胜利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炸弹的“嘀嘀”声越来越急促。

  微笑靠着墙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沉重地走向欲为。

  死也要死在一起。

  人在弥留之际总是会想很多,虽然微笑不是“人”。他想起了在SMILE的每一天,想起皮皮限憨憨的笑声,想起杨某人温柔的眼神,想起自己差点死去的那次——在刚刚死亡的刺激下他已经想起了欲为和杨某人如何挽救他的生命。

  他扯出一丝疲惫的笑容,杨某人这次可以安心忘记他们两个了。

  没有小说里老套的情节,没有所谓的反派死于话多,唯一有的是世界变的很安静,炸弹发出的巨响更加清晰入耳。

  伯千在耀眼的光的缝隙中看到微笑抓住了欲为的手,然后露出了温柔的笑。

  他把拳头攥的紧紧的,他们连死都不寂寞,可影子却就在街头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血色的烟火绽放一如当年,只是,这次再没有一个白发小子把伯千从深渊中拉回来了。





  安酱在昏暗的胡同小道里疯狂奔跑,心里默念“不要”。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他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熟悉的血红烟花,等到现场的时候,他只看到坐在角落的伯千。

  “欲为和微笑呢?!”

  “死了。”

  “伯千!”安酱吼的很大声,就算是他带着稚嫩的声音都让人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说没说过不要杀他们!他们不能死!”

  伯千眼底全是凉薄,“影子都可以死,他们为什么不行?”

  “影子他…我也不想让他死啊…!可是…他们就是不能死…”

  安酱身为人类的情感远比伯千想象的要浓烈的多,他原本的愤怒与无奈又和影子逝去的悲伤交织在一起,一时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天空灰暗得吓人。

  安酱拉紧身上的防护服——这可不是普通的雨。

  这个世界只有酸雨了。

  想来当初自己不小心被淋伤,浑身发热,还是影子守着自己三天三夜,无微不至地照顾。

  影子…又是影子……

  喜欢,是多么沉重的情感啊。





  欲为和微笑即将死亡的时候,杨某人正在和皮皮限研究新型的武器,给微笑的。

  皮皮限本是无心地看着窗外,却看到了远处蒸腾而起的那抹红色。

  他手指颤抖着指向那里,杨某人疑惑地跟着他的手指看向那里。

  有什么东西在杨某人心底破碎了。

  “信息记录仪!快点!”杨某人疯了一样在皮皮限满是金属材料堆积的屋子里寻找。

  皮皮限从屋子的角落里拽出已经落了灰的信息记录仪,他的皮肤不能暴露,这东西他从来用不着。

  杨某人脱下自己的风衣飞速地擦了擦仪器表面的灰,然后抓起桌上的刀用力划破手腕处的皮肤。

  “羊毛?!你干什么?”

  “一会儿扶住我。”杨某人的声音冷静的可怕,皮皮限甚至感受不到他有疼痛的感觉。

  小巧的中央芯片被杨某人用刀从血肉中挑出来,这还是当初皮皮限帮他安装进去的。

  疼痛像潮水一样刺激着杨某人的大脑,虽然他这个身体本来不是他的,但他可以感受到躯体的本能排斥。

  皮皮限一把抓住摇摇欲倒的杨某人,从他手里拿过中央芯片按进信息记录仪的特殊插口中。

  和别的芯片不一样,仪器显示屏上的信息不再是冰冷的文字,而是杨某人亲身经历过的画面,皮皮限甚至看到了自己。

  时间好像变得特别慢,皮皮限感觉信息读取的进度条根本没在动的。杨某人撑不了多久了,能把中央芯片取出还活着,也就他杨某人。换做别人,早就和世界说再见了。

  85%……一个人的一生真的是太漫长了。

  皮皮限实在等不及了,把芯片从插口中抽了出来。

  他真的怕他一个不留神杨某人就死掉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杨某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欲为和微笑也不知道跑去哪了。

  等等……欲为和微笑是谁……?SMILE不是一直只有自己和杨某人吗?

  皮皮限困扰地挠挠头。




  芯片重新回到身体里,杨某人在一阵眩晕后缓过神来。

  “你到底怎么了?”皮皮限在杨某人睁眼后立马问道。

  “你还记得微笑吗?”

  “那是谁?”

  “欲为呢?一点印象都没了吗?”

  “没了…我不就只认识你吗…?”

