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怪诞小镇

135.4万浏览    16948参与
木辛梓

leisure

百粉点梗:billdip逛游乐园

超短 流水账ooc预警


架空,大四Bill大一Dipper设定(我偷懒就用一下另一个设定了)


1.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有一天他竟然会和一个男人来游乐园。


周末他是绝不愿意浪费的,图书馆是个不错的去处,或许只是在寝室学习也是个好选择。


因此最初收到Bill的邀请时他是拒绝的。


周末,假期,休闲,对于他来说这些单词如此陌生,上次和姐姐一起出去大概是几年前的事了。


而他和Bill很难有同步的时间,大四的学生们需要积累足够的实习经验,一周之内回到学校的次数并不算多;他的大学生涯却刚刚开始,星斗般的书籍与知识足够填满他的生活。


他们...

百粉点梗:billdip逛游乐园

超短 流水账ooc预警


架空,大四Bill大一Dipper设定(我偷懒就用一下另一个设定了)


1.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有一天他竟然会和一个男人来游乐园。


周末他是绝不愿意浪费的,图书馆是个不错的去处,或许只是在寝室学习也是个好选择。


因此最初收到Bill的邀请时他是拒绝的。


周末,假期,休闲,对于他来说这些单词如此陌生,上次和姐姐一起出去大概是几年前的事了。


而他和Bill很难有同步的时间,大四的学生们需要积累足够的实习经验,一周之内回到学校的次数并不算多;他的大学生涯却刚刚开始,星斗般的书籍与知识足够填满他的生活。


他们已经两周没见面了。


他犹豫了一个下午,在一天快结束时回复了Bill。


 


2.于是他们正站在乐园门前的长队中。


尽管加州的天空一向蓝的醉人,温度也总是恰到好处,在人山人海中难免汗流浃背,Dipper手扶在帽檐上,考虑着向下拉遮挡阳光还是将它拿下来扇风。


“……你真是够有时间的。”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长队,他终于还是没忍住抱怨了一声。


Bill甩甩手里的两张票,心情意外的不错:“pine tree,等待也是一种浪漫。”


“我真希望它值得。”


“看看你周围,你的同龄人比你有朝气的多。”


“哈,那真是抱歉啊……毕业论文都没写的家伙。”


“你竟然认为那对我而言是个挑战?”


“你至少端正态度?”


 


3.和Bill的斗嘴让时间过的格外快,以至于检票结束才后知后觉有些口干舌燥,他从背包里拿出水狠狠灌了两口,感觉喉咙重获新生。


Bill很自然的接过还没来得及盖上的水瓶,以Dipper同样的喝水方式让水流润过干燥的喉管,


拧紧瓶盖扔回Dipper的背包:“你想先玩那个?”


“我以为这是你的问题?”Dipper安静的翻了个白眼,和Bill接触久了他越来越没有办法像刚认识他那样作为一个优秀的前辈尊敬。


毕竟这人典型的得寸进尺。


Bill啧了一声,拿起进入乐园时随手抓来的地图看了看:“Mickey's Toontown? ”


“……你多大了?”“陪你去啊。”


“我觉得不行……”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Dipper忍住揍他的冲动转身就走。


 


4.被Mickey揽着肩膀拍照时这种隐忍达到了极点,他对着嘴角掀起微妙弧度的Bill冷笑了一声,拿起一边的玩偶头套几步从过去扣在了他头上。


——看起来顺眼多了。


 


5."不玩?"


"那么多项目去哪个不好?!"


"说实话,你就是害怕吧?"


Dipper脸色难看地看着头顶呼啸的过山车,是的,他是喜爱冒险和刺激,这没错,但不代表他也喜欢这类项目:"你也会傻到追求肾上腺素上升的感觉?"


"有时候体验一次也不错?"


错,大错特错。


本来就没吃早饭,这下更是简直要把昨天的晚饭吐出来了,Dipper透过镜子看到他身后脸上读做可怜写作幸灾乐祸的混蛋,拍着他的毫无诚意地道歉:“你早说你坐不了啊,我又不会逼你,pine tree你真是太要强了。”


他哪来的脸说这话?


