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忍者必须死3

68.2万浏览    6791参与
北巷初晴

【苍力】

评论区见,第一次写,文本不好见谅。( • ̀ω•́ )✧

评论区见,第一次写,文本不好见谅。( • ̀ω•́ )✧

隼白

有时候真的有点不想写文呢?

其实我更想看到评论呢!

有时候真的有点不想写文呢?

其实我更想看到评论呢!


凌猫团子

为啥我家长永远能做到,在我玩忍3或者休息时,老是找我有事要么就是烦我????我只是想安静的玩耍!!!!

服了
(只是被烦后发牢骚…勿喷)

为啥我家长永远能做到,在我玩忍3或者休息时,老是找我有事要么就是烦我????我只是想安静的玩耍!!!!

服了
(只是被烦后发牢骚…勿喷)

kirby
雖然上次也沒描線不過這次更草了...

雖然上次也沒描線不過這次更草了,懶得畫小懶得豎著排了,是後續還沒完

雖然上次也沒描線不過這次更草了,懶得畫小懶得豎著排了,是後續還沒完

4k钛金

【苍黑】六号柜的管理员

是HE,糖贼难吃


剧情僵硬


*三千字预警。


图书管理员苍X电音黑


*私设如山,文笔垃圾。

取自生活,我耳朵不好(微笑)

越写越敷衍,牛头不对马嘴(被打


小黑很早就注意到那个沉默寡言的图书管理员了。



小黑会定期泡在图书馆,而那个管理员就坐在二楼6号书柜旁的小型柜台上,小黑每次都会看见他,也只是浅浅一瞥也不说什么。



这个图书馆不排斥带着运动器材或者零食入内,但和其他的图书馆一样,安静是准则,所以这些器材都会有专门的收容处。小黑在周二的下午比平时来的晚了些,而当他气喘吁吁的抱着他的双翘时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摆放。


小黑有些失...


是HE,糖贼难吃


剧情僵硬


*三千字预警。


图书管理员苍X电音黑


*私设如山,文笔垃圾。

取自生活,我耳朵不好(微笑)

越写越敷衍,牛头不对马嘴(被打




小黑很早就注意到那个沉默寡言的图书管理员了。




小黑会定期泡在图书馆,而那个管理员就坐在二楼6号书柜旁的小型柜台上,小黑每次都会看见他,也只是浅浅一瞥也不说什么。




这个图书馆不排斥带着运动器材或者零食入内,但和其他的图书馆一样,安静是准则,所以这些器材都会有专门的收容处。小黑在周二的下午比平时来的晚了些,而当他气喘吁吁的抱着他的双翘时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摆放。


小黑有些失落,毕竟缩在柜子旁须抱着滑板看书的感觉可不好。


所以他又在图书馆绕了几圈。


可惜还是没有位子。




当小黑准备认命乖乖坐下而使那群安宁主义者收回他们堪称恶毒的目光时,6号柜的管理员拍了拍他因失落而下垂的肩膀,顺手捞过滑板径直走向他的柜台。


小黑是懵了一把,花了两秒钟找回脑回路跟在那管理员的后面,看着管理员将他的滑板放在柜台上时便放松了警惕。




“谢了老兄。”




6号柜紧挨着超市的聊天隔间,所以并不用担心有人会因为太吵闹而找上来。


那管理员似乎没听到,棒椎似的坐下,干着管理员的职责——环顾四周维持秩序。


小黑有些尴尬。


管理员带着面具,却因为沉默寡言的原因并没有被太注意到,只被周围来来往往的顾客当做中二的少年来耍酷装逼的行为一笑了之。


小黑干咳了一声。




管理员兴许是注意到身边小孩的尴尬神色,给了他一个不明情绪的一瞥,抽出一张便利贴刷刷写着什么。




“走的时候过来取。”


笔尖一顿。




这字真好看哈。


小黑的重点似乎有点偏移。










此后的日子里小黑依旧日复一日的泡在图书馆,诸如“街头少年叛逆成性”之类的少年与图书馆为伴在众人眼里是很少见的




小黑认为我喜欢书和我会dj和摇滚没有关系。




那个图书管理员也日复一日的,在那六号柜的旁边安宁的坐着,有时帮着嬉笑着错过位子的小黑存滑板,端着本陈旧的书籍悠闲流过整个下午。


小黑没有注意到自己去图书馆的次数愈渐频繁。


有天,管理员下了图书馆的锁,打开门却入了一堆花香。




这花香浸人心脾,他木木的愣在那很久才握着拿着花的手放下。




“别闹。”


小黑心情很好,他总是觉得这管理员太木了,常常变着花样整他,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阳光男孩,管理员无心跟他计较。


今天少年揣着一束花光顾图书馆,有路上健身散步的老人团看见了纷纷笑眯眯的看着。


“小伙砸去跟小姑娘表白啊?”


