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怜渚

21653浏览    125参与
fu

Free设定集②

CP/真遥 宗凛 怜渚

文/Robin


之前写的Free同人设定集,只有设定集的那种。


——————(♡°͈▵°͈)——————

遥 杀手 有喜欢游泳和长时间泡澡的怪癖,做饭很好吃。身体十分柔软,依靠体术或狙击暗杀目标,会不定期去真琴家住,帮他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洗衣服做饭+ml,偶尔也会充当他的保镖与助手。


真琴 中间商+地下医生 最初捡到遥的人,遥的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因为遥不喜欢烟味所以戒了烟,喜欢叼着薄荷味烟卷棒棒糖。帮遥介绍工作。只会一点基本的防身术,但是因为平时会和遥一起游泳所以身材非常健壮完美。平日脾气很好十分温柔,但一旦一句话重复三遍都被人无视就会微笑...

CP/真遥 宗凛 怜渚

文/Robin


之前写的Free同人设定集,只有设定集的那种。


——————(♡°͈▵°͈)——————

遥 杀手 有喜欢游泳和长时间泡澡的怪癖,做饭很好吃。身体十分柔软,依靠体术或狙击暗杀目标,会不定期去真琴家住,帮他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洗衣服做饭+ml,偶尔也会充当他的保镖与助手。


真琴 中间商+地下医生 最初捡到遥的人,遥的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因为遥不喜欢烟味所以戒了烟,喜欢叼着薄荷味烟卷棒棒糖。帮遥介绍工作。只会一点基本的防身术,但是因为平时会和遥一起游泳所以身材非常健壮完美。平日脾气很好十分温柔,但一旦一句话重复三遍都被人无视就会微笑着开始暴走,挥舞手术刀跳死亡探戈,神鬼莫近。


津田 武器商 为人豪爽,偶尔会去地下拳击场打打比赛,喜欢和熟人一起轰趴,很爱护自家的弟弟,平时非常有谋略,但是对着可爱的女孩子会有“三秒白痴”状态。


怜 清道夫 解剖尸体狂,喜欢收藏自认为完美的人体部位,对于尸体之美有近乎苛刻的追求,有轻微强迫症与洁癖,只喝蒸馏水,素食主义者。


宗介 黑帮势力之一 曾在外籍军团里服过役,是个严重路痴。冷静沉着(之前表面看来是这样),有野心也有能力,平时都戴着平光眼镜。


凛 情报屋,欺诈师,容貌昳丽,超适合女装(禁语,宗介曾无辜踩雷被整惨),手下小弟无数,钟爱搅浑水,很会利用小角色,喜欢在各个事发地点假装路过。


江 凛的助理,会配合凛演戏钓鱼,本职是分手专家及万事屋,是个疯狂肌肉控,对各种体术造诣颇深,外表相当具有欺骗性。


渚 逃跑专家 狡兔三窟,是个切开黑,偶尔也会自己动手做掉追击者甚至看不顺眼的客户,平时就是个二次元宅男,喜欢各种垃圾食品,无肉不欢,生活方式极其不健康,严重到需要被人监督。


昨夜星辰

再发一下老福特好了

再发一下老福特好了

昨夜星辰
终于补完free了,尝试着给我...

终于补完free了,尝试着给我很喜欢的几对cp剪了个视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们啊
(ღˇ◡ˇღ)
b站地址贴评论区

终于补完free了,尝试着给我很喜欢的几对cp剪了个视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们啊
(ღˇ◡ˇღ)
b站地址贴评论区

楹

余下的几张,并不知道和之前的有没有重复……应该没有吧,以及因为软件的缘故部分字幕没截干净……

余下的几张,并不知道和之前的有没有重复……应该没有吧,以及因为软件的缘故部分字幕没截干净……

楹

宗凛,怜渚,以及p6的单人真琴,因为没有宗介和遥的水花三连拍于是少做了很多对cp[敲桌]

感觉怜渚一起也超可以的

宗凛,怜渚,以及p6的单人真琴,因为没有宗介和遥的水花三连拍于是少做了很多对cp[敲桌]

感觉怜渚一起也超可以的

湿草

【真遥】橘真琴这个怂货!山崎宗介这个笨蛋!- 2 -


是上次那个段子,继续

就一点点,在去纽约的高速公路上用手机码的


前文见合集

————————————————


“渚,我要去澳大利亚训练一个月,凛也要去,我准备在那儿待一会儿,”七濑遥给叶月渚打电话,“太烦了,我现在看到橘真琴就烦。”


“那真琴前辈岂不是误会得更厉害,”叶月渚开了免提,龙崎怜抱着他对着话筒说话,“遥前辈要不要把他们三个人都叫来,把话说清楚?”


