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忙里偷闲

685浏览    320参与
陌冰兒的腦子裡什麼都想
我自己都被吓到了的测试结果lo...

我自己都被吓到了的测试结果lol

自从周二搬家完几乎都是倒下就睡的状态

其实也不是想这样,只是困了就窝在他身边,谁知醒来就已经是第二天了呢。

于是现在脸上前段时间爆发的人痘痘开始平静,直到今天又要三点了呢👏 本可以早点早点睡的,只是自己到家之后就开始打王者荣耀,大概12点多他回来,一直到他睡下。然后拿出电脑一件件事做完。

最幸福的大概就是结束之后,把最后一件事拖到明天,拿出柿の种开始嘎嘣嘎嘣。伴着前几天剩下的果汁一起,美极了。

回来之前看到信箱里有个快递就拿了上来,他说是可以”organize our life”的东西,问他他却说”you will eventually know”...

我自己都被吓到了的测试结果lol

自从周二搬家完几乎都是倒下就睡的状态

其实也不是想这样,只是困了就窝在他身边,谁知醒来就已经是第二天了呢。

于是现在脸上前段时间爆发的人痘痘开始平静,直到今天又要三点了呢👏 本可以早点早点睡的,只是自己到家之后就开始打王者荣耀,大概12点多他回来,一直到他睡下。然后拿出电脑一件件事做完。

最幸福的大概就是结束之后,把最后一件事拖到明天,拿出柿の种开始嘎嘣嘎嘣。伴着前几天剩下的果汁一起,美极了。

回来之前看到信箱里有个快递就拿了上来,他说是可以”organize our life”的东西,问他他却说”you will eventually know”之类的。本可以趁他睡着,偷偷开他电脑看看邮件,但毕竟不太道德嗷还是作罢。

期待呐

子兮如晦
我听见风的声音如同这个城市悠远...

我听见风的声音
如同这个城市悠远的钟声和鼓声

我听见风的声音
如同这个城市悠远的钟声和鼓声

Annaaazhr

🍊

一年前的絮絮叨叨,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发布



  希望涂清和江醒永远开心。


  所以你也是。


  我也会的。



  在十二点以后你在想什么?


  雨从午后两点就开始落下来,涂清从梦中惊醒了。


  在关上了所有窗子以后,她浑身湿透地坐在了那扇坏掉的窗前,看着雨往眼前拍,她开始担心夜晚。


  一场雨消不掉燥热,试图留在地上的那些水反而都被烘干蒸发。她从澡间里钻出来,由着毛巾吸尽了面上的水珠。镜子闷了雾气,她看着模糊的自己,笑着却看不见表情。


  电吹风吹出的热风...

一年前的絮絮叨叨,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发布




  希望涂清和江醒永远开心。


  所以你也是。


  我也会的。




  在十二点以后你在想什么?


  雨从午后两点就开始落下来,涂清从梦中惊醒了。


  在关上了所有窗子以后,她浑身湿透地坐在了那扇坏掉的窗前,看着雨往眼前拍,她开始担心夜晚。


  一场雨消不掉燥热,试图留在地上的那些水反而都被烘干蒸发。她从澡间里钻出来,由着毛巾吸尽了面上的水珠。镜子闷了雾气,她看着模糊的自己,笑着却看不见表情。


  电吹风吹出的热风收起了镜子上的水雾,她看见了自己的笑。她想起了江醒。


  电吹风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发现窗外雨停了。她想起了夜晚。


  高一住宿的时候,涂清和江醒若是想见上一面,得翻山越岭过一栋楼,涂清下五层,江醒下四层,加起来九层楼,最后才能在廊道上碰见。


  涂清不瘦,在以前十几年,总认为自己的力气算是大的,也总感觉自己长得不矮,后来发现自己其实是井底之蛙不自知。她发觉自己的力气很小,自己的身高不高,自己的声音也小,自己的能力不强。性格也变得脆弱,遇到算不上困难的困难一股脑涌来的时候,她总是想哭。她又想以前,以前可不是这样,她总是在哄别人的。


  她想,是她变软弱。然后她又想,是环境变陌生了。


  逼着不爱离家的人去住宿,涂清被迫戒掉了每天晚上出门骑车乱转的习惯。且不论宿舍环境,每周五的中午这个小孩就没法休息,都耗在整理周末回家的行李上了。取舍难辨的时候总是塞了满满一箱子,一个人从五楼往下搬完,手臂早就没有力气了。