“是啊!”


小黑脑一抽突然承认了,停顿了下,满面春风对着面前比自己还高一头的“小姑娘”说。






“我喜欢你呀!”




小黑和老人们此时笑的像个怀春少女,由于被面具遮挡着自然没能看见管理员脸红到了耳根的滑稽样子。


他听的突然很清楚了。




手握着半丛小花打趣的小黑晃晃他的面具,鼻子有些痒,但耳边终归是清净的。


他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放任这个自来熟的少年胡闹,但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他的存在。




这几天阳光明媚。






有天晚上,他负责图书馆打烊后的清洁与整理,那天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透过微敞的玻璃前门到二楼的六号柜的水汽,莫名有些心慌。


当整理到一楼时,他看见那个少年猛的推开前门直奔他。


管理员心里咯噔了一下。




少年似是带着门外的闹声一同向他奔来


小黑脸上挂着慌忙的神色,仓促的脚步有些踉踉跄跄的促使挂在身上的雨水一个劲的滴落。管理员有些诧异,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顺手捞住马上要摔倒的小黑,不给他一秒的思考时间脸上便被卷起呼啸而来的狂风刮得生疼,随即叮叮当当的悉落声与外面慌忙的吵闹人声混做一堆。




他看见书架上的书本在一瞬间飞落东倒西歪,他看见大厅温馨的灯火猛然熄没,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重重砸到地上支离破碎,怀里的少年脸上慌到扭曲,疯了似的拍打他企图站起来拽走他,哭喊着。






小黑自认为他的声音已经足够大了,大到他的嗓子嘶哑,滚滚的生理盐水与雨水混着从脸上躺过,却看见面前的人扔一言不发,任由他制造出多大的声响。


他想回答,想去听,但耳边像是由数层铁墙过滤,只有不清不明的嗡嗡声锤打着他的脑神经。


那一瞬间尘土飞扬,残渣遍地。




狂风骤雨裹挟着不堪忍视的污物冲进图书馆,似龙似海各外壮观,小黑不断敲打的手逐渐失了力气,软软弱弱的挂着管理员胸前,他的意识逐渐飘飞。




他模糊感到被隐隐抱起,混沌的脑子似是回光返照的接受到一个名字




“苍牙。”




而后浸在呼啸的夜里。








小黑醒来时,眼前是檬绿的帐篷顶。


他猛然翻身下床却重重摔倒在地,不顾着麻痹的右腿蹒跚推开帐篷门,撞在一个坚实的胸口。


那人平稳的扶住他,手却覆上小黑的眼睛。




这里很冷,很潮湿。


很脏。


小黑想掰开他眼前的手,但无奈多用力,那只手依然覆在他的眼睛上,微微颤着抖。


他嗅到残垣断埂的石灰气,钢筋水泥破碎后雨水冲刷的阴湿,他听见时常有野鸟从天空呼啸而过撒下的串串悲鸣,不少人因灾后后怕的抽泣着。


良久,眼睛上的手抽了回去,世界骤然明亮起来,映入眼帘的景象如脑海中心念得同一番凄凉。




昨天晚上,在沙石的一角冲进水汽遍布的时尚界时,小黑记起燥热高中时昏昏欲睡的课堂上班主任时常强调的灾害,回头一看那一角沙石尘土已经混入积水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簇拥的人群猛然爆炸四散逃跑,那一瞬小黑几乎是第一反应的踩开滑板飞速滑向几百米后打烊的图书馆。




那天下午小黑与管理员打趣时,他不经意间了解到这管理员负责今天的善后。




穿越一盘散沙般的人群,他不管身旁是否已经发生了车祸或是来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的警告,小黑一心想着到图书馆,把他拉出来。




突然间一旁涌出的石堆冲击脚下正高速运动的滑板,几乎就断成两节,小黑还未反应就顺势飞了出去磕在十米开外坚硬的硕石上,全身暴起剧烈的疼痛,腿也似乎断了。




小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到图书馆的,那时灾情里蔓延到图书馆只剩短短的几秒钟,他记得他急得快死了,但那傻逼玩意还怵在那一动不动。




然后?


