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姆斯特朗

512浏览    10参与
Lemon•Marmalad
From the beginn...

From the beginning

命中注定

----------------------------------------

如果戈德里克的相遇
再早一年
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除了他们仍然会相识相知相爱

---------------------------------------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绝美爱情!!!

From the beginning

命中注定

----------------------------------------

如果戈德里克的相遇
再早一年
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除了他们仍然会相识相知相爱

---------------------------------------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绝美爱情!!!

束樛

【Pottermore翻译】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

原标题:Durmstrang Institute


Durmstrang once had the darkest reputation of all eleven wizarding schools, though this was never entirely merited. It is true that Durmstrang, which has turned out many truly great witches and wizards, has twice in its history fallen under the stewardship of wizards...

原标题:Durmstrang Institute

 

Durmstrang once had the darkest reputation of all eleven wizarding schools, though this was never entirely merited. It is true that Durmstrang, which has turned out many truly great witches and wizards, has twice in its history fallen under the stewardship of wizards of dubious allegiance or nefarious intent, and that it has one infamous ex-pupil.

德姆斯特朗在世界十一所魔法学校中一度拥有“最邪恶”的名声,但这只是未经证实的谣传。不过,德姆斯特朗在历史上的确有两次落入别有用心的巫师/女巫手中;声名狼藉的黑巫师格林德沃也是德姆斯特朗的肄业生。

 

The first of these unhappy men, Harfang Munter, took over the school shortly after the mysterious death of its founder, the great Bulgarian witch Nerida Vulchanova. Munter established Durmstrang’s reputation for duelling and all forms of martial magic, which remain an impressive part of its curriculum today. 

在伟大的保加利亚女巫内丽达·沃卡诺娃(德姆斯特朗创始人)离奇死亡后,哈方·蒙特很快接管了整个学校。蒙特奠定了德姆斯特朗擅长决斗与格斗魔法名声的基础,时至今日,这两门课仍旧是该校课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那部分。

The second dark period in Durmstrang’s history came with the Headmastership of Igor Karkaroff, an ex-Death Eater who fled his post upon the return from exile of Lord Voldemort, fearing the latter’s retribution. Karkaroff was an unprincipled and egotistical man who encouraged a culture of fear and intimidation among the students, and many parents withdrew their children from Durmstrang while he was in charge.

在伊戈尔·卡卡洛夫担任校长后,德姆斯特朗进入了第二个黑暗时期。这位校长曾是食死徒,在听闻伏地魔回归的消息后,由于惧怕惩罚逃走了。他肆无忌惮又狂妄自大,在职期间鼓励学生们的恫吓、欺凌行为,以此在学校内制造出恐怖的气氛。有这样的校长在,不少家长选择让自己的孩子退学。

The ex-pupil who has done more than any other to cause damage to Durmstrang’s reputation is Gellert Grindelwald, one of the most dangerous wizard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However, in recent years Durmstrang has undergone something of a renaissance, and has produced such international luminaries as international Quidditch star Viktor Krum.

损害德姆斯特朗名誉最严重的便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二十世纪最为危险的巫师之一。幸亏维克多•克鲁姆成为了国际知名魁地奇球星,德姆斯特朗的名声这才得以回升。

Although believed to be situated in the far north of Europe, Durmstrang is one of the most secretive of all schools about its whereabouts, so nobody can be quite certain. Visitors, who must comply with memory charms to erase their knowledge of how they got there, speak of vast, sprawling grounds with many stunning views, not least of the great, dark, spectral ship that is moored on a mountain lake behind the school, from which students dive in summertime.

尽管人们确信德姆斯特朗位于欧洲极北的某处,但没人知道她确切的地址在哪儿。访问者们都被强制抹去了来回的记忆,只有那艘停在后山湖泊(夏天学生们会在这里潜水)里的,宏伟、阴暗、幽灵般的大船与那广阔地向外蔓延的震撼美景仍旧留存于他们脑海之中。

王水是酸

【hp】(德哈)互换身体的一天7

​熟悉的赛场已经变得都决认不出来了,迷宫的外围围绕着一圈二十英尺高的树篱,整个场地变得大的过分。似是使用了什么空间咒语。树墙外围的中间只有一个开口,想必那就是这个大迷宫的人口。再过去是能看见的只剩下一条黑乎乎令人毛骨悚然的通道。


“我们将在迷宫外巡查,”麦康娜对选手们说,“如果你们遇到困难,就向空中发送红光信号,我们中的一人会马上过来救你们,明白了吗?”


