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忘羡毒唯

2918浏览    159参与
顾羽

今日份惊吓

【错?有什么错?报恩是错吗?江澄自己不打算报恩还不让羡羡报了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简直无fuc   k说🌚🌚🌚


不是,等等,这年头劫狱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要是人人都你这报恩法,离世界乱套也不远了吧→_→

【错?有什么错?报恩是错吗?江澄自己不打算报恩还不让羡羡报了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简直无fuc   k说🌚🌚🌚


不是,等等,这年头劫狱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要是人人都你这报恩法,离世界乱套也不远了吧→_→


建个小号来怼毛
貌似抓到一个卧底毛 @幽谷无回...

貌似抓到一个卧底毛 @幽谷无回响
大家小心一点哈
详细经过明天 @与痴之三 会说

貌似抓到一个卧底毛 @幽谷无回响
大家小心一点哈
详细经过明天 @与痴之三 会说

顾羽

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

初见感觉还挺对

再看,emmm。。。

等等,鬼修那是什么好东西么?行的那是什么正义事么?

挖人祖坟驱使尸体让人死了都不消停啊

蓝忘机所谓的“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不过是因为,金凌背上的鬼不是他爸的魂,魏婴吹笛驱使的不是他妈的尸罢了

你看着你的父母死后被驱使着杀人很开心吗?

你看着你的朋友死后缺胳膊短腿仍不死不休很开心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修即原罪,是邪魔外道不容于世——没有人会允许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后都不得安生

最后再提一句,羡粉:江澄抽打无辜鬼修13年,真是罪恶滔天

。。。。。。无辜、鬼修?

????????????

鬼修脸上会写着“我是鬼修”这四个字么?为什么会被认...

初见感觉还挺对

再看,emmm。。。



等等,鬼修那是什么好东西么?行的那是什么正义事么?

挖人祖坟驱使尸体让人死了都不消停啊



蓝忘机所谓的“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不过是因为,金凌背上的鬼不是他爸的魂,魏婴吹笛驱使的不是他妈的尸罢了




你看着你的父母死后被驱使着杀人很开心吗?

你看着你的朋友死后缺胳膊短腿仍不死不休很开心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修即原罪,是邪魔外道不容于世——没有人会允许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后都不得安生



最后再提一句,羡粉:江澄抽打无辜鬼修13年,真是罪恶滔天

。。。。。。无辜、鬼修?


????????????



鬼修脸上会写着“我是鬼修”这四个字么?为什么会被认出来是鬼修?还不是因为他走邪路子让江澄看见了!请问,不抽你抽谁!!!

顾羽

日常BB

突然发现,拉黑真是个好东西

以前的我从来不拉黑人,向来都是别人拉黑我

现在发现,拉黑太好了!世界一下子清静了!

可能是因为现在的我连江澄tag都不怎么逛了专注于怼tag,所以翻墙毛特别多?

突然发现,拉黑真是个好东西

以前的我从来不拉黑人,向来都是别人拉黑我

现在发现,拉黑太好了!世界一下子清静了!

可能是因为现在的我连江澄tag都不怎么逛了专注于怼tag,所以翻墙毛特别多?


夏彧

我几天不搞事

啊,最近学业比较繁忙,大概下个星期周末就有时间来搞一搞忘羡什么的,闲来无事骂一骂翻墙毛我觉得挺好的。因为jc生日我不在,所以现场什么情况我不知道。

下星期正式开文,开忘羡怼文。两个都不会落到好下场。

如果不开的话,我会开一篇江澄bg。各位有兴趣的来捧个场。

啊,最近学业比较繁忙,大概下个星期周末就有时间来搞一搞忘羡什么的,闲来无事骂一骂翻墙毛我觉得挺好的。因为jc生日我不在,所以现场什么情况我不知道。

下星期正式开文,开忘羡怼文。两个都不会落到好下场。

如果不开的话,我会开一篇江澄bg。各位有兴趣的来捧个场。


顾羽

百凤山作弊

【你也可以吹两声笛子,看看有没有凶尸怨灵肯跟你走啊】

那我也可以开着汽车跟你赛跑喽,有本事你也造个汽车出来啊,造不出来不是我的错啊→_→

本来就是邪魔外道非要跟正道比,部门不同瞎折腾啥呢,这跟如来佛祖大战元始天尊,葫芦娃大战金刚侠有啥区别,自己在那儿抖机灵,丢的可是云梦江氏的脸。

还有江厌离的【别人猎不到不是他的错】

你自己修为平平猎不到以为别人也猎不到啊?那事先没有通知,大学招生突然缩减三分之一,考生是该考得上还是考不上啊(ー_ー)

