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166浏览    951参与
夜白

执念

【本人第一次写这种文章,不知道怎么样】


“这里是哪?”

这时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女闪了出来“这里,是你内心深处的执念哦,云…”

这个被称为云的少女惊了一下。“你…”

狐面少女打断了她,想出去吗,或者留下来陪“我们”好了。说着便消散了

——“云,醒醒!醒…

云被晃的睁开了眼睛“凌?

(凌是云唯一的亲人-哥哥)

凌看见她醒了,弹了她一下“你吓死我了,还有叫哥哥…”凌笑了笑

“哥…”凌早在云十岁生日时因救人而死了,现在出现反而吓了一跳。

云起身看看周围,再看看自己,这,应该是她九岁那年

“云,今天街市上有灯会,走吧,你不是一直想要那个兔儿灯吗?走”凌拉着他向街上跑去

云和凌看...

【本人第一次写这种文章,不知道怎么样】


“这里是哪?”

这时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女闪了出来“这里,是你内心深处的执念哦,云…”

这个被称为云的少女惊了一下。“你…”

狐面少女打断了她,想出去吗,或者留下来陪“我们”好了。说着便消散了

——“云,醒醒!醒…

云被晃的睁开了眼睛“凌?

(凌是云唯一的亲人-哥哥)

凌看见她醒了,弹了她一下“你吓死我了,还有叫哥哥…”凌笑了笑

“哥…”凌早在云十岁生日时因救人而死了,现在出现反而吓了一跳。

云起身看看周围,再看看自己,这,应该是她九岁那年

“云,今天街市上有灯会,走吧,你不是一直想要那个兔儿灯吗?走”凌拉着他向街上跑去

云和凌看花灯,吃年糕,放花灯,云也似乎忘了什么事

一年后——

“凌!”

“说了叫哥”

“今天是我十岁生辰,我要吃炸年糕,烤鸡翅,还有还有…

“好好好。”凌扶扶额,有些无奈

凌看见不远处有盏狐狸灯十分好看,便准备偷偷买给妹妹,小时候他们便丧失双亲,靠着凌采草药才维持了现状,但凌也想尽量让妹妹过得好些

“哥!你要去哪呀?”云长高了,也变得瘦瘦高高的了,性子却越来越开朗了

“我…想到处转转”

“哦,好吧…”云转身离开跑向了远处的年糕店“年糕,年糕,好吃的年糕呀……”

凌见妹妹离开,便也跑向了卖狐狸灯的地方,这是走马灯

(也有人说在人死的时候人生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你面前流过)

就在凌转身想找妹妹时,一个黑影窜过,凌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倒下了,手里紧握着灯把

这是云在不远处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看见远处有人群围着,生了好奇心

“哥!哥!”云看见躺在地上的哥哥,又看见了哥哥手中的狐狸灯,渐渐想起了一些事

狐狸少女也随即出现了

“这是10岁的我?!”云有些无奈,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

“是,也是你埋藏在内心深处想要忘记又不想忘记的记忆……

“是吗?…………


(每个人都有相忘掉又不想忘掉的事,百感交集呀,有点严肃哈,我想忘记什么呢……

祎聚

让你想到的东西一直发展

人间似乎没有什么值得

但超脱又不是易事

在边缘卡住

才是游荡的魂

世人需要美貌,金钱,和超越众人的不平凡

实质上全而一

没有差别

生活麻痹了真实的恐惧

你以为生活是追逐美好而有了意义

事实上二元对立中的好与坏

也并非正确导向

一才是终极答案

只是难以用三维角度解释清楚

一层的见解一层的视野

无咎

让你想到的东西一直发展

人间似乎没有什么值得

但超脱又不是易事

在边缘卡住

才是游荡的魂

世人需要美貌,金钱,和超越众人的不平凡

实质上全而一

没有差别

生活麻痹了真实的恐惧

你以为生活是追逐美好而有了意义

事实上二元对立中的好与坏

也并非正确导向

一才是终极答案

只是难以用三维角度解释清楚

一层的见解一层的视野

无咎

55°陈先森

你在空闲的日子里

管理着自己

经营着自己

知识 心灵 时间

而我

为这无聊的生活没有收获地忙碌

加班  熬夜 长肉

好羡慕你啊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这样长大

请你到时候回回头

看那槛外长江空自流

你在空闲的日子里

管理着自己

经营着自己

知识 心灵 时间

而我

为这无聊的生活没有收获地忙碌

加班  熬夜 长肉

好羡慕你啊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这样长大

请你到时候回回头

看那槛外长江空自流

江洋哥哥的小喵

【全职高手/all叶(除孙翔)】念(三十九)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叶然心里知道,如果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话,叶修和嘉世的事情大概最近就会有一个结果出来,而她和孙翔,也早就注定了不能做朋友。...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叶然心里知道,如果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话,叶修和嘉世的事情大概最近就会有一个结果出来,而她和孙翔,也早就注定了不能做朋友。


     果不其然,在这个猜想产生的第二天她就等到了那个结果,向蓝雨俱乐部打过招呼后就买了去H市的机票,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嘉世俱乐部。


