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血来潮

542浏览    230参与
彗星yu

有感而发。

小小的我们总是在大人赋予的大大小小的枷锁下长大,看着大人们自由的样子,让曾经的我以为长大之后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现在的我才明白,原来那不是自由,只是个看不见的,更沉重的枷锁。


                                   ...

小小的我们总是在大人赋予的大大小小的枷锁下长大,看着大人们自由的样子,让曾经的我以为长大之后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现在的我才明白,原来那不是自由,只是个看不见的,更沉重的枷锁。


                                                                     -彗星yu


          


言裕

无题

我总是想要一个人,不是爱人,不是朋友,也不是亲人,就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完全信任我,真心喜欢我,我可以和他聊任何事,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不管我在这方面是否擅长。我可以在他面前坦诚一切,我的自私我的占有欲我的小心眼我的嫉妒心,即使什么话都不说,都觉得很舒服,就像睡了一个好觉,醒来时外面下着小雨,天色晦暗但依然有无比伦比的包容力,能让我安心的待在里面,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

不是我的家人,因为即使是我的家人和父母也不会完全相信我——也许现在是的。我曾试着去和他们沟通,但毫无意义,我努力构造出的冷静的精神情绪在他们面前能在瞬息之间土崩瓦解,我的问题他们眼里都不是问题,只是因为我不够努力不够坚定...

我总是想要一个人,不是爱人,不是朋友,也不是亲人,就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完全信任我,真心喜欢我,我可以和他聊任何事,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不管我在这方面是否擅长。我可以在他面前坦诚一切,我的自私我的占有欲我的小心眼我的嫉妒心,即使什么话都不说,都觉得很舒服,就像睡了一个好觉,醒来时外面下着小雨,天色晦暗但依然有无比伦比的包容力,能让我安心的待在里面,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

不是我的家人,因为即使是我的家人和父母也不会完全相信我——也许现在是的。我曾试着去和他们沟通,但毫无意义,我努力构造出的冷静的精神情绪在他们面前能在瞬息之间土崩瓦解,我的问题他们眼里都不是问题,只是因为我不够努力不够坚定没有自持力。我从不会在别人面前哭,但在我的家人面前我平时冷静自持的泪腺立刻变得多愁善感,正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认为我最能信任的还是父母,可他们不理解我的眼泪,“你委屈什么”“你凭什么哭啊”这样的责备,以及一种长者的优越感——居高临下的态度,告诉我“你应该如何如何,我当年就是这样的”“这算什么啊,我比你更辛苦”

所以我现在几乎不在他们面前流泪了。

我的很多问题在于我需要有一个人,去将困住我的那一个点戳破,将困住我的迷雾拨开,毫不掩饰地告诉他我的情绪快要崩溃了,而不是依然笑着说“我很好”。

也不是朋友和恋人。牵连友情的不过是几个相似的爱好与无所事事是随手翻出来的人,上一秒好的蜜里调油,下一秒就形同陌路,互相不理解,一个意见的不和就立刻决裂。年轻人的爱情更加脆弱,它敏感得像在无菌病房的患者,禁不起一点点碰撞,阳光下美丽的泡泡,一碰即碎。

我需要的那个人,可以与我沉默,懂得我的沉默,懂得我的选择,帮我做出选择。因为我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就知道他要什么。

他是我的后盾,我的铠甲,我的最后一根稻草。相隔万里也阻挡不住我们的碰撞。

那么现在他在哪里呢?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现代人的感情渺小得像尘埃。也许要等我足够成熟,也许明天我就能碰见。

我要对他说什么呢?我会说“我看到了你的眼睛,它在笑(哭)。”


彗星yu
小渣渣出没!画一画,嗨一嗨!一...

小渣渣出没!
画一画,嗨一嗨!
一直画,一直嗨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啊阿啊阿啊阿啊!!!!!

小渣渣出没!
画一画,嗨一嗨!
一直画,一直嗨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啊阿啊阿啊阿啊!!!!!

匿名者的马戏团

不要告诉我你的梦想

循规蹈矩一点

如果不想变得

像思想警察一样

不要告诉我你的梦想

循规蹈矩一点

如果不想变得

像思想警察一样

开往远东的列车

宝贝们我又来了。

原来很久很久以前我还画过ass♂ass♂in's creed 


还是手绘!!!!!!!!!!!!!!!