  涂清爱吃母亲做的菜,母亲也爱给她做菜,以前每天中午带去家附近学校的盒饭,周末在家吃的整整正点的六顿饭,还有那些夜宵、甜品、果蔬汁,她都很喜欢。她总说同一个菜不同的人去做就有不同的味道,稍微细心些便吃出来了。她吃了这么多年,口味便养刁了。致使好长一段时间,她适应不了食堂油腻统一的饭菜,这里没有新鲜出炉的叉烧肉、咸香的粉丝蒸扇贝、软糯的土豆泥、香辣的水煮肉片,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冰箱,没有自己花一天时间做的冰糕,没有和母亲一起做的小蛋糕,没有包得漂漂亮亮的饺子……什么都没有。坐在食堂里,连原先伸手可得的纸巾都没有,她能理解,但是她总会忘记带自己的纸巾,最后只能带着自己的镜光唇去找水龙头。


  晚上一个人想家想朋友的时候,涂清就把自己不大的声音夹着乱七八糟的眼泪一起送给了被子。


  熬到了回家,母亲说涂清,说她的胃都变小了,晚上吃不进东西。习惯是致命的东西。涂清也觉得自己开始适应差劲的油,差劲的碗筷,差劲的饭菜,即便过了饭点,她也很难感觉到饿。


  后来涂清跟江醒熟了,说到底也挺莫名其妙的。但结果是她满意的,本来记性就不好的她不在意过程。


  环境好像又变了。周五下午行李搬完五楼以后,江醒就接手过去了,一直推着到校门口。涂清再忘记带纸巾的时候,如果找得到江醒这位鼻炎患者,她也就找到了纸巾。周末回家,江醒一开始跟她约着出门跑步,她不得不在正常时间吃些正常东西。


  她有的时候跟自己开玩笑,觉得叫他救命恩人都不为过。她也不在乎当事人怎么想,她只说自己想这么想。但是也只是想想,想想,想想之后就应该算了。


  她以为自己是一时昏了头,于是逼着自己去清醒,几个月前还处在温温软软环境里的人竟也开始害怕起被当头棒喝了。


  “你陷进去了。”涂清对自己说。也有很多人对她说:“不要陷进去了。”可她陷进去了,陷得深深的,彻彻底底的。而一个人若是压抑久了,外放的会变得内向,内向的便再难说得出什么话了。几个月后,又是几个月,涂清因为江醒的事着急,说来饶是好笑了,急到生起了江醒的无名火,整整几个月没有说话。


  当真是陷进去了。涂清还以为这样自己就能逃得掉似的。


  暑假中间里,涂清周围的朋友突然又玩起坦白说来;涂清点开界面的时候,第一条是——“我去买橘子,你在这等我”。忽然之间,鬼使神差般地,一大堆事情涌进了涂清的脑海。如同雨后初霁一般,在这个最轻松富足的时刻、这个毫无困顿的时刻,她依然、依然想起了这些事。


  老人们热爱的公园里,人们各自快步走着,圆形中没有正反;是初冬的时候,涂清在江醒身后五米走着,隔着几个人给他发消息,喊饿;江醒在涂清眼前五米停下跑动,隔着几个人给她回消息,问她吃不吃橘子;涂清问江醒,哪儿有橘子,周围只有湖水、树、以及嘈杂的人群,却看着江醒往树下走,她便跟上去,把五米缩短成了一米不到;江醒从口袋里拿出两个橘子,涂清坐在了树周的石台上。


    涂清想起来,江醒剥橘子就和表演似的,完完整整地对半剥开,从来不会碰着手。江醒剥下来的橘子皮可以说是大陆,而涂清的是群岛,甚至有时这片群岛还被迫遭受橘子汁海啸。


  两个人,一人吃了两份半个。


  消息发出去了。这么一个无风无雨、顺遂快意的时候,涂清想到了江醒,也在屏幕里看见了江醒,然后手指动了,心也动了。然而手指只是动一下,心也是,她认为他不会回应。


  她或许是自信过头了。


  他说:“好啊,我只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


  他知道这个她是她。


  涂清在心里把“救命恩人”划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我的爱人。


  凌晨五点的粉霞,早间十点的烈日,午后两点的骤雨,夜晚八点的影子。初春的风,盛夏的蝉,寒秋的叶,深冬的雪。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此自然而然、顺理成章。


  但就像雨会停、涝会退一样,粉红泡泡也会破。涂清和江醒都是缺乏恋爱脑或是不屑恋爱脑的人(至少那时看来,即使有恋爱脑的部分也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两个人马上就会毫无迟疑地把这个泡泡戳破。


  毕竟现实比想象更让人招架不住。想象里总是温润的,一个感性的江醒,又或是一个理性的涂清;而所有温润在烈酒入喉后消失殆尽,从陶醉到失落,失落复清醒,清醒复沉醉,现实的酒意上头,像是从云雾里看世间,一切清醒都变得不清醒,一切真实也变得不真实——一个感性的涂清,又或是一个理性的江醒。


