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灵猎人

1747浏览    45参与
平成废物
qq空间看见的,冷cp流泪(他...

qq空间看见的,冷cp流泪(他们是真的!

qq空间看见的,冷cp流泪(他们是真的!

婆罗洲绿鹊

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

    “……起码我会让他知道我们中有一个不是没用的、又老又肥的死娘炮。”


    霍尔登停了一下,随即加上:“无意冒犯。”*他道歉的对象转过头,杂色毛发里露出一双绿得出奇的眼睛,回应般地叫了一声。


    霍尔登毫不留恋地转身出门,衣角甩出的弧度几乎能切伤皮肤——比尔在这之前从没想过他会在办公室展现出这种威胁般的态度。审讯或者说采访完全是另一回事。比尔盯着那扇门看了两秒,拿起笔准备继续工作时注意力微妙地偏离了书桌,和地板上伸展着四肢的小魔鬼对上了视线。


    那只猫抖了抖耳朵。...








    “……起码我会让他知道我们中有一个不是没用的、又老又肥的死娘炮。”


    霍尔登停了一下,随即加上:“无意冒犯。”*他道歉的对象转过头,杂色毛发里露出一双绿得出奇的眼睛,回应般地叫了一声。


    霍尔登毫不留恋地转身出门,衣角甩出的弧度几乎能切伤皮肤——比尔在这之前从没想过他会在办公室展现出这种威胁般的态度。审讯或者说采访完全是另一回事。比尔盯着那扇门看了两秒,拿起笔准备继续工作时注意力微妙地偏离了书桌,和地板上伸展着四肢的小魔鬼对上了视线。


    那只猫抖了抖耳朵。


    它是四天前温迪带来的,比尔对此表示过不满,但温迪坚持认为它不该独自呆在她家里。“她很黏人。我去浴室的时候她都要在门口等着。”温迪一边说一边轻轻挠着猫的耳根,得到一阵心满意足的呼噜声。


    “她?”


    温迪点了点头。“确实是雌性。”她说。似乎有什么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它大睁着眼睛抬起头,以让人艳羡的灵敏跳下温迪的膝头,一路小跑后成功地登顶了书架。那一整个上午它就一直呆在上面,可能是在俯视办公室也可能只是睡觉,以至于比尔几乎忘了它;可想而知,当霍尔登结束了上午的工作提出要出去吃午饭,头顶却被当作猫的跳板时,几乎吓得要拔佩枪了——他那天很不巧地比另外两人晚到了十几分钟,没看到它令人印象深刻的登场。


    多了只猫没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严重影响,除了时不时把文件翻乱洒在地上,以及莫名其妙毁掉一卷录像带(好在它还是空白的),它还算是只安分守己的猫。他们研究过该喂它些什么,很快发现它被温迪养刁了嘴,只吃她开的罐头。几天过去而它还是没有名字:温迪叫它害羞的小家伙;霍尔登提议过穿靴子的猫(因为它四只脚掌都是白色),因为名字太长太拗口而放弃,转而叫它“嘿,你”;比尔更直接些,他就叫它“猫”。


    现在他和猫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气氛紧张得有些不太对劲。他叹口气眨眨眼,揉着皱起来的眉心,猫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尾巴尖直颤。


    “嗨,猫,你说霍尔登最近是怎么回事?”它原地坐下,尾巴盘在身前,叫了一声。“多半是这份工作。我警告过他,但是要问我的话,他已经走得太远了。”


    猫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它自顾自地趴在地上,开始舔前爪的毛。


    比尔停顿两秒。“我在和猫说话。我居然在和一只该死的猫说话。”他不可置信地说。


    “说不定对你有好处。”老实说他被吓到了;他一定分心得厉害,不然没道理他没发现温迪走出了她的房间,站在离他不到半米远的地方。“只是作为朋友的建议。你太紧张了。”


    “可能吧。但是——说真的?和猫说话?不了,谢谢。”他干巴巴地笑道。




*英文pussy除了粗口也可以指猫(估计这个用法反而不常见一些)


#如果温迪收养了流浪猫#


说实话在写的时候就能清晰地意识到这是虚构的虚构了,局里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养猫呢(bu


看得开心就好

Laurence Anyways

Mindhunter Season 2. 2019.