然后他就晕了。






如今的小黑大有一股同难共苦出生入死的悲壮感,他转头瞥向蹲在自己身旁的管理员,脑子除了重复这八个字此外一片混沌。




“苍牙?”




“……?”


那人搔搔耳朵,脸上一副茫然的样子。


“抱歉……我听的不太清。”




小黑闻言凑在那人的耳朵边大声


“苍牙!!!”




“嗯。”


这画面竟然有些滑稽可笑。




苍牙说不清这耳朵在何时出了问题,他听人说话更多时候是模糊一片,鲜少能听清楚的时候。




苍牙辍学回家找了图书管理员的工作,一直过得很安逸。


他家里较为充裕,不愁吃穿,家人有为他考虑治治耳朵的意思,但对此苍牙一直是拒绝的。




他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只是这个理由,




良久,苍牙解开了自己的面具。


小黑十分震惊。


面具下的脸竟然出奇的比自己帅气那么一点点,以前在图书馆相处时,他认为那张脸是经了什么损伤而被迫带上面具遮丑,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小黑借来笔纸,问




“你为什么戴着面具?”




苍牙在几年后给出了答案,他们相视一笑,当然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他看着小黑,说不出一句话,抬手揉了揉小黑的头发。


那双眼睛想说的太多,又何尝说过。


这场灾害来的太突然,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图书馆的废墟前总是站着一个少年。






入秋了,天气转凉。


那灾难带来的痛苦已随着夏去带走的重重燥热与阳光离开人们的脑海。


城市灯火阑珊,街上川流不息,小黑层尝试去某条曾经破碎的街道上去找他破碎的滑板,那曾经数次摆放在六号图书柜旁安逸存放的滑板。




他知已经找不到了,但还是不厌其烦的在每个破晓的光芒或是夕阳的余晖下站立,寻找。




小黑有些失落。




而这种失落却在日日夜夜的惆怅中变了味。




某天晚上,图书馆的灯火长明不暗。


他狂奔,他哭泣。


小黑推开门。




他不由分说紧紧抱住苍牙,而苍牙也是回抱住了的。


像那天灾难发生的晚上一样,小黑哭的不成样子。






苍牙不清不明当时的想法,身体会不由自主的抱住缠在身上的少年,久久不撒手。






然后,苍牙清楚的听见




“我喜欢你。”








此时深秋的夜晚一片温暖。





























































六指银鱼

我只会吹彩虹屁(忍3人物 X LOL电竞),第六章

(有合集了!)

  白队收下一血后,小黑借着皇子被动[战争律动],非常小心地挨个把小兵打成残血,让白队轻易地推线进塔。阿卡丽没有带传送,也就是说她错过了这波兵线后,经验将永远落后丽桑卓。

  小黑推完线直接从河道穿过向自家蓝Buff走去,他是红开的,抓完中路后对方打野可能对他的蓝有些想法了。不出意料,他刚穿过河道中心的那片孤立草丛,就看到对方雷克塞讪讪地从小龙坑前离开,放弃了偷蓝的打算。皇子飞快地刷完蓝,又收掉下野区所有野怪,正式进入三级。

  小黑原地读条回城,抽空擦了擦手心的汗,紧张地关注着小地图上所有路的动向。上路暂时不用管了,毒瘤鳄鱼名不虚传,刀妹甚至连用Q补...

(有合集了!)

  白队收下一血后,小黑借着皇子被动[战争律动],非常小心地挨个把小兵打成残血,让白队轻易地推线进塔。阿卡丽没有带传送,也就是说她错过了这波兵线后,经验将永远落后丽桑卓。

  小黑推完线直接从河道穿过向自家蓝Buff走去,他是红开的,抓完中路后对方打野可能对他的蓝有些想法了。不出意料,他刚穿过河道中心的那片孤立草丛,就看到对方雷克塞讪讪地从小龙坑前离开,放弃了偷蓝的打算。皇子飞快地刷完蓝,又收掉下野区所有野怪,正式进入三级。

  小黑原地读条回城,抽空擦了擦手心的汗,紧张地关注着小地图上所有路的动向。上路暂时不用管了,毒瘤鳄鱼名不虚传,刀妹甚至连用Q补兵都不敢。下路对方是经典的双丽斯塔组合,卡莎泰坦无论伤害还是坦度都完全不敌,如果对方雷克塞插一手,连越塔强杀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注:双丽斯塔指的是复仇之矛卡莉斯塔+牛头酋长阿利斯塔组合,对线非常强势。