划掉丨虽然原底稿找不到了丨划掉

宝贝们我又来了。

原来很久很久以前我还画过ass♂ass♂in's creed 


还是手绘!!!!!!!!!!!!!!!








划掉丨虽然原底稿找不到了丨划掉

骷颅

猫狗爱情 第一弹

我爱猫,他爱狗。

所以我们的爱情是猫和狗的爱情。

他在考研,我坐在他旁边闹他。

他说:“能不能别打扰我学习?”

我回:“不能。”

他乐了一会,揉了揉我的脖子,继续看他的书。而我就托着腮在旁边看综艺节目,顺便看他。

谁知,这一看竟然有些恍惚。

算起来,认识他整整六年了。

2013年8月25日晚上七点。

我走进门牌上写着411的教室。因为去的迟了,只剩下第一排的座位,我就一屁股坐在了那里。我后面坐着一个女孩,姑且就叫她小W 吧。

小W 是四中毕业的,我们那个班里从四中毕业的有好多,她人缘好,身边围了一大圈人。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然,作为脸盲资深患者,第一眼我并没有记住他的脸...

我爱猫,他爱狗。

所以我们的爱情是猫和狗的爱情。







他在考研,我坐在他旁边闹他。

他说:“能不能别打扰我学习?”

我回:“不能。”

他乐了一会,揉了揉我的脖子,继续看他的书。而我就托着腮在旁边看综艺节目,顺便看他。

谁知,这一看竟然有些恍惚。

算起来,认识他整整六年了。





2013年8月25日晚上七点。


我走进门牌上写着411的教室。因为去的迟了,只剩下第一排的座位,我就一屁股坐在了那里。我后面坐着一个女孩,姑且就叫她小W 吧。

小W 是四中毕业的,我们那个班里从四中毕业的有好多,她人缘好,身边围了一大圈人。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然,作为脸盲资深患者,第一眼我并没有记住他的脸,况且只是一眼。



2013年9月1日晚上七点。


他成了我的同桌。

说起来,也算是缘分。因为身高,初中三年我从来没有后面坐过,对后几排有一种迷之的向往。于是高一第一按身高分座位,我穿了恨天高,如愿以偿坐到了倒数第三排。

他本来不是我的同桌,因为眼睛散光和别人换了。

分好座位以后,就休息了一天。以至于第二天晚上我拎着一堆东西要进我的座位时,他还一脸懵逼,“你是谁啊?”

我在心里白了他一眼,说:“我坐那里。”

“哦。”他起身给我让座,动作要多憨有多憨。

那个时候,我从来都没想到我会和他纠缠到现在。

作为一枚性格活泼的女汉子,我在开学没几天就和班里的男生打成一片,称兄道弟。没错,是男生。那时候的我,和假小子一样,总是融不进女生的群体。那时我觉得那样很酷,所以总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一个超级酷的男朋友,奈何身边的男生都不算酷,这事就一直搁浅了下来。

其实搁浅不下来的还有另一个原因,我喜欢一个小混混。喜欢那个小混混的原因也很简单,在我带着口音去县城里上学的时候,他是唯一没有当面嘲笑我的那一个人。只是他不喜欢我,因为我不够野,带出去不够有面子。再或者说,他从来都是把我当妹妹。

所以,在高一开学那一段时间,我都是玩。和操着一口普通话,与说着方言的我们格格不入的副班长玩。和长得最高,最会装逼的那个逼王玩。也和他玩。

我和他是同桌。上课总有说不尽的悄悄话,下课一般也会凑在一起,听别人讲冷笑话,偶尔自己也掺和一把。

那时的我很快乐,也很忧郁。我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可怜人,和关系好的人诉说我那求而不得的暗恋。他也是其中一个,我说那些的时候,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心疼。一闪而过。

后来他说,大概就是从那时就动心的吧。

不过我也是心大,在别人都看出他喜欢我的时候,我还傻呵呵以为那只是友情。

他的书包里总会装着我爱吃的零食,班里同学过生日给全班同学发的棒棒糖,他总能第一时间给我找到我喜欢的苹果口味。我说想学自行车,他马上就把自己的自行车搬到了学校。运动会上,他总能第一眼定位到我的位置,然后悄悄移到我身边——吐槽我,吐槽我一直在吃。他会在我和其他男生打闹时,眼睛里流露出落寞。

国庆放假的那一天,他气哼哼得问我“放假了你很开心是吧?”