"No one ever dies, no one ever lives.
Those are two words in a leftover game."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Mindhunter Season 2. 2019.

"No one ever dies, no one ever lives.
Those are two words in a leftover game."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Lidot

翻译一下英文部分:


mindhunter里的所有人(都在警告):访谈连环杀手时,千万不要对他们过度共情,离他们(的脑子)远一点!


面对杀手们的holden:(见上述视频)


笑死我了

翻译一下英文部分:


mindhunter里的所有人(都在警告):访谈连环杀手时,千万不要对他们过度共情,离他们(的脑子)远一点!


面对杀手们的holden:(见上述视频)


笑死我了

一柒

beetle.

  作品:Mindhunter

  等級:FRM

  原作:theholychesse

  原文:16990530

  授權:已授權

  配對:埃德蒙・坎伯(Edmund Kemper)/霍爾登・福特(Holden Ford)

  摘要:埃德蒙・坎伯,在霍爾登・福特倒下之後的時刻。

  備註:以艾德的第二人稱所寫。

  譯者/N: 坎伯的霍爾登・福特登研究報告(大霧)


  你坐了下來。

  這僅僅是來自於你,還是你的確聽見了他的喘息聲,從遠處傳來?

  他肯定跌落在地,彷若一尊絲線斷裂的傀儡。霍爾登・福特並未給你一個對於驚慌習以為常的男人的感覺;不,他十分優...

  作品:Mindhunter

  等級:FRM

  原作:theholychesse

  原文:16990530

  授權:已授權

  配對:埃德蒙・坎伯(Edmund Kemper)/霍爾登・福特(Holden Ford)

  摘要:埃德蒙・坎伯,在霍爾登・福特倒下之後的時刻。

  備註:以艾德的第二人稱所寫。

  譯者/N: 坎伯的霍爾登・福特登研究報告(大霧)

  你坐了下來。

  這僅僅是來自於你,還是你的確聽見了他的喘息聲,從遠處傳來?

  他肯定跌落在地,彷若一尊絲線斷裂的傀儡。霍爾登・福特並未給你一個對於驚慌習以為常的男人的感覺;不,他十分優秀,謹慎為上,而最重要的是,你想像一種無法自強的概念,非常、非常比喻地——啊,那將焚燒他。所有的這些,都將焚燒他。他正躺倒在地,擦得十足亮的皮鞋踢拖著緊緊地貼著地板,虛弱的胸膛勢若脫兔地上下起伏著,恐懼令他品嚐到來自咽喉的鐵鏽味。

  你坐在床沿,雙手整齊地疊落在一起,然後一名護士循跡看往你的房間,給了你一個那她試圖透過移開目光所隱藏的憤怒瞪視。

  他們無法歸罪於你,那行不通。親愛的霍爾登在來到這裡之前早已壓抑著情緒——他們可以從敞開的領口露出的肌膚與薄汗衫中窺見。他們可以從聚集於腋下的汗水看見。汗酸與氣味。霍爾登身處於精疲力竭的中心,陰暗與不愉快的,令他的雙眼,猛烈而受驚地,深陷進他的頭骨中。

  甚至在你站起身之前,恐懼早已在他的身軀之中歡唱起高歌來。他散發著它——一種疏離而抗拒的小動物的驚嚇。

  你站了起來,他也跟著站起了身,椅子所發出尖銳的聲響傾訴著所有的速度。他的肩膀顫抖著,他的胳膊變得緊繃,隔著一層襯衫。繃緊的,多筋的肉質,對於品嚐而言並不可口,與鹹汗水在其集中的地方停留時所散發的光澤遠遠不同。他抽搐的下顎,才剛透露了一絲那日常交談例行被疏忽的跡象,雙頰顫抖著,牙齒在濕熱的口腔內摩擦著彼此打著顫。