“不行,太傻了。”七濑遥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和松冈凛坐在那两位对面,说:我们不喜欢对方,我喜欢的是真琴,凛喜欢的是宗介,你们都误会了。


简直傻到恐怖。


叶月渚敲着手指,吃着龙


是上次那个段子,继续

就一点点,在去纽约的高速公路上用手机码的

 

前文见合集

————————————————


“渚,我要去澳大利亚训练一个月,凛也要去,我准备在那儿待一会儿,”七濑遥给叶月渚打电话,“太烦了,我现在看到橘真琴就烦。”

 

“那真琴前辈岂不是误会得更厉害,”叶月渚开了免提,龙崎怜抱着他对着话筒说话,“遥前辈要不要把他们三个人都叫来,把话说清楚?”


“不行,太傻了。”七濑遥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和松冈凛坐在那两位对面,说:我们不喜欢对方,我喜欢的是真琴,凛喜欢的是宗介,你们都误会了。


简直傻到恐怖。


叶月渚敲着手指,吃着龙崎怜剥好递过来的瓜子,“那我给小真打个电话?”

 

七濑遥插着耳机躺倒在浴缸里,皱着眉头:“……算了,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不麻烦你了,”他接着摇摇头,“我自己解决吧,谢谢你们。”


他说着把耳机摘了放到一边的衣服上,整个人又往浴缸里缩了缩,水从肩膀慢慢攀附着爬上来,在嘴唇上方停住。


水有点凉了。


他每天早上还是会泡澡,只是因为住处没那么近,再也没有人早上从后门进来,握着他的手把他从微凉的水里拉出来了。

 

他现在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家,学校,泳池。他也懒得去聚餐,对联谊没兴趣,唯一与人的交流也就是旭和贵澄一行人。


橘真琴的学业在大一下学期开始忙起来,还常去游泳馆积累经验,兼职打工教小朋友游泳之类的。本来他还能来七濑遥的学校接他顺道回家,现在两人一星期也就能见一面而已。


七濑遥从水里站起身,掏出浴巾把自己裹住,开始刷牙洗脸刮胡子。

 

他坚信他和橘真琴属于两情相悦,只是对方太从心,弄得他自己现在不尴不尬,想着跟橘真琴说清楚,却觉得太直接,会适得其反。


而且橘真琴现在这么忙,哪来的谈恋爱的时间,徒增烦恼罢了。


他思绪飘忽不定,拿着刮胡刀的手一抖,下颚处便被刮了个不浅的血口子,血液迅速一滴一滴顺着下颚线淌下来,重重地砸上水池壁。


七濑遥疼得抽了口气,快速走到客厅找到医疗箱,三两下给自己涂了点药,贴上个邦迪。


啧,诸事不顺啊。

 

他把整个人摔进沙发,手机里调出和橘真琴的聊天框。

 

对话停在三天前,是他问了句:“真琴,要出来吃饭吗?”


橘真琴隔了一上午回:“最近有点忙,对不起哦遥,下个月吧。”


我就是因为下个月要去澳大利亚了,才叫你出来吃个饭啊。

 

七濑遥闭了闭眼。

 

再这么下去,我都快要怀疑是我一厢情愿了。


 


 

———————————

橘真琴怂着怂着,他没想到的是,他快要把七濑遥搞得跟他一样怂了。

别误会,这还是个沙雕向的段子。


既然是段子,就不要说我短小。 




湿草

【真遥】橘真琴这个怂货!山崎宗介这个笨蛋!- 1 -

我来了,说好的小段子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后文见合集

————————————————————

叶月渚给龙崎怜揉着肩,跟他抱怨:“小怜,你说男人都是弱智吗?”