  这种碰撞总倾向于带来无休止的争吵。涂清和江醒也是。他们在很多事情上争吵过,一句话、一个表情、一张图片、一段文字,屡屡都会从简单的表象牵扯至深层次的事。涂清说自己在自寻烦恼,朋友却道:“如果不是关系很好的话,也没法谈这么深入吧。”是值得庆幸、值得欢呼的烦恼。




  涂清说江醒帮过自己很多。


  涂清穿了五件衣服的冬天里,江醒等着她出宿舍楼、帮她推箱子;涂清手脚冰凉的初春里,江醒给她买的牛奶是热的;涂清汗如雨下的第一个在五楼度过的盛夏里,江醒从自己第一个在三楼度过的夏天里,分出了自己的风扇给她——


  风雨飘摇,树影婆娑,江醒穿上了深色长袖和长裤,涂清的衣服袖子长过了手肘,裤子也长过了膝盖,江醒在门口叫涂清,涂清匆匆忙忙背起包出去,江醒站在前面回头,涂清没有回头地看着前方,两个人目光撞在一起,涂清会说听见了风铃在狂风里作响,那是纷乱里的一隅清脆,是无序之序,涂清快步跟上去,江醒嫌弃她出来得慢吞吞,涂清把袋子兜着的两个秋梨递到了他手上,这么一个堪堪的秋里,江醒洗了手,坐在空荡荡的食堂里,帮着坐在对面喝汤的涂清削梨。


  “我是宿舍最老的。”这是涂清十分耿耿于怀的事。“可是你是最幼稚的。”江醒回复得如此迅速,就如同下意识开口,话便来了。江醒手上倒是没停着,他说涂清带的刀形状奇特,用刀用得慢,起初涂清以为是怕削到手,想说作罢了,而后她发现江醒削下的皮总没有断。“我要把削的皮弄断。”涂清逗江醒。“你敢,”江醒不抬眼,“你想吃一个带血的梨吗?”


  涂清笑起来,她现在终于是信了那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两个月里笑的次数,定比上半年加起来的多上几倍。


  江醒做完这般的一切,而后开口说:“我觉得我没有帮你什么。”




  江醒在喧闹中寻安宁,涂清在安宁里求喧闹。


  涂清记得许多小事情。体育场上有个坑,坑里的水只填满了一半;老墙上被刻下了雨水的路径,每一道水渍都是崭新的;又或者是什么时候遇见的,花蛤里的小蟹,紫菜里的石子,灯影里的叶子和虫子的尸体。但她却忘了很多大事情。她身旁充斥着她生气留下的痕迹,可不论是何时的,生气的具体内容在她的脑海里一丁点儿都没剩下。提起过去她总是很开心,因为记忆里存着的只有幸福;生气的时候也有,她只记得清近半年那唯一一次了。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母亲却对她说:“忘点事情很正常,人都这样。”她又笑了,是啊,只记得快乐不也是件好事情吗。


  涂清其实是个很感性的人,只不过是忘性大。她会因为看到假疫苗的新闻而伤心,又或是知晓大巴车坠江的事件而愤慨,她有满腹的评论,第一个冒出头来的则是泪水。她看到一个家庭的生产记录视频时,她心中的感动与钦佩化为泪水;甚至是一首怀旧的歌,都能引来她的泪水。眼泪在多愁善感的时候用掉了,对着亲近的人,涂清反而难落泪了。


  涂清在八月份,第一次感受到了无法再见的分离。她还记得远处的红色灯光,钟表上写着的三点四十二,用来掉头的高架桥边种满的三角梅。她在一个眨眼间,想打开车门,站在这座陆地上的桥上,摘下一朵来,碾个粉碎;就像是在重现,她的心是被命运掏出来,揉碎了,摔在了地上。八月份涂清还去了一趟西北,见到了没有绿色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回家的时候噩耗砸在她心上,像是沙尘暴把心头上的树木吃了个精光。


  周围的人都哭了,哭得凄凄惨惨。涂清憋着,就硬生生地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白天里大家看着甚至觉得奇怪了,作为孙女竟不落上几滴眼泪。黑夜里涂清再也忍不了了,枕头都快要跟着一起哭了。


  涂清中午醒来的时候,偷偷躲在房间里给江醒发短信,避开了外面一堆堆的人群。江醒第一次用老人机,打了那么多字,回得那么快。


  涂清变得害怕分别,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任何形式的分别,就算只是分别几天,就算下两层楼就能见到面了,她都害怕极了。


  涂清猜,江醒应当是知道这件事。去年兴许是觉得涂清是个快十六岁的人了,应该可以自己回家去;涂清当时确实没什么烦恼,自己一个人走着也能自得其乐。今年,涂清快十七岁了,每次和江醒出去,他总是尽量把她送到离家近一点的地方,然后躲在没有路灯光亮的电箱后面,进行告别仪式,再说好几个拜拜和再见,她往家走,余光里是他往反方向跑。


