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灵战争

113.4万浏览    1676参与
白瞳

八、又要转学吗?

去找白鸦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从数学老师的办公室里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大摞白花花的纸,应该是要用的学案之类的。

“啊,是伽罗学长啊。……哦,游戏啊,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还,不过谢谢了。”白鸦的目光又望向我们,“你们怎么也来了?”

堂一脸激动:“白鸦白鸦!那个游戏你能再借我玩几天吗?”

白鸦:“……哦,可以啊。今天的小测先及格了再说吧。”

小……小测?!原来那不是学案是小测吗!

“对了白瞳,老师找你有事。”白鸦一脸淡定地转向我,看我一脸惊吓的样子,还不忘拍拍我的肩膀,安慰似的对我说,“放心,也不是很难,就是几道立体几何。”“嘤白鸦能给我透透题吗呜呜呜……”感觉自己在听立体几何四个字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呜。白鸦默默地...

去找白鸦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从数学老师的办公室里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大摞白花花的纸,应该是要用的学案之类的。

“啊,是伽罗学长啊。……哦,游戏啊,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还,不过谢谢了。”白鸦的目光又望向我们,“你们怎么也来了?”

堂一脸激动:“白鸦白鸦!那个游戏你能再借我玩几天吗?”

白鸦:“……哦,可以啊。今天的小测先及格了再说吧。”

小……小测?!原来那不是学案是小测吗!

“对了白瞳,老师找你有事。”白鸦一脸淡定地转向我,看我一脸惊吓的样子,还不忘拍拍我的肩膀,安慰似的对我说,“放心,也不是很难,就是几道立体几何。”“嘤白鸦能给我透透题吗呜呜呜……”感觉自己在听立体几何四个字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呜。白鸦默默地抽出一张小测,又瞟了一眼我身后,犹豫了一番又默默地把小测放了回去。

……??!为毛!!!

生无可恋的我只好走进数学老师,也就是我们班主任的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老师面色沉重地坐在那里,见我来了,又严肃地向我招了招手,拍了拍身边的一张椅子。待我坐定后,语重心长地开口说:“白瞳同学啊,老师这次叫你来呢,也没什么大事……”

与此同时,我心里开始疯狂回忆着最近干了哪些坏事。偷吃了老哥卧室里粉嫩嫩包装的蛋糕?我只是监督老哥不让他早恋而已哼!而且老师也不知道啊;忘了写语文老师留的作文?也没到收的日期啊,重点是老哥也没写哼;难道是心灵世界的事被老师发现了?!不等等,如果是这个的话我其实可以卖惨的,我明明才是那个受害者……

我在几秒之内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万万没想到老师先来了这么一句:“……来先帮老师把昨天的抱回去。”“……哦,好的老师。再见老师。”“诶等会儿,别急,老师还没说完呢。”

要来了吗!可怜无装备lv.0学渣vs可怕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大boss!

“你看啊……老师也知道,你呢,是跳级上来的,先不说维持现在的成绩费不费劲,周围的这些同学都比你大这么多,虽然看你平时和同学相处的也还不错,但是来来去去也就你哥还有跟你哥玩的还不错的那几个……老师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吧,在这个集体里和大家的年龄相差有点大,大家可能跟你合不太来。前几天也跟你哥谈了谈,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发现你想考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也挺不容易的,但是你吧,成绩不错,老师们也都为你骄傲,但是我们都觉得你压力挺大的,要不还是……换个班?但是决定权还是在你,你要不想换也可以,但就是之后学习的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数学,你看最近新学的立体几何,你就掌握得不是很好,老师相信你以后能掌握,但是教学进度摆在那里,可能你还没掌握呢,唰一下就学过去了。老师主要还是怕你学夹生饭……”

后面老师说的什么我已经没太注意听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换班。

最后老师让我再考虑一下,就放我回去上课了。(话题那么沉重差点忘了把作业本抱走)