  选手们点了点头。德拉科马尔福毫不犹豫的抽出魔杖,抿了抿嘴唇,下意识向霍格沃兹的看台瞟了一眼。只见一个铂金色的脑袋在人群中分外扎眼。再次感谢马尔福家的强大基因,很显眼自己才能第一时间看见,这头比自己还紧张的狮...

​熟悉的赛场已经变得都决认不出来了,迷宫的外围围绕着一圈二十英尺高的树篱,整个场地变得大的过分。似是使用了什么空间咒语。树墙外围的中间只有一个开口,想必那就是这个大迷宫的人口。再过去是能看见的只剩下一条黑乎乎令人毛骨悚然的通道。


“我们将在迷宫外巡查,”麦康娜对选手们说,“如果你们遇到困难,就向空中发送红光信号,我们中的一人会马上过来救你们,明白了吗?”


  选手们点了点头。德拉科马尔福毫不犹豫的抽出魔杖,抿了抿嘴唇,下意识向霍格沃兹的看台瞟了一眼。只见一个铂金色的脑袋在人群中分外扎眼。再次感谢马尔福家的强大基因,很显眼自己才能第一时间看见,这头比自己还紧张的狮子对自己挥手。


哈利经历了之前两场火焰杯的洗礼,深知不易和危险。看着这看起来就差没写我很危险的迷宫,有些担忧,马尔福本来不用面对这些的,现在他不得不替自己。。。想到这里哈利更是用力的挥了挥手


"嘿!马尔。。。嘶~哈利加油!"


哈利看了眼捏了自己一把的潘西,强行对着马尔福喊着自己的名字。有种给自己加油的感觉真是奇怪极了。


德拉科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比赛之中,虽然是阴差阳错替哈利上了场,但是马尔福家必须完美的家族训条时刻烙印在自己的灵魂深处,很好,火焰杯就由我收下了。


这时巴格蒙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说道:“大声!”他的嗓音就马上放大,响彻全场。


  “先生们,女士们,第三次任务印本次比赛的决赛即将开始!先让我告诉大家目前各位选手的分数!排第一位两位选手都是85分,他们别是塞德里克迪戈里先生和哈利波特先生,他们都是来自霍格沃兹学校!”


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顿时响起,吓得“禁林”的小鸟纷纷振翅飞入夜空。德拉科撇了一样霍格沃兹看台上有些自豪的小狮子,仰起头对自己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原来那样的笑也能出现在自己脸上。


不得不说傻宝宝波特都能排在第一,火焰杯是不是太水了?德拉科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剩下的几个参赛选手。


整个赫夫帕夫中最有出息的勇士?


“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德姆斯特朗学院的威克多尔·克鲁姆!他的分数是80分。”又响起一阵掌声。


能自由使用黑魔法的巫师?


“排在第三位的是芙蓉·德拉库尔小姐,来布斯巴顿学校!“


很优秀的女士也是这次火焰杯中唯一的女士?


    “听我的哨声,哈利和塞德里克!”巴格蒙喊道,“三、二、一!”


    “那就马上出发吧!”巴格蒙冲四个巡视员说道。


短暂的哨声响起,观众台上像是炸开锅一样。


德拉科毫不犹豫的抢先进入迷宫,迷宫的树远比自己刚才感觉到的高和迷,不亏是迷宫吗?在第一个岔路口,听见了第二声哨声。那个德姆斯特朗也进来了。


这条路很奇怪,过于荒芜,不像刚才那样拥挤压抑,反而是一种空旷的感觉,德拉科举高了魔杖,看不清前面是什么,附近可视度过低。


德拉科命令着手掌中平躺的魔杖


"帮我指路"


魔杖快速转动起来,魔杖在掌上转了一转,停下来指向右边,入口的方位。


路是往北去的,那现在要朝西北方向走,然后才能到达迷宫的中心。现在该做的就是走左边的路,再尽快往右走。


小路前面还是空荡荡的。一路上出奇的顺畅,就像在自家庄园的花墙中散步。而这种平静感让德拉科绷紧神经,很奇怪,现在看来迷宫倒像是想把他诱人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之中。这种感觉像是有人在给自己下套。


哈利参加火焰杯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以自己对哈利的认识,这个可怜的倒霉疤头,他肯定被卷入什么了,他虽然会对火焰杯感兴趣,但是他同样尊重邓布利多,不会违反规定投自己的名字。那么为什么有人想要哈利参加火焰杯?参加火焰杯又能怎么样?正当德拉科感觉接近真相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打乱了德拉科的思考。