  皮皮限看到杨某人眼底的悲伤几乎要涌出来了,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宛若死神的召唤。

  杨某人心里除了悲伤还有很多情感,把他的头脑堵的死死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却始终流不出来。

  兜兜转转,自己终于还是失去了他们。

  SMILE以后再也没有smile了。

  重生之后的他能力不复当初,虽然他仍然记得微笑和欲为,但密密麻麻勾连的记忆网中有关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在消逝。所以他才在记忆消失之前强撑着把它们记录下来。

  杨某人把仪器记录的记忆文件打开,想要再看看他们俩。他依稀记得,欲为曾经告诉过他什么很重要的事。

  但文件没有展示杨某人的记忆,居然,发出了对话的声音。

  ——是杨某人最熟悉的那两个声音。




  阿福坐在床边,橙子正躺在床上不知是昏迷还是熟睡。

  橙子的脸几乎都被腐蚀了,身上还有好几处被时空挤压的肿胀。

  粉色的络辫已经不成形状,被阿福随意地固定在脑后。

  小汪端着面包和水走进来,拍了拍阿福的后背:“别担心,会没事的。吃点东西吧。”

  阿福皱紧了眉头,粗鲁地把小汪的手推开。“你当然是不担心了,芯片都给你带回来了。橙子现在能不能醒来都不知道,就算醒了之后他的脸怎么办?!”

  小汪没站住,被阿福推了一个踉跄,紫色的长发有丝丝散落在脸颊两侧。

  他生的极好,尤其是眼睛。他的瞳孔像猫一样,是细长的椭圆,睫毛很长,深紫色极具魅惑力。

  “我不是那个意思……”小汪紧紧盯着阿福,参杂表演成分,委屈又带着魅惑的紫眸让阿福仿佛被扎了一下。

  “好了好了,你先去吧。”阿福无奈地挥挥手。


  阿福完全看不透小汪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IMMORTAL的首领,狂妄,自信,锋芒毕露。

  在阿福觉得他只不过是一个典型的有野心的领导人的时候,他又展现出对朋友的关切和问候——比如刚才。

  有些时候他甚至分不清小汪说的话是真是假。

  阿福想来想去还是得不出结论,长长叹了一口气。

  再怎么样,IMMORTAL也是自己的家。有很多人,有橙子。

  阿福紧紧握住橙子的手,试图用自己温暖橙子冰凉的身体。

  今天本来是人类农历的八月十五,月亮圆圆地挂在天空上。而月亮下,有人思念,有人分别,有人团聚。

令狐归
深圳线下做明信片的图。

深圳线下做明信片的图。

深圳线下做明信片的图。

芯慢谷 95304

🌑 🌔  #明天会更好# 🌚 🌝


长夜再漫长,总有日出唤醒带来阳光

烟火的美再短,总在记忆中一直闪亮

发发呆, 微微笑,一切会更好

用手用脑去创造,明天很美妙

🌑 🌔  #明天会更好# 🌚 🌝


长夜再漫长,总有日出唤醒带来阳光

烟火的美再短,总在记忆中一直闪亮

发发呆, 微微笑,一切会更好

用手用脑去创造,明天很美妙


虾虾球球
昨日老微笑哈哈哈

昨日老微笑哈哈哈

昨日老微笑哈哈哈

追光逐影

这世上,清纯的女孩子好像是越来越难觅了


糟糕的炫光影响了我的心情。拍摄时忘了摘掉UV保护镜,发现时悔之晚矣 ~~

这世上,清纯的女孩子好像是越来越难觅了


糟糕的炫光影响了我的心情。拍摄时忘了摘掉UV保护镜,发现时悔之晚矣 ~~

涬筠亦栎

【itc/全员向】No man live 01

     很久之前因为灵魂感到恐惧,疼痛决定着手写这一篇,直到现在,竟已经这么久了。我仍然爱itc,哪怕以守陵人的身份也希望继续守护下去

    如果觉得累了,不如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

    之所以选择汪总是因为,我从他的笑容中感同身受的尝到了痛


     0.

     黑暗中,有谁的胸口缓缓涌动着名为悲伤的巨大洪流。...


     很久之前因为灵魂感到恐惧,疼痛决定着手写这一篇,直到现在,竟已经这么久了。我仍然爱itc,哪怕以守陵人的身份也希望继续守护下去

    如果觉得累了,不如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

    之所以选择汪总是因为,我从他的笑容中感同身受的尝到了痛


     0.

     黑暗中,有谁的胸口缓缓涌动着名为悲伤的巨大洪流。

     深夜的实验楼寂静无声有几个窗口零星亮着,透出窗户的灯光冰冷缄默。

     碰!什么东西受到冲击发出了巨响。刷啦啦一阵鸟儿受惊飞起,拍打翅膀急匆匆的想要逃离现场。

     世界再次陷入死寂,徒留一点暗红无声地,迅捷地蔓延开去……

     1.

