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丽读书生活

165浏览    143参与
草丝的日子

初冬的味道

夜裏下雨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雨聲,原計劃今天離開南京,早上卻臨時改變,到了東郊,享受這個溫暖的初冬,為了新書再拍一些初冬的圖片,都是。今年是枯秋,不要指望紅葉了,樹上的葉子,直接變枯,落下。林中的一些喜歡濕潤的灌木已枯死了。往返東郊這麽許多年第一次在林間聞到初冬的味道。這裏多三角楓,樹葉含糖高,濕潤的空氣中有微甜微酸的山楂味道。真想把這種味道做到我的書裏 ,這是激發靈感的味道。

《林間的草地》的文本被我修改得非常細緻,等於重新構思一本書。它和《碧山紀事》一樣美。對與我來説,我對於書來説,必須儘最大的努力做好。博客也需要制作,需要美图,感性的,直白的,贴身文字篇章,而模版是工程师做的,...

夜裏下雨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雨聲,原計劃今天離開南京,早上卻臨時改變,到了東郊,享受這個溫暖的初冬,為了新書再拍一些初冬的圖片,都是。今年是枯秋,不要指望紅葉了,樹上的葉子,直接變枯,落下。林中的一些喜歡濕潤的灌木已枯死了。往返東郊這麽許多年第一次在林間聞到初冬的味道。這裏多三角楓,樹葉含糖高,濕潤的空氣中有微甜微酸的山楂味道。真想把這種味道做到我的書裏 ,這是激發靈感的味道。

《林間的草地》的文本被我修改得非常細緻,等於重新構思一本書。它和《碧山紀事》一樣美。對與我來説,我對於書來説,必須儘最大的努力做好。博客也需要制作,需要美图,感性的,直白的,贴身文字篇章,而模版是工程师做的,图片文字是我在模版上搭配的。纸书文章图片是我的,书的设计纸质选材是设计师的创作,文章和图片是设计师搭配的。虽然都是读本,区别差异是很大的。《碧山纪事》博客电书,三年我同步做了四个。纸书做成了,却未能出版!我认为写作是关联的,阅读却是井水河水两回事。纸书有味道,电书很难做出味道。博客电书便捷灵活,纸书出版过程很慢,受限制太多。《林间的草地》是一本散发出林间味道的纸书,这味道在字里行间,在每一个段落间忽隐忽现地弥散。它的一些篇章也将以另一种形式呈现于电书。这个时代赋予我更为灵活的创意。(文/王心丽)

随 拍

無論手機還是相機都是一個色調,像火星上的色彩,一片三角枫叶落在林间灌木上。在外面游蕩總比坐在家裏好。我是說比在家裏療傷的效果好。昨天撸图的收获很小。昨夜晚睡,今早晚起,郁闷。

無論手機還是相機都是一個色調,像火星上的色彩,一片三角枫叶落在林间灌木上。在外面游蕩總比坐在家裏好。我是說比在家裏療傷的效果好。昨天撸图的收获很小。昨夜晚睡,今早晚起,郁闷。

随 拍

很髒,多日未下雨,昨日到東郊擼圖,今天早上上機,圖片裏的光影之髒,真惡心。在中國,照相機裏必須有除霾程序。

很髒,多日未下雨,昨日到東郊擼圖,今天早上上機,圖片裏的光影之髒,真惡心。在中國,照相機裏必須有除霾程序。

随 拍

秋的印象

午后,到东郊,在永丰诗社小坐。随后在附近的小树林里散步。从碧山回来后,很忙,做不完的事:修订书稿,整理图片,还要写日记。上午修订完《林间的草地》里的《女工澡堂》这是《越轨年龄》中的节选,实在酷毙。配图是南京东郊的风景,无人能想到的画面。今天午后,在东郊的树林里看到这样的光影,很卡通,很科幻,也实在酷毙。

手机拍摄于南京东郊/王心丽

秋的印象

午后,到东郊,在永丰诗社小坐。随后在附近的小树林里散步。从碧山回来后,很忙,做不完的事:修订书稿,整理图片,还要写日记。上午修订完《林间的草地》里的《女工澡堂》这是《越轨年龄》中的节选,实在酷毙。配图是南京东郊的风景,无人能想到的画面。今天午后,在东郊的树林里看到这样的光影,很卡通,很科幻,也实在酷毙。

手机拍摄于南京东郊/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可言,你很君子地容忍了他们,原谅他们,他们更把你当书呆子,以为你不懂现时代的商务规矩而肆无忌惮。他们不知道你曾在商海里扑腾过,看他们玩小手段看得很透彻,你发现他们根本就不靠谱。

坚守底线是必要的,坚守底线就能避免烦恼和麻烦。按规则和契约的规矩办也可以避免烦恼和麻烦。对于不按规则和规矩做事的人,远之!

这次在碧山遇到宣砚石雕刻的太上老君,对眼缘,手缘,请了带回南京。自我感觉智慧提升!

