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491浏览    685参与
蒙

今天出门的时候,锟豆豆因为不能看光头强哭得那么惨,没有电的一天,麻麻也很桑心啊!

今天出门的时候,锟豆豆因为不能看光头强哭得那么惨,没有电的一天,麻麻也很桑心啊!


小透明儿

魔道祖师广播剧

三千万福利·入梦Ⅱ

——嗯,果然是我的梦。在脱衣服的时候就结束了,可惜啊蓝湛,我还想看看梦里的这个蓝湛力气大不大,能不能把浴桶拍碎。

(热衷于调戏叽的羡羡)


 ———————————入梦—————————————

魏无羡:嘶~哎!这个地方是……藏书阁?

少年羡:(大笑)果然加了两个字,谢谢。行了,不闹了。你不是还得看佛经嘛?继续继续。

魏无羡:(恍然大悟)噢!这是当年你罚我抄书的时候吧?咱们进去看看。

蓝忘机:(迟疑)等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是叽自己做的梦,肯定还是有印象的。】


魏无羡:(疑惑)为什么不进去?

少年羡:(狂笑)

魏无羡:(好奇心暴涨...

三千万福利·入梦Ⅱ

 

——嗯,果然是我的梦。在脱衣服的时候就结束了,可惜啊蓝湛,我还想看看梦里的这个蓝湛力气大不大,能不能把浴桶拍碎。

(热衷于调戏叽的羡羡)


 ———————————入梦—————————————

魏无羡:嘶~哎!这个地方是……藏书阁?

少年羡:(大笑)果然加了两个字,谢谢。行了,不闹了。你不是还得看佛经嘛?继续继续。

魏无羡:(恍然大悟)噢!这是当年你罚我抄书的时候吧?咱们进去看看。

蓝忘机:(迟疑)等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是叽自己做的梦,肯定还是有印象的。】


魏无羡:(疑惑)为什么不进去?

少年羡:(狂笑)

魏无羡:(好奇心暴涨)快!我们进去!

(双双跃墙)

少年羡:(狂笑)蓝二公子你竟然看春宫图。

魏无羡:这个梦好!蓝湛你看你!你看看你那脸色!(笑)

蓝忘机:(叹气)别看了。

魏无羡:哎~多难得能见到小时候的蓝二公子。(拉过蒲垫)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看。

蓝忘机:(无奈叹气但又乖乖坐下)

少年叽:(羞且拍桌)魏婴!你!

少年羡:哎~在~我在~

(少年叽拔剑)

少年羡:仪态!蓝二公子注意仪态~我今天也是带了剑的,打起来你家藏书阁还要不要啦?

少年叽:你是个什么人?

少年羡:我还能是什么人?男人。

少年叽:不知羞耻。

少年羡:这事也要羞一羞啊?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我不信!

(噼里啪啦,避尘乱舞)

少年羡:怎么?你还真打啊?好吧,打就打。

(两人真的在藏书阁里打了起来)

魏无羡:(疑惑)哎?我怎么记得当时好像我们没有真的打起来啊。

蓝忘机:嘶~(叹气)

魏无羡:蓝湛,你怎么好像有点怪怪的?


【被土味情话洗脑的我,自动脑补以下情节:

——蓝湛,你怎么好像有点怪怪的?

——嗯?

——怪可爱的。(亲给蓝湛一口)MUA~】


少年羡:能收能放,有张有弛,好剑法!不过蓝湛,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调戏少年叽)让我摸摸看烫不烫!

少年叽:滚开!

少年羡:就是不知道你脸红是跟我打红的还是方才看那个好东西看红的呢~

少年叽:胡说八道!

少年羡:蓝湛啊蓝湛,你看看同你一般大的,哪个像你这样,动不动闹这么个大红脸的。这点刺激就受不住了,你也忒嫩了。

魏无羡:蓝湛,这是你的梦吧?你还真了解我,这的确是我会说出的话。

少年羡:抄书怪无聊的,要不我边抄边教教你这些吧?就当是报答你的监督之恩。嗯?啊!(随便被打落)哎!我的剑!

少年羡:(被少年叽压在身下,正在努力挣脱)蓝湛!你!放开!你让我起来~

少年羡:(挣脱不了)蓝湛你干什么?我跟你开玩笑的呀~干什么这么认真?哎呀,你快放开我~

少年叽:(累的轻喘)你……刚才说……要教我什么?

少年羡:(生活不易,老祖装憨)啊?没有啊,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少年叽:没说?