我一脸懵逼,“放假谁不开心?”

他扭头不理我了,结果在假期的第二天就问我“你想我没?”

看着手机屏幕里的那几个字,我更懵逼了。

朋友之间也要想吗?

现在看来,迟钝迟钝,我是真的迟钝。



2013年10月23日。


我们在一起了。

他的告白方式也是很奇特,三个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下午,快放学了,我趴在桌子上也没了睡意,觉得无聊就开始闹他。闹了一会肚子咕噜噜想了,他说:“你想吃糖吗?”

我说:“要。”

他扭捏了一下,糖就是不拿出来。我假装生气,然后过去抢,最后把三个棒棒糖抢出来后,愣了。

在前一个星期,我在QQ 空间空间里转了一个阿尔卑斯棒棒糖的各种含义。

三个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代表告白。

我拿着糖,撇过脸不去看他。他有些局促,甚至和别人换了座位,想要从后面看我表情。

最后,铃声响了。他叹了一口气回家了。

我坐在座位上,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我很慌,就跑去和闺蜜说。

她说:“你脸上写满了快乐。”

那一刻,我才知道,那个霸占我心里的小混混早就被他挤开了。

匿名者的马戏团

泡泡被空气戳破了

他爬到你的脚边

没有办法时

却抬头大口呼吸着

泡泡被空气戳破了

他爬到你的脚边

没有办法时

却抬头大口呼吸着

非限制性阅读
害 庆功宴那天晚上心血来潮写的...

害 庆功宴那天晚上心血来潮写的

三年没写这种东西了,竟然还有点怀念

【圈地自萌,不上升】

害 庆功宴那天晚上心血来潮写的

三年没写这种东西了,竟然还有点怀念

【圈地自萌,不上升】

匿名者的马戏团

好吧

离开一会儿也可以的

只是朝夕相处的时间

也未曾料到的

一直都在

好吧

离开一会儿也可以的

只是朝夕相处的时间

也未曾料到的

一直都在

非限制性阅读

浪漫至死不渝

“你性情坚忍,极为执着,虽遭遇坎坷,但贵在永远坚守本心,往往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此数福泽绵长,你的未来必然繁花似锦,圆满光明。 ​​​”

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如此,正如她自己所说,用力去抱紧生活和想爱的人,浪漫至死不渝。

“各种脏水都被泼了一遍”。从2016到2019,二十几岁的年纪,直面最深的恶意,握紧手中的笔。

她说,“我不为黑我的人哭,我只为爱我的人哭。”

谢怜如此,魏无羡如此,她如此。

我爱她。每一次遇见她,都是一场全新恋爱的开始。


“这世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谁终将点亮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你性情坚忍,极为执着,虽遭遇坎坷,但贵在永远坚守本心,往往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此数福泽绵长,你的未来必然繁花似锦,圆满光明。 ​​​”

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如此,正如她自己所说,用力去抱紧生活和想爱的人,浪漫至死不渝。

“各种脏水都被泼了一遍”。从2016到2019,二十几岁的年纪,直面最深的恶意,握紧手中的笔。

她说,“我不为黑我的人哭,我只为爱我的人哭。”

谢怜如此,魏无羡如此,她如此。

我爱她。每一次遇见她,都是一场全新恋爱的开始。


“这世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谁终将点亮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彗星yu
懒癌末期的我坚持画完我还在上学...

懒癌末期的我坚持画完我还在上学时画的线稿啦(虽然没有五官哈哈哈)
love and peace 竟然有耶我平时的第二个口头弹
这个人很多瑕疵but我已经懒惰修正了所以这就是最后的成果哈哈哈
虽然很丑但是我会努力像各位大神一样变得越来越好(尽量吧哈哈哈

懒癌末期的我坚持画完我还在上学时画的线稿啦(虽然没有五官哈哈哈)
love and peace 竟然有耶我平时的第二个口头弹
这个人很多瑕疵but我已经懒惰修正了所以这就是最后的成果哈哈哈
虽然很丑但是我会努力像各位大神一样变得越来越好(尽量吧哈哈哈

唉取个名字真难

心血来潮的产物

写给自己

无逻辑,严重幼稚

不喜勿喷



——————————————————————————————


他叫黑王

听名字就知道

他是一个王


他的国家处在东西方交界

他是一条西方龙

他自称“朕”

他的臣民也是龙


东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孩子

西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处女

有点老套

但他真的需要


黑王的死亡

就是由一个孩子造成的


当他照常准备吞噬那孩子时

孩子的师傅来了

她和黑王打了一架

将黑王的血液转移给了孩子

黑王的灵魂就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那孩子叫琴(Jean)

但他的师傅叫他昭儿

他的血液变成了黑王的

他从人类变成了西方龙

也也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王


琴很不情愿

他怕麻烦

国家的丞相(...