年底了,今年要认真写总结,值得总结的事太多了,有一些是十分宝贵的经验。如:博客写作,怎样利用博客空间做内容。如:《碧山纪事》的方方面面。(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重新定義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能生氣,你越生氣,製造人工智能的人越高興。他们很行。这非常之邪惡。製造一塊“小餅乾:放進你的圖庫你,誘惑你刪除,你刪除這個”小餅乾”隨即清空圖庫的所有數據。你的全部圖片數據,到了別人的雲裏,説起來這就是“誤刪”,然後有一個程序幫你恢復,在恢復的過程中,你的數據是從別人的雲裏下載的。另外在你手機里後臺,定位始終是開著的,即便你把前臺定位關閉,後臺的定位還在運行,在很深的里面运行。這樣,這些圖片都是定位圖片,於是你被剝奪的一無所有。當然掠奪者會強詞:你要定位圖片也沒有用!但是,這些手機圖片是私有財產。你们要定位图片,你们可以花銀子,你们有的是银子,不缺银子,找人或用工具拍攝。而用這種方式從別人手機裏掠奪,是强盜!是流氓!

底層民衆的詞條在大數據時代要重新定義,誰是底層民衆?被人工大数据的所有人。(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倒像在梦幻里。我觉得自己想过中国古代诗人,画家和当年西方传教士和记者的生活,但我都不是,我是中国的自由写作者作家。(图文/王心丽)

随 拍
雨过天晴,正午站在客栈的露台上...

雨过天晴,正午站在客栈的露台上,看天上的流云,流云下面的山峦和农舍。这是我第十一次到碧山,释怀而坦然。在碧山我是一颗文艺的种子。(图文/王心丽)

雨过天晴,正午站在客栈的露台上,看天上的流云,流云下面的山峦和农舍。这是我第十一次到碧山,释怀而坦然。在碧山我是一颗文艺的种子。(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第十一次碧山之行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一样,是嵌入写作生活过程的,描述的是不确定时代,一位资深自由写作者作家的身体的和心灵的游荡生活。(文/王心丽)


随 拍
今天二樓裝修,吵死了,午後到東...

今天二樓裝修,吵死了,午後到東郊,拍了很多樹影。這些樹影像人的肢體,準備進入新書配圖。抽象啊!用照相機擼了很多圖。只有樹是才是見證。

順便說,LOFTER是最適合我的地方,我喜歡寫,還喜歡擼圖。相機的圖,層次感還要強。

今天二樓裝修,吵死了,午後到東郊,拍了很多樹影。這些樹影像人的肢體,準備進入新書配圖。抽象啊!用照相機擼了很多圖。只有樹是才是見證。

順便說,LOFTER是最適合我的地方,我喜歡寫,還喜歡擼圖。相機的圖,層次感還要強。

草丝的日子

奇怪的事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信裏看到一些現象,有些人被猫激活了,他們很不舒服,敏感地做了不少動作。想笑,忍住了,沒有戴口罩,若戴了口罩,就愉快地笑出來了。對自己說:現在你是斜杠:紙媒寫作/電媒寫作。青蛙?烏龜?水鳥?还是做独行侠的鱼,潜水快乐。

(文/王心麗)

随 拍

这个秋天,回到我的写作原点,南京东郊的这片山林。今天是第三次来到这里。走过这样一个过程,岁月告诉我,写作只与自己有关,与自己的生活有关。但是写作者这个节点的全部关联,文字中的全部关联,都是那一个不能回避,无法屏蔽的时代!

 《林间的草地》王心丽 著 

这个秋天,回到我的写作原点,南京东郊的这片山林。今天是第三次来到这里。走过这样一个过程,岁月告诉我,写作只与自己有关,与自己的生活有关。但是写作者这个节点的全部关联,文字中的全部关联,都是那一个不能回避,无法屏蔽的时代!

 《林间的草地》王心丽 著 

随 拍
南京东郊的秋格外迷人,今天傍晚...

南京东郊的秋格外迷人,今天傍晚又来到这片林间开阔的草地。天气预报,冷空气要来,高空强劲的风把北方的云吹来了。坐在草地上看看天空,是很有意思的,很有意思的生活。(图文/王心丽)

南京东郊的秋格外迷人,今天傍晚又来到这片林间开阔的草地。天气预报,冷空气要来,高空强劲的风把北方的云吹来了。坐在草地上看看天空,是很有意思的,很有意思的生活。(图文/王心丽)

随 拍

秋·南京東郊

變黃,變紅,變枯,變清朗

昨天到東郊,在東郊消磨了一天,修訂了一篇短篇小説,喝了普爾菊花茶。

今天午後若有精力,還要去。記住:要戴絲巾了,天涼了。

最近盤點自己,很是不錯,貓也是斜杠啦,貓的文本真是網上網下電媒紙媒做不完。好在有很多博客空間,可以貼文本。盤點是必要的,只有盤點才能瞭解自己,盤出了另一番天地。(圖文/王心麗)