好在上完这节课就放学了,数学老师大概也知道我心情不太好,上课几次走神也没有管我。

同桌的黑花发觉我有心事,趁老师不注意悄悄递过来一个纸条:“小瞳瞳怎么啦?心情不好吗?Ծ‸Ծ要不一会儿放学我们一起去看糯米团子?”我在纸条背面写道:“我没事,蟹蟹(^~^)反正今天老哥做值日,就趁机去撸一撸糯米团子叭!”把纸条递回去之后,以为不会再有动静,没想到旁边又递过来一颗糖果:“是草莓味的哦!”趁老师不注意,我把糖含在嘴里,一股清甜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转过头,看到的是她甜甜的笑容。心情好像……也没那么差了嘛。

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的课,跟老哥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就和黑花迫不及待地跑去花园找糯米团子。黑花还塞给我一个小蛋糕,说:“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我说哦!呐,这是我昨天研发的新口味!放心,不是什么奇怪的味道哦~”

本来我对换班这事没什么感觉,大不了拒绝就好了,但是被黑花这么一说,鼻子没来由地一阵发酸,看着造型可爱精致的小蛋糕,脑海里浮现出的却老师略显纠结的表情,这么一想,老师其实也挺希望我离开的吧……呸呸呸!想啥呢!虽然知道自己不会离开,但再次开口,还是忍不住有些哭腔:“嗯,谢谢黑花,你简直是天使呜……嗝…”嘤算了,先哭它一顿再说。

“咦、咦咦咦?怎么哭了呢!小瞳瞳不要哭啦,我也会心疼的!”黑花有些慌,轻拍着我的背,糯米团子也喵喵叫着往我怀里拱。

我居然还傻傻地问了黑花一句:“黑、黑花以后,也会对我这么好嗝,吗?”

黑花笑着摸摸我的头:“当然啦,我们是好朋友嘛~我还有零音音、小光光、堂、还有白鸦!大家都会一直对你好的!”

超感动!黑花她果然是天使!我抹了把眼泪:“嗯!(狂点头ing)咳,别告诉别人我哭了蛤…”

“诶好呀,我理解的!话说这个假期要不要一起去旅游啊?叫上提瑞还有特课部的大家!”

“好的吖!”嗯,自我调节能力是必须要有滴!

跟黑花告别后,我回到教室拿书包,老哥一看到我就问:“嗯?怎么哭了?眼睛肿得跟金鱼似的。”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嗝,我、我没哭!”

“哎呀好啦别哭啦,怪难看的。你老哥我帮你泡到了白鸦,今天他来我们家吃饭。怎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住、住爪!发型要乱了!都说了我没哭!”哼,臭老哥,哪有这样子安慰人的!怪不得勾搭不到小姐姐!

(此处自动略过吃饭情节,之后出白鸦视角会展开写w)

送走了白鸦,哥哥把我拉到沙发上坐下来,转头对我说:“瞳儿,老师是不跟你说了换班的事?”

“唔?你肿么知道?”我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嘴里送了片薯片。

“这次你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我一直以为老哥也不会同意让我转班,没想到他好像更希望我换到低年级去似的,“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我倒不是担心你其它科怎么样,关键是数学,你总不能为了搞好这一门天天熬夜,哪一科放松了都不……”

“开玩笑!难道我要在中考一次吗?万一没考上深川中学怎么办……”

“……”

“……”

“……那就……不转了。”

“……哦。”

“……”

“……”

“……”

拜托你不说点什么吗老哥?!

“……”

“……”

“……”

……算了我来吧。

“哥哥……”

“嗯?”

“其实转了那么多次学,我也习惯了,但是要换班到低年级去,总觉得……咳咳。而且我觉得这个班不错啊,特课部的大家基本都在这里,其他同学也都对我挺好的。所以……”说到这儿,我看了看茶几上黑花送我的小蛋糕的残骸,眼眶有些发红。

“好啦好啦~哥也就随便说说,你不想转也没关系啊。老实讲我也不太希望你转走。就你这样的,必须搁眼皮子底下看着。要真出点啥事儿,老妈一定会第一个杀了我的……”

“噗,你难道不该先担心一下我吗?”真是的,跟老哥聊天完全伤感不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老哥也适时结束了交谈:“好啦,时候也不早了,洗洗睡吧。反正今天周五,就先别做作业了,好好休息休息。……你先洗?”

“嗯……”随便应了一声,我抓起手机,点开了那条来信。

“好点了吗?”