     叶然是下午出发的,到嘉世门口的时候天也才刚被染上黑色。



    之前她来过嘉世,门卫应该对她有些印象,当没有看见她一样放她进去了,正遇上刚刚赶回来的苏沐橙。


 

     她们两个对视一眼,苏沐橙对她笑了笑,只不过这次和以往的笑都不一样,显而易见的勉强。苏沐橙走过来牵住她的手,和她并肩走进嘉世大楼。


 

     苏沐橙对这栋楼太过熟悉了,但是走着走着看到了要进的那扇门时,却觉得有些陌生了。


 

     这个冬天真的好冷啊。

     明明她早就已经给自己套上了羽绒服,如今又是在室内,可这风就像直直吹到了心里,从头到脚都冷透了。



     门没有彻底关上,留了一条缝,里面的人也没有刻意压制声音,叶然走近,手轻轻的挨到门上,那一瞬间清楚的听到了某个人的话,面色一沉。


 

     “老了....该休息了?”她呢喃般的重复了一遍。


       她似是平静的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猛地一把推开门。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除了叶修之外,望过来的一瞬间皆是一脸惊愕,尤其是孙翔。


 

      她把这些人齐齐的看过去,在这过程中就像没看到孙翔这个人一般,最终把视线放在了叶修身上,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哥哥,事情完了吗?我们回家吧”


 

     她看起来平静极了,只是因为现在还不到炸的时候。



     叶修看着她笑笑,“快了,还差点儿”

 

     至于孙翔,前些天的事情和现在的情况联系起来,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从叶然进来开始他就一直盯着她,再到她说出的第一句话,心中早已惊涛骇浪,只,“你,你......”半天,未见下文。


     嘉世的其他人跟她不熟,上次来H市也只有刘皓见过她,但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对别人说过,在这些人心中对她的主要印象还是蓝雨一个新出道势不可挡的新人。

 

     叶然看着他们的反应,心中已知他们并不知道她和叶修的关系。



     效果更好,不错。


 

     叶然径直走向叶修,站到他身后,不紧不慢的道,“介意我在场吗?”



     这句话是问叶修和嘉世经理的,不过叶然就只看着叶修,另外一个人连余光也没分给他。

 

     结果叶修还没回话,孙翔那边就下意识来了一句,“不介意!”



     让旁边正准备说拒绝的嘉世经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孙翔现在的脑子太乱了,就像刚刚叶然问的那句话,他总觉得要是让别人开口她就会立刻离开这里一样,不过这也只是孙翔的感觉了。


 

     叶然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自己大哥的,事情还没完,怎么可能会离开,这里除了叶修一个人之外也没谁有那个资格赶她走。


 

     她这时候终于看向嘉世经理,并且露出一个很少出现在这个年纪的公式化笑容,道,“那好,刚才你们说到哪里了?请继续吧”


     苏沐橙一直没有出声,从旁边找出了两个椅子,她和叶然一人一个,坐到了叶修身边。


 

     谁知道一时竟没有人出声,叶修笑了。


 

     刚才叶然拿出来的气势居然让他隐约看出来了曾经自己父亲的影子,震慑力十足,不过看样子这应该是叶然潜意识里就带着的,她自己估计都没有发现。


 

     也亏得她现在进了职业圈,要是按叶家原本的计划走,十年之后估计培养出来的就是个商场上大杀四方的女强人了。



     叶修想了想,觉得还是现在这样更可爱。



     孙翔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出口的那些话,叶然拉黑他的原因已经在这里摆着了,他要是还不清楚,那就是真的傻。

 

     不过他觉得自己也没有错,因为在他眼里那些话就是事实,他只是没有更加委婉的说出来而已。早就该更新换代了。


 

     这时门又开了,走进来的正是嘉世老板陶轩。



     他把自己的情绪掩饰得很好,看到叶然也没什么惊讶,显然是在座某个人给他通风报信过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给叶修打招呼,不过这次是得不到什么回应了。



     陶轩没得到回应,依旧面色如常,只看着叶修,笑着道,“叶秋你怎么没给我们说过还有个玩荣耀的妹妹呢?这次来嘉世也没有打个招呼,倒是显得我们照顾不周了”

 

     叶然挑眉,她从陶轩眼里看到了不甘心?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他这居然是在埋怨哥哥当初没让她参加嘉世训练营?



     她也是好久没见着脸皮这么厚的人了。


     叶修没回答,但她倒是乐得替他回答,“哥哥每天忙于训练,自然是没时间想到我,看这个情状,想来陶总也是没有问过的,这次来是为了接我哥哥回家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的,刚才我看到经理和我哥已经商量好了一切事宜,只差签字”

 

     她点了两下手边的文件拿了起来,“不过嘛,我这个家人既然已经到了,自然也是为了这件事前来”

 

     陶轩见着她的动作,总觉得会有什么变数。


 

     叶然指着退役那两个字,“这个就不用了”


     陶轩这时心里其实已经有些微微后悔,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急躁的想要把叶秋驱赶出嘉世,一个斗神身后的新生代热度与实力并具的蓝雨队员,即使她人不在嘉世,放在现在也将会是一个很好的营销话题,只要叶秋还在嘉世,他就永远有利益可图。

 

     陶轩说,“你们决定好了?”