     “加三块送维他柠檬茶要吗?”便利店里收银员例行公事的发问,估计八成会被人拒绝,句子被说得飞快,吃字严重到几乎听不清。

      “要的。”

      “……?”收银员手上不停,耳边忽然传来意料之外的答案,不由得小小的惊异了下,抬眼看向声音的主人。

        高大俊美的男孩将支付界面搁置在收银台上,鸦睫轻扇掩住眸间神色,让人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周围的空气有一瞬安静,细小的谈话声也因此突兀的显露出来,有点滑稽,又不合时宜。

       “……听说了吗?”  

      “那个?听说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是啊,我听见也懵了。是谁也不会是他呀。”

         ……

         收银员如梦初醒的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去给人拿商品,贤儿——正在付钱的高大男孩转过身和队列里谈话的两人打了个招呼“早啊,各位。”

         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颇像斯文败类的男孩叫虎子,他拍拍贤儿的肩,脸色稍显苍白。

         另一个大眼睛帅哥叫蓝胖子,平日里阳光热情,和贤儿同属学校里的社交小能手,不知为何今日也显得有些精神不振。他愣了过几秒才露出一个笑容作出回应。

        贤儿是心理学系的,蓝胖子和虎子一个计算机系一个化学系,不说必修课,就算选修课也八杆子打不着。他们平时的联系仅限于学生会的活动和偶尔约的篮球场,看似关系不错,实则对于彼此生活的了解相当有限。

        三人找好座位,坐下来把早饭堆在桌上慢悠悠的吃着。窗外天色有些阴郁,一碧如洗的蓝沾染上了几点浑浊的色彩,污糟糟的一团。说蓝不蓝,说黑也不尽然。

        贤儿咬下一口面包,鼻翼间吸入的空气似乎有点潮。他昨夜几乎是通宵在赶硕士论文,早上草草洗漱一番就被饥肠辘辘的身体驱使着来了便利店。此刻哪怕呼吸了点新鲜空气,头脑依旧有些不清醒

     “所以,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

       虎子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欲张口回答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乖乖闭上了嘴。蓝胖子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乱来,尽可能的言简意赅“昨天凌晨有人跳楼了。就在圣心楼那边。”

     “啊?”贤儿一时没反应过来,努力回想了两三遍蓝胖子的话后才感到了点不一样的情绪——说不清楚是什么——涌上来包裹了整个大脑,喉管里残留着一点血腥味。

       圣心楼是学校的实验楼,研究生的宿舍楼和教师办公室也在附近。正常情况下到凌晨一点都可能有人醒着。他昨天通宵赶论文,人颇为清醒,跳楼这么大的响声没道理听不见。除非四五点黎明前夕,那时候他刚修完稿,疲惫汹涌而来倒头就睡,确实不可能听见声音。

     “喏,我们系里已经发通知了,说有疑点,学校正在严查此事,叫我们不要轻信谣言,更不许向外面传播。”蓝胖子掏出手机,点开QQ聊天记录,在贤儿眼前晃了一圈。

     “对,早上收到消息的时候我还想去看一眼的,结果圣心楼下早就被清洁工处理了,好多来围观的也被保安遣散了。”虎子补充道“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

       贤儿并不常用社交软件,自己忙的时候更是习惯性把各种群聊屏蔽处理,设置退出后不接受消息。这会儿想起来,才登上了微信查看。果然置顶的几个群消息都是99+

       他划拉了下手机,发现群聊下的消息就是微笑发过来的。八条。他和微笑是大学室友,关系铁得很。微笑是法医系的魁首,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今后合作的可能极大。这位老兄和他一样秉持着有事儿当面解决的原则。假若不能面谈语音也勉强,反正能不打字就不打字。

      微笑竟然破例给他发了那么多消息,看来跳楼的那位肯定和他们有点关系。他抿出点味道,给自己做了个心理建设才点了进去。

      微微姐:你看一下系里的微信群。

                    或者老学生会的也行。

                    ……

                    在吗?

                    唉……

                    我直接告诉你吧

                    小汪死了,跳楼。就在昨晚

                    学校正调查这事儿,你下午有空去看看吗?

          贤儿深吸一口气,感觉脊背在短短几秒内便被冷汗浸透了。他清了清嗓子,过几秒听见自己有些恍惚的声音问虎子“那个跳楼的是男是女?哪个系的?”