咦?难道是黑花?她不该发“唔啊啊啊小瞳瞳你好点了吗我好担心你呀蛋糕有没有吃好吃吗喜欢的话我下次再给你做啊”之类的?

我一看署名——

零、零零零零零音??!

那个高冷女神!!!

就连老哥都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不那只是普通的搭话而已吧?!)

咳咳,总之现在这个超帅气的女神给我发信息关心我了,我该怎么回?

在线等,急!

——continued——


凪彦

假如白鸦一开始就是支配者3

——qwq依旧短小,谢谢喜欢💖

chapter.3

光芒逐渐散去,白鸦试探性的睁开眼向前看去,只见一个通体黑色的巨大玩偶站在他面前。

玩偶咧嘴一笑,摊开手做出欢迎的动作:「欢迎来到心灵世界。」

“心灵世界?”

白鸦环视四周意外的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与之前的天台确实有些不同。

「没错,这里是心灵世界,在这里你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哦。」玩偶笑着解释道,「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是〖黑〗,女王殿下最忠实的仆人。」

“女王殿下?”

白鸦有些不解,疑惑地看向面前的巨大玩偶,能做眼前这家伙的女王殿下的家伙,莫非是更大的女王型玩偶?

「阿拉,随便猜疑别人可是不礼貌的!」自称〖黑〗的玩偶的声调带有...

——qwq依旧短小,谢谢喜欢💖

chapter.3

光芒逐渐散去,白鸦试探性的睁开眼向前看去,只见一个通体黑色的巨大玩偶站在他面前。

玩偶咧嘴一笑,摊开手做出欢迎的动作:「欢迎来到心灵世界。」

“心灵世界?”

白鸦环视四周意外的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与之前的天台确实有些不同。

「没错,这里是心灵世界,在这里你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哦。」玩偶笑着解释道,「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是〖黑〗,女王殿下最忠实的仆人。」

“女王殿下?”

白鸦有些不解,疑惑地看向面前的巨大玩偶,能做眼前这家伙的女王殿下的家伙,莫非是更大的女王型玩偶?

「阿拉,随便猜疑别人可是不礼貌的!」自称〖黑〗的玩偶的声调带有些许愠怒,「我的女王殿下可是一位十分可爱的女孩子呢!」

“可爱的女孩子?”

「是呢,所以请问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白鸦。”

「原来是叫白鸦吗?」〖黑〗蓦地凑到白鸦面前端详了一会儿,然后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呢…原来是没有欲望的孩子。」

TBC.

hy之羽
指绘上色,心灵战争——白鸦

指绘上色,心灵战争——白鸦

指绘上色,心灵战争——白鸦

白瞳

七、校园传说【伽罗视角】

最近秋葵那家伙经常跟我提起一个小姑娘,好像叫……白瞳?很少见到她这么关注一个人啊。

前些日子借白鸦小子的游戏也玩通关了,是时候还他了。

这样想着,将手中的篮球抛给同伴,道了声别后便穿过操场,想抄近道回教室。

“同学小心!!!”

……是在叫我吗?视线朝声音的源头看去,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学弟正慌张地向我这边跑来,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一枚高速飞行的篮球正向一个毫无防备的女生砸去。

下意识地跑过去,拦下那枚篮球,转回头去迎上她一脸懵逼的视线:“喂,小姑娘,没事吧?要小心啊。”

“啊……我没事,谢谢你。”

仔细一看,这姑娘和白翼小子居然长得有点像。

穿着运动服的学也跑了过来:“谢谢伽罗学长!内个……同学,实在对不起啊……...

最近秋葵那家伙经常跟我提起一个小姑娘,好像叫……白瞳?很少见到她这么关注一个人啊。

前些日子借白鸦小子的游戏也玩通关了,是时候还他了。

这样想着,将手中的篮球抛给同伴,道了声别后便穿过操场,想抄近道回教室。

“同学小心!!!”