【你也可以吹两声笛子,看看有没有凶尸怨灵肯跟你走啊】

那我也可以开着汽车跟你赛跑喽,有本事你也造个汽车出来啊,造不出来不是我的错啊→_→

本来就是邪魔外道非要跟正道比,部门不同瞎折腾啥呢,这跟如来佛祖大战元始天尊,葫芦娃大战金刚侠有啥区别,自己在那儿抖机灵,丢的可是云梦江氏的脸。

还有江厌离的【别人猎不到不是他的错】

你自己修为平平猎不到以为别人也猎不到啊?那事先没有通知,大学招生突然缩减三分之一,考生是该考得上还是考不上啊(ー_ー)


顾羽

到底还是没用心

【魏无羡道:“我怎么不能郁结了。替你郁结呀。义城的善后事宜,这可不是小麻烦。那么大一座城,如果真的要清理,一定各方面都会消耗巨大。蜀中本来就不是你们的管辖地盘。我建议你们姑苏蓝氏不要一力承担,点一点楼下这群小辈,看看他们有多少家,叫他们各家出一份力。”】

若你对江澄像对蓝湛这样哪怕有半分用心,也不会在重建江家那么艰难的时刻仍肆无忌惮,亦不会轻易说出【这儿我本来就不想来,你自己应付吧】

【魏无羡道:“我怎么不能郁结了。替你郁结呀。义城的善后事宜,这可不是小麻烦。那么大一座城,如果真的要清理,一定各方面都会消耗巨大。蜀中本来就不是你们的管辖地盘。我建议你们姑苏蓝氏不要一力承担,点一点楼下这群小辈,看看他们有多少家,叫他们各家出一份力。”】

若你对江澄像对蓝湛这样哪怕有半分用心,也不会在重建江家那么艰难的时刻仍肆无忌惮,亦不会轻易说出【这儿我本来就不想来,你自己应付吧】

顾羽

想问问诸位,你们眼中的魏无羡是怎么定性的?


我的认知里,“他是一个身负滔天大罪的好人,且他所谓行侠仗义只能针对施暴者不是他这一前提。当他自己变成施暴者,应对措施就变成了【我也很可怜,我也很委屈,你还要我怎么样】”


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他是不成熟且犯过好多错的孩子”


但是“犯罪”必须接受“审判与惩罚”


接下来我们将“犯人”给予三种定义“圣人的犯人”“普通的犯人”“无赖的犯人”


魏无羡走到这一步,有他自身的因素,也有社会的因素。


但是结果是他构成“犯罪”事实。


而他对此的态度是什么,【我父母双亡,被驱逐出家族】,这很明显属于“无赖型犯人”


但是他的前...

想问问诸位,你们眼中的魏无羡是怎么定性的?


我的认知里,“他是一个身负滔天大罪的好人,且他所谓行侠仗义只能针对施暴者不是他这一前提。当他自己变成施暴者,应对措施就变成了【我也很可怜,我也很委屈,你还要我怎么样】”


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他是不成熟且犯过好多错的孩子”


但是“犯罪”必须接受“审判与惩罚”


接下来我们将“犯人”给予三种定义“圣人的犯人”“普通的犯人”“无赖的犯人”


魏无羡走到这一步,有他自身的因素,也有社会的因素。


但是结果是他构成“犯罪”事实。


而他对此的态度是什么,【我父母双亡,被驱逐出家族】,这很明显属于“无赖型犯人”


但是他的前期行为,从出发点来讲都是为了“做好事”“当好人”“行侠仗义”“保护无辜”


可是当他自己【构成】做“做坏事”“当坏人”“杀人屠城”“误杀无辜”的【行为】时,他采取的是与最初自己【做好事”“当好人”“行侠仗义”“保护无辜”】的【行为】完全相反的【行为】