龙崎怜嘴角一抽:“骂人就骂人,何必骂自己。”


叶月渚哼哼唧唧:“可是橘真琴和山崎宗介实在是太弱智了。”


“怎么了?”龙崎怜站起身,从冰箱里给他取出一根草莓棒冰。


叶月渚接过来,缩到他怀里蹭蹭,啃了一口龙崎怜露出来的锁骨,嘬着棒冰慢吞吞开口:“小遥给我打电话,骂了一个小时说小真是个大傻逼。”


龙崎怜问:“怎么?他俩闹矛盾了?”


“闹个皮球,他俩没有矛盾可以闹。”


“为什么?”


“...

我来了,说好的小段子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后文见合集

————————————————————

叶月渚给龙崎怜揉着肩,跟他抱怨:“小怜,你说男人都是弱智吗?”


龙崎怜嘴角一抽:“骂人就骂人,何必骂自己。”


叶月渚哼哼唧唧:“可是橘真琴和山崎宗介实在是太弱智了。”


“怎么了?”龙崎怜站起身,从冰箱里给他取出一根草莓棒冰。


叶月渚接过来,缩到他怀里蹭蹭,啃了一口龙崎怜露出来的锁骨,嘬着棒冰慢吞吞开口:“小遥给我打电话,骂了一个小时说小真是个大傻逼。”


龙崎怜问:“怎么?他俩闹矛盾了?”


“闹个皮球,他俩没有矛盾可以闹。”


“为什么?”


“我也算看着他俩的感情发展的吧,”叶月渚说,“其实我以为他俩国中就搞到一块儿了。”


龙崎怜揉着他的头发反问:“难道不是吗?”


“屁,他俩现在都还没在一起。”


龙崎怜揉头发的手不动了。


龙崎怜不动了。


龙崎怜站起来了。


“你说什么???!!他俩整天腻腻歪歪你侬我侬你告诉我他俩没在一起???”


叶月渚没防备,哐当一声倒在地上,棒冰也摔到了桌子底下。


龙崎怜忙去扶他,他挥挥手自己爬起来,表示可以理解龙崎怜的行为。


笑话,当时他打电话的时候,差点没把手机扔锅里去炖牛肉。


“不是,你没骗我吧,”龙崎怜不敢置信,“他俩一起回家吃一根棒冰一起写作业一起看房子一起看孩子一起旅游还手牵手去晨跑你他妈告诉我他们是好兄弟???”


“小遥跟我说的。他还说小凛和小宗也没在一起。”


“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泡温泉天天写信还抓着衣服哭的,”龙崎怜往地上一躺,“感天动地兄弟情。”


“神经病,你就说是不是神经病???”叶月渚又从冰箱掏出跟冰棒,愤愤地咬下去,“橘真琴这个怂货!山崎宗介这个笨蛋!”


“原先,我以为你才是那个怂货,”他也跟着躺到了龙崎怜身边,“没想到你一毕业就表白了。”


龙崎怜:“骂他们就骂他们,别带上我。”


“我在夸你,夸你好吗?”叶月渚说,“小遥说他那天实在忍不住,借着酒劲跟橘真琴表白了。”


“真琴前辈拒绝了?”


“他说,我也喜欢你,和渚他们。”


“关你什么事?”龙崎怜吓得把人搂进自己怀里,“真琴前辈没跟遥前辈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你??”


“不不不,他干嘛喜欢我,我又没有水汪汪的蓝眼睛,”叶月渚说,“他还跟遥说过他喜欢你呢。就 ‘啊,小遥,我好喜欢你,和怜他们’。 ”


龙崎怜:“有病。”


叶月渚点头:“嗯,有病。”


“但是,他图什么啊?”


语罢,补了一句:“我觉得你眼睛颜色也挺好看的。”


“更弱智的来了,”叶月渚又啃了一大口棒冰,“只不过我说出来以后你别再站起来了,我摔得挺疼的。”


“好的好的。”


“据小遥说,他觉得小真觉得他喜欢小凛。”


“???”


“然后小宗觉得小凛喜欢小遥。”


“……”


“然后小遥和小凛就就此问题谈论了很久,约去居酒屋喝酒骂人。”


“然后小真和小宗也谈论了很久,在另一家居酒屋,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猜想做实了,他们很悲伤。”


“……”


龙崎怜没忍住拿过叶月渚的棒冰也啃了一大口。


“渚,算了吧,我们不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为什么?小遥还让我帮他呢。”


“帮他?这怎么帮?给真琴前辈换个脑子?”