……是在叫我吗?视线朝声音的源头看去,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学弟正慌张地向我这边跑来,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一枚高速飞行的篮球正向一个毫无防备的女生砸去。

下意识地跑过去,拦下那枚篮球,转回头去迎上她一脸懵逼的视线:“喂,小姑娘,没事吧?要小心啊。”

“啊……我没事,谢谢你。”

仔细一看,这姑娘和白翼小子居然长得有点像。

穿着运动服的学也跑了过来:“谢谢伽罗学长!内个……同学,实在对不起啊……”

听到我的名字后,那姑娘还一脸惊讶的样子。

之后又遇到了再次被“追杀”的堂,于是我和他们结伴而行。从堂口中我得知,原来那小姑娘就是白瞳,而且还和白鸦小子他们同班,怪不得长得这么像白翼小子。

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我们都被吓了一大跳。秋葵这家伙居然在壁咚白翼?!

白翼一脸慌张,尤其是当看见了白瞳的时候,更是一把推开了秋葵:“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老哥,你……!唉,千防万防,结果还是让别人给被勾搭走了……”

“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喂!”

“嘛,算了,反正秋葵学姐也是个女神级别的,我也没什么损失啦。”

“……喂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妹啊!!!”

“啊啦,看来被误会了呢。你要怎么办呢,白翼小弟弟?”秋葵反倒是泰然自若……不对,一脸坏笑。

我一脸无奈地吐槽:“喂,我说……怎么看都是你在欺负人家吧……”

“咦,这么说可不对哦,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对吧,白•翼•同•学?”

危险的视线……

“呃……咳咳,实际上是刚才有一位学长跑过去的时候不小心撞了秋葵……学姐一下。我又站得比较靠墙所以就……”白翼挠了挠头,有些窘迫地往后退了一步,和秋葵拉开了距离。

看来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哦,对了,我是回来拿东西的,堂小子,你们等我一下,待会儿一起去找白鸦小子吧?”

“哦……好啊!顺便再跟白鸦把这款游戏借来!”堂小子明显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希望他别把这件事传开才好,某人肯定不想成为校闻头条吧。

“我也能一起去吗?”白翼不动声色地躲到白瞳身后,还有模有样地装作一脸淡定的样子。

“刚刚的话题你不想继续了吗?”秋葵笑望着他。

“谁、谁会同意那种事……”我没看错吧,白翼这家伙居然脸红了?!他们不会真的……

“……伽罗学长,东西拿完了就走吧。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只是在谈学生会的事情而已。”

“哦……谈学生会的事情能谈到脸红?放心吧,我一定会向妈妈报告这件事情的!”

“臭丫头,敢说你就死定了!”白翼小子威胁似的瞪了白瞳小姑娘一眼。他们俩感情还真是好啊。

不过白瞳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这么吸引秋葵这家伙呢……我也观察观察她好了。

——continued——

木哈哈哈我回来了w!考完试的我满血复活w!!!


凪彦

假如白鸦一开始就是支配者

——qwq短小的我

——其实第一章是一年前写的了

——qwq就这样吧,没有文笔的我

 chapter.2

破天荒的,堂居然按时到了校。

白鸦看着一脸疲惫的堂,不动声色地走到他的背后,然后按住了他的肩:

“啊啊啊!谁啊!”堂一脸惊恐的回头,当看清来者是白鸦后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白鸦你干嘛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的!”

白鸦没有理会堂的不满,淡淡的问道:“你这几天都去干什么了?最近也没从篮球场看见你。”

“啊?”堂挠了挠头,敷衍的回答道:“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最近都早点回家帮忙。”

“是吗?”白鸦歪了歪头,松开按住堂肩膀的手,“我还以为你也跟传闻中一样呢,看来是我...

——qwq短小的我

——其实第一章是一年前写的了

——qwq就这样吧,没有文笔的我

 chapter.2

破天荒的,堂居然按时到了校。

白鸦看着一脸疲惫的堂,不动声色地走到他的背后,然后按住了他的肩:

“啊啊啊!谁啊!”堂一脸惊恐的回头,当看清来者是白鸦后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白鸦你干嘛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的!”

白鸦没有理会堂的不满,淡淡的问道:“你这几天都去干什么了?最近也没从篮球场看见你。”

“啊?”堂挠了挠头,敷衍的回答道:“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最近都早点回家帮忙。”

“是吗?”白鸦歪了歪头,松开按住堂肩膀的手,“我还以为你也跟传闻中一样呢,看来是我多心了。”

“传言?”