          虎子犹犹豫豫的瞥了蓝胖子一眼,垂着眼眸像是不敢跟他对视“男的,好像……好像是物理系的。”他说完又飞快地补充道“我也是听人说的,不保真啊。”

        男的,物理系。都和小汪对的上。加上蓝胖子和虎子两人遮遮掩掩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的样子。基本可以确定是真的了。贤儿捏了捏眉心,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了吧。”蓝胖子见他这样,干脆不再掩饰,拍了拍他的肩“是汪总。通过口袋里的电子学生证确认了。”

         一席话相当于下了判决书。

TBC

拯救世界的白璃.

【笑汪】Sweet.

cp为笑汪


勿上升真人 勿ky


ooc 小学生文笔 瞎写 短小


喜欢的关注点赞评论转发推荐一下谢谢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文——


-微笑视角-



(下)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me you may be the world.”


“虽说前途令人担忧,但是凶吉未卜,所以还模模糊糊地怀着懵懂的希望。”——狄更斯



-



后来。



微笑再没见过小汪。学了很多年医学,考了个兽医证,也算是没辜负父母的期望。...

cp为笑汪


勿上升真人 勿ky


ooc 小学生文笔 瞎写 短小


喜欢的关注点赞评论转发推荐一下谢谢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文——









-微笑视角-




(下)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me you may be the world.”


“虽说前途令人担忧,但是凶吉未卜,所以还模模糊糊地怀着懵懂的希望。”——狄更斯




-




后来。




微笑再没见过小汪。学了很多年医学,考了个兽医证,也算是没辜负父母的期望。




但微笑每天都有在那个地方等着紫色头发的男孩,也许是盼望有一天他能够重新出现。然后上去打个招呼,和他做个朋友。




小汪还是消失了。




每次日落后,再也没出现过星星。




也许是微笑总是隔几天看,运气不好。




心里那份失落却是填补不了的。






来到陌生城市工作一个月后。




那天微笑真的很开心。




“不要跟着我了,留个联系方式吧。”




小汪说是因为《双城记》,微笑相信了。毕竟有些事情或许就是机缘巧合,冥冥之中注定的。




图书馆的偶遇,鸽子广场的偶遇。微笑了解了小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希望小汪能多笑笑。




游乐园,微笑拉着小汪坐在旋转木马上,他知道小汪喜欢小孩子。




小汪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扬起嘴角时脸上的酒窝真的很可爱。微笑又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心动。




心里那头小鹿差点撞死了。




微笑和小汪并肩坐着。他觉得小汪一定会很喜欢这场日落。




这是微笑看的第四十三场日落。




陪着喜欢的人一起看的。




当圆日终于结束在水平面时,微笑说的话没有任何犹豫,语气很轻,轻到似乎只有小汪能听见。




一声一声,回荡在微笑心间。




“小汪,我喜欢你。”




星星洒满了天际这只黑色的大玻璃瓶,微笑能听见身旁人的呼吸声。但迟迟没有听到回应。




微笑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眼神明明是不会骗人的。




微笑的眼泪控制不住了,应该是涌出来的。




矫情。




微笑你可真没出息,哭啥啊,不就是不喜欢你吗。




天色这么暗,小汪应该看不见。




“我开玩笑的。”




微笑是笑着说的,哽咽也被自己硬生生压下去了。




我开玩笑的,小汪。你信吗?




我自己都不信。




微笑一口把糖纸包裹着的东西咬掉了,本来该是甜甜的奶香味。




可微笑只觉得苦。




夜晚终究没有星星。




-




微笑视角完了




接下来继续更新主线 




你猜be还是he











令狐归

搞了画手九画风。俺在死亡边缘试探(。)

一共就九格我水了五格。不愧是我。

p2原表,图源半次元。下中格是临摹皮皮劳斯的图,已授权。

搞了画手九画风。俺在死亡边缘试探(。)

一共就九格我水了五格。不愧是我。

p2原表,图源半次元。下中格是临摹皮皮劳斯的图,已授权。

尘凡宇

和令狐老师一起玩的表格~
只有勾线+平涂,还有一大堆碎碎念和吐槽~
大锅真的帅
大家食用愉快~

p2是表格~请随意自取XD

和令狐老师一起玩的表格~
只有勾线+平涂,还有一大堆碎碎念和吐槽~
大锅真的帅
大家食用愉快~

p2是表格~请随意自取XD

苦涩丶浅爱倾伤了回忆
整理书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整理书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整理书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