有什么东西在快速接近自己,德拉科马上拿出魔杖,准备应战,果然迷宫不会那么平静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声音越来越近了。


————————————————————————


咕咕咕我会尽力新年双更多的,不看春晚安心码字什么的~( ̄▽ ̄~)~


这篇有很多借用了原著,毕竟不能太偏离什么的(捂脸)可能翻译的部分人名词汇存在一些问题求轻锤。


评论点赞关注都是我的更文动力


原谅我皮一下


点赞过50我就新年双更(捂脸,感觉不会有双更的机会——来自一个小透明鸽子的自信)


辰林曰夕子木

德姆斯特朗

      我一直以为德姆斯特朗在德国,就像霍格沃兹在英国,布斯巴顿在法国一样。况且盖特勒·格林德沃还毕业于德姆斯特朗,然后我惯性思维就以为德姆斯特朗在德国,毕竟一个德国的黑魔王毕业于德国的学校简直在正常不过了!

    但是我今天偶然百度,发现德姆斯特朗竟然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瑞典或挪威的北方(原文:Jo thinks that Durmstrang is in northern Scandinavia - the very north of Sweden or Norway...

      我一直以为德姆斯特朗在德国,就像霍格沃兹在英国,布斯巴顿在法国一样。况且盖特勒·格林德沃还毕业于德姆斯特朗,然后我惯性思维就以为德姆斯特朗在德国,毕竟一个德国的黑魔王毕业于德国的学校简直在正常不过了!

    但是我今天偶然百度,发现德姆斯特朗竟然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瑞典或挪威的北方(原文:Jo thinks that Durmstrang is in northern Scandinavia - the very north of Sweden or Norway.)。!!

    我的天,我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云垂野

【HP】两封信札

 注:七年前的旧文,已经很难回忆当时的想法了,看的时候一直在猜测写信人是什么身份,看到文末才想起来是设定了一位德姆斯特朗教授。当时可能有打算引出GGAD,但只写到第二封信,提到格林德沃就坑了。姑且存档。

第一封信

亲爱的巴希达,

   多日未曾联系,希望你一切安好。

   前日已收到你的《魔法史》定稿,我非常高兴你采用了我一些小小的建议。你要知道,参与一部严谨的,令人信服的魔法史的编写实在是件让人身心无比愉快的事儿。梅林的胡子,我想我们真该庆祝一部真正的魔法史的诞生。好吧,你得原谅一个长期忍受虚妄的,胡编乱造的历史...

 注:七年前的旧文,已经很难回忆当时的想法了,看的时候一直在猜测写信人是什么身份,看到文末才想起来是设定了一位德姆斯特朗教授。当时可能有打算引出GGAD,但只写到第二封信,提到格林德沃就坑了。姑且存档。

第一封信

亲爱的巴希达,

   多日未曾联系,希望你一切安好。

   前日已收到你的《魔法史》定稿,我非常高兴你采用了我一些小小的建议。你要知道,参与一部严谨的,令人信服的魔法史的编写实在是件让人身心无比愉快的事儿。梅林的胡子,我想我们真该庆祝一部真正的魔法史的诞生。好吧,你得原谅一个长期忍受虚妄的,胡编乱造的历史教程的可怜魔法史教师那一点点超乎常理的激动。实际上,我很为后来的学生感到幸运,梅林知道当一个天真的,对巫师神秘的过往充满求知欲的11岁孩子欣喜地翻开魔法史课本,却只看到一大段不知所云的臆想时的那种心情,那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当然,对于宾斯教授,我或许不该抱有任何希望(你知道,我对他的学生一直抱有某种程度上的同情)。

   总的来说,我们的历史总是被层层迷雾笼罩,各个种族各执一词,炫耀着曾经拥有的荣光(梅林知道这是多么的无益)。也因此,我们对于历史的考证总是障碍重重,我真希望一个粉碎咒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好吧,请原谅我的妄想——这对于历史学者来说真不是什么值得赞赏的品质。我们能证实真实的历史事件太少,譬如最基本的问题,我们的魔力起源于何时,至今无法判断,噢,也许上帝知道梅林是否曾经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我非常希望我们的先辈能拥有东方人记录历史的良好传统。好吧,其实我说的是麻瓜,东方的魔法血脉已经相当稀薄,几近于无了,但是你不能否认麻瓜有时候拥有一些相当优良的传统,譬如在传承历史的执着上,这种执拗对我们很珍贵不是吗?巫师总是拥有些狂妄的自信,这使得他们相当不屑于记录已有的历史,他们觉得多发几记魔咒都更有用呢。