  按照常理,小黑应该多去下路帮忙反蹲,防止对方有什么大动作。然而小黑:下路是哪里?我只认得中路哎。

  小黑回城补出半成品打野刀后,又径直朝上野区走去,清理锋喙鸟的同时也在注意着阿卡丽的动向,随时准备gank。

  其实阿卡丽并不是个好抓的英雄,她的[我流奥义!霞阵]提供超长的潜行时间,还有隼舞的位移,如果自身再保守一些,小黑一般不会对这个英雄有想法。

  但是阿卡丽,要怪就怪你自己走了中路吧……

  刷完锋喙鸟,小黑默默地站在了上河道的薄墙后,卡着视野的阴影等待时机。阿卡丽刚升到三级,丽桑卓却早已四级多时了。阿卡丽只好舍弃补刀,非常谨慎地吃着经验。这种情况应该是没什么机会了,小黑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仍然锲而不舍地蹲着。

  没有任何预兆,丽桑卓吟唱咒语的声音猛然高亢,一枚巨大的寒冰骨爪在她身前凭空出现,摧枯拉朽地冲向阿卡丽。

  [冰川之径],丽桑卓的超远程位移!

  皇子立刻走出阴影,大步朝阿卡丽走来。阿卡丽见来者不善,立刻用隼舞后撤到了塔前,同时拍下烟雾弹,身形即将消失在霞阵中。

  严格来说,她已经进入塔的范围了,还踩着正在扩散开的霞阵。无论怎么看,皇子这波gank都失败了。于是进入潜行状态前,她亮了个表情,给隼白小黑点了赞。

  然而现实立刻给了她一耳光。丽桑卓的身体忽然与冰川之径的骨爪交换了位置,同时一阵金色光华闪过,她已然出现在阿卡丽的霞阵前!

  从自家塔前到对方塔前,丽桑卓两段位移几乎越过了整个中路!

  她脚下的地面皲裂痕迹飞速扩散,冰蓝色的光环击中了霞阵中的阿卡丽,迫使她留下一道残影。

  “就在那!”小黑眼神猛然凌厉起来,德邦军旗、猛龙撞击,皇子流星一般直直冲向阿卡丽被禁锢的位置。

  为了能够确保击飞阿卡丽,皇子已经越过塔的范围,红色的警戒标志锁定后,毁灭性的能量炮即将降落在他的身上。这个三级的皇子顶多能承受三次防御塔的攻击,然而他却毫不在意。

  潜行中的阿卡丽被抛向空中,本就不太健康的血量愈发危险。白队紧跟着抬手,一杆寒冰凝成的长矛刺向阿卡丽阴影中的身躯。四级的丽桑卓[寒冰碎片]是升到两级的,冰矛的伤害十分惊人,将阿卡丽直接打得血量见底,只剩下可怜的一层血皮。

  阿卡丽心中却一阵窃喜。尽管她只剩几十血量,但是对方二人已经没有范围性技能了,她在霞阵中进入潜行状态,已然死里逃生!丽桑卓前期技能冷却时间很长,皇子根本只有两个伤害技能。只要她过了击飞的控制时间,从烟雾弹中撤回塔下,对方两人这波gank就彻底宣告失败,而丽桑卓也白白交了个闪!

  果然,丽桑卓打完技能后就已经回撤了,皇子也很不甘心地走出塔的范围。阿卡丽虽然还处于击飞后的僵直状态,嘴角已然微微勾起。她看着防御塔一发致命的能量子弹缓慢降落在皇子身上,心情十分愉悦。皇子后撤,伸手拍在身侧胄甲上,一圈土黄色的减速光环扩散开来,同时给自己附加了一层护盾。

  [黄金圣盾],皇子的W技能,没有伤害,减速很弱,薄薄的护盾比起防御塔好几百的伤害简直不值一提。阿卡丽歪着头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又想要给他点个赞了。土黄色的减速圈扩散开,在即将消失的范围末端触碰到了阿卡丽,而阿卡丽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

  反正也没有伤害,躲这么微弱的减速已经没有意义了,何必浪费一个闪现呢?阿卡丽这样想着,霞阵中的脚步变得迟缓起来。与减速同时,一道深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

  [德邦军旗]、[巨龙撞击]、[黄金圣盾],三个技能刚好触发[电刑]。

  [德玛西亚皇子 击杀 离群之刺!]

  阿卡丽难以置信地看着灰白的屏幕里,皇子丽桑卓二人神态自若地推起兵线,毫无吃惊的表现,好像他们那么着急地撤出防御塔只是为了更快地推线。

  既然敢三级越塔,怎么可能没算好伤害?