“嗯,那个有关奇怪推送的传言,据说是许多人点了那个以后就昏迷不醒了。”

“是吗?”堂讪笑几声,“别瞎担心了,我想是好奇心那么中的人吗?”

闻言,白鸦认真地看了堂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像。”

“……”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

——午休。

白鸦如往常一样溜到了天台上,一个人默默地吃着便当。几天之前,还有一个吵闹的身影坐到身旁陪他一起吃饭。那时的他还觉得有些烦,认为吃饭就应该“食不言”为此还跟他冷战过几天。可现在,他却有些怀念了,怀念明天吵闹的午休时间,还念那个虽然吵闹但却愿意与他为友的堂。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他轻声喃喃道,看着手机那条未删的推送,又想起今天早上堂奇怪的举动,他决定点开推送。

刹那间,光从手机屏幕钻出,强烈的光芒刺的他睁不开眼。

“这到底是什么?”左臂挡在眼前,勉强地眯起眼睛超自己的手机看去。

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奇怪黑影。

那黑影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笑道:「太好了,这样一来,女王殿下就又有一个玩伴了。」

TBC.

阿枪


我终于画完了第二张了【捶地】
p234让你们看看菜鸡如我是如何在一团轻烟上纠结了一天一夜的:D


我终于画完了第二张了【捶地】
p234让你们看看菜鸡如我是如何在一团轻烟上纠结了一天一夜的:D

兔砸x

噫 好 我中了?!?!(挨打

噫 好 我中了?!?!(挨打

凪彦

假如白鸦一开始就是支配者「间谍」

—人物属于心灵战争,ooc属于我

—唔…之前看一个太太写过有关这个脑洞的文自己也很感兴趣所以向太太借了梗

—嗯…间谍向就是表面还是特课部小分队的实际是支配者

—跟原著剧情差不多qwq十章可能会写好久吧

—嗯,开学高三qwq这里凪彦,请多多指教

chapter.1

如往常一样,白鸦收拾好书包,左手拿着新款的游戏机走出了校门。路过篮球场时,一直盯着游戏屏幕的金眸瞥向了篮球场。不同寻常的是,他并没有什么从篮球场上看见那抹显眼的橙。

好奇怪,习惯性地用右手支了支眼镜,那个运动白痴似乎又不在呢。把左手中的游戏机揣入裤兜,从侧门走入了篮球场。“伽罗学长,”他冲着那个皮肤黑黝、戴着头巾的高个男...

—人物属于心灵战争,ooc属于我

—唔…之前看一个太太写过有关这个脑洞的文自己也很感兴趣所以向太太借了梗

—嗯…间谍向就是表面还是特课部小分队的实际是支配者

—跟原著剧情差不多qwq十章可能会写好久吧

—嗯,开学高三qwq这里凪彦,请多多指教

chapter.1

如往常一样,白鸦收拾好书包,左手拿着新款的游戏机走出了校门。路过篮球场时,一直盯着游戏屏幕的金眸瞥向了篮球场。不同寻常的是,他并没有什么从篮球场上看见那抹显眼的橙。

好奇怪,习惯性地用右手支了支眼镜,那个运动白痴似乎又不在呢。把左手中的游戏机揣入裤兜,从侧门走入了篮球场。“伽罗学长,”他冲着那个皮肤黑黝、戴着头巾的高个男生说道,“堂那家伙今天又没来吗?”

“堂吗?”伽罗停下手中即将投球的动作,想了想说道,“说起来那小子这几天都没来呢。”没有注意到当听到“堂这几天没有来”时金眸底部一片落寞的白鸦,伽罗又自顾自的说了堂最近打球有些心不在焉。那天他是怎么离开的呢?他早就忘了,只记得自己那天是怀着失望离开的。

堂在隐瞒什么?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鸦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直暗着的手机屏幕蓦地亮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一条奇怪的推送映入眼帘:

「你的内心深处到底在渴望什么?」

内心深处在渴望什么?白鸦垂眸。

“撒,谁知道呢……”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啊…

TBC.