电话突然响起来,叶月渚拿过来一看,是七濑遥。


他叹了口气,接起来。


“怎么了,小遥?”


“渚啊,”七濑遥说,“你问问怜,他们科研所有没有研究人脑的,我这里有不错的实验案例。”


“哈?”


“我说,橘真琴的脑子,”七濑遥那边传来菜刀剁肉的声音,“我帮你们挖出来,送过去研究研究吧。”


“我觉得他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纵奇才。”


叶月渚问:“又出什么事了?”


“我跟他说了,我说我不喜欢凛。”


“然后呢?”


“他说,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会不会是误会?不要因为一点小事放弃一段真挚的感情。”


“……”


“你挖吧,顺便把山崎宗介的也挖来。”


“我代表怜怜的研究所谢谢您为了伟大的科学所做的贡献。”


——————

看完别笑,我真真觉得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小柯啊小柯

水泳部的一些糖……二零二零年见吧各位!

水泳部的一些糖……二零二零年见吧各位!

十三沓_2

[东京聊天室]FREE!

一个突发奇想的开头。

真的全篇很连贯地写了下来,就好像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一样。

我想着以渚的性格,应该爱用颜文字吧,结果苦了我自己。平时不怎么用颜文字的,一个个到百度上复制粘贴。

ID什么的大家应该能从对话里看出来。

虽然觉得聊天室还挺有意思,以后应该会继续写,但是超级没信心啊!感觉其实很不擅长这样的类型

---------------------------------------------------------------------

1

我要吃披萨:嗨嗨,大家!今日的话题是「没有xx的生活」。╭(′▽`)╯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这是什么鬼题目……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

一个突发奇想的开头。

真的全篇很连贯地写了下来,就好像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一样。

我想着以渚的性格,应该爱用颜文字吧,结果苦了我自己。平时不怎么用颜文字的,一个个到百度上复制粘贴。

ID什么的大家应该能从对话里看出来。

虽然觉得聊天室还挺有意思,以后应该会继续写,但是超级没信心啊!感觉其实很不擅长这样的类型

---------------------------------------------------------------------

1

我要吃披萨:嗨嗨,大家!今日的话题是「没有xx的生活」。╭(′▽`)╯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这是什么鬼题目……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等下?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Yamazaki 我的昵称怎么回事?!

Yamazaki:啊?不知道。

Yamazaki:大概是,手滑。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你是baka吗自己给我改这种昵称?!

今天男朋友识路了吗: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去学学认路!!

bakasosuke:好了,现在改好了。

Yamazaki:?

Yamazaki:我马上下班了,凛。

Yamazaki:我下班后去找你。

bakasosuke:!

2

我要吃披萨:等等等下!没人回答问题吗?凛凛和小宗不要在那里打情骂俏了好伐?

我要吃披萨:明明当初说好了每人每天都要回答的( ﹁ ﹁ ),到头来却没人履行啊喂喂!

薛定谔的猫:渚或许可以试试@ 前辈们呢。

我要吃披萨:怜酱!太好了!!有人出现了!!

薛定谔的猫:我明明就在卧室里啊……

我要吃披萨:@水和青花鱼 @今天要交论文 呜呜呜小遥呜呜呜小真(ノ´д`)

我要吃披萨:(/゚Д゚)/ 诶?小真怎么又换名字了?

水和青花鱼:怎么了

薛定谔的猫:遥前辈!晚上好!

薛定谔的猫:其实,渚是想让大家按照之前的约定回答问题。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一下,就可以看到问题了,但是一直没人回答呢。

薛定谔的猫:遥前辈要不先来答一下。

水和青花鱼:一这个一定要回答的吗

水和青花鱼:「没有xx的生活」

我要吃披萨:是的是的!!是这个!

水和青花鱼:xx是什么

我要吃披萨:啊,(-ω- )其实什么都可以啦。重要的东西啦,重要的人啦什么的。

今天要交论文:啊,大家晚上好。

今天要交论文:@我要吃披萨 渚,我在学校办公室写论文,就差一点点了,我写完再回来回答可以吗?

我要吃披萨:嗯嗯可以可以!