秋·南京東郊

變黃,變紅,變枯,變清朗

昨天到東郊,在東郊消磨了一天,修訂了一篇短篇小説,喝了普爾菊花茶。

今天午後若有精力,還要去。記住:要戴絲巾了,天涼了。

最近盤點自己,很是不錯,貓也是斜杠啦,貓的文本真是網上網下電媒紙媒做不完。好在有很多博客空間,可以貼文本。盤點是必要的,只有盤點才能瞭解自己,盤出了另一番天地。(圖文/王心麗)

随 拍

迷人的光

圖五: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版的《陌生世界》封底/2000

爲此我毫不動搖地堅持了十一年

1989——2000

圖一、二、三,太陽能小燈,最近發現的新寵

迷人的光

圖五: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版的《陌生世界》封底/2000

爲此我毫不動搖地堅持了十一年

1989——2000

圖一、二、三,太陽能小燈,最近發現的新寵

草丝的日子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決心的説法:剃了頭上,那麽我再度剃頭,第一次剃頭是三十年前。(圖文/王心麗)

随 拍
只要一个很小的店面就可以开书店...

只要一个很小的店面就可以开书店了。这个迷你书店的生意还可以。有很多人家需要清理旧书。从现在起往后旧书市场的交易会很好。

老一辈人正在生理谢幕,陆续会有很多好的绝版书进入旧书市场,新版图书形式虽好,但内容做不过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和世纪初的书。舊書店的經營空間是可觀的。另外特别是价格差决定利好。经营旧书,顺带经营旧物,整个生意喝喝茶,看看旧书,日子过得从容不迫(图文/王心丽)

只要一个很小的店面就可以开书店了。这个迷你书店的生意还可以。有很多人家需要清理旧书。从现在起往后旧书市场的交易会很好。

老一辈人正在生理谢幕,陆续会有很多好的绝版书进入旧书市场,新版图书形式虽好,但内容做不过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和世纪初的书。舊書店的經營空間是可觀的。另外特别是价格差决定利好。经营旧书,顺带经营旧物,整个生意喝喝茶,看看旧书,日子过得从容不迫(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而可怕。一切行踪在数据库里都有记录,上不上机都控制你,如刷脸。

被人工智能化的人群将不会用笔写字,也不会心算和速算,他们会很懒,一切依赖被设计好的程序,不愿做稍微麻烦的,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不愿动脑筋,不会独立思考问题,一切都被暗示所控制,盲从而情绪化。

手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青少年尤其是。等发现了,脑已残,人生过去大半,连刷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開學了

九月过了一半下來了,能運行什麽,就運行什麽,要勤奋,不能偷懒,開學了,開學了!從即時即刻開始,換一種方式,換一種態度,過讀書生活。不能受負心情干擾,堅決與負心情徹底撇清,一些事不成,在眼下來説是常態,是正常現象,馬雲五十四歲就退休,標志一個時代正式結束了。這一點要拎得清,拎不清就會影響心情,影響健康。這年頭健康第一。

你應該懂,必須懂裏面肌理。要仔細甄別,這種社會變化,不會不影響到每一個具體小民的日常生活。這是一個落幕時代,所謂落幕,就是落普世陽光的幕。外行看熱鬧,内行看門道。

眼下不是該做啥做啥,而是靈活機動,能做啥,就做啥。保護好自己的資源,資源搶奪戰已經開始了,交易將越來越不等價。動...

九月过了一半下來了,能運行什麽,就運行什麽,要勤奋,不能偷懒,開學了,開學了!從即時即刻開始,換一種方式,換一種態度,過讀書生活。不能受負心情干擾,堅決與負心情徹底撇清,一些事不成,在眼下來説是常態,是正常現象,馬雲五十四歲就退休,標志一個時代正式結束了。這一點要拎得清,拎不清就會影響心情,影響健康。這年頭健康第一。

你應該懂,必須懂裏面肌理。要仔細甄別,這種社會變化,不會不影響到每一個具體小民的日常生活。這是一個落幕時代,所謂落幕,就是落普世陽光的幕。外行看熱鬧,内行看門道。

眼下不是該做啥做啥,而是靈活機動,能做啥,就做啥。保護好自己的資源,資源搶奪戰已經開始了,交易將越來越不等價。動作小,消耗少。每一分錢都來自不易的日子已經開始了,這不是妄説,而是有生活論據的,過去三年的自我生活證明。

體制外的寫作,還是吃的是體制内的飯,出版社都是體制内的。眼下體制内的出版社對於作家是唯一的出版社,這樣的唯一能持續多久?對於寫作者來説,寫作才是長遠和永恆的。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情,才是要當心的,在沒有樂趣的日子裏,爲自己製造小樂趣。

跑道長短是生活態度決定,生活態度正確,心情豁達,就能長壽,健康長壽才是硬道理。今天晚飯后去看望了百歲老人,翻譯家,作家楊苡先生, 和楊先生在一起吃了月餅,非常有中秋的幸福感覺。楊先生送我“百歲紀念版《呼嘯山莊》,這是啓示,是最親切的文學鼓勵。(文/王心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