 


6.Dipper臭着一张刚吐过地脸冷漠看着眼前的旋转木马。


他真傻,真的,他竟然会觉得Bill骗他过来是真的为了让他开心。


他根本是想到了一个新的整他的方法。


“别这么瞪我,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众所周知旋转木马是游乐园最轻松愉快的体验项目。”Bill眨了眨他极具欺骗性地金色眼睛一脸真诚:“我可以陪你。”


“谢谢,但你一个人上去丢人就够了。”


“well——无情的pine tree,记得给我拍照~”


事后的Dipper终于有了嘲笑Bill的把柄——学年第一的Cipher学长,全校男女崇拜的对象坐在白色木马上的照片。


……尽管他坐在上面跟个王子似的。


 


7."我们去摩天轮?"


"你真的让我翻新了对你的认知……你还相信升到最高点那种骗小孩子的把戏?"


“只要你相信,它就是真的不是吗?”说着话时他的态度很认真,金色的头发在落日地余晖下反射出灿烂又柔和的光。


Dipper的脸也被夕阳映地发红,他清咳一声,试图掩饰自己不自然地声音:“那就快点,早点结束这毫无意义的一天。”


 


8.排到他们的时候太阳刚好完全落下山,这意味着他们赶上了传一天当中最好的景色。


脚下城市灯火辉煌,伸手夜空星光璀璨。


Bill就在这个时候靠近,于是灯火与星芒在他眼里交织成一片独一无二的金。


他的神情温柔,呼吸温暖。


Dipper闭上了眼睛。


然而童话故事里的亲吻没有出现,Dipper感受到头顶熟悉的重量,他抬头向上看,是今天失踪了一天的帽子。


Bill耐心为他把帽子戴好,他的嘴角很少翘起这样愉快的弧度:“周末愉快,pine tree.”


 


9.宿舍楼前Dipper在Bill在离开时拉住了他的衣角,一手压低帽檐,声音不大但是两个人刚好能听见:“我得说,这不是毫无意义的一天……至少是不错的消遣。”


“那么,或许日后可以多一些这样的消遣?”


“你先完成你的毕业论文,不着调的学长。”


“想知道你上次被驳回的essay问题出在那里么?不可爱的学弟。”


 


10.“明天咖啡厅见?”


“……12点图书馆,别迟到。”






深夜扔完文就跑

这个人终于想起了她的LOFTER密码

鸽子永远在迟到


Keith

摸鱼表格,P2是原图

摸鱼表格,P2是原图

都玛酱

【reverse双子向】不能说的爱

食用须知

  • 我努力了_(:з」∠)_

  • 全文7k一发完

  • 第一次尝试反转,设定和人物性格我有点难把握,所以更多的还是私设

  • 是糖是刀自由心证

  • 我爱意识流

======

“Dipper,你有后悔过什么吗?”

被喊到的人从书本中抽出神来,挑起眼皮看向了半靠在阳台上的女人,没有应声。

Mabel也没指望从他这得到什么回应,她仰起头望着散发着微弱亮光的弯月,抬起手将刚点上的女士香烟放到嘴边,浅浅吸了一口,半晌才轻轻吐出了白色的烟雾。
她身着着暗红色的轻薄丝质睡衣,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印着斑驳的暧昧痕迹,尤其是锁骨的那处,颜色深得几乎要渗出血来,周围一圈还留有淡淡的牙印。

“应该...

食用须知

  • 我努力了_(:з」∠)_

  • 全文7k一发完

  • 第一次尝试反转,设定和人物性格我有点难把握,所以更多的还是私设

  • 是糖是刀自由心证

  • 我爱意识流

======

“Dipper,你有后悔过什么吗?”

被喊到的人从书本中抽出神来,挑起眼皮看向了半靠在阳台上的女人,没有应声。

Mabel也没指望从他这得到什么回应,她仰起头望着散发着微弱亮光的弯月,抬起手将刚点上的女士香烟放到嘴边,浅浅吸了一口,半晌才轻轻吐出了白色的烟雾。
她身着着暗红色的轻薄丝质睡衣,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印着斑驳的暧昧痕迹,尤其是锁骨的那处,颜色深得几乎要渗出血来,周围一圈还留有淡淡的牙印。

“应该没有吧,我也没有。”

“那你问这个做什么?”
Dipper用清冷的嗓音回道,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背对着他的Mabel低声轻笑,笑够了便直起身,转身面对Dipper,唇角带着同往常无异的微笑。