   我在读麻瓜的历史时常常觉得沮丧,我们能用魔法做到很多麻瓜做不了的奇妙的事儿,可是我们的历史却是一团乱麻,净是魔法解决不了的大问题,当然,也许是我尚未发现,或许有一天我可以做到用魔法探索历史,哦,还真是个遥远的伟大目标。多么美妙而又可恨的魔法,一个简易的记忆咒就能修改不少事实,我们总是放大荣耀与功绩,遮掩丑陋与过失。或许我该庆幸巫师的长寿,这样我能亲睹不少历史事件。也许我该找个时间拜访下尼可勒梅,他或许能提供不少帮助。对了,还有冥想盆,记忆安眠之所,它毕竟有着场景再现的优势不是吗?

   实际上,我很遗憾你的《魔法史》只能包括到现在为止的历史。我有一种预感,我们即将迎来一段激变动荡的历史,新的人物将要崛起,那将是历史的最好材料不是吗。好吧,你清楚我那一点时灵时不灵的预感,或许我只是忙晕了头,别放心上,事实上,那点儿预感到今天为止已经非常巧合地毁了我七件长袍了,我根本就不该对抱有任何期望。即使是魔法也有着两方面的能量,帮助你生活的,干扰你生活的,我们不能期望太多。古灵阁告诫过我们:

请进,陌生人,不过你要当心

贪得无厌会是什么下场,一味索取,不劳而获

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因此如果你想从我们的地下金库取走

一份从来不属于你的财富,

窃贼啊,你已经受到警告,

当心招来的不是宝藏,而是恶报。

    我想这是那群妖精仅有的真知灼见,对于已经拥有的好运气,不要索取过多,不过我们总是不大能记住,单单听到妖精这个词就令很多人心生厌恶了。

      就写到这里吧,我的羽毛笔开始发抖了(我总觉得它有点欺软怕硬,在别人手上,它可从来没出过问题)。

静候你的猫头鹰。

P.s  你今年有将要上学的亲戚吗?在我的学校吗?

PPs   关于马人的问题下次写信再谈。

                                                                                                                   

                                                                                你的洛夫

第二封信

亲爱的巴希达,

     前段日子天气真是糟透了,到处都是湿淋淋的。你知道,在这种时候我不大乐意支使猫头鹰信使。他们总该拥有某种权益,作为辛勤工作的嘉奖。说到送信,下次你得记得给信封加上个防护咒。我们可不能指望次次都有好运气能收到完好无损的信件。

     前几天我与你的小侄子有过一次愉快的会面,也许他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得说他确实不大像一个只有11岁的孩子,会面中他表现的相当有主见与想法,远远超过了同龄人,我想他父母一定为他感到骄傲。实际上他对黑魔法史很有兴趣,以至于很遗憾得到三年级才能学习这门课程。你知道,如果他拥有足够的自制力、掌控力与判断力,我不介意提前教他点什么。

    资质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在其催化下,一个人能够迅速获得声名与荣耀,但其中也潜伏着某种能将人导向不明歧路的自负与浮躁的因子。盖勒特在魔法方面毫无疑问地拥有资质这种梅林赋予的东西,不过他的未来因此也将格外晦明不定。你得承认,天才在拥有极大创造力的同时在某种情况下也具有极大破坏力。这倒真是无法摆脱的怪圈。

    好吧,我联想过多,毕竟,盖勒特只是个11岁的孩子。实际上,他的灿烂金发让我感到很愉快,年轻的面孔总是让人精神放松,不是吗?我很欣赏他的敏锐,也许以后我们可以进行更多富有启发性的谈话。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关注马人的问题,也翻阅了很多有关史料。让我惋惜的是史料相当稀少,这意味着我们几乎找不到有效可靠的依凭,看来我们只能尽力地合理推测了。你知道马人是非常高傲、敏感、神经纤细的种族。或许他们还有着预言的魔力。但是,我们几乎总是难于证明预言的灵验性。我们都很清楚这样一个事实,预言在逻辑上的模糊性使其具有了相当多的解读可能。更重要的在于,如果在预言的指引下,我们能规避风险,创造荣耀,那么预言中描述的未来将不是未来,既然如此,预言代表了什么?而且,我们已经看过很多这样的悲剧,在预言指引下人为地干涉事件走向,结果反而让预言成为现实,俄狄浦斯的悲剧便是最经典的例证。