今天要交论文:@水和青花鱼 遥要早点睡啊

水和青花鱼:噢

薛定谔的猫:出现了!!温柔的真琴前辈!!

我要吃披萨:哇哦( ᖛ ̫ ᖛ )ʃ

水和青花鱼:我选青花鱼

我要吃披萨:嗯嗯嗯!(-ω- )然后呢?

水和青花鱼:如果是没有青花鱼的生活我会很难过

我要吃披萨:诶?就这样?只是很难过?

水和青花鱼:嗯

薛定谔的猫:诶~以为遥前辈的反应还会更大一点

水和青花鱼:很难过已经够大了

我要吃披萨:嗨!小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那么所以刚刚这个回答的是重要的东西,有没有重要的人呢?

bakasosuke:喂喂问这个做什么,这家伙重要的人除了那个人还能是谁。

薛定谔的猫:凛前辈!怎么又出现了!

水和青花鱼:不想说

我要吃披萨:吼拉凛凛!小遥不想说哦!不过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水和青花鱼:因为没有的话会比很难过还要更难过那样的话我不想回答

薛定谔的猫:难得地打了很多字…但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标点符号啊遥前辈!

bakasosuke:啧

bakasosuke:到底能有多难过啊。

水和青花鱼:…

bakasosuke:说起来你的昵称里都没有那家伙的名字啊,他还没有这两个东西重要吗?

我要吃披萨:

【凛凛和小遥的欢乐日常.jpg】

我要吃披萨:

【嗅到了开始互怼的气息.jpg】

薛定谔的猫:啊啊凛前辈……要不还是

水和青花鱼:……

水和青花鱼:没有就

水和青花鱼:会死掉

薛定谔的猫:别问了吧

bakasosuke:……

水和青花鱼:而且最重要的东西不能放在名字上给别人看

我要吃披萨:……

薛定谔的猫:那个……

我要吃披萨:(/゚Д゚)/ 哇啊啊!那还真是严重啊!死掉什么的!

我要吃披萨:

【小遥的身边好冷.jpg】

我要吃披萨:

【吹走凛凛( `)3′)▃▃▃▅▆▇▉.jpg】

我要吃披萨:好了好了( ˘•灬•˘ )小遥已经问完了!我们来问下一个人吧!

bakasosuke:喂!你什么时候照的我的表情包!!

3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

我要吃披萨:诶诶诶?!这是谁??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bakasosuke 说好了,名字三小时后换回来

bakasosuke:啧

薛定谔的猫:啊……山崎前辈…消失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吗……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没什么。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刚刚说要回答问题是吧,我来吧。

我要吃披萨:啊啊啊啊小宗真是好人!!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我要说的是松冈凛。

bakasosuke:???

bakasosuke:你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没有松冈凛的生活。

bakasosuke:现在还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这个,是我,

bakasosuke:来得及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唯独不能忍受的。

bakasosuke:停下

bakasosuke:。

bakasosuke:?!!

我要吃披萨:哇哦( ᖛ ̫ ᖛ )ʃ

水和青花鱼:@bakasosuke vvvv

薛定谔的猫:……

薛定谔的猫:那个……遥前辈这是在说什么…

我要吃披萨:……是在笑吧?小遥?是在www吧?

水和青花鱼:en

薛定谔的猫:诶?输入法出问题了吗

bakasosuke:……

bakasosuke:……可恶!井然被你这家伙朝笑了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凛很好。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如果没有凛,我可能永远都打不起精神,永远都成为不了现在的自己。永远都找不到梦想,也永远不会知道拥有他是多么重要。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虽然从没对他说过这些话,但是如果没有他,我会比肩膀永远治不好还要感到加倍遗憾。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能够认识他,我十分地感激和庆幸。

bakasosuke:……

我要吃披萨:哇哦( ᖛ ̫ ᖛ )ʃ

bakasosuke:……

bakasosuke:…你怎么还没倒家?曼死了!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你哭了吗凛,字打错了。

bakasosuke:我梅有!!!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真的没事吗?

bakasosuke:啰嗦!看私聊!!

我最崇拜松冈凛了:好。

我要吃披萨:哇哦( ᖛ ̫ ᖛ )ʃ

4

水和青花鱼:@今天要交论文 lun wen xie wan le ma

我要吃披萨:??