     叶然笑,“这不是陶总的决定吗?我们也只是接受而已,我还想谢谢陶总肯让我哥休息呢”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陶轩,“这里是准备好的违约金”


     陶轩之前就是打定了主意觉得叶修付不起违约金好逼他退役的,刚才后悔了也依然这么觉得,甚至违约金也被他当成了一个台阶,可现在他完全僵住了。


     他缓缓地抬手摸上那张卡,谁知刚摸到就见叶然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啊对了,里面还有些多余出来的钱...”


     陶轩已经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了,只能僵着手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



     只见那个他眼里刚开始觉得很好解决的小姑娘似笑非笑,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的道,“撤掉你们发出去的通稿,并且签署一份再不能用任何以叶秋为名举办活动的协议”

 

     陶轩似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反问,“那我要是不撤,不签署呢?你待怎样?你能怎样?”


     叶然依旧不慌不忙,只是语气较之前更轻快了一些,“那就是我比较想看到的结果了”


     她拿了一张纸递给陶轩,陶轩一看就立刻变了脸色。

 

     这张纸上居然都是和嘉世交好的媒体名单,有一些特别隐秘的连崔立都不知道。


     “其实也很简单,你嘉世和哪家媒体关系好,我就可以收购哪家媒体,一家,两家,十几家,到了那个时候,你要是想说话想发声,你觉得还有那个机会吗?而我,还需要你来撤通稿吗?”


     不是喜欢玩舆论吗?可以来看看谁玩舆论的手段更高超。


 

     职业选手靠实力赢得掌声,但是对于嘉世这样大豪门俱乐部来说,赢得比赛后的奖金于俱乐部运营起到的作用实在微小,俱乐部更多的经费来源在各类周边和职业选手代言抽成,而这些都是需要粉丝来维持的,毕竟没有哪个代言商没事儿去支持一个籍籍无名的选手,一个籍籍无名的俱乐部。

 

     似乎还觉得不够,她走到了陶轩跟前的时候又补了一句,“还有,我记得最近嘉世在谈一个新的赞助,似乎是一个挺有名气的服装品牌?这个服装品牌和我们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想要拉去个项目还是很简单的,到时候估计你们也不用再谈了,省的费时又费力”因为注定拿不下。

 

     而没说出口的这句话就算她不说,陶轩也是想得到的。



     他张了张口,一时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讪讪的不知对着叶然和叶修哪个说,“真是看不出来,有才有来头,倒是我嘉世佛在身边却不识了!”

 

     这句话看似在夸赞叶修,其实每个字都在提醒他为什么这么久从来不对自己提及家世背景,不过看叶修的样子,应当是不放在心上的,叶然也就完全没有理会这句话,毕竟,他现在也就只能嘴上出气了。

 

     将卡完全递过去之后陶轩的脸色才变好些,留下几句话后逃也似的离开,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再出什么变故,怕是他会忍不住歇斯底里,那就是真丢人了。




熙文
从现在到漫长无关未来的每一天祝...

从现在
到漫长无关未来的每一天
祝你晚安

从现在
到漫长无关未来的每一天
祝你晚安

采薪子

一身净如莲

        他身上穿着鲜红衣裳。

  赤着脚,走在茫茫雪地。

  他手中提着一个红色灯笼,莹莹光亮。

  他腰间系着一个古朴铜铃,一步一声。

  大雪压枝。

  他一个人走在雪地里,长发及膝,飘飖风中。

  他肩上落了雪,发亦染白。

  朔朔风过,一身净如莲。

  他走过长亭,踏过短亭,那棵树下,有他的身影。

  脚踝上丁零的银色链子,一声声。

  月华胜雪。

  他一袭红衫,站在那树下。

  面目清冷,不悲不喜。

  他放下手中灯,坐在那树下。

  低眉阖眼,收尽万般。

        他身上穿着鲜红衣裳。

  赤着脚,走在茫茫雪地。

  他手中提着一个红色灯笼,莹莹光亮。

  他腰间系着一个古朴铜铃,一步一声。

  大雪压枝。

  他一个人走在雪地里,长发及膝,飘飖风中。

  他肩上落了雪,发亦染白。

  朔朔风过,一身净如莲。

  他走过长亭,踏过短亭,那棵树下,有他的身影。

  脚踝上丁零的银色链子,一声声。

  月华胜雪。

  他一袭红衫,站在那树下。

  面目清冷,不悲不喜。

  他放下手中灯,坐在那树下。

  低眉阖眼,收尽万般。


一罐白酱

许久没上晋江,偶然上去一看十几条私人消息,整整齐齐一水儿的锁章通知,一条条点开看过去,竟然连古早的坑都被挖了出来。

且不说早先已经删掉过一些疑似敏感的词句段落,就天机这么一篇从头到尾清汤寡水的文到底有什么需要和谐的???