“因为无聊啊。”
她往里走了几步倚靠在门框上,用类似撒娇的语气说。
“你难道不觉得吗?这么千篇一律的生活,除了演出还是演出,我都有点腻了。”

像是对她说的话没有兴趣,Dipper低下了头继续看书。
“你可以和叔公说,让他给你放几天假。”

Mabel向他走了过去,将自己摔进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一边走还一边说。
“几天哪里够,我可不想把我的休息时间浪费在出行上。”

Dipper不太想搭理她,但也怕她抓着这件事不放,影响他看书,只能敷衍的开口。
“那你想怎么办?”

“不知道啊,不然我哪里会问你。”
Mabel嬉笑着说,脸上瞧不出一点烦恼。
“我只是在想,如果当初爸妈没有死,我们没有被叔公收养,那现在的我们会在干什么?”

“我会进研究所,你嘛,多半在哪个酒吧吧。”
Dipper毫不犹豫的说。

“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我可什么都没说。”

Mabel不满的哼了一声,直接凑过去躺在了他的大腿上,原本被Dipper拿在手里的书也被她抢过去翻了翻,没一会就不感兴趣的扔到了一旁。
“书呆子,只知道看书,你干脆和书结婚算了。”
说着,她翻了个身,用背对着Dipper,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Dipper倒没有恼,他挑起Mabel的一缕长发,缠绕在指间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表情却还是淡淡的。

“那你在后悔什么?”
“我什么时候说我后悔了?后悔的明明是你才对。”

Dipper的动作猛然顿住,Mabel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一样,翻过来看着他,眼睛一错不错。

“不用骗我,你后悔了,我知道的。”
话音刚落,她又喃喃了一句。
“其实我也后悔了。”

“我后悔了。”

她的声音很轻,但Dipper把她说的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
他无意识的捏着Mabel的头发,力道之大都把手指捏得发白了,表情还是和之前一样淡淡的,眼神却一直在飘忽,明显神游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Mabel从Dipper身上爬了起来,双手抵在Dipper的胸前,身子前倾,轻轻送了一吻,两人的双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她没有离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而是稍稍后退保持着能够隐约触碰到的距离,让双唇在Dipper的脸上扫过,慢慢移向了后方,最终停在了耳朵的位置。

“我不想再这么下去了。”

Mabel轻启双唇,温热中带着丝丝香甜的气息打在了Dipper的耳边,痒痒的。
“你应该懂我意思吧?”

Dipper放在两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呼吸略微变得有些粗重。
整个过程中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只是任由Mabel在自己身上胡乱点火,身体都被勾出反应了,却还是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甚至连眼睛看着的方向都没有变过。

这样的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Dipper听到耳畔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Mabel保持着跪坐在Dipper身上的姿势,抬起右手轻轻摩擦着Dipper的侧脸。
“Dipper,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对吧?”

Dipper张张嘴,缓缓吐出一个单调的音节,“啊。”

“那你呢,你爱我吗?”

Dipper不说话了。

“不爱我吗?”
Mabel又问。

Dipper还是不说话。

哪怕内心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面前的人,真正说出口的,却连百分之一,哦不,千分之一也没有。
爱,他还有资格说爱吗?

“就算你不爱我,哄哄我总可以吧?”
“......”
“只是哄哄我也不行吗?”

Dipper倔强的不吭声,双唇抿得死紧,也不知道在跟谁较劲。

Mabel勾勾唇角,笑得风轻云淡,就好像什么都不在意。
“还是说,你已经厌倦我了?”

Dipper终于给出了点反应,他抬起头,看向了上方的Mabel,深邃的眼中带着让人难以察觉的复杂情绪。
“该担心这个问题的人,难道不是我吗?”