就很迷,【薛定谔的好人】


对了,还有一个【薛定谔的驱逐】(他说完“被驱逐”然后就跑进了被驱逐的家族,此时你要是再去“驱逐他”,他就“七窍流血讹你”)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吐槽

【难道只准别人杀他不准他杀别人啊】

每次看到这样的话都很迷

如果有人要去杀你,但是没打过你被你杀了,你跟警察说“谁让他先杀我的”,你看警察逮不逮你喔(ー_ー)

哪怕是防卫过当也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好吧

【难道只准别人杀他不准他杀别人啊】

每次看到这样的话都很迷

如果有人要去杀你,但是没打过你被你杀了,你跟警察说“谁让他先杀我的”,你看警察逮不逮你喔(ー_ー)

哪怕是防卫过当也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好吧

殇°(长咕)

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毛毛一起翻墙?

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毛毛一起翻墙?

顾羽

永远无法和解

我们认为“在其位,就必须谋其职。先修身齐家,再治国平天下”


她们认为“伟大的正义与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我们认为“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认罪”


她们认为“我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就够了。”


我们认为“生命的消逝代表着亲情爱情友情的破散,而你的生命还不回我的爱人的生命,所以你的死亡与悲惨对我没有半分弥补,我将永远保留仇恨与诅咒你的资格。”


他们认为“生命的仅仅代表生命,你家破人亡,我也家破人亡。你失去什么,难道我不是也失去什么?即便我有天大的我罪孽,当我曾经足够悲惨,那么我就可以放下过往追求幸福。”


我们认为“任何理由都不是你伤害别人的借口。”


她们认为“无意识...

我们认为“在其位,就必须谋其职。先修身齐家,再治国平天下”


她们认为“伟大的正义与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我们认为“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认罪”


她们认为“我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就够了。”



我们认为“生命的消逝代表着亲情爱情友情的破散,而你的生命还不回我的爱人的生命,所以你的死亡与悲惨对我没有半分弥补,我将永远保留仇恨与诅咒你的资格。”


他们认为“生命的仅仅代表生命,你家破人亡,我也家破人亡。你失去什么,难道我不是也失去什么?即便我有天大的我罪孽,当我曾经足够悲惨,那么我就可以放下过往追求幸福。”



我们认为“任何理由都不是你伤害别人的借口。”


她们认为“无意识的杀人可以被原谅”





所以,永远都没法和解的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今日份惊吓

【羡羡用完尸体不是又埋回去了么】

敢情我还要感谢你给我埋回去了呗!

是不是我当时迫于无奈把你卖进青楼之后把你赎回家就是我深情了啊

最后弱弱问一句,他有埋回去么?我怎么没印象啊。可能时间过了太久忘了

【羡羡用完尸体不是又埋回去了么】


敢情我还要感谢你给我埋回去了呗!


是不是我当时迫于无奈把你卖进青楼之后把你赎回家就是我深情了啊


最后弱弱问一句,他有埋回去么?我怎么没印象啊。可能时间过了太久忘了

顾羽


魏无羡的真实写照

hhhhhhh,太真实辽

——图片源于是奶茶吖


魏无羡的真实写照

hhhhhhh,太真实辽

——图片源于是奶茶吖

顾羽

突然发现魏无羡连英雄病都算不上(=_=)

说实话某人并没有英雄病,,,他只是爱出风头。

因为英雄病的人沉迷于自我感动自我牺牲自我实现。

假如一个英雄病的人血洗不夜天,那么他会主动要求江澄杀自己,临死还要玩一把大义凛然的牺牲,送江澄一个美名。当然江澄可能会抽他俩大耳刮子(눈_눈)

——转载自爱咋咋地

说实话某人并没有英雄病,,,他只是爱出风头。

因为英雄病的人沉迷于自我感动自我牺牲自我实现。

假如一个英雄病的人血洗不夜天,那么他会主动要求江澄杀自己,临死还要玩一把大义凛然的牺牲,送江澄一个美名。当然江澄可能会抽他俩大耳刮子(눈_눈)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吐槽一下

不得不感慨在原著背景下要向魏无羡复仇,实在是太过困难!