  小黑扬起长矛,[巨龙撞击]刺穿了一排小兵的身体,希望快速地把兵都打残血。不料丽桑卓先他一步释放了[寒冰碎片],碎裂的冰屑将小兵划成残血,结果小黑一个Q收了三个远程兵……

  小黑僵住了,呆站在原地。“队长,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小黑声若蚊呐,紧张得鼠标都握不住了。忽然,他又想到白队压根就没在小队语音里,听不到他的道歉,只好打字。

  “队长,我……”小黑聊天框里的字还没有打完,下一秒他的手定格在了空中。

  “没关系。”耳机里,一个温柔的男声说道,“你打得很好。”

  小黑石化了。召唤师峡谷里,皇子呆呆地现在中路,目送一波小兵进入对方的防御塔下,仿佛神游天际。一旁读条回城的丽桑卓疑惑地看着他,好像在皇子俊俏的面庞上看到了淡淡的绯红。

  白队从没有接受过采访,几乎没有粉丝听过他的声音。小黑关了弹幕,不知道他的直播间已经炸了。就算知道,他的大脑也根本没有空余内存可以处理这个信息。此刻,他脑子里每一个神经元都被同样的想法占领:白队和我说话了!白队和我说话了!卧槽白队和我说话了!!!

  小黑已经死机了。肾上腺素如井喷般涌入四肢百骸,每一个神经细胞都接收到过量的多巴胺,身体轻飘飘得简直要飞起来。大脑昏昏沉沉的,外界的所有声音都糊成一片,唯独自己的心跳听得清清楚楚。咚咚,咚咚,宛如雷鸣。


  “你怎么了?”白队疑惑道。

  “没……没事……”皇子终于缓过气来,艰难转身后,同手同脚地朝三狼走去。


 


  接下来的时间,三路都进入了稳定的发育期。除了上路雷克塞抓过一波,鳄鱼临死前用引燃换掉了刀妹,就没有爆发人头了。下路卡莎泰坦被压在塔下,除去压了一些补刀,情况倒也还好。

  中路丽桑卓把兵线压进塔里,一点一点地A着防御塔。小黑刷完河蟹,从对方蓝Buff墙后绕进中路一塔的侧面,然而阿卡丽浑然不知。小黑像一只蛰伏的狼蛛,只等着猎物露出破绽后,一击毙命。

  阿卡丽的处境非常糟糕。被连续击杀两次后,身为一个刺客,她的发育可能还比不上他们家的辅助。白队的操作不用多说,即使是在塔下,每次阿卡丽想要上前补刀,丽桑卓都会找到合适的角度,[寒冰碎片]击杀小兵后化为碎屑,刮得阿卡丽一身血痕。而丽桑卓自身已经撤出塔的范围,再若无其事地走回来继续A塔,没有被防御塔击中过一次。

  在某次击杀小兵消耗阿卡丽后,丽桑卓身上忽然亮起蓝光。紧接着丽桑卓高声吟唱,巨大的冰晶突兀出现,宛如陵墓般将阿卡丽冰封在其中。

  丽桑卓终极技能,[冰封陵墓]!

  从丽桑卓升到六级到阿卡丽被冰封,间隙不超过零点五秒!

  一杆军旗凭空出现,皇子借着[巨龙撞击]从侧面墙后飞身而出,EQ连招再接上被动[战争旋律],重击在阿卡丽残破的躯体上。白队的所有技能倾泻而出,阿卡丽还被皇子抛飞在空中,血条就已被瞬间清空。

  [冰霜女巫 击杀 离群之刺!]

  公频里:

  [所有人][离群之刺]:我真是佛了,打野你到底有多爱他,这么搞我?

  小黑脸刷的就红了。不过好在他已经死机过一次了,这次好歹还算冷静,只是清了清嗓子,小声道:“队长,我们吃镀层吧?”

  白队回应:“嗯。”

  丽桑卓和皇子各抗了一下塔,白队有[余震],皇子是个前排战士,血量都非常健康。他们疯狂地攻击镀层。两人都有不俗的推线能力,丽桑卓还带了爆破,在阿卡丽复活赶回线上前,两人竟在九分钟吃了四层镀层!

 


*白队你是不是觊觎我家小黑很久了!要不然偷偷连麦干嘛?

*得赶紧让小黑脱敏……不然这动不动就死机后来会很麻烦的……_(:з」∠)_

*话说有谁想看看苍牙大佬怎么殴打力哥吗,大概会算作番外?