恐同恐成这样除了呵呵真是无话可说了。

行吧,BG至上,生育至上,同性暧昧一下都是死罪,环境如此,夫复何言。

便是这边,不也是如此。

许久没上晋江,偶然上去一看十几条私人消息,整整齐齐一水儿的锁章通知,一条条点开看过去,竟然连古早的坑都被挖了出来。

且不说早先已经删掉过一些疑似敏感的词句段落,就天机这么一篇从头到尾清汤寡水的文到底有什么需要和谐的???

恐同恐成这样除了呵呵真是无话可说了。

行吧,BG至上,生育至上,同性暧昧一下都是死罪,环境如此,夫复何言。

便是这边,不也是如此。


若水君之

《带着你,回台南》
若水君之
(很久很久以前想到的短文灵感,但是一直没有付诸实施)

有时候,一张窄窄的船票,
就能阻隔,一段情缘。
多年之后我仍然想的是。
什么时候能再回去牵你的手,
就像小哥哥一样抚你的头,
郑重其事地,再说一遍幼时的承诺:
带着你,回台南。

记得小时候初次见你,你歪着头笑得很甜。
你说你叫陈思晴,妹妹叫陈思爱。
还有一个小弟弟,是第二任母亲的。
他的名字叫陈思杰。

虽然都是一个父亲的孩子,
父亲却明显偏袒思杰。
有肉有菜的桌上,肉永远是思杰的。
思杰什么时候想玩骑大马,两个姐姐就要无条件地跪下来,当马给他骑。
一旦有一位姐姐驮不动或是出现了偏坠。
立即就会遭到毒打。
有一次时间实在是太久,思晴倒了。
后...

《带着你,回台南》
若水君之
(很久很久以前想到的短文灵感,但是一直没有付诸实施)

有时候,一张窄窄的船票,
就能阻隔,一段情缘。
多年之后我仍然想的是。
什么时候能再回去牵你的手,
就像小哥哥一样抚你的头,
郑重其事地,再说一遍幼时的承诺:
带着你,回台南。

记得小时候初次见你,你歪着头笑得很甜。
你说你叫陈思晴,妹妹叫陈思爱。
还有一个小弟弟,是第二任母亲的。
他的名字叫陈思杰。

虽然都是一个父亲的孩子,
父亲却明显偏袒思杰。
有肉有菜的桌上,肉永远是思杰的。
思杰什么时候想玩骑大马,两个姐姐就要无条件地跪下来,当马给他骑。
一旦有一位姐姐驮不动或是出现了偏坠。
立即就会遭到毒打。
有一次时间实在是太久,思晴倒了。
后母便揪住她的头发,像对待流浪狗一样往墙上撞。
一下,两下……乐此不疲。
虐待的原因很简单,
谁让你不好好陪我的儿子!

据说那个时代有电视是稀奇的事。
有人不高兴了,又不愿说出来,就是一遍又一遍地换台。
亦或换到一个感情基调很阴郁的台,只是便于自己情感沉溺其中,自说自话。
思晴就是这样。
他换到一个轻松搞笑的节目,被思晴夺了遥控换了回去。
屏幕上只有下个不停的雨和在雨中奔跑的两个人。
雨滴似乎落不到他们身上,他们只知道向前跑。
面前是自由,
身后是停不下来的恐惧。

他只得劝她,好好读书,离开这个家。
等到他成功的那一天,带着她回台南。

她满面笑容地答应,从此二人没再见过,
他也混得不好。
但始终没忘了,带着她回台南。

多年之后,她认出了他,他却认不出她。
世事沧桑变化,过去美好的记忆也早就满目疮痍。
她找一个咖啡馆,坐下来,说后悔没有把妹妹一起带出来。
同父异母的弟弟由于长期娇惯,叛逆成性。
居然意欲对思爱行不轨之事。
等到她,回到家。
只看见思爱头朝下,就那么卧在地上,
再也不会看到身边的鲜血淋漓。
亦再也不会听到她叫一声姐姐。
而那天她刚刚向老师争取了,
两个留学名额……

随后,她听他的,抓紧时间,
离开了那个让她心惊胆战的地方。
一直到现在,
两人见面,再也无法问心无愧。
他后悔,他来得还是晚了。
她后悔,妹妹没有坐在这里。

坐了许久她起身离开,
今时不同往日,
见到了也是遗憾。

直到现在老人也是泪眼朦胧,
他始终不能忘了,当年与那个女孩勾指起誓:
等我混得好了,要带着你,
回台南。

熙文
人呐 尝到了甜头 便一点苦都吃...