少年羡:没说!哎呀,蓝湛你这个人别这么死板嘛~我胡说八道的你也信,我……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快点放开我吧,我今天书还没抄完呢。


【哎,羡羡,姨母告诉你不是声音大就能够改变事实了。】


少年叽:是吗?哼~

少年羡:哎呀~好啦好啦~我先起来。(趁少年叽不备)哎!看招!(再次被少年叽制服)啊!我都说了是开玩笑的……别生气别生气~(少年叽解抹额)哎!你解抹额做什么?哎!你绑我做什么?哎!蓝湛,开个玩笑而已,你干嘛绑我的手啊?你别这么经不起逗啊!哎!你还打结!给我解开~

魏无羡:(看好戏中)哇~蓝二哥哥,你的这个梦,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噢?

蓝忘机:(起身欲走)别看了。

魏无羡:(拉住蓝忘机)别走啊,这还没看到精彩之处呢。坐下~

少年羡:蓝湛,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样也太小心眼了吧。哎!我刚才说你什么了嘛?没说你什么呀。

少年叽:哼,你自己想,你刚才说了什么。

少年羡:我……我无非是说你嫩说你不懂某些事罢了,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哎~有些大人的东西你的确是不懂啊。被戳穿了事实就这样对我,这不是小心眼是什么?

少年叽:谁说我不懂?

少年羡:你懂才是有鬼了!(大笑)你……你干什么!你摸哪呢?

少年叽:(奶凶)谁说我不懂!嗯?

魏无羡:是啊,含光君。谁说你不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蓝湛,你说实话,是不是很想这样对当年的我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啊。

少年羡:蓝湛,你发什么疯?手拿开,

少年叽:谁说我不懂?

少年羡:没没没!没人说你不懂!你先放开!有话好好说。哎!你别乱来!你干什么?

(拉灯!)

 ———————————出梦—————————————


【我要实名举报,我真的是太喜欢少年时代了,(疑惑)难道是因为我老了咩?】


【少年羡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跳跳糖一样,噼里啪啦,风风火火的。嗲羡众所周知,嗲到姨母心里跟抹了蜜一般甜。

少年叽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冻牛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其实奶到不行~“胡说八道”这句话真的太犯规了!那种奶声奶气真的是可爱到爆了!嗷!让姨母我好好揉揉少年叽的脑壳。

说到这里,突然很想试一试跳跳糖配冻牛奶。】


【突然发现叽就算是只熟叽了,可若是提到少年时的怀春心事,还是会害羞到不行。比如:少男怀春时做的梦;偷拿羡羡和绵绵要的香囊。热衷于看叽害羞的姨母我真是太坏了。】


【日常告白广播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少年羡和少年叽在“切磋”的时候,光凭听觉我就可以想象到是什么一幅画面。刀光剑影,衣袂飘飘,或许空中还会飘舞着些许画卷以及抄的家规,两人相视而立。啊~想想都是多么养眼的一幕。】


蒙

现在,越是热闹就越是孤独。

现在,越是热闹就越是孤独。


Dull pain
万圣节快乐!我隐小痛祝大家万圣...

万圣节快乐!我隐小痛祝大家万圣节能讨到更多的糖果🍬(❃•̤ॢᗜ•̤ॢ)✲*。☽˟

万圣节快乐!我隐小痛祝大家万圣节能讨到更多的糖果🍬(❃•̤ॢᗜ•̤ॢ)✲*。☽˟

蒙

       这一路特别荒芜萧条,走着走着很害怕,害怕走错路,害怕最后也只剩这种漫无边际的荒芜和萧条。

        可,虽然颤抖虽然摇摆,依然告诉自己,有一天,我走的路上会开花,五颜六色、形状各异还满是芳香,到时候就算没有旁人和我一起,我还是会很满足、很满足!

       所以啊,坚持和努力吧,不要轻易成为路上的一块烂泥,不要轻易地将自己比做一块烂泥,我们走着,那么脚下就一定是路!

       这一路特别荒芜萧条,走着走着很害怕,害怕走错路,害怕最后也只剩这种漫无边际的荒芜和萧条。

        可,虽然颤抖虽然摇摆,依然告诉自己,有一天,我走的路上会开花,五颜六色、形状各异还满是芳香,到时候就算没有旁人和我一起,我还是会很满足、很满足!

       所以啊,坚持和努力吧,不要轻易成为路上的一块烂泥,不要轻易地将自己比做一块烂泥,我们走着,那么脚下就一定是路!


蒙

有风望不穿,有人难眠,难免蹉跎,难免辜负!

有风望不穿,有人难眠,难免蹉跎,难免辜负!


蒙

谷底!谷底有风,谷底有雨,谷底还有望不穿的雾,谷底的人爬不起来!

谷底!谷底有风,谷底有雨,谷底还有望不穿的雾,谷底的人爬不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