  他的眼眶泛紅,他的眼瞼與那條紅色邊線將他的虹膜與汗濕的蒼白淺粉肌膚劃分了開來。聚集的汗珠,反射著白燈的光芒,與你自己的眼窩沉落,沉落,再沉落的模樣呈現鮮明的對比。那是一對昏暗無光的烏黑洞穴。

  你發覺到他⋯⋯離奇有趣。嬌小,脆弱,在你的目光之下顫抖的彷如一隻極度害怕的幼犬。

  你想念這個,你意識到了。你永遠會是一個危險——你的個頭,你的背景,你無庸置疑的體積,令你別無選擇。但這個?公然的危險行為,闖入一個人的空間?啊,這睽違數年了。

  當你越過你們之間的那段距離時,他的呼吸一滯。他無法呼吸,半認定那將成為他最後的一口氣。他無法呼吸,在發聲的邊緣啜泣著。他無法呼吸,而你琢磨著你的肌膚能感受到他的血液有多麼的溫熱。

  當你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同爬行動物般冷酷,或者,試圖那麼表現。幾乎無庸置疑,那裡生存的是某種溫暖的哺乳類動物——然而他卻拚命地試著將它推得更深,呈現出一種完全鎮靜又富有自信的生物。但即使脆弱的感性將他厚厚地包裹起來,散發著人性的親暱,那裡依然存在著一些東西。一些冷漠的、可以堅定不移地凝視進暴力核心的東西。

  不,你錯了。並非堅定不移。他會動搖——倘若截然不同的血液濺灑上他的話。倘若,如此的話。他會顫抖,從腳指尖延伸到發抖的額頭,然後他會哭泣,不似於他現下的情況,蜷曲於柔聲低語的護士的胳膊之中——他的眼睛會變得濕潤,唾液會在唇上閃爍著光澤,然後他會恢復血色,內心升騰一股渴望。他會感受到血液彷若冒著蒸氣般的高溫,他會好奇地用手指沾染一點,儘管他依然在無法自抑地瑟瑟發抖著——然後,他會細細品味它。品味它的絲滑、它的黏稠,在他的指紋紋路下方、他的胳膊上的毛髮之間。

  有組織的,那是他對你的剖析。他希望成為那樣。有條不紊。泰然自若。擦拭所有的證據,然後重新開始,提前數月作好計畫。但他並不會那麼做,不太可能。霍爾登・福特是不顧一切的情緒、輕慮淺謀的行為與衝動的抉擇的化身。他會希許變得條理分明,但一旦他在嘴裡嚐到鮮血,他終將失去控制。他會為此顫抖,為此嗚咽,彷彿它是一種無法戒斷的毒品。

  你接近了他,然後擁抱住了他。

  隨後一個極好的、美妙的片刻裡,你的好友被你處於優勢的重量與力量所環抱,僵硬在了原地。哦,你完全可以將他抱得更近,讓他緊緊貼著你,單薄骨感的男性依靠進你龐然如山的身軀。

  他是你的朋友。而這也是為什麼你沒有將他的頭顱從他線條優美的脖頸上扯落,讓他的精神與你同在。以你小小獨特的方式,排除你迫近的行為、你潛在的性威脅,你僅僅想接近一名朋友,然後好好地安慰他。

  然而,霍爾登永遠不會如此看待你。從許多方面來看,那男人沒有這些能力。你與他在社交層面上都是稚嫩而缺乏經驗的。當男孩們結交新朋友時,你有一隻你用廚刀取出了內臟的小動物,小心翼翼地,好奇地探索著,用你光裸圓胖的孩童手指。也許霍爾登也有這種傾向。你不會感到意外。

  你想像一個可愛的小霍爾登,一個從頭到腳乾淨的、儀表得體的全A優秀學生,盤著腿,將一隻揮舞著利爪嘶嘶叫的貓牢穩地攥於被牠的反抗所劃傷而淌血的手中。你想像一個可愛的小霍爾登,對自己缺乏信心,摸索著貓的腹部,卯足了勁地試圖尋找出被忽略的香甜柔嫩的一處,將牙齒湊近⋯⋯可以如此想像(一個比喻;sink his teeth into = 卯足了勁)。他會發現小巧的四肢,哦,是那麼輕易便能折斷,而他也會渴望如此。