人呐 尝到了甜头 便一点苦都吃不下了 先甜后苦 甜恨不得把所有的苦都留在后面 苦得很

人呐 尝到了甜头 便一点苦都吃不下了 先甜后苦 甜恨不得把所有的苦都留在后面 苦得很

熙文

她她她她她她

吃醋了嘛

说话时偷笑

嗔怪 我跟别人出去吃饭 跟别人逛街,,,


“你背叛我了一样”

“特别难受”

原来我真的很重要  别人 她可以应付 她可以不care   但她怕我不跟她站在一起 怕我跟旁人一样 

我怎么会呢  我追逐她的影子还来不及呢


原来 是我们紧张了

但生气的时候 她话那么狠  

我却只记得那份情有多重要 她心里的我有多么重要 

不知道当时 我有多么开心 情感有多么强烈 

吃醋的幼稚小孩 只爱我的幼稚小孩

愿你平安喜乐

晚安

吃醋了嘛

说话时偷笑

嗔怪 我跟别人出去吃饭 跟别人逛街,,,


“你背叛我了一样”

“特别难受”

原来我真的很重要  别人 她可以应付 她可以不care   但她怕我不跟她站在一起 怕我跟旁人一样 

我怎么会呢  我追逐她的影子还来不及呢


原来 是我们紧张了

但生气的时候 她话那么狠  

我却只记得那份情有多重要 她心里的我有多么重要 

不知道当时 我有多么开心 情感有多么强烈 

吃醋的幼稚小孩 只爱我的幼稚小孩

愿你平安喜乐

晚安


熙文

男孩 女孩

从落叶🍂堆积的日子开始

1005

闺蜜 好朋友

行行 不离

从一开始 就有意明确的了定位

一开始的认可与信任

每一步 都是对方一块迈的


相信是她  信任她

信任是他  相信他

从那一刻说出来的信任起  就收不回了

故事  一行一逐中续写


落叶堆积了好几层

洛阳城旁的老树根

想去吹吹风

从落叶🍂堆积的日子开始

1005

闺蜜 好朋友

行行 不离

从一开始 就有意明确的了定位

一开始的认可与信任

每一步 都是对方一块迈的


相信是她  信任她

信任是他  相信他

从那一刻说出来的信任起  就收不回了

故事  一行一逐中续写


落叶堆积了好几层

洛阳城旁的老树根

想去吹吹风


江洋哥哥的小喵

【全职高手/all叶(除孙翔)】念(三十八)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叶修最近也是收到了很多人的私信,尤其是王杰希和喻文州的。这两个聪明人对目前很多事情了解的比较多,当然不是他主动告诉他们两个的,主要是被推测的差不多了,说出来和不说已经没两样。


     “文州,这就不太好...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叶修最近也是收到了很多人的私信,尤其是王杰希和喻文州的。这两个聪明人对目前很多事情了解的比较多,当然不是他主动告诉他们两个的,主要是被推测的差不多了,说出来和不说已经没两样。

 

 

     “文州,这就不太好了啊,你这撬墙角撬的也太直接了一些”要是委婉弯绕一些也就容易让他扯到别处去,这突然的一记直球倒叫他不知怎么办了。

 

 

     “如果我仔细的跟战队分析结果,他们会同意的”那边说出这么一句话。

 

     叶修淡淡开口道,“可是我不愿意”

 

     “你应该知道这对于蓝雨没有多大好处,你是怎么想的,哥过去?让两个新人坐饮水机旁边吗?”

 

     “可是我......”

 

     “哥当初信任你所以让叶子去蓝雨,你们那儿确实适合她,教导她也很用心,但是文州”他叹了口气,“要解决我的事情不是这么解决的,你也应该明白我不想让旁人插手,别说是你,即使是我的家人,在这件事上也不应该插手,在这件事情里,决定在他,接受在我”

 

 

     其他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他也有些迷茫了,哪怕是两三年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会面临这样一个境地。可是结果已经这样了,对他来说这个早晚的时间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嘉世之后的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如果有用的话,他离开也未尝不可。

 

 

     一直连麦没出声的王杰希终于开口,“所以,我们就只能看着了?”

 

 

     对啊,他们就只能看着了。

 

 

     看着荣耀至高神离开属于他的赛场。

 

 

     叶修那边传过来很清晰的一声打火机声音,这次那两个人倒是没像以往那样唠叨一番。

 

 

     “看着吧,如我见证你们的路途一样,见证我的一切”

 

 

     说完这句话他就关了连麦,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两天私信他的人确实很多,唯独少了那个刚刚大败自己的宿敌。

 

     叶修笑着摇摇头,他可不喜欢去猜测别人的想法,再说老韩心里想什么脸上都一个表情,就那张面皮他也看不出来什么。

 

 

     算了,男人心,海底针。

 

     生活总是在逼迫他这么个弱小的二十五岁大宝宝,有什么办法呢(;′⌒`),只能默默的抱紧最近略微膨胀的自己。

 

 

     半月后

 

 

     微草6:4战胜嘉世

 

     嘉世无缘季后赛

 

     两条标题分外醒目,话题度更高的自然是后者。这一赛季嘉世的战绩养活了不少评论家,滋长了不少键盘侠,关于嘉世队长的言辞更是句句诛心,几乎每一场完了之后都有一场属于粉丝之间的粉黑大战。

 

 

     叶秋粉丝基数大,老粉居多,撕起来战斗力更是可以一顶五,很少有败仗,各个论坛几乎都有大战之后的硝烟。奈何这个世界上有的是那种以敲键盘为精神食粮的人存在,叶粉也是那种一撩就炸的典型,所以战争从未停息。

 

 

     其实有些人攻击的语言很单一,说来道去就那么些,像是感叹的黑:斗神老了,哪怕披着一身神装手里握着却邪,却再也发挥不出当年的水平。

 