但是——

复仇困难不假,被他救过人也许会碍于舆论无法对他下手也是真。

但请你不要把什么——

把他救了人和人家因为这件事情就不能对他动手or他已经死了一次了,他已经够惨了之类的说法拿出来

谢谢!

先不说报恩和报仇不冲突哈

这种——

他死了一次又活过来=上千人的人死不能复生

救了人家一命=等于杀了人全家=人家没有资格怪他找他报仇

亲生父母因为意外死亡=人家爸妈被他亲手杀害

他让江澄弃了他=他被家族驱逐=人家因为他家破人亡

他修鬼道粉身碎骨=人家被他打断腿

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实在要不得!

而且他只是救了一部分,要是碰...

不得不感慨在原著背景下要向魏无羡复仇,实在是太过困难!

但是——

复仇困难不假,被他救过人也许会碍于舆论无法对他下手也是真。


但请你不要把什么——

把他救了人和人家因为这件事情就不能对他动手or他已经死了一次了,他已经够惨了之类的说法拿出来

谢谢!


先不说报恩和报仇不冲突哈


这种——

他死了一次又活过来=上千人的人死不能复生

救了人家一命=等于杀了人全家=人家没有资格怪他找他报仇

亲生父母因为意外死亡=人家爸妈被他亲手杀害

他让江澄弃了他=他被家族驱逐=人家因为他家破人亡

他修鬼道粉身碎骨=人家被他打断腿


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实在要不得!


而且他只是救了一部分,要是碰上没有救过的呢?要是碰上薛洋那样的呢?

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一下——


设:一不夜天受害者家属对昔日仇人魏无羡展开报复,失败告终逃跑失败最终被捕

且第二次围剿乱葬岗时并不在场


那所发生的画面大概如下👇

NPC:你为何要害他?他做了什么,让你非要置他于死地?

凶手:他做了什么?他杀了我父母!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NPC:可他已死了一次,你还想要他怎样?

凶手:他是死过一次,可他又活过来了。我父母呢?他若是能让我父母活过来,哪怕他把我的头摘下来当球踢都行!

NPC:……




NPC:他是杀了你的父母,可他也父母双亡,被家族驱逐,甚至死无全尸,还想要他如何?

凶手:请问这与我何干?请问是我杀了他父母,还是我让江宗主把他赶出家族?而且他死无全尸,更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NPC:……




NPC:那他也于你有救命之恩,你怎能如此恩将仇报?只记仇不记恩,算什么东西?

凶手:……他什么时候救过我,我怎么不知道?如果你说的是乱葬岗的那一次,那就很抱歉了,我当时并不在场。

NPC:……

凶手:所以你想表达什么?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NPC:……


那就非常尴尬了


——转载自芬必得

顾羽

如果你的行为侵犯了别人的利益,那么无论你的理由多么光明正大,你都是有错的

再说说江澄不救温宁。

首先,江澄并不知道温宁被困金家。温情求救魏无羡,魏无羡越过江澄直接闯上金鳞台要求金子勋交出温宁。态度强硬。

遭到拒绝后,在金鳞台清谈会大庭广众,拿出陈情欲杀金光善,几乎失控。后来看到蓝忘机的眼睛清醒了过来。【为忘羡找到了糖。毕竟魏无羡上金鳞台闹事,当金光善抬出身为‘恩人之子’‘家主’‘兄弟’的江宗主并不能使魏无羡有任何收敛,但是蓝忘机的眼睛可以让半失控状态的夷陵老祖清醒过来。】总之,魏无羡在金鳞台的所做所为是对金氏的挑衅与欺辱。对。强要金氏俘虏,大庭广众欲杀家主。几乎等同于宣战。

后来穷奇道抢了温宁等人后杀监工六人,重伤70多人。

这里再提一下魏无羡刨坟事件。当时...