我要吃披萨:啊!小遥也按耐不住寂寞了吗!( ᖛ ̫ ᖛ )ʃ

薛定谔的猫:虽然凛前辈这样对山崎前辈说话,但能感觉出他们关系很好呢。

我要吃披萨:是吧是吧!(-ω- )

今天要交论文:啊,大家好。已经写完了,非常抱歉没能及时看群。

今天要交论文:请稍等一下,我再改一遍名字。

我要吃披萨:诶?

早点回家:改好了。

薛定谔的猫:真琴前辈这是…把to do list都放在了昵称上吗?

早点回家:不是啦哈哈,只是我比较常把名字改成近期要做的最重要的事,这样就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啦。

我要吃披萨:哇!(-ω- )不愧是小真。

水和青花鱼:zhen qin kuai yi dian

早点回家:啊啊遥别着急啊,路有点堵,学校这边现在堵死了呢。遥再等大概五十分钟我就回家了。

早点回家:不过你的输入法是出问题了吗?

水和青花鱼:shi jian tai chang le

早点回家:唉,也是没办法的事呢。不如我现在来回答一下你们前面说的那个问题吧。

早点回家:遥,私聊的语音聊天接收一下。

薛定谔的猫:没关系吗真琴前辈?堵车回答问题会不会分散注意力?

早点回家:嗯,没关系的,今天没开车,我打的出租车,正好无聊呢。

我要吃披萨:ヾ(。◕ฺ∀◕ฺ)ノ呦西!那么快开始吧!

我要吃披萨:之前也说过了,今晚的问题是「没有xx的生活」。

早点回家:xx是什么都可以吗?

我要吃披萨:嗯…可以这样说。

早点回家:好的。我先思考一下可以吗?

我要吃披萨:可以可以!小真还是唯一一个想要认真思考的呢!(-ω- )

薛定谔的猫:真琴前辈好认真啊。

我要吃披萨:诶~说起来不知道小真对小遥之前那个「死掉」的回答怎么看呢?

薛定谔的猫:遥前辈也没说明那一定是真琴前辈吧。

我要吃披萨:(/ω\)这是肯定的啊!(/ω\)百分之百肯定的!(/ω\)除了小真还有谁吗?

薛定谔的猫:唔……家人吧…

我要吃披萨:有道理……(´;ω;`)

我要吃披萨:小遥都不说话了,是因为接了小真的语音吗?

薛定谔的猫:可能吧。

早点回家:啊,我想好了。

早点回家:诶?什么死掉?

我要吃披萨:没事没事(-ω- ),小真先回答问题吧,然后我再解释。

5

早点回家:那个…我选大海吧。

薛定谔的猫:诶?大海?

我要吃披萨:(/゚Д゚)/ 麻吉!?(/゚Д゚)/ 红豆泥大丈夫?

早点回家:你们都是什么反应呐,我是认真的。

早点回家:我没法想象没有沙滩的岩鸢呢。没有大海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去学仰泳吧。因为小时候目睹的那次事故所引起的恐惧,也是我的人生成长经历中相当精彩的一部分呢。

早点回家:做了各种努力去克服它,它虽然给我带来了麻烦,但也增添了很多新的体验和经历。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都和大海息息相关。它们都是我身体心灵的一部分,我也想记住它们。

早点回家:最重要的是,在海边有很多和伙伴们的美好的回忆,合宿啊集训啊一起嬉水啊什么的。我最不愿意的就是丢掉这些回忆,它们太珍贵了,没有大海的话它们也不会存在吧,那样的话太糟糕了。

早点回家:啊,乱七八糟地不知说了些什么,因为是住在海边的人嘛,总之大海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复杂有具有深刻意义的,美丽又触动人心的,我的生活一定不能没有大海。

早点回家:以上。

我要吃披萨:…小真(,,•́ . •̀,,)……

薛定谔的猫:真琴前辈……

薛定谔的猫:像作文一样呢。

我要吃披萨:呜啊小真超亚撒西啊啊啊啊ヽ(∀゜ )人( ゜∀)ノ

早点回家:诶……

我要吃披萨:这个问题就从来没有人说过小真这么多呢!ヽ(∀゜ )人( ゜∀)ノ!

早点回家:诶……我话太多了吗…

薛定谔的猫:不不不不不才不是这个意思真琴前辈!