  也許他會。也許他甚至做足了全套,將那小動物從痛苦中解放。或者,也許他會癱倒在地,蜷縮著胳膊,貓艱難地竄進了樹叢中,他將額頭抵進泥土哭泣著,在羞恥與焦慮之下開始氣喘吁吁,對自己羞憤不已。

  霍爾登發出憤怒的哼聲,掙脫了你的懷抱,痛苦不堪地,惶恐不安地,逃往了慘白的走廊。

  在一個非常微小的片刻裡,在那刻裡,你有意地放鬆了你的力道,放走了這容易受驚的小動物。

  你不由琢磨,現下,你坐下了,寬厚的十指交扣著,倘若你持續下去,擁抱著這個哼哼不停、對你捶打著的男性的話,你將迎來一個多麼令人愉快的世界。

  他不會尖叫出聲,你對此非常肯定。不——他會保持安靜。他會發出那種絕望的細小抽泣聲,捶打著,推阻著,攥緊著,但每當他抓到你的皮膚或者你的病服時,他的手便會退縮開來,於是他僅能徒勞無功地大力地拍打著你。

  他的雙眼會突出,泛紅與瞪圓,他的嘴會很好看,微微敞開著,喘著氣,鹹的淚珠沿著雙頰滑落,匯集到他的下巴。或者,更有可能會滲透你的衣衫。畢竟你是一名非常高大的男人,而他對緊緊依靠著你感到非常舒適,溫暖、令人瑟瑟發抖而又奇異。

  你不由琢磨,即使是現下,你正因這些思緒而感到熱血沸騰,那它原先也有可能會變得像是,更靠近了一些卻不是為了一個溫柔的擁抱,而是為了他的頭顱。將一隻手放在他的下顎下方,將另一隻手落在他的肩膀上頭。保持著身體平穩的同時,將他的頭顱猛地往後一拽,直到他的肌膚彷如紙張一般被撕裂,血液將會四濺,暗紅色組織將會豁開碎裂。

  你不由琢磨,即使是現下,你原先可以不假思索又輕鬆地將他推倒在浸滿了你的汗水與醫院消毒水氣味的病床上。你不由琢磨,即使是現下,那當他面臨被迫成為女人的威脅時,他該會如何顫抖,他該會如何徒勞無功地張口喘息僅僅為了呼吸進空氣。

  霍爾登・福特有著女孩般的標緻,從許多層面看來。這生於他的嘴唇裡,他小而生動的眼睛裡,他的顴骨裡。他的手是方正的,陽剛的,但它們那般精緻,那般小巧,那般缺乏著老繭,以至於它們也許也能屬於女人。他是一名男人,無庸置疑——但也許在家時他會作女性的打扮,強韌的大腿被一條裙子或甚至是一套女式內衣褲的黑色吊帶繩所束縛。

  一般而言,你不會奪走一名男性的性命。但一名女性呢?即使她是一名裝扮的男子?哦,那便完全不同了。

  然而,你並不認為你渴望奪去霍爾登・福特的性命。至少,不會是以你以往的模式,而那也僅僅是其中一種手法而已。你不欲羞辱他。為了主張所有權,是的,為了奪取,是的,但——

  為了安撫這匹馬,依然對他的韁繩持有戒心的馬。輕撫著這頭小野獸讓他平靜下來,將焦慮、不安、雜念與耿耿於懷的多疑從你所凝望進的他的虹膜中全數帶走,還給他一片清靜的安寧。

  幾乎是一場無私的殺戮。稍微有些不可思議——但不是一種不可取的方式。

  你不由琢磨,在你的血液正在往下匯集的此時,倘若你將手放在他的後背上,他的背脊會如何下意識地拱起。倘若你將一個龐大的膝蓋頂入他的兩腿之間,他的大腿會如何無意識地張開來。他會被你固定住;受困於其中。危險、恐懼與驚嚇將令他堅挺,令他全身泛紅。他有一位漂亮的女友,他的欲望洩得足夠頻繁,與你遠遠不同——但在你身下,他會扭動,會呻吟,會喘息,會因最輕微的觸碰而顫抖——當你的手指從他的顴骨撤離,在他的眼球下方留下了一道輕柔的餘觸。