     还有那种否定了他以往各种成绩的别战队披皮粉,字里行间都是在说他名不副实,如果是现在的诸神时代,他一个冠军也拿不下来。像这样的,叶粉恨不能对方是一张纸,分分钟给他撕成碎片。

 

     这些言语,当初他如日中天之时,哪里会有出现的机会。

 

 

     到如今,说这些话的人好像每个都有一对开了光的眼睛,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懂,善于发现细节里的魔鬼,个个说的头头是道个个都是内行。

 

 

     看在有些人眼里,大概就只有一腔悲愤。

 

     看在叶然眼里,只觉可笑。

 

     她想起来了嘉世,同时还有上星期蓝雨和越云的那场比赛。

 

     那个狂剑士,不,应该是孙翔。他们两个人就好像冤家路窄一样的擂台赛相撞,依旧是以他略微的优势胜出,只不过后来还是被黄少天收割了人头。

 

     事实证明如果他身在一个豪门战队确实对他来说更好,但是在她眼里不应该是以现在的情况进入!

 

 

     可能她是自私,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个人都习惯性的偏向自己,再公正的人也一样。更遑论他的选择可能伤害到的是她珍视的人,那人可能真的不在意,但她在意。

 

 

     而她在比赛完告诉喻文州她想要快点撤,不愿跟越云战队的人打照面,喻文州虽然不解,但也同意了她,后来她却突兀地被人堵到了选手通道里。

 

 

     她看着对面那人,这张在最近手里资料上已经打过无数回照面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偏偏那人也是拦住他一个字不说,挺高的个子堵在那里对她来说实在有点儿压力。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叶然忽然觉得自己跟个傻子一样等着他开口太好笑了,随即不耐烦的想要绕过他,万一喻队他们过来看到这以为她和别战队成员有矛盾就不太好了。

 

 

     一见她要走,孙翔就急了,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为什么拉黑我?!”

 

 

     还能怎么?

 

 

     叶然一点儿都不想跟他说话,跟他说什么?说你想要的帐号卡想要的位置是我哥哥的?所以她不想看见他?

 

 

     为了跟这个傻瓜解释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她才不干。

 

 

     而且说到底,叶修本人都没她这么生气,她也没那个立场去教训这个狂剑。

 

 

     “没什么,不想再跟你竞技场而已”说完这句话她跨出一步,却又被孙翔拦住。

 

 

     孙翔问道,“是我在游戏里面说什么让你生气了吗?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天知道他这是除了爸妈之外第一次对一个人脾气这么好,可能因为他太喜欢她的操作了以及对方是女生,他比较绅士的原因?

 

     总之一看到她,他就下意识的想着怎么组织语言,之前一大段沉默差不多也是因为这个,但他怎么看着,对方好像比他这个被拉黑的人更生气呢?是错觉吧。

 

 

     肯定是错觉。

 

 

     叶然用那种仿佛看一个愣子那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开口,“我和你并不熟识吧?当初每次竞技场也都是只发一两条消息”

 

 

     言下之意,我和你不熟,不想跟你说话,不想找你玩了,over。

 

 

     可惜孙翔这个人就好像完全没听懂一样,“怎么就不熟了?我觉得我们挺熟的啊,我从来没跟一个游戏里认识的人保持这么久的好友关系”

 

 

     叶然冷笑道,“你这也说了,是你觉得,我可从来没这么觉得过”

 

 

     好友?要是她当初真的完全把孙翔当作好友,现在估计就不只是拉黑他那么简单了,想揍他的心都有了估计。

 

 

     叶然,“让开”

 

 

     “不让”

 

 

     “说了让开!”

 

 

     “我就不让!”

 

     “小叶子你居然在这儿!”突兀地一句响起来的瞬间叶然和孙翔都扭头看向声源,硬生生把黄少天看的一愣:这怎么了这是?

 

     蓝雨的队员陆陆续续的都在从场地往这边走,在看着喻文州也快过来的时候,叶然看了孙翔一眼,这一瞬间眼神里冷漠的程度就连粗线条的孙翔都感觉到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叶然已经转身朝着黄少天那边走了。

 

 

     哥哥说他的事不要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喻文州。喻队他太聪明了,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出对孙翔的不友好,不然他应该会很快联想到的。

 

     其实她觉得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日期已经近了,大家早晚都会知道的。

 

     哥哥他也只是想给他自己些时间而已,都是人,怎么可能会没感觉呢。



江洋哥哥的小喵

【全职高手/all叶(除孙翔)】念(三十七)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就在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身上,猜测哪个的头像会先灰下去的时候微草一人血量清零。这一看过去才知道,一直扛着于峰和郑轩两个人的高英杰成为了今天团队赛...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人物occ求轻喷

    *叶妹妹为主,情节走原著但可能添加或减少,年龄根据情节需要部分人物会改变

   *开始时间大概为第七赛季开始之前

 

   

      就在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身上,猜测哪个的头像会先灰下去的时候微草一人血量清零。这一看过去才知道,一直扛着于峰和郑轩两个人的高英杰成为了今天团队赛中第一个被击杀的人。