    对于预言,我们似乎陷入了怪圈,如果我们选择忽视预言,那么预言就失去了我们常挂在嘴边的所谓的实用价值。呵,难道我们要等到时过境迁才来炫耀预言的灵验性吗?那还真是引人发笑。若是我们遵从预言的指引,谁知道我们是否会陷入俄狄浦斯的困境?综上而言,我们应该能够理解马人避世的传统,不管他们的预言是否准确,让人类掺和进来都不是件明智的事儿。我们总该尊重未来的不可知性,巫师也没有被梅林赋予掌控一切的能力。时间、空间的弦如此繁复交错,打破这种精妙的平衡似乎并不是一件科学的事儿(你得原谅我用科学这个词,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超脱于科学的世界)。上帝没有赐予麻瓜预言的天赋,那么梅林,我们引以为生命的魔法是否曾赐福于我们?

    在历史上,关于马人的迁徙轨迹的记载很稀少,我们只能大概确定他们的轨迹是由北向南的,斯堪地那维亚半岛便是他们比较早期的定居点。但是我注意到有一点相当有趣,虽然我们不清楚马人的定居点,但是在某些历史的关键时期,我们总能“巧合地”看到马人预言的痕迹。比较典型的例子便是四巨头创立霍格沃茨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我们可以在四巨头流传下来的某些关于建校的记载中看到对马人预言的隐晦暗示。因此,马人虽然隐居,但是他们似乎并非严格地避世。我们也很难确定他们在历史中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么,控制,推动,阻碍还是催化?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他们以预言的手段影响历史。

    听到他们即将移居霍格沃茨禁林的消息,我非常惊讶。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马人如此主动地与巫师建立某种亲密关系。考虑到马人的神秘的预言能力,这是否是一种预兆,?唉,真是遗憾我们目前还无法得知问题的答案。

                                                你的

                                                   洛夫

 
 


He氚

补发上周的摸鱼

德姆斯特朗和伊法魔尼

补发上周的摸鱼

德姆斯特朗和伊法魔尼

Aloysius
Durmstrang💀(这个...

Durmstrang💀

(这个GG好棒哦!是从公众之敌里p的吧。
图源Tumblr

Durmstrang💀

(这个GG好棒哦!是从公众之敌里p的吧。
图源Tumblr

李辉蔡良黄泽权
原文链接也许拿到iPad后才能...

原文链接也许拿到iPad后才能放上来

【周六左右?】在此先抱歉一声qwq

下划线为学校名称w


如需转载

请告诉我一声qwq


Mahoutokoro魔法之地

·位于日本硫磺岛顶点高处

·非寄宿学校

·每日有海燕风暴作为交通工具

·热爱魁地奇文化

·魔法长袍【跟你一起长大,根据经历而变色,表现好时变为金色(所以省钱哦)】

·非法练习【如伏地魔级别的黑魔法】会导致长袍变为白色,带来开除或审问

·旁边有一麻瓜空军基地

Ugadou

·位于乌干达的月亮山【?...