  而當你的拇指與食指按上喉結上方的凹口時,重量、溫熱與危險抵背扼喉,他會堅硬得發疼,疼得令他難以忍受。

  他會直起身,將危險忘卻,發出嗚咽般的氣音聲響——一個可愛的小東西,徬徨惶恐不安又受到驚嚇落到了你的手中,磨蹭著,動情著,傾洩著,哭泣著。

  你會研究他,彷若看著一隻昆蟲。

  你會仔細地觀察,隔著一層厚重的鏡片張大眼睛,然後你會好好地觀研,宛如他待其他的殺人狂那般,那些較為低端的一群。

  他會從你的手中感受到一股非比尋常的快感,從那將他按得近乎窒息的拇指與食指之間的肌膚中。他會嗚咽著,嘴微微張開著,唾液流至下巴,當你決定將雙手置於他的咽喉上,溫柔地將生命從他身上擰斷。

  在警衛回來以前,你也許還能夠將他依然溫熱的嘴上成一塊半生不熟淌著血的柔軟。

  這不是一個令你感到不適的畫面,但也沒有過度愉悅你。你不必思忖理由。你過於喜愛不去自省。

  你坐了下來,雙手落於膝蓋上,希許著他將會再次前來探訪。

  你也許渴求許多事物,但無可比擬地,你需要他的存在。他將自己認定為一隻狂吠的小狗;一個威嚇。而他絕對不會是。

  長久以來,你無法理解馴養寵物的概念。為什麼要在家中養一隻愚蠢的、有味道的、低等的東西,會的僅有無盡地脫毛與等待著死亡?但現在,你理解了。霍爾登・福特就是你的小小寵物犬,而你也從他身上尋到一絲柔和而純粹的慰藉。

  也許他是一名朋友。也許他並不是。

  無論如何,你躺回病床上,追憶起你的母親用來洩欲的第三個小洞,霍爾登的眼淚與顫抖的聲音,以及一些其他相似的、香甜的、令人愉悅的事物,然後任由這些思緒將你的意識帶入沉沉夢鄉。


翻完才發現好像有一點重口...艾德腦中的小霍爾登可真是不同尋常~

壴丯
The only mistak...

The only mistake I made was ever doubting myself

The only mistake I made was ever doubting myself

一柒

舉手之勞

  作品:Mindhunter

  等級:FRM

  配對:埃德蒙・坎伯(Edmund Kemper)/霍爾登・福特(Holden Ford)

  摘要:數個月之後,獄警最終對於霍爾登的來訪習以為常。「那麼我們晚點見了。」吉姆將接見室的鐵門落上鎖,將空間留給裡頭的兩人。一場『舉手之勞』。

  A/N: 一次…的尾聲。儘管我很想標上PWP,不過我認為不太夠格。Without-plot,那是肯定的。


  「你明白了嗎?霍爾登。我不得不奪去她們的性命,因為這是她們唯一能陪著我的方式。」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將你留下。你回來了。你回到了我的身邊。在過去裡就算是一次我也不曾指...

  作品:Mindhunter

  等級:FRM

  配對:埃德蒙・坎伯(Edmund Kemper)/霍爾登・福特(Holden Ford)

  摘要:數個月之後,獄警最終對於霍爾登的來訪習以為常。「那麼我們晚點見了。」吉姆將接見室的鐵門落上鎖,將空間留給裡頭的兩人。一場『舉手之勞』。

  A/N: 一次…的尾聲。儘管我很想標上PWP,不過我認為不太夠格。Without-plot,那是肯定的。

  「你明白了嗎?霍爾登。我不得不奪去她們的性命,因為這是她們唯一能陪著我的方式。」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將你留下。你回來了。你回到了我的身邊。在過去裡就算是一次我也不曾指望過。」