薛定谔的猫:渚他的意思是前辈说的很用心啦!超厉害的!

早点回家:啊…谢谢…不过我是真的这么认为的,所以也没什么厉害的…

早点回家:渚的表情也很卡哇伊呢。

我要吃披萨:哑大!被小真夸了!ヾ(*´▽‘*)ノ

早点回家:那个…果然还是有点在意,「死掉」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要吃披萨:啊,那个就是

我要吃披萨:

【聊天记录截图.jpg】

我要吃披萨:

【聊天记录截图.jpg】

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啊,是这样啊。

早点回家:其实,

早点回家:诶?@水和青花鱼 遥?语音怎么忽然断掉了?

我要吃披萨:哇哦( ᖛ ̫ ᖛ )ʃ小遥害羞了嘛~

水和青花鱼:no

薛定谔的猫:哇!说英文了!输入法还没好吗?

水和青花鱼:yes

我要吃披萨:( ᖛ ̫ ᖛ )ʃ

早点回家:其实,这点上我和遥倒是一样的呢。

薛定谔的猫:诶?

早点回家:就是没有对方就会死掉什么的。遥是有点夸张了,但是其实还是差不多的。虽然没死,但已经和死掉了差不多了。

水和青花鱼:yes

早点回家:因为在一起太久太久了,根本没法想象不在一起的样子啊。打个比喻吧,人每天被空气包围着,却并不觉得珍贵,但是如果没有空气,人类绝对会死的

早点回家:啊,这个比喻不太好。

早点回家:总之关系大概就是这种关系吧,像白天和黑夜,太阳和月亮。

早点回家:如果是重要的人的话,我也不会想回答这个问题的,因为即便仅仅是假想,也不想面对那种分离啊。

水和青花鱼:yes

早点回家:遥,别一直说yes啦!接一下我的语音聊天申请。

薛定谔的猫:诶~感情好好啊。

我要吃披萨:( ᖛ ̫ ᖛ )ʃ

水和青花鱼:mei dian le

早点回家:手机没电了吗?那再稍稍等一下,我还有大概十分钟到家。

水和青花鱼:ok

水和青花鱼:♥

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

我要吃披萨:小真受到暴击了!( ᖛ ̫ ᖛ )ʃ

我要吃披萨:好厉害啊小遥,竟然会发表情了

我要吃披萨:怜酱!我也想要!

薛定谔的猫:什么?

我要吃披萨:(-ω- )心心!!

薛定谔的猫:哦。

薛定谔的猫:你等下,我穿下拖鞋。

我要吃披萨:诶?你现在躺在床上吗?

薛定谔的猫:对啊。

薛定谔的猫:你霸占了整个沙发,我只能躺床上了。

我要吃披萨:!!

我要吃披萨:✪ω✪怜酱!别动!我现在就来了!!✪ω✪

薛定谔的猫:慢点⻊

6

早点回家:我成功到家啦!和大家说一声,车堵得真厉害。

和遥睡觉:晚安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啊。

TBC.

大概

佐野滑雪俱乐部
DF圆盘tsutaya全卷购入...

DF圆盘tsutaya全卷购入特典

DF圆盘tsutaya全卷购入特典

VIAROW
VIAROW
FROM.EXOPLANT

第二波,刚刚少了一张重新发
随意拿图。_(:з」∠)_
可以点开我的主页,有很多CP的。

第二波,刚刚少了一张重新发
随意拿图。_(:з」∠)_
可以点开我的主页,有很多CP的。

佐野滑雪俱乐部

西屋太志原画,那啥都在一张纸上 

西屋太志原画,那啥都在一张纸上 

佐野滑雪俱乐部
看下官方spotlight周边...

看下官方spotlight周边放出的顺序,很微妙的安排啊。

总之是一对一对的。

官方上锁了我们还怕什么!

看下官方spotlight周边放出的顺序,很微妙的安排啊。

总之是一对一对的。

官方上锁了我们还怕什么!

佐野滑雪俱乐部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e!原画太田稔

嗯,官方会玩

可怕的Staff

作者 Free!原画太田稔

嗯,官方会玩

MK

【凛遥】海恋(二十八)

 “终于考好了!”叶月渚交完试卷后便走出教室不禁感慨喊叫。

  突然一阵短信铃声响起,叶月渚从书包里拿出手机一看。

  小怜?!