*谢谢看到这里的朋友!_(:з」∠)_


晴空万里长城
好想摸摸祭苍的尾巴啊xxx.

好想摸摸祭苍的尾巴啊xxx.

好想摸摸祭苍的尾巴啊xxx.

乌拉(甜锅不吃甜)

我 画 我 自
祝融真好用就是太非总不中(。)
p2画着画着就变成了壁纸

我 画 我 自
祝融真好用就是太非总不中(。)
p2画着画着就变成了壁纸

伊尔达·寻

在空间看到的表格!
就玩了一下(๑>؂<๑)
我也不知道为啥后面人越来越多了
人真的太多我也不知道掉了谁(草

在空间看到的表格!
就玩了一下(๑>؂<๑)
我也不知道为啥后面人越来越多了
人真的太多我也不知道掉了谁(草

御币岛·叶安
占tag致歉//孩子想找个家族...

占tag致歉//孩子想找个家族qwq
原本这个家族呆着挺好的但是这周又出现了变故。。。族长溜了,主战力也走了……然后家族战没人安排也特别混乱
总之想找个新家族收留我,只要族长能负责能好好安排家族战深渊什么的就好啦
我超活跃!目前超忍3白金组!
救救孩子……QAQ

占tag致歉//孩子想找个家族qwq
原本这个家族呆着挺好的但是这周又出现了变故。。。族长溜了,主战力也走了……然后家族战没人安排也特别混乱
总之想找个新家族收留我,只要族长能负责能好好安排家族战深渊什么的就好啦
我超活跃!目前超忍3白金组!
救救孩子……QAQ

口意要咕咕咕

有、糊

致歉————

(这是党费)

以及我永远爱隼黑猫猫!

有、糊

致歉————

(这是党费)

以及我永远爱隼黑猫猫!



?
我可能,是闲到没事做去碰颜料x...

我可能,是闲到没事做去碰颜料xxxxx…。我死了
高光是不敢加了
也不知道涂了些什么东西

我可能,是闲到没事做去碰颜料xxxxx…。我死了
高光是不敢加了
也不知道涂了些什么东西

百色句号

把私设说一下好嘞
Ooc属于我

★苍牙
因为是自家主角色(儿子)呢,所以我家苍牙的话就是比较无口,话不多人也比较放空,做了很多事也不会说,也默默藏了很多事在心里。
闷骚【划去】
怒点高而稳定,怒点以下都无所谓,点燃后就不管不顾就是要把你neng死才行。
勾玉耳饰,发型看我心情梳,哼哼
能画脸我就不画面具(面具根本不能满足我

★隼白
我拿到这位朋友的超星太鼓后就觉得事情不简单
你是明骚啊【划去】
以前玩乐队,还有迷妹,很可以啊小伙子。
睫毛精(但不是特指下头那两下233)我总觉得画他有点童颜(我自己觉得,我自己都看不懂我自己画的啥 人生就是这样
因为童颜的关系,但毕竟是队长了 老大不小了,所以戴个口罩()正经+1...

把私设说一下好嘞
Ooc属于我

★苍牙
因为是自家主角色(儿子)呢,所以我家苍牙的话就是比较无口,话不多人也比较放空,做了很多事也不会说,也默默藏了很多事在心里。
闷骚【划去】
怒点高而稳定,怒点以下都无所谓,点燃后就不管不顾就是要把你neng死才行。
勾玉耳饰,发型看我心情梳,哼哼
能画脸我就不画面具(面具根本不能满足我

★隼白
我拿到这位朋友的超星太鼓后就觉得事情不简单
你是明骚啊【划去】
以前玩乐队,还有迷妹,很可以啊小伙子。
睫毛精(但不是特指下头那两下233)我总觉得画他有点童颜(我自己觉得,我自己都看不懂我自己画的啥 人生就是这样
因为童颜的关系,但毕竟是队长了 老大不小了,所以戴个口罩()正经+1
能不画口罩我就不画(口罩根本不能满足我

★血影
单眼皮+鲨鱼牙
我各种场合遇到他的时候总会说“别闹了孩子,我们冷静点。”
窥群看到有人提到过他喜欢甜食,这很ok,只是你不好打不说也不好画!我要抢走你的甜食。
那琳的糕点雨对他岂不是应该有buff加成?
A级 很急,老子要去吃蛋糕了不想和杂鱼打
S级 吃了蛋糕,开心
Ss级 老子tm的蛋糕不存在了——