阿枪

翻原文件存档发现好多半成品和线稿还有草稿【躺平】嘛,都是鸦鸦www
除了p8(因为这个我有空肯定画完)和p9(画废的生贺)以外,大家在评论区留言来选一张我来画完吧wwww等我画好了魔术师就来收割结果√

翻原文件存档发现好多半成品和线稿还有草稿【躺平】嘛,都是鸦鸦www
除了p8(因为这个我有空肯定画完)和p9(画废的生贺)以外,大家在评论区留言来选一张我来画完吧wwww等我画好了魔术师就来收割结果√

hy之羽
心灵战争主角队五人组,尴尬的是...

心灵战争主角队五人组,尴尬的是忘记带勾线笔

心灵战争主角队五人组,尴尬的是忘记带勾线笔

love and peace
在心灵世界遇到了黑色歌姬日常o...

在心灵世界遇到了黑色歌姬
日常ooc沙雕向

在心灵世界遇到了黑色歌姬
日常ooc沙雕向

龚姝蓉
神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神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神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你看了糖果的ID一眼

暑假了,囤点画什么的x
虽然是很早以前画的///

暑假了,囤点画什么的x
虽然是很早以前画的///

白瞳

七、校园传说



        回到学校之后,感觉不得不加入特课部了……

        有点在意光为什么会成为支配者,我获得的却是心灵形态,专门跑去问了问她。

        “咦?你说我啊……第一次见到心灵怪物的时候,他好像就对我的事情门儿清,而且现在仔细想来,他一直在给我灌输负面思想,以扩大我的负面情绪。”

        “那你当时有什么想法或者感觉吗?”

        “我就觉得……它说的挺有道理的,然后不知...



        回到学校之后,感觉不得不加入特课部了……

        有点在意光为什么会成为支配者,我获得的却是心灵形态,专门跑去问了问她。

        “咦?你说我啊……第一次见到心灵怪物的时候,他好像就对我的事情门儿清,而且现在仔细想来,他一直在给我灌输负面思想,以扩大我的负面情绪。”

        “那你当时有什么想法或者感觉吗?”

        “我就觉得……它说的挺有道理的,然后不知不觉就产生了一种想永远留在这里的想法……后来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总感觉头昏脑胀的。”

        “哦……”和我好像差不多?那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我有些失落地走在操场上,忽然有人大喊:“同学小心!!!”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当在了我的面前。

        那只手的主人是一位个子高大的男生,他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还有那双殷红的眼睛,令人过目难忘。以破空之势袭来的篮球,就这么被他稳稳地接住了。

         “喂,小姑娘,没事吧?”他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要小心啊。”

         “啊……我没事,谢谢你。”多亏了这个大个子,不然我今天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呜。

         这时,刚刚不小心把篮球扔过来的那位同学,也小跑着来到了我面前:“谢谢伽罗学长!!!内个……同学,实在对不起啊……”

         “伽伽伽……伽罗学长??!”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听说过伽罗学长的威名,而且堂也经常提起他。

        我现在的表情肯定很夸张,不然伽罗学长也不会这么看着我:“呃……怎么了?”

        “呜呜呜终于见到真人了,以前都在靠堂脑补……”

        “哦,你认识堂小子?”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又继续说,“那你肯定也认识白鸦小子咯?”

        “对的!”

        “正好,前几天我从他那借了一款游戏,你帮我还给他吧?就在我教室。”

        “哦好!”

        去伽罗学长教室的途中,还遇到了正在被篮球社追杀的堂。

        “啊啊啊啊白瞳救我!!!咦,伽罗学长你也在啊?”堂朝我飞奔而来,在瞥到伽罗学长后顺手把我们俩都推到他前面,把他当了个严严实实。

        “堂,你给我站住!嗯?伽、伽罗同学?就……就算是伽罗同学出马我们也不会放弃的!!!”篮球社里不知道哪个社员在见到伽罗学长后立刻就蔫了,这就是为什么堂这么喜欢伽罗学长吗???

        伽罗学长直接无视了那个社员,转过头对堂说:“哦,堂小子?既然出现了,就和我一起回教室去吧!”