 

      袁柏清他们看到击杀提醒的那一刻就知道,他们可能是带不走喻文州了。下一秒枪淋弹雨的子弹就朝着他们身上倾泻而来。

 

 

      郑轩刚才与其说是和于峰一起胖揍高英杰,不如说他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了微草三人组那里,不然喻文州也拖不住他们三个那么久。

 

 

      很快,既高英杰之后第二个下场的人产生了,正是刚才就已经血量危急的王杰希,自此之后,就算微草第六人已经快赶到这里了,剩下的比赛也几乎毫无悬念。

 

 

      第八赛季蓝雨和微草的第一次碰撞,以蓝雨9:1获胜为结局。

 

 

      叶然在从喻文州那里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叶修给她回消息了没,一眼扫过去,回了是回了,一句你也加油。

 

      叶然呆了几秒,那几秒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外设在比赛结束后她就已经收拾好了,这次来B市也没有带多少东西,回到酒店之后就开始在网上搜索今晚嘉世比赛的信息。

 

 

      在看到结果的那一刹那,她今晚与队伍获胜的喜悦几乎被完全浇灭了。

 

 

      嘉世今晚对战的是霸图,以往年对上双方的最低分落败,仅得一分。

 

 

      她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打开那个无比熟悉的聊天框,手指在上面点了又删,又再次输入,最终她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发些什么给他。

 

      对他说下次成绩一定会好吗?

 

      说你已经尽力了吗?

 

      他不需要这样苍白无力的话,而她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可是她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想,这样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总有一天叶修会离开嘉世的,但他绝不会主动离开,现在的嘉世却快要容不下他这个队长了。

 

 

      叶然把手机扔在一边,想让自己暂时不要去想,但是那些想法和感受却始终不愿意弃她而去。

 

 

      她好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眼前,只能看着重要的人受伤害,可能之后还得反过来照顾她的情绪。

 

 

      为什么呢?

 

      她为什么就不能有能力一点儿?有能力保护她自己想去保护的人,而不是从头到尾以前和现在都只能眼睁睁看着。

 

      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家,眼睁睁看着他生活的痕迹一点点的被时间抹杀在她的生命里,眼睁睁看着他到了一个仿佛距离她很远的另一个世界里,多年之后的交集又只能再次看到他一步步走向一个未知的漩涡般的未来。

 

 

      就好像叶修最开始在联盟比赛里露头,她偶然间知晓叶秋和他有联系,满面泪水的去问他为什么不去接大哥回来,为什么不帮帮他的时候一样。当年的她是个刚到叶爸爸书桌高的孩子,现在她已经能和叶修一样身在荣耀职业圈,可能做的能帮到他的,依旧是那么少。

 

       她比哥哥幸运,爸妈能接受她进职业圈除了对她的疼爱和叶秋的帮忙外,更多的是因为叶修离家的那些年。因为当年的强烈反对,让他们和大儿子十年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且都不欢而散。这对倔强的父母怕了。

 

 

      所以大哥当年吃的苦,却给她的现在铺了路。

 

 

      这让她的心里暗暗长了根刺,这根刺往日里被隐藏在刻苦和努力的表皮下,只有在这种时候会才敢冒出来,让她愧疚让她无地自容。

 

      可是要进职业圈的也是她,太矛盾了。

 

      一直开着的电脑发出‘叮’地一声,让她迅速的从浓浓的复杂情绪中脱离出来,看到对方发来的东西她慢慢的攥紧了拳头。

 

 

      这些人......

 

 

      想到前几天那个狂剑士在网游里发出的邀战消息,她迅速关掉了插卡上线,一上线便回复了正好在线的对方。

 

 

      好啊。

 

       这一战后孙翔发现蓝雨的这个新成员操作又进步了很多,在他全力应对下三场有两场都是他胜了,但是最后他们血量的差距几乎都很微小。

 

 

      论纯操作,她已经快赶上他了。

 

       刚想别扭的称赞一下她今天的表现,却在好友列表里再也找不到熟悉的那个ID。

 

       孙翔在好友列表里划来划去,这才确定下来对方应该是把他删掉了。可是删掉他总得给他个原因吧?这么突然算怎么回事儿?

 

 

      他绝对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把和她一起竞技场当成了一种习惯,他就是想问个原因,对!

 

      将对方的ID输入搜索栏的时候他还在想他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谁知点搜索的符号点了好几次结果都是空白的。

 

 

      简直就像现在孙翔的脑子一样。

 

 

      他一脸的莫名,这是,把他拉黑掉了?

       

 

      诶不是,他,他也没干什么啊?怎么就被删友拉黑一条龙了?

 

      真是岂有此理!!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两个一起竞技场了这么久,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也就是说除非在游戏里,不然他是联系不上她的......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忘了要联系方式,联盟里很多的职业选手也忘了,包括蓝雨的所有人都忘了把她拉进职业选手群,所以才有现在这么一个除了蓝雨和呆过几天的轮回和她比较熟之外,其他人叶然都是只知道名字和角色职业的状态。

 

 

      过了几天终于有人在群里群里提到,才一语惊醒梦中人。黄少天火速的拉叶然进群。

 

 

      夜雨声烦邀请叶致风晚进入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

 

      风城烟雨:@都出来迎新啊!