原文链接也许拿到iPad后才能放上来

【周六左右?】在此先抱歉一声qwq

下划线为学校名称w


如需转载

请告诉我一声qwq


Mahoutokoro魔法之地

·位于日本硫磺岛顶点高处

·非寄宿学校

·每日有海燕风暴作为交通工具

·热爱魁地奇文化

·魔法长袍【跟你一起长大,根据经历而变色,表现好时变为金色(所以省钱哦)】

·非法练习【如伏地魔级别的黑魔法】会导致长袍变为白色,带来开除或审问

·旁边有一麻瓜空军基地

Ugadou

·位于乌干达的月亮山【?(The Mountains of the Moon)】

·最大的魔法学校

·适合全能型学生

·擅长天文学,点金术,变形术

·年幼学生厉害【有的甚至是阿尼玛格斯的老手】

·用手势施法

·在学生睡觉时在手上留下被骨头通知书

Bruxo城堡

·位于巴西雨林

·擅长自然学科【如草药学或神奇动物学】

·成百上千脾气暴躁的迷你皮皮鬼

·激烈淘气的精灵Caipora守卫学校

·经常有欧洲学校交换生

布斯巴顿魔法学院

·比利牛斯山一座美丽的城堡

·富有才干

·多国籍学生【多为法国人,但也有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

·魔法喷泉可治愈美化【以魔法石制造者的名字命名】

·奢侈的生活方式导致炫耀的负罪感

·魔法石制造者的母校

德姆斯特朗学院

·位于北欧【访者关于位置的记忆会被消除】

·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母校

·更倾向于决斗与战斗的魔法

·有一艘超炫酷的船

·前校长(Igor Karkaroff)食死徒在任职期间布置过一块威胁用的云笼罩于学校上方

·应该蛮冷的【学生们经常穿着皮草大衣】

·不只大量生产不受欢迎的人

伊法魔尼巫师魔法学校

·位于美国格雷洛克山

·继承了霍格沃茨的传统【创始人Isolt Sayre超想去霍格沃茨】

·历史悠久

·四分院【长角水蛇学院注重巫师的思想,偏爱聪颖勤奋的学生;
猫豹学院,注重巫师的躯体,偏爱勇敢无畏的学生;
地精学院,注重巫师的心灵,偏爱类似于治愈者的学生;
雷鸟学院注重巫师的灵魂,偏爱喜欢探索冒险的学生】

·民主精神

·蓝色校袍

霍格沃茨巫师魔法学校

·位于苏格兰高地区

·长而具体的历史【密道、古怪的教授们、说俏皮话的幽灵们、可爱的家庭小精灵、会说话的油画等等】

·幽默感

·每个角落都是新的喜悦

·荣耀多样古老的传统

·大量才华出众又成功巫师【比如邓布利多】的母校

·伏地魔的母校

·打人柳与禁林,以及里面的神秘生物

·斯莱特林歧视

·不要与血人巴罗社交!!!

·小心密室里的蛇怪!


凌水无痕霄

【原创】Er weiß alles/他什么都知道 01

第一章:开始的开始

雪花从暗灰色的穹顶缓缓降落,弗里德里希趴在窗台旁,伸着胳膊,几片雪花落在他的掌心,带来几点冰凉。这几片雪花在掌心成不了气候,在地面上却令其披上一层雪白的大衣。

「嗯?我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

北风呼啦啦地灌进来,风夹杂着几片雪花,砸在小弗里德里希的脸上,他连忙关上窗,向往地看着外面那被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的世界。

「今年没有什么风沙,雪真干净呀。…等等,今年?」

“砰--”突然,锈迹斑斑的铜门被踹开,“科洛雷多!滚出来!”为首一个棕发的少年喊道。

弗里德里希原本就冻得苍白的脸顿时变得更白了,他们…他们又来了!顺从地走到那人面前,“德莱恩先生,您有什么事吗?”他低着头。

「又?他们到底是谁?...

第一章:开始的开始

雪花从暗灰色的穹顶缓缓降落,弗里德里希趴在窗台旁,伸着胳膊,几片雪花落在他的掌心,带来几点冰凉。这几片雪花在掌心成不了气候,在地面上却令其披上一层雪白的大衣。

「嗯?我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

北风呼啦啦地灌进来,风夹杂着几片雪花,砸在小弗里德里希的脸上,他连忙关上窗,向往地看着外面那被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的世界。

「今年没有什么风沙,雪真干净呀。…等等,今年?」

“砰--”突然,锈迹斑斑的铜门被踹开,“科洛雷多!滚出来!”为首一个棕发的少年喊道。

弗里德里希原本就冻得苍白的脸顿时变得更白了,他们…他们又来了!顺从地走到那人面前,“德莱恩先生,您有什么事吗?”他低着头。

「又?他们到底是谁?」

“能有什么事呢?就是过来看看你呀,可-怜-虫!”另一个少年走过来搭着德莱恩的肩,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酒气。“跟我们出去!”

弗里德里希没有说话,默默地拿起放在一旁矮凳上的麻布衣--自己捡了一块麻布做的--穿了起来。走出昏暗的房间,经过明亮的长廊,弗里德里希机械地跟着身前人走着,他很清楚接下来迎接他的是什么。
「我知道他的…想法?」

走出门,寒风呼啸着横过鼻梁,雪花泛滥成鹅毛状,纷纷扬扬落下。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脚踩在雪上,出现一个一个的凹陷,弗里德里希转头看着雪地,浅浅的、歪歪扭扭的…

“过来!”后领被猛地拉住往后扯,“咳咳咳!”气管像被撕裂一样疼痛。“过去,把那些雪用手弄干净,挖个洞,然后你进去。听到没有!”

「头好痛…」

“哦…”弗里德里希应道。冰凉的手抚摸着脖子,试图缓解刚才的疼痛,然而这没有用。不知走了多久,冰雪仿佛把时间冻结了一般,令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咬着牙蹲下,抓起一把雪,“咝…”刺骨的寒意从掌心直传心底,似乎把血液都冻住。他又忍着抓了几把。

远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弗里德里希偏头一看:少年们穿着厚实暖和的毛衣、戴着棉帽,与身旁优雅明丽的少女们交谈着。真是美好的画面,真是令人想…破坏掉的画面!