再说说江澄不救温宁。

首先,江澄并不知道温宁被困金家。温情求救魏无羡,魏无羡越过江澄直接闯上金鳞台要求金子勋交出温宁。态度强硬。

遭到拒绝后,在金鳞台清谈会大庭广众,拿出陈情欲杀金光善,几乎失控。后来看到蓝忘机的眼睛清醒了过来。【为忘羡找到了糖。毕竟魏无羡上金鳞台闹事,当金光善抬出身为‘恩人之子’‘家主’‘兄弟’的江宗主并不能使魏无羡有任何收敛,但是蓝忘机的眼睛可以让半失控状态的夷陵老祖清醒过来。】总之,魏无羡在金鳞台的所做所为是对金氏的挑衅与欺辱。对。强要金氏俘虏,大庭广众欲杀家主。几乎等同于宣战。

后来穷奇道抢了温宁等人后杀监工六人,重伤70多人。

这里再提一下魏无羡刨坟事件。当时的温晁一脉灭了江家,而魏无羡迁怒全温氏,甚至刨了无辜的温氏先人的墓。那么为什么魏无羡可以牵连温氏的无辜。金氏的人就不可以牵连温宁一脉?

在强要俘虏,公然威胁,杀金氏家主未遂的情况下,杀金氏六名监工,重伤七十,这种情况下算不算同金氏全面宣战。

而此时的江澄才得到消息,怎么办?报恩,保魏无羡温宁,射日之征受损最大的江家对受损最小的金家是否有胜算?

你当然可以说,温宁有恩江澄,江澄凭什么不救他。可是江澄怎么救,被金氏一举吞并吗?

江澄当然可以报恩,但是温宁救了的是江澄,温家灭了的是江家。也就是说温宁救人只能针对江澄个人而不能上升到家族。

那么问题来了,江澄有资格把江氏祖宗基业,江家剩余之人安身立命的之处拿出来报温宁救自己的恩吗?

假如,在古代,有个人被皇帝叛了死罪,但是那个人被冤枉了,而且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该做的是为他奔走相告,为他沉冤得雪,而不是劫狱。因为你如果劫狱,你是报恩了,救了救命恩人,但是你要被株连九族。你家那些人,三姑六婆,扫地的烧火的,他们跟你的救命恩人没有关系凭什么为他死?

事实上温氏五十多人对金氏没有半点价值,充其量就是发泄发泄温氏多年横行的窝囊气。

所以说,假如魏无羡被温情求救后前找江澄利用姻亲关系,再许以后利益,救人很难吗?

金光善要是真的半点不给江家面子就不会让轩离结亲。不过50个无伤大雅的俘虏,用来还江氏的亲近,既当了好人又赚了便宜,金光善不傻。

但是为什么魏无羡劫人以后,金光善步步紧逼呢?很简单,夷陵老祖比温家人值钱,而且结合魏无羡在清谈会上的言论,可以知道江澄这个宗主在魏无羡面前没有一点约束力,这样好的机会金光善怎么可能放过。何况,魏无羡大闹清谈会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金光善就算是想放他一马都没法放,要是不计较,金色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脸往哪里放?哦,江氏的下属在你金家想闯就闯,你家下属说杀就杀,你家宗主说威胁救威胁,结果你家屁都不敢放?那你金家算个屁。

我说魏无羡行事越过江澄是犯上作乱,欺上瞒下,很多人会说,江澄从来没有把魏无羡当下属,江澄都把他当兄弟,你在这里不平什么?

可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江家刚刚安定,正是需要江澄立威的时候,如果魏无羡身为下属,屡次无视江澄威严那么江家的其他门生怎么想?

哦,咱们家主屁都不是,魏无羡一回俩回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屁都不敢放?

所以我说,正是兄弟,才要为了江澄跟江家考虑。我要是魏无羡,在那个时期,但凡有外人在,江澄坐着我站着,江澄站着我跪着,他年轻,服他的人太少了,所以身为他的兄弟我不能拆他的台。

但是私下里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想怎么玩想怎么闹就怎么玩怎么闹。

也许又有人说,那就不是羡羡了。哦,因为你的心性自由率直所以就可以理所应该的叫别人倒霉?

很多人都喜欢一个说法‘人活着当然应该自由自在。’

但是,前提是你的自由自在不要对别人造成困扰。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喜欢说‘不好意思,我说话就是这么直’的人总是让人想锤他,因为他说话直不直是他的事情,但是他怼到你了。

‘不好意思,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我没坏心啊,我不是故意的。人活着不能自由自在要为了别人改变自己不是太悲哀了吗?’

‘所以呢?我就要迁就你吗?那你怎么没有迁就我呢?’