        “嗯……?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什么阴谋的漩涡……”堂一脸懵逼。

        “咳,不是。伽罗学长在给你解围……”篮球社社员终于被打发走了,我向无辜堂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如此!白鸦那家伙这几天一直跟我念叨那个游戏……谢啦,伽罗学长!”

        伽罗学长摆摆手,以示回应。

        在去教室的路上,堂帮我(或许?)七嘴八舌地介绍了一下自己,谁知伽罗学长却一副早就认识我的样子:“啊,你就是白瞳小姑娘啊,秋葵最近经常跟我谈起你,还跟我说什么‘如果我也有一个这么有趣的妹妹就好了,居然有些羡慕白翼小弟弟’之类的话。”

        ……这话似乎会拉某人的仇恨啊。话说听这意思,伽罗学长和秋葵学姐很熟???唉,果然,好白菜都被拱走了,连自家老哥都是别人挑剩下的……

        谈笑间,就已经到了教室门口。

        …………

        …………

        …………

        ……不等等,这画风似乎哪里不太对?难道是我走错片场了???

        “呵呵。”

        伽罗:“……”

        堂:“……”

        我:“……”

        某紫发女正壁咚某小哥??!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continued——

白鸦:怎么还不还我游戏。

另:感觉越写越ooc,以及下次出伽罗视角w。


千三ooooo
还有人在玩吗...( 加好友吗...

还有人在玩吗...(

加好友吗_(:_」∠)_

还有人在玩吗...(

加好友吗_(:_」∠)_

菜人画菜画
可不可以在关服之前送我一只盗贼...

可不可以在关服之前送我一只盗贼花,我就差盗贼花黑花就齐了啊(泪

可不可以在关服之前送我一只盗贼花,我就差盗贼花黑花就齐了啊(泪

阿枪
我终于把【魔术师】的线稿磨出来...

我终于把【魔术师】的线稿磨出来了:D
       借此随便说几句。最近进度变慢了很多,因为上个月冲动消费了一大笔,而这个月刚好能接一些单子搬砖,所以还是恰饭重要……而且我得承认我学艺相当地不精,故此要完成一张完成度高的图需要磨非常久,构思卡面和因为技术不够不得不进行的反复打磨……学姐和诡诈师线稿都改了三遍以上……不要看我偷闲跑去画画舟游的图,没有心理负担的摸鱼真的是顺风顺水,想画又画不出来的时候总点摸些什么来开心点。
       不过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些话,其实也只是我烦闷的心...

我终于把【魔术师】的线稿磨出来了:D
       借此随便说几句。最近进度变慢了很多,因为上个月冲动消费了一大笔,而这个月刚好能接一些单子搬砖,所以还是恰饭重要……而且我得承认我学艺相当地不精,故此要完成一张完成度高的图需要磨非常久,构思卡面和因为技术不够不得不进行的反复打磨……学姐和诡诈师线稿都改了三遍以上……不要看我偷闲跑去画画舟游的图,没有心理负担的摸鱼真的是顺风顺水,想画又画不出来的时候总点摸些什么来开心点。
       不过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些话,其实也只是我烦闷的心情不吐不快,并没有人指责过我什么,只是我自己一直在自责罢了。我想可能你们不知道,越是临近关服的日子我越是难过,我开始不敢上游戏面对鸦,拿起笔画他们的时候更是不用说。但是我绝对不能,也不允许自己放弃,心战和鸦对我意义非凡,我一定要做些什么。
       但是抱着这样的心情真的太累了………我不想过多与我亲友提起我的心情,也尽量去舟游那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暂时地延缓后再涌来的是控制不住想哭出来的感觉………对不起,要离开心战这件事对我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忍不住再第二张线稿下宣泄一下………觉得我很奇怪或很矫情的尽管取关不要紧的(ʃᵕ̩̩ ᵕ̩̩⑅)
      只是有一点我要再强调一次,是给我留学号的同学们,更是给我自己的承诺。虽然种种不乐观的情况看来,这套塔罗牌在八月之前可能会跳票,但一定会在暑假前完成,并且在我有限的能力里把它画到最好♡

琉苏

我该说些什么呢……相信我,我又用了滤镜

我该说些什么呢……相信我,我又用了滤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