  涂清很想说一声谢谢。


  


  涂清是很爱开玩笑的人,因为她觉得没有人会把她的玩笑话当一回事,而江醒似乎是会把涂清的玩笑话当真的人。


  十一月了,十一月的时候,涂清也第一次体验了一米七五的视角,或许应该说一米八,可能涂清的头比较大。她跟别人说,这是没有体验过的船新版本;跟自己又或者不敢和江醒说,她很喜欢这个没有体验过的船新版本。


  涂清开始留指甲,这是她第一次整整一周没有过分在意自己的指甲,她和江醒炫耀,江醒旁敲侧击地刺激她:“我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涂清笑了,因为她索要的夸奖和奖励也都拿到了,她没有理由不允许江醒开一句玩笑。




  涂清感恩这一年的所有情感,所有遇见的人。所有的欢喜与痛苦都将成为这一年收获的丰果。


  生活就是这样,不如诗。一切也正是因为其所具有的偶然性而变得更加珍贵。


Annaaazhr
我总爱把那座山叫成便便山 “希...

我总爱把那座山叫成便便山


  “希望三十年后的我仍旧享受拥抱与吻,再痛苦也记得爱人。”

  大腹山脚再往前走,有一条短的木栈道,密密麻麻的高过头的树丛里没有路灯,只有入口处有一个树叶遗忘的缺口,漏出的是山下跳舞人群的身影。

  往上看去其实也是无限的,但离得太远,到木栈道上时灯光不见了,只落下来几声笑。

  那条木栈道可以是虫鸟和雨水的家,也可以是父亲带着六岁的孩子拿着手电前来探险的密道。

  说实话,我和同行的人都不是合格的探险家,至今没有走完过全程,尽管它一眼就看得到头。我猜它...

我总爱把那座山叫成便便山


  “希望三十年后的我仍旧享受拥抱与吻,再痛苦也记得爱人。”

  大腹山脚再往前走,有一条短的木栈道,密密麻麻的高过头的树丛里没有路灯,只有入口处有一个树叶遗忘的缺口,漏出的是山下跳舞人群的身影。

  往上看去其实也是无限的,但离得太远,到木栈道上时灯光不见了,只落下来几声笑。

  那条木栈道可以是虫鸟和雨水的家,也可以是父亲带着六岁的孩子拿着手电前来探险的密道。

  说实话,我和同行的人都不是合格的探险家,至今没有走完过全程,尽管它一眼就看得到头。我猜它像是一个没有闭口的框,兜住了中间的死水潭。

  我们从来只在晚上得闲,在只有月光的晚上,钻进竹中,踩得脚下的木板吱呀得响。

  我们在晴天的周末去那里,小雨的周末也撑着伞去,夏天的周末去那里,冬天的周末就穿着大棉外衣去。到了那处没有竹子遮挡,看得见湖对岸马路上变得渺小的车流,可以收到湖面上的月光的地方,我们把伞扔到地上,把外套脱下来藏在伞下。

  我们开始亲吻,我们开始拥抱,就像我们会哭会笑那般自然。

  一切都那么急切,像是都要挤进那一瞬间的快乐。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从前有个山山里有个庙

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的奇怪愿望,翻到了体育馆的外墙上。
喝冰拿铁晒太阳,宏经好像都看得进去了。
挑了一个叫“行驶在加州路上”的歌单听,真的很适合这阳光。
待会可以收晒好的被子。
虽然我还是有点烦躁,有点焦虑。
whatever

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的奇怪愿望,翻到了体育馆的外墙上。
喝冰拿铁晒太阳,宏经好像都看得进去了。
挑了一个叫“行驶在加州路上”的歌单听,真的很适合这阳光。
待会可以收晒好的被子。
虽然我还是有点烦躁,有点焦虑。
whatever

阿拾

忙完了写个字睡觉💤

忙完了写个字睡觉💤

李昀霖YDS
这队友,现在取名字真的这么刚的...

这队友,现在取名字真的这么刚的吗??哈哈哈哈哈!

这队友,现在取名字真的这么刚的吗??哈哈哈哈哈!

FIVE荒
“今晚蒂蒂和鲨鲨将加入狩猎-”...

“今晚蒂蒂和鲨鲨将加入狩猎-”

(配字来自一位太太的短漫里的一句话)

“今晚蒂蒂和鲨鲨将加入狩猎-”

(配字来自一位太太的短漫里的一句话)

墨言尘世
emmm就这样吧😂我还是救不...

emmm就这样吧😂我还是救不了我的字……

emmm就这样吧😂我还是救不了我的字……

子兮如晦
- 朝暮与年岁并往 而后一同行...

-
  朝暮与年岁并往
  而后一同行至天光
-

-
  朝暮与年岁并往
  而后一同行至天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