责怪别人站在你的对立面之前,请先想想你有没有站在他的那一面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玄武洞

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啐道:“这种人,真是该杀。”

    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可听得清楚?”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温晁暴怒道:“你竟敢说这种狗屁不通、大...

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啐道:“这种人,真是该杀。”

    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可听得清楚?”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温晁暴怒道:“你竟敢说这种狗屁不通、大逆不道的狂言妄语!”

    魏无羡先是“噗”的一弯嘴角,随即,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抚着江澄的肩,边笑得透不过气来,边道:“狗屁不通?大逆不道?我看你才是吧!温晁,你知道刚才这句话,是谁说的吗?肯定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好了。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你竟然敢骂你老祖宗的名言狗屁不通、大逆不道?骂得好,好极了!哈哈哈哈哈哈……”

温晁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魏无羡又道:“对了,辱骂温门名士是什么罪名?该怎么罚?我记得是格杀勿论,是吧?嗯,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而魏无羡故意激他,就是在等这怒极失控的一刻。他嘴边笑容不减,出手如电,瞬息之间便夺剑反杀、一举将温晁制住!

    他一手擒着温晁,几个起落,跃到深潭之上的一座石岛上,拉出距离,另一手将温晁的剑抵在他脖子上,警告道:“都别动,再动当心我给你们温公子放放血!

这是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是做的

1.引温晁骂温卯

2.大肆嘲笑,表示赞同,直言骂的好

3.直言叫温晁去死

4.劫持温晁,要给他放血

但是他已知什么呢?

岐山温氏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无法拒绝的。无数前例为证,如果有哪个家族胆敢违抗他们的命令,就会被扣上“仙门逆乱”、“百家之害”等等奇怪的罪名,并以此为由,将之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歼灭。

明知他索剑是不怀好意,可是如今岐山温氏如日中天,各家都如履薄冰,不敢稍有反抗,生怕一惹他不满,就会被扣上什么罪名累及全族,只得忍气吞声。

  

    那名门生道:“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说是……蓝家自己烧的。温家的长子温旭去了一趟姑苏,不知给蓝氏家主定了个什么罪名,逼姑苏蓝氏的人,动手烧自己仙府!美其名曰清理门户、焕然重生。大半个云深不知处和山林都被烧了,百年仙境,就这么被毁了。蓝家家主重伤,生死未知。唉……”

    

那么我就一个问题,他居心何在

居心何在?

不要跟我说没有魏无羡江家也会被灭门,我就问问他明知温家已经灭了不少小门派,蓝家这样的大世家也动了手,为什么还要用挑衅的方式救人?

有人说他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江澄按住了魏无羡,魏无羡低声道:“你按我干什么?”

    江澄哼道:“怕你乱来。”

魏无羡道:“你想多了。虽然这个人又油腻又恶心,但我就算要揍他,也不会挑选这个时候给咱们家添乱子。放心吧。

给咱家添乱子,他不是知道会惹了温家会出事吗?

温晁指着他们,道:“这是要造反了?我警告你们,我容忍你们很久了。现在立刻自己动手,把这丫头给我绑了吊起来!否则你们两家带过来的人都不用回去了!”

    金子轩哼哼冷笑,并不挪动。蓝忘机也是恍若未闻,静如入定

    一旁有一名姑苏蓝氏的门生,听着温晁的威胁之词,一直在微微发抖,此时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抓住绵绵,准备动手绑她。蓝忘机眉峰一凛,一掌拍出,将他击到一边。

    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可俯视那名门生的神情,不怒自威:姑苏蓝氏有你这种门生,当真可耻!

    魏无羡对江澄低声道:“哎,蓝湛那个性子,要糟。”

他要是不觉得温家牛逼为什么会觉得救人的蓝湛要遭?注意,蓝湛只是挡着不让温家的人抓绵绵,打的也是苏涉不是温家人。这样的行为他知道要遭?那他自己做了什么?

虞夫人冷笑道:“你是明白,但光是明白也没什么用。这个魏婴,真是一天不惹事浑身就不痛快!早知道还不如就叫他老实待在莲花坞禁止出门。温晁难道还真的敢把姑苏蓝氏和兰陵金氏的两个小公子怎么样?就算敢怎么样,那也是他们运气不好,轮得到你去逞英雄?”