  只见龙崎怜发来的短信上写着——考的怎么样?

  他怎么知道考完试的时间?!

  叶月渚瞬间愣住,慌张地四处看了看,眼尖透过走廊窗户看见龙崎怜站在校门口,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开。

  他逃避了,没有任何思考就逃了,现在的叶月渚不想见到龙崎怜。

  为什么?做朋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扯上感情……

  “所以你就这样跑了?”正在擦药的橘真琴无奈地看着躲在医务室角落的叶月渚。

  “就躲一会,他等不到我就会自己回去了。”坐在叶月渚抱着双膝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久没见到你露出这副表情...

 “终于考好了!”叶月渚交完试卷后便走出教室不禁感慨喊叫。

  突然一阵短信铃声响起,叶月渚从书包里拿出手机一看。

  小怜?!

  只见龙崎怜发来的短信上写着——考的怎么样?

  他怎么知道考完试的时间?!

  叶月渚瞬间愣住,慌张地四处看了看,眼尖透过走廊窗户看见龙崎怜站在校门口,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开。

  他逃避了,没有任何思考就逃了,现在的叶月渚不想见到龙崎怜。

  为什么?做朋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扯上感情……

  “所以你就这样跑了?”正在擦药的橘真琴无奈地看着躲在医务室角落的叶月渚。

  “就躲一会,他等不到我就会自己回去了。”坐在叶月渚抱着双膝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久没见到你露出这副表情了……”橘真琴看见他这副表情,担心地询问,“你们是发生什么事吗?”

  叶月渚抬起脑袋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低下头。

  “说吧,也许我能给你建议。”橘真琴放下手里的药水认真地说道。

  叶月渚乖巧地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小怜他向我告白了。”

  “啊?”橘真琴瞬间愣住。

  叶月渚看见他愣住,突然激动地说道:“所以我才避着他,为什么就不能当朋友!”

  “为什么当朋友,小渚不喜欢怜?”橘真琴不解地质问道。

  喜欢怜?

  叶月渚摇了摇小脑袋,眼神有些茫然无措道:“我没想过,小怜好不容易才回来,一直当朋友不好吗?就算离别也不会太难过,为什么非要扯上感情?”

  “原来如此,因为失去过所以宁愿从来没拥有过……”橘真琴听着他的话恍然大悟,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那也就是说,小渚不是不喜欢怜了,只是太喜欢所以害怕失去。”

  “我没说过。”叶月渚突然别扭地转过头道并脸颊微红。

  “你又不是遥,别扭什么?!”橘真琴看见他别扭的样子瞬间无奈,不禁叹气并转过头看了一眼门,“进来吧,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哎?”这次换叶月渚愣住。

  突然门开了,只见龙崎怜正靠在门框看着他。

  小怜?

  叶月渚难以置信地看向橘真琴。

  橘真琴看见他难以置信的眼神,无奈地解释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怜太了解你了,知道你会避开他找我,也知道今天我会和桐嶋前辈在学校练习,就发信息问我,我也是刚才才知道你们吵架了。”

  “真琴,谢谢你了。”龙崎怜向真琴道谢道。

  “你们认真谈谈,前辈还在体育馆等我。”橘真琴温和地笑道并转身离开医务室。

  医务室的门关上后,橘真琴不自觉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医务室,眼神不禁哀伤了起来,小渚也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结果只有自己还留在原地……

  “后悔了吗?”突然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橘真琴转过头看向桐嶋夏也,摇了摇头温柔地笑道:“不,互相喜欢不一定在一起,但没有感情就算在一起也不会长久的,我很庆幸当时拒绝了前辈的提议,现在可能还不能完全放下遥,但是我会一点点改变,走吧,去体育馆练习。”说着并越过他向前走。

  “是吗?”桐嶋夏也听见他的话,掏出挂在脖子上双子星项链,眼神瞬间变温柔。

  也许真琴看得比我透彻多了……


佐野滑雪俱乐部

free 一组白衣官图

排列组合很有趣啊,同框的属性都是相同的,cp在图中位置相对
 凛画的真是太美了

free 一组白衣官图

排列组合很有趣啊,同框的属性都是相同的,cp在图中位置相对
 凛画的真是太美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