别再对明离太好了

《【忍三双黑】关于我和我徒弟的那些事》

#忍三双黑师徒向,电音小黑和炎魂小黑。
#没有文笔,请勿ky,ooc致歉。
#电音小黑第一人称。
#电音小黑有病注意!
#是给徒弟写的文,感觉还是挺渣的。
#胧苍牙是已经退坑九个月的好友,原皮小黑是已经退坑也删掉的徒弟,炎魂小黑是关心我还在我列表里面的徒弟。
#有些内容是虚构并不是真经历过。

【一】

那一年,我在樱花盛开的季节路过了一棵樱花树,邂逅了我的第三个徒弟——那是我看他那孤苦伶仃的样子才愿意收了他做我徒弟。

我还记得他是原皮小黑,每天都摆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弱,但至少打个A级悬赏不会太早没打趴。

他跟我说的心灵鸡汤都比其它人还要多,他知道我精神状况并不是很...

#忍三双黑师徒向,电音小黑和炎魂小黑。
#没有文笔,请勿ky,ooc致歉。
#电音小黑第一人称。
#电音小黑有病注意!
#是给徒弟写的文,感觉还是挺渣的。
#胧苍牙是已经退坑九个月的好友,原皮小黑是已经退坑也删掉的徒弟,炎魂小黑是关心我还在我列表里面的徒弟。
#有些内容是虚构并不是真经历过。

【一】

那一年,我在樱花盛开的季节路过了一棵樱花树,邂逅了我的第三个徒弟——那是我看他那孤苦伶仃的样子才愿意收了他做我徒弟。

我还记得他是原皮小黑,每天都摆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弱,但至少打个A级悬赏不会太早没打趴。

他跟我说的心灵鸡汤都比其它人还要多,他知道我精神状况并不是很好,因为曾经受了一次好朋友离去的打击之后我就变了一个人。

他时常问我有没有在乎的东西,或者是人,觉得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怪孤单的。

“没有哦,因为你师傅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朋友的原因,不过直到你出现在我的身边我才发现其实有人陪伴也是挺不错的事情。”

那时候的我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陪伴是一件挺让人开心的事情,只不过因为一场事故导致我和他分开,他已经来不了我身处的这个世界了。

“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师傅。”

对啊,我是个不称职的师傅,连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的师傅那还不是一个废物。

他离去的时候还问我他在我心里面的地位。

“很重要。”

当时我是这么回答他的,我觉得这个回答太普通一直都在自责当时怎么不说点好一点的话,现在他已经听不到我说话了,我又可以跟谁说他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他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二】

他的死亡又一次将我推入无边黑暗深渊,这次我不知道怎么离开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总觉得身边有双大手要将我撕裂开来。

分不清梦境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可是这时却有一个很像他的原皮小黑来到了我的世界给予我的温柔,甚至我把那个原皮小黑当成是他的替代品。

“我这个样子很过分,不是吗?”

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从来都没想过他是我的徒弟,而是把原皮小黑当成是他的替代品,因为他们两个简直太想了,我也开始怀疑他没有死。

我常常告诉我自己他们两个并不是一个人,必须分清楚梦境与梦境,每次我在现实世界的时候都感觉我在梦境世界,导致我有了想离开的念头。

“这个世界真是让人觉得头大。”

我开始疏远他,让他觉得我是个很奇怪的人,甚至我也疏远了那些主动想接近我的人,因为我不希望这些来自梦境世界的“他们”来接近我。

渐渐地没有人愿意接近我,告诉我现在是梦境世界还是现实世界,有时候我还会问问他。

“徒弟啊,现在是梦境世界还是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师傅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没事,就是为师我有点分不清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而已。”

我身处现实世界却感觉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它让我有了一种身处梦境世界的错觉,也让我失去了太多愿意跟我做朋友的人。

“我到底是在干什么?”

【三】

这些天我越来越难受,由于视线模糊经常把现实世界当成了梦境世界,还特意抽空去检查了一下,说是可能有精神病,让我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随后我来到了他的身边跟他说了我的事情。

“师傅才没有精神病,师傅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得精神病呢!”