  ***

  坎伯為霍爾登提供這另類的『協助』已持續許久一段時間。

  【請見論壇或者


我在掙扎著淪陷於這一對CP……畢竟想想Ed做得那些『好事』,更是真人真事……

但匡堤科教出來的探員(與可惜沒通過的)和serial killer之間真的都好基情滿滿~~~

Mercisclaws

第二季里bill的太太nancy有点神经质,时刻紧绷的感觉,而bill看起来精疲力尽。调戏holden的时候倒是轻松易上手。这么好的一对soulmate为什么没有粮

第二季里bill的太太nancy有点神经质,时刻紧绷的感觉,而bill看起来精疲力尽。调戏holden的时候倒是轻松易上手。这么好的一对soulmate为什么没有粮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366」年度最佳罪案美剧——《心灵猎人 第二季》(季终)

大卫·芬奇指导全剧而非挂名充门面,保证了这部美剧的下限绝不会低。相较于第一季的眼前一亮,第二季导演选择了稳扎稳打。节奏放缓着眼细节,能够如此有质感的讲述罪案市面上真的很难找。中后段完全是两位男主角投身单一案件是第二季的明显变化,可惜剑总是双刃,聚焦了观众注意力却散失了不少心理对抗的精彩点。第二季几条故事线比较明确,却互相之间难找呼应,有些分离。略逊于第一季,但可能是今年最好的罪案剧。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

「2019·vol.366」年度最佳罪案美剧——《心灵猎人 第二季》(季终)

大卫·芬奇指导全剧而非挂名充门面,保证了这部美剧的下限绝不会低。相较于第一季的眼前一亮,第二季导演选择了稳扎稳打。节奏放缓着眼细节,能够如此有质感的讲述罪案市面上真的很难找。中后段完全是两位男主角投身单一案件是第二季的明显变化,可惜剑总是双刃,聚焦了观众注意力却散失了不少心理对抗的精彩点。第二季几条故事线比较明确,却互相之间难找呼应,有些分离。略逊于第一季,但可能是今年最好的罪案剧。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Karieos

心灵猎人
Mindhunter
S01&S02

一点点原型的手帐笔记
一部很有质感的犯罪心理片,追溯犯罪心理分析和侧写的源头

男主真是可爱的慌

心灵猎人
Mindhunter
S01&S02

一点点原型的手帐笔记
一部很有质感的犯罪心理片,追溯犯罪心理分析和侧写的源头

男主真是可爱的慌

玻璃刀.

底特律:我欲成人 & 心理神探 交叉同人

Getting Ahead of Deviancy

优于异常


一篇推文。推荐一篇AO3上的交叉同人,两部作品中的搭档一同处理异常仿生人案件。原作和翻译的文字功底都很深,只接触过其中一个作品也可以流畅阅读。

翻译停在第6章,原作42章已完结。译者非我,原译在LOF上发过链接,原LO的博已经不见了(应该已经重新注册),本人出于私心想推,于是重发。如果译者看见这条可以通知我一声,我会把本文删除。另一位翻译的博客地址。


翻译 | 原作 |


Summary:

FBI开始以新成立的偏差行为科学小组(Deviant Science Unit...

Getting Ahead of Deviancy

优于异常


一篇推文。推荐一篇AO3上的交叉同人,两部作品中的搭档一同处理异常仿生人案件。原作和翻译的文字功底都很深,只接触过其中一个作品也可以流畅阅读。

翻译停在第6章,原作42章已完结。译者非我,原译在LOF上发过链接,原LO的博已经不见了(应该已经重新注册),本人出于私心想推,于是重发。如果译者看见这条可以通知我一声,我会把本文删除。另一位翻译的博客地址。


翻译 | 原作 |


Summary:

FBI开始以新成立的偏差行为科学小组(Deviant Science Unit)侵犯汉克安德森副队长对电视台劫持事件的调查。作为当局对异常仿生人案件爆发的回应,该小组收集有关异常仿生人的数据,以便了解和预防犯罪行为。 所以,汉克完全他妈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把关注投在一个非异常仿生人,他的搭档康纳身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