这个念头在心底不停地叫嚣着,几乎要控制了弗里德里希的举动。“不可以的…不可以的…不可以的…”理智喃喃自语地试图阻止这一切,但这是他心底的声音呐。“就一次吧…没关系的…大不了…从头再来!”

弗里德里希强忍着寒冷与饥饿,努力调动着身体里的魔力--他早就试过了身体里这些横冲直撞的力量,周围的雪慢慢漂浮起来,渐渐的,它们聚成了一个个雪球。

「无杖魔法?」

“啪!”

「扑哧…那些被砸的人动作好滑稽…为什么感觉似曾相识?」

“啊----科洛雷多!你做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个又一个打过来的雪球。

“我要告诉父亲!你个该死的家伙!”德莱恩家的小少爷--布莱德•德莱恩愤怒地喊道。

「这么大了还要什么事都告诉父亲?」

他们冲过来了,抓起我的头发把我重重的甩到雪地上。脸颊擦过几颗碎石。

「啊好痛!为什么我会感觉到痛!他们打的又不是我!不是…我…吗?」

他们走了。

笑容浮现在了小弗里德里希的脸上,他们真是可笑至极!

“哈哈哈…咳咳咳…”大笑过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你们只不过这一些,咳咳…便受不住了吗。我们来日方长!咳咳咳…”被拖得长长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布莱德!那只疯狗又在叫了!你一定要把他赶走!”黑发的女孩尖叫着,话里行间满溢着厌恶。

“当然!以前姑姑还为他求情,这次我看他有什么理由,维维安,你放心,我绝对会的。”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额…科洛雷多他是你姑姑的孩子。也算是…布莱德你的…弟弟?”长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小女孩有些迟疑的劝道,她刚才站得比较远,个子也不高,因此“幸免于难”。

被叫做维维安的女孩“哼”了一声,说道:“赛蒂,他怎么可能是布莱德的弟弟?布莱德可是德莱恩家族的继承人,那只疯狗算什么?只不过是没人要的私生子罢了!”

「弗里德里希是私生子?我是…什么?」

“哦…”金发的女孩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似乎听了她的话。

「那个金发的小女孩还挺善良的,不过没什么主见。另一个女孩真是令人厌恶!」

过度使用魔力使弗里德里希疲惫不堪,甚至无法让他回到住所。躺下吧…就一会…依旧是刚才的声音,他也依旧无法抗拒。弗里德里希望着天空,雪已经停了,夜幕像块深蓝色的绒布,骄傲地展示着绣在上面的闪亮宝石,真想…就这么睡过去啊…黑暗笼罩大地,只有远处的德莱恩堡闪烁着点点灯光。他侧过头去看,真漂亮啊…是啊,我的囚笼真漂亮!

「他的想法…不,不是他,那是…我?!!」

寒冷侵蚀着我,让一切都变得…“真是多愁善感!”我闭上了眼睛,我要掉下去啦!!

「脑海里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着,那是我吗?我是我吗?」

“醒醒,醒醒弗里德。”好温暖…不自觉地朝着温暖处拱了拱,缩起了身子。盖勒特•格林德沃无奈地看着像小猫一样缩在自己怀里的朋友,“醒醒,起来吃点东西,你的脸白得跟雪一样。”这个声音…是…「Von,回去!」“盖…盖尔?你怎么…咳咳…咳。”“先别说话,喝点水。”温和却不让人拒绝。

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想要睁开却异常干涩。虽然看不见,但这绝对是盖勒特无疑了。接过水兀自喝了起来,他喝得很慢。良久,喝了大半杯水的弗里德里希才开口:“你去厨房拿吃的了?”

“嗯,看你今天那么累,就没叫你一起去。你要不起来吃点?”

“哦…谢谢。”从那人怀中爬出来,把被踢下床的被子拾起裹在身上,“今天真冷啊…”扑扇着睁开被生理泪水湿润了的眼睛,昏黄的光线穿过厚厚的帘布打在盖勒特背后,让他显得全身都蒙着一层光。下巴留恋地蹭了蹭被子,从刚才的梦魇中脱身使弗里德里希整个人都呆呆的。

“是吗?我倒觉得还好,入秋了,可能风比较大吧。不过你还是太瘦了。”盖勒特端来一盘巧克力和炸鱼,“虽然我更喜欢巧克力,但我觉得你可能更喜欢它。”

“的确。”弗里德里希接过餐盘,毫不在意地直接用手抓起,慢慢地吃着。房间里一时间除了吞咽声一片寂静。慢条斯理地将手擦干净,“我刚才怎么了?”