 

      一枪穿云:欢迎

 

      枪淋弹雨:欢迎小叶!

 

      索克萨尔:欢迎小叶

 

      王不留行:欢迎新人

 

      石不转:欢迎新人

 

      无浪:欢迎新成员

 

 

      ......

 

      横刀:欢迎新成员

 

      ......

 

      叶致风晚:大家好啊(。・∀・)ノ゙

      ......

 

      被邀进群之后确实有很多人去加叶然,她也都一一同意了,这其中包括混在大部队中没让人发现的孙翔。

 

 

      和有些人聊了聊之后她就开始挨个道晚安,职业选手总是在晚上比较活跃,但无奈她现在还是个大孩子的年龄,素日养成的习惯也是早睡。

 

 

      关掉软件之前她看了一眼最上面闪烁的那条消息

 

      横刀:为什么拉黑我?

 

      一眼过去直接点叉。

 

      好,世界安静。

 

 她早就把上次的邮件内容都告诉了叶修,还有关于她在游戏里对孙翔的拉黑行为,叶修听了之后就笑了,“我看你这气性有点儿大了,人孙翔再怎么说也只是签约选手,对他来说只是换了个战队而已,又没惹到你”

 

     叶然怒道,“可他惹到你了!他要是只是单纯的想要加入嘉世我绝不会这样,可是他是要去替你的位置的!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当他是游戏里面那个狂剑

 

     不单单是孙翔觉得和女战法合得来,就连她后来都感觉到对那个狂剑士关注的有点儿多,在往日,她除了叶修和荣耀之外什么都不想放在心上,就这点关注度,已经让她觉得很奇怪了。

 

     可能真的是习惯了吧,只是不是什么好习惯。

 

       就只是拉黑她觉得已经很便宜他了,反正知道他要去替代叶修之后,她就再也不想看见那个ID,对,尤其他大号ID,现在正有一个分身在她的企鹅列表里躺尸着呢。

 

     叶修那边没停顿多久,“不是他也可能是别人,问题不在他身上”想了想,他又笑着补了一句,“以后你和他在赛场上肯定会见到的,现在还没见着人呢就恨得牙痒痒,见着以后你岂不是要照着他身上咬一口泄愤?”

 

     叶然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那怎么可能!那是小孩儿才会干的事情”

 

     叶修反问,“你不是小孩儿吗?”

 

     又来了。

 

     叶然气哼哼,“反正我觉得我不是”

 

 

     叶修‘啧’了一声,道,“那也是你觉得,我觉得你是你就是,乖啊”

 

     叶然无奈,“昂”

 

     过了一会儿她又小心翼翼的问,“哥,要不我和二哥商量一下,把一叶之秋买回来?”

 

 

     叶修只回了一句,“不了,这件事情你和叶秋都不要管,快去睡觉吧”

 

 

     叶然,“哦好吧,大哥你最近注意点儿,少抽烟,下次我见面要检查的”

 

     看着对方发过来一串省略号她的心情才真正好了一些。



熙文
秋天是规则也是尺度刻进万物的骨...

秋天是规则也是尺度
刻进万物的骨头和知觉里

秋天是规则也是尺度
刻进万物的骨头和知觉里

55°陈先森
最近一直睡不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

最近一直睡不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

睡了感觉心忐忑

不睡又念着梦

梦里梦外都是一样的颜色

时间的烦恼

关心的烦恼

南~

最近一直睡不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

睡了感觉心忐忑

不睡又念着梦

梦里梦外都是一样的颜色

时间的烦恼

关心的烦恼

南~

ER-H
昨天蓬头垢面就出去吃饭, 只想...

昨天蓬头垢面就出去吃饭,

只想说店家这沙发,和我衣服……

巧合到得纪念一下。


这两天总是睡不好,

会梦到一节一节不连续的故事,

有的不想醒来,

因为能清楚看得到,感受到。

有的却尾随着忧愁,(虽然很少)

心都会很沉,即便在梦里…


可能是降温的缘故,

暖气还没有来。


昨天蓬头垢面就出去吃饭,

只想说店家这沙发,和我衣服……

巧合到得纪念一下。


这两天总是睡不好,

会梦到一节一节不连续的故事,

有的不想醒来,

因为能清楚看得到,感受到。

有的却尾随着忧愁,(虽然很少)

心都会很沉,即便在梦里…


可能是降温的缘故,

暖气还没有来。



熙文
每次想你都抬头看看月亮仿佛你在...

每次想你
都抬头看看月亮
仿佛你在月亮那头
今晚月色好美
只有月亮知道
我在想你

每次想你
都抬头看看月亮
仿佛你在月亮那头
今晚月色好美
只有月亮知道
我在想你

熙文
期待不一定开始绝望也未必结束或...

期待不一定开始
绝望也未必结束
或许召唤只有一声——
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

期待不一定开始
绝望也未必结束
或许召唤只有一声——
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