心血来潮的产物

写给自己

无逻辑,严重幼稚

不喜勿喷



——————————————————————————————


他叫黑王

听名字就知道

他是一个王


他的国家处在东西方交界

他是一条西方龙

他自称“朕”

他的臣民也是龙


东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孩子

西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处女

有点老套

但他真的需要


黑王的死亡

就是由一个孩子造成的


当他照常准备吞噬那孩子时

孩子的师傅来了

她和黑王打了一架

将黑王的血液转移给了孩子

黑王的灵魂就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那孩子叫琴(Jean)

但他的师傅叫他昭儿

他的血液变成了黑王的

他从人类变成了西方龙

也也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王


琴很不情愿

他怕麻烦

国家的丞相(黑王这么叫他)——

黑(hè)使看起来并不惊讶


他带他到周围参观

他指着一个房间说

只有黑王可以进去

前面说过

琴很怕麻烦

他知道这扇门后面

肯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按照故事发展的尿性的话

他盯着那扇门

淡淡地说道:“走吧。”


十岁之后的昭,开始被人们叫做“琴”

他变得好像有点阳光过头

他的师傅说他成了个“眯眯眼”

而且开始流连于花丛中

但你们知道的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天,琴突然想起了那间“黑王的房间”

按照情节发展,他是时候去看看了

他先让黑使去开门

黑使看了他一眼,推了下门

说,“锁着”

琴不太相信,想说些什么

但最终也没有开口

他将黑使支开,象征性的碰了下门

门却开了


tbc


行走陆地A.

[cp]先放这么多 明天继续放接下来的故事[doge]
有意向的小可爱也可以继续编下去哦(´-ω-`) ​​​[/cp]

[cp]先放这么多 明天继续放接下来的故事[doge]
有意向的小可爱也可以继续编下去哦(´-ω-`) ​​​[/cp]

匿名者的马戏团

人们总是为了生存奔波

从未停下脚步

人们总是为了生存奔波

从未停下脚步

聆尘

“早上好。”若越和前桌打了个招呼。“早上好。”顿了一下,前桌忍不住问道,“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若越“唔”了一下,问道:“看上去那么明显吗?”

前桌说:“因为你笑得太灿烂了。”

“是吗?我以为我平时也笑的很灿烂。”若越摸了摸脸。“感觉不太一样,”平时的像是春风拂来,今天才是阳光灿烂,“今天的温度更高一点。”“唔,真是抽象的说法呢……”她抬头看了一眼,“上课了。”于是话题就暂时终止了。
最后前桌还是不知道若越心情变好的原因。“一下课就不见了,真是稀奇。”他有点好奇。

勾起别人好奇心的人此时正满怀期待的坐在餐桌前,稍稍有点迫不及待地拖长了声音喊道:“楚邵涵——”男人露出了有点头疼的神色:...

“早上好。”若越和前桌打了个招呼。“早上好。”顿了一下,前桌忍不住问道,“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若越“唔”了一下,问道:“看上去那么明显吗?”

前桌说:“因为你笑得太灿烂了。”

“是吗?我以为我平时也笑的很灿烂。”若越摸了摸脸。“感觉不太一样,”平时的像是春风拂来,今天才是阳光灿烂,“今天的温度更高一点。”“唔,真是抽象的说法呢……”她抬头看了一眼,“上课了。”于是话题就暂时终止了。
最后前桌还是不知道若越心情变好的原因。“一下课就不见了,真是稀奇。”他有点好奇。

勾起别人好奇心的人此时正满怀期待的坐在餐桌前,稍稍有点迫不及待地拖长了声音喊道:“楚邵涵——”男人露出了有点头疼的神色:“你也太没大没小了,好歹叫声哥吧?”又向厨房里的人道歉,“抱歉,楚先生,这丫头被家里人给惯坏了。”

匿名者的马戏团

草帽取了给你戴

我只是笑着流泪🌙

草帽取了给你戴

我只是笑着流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