    在江枫眠面前,魏无羡总要给他夫人一些面子,一句也不顶,心道:“不敢把他们怎么样?那可不一定。温晁就没什么不敢做的。

回到家后,他并不觉得温晁不会对蓝湛他们怎么样,他说温晁有什么不敢做的?

那他挑衅劫持温晁,引温晁骂温卯,直言温卯其名,直言叫温晁去死

他知道温家什么样?温晁怎么样?为什么还要那么做?为什么不说出来大家早做准备?

不说江家灭门客观因素,我只问魏无羡所做所为是何居心???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莲花坞覆灭

【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啐道:“这种人,真是该杀。

 
 

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可听得清楚?”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

 
 

温晁暴怒道:“你...

【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啐道:“这种人,真是该杀。

 
 

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可听得清楚?”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

 
 

温晁暴怒道:“你竟敢说这种狗屁不通、大逆不道的狂言妄语!” 

 
 

魏无羡先是“噗”的一弯嘴角,随即,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

 
 

他抚着江澄的肩,

 
 

边笑得透不过气来,

 
 

边道:“狗屁不通?大逆不道?我看你才是吧!温晁,你知道刚才这句话,是谁说的吗?肯定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好了。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你竟然敢骂你老祖宗的名言狗屁不通、大逆不道?骂得好,好极了!哈哈哈哈哈哈……”

 
 

温晁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魏无羡又道:“对了,辱骂温门名士是什么罪名?该怎么罚?我记得是格杀勿论,是吧?嗯,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而魏无羡故意激他,就是在等这怒极失控的一刻。他嘴边笑容不减,出手如电,瞬息之间便夺剑反杀、一举将温晁制住!

 
 

他一手擒着温晁,几个起落,跃到深潭之上的一座石岛上,拉出距离,另一手将温晁的剑抵在他脖子上,警告道:“都别动,再动当心我给你们温公子放放血!”】

 
 

这是他出发前就知道的

 
 

【岐山温氏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无法拒绝的。无数前例为证,如果有哪个家族胆敢违抗他们的命令,就会被扣上“仙门逆乱”、“百家之害”等等奇怪的罪名,并以此为由,将之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歼灭。】

 
 

他也跟江澄保证过,【虽然温晁这个人又恶心又油腻,但是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咱们家添乱子】

 
 

再者,魏无羡试图就绵绵的时候,江澄拦他拦住了,救蓝忘机的时候没拦住,所以就算不管他救人的方法,光看对象,为什么救绵绵能被江澄拦住?他想救的到底是“”还是“某人”???包括重生在大樊山遇到金凌那儿,他也并没有救被困在网子里的那些人,他那个所谓侠义几分真几分假?

 
 

我从来没觉得魏无羡救人有错,也没觉得他救人是江家灭门的关键,如果是温晁想杀谁,别人救了那人,温家就要灭谁的门的话,金子轩跟蓝忘机救了绵绵,金家为什么没事,蓝家被烧是屠戮玄武之前,为什么温家不再去去找茬呢?

 
 

再看去江家的是谁?王灵娇,温晁老婆的婢女,也就是一个通房丫头。如果是为了设置监察寮这样的公事,为什么派这样一个身份的人?

 
 

而且王灵娇去了之后第一件事是找魏无羡的茬,【王灵娇莞尔道:“是啊,监察寮。这就是我来云梦的第二件要事】

 
 

这样看来魏无羡对江家满门被灭的责任难道只是导火索三个字可以概括的吗?

 
 

如果我是温晁,我的父亲想灭谁家的门就灭谁家的门。那么当时的我几乎可以算是封建社会的暴君了,那么不管是处于对温家牛逼地位的维护或者对自己被魏无羡这种行为,我都不可能放过江家的。因为云梦江氏的大弟子对自比太阳的温氏说的话,对温若寒儿子说的话做的事,在温家眼里就是犯上做乱,要诛九族的!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知恩图报的前提是

你的报恩只能用你各人所拥有的东西去报。用别人的,不管是你家人还是你门生的,还是你跟别人共同拥有的东西去报,凭什么?