他就是不愿意相信我有病,也许是我想太多了才会浑身不舒服,可是长期分不清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一直都是我的痛处,

因为我常常分不清楚导致我会有想不开的念头,可能是我太想离开梦境世界回到现实世界了,可是身在现实世界又怎么回得去现实世界,就好像我经常说我的人生然而主角不是我一样。

因为我跟他说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也开始关心我的身体状况还为了监督我睡觉来到我家打地铺睡觉,告诉我熬夜对身体不好。

他还说可能是我没有睡好的缘故才会分不清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但是我一直都是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去睡觉怎么可能会睡不好。

我开始畏惧。

畏惧他对我一个人的过度关心。

我又一次开始疏远他,自己的病情怎么样了我也没有告诉他,怕他等会又说我怎么了,我是真的害怕别人对我太好了,尤其是他。

“我真的不希望你对我这么好,因为我很害怕你会跟他一样离开我的身边。”

因为我的过失让我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人,一个是胧苍牙一个是原皮小黑,而现在的他是炎魂小黑。

他不是他。

【四】

那一天我简直乱来了,突然想离开“梦境世界”吃了很多药,还让他为了我在我床边提心吊胆十三个小时。

他一整夜都没有睡觉都在等我醒过来,等我醒来了他还跟我说“师傅坏坏”这种奇怪的话。

我跟他说起来了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比如胧苍牙的事情,还有原皮小黑的事情,我甚至把曾经把他当成是原皮小黑替代品的事情也告诉了他,他并没有讨厌我而是觉得我挺可怜想要保护我。

“我觉得师傅是个很让人心疼的人,当师傅分不清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候我多希望我可以成为你的引路人带着你去现实世界,可这里就是你要的现实世界,也不需要我带你去。”

他跟我说的也只有这么多,还跟我说下次不要乱来,因为这会让他担心的。

之后他在我身边陪着我一起做任务,我的情况差不多也好了起来,但至少可以分得清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

【五】

“师傅,我这里有一个S级悬赏!”

“是什么啊?”

“是师傅你最爱的馒头!还是抗雷的!”

“噗哈哈哈……”

他说的是般若,经常被我说是“馒头”的那个家伙。

幸好是抗雷的,可以四拖一。

“我先带个寒冰卷轴,免得等会一不小心被打趴了可就不好了。”

“师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已经背着寒冰卷轴的我再叫上三个好友陪着他一起去打般若,这次的悬赏并不是很难。

然后三号楼出SS悬赏……

“三号楼你居然出了SS悬赏!”

“师傅你冷静一点!”

“是欧洲人!快吸欧气!”

“我不是欧洲人哦。”

“是什么SS啊?”

“是强化坚韧抗火鬼畜剑哦。”

“我要打我要打!”

……

因为队伍有两个小黑和一个小椒,再加上这个是强化坚韧和抗火的悬赏,所以这个悬赏是没办法四拖一,无奈之下我占了徒弟的位置。

随后周日有空我们打完了这个SS,我是四号位出了S雷镖图纸。

“如果我生是阿力的话那该多好,每次打悬赏都是阿力用的宝物图纸。”

当我去找他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人去了哪里,只能在家里等他回来。

他应该没因为我占了他SS的位置而生气吧?

看他那时候第一次看到SS也怪激动的,虽然他没跟我说他想打SS,但是我觉得占了他的位置有点尴尬。

他回来的时候跟我说没事。

“我记得师傅影四的忍阶任务需要十个SS,这个位置给师傅再适合不过了。”

“谢谢。”

【六】

在我心里面这个徒弟是怎样的呢?

他很特殊。

我希望他可以时时刻刻呆在我的身边,我想看着他,想和他一起做任务打悬赏。

可是我不能太自私,因为他已经出师了,他马上也要有属于他的徒弟了。

“恭喜你出师。”

“谢谢师傅。”

“今后要对你自己的徒弟好点。”

“好的师傅。”

我与他各抬起右手并且击掌。

“今后为师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师傅。”

“今后我又是孤单一个人了。”

“是啊,没我在身边,师傅你会很无聊的。”

“但至少我还可以去找你组队。”

随后两人擦肩而过,开始走上了各自的道路。

高鸽一曲
有无人陪我这个卡段位的小菜逼打...

有无人陪我这个卡段位的小菜逼打33啊uvu
我再卡在精英就要疯了p
麻烦看看我!!!
占tag致歉

有无人陪我这个卡段位的小菜逼打33啊uvu
我再卡在精英就要疯了p
麻烦看看我!!!
占tag致歉

高鸽一曲
盗版胸也比你大 突然想吃这对

盗版胸也比你大

突然想吃这对

盗版胸也比你大

突然想吃这对

碱式咸鱼

p1电音拟人
p2 3 4土豆

然后就是祭春的沙雕日常(?)
哎,在学校没有手机的日子只能靠摸鱼为生╭(╯ε╰)╮

p1电音拟人
p2 3 4土豆

然后就是祭春的沙雕日常(?)
哎,在学校没有手机的日子只能靠摸鱼为生╭(╯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