“姿势很僵硬,脸煞白煞白的,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盖勒特耸了耸肩,“反正就是--很吓人。你还嘟嚷着什么‘就一次’、‘没关系’之类的词语,很模糊,像…像自言自语。而且我一到你旁边你就凑过来了,好像很冷的样子。你做噩梦了吗?”

“嗯,梦到…以前的事了。”声音轻轻的,近乎呻吟。若不是房间里足够安静,根本就听不清说了什么。

“关于德莱恩?”盖勒特眉间溢着几分不耐。

弗里德里希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床单上的一道道皱褶。灯光让他的脸显得更加瘦削,牙齿在颜色极浅且闪着油光的下唇上咬出了痕迹。 “…应该快到瑞典了吧?”

“还有一天左右。”见他不愿说,盖勒特虽然不满,但也没有强求--毕竟他也不清楚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于那些流言蜚语,以讹传讹罢 了。他相信他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五点了,你再睡一会吧,我去甲板上看看。”说罢,便起身离去。

“我真的会告诉你吗?”没有人知道,弗里德里希在问谁。

盖勒特走上甲板,迎面而来的海风吹起他金色的发丝,掀起他墨蓝色的衣角。11岁的少年,正是朝阳初升的时候,他趴在栏杆上,听着水拍打船壁的声响,看着快要升起的太阳,沐浴着尚微弱的光芒…凌晨的天空总是瞬息万变,一眨眼就变成了另一番风景。

“喂,德意志来的小子。你这么小还爬那么高是想提前去地狱吗!!”一个男人操着一口蹩脚的德语,朝着盖勒特走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上天堂?”格林德沃靠着铁杆,斜眼看着眼前喝得酩酊大醉的人。

“哈哈哈!就你还指望上天堂?下地狱都是抬举你!啊---”

“你说什么?”格林德沃大口喘着气--拽起一个成年男人可不是容易的事,瞪着那人,“哦--我懂了,你不过是个骗子,是吧?”一边说着,一边使力把男人往栏杆外面翻,似乎只要他回答“不是”就会把他扔出去。

“是,是…我在…您…”男人越说越小声,站在暗处的弗里德里希皱了皱眉。「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说的太小声了。」「没事,这些就够了。」弗里德里希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朝格林德沃走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

盖勒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盖尔,不要那么冲动。”

盖勒特扬起眉,面朝着大海,望着波涛汹涌的海浪,喊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不知为什么,他不想听他的,他明明知道他是对的。

“我们在船上!到瑞典的船!这里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如果出事了,传到那里怎么办?”少年清亮的声音溢满了担忧,盖勒特忍不住转过头:亮晶晶的眸子闪闪发光的盯着盖勒特,纤细的躯体上披着厚重的皮毛大衣,似乎要被压垮,黑色的发丝随着风在空气中飘散着,全身上下除了头,几乎都被厚重上衣物包裹着,但他还是冻得瑟瑟发抖--也有可能是气的--虽然可能性很小。

“滚开!下次你再胡说八道被我看见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盖勒特把那个男人拽了进来,对着他吼道。那人酒也醒了大半,忙跌跌撞撞地跑走了。盖勒特冲到弗里德里希身边,有一些讨好的说:“弗里德,外面风这么大,你出来做什么?你身体一向不好,要是吹到风又感冒了怎么办?”

“我以为你知道我出来干什么。”故意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答道。

“哎呀--赶快回去吧--”盖勒特一边笑着,一边推着弗里德里希往船舱里走。两个人笑着、闹着,一如从前,全无刚才僵硬的气氛,当真是两小无猜啊。

太阳不知何时挂在了天空中,原本还有些潮湿的空气也变得温暖许多。耀日当空,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格外修长,黑色的影子跟着他们,一步一步往前走。天空中,两抹白云渐渐靠近,互相依偎着,逐渐融为一体,他们靠着、挨着,向东而行。

「Von,转换咒成功了吗?」

「成功了。」

「呵,希望这个好习惯常伴于他,」

——TBC——

郭学习yy
【报道】德姆斯特朗交换生到达霍...

【报道】
德姆斯特朗交换生到达霍格沃茨√

【报道】
德姆斯特朗交换生到达霍格沃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