江晚吟有什么资格用江氏祖宗挣下来的基业跟江氏数千门生的安生之所去报温情姐弟对他跟魏无羡的私恩?

如果你明知道你做的事是要由旁人来付出代价,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做,无论你的理由是冠冕堂皇还是天经地义。

另外魏无羡想救温情温宁,那么,他只能奔走相告,或者对金家的人进行交换求情。因为金家是别人的金家,不是魏无羡的金家。

无论他国囚犯是否无辜,是否对我有恩,都不是我破坏俩国邦交的理由。

第三,温情温宁对江澄魏无羡有恩,如果这是魏无羡救人的理由,那么其他温氏五十个...

知恩图报的前提是

你的报恩只能用你各人所拥有的东西去报。用别人的,不管是你家人还是你门生的,还是你跟别人共同拥有的东西去报,凭什么?

江晚吟有什么资格用江氏祖宗挣下来的基业跟江氏数千门生的安生之所去报温情姐弟对他跟魏无羡的私恩?

如果你明知道你做的事是要由旁人来付出代价,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做,无论你的理由是冠冕堂皇还是天经地义。

另外魏无羡想救温情温宁,那么,他只能奔走相告,或者对金家的人进行交换求情。因为金家是别人的金家,不是魏无羡的金家。

无论他国囚犯是否无辜,是否对我有恩,都不是我破坏俩国邦交的理由。

第三,温情温宁对江澄魏无羡有恩,如果这是魏无羡救人的理由,那么其他温氏五十个人呢?

如果温情温宁以及其他温氏五十个人没有作恶是他救人的理由,那么温氏长眠地下的先人无辜他为什么刨坟?

如果温宁无辜那么杀害温宁的人该死,那么六名监工凭什么因看管不利而被魏无羡杀害,其他70无辜又为何因见死不救被魏无羡重伤?

如果纵容虐杀温宁以及杀害温宁者一并应该受到死亡或者重伤的惩罚,那么在温家为祸修真界的很多年直到江家灭门前,从来不作为位高权重的温情以及她的手下为什么不应该受到惩罚?

如果在金鳞台说了温宁等人坏话的几十人应当被魏无羡重伤,以及在祠堂说了忘羡二人如果知道廉耻就不该到这个地方来的江澄应该被魏无羡炸伤,那么为什么说了金凌有娘生没娘养的的魏无羡只需要扇自己一个耳光?

为什么魏无羡在江厌离为他而死之后为本来已经失控的凶尸合上阴虎符导致江氏弟子以及江厌离的弟弟遇险不算恩将仇报,而江澄为护魏无羡剑指温宁则叫恩将仇报?




最后我想说,杀死魏无羡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观音庙里,一句就当我还江家的,一句都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提了。

物质能还,情意难还,当江家的情意被当成物质用一颗金丹还了的时候,云梦魏无羡就又姑苏蓝魏氏亲手抹杀了。

而夷陵老祖死于一句二上乱葬岗时献舍魏无羡一句“我只有一个人,哪里杀的了三千人”

因为真正的夷陵老祖“射日之征莫说三千,五千我也对上过”

夷陵老祖固然有罪有错,但到底能说一句好心坏事,考虑不周,心随意动,强者为尊。而姑苏蓝魏氏……

云梦魏无羡可说桀骜不驯,年少轻狂,甚至是童言无忌【当然他也不是太童】,而姑苏蓝魏氏……

云梦魏无羡同夷陵老祖可怨可恨,可怒骂可恨铁不成钢,而姑苏蓝魏氏杀害了前俩者,更叫人无力吐槽,他是蓝忘机道侣,仅此而已

——转载自爱咋咋地

顾羽

如果说江澄为护魏无羡剑指温宁叫做忘恩负义,

那么为什么不夜天江厌离刚挡刀而亡魏无羡反手合了阴虎符无差别攻击江澄不叫忘恩负义?

这标准也该定得统一一点吧?

如果忘恩负义的话咱们一起忘恩负义呀

如果说江澄为护魏无羡剑指温宁叫做忘恩负义,

那么为什么不夜天江厌离刚挡刀而亡魏无羡反手合了阴虎符无差别攻击江澄不叫忘恩负义?

这标准也该定得统一一点吧?

如果忘恩负义的话咱们一起忘恩负义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