他们最开始会滚到一起,说起来还是个意外。
那天是演出的休息日,Mabel前一天晚上工作一结束就精心打扮出了门,整整一天一夜不见踪影,直到第二天深夜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才回来。

谁都不高兴大半夜睡得正熟的时候被吵醒,Dipper也不例外,他刚想教训下这个扰他清梦的混账,打开门却看到Mabel醉醺醺的脸。
没了门板的支撑,尚且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身体的Mabel整个人都往前倒去,若不是Dipper及时接住了她,肯定会摔在地上。

浓浓的酒臭味扑面而来,Dipper下意识皱紧了眉头,差点就因为这生理性的厌恶而把人丢出去,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才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搀扶着Mabel进了浴室,也没脱衣服直接把人拎起放进了浴缸里。

冰冷冷的水自上方的花洒打了下来,毫无防备的Mabel冷不丁被浇了一脸,一个哆嗦就醒了过来。
眼睛都还没睁开,Mabel就挣扎着爬了起来,一瞬间的清醒过后,她的大脑很快又被酒精给操控了。

没有理由的,她就是觉得自己会这么惨就是跟面前这个家伙有关,虽然她连这人长什么样都看不清,是男是女也不知道。

“你干什么!”
Mabel努力睁大双眼,瞪向了这个会三重分身的混蛋。

Dipper面不改色的取下了还在工作的花洒,毫不客气的将喷头对向了Mabel的正脸。
Mabel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猝不及防就喝了口水,还被呛到了。

听到她不似作假的咳嗽声,Dipper仁慈的放下了花洒,让Mabel得以有喘息的空档。
等咳嗽声差不多没了,他又举起了花洒,只不过这次打过去的不是冰凉凉的冷水,而是带着点热度的温水,这个天洗澡用正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缓过来,Mabel一声不吭的任由Dipper打湿自己身上的衣服。
大红色的长裙并不能在这个时候起到遮掩的作用,单薄的布料被水打湿后紧紧贴在她姣好的身段上,就算没有变成半透明状,内里的情况也几乎能看得一清二楚。

Dipper的视线状似无意的扫过某个位置,很快又移了开。

他一点也不想帮Mabel洗这个澡,但要他不管不顾直接回去睡觉他也做不到,想想他还是决定取个中间选项。
不用洗得多么仔细,只要把这一身的酒臭味冲掉了,那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至于其他的,本人都不在意了,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又冲了一会,Dipper俯下身打算闻闻气味有没有变淡,却不想被一双手臂搂了上来,准确的锁住了脖子。
也就是眨眼间的事,他就被Mabel带得摔进了浴缸里。

Mabel的动作一点也不算温柔,关节和浴缸壁碰撞的疼痛让Dipper下意识皱起了眉,若不是他及时撑住了浴缸内两侧凸起的扶手位,保不准他会整个人都摔在Mabel身上。
就算是这样,他的膝盖还是顶到了Mabel两腿中间的那个部位,尤其是在被水打湿后,那里偏烫的温度就一下子变得非常清晰,让他根本不敢随意乱动。

抬起头,Dipper就看到了Mabel嘴角计谋得逞的狡黠笑容。
只是那眼神依旧迷离,Dipper怀疑她或许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也是,如果是清醒着的,她哪里会做这种事。

他们虽然是双生子,在较为私密的这方面Mabel还是很有把握的,有时候Dipper甚至觉得她对外人都比对他这个亲弟弟来的亲昵。

Dipper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压下了心中不合时宜的冲动,又在脑袋里反复演算了好几遍公式后才重新睁开了双眼,移开腿打算站起来。

只是Mabel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她先是放松了双臂,只是虚虚的搭在Dipper肩上,在对方即将离开范围时又骤然收紧,再一次重演了几分钟前的‘事故’。
不仅如此,她还在用力的同时将自己的上半身抬了起来,仰起头。

就像是飞蛾渴望着光亮一样,Mabel本能的朝另一具身躯贴了过去,对方明显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体温更是让她舍不得撒手,就好像贴得越近,她就能越舒服。
终于在Mabel无意间的一声嘤咛后,Dipper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啪的一声就断掉了。

之后的事发生得就很理所当然了,第二天Mabel在Dipper的怀里醒来,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又拉着Dipper来了一发。
她不是那种酒醒后就会忘记醉酒时发生的事的类型,也不得不承认,和Dipper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契合度远比她以前体验过的几次高得多,让她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Mabel甚至还在想,如果他们不是姐弟关系的话,说不定她就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可惜了。

不过,现在开始也不算晚,不是吗?

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刻意做什么决定,两人就这么保持了这种‘畸形’的关系,就好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他们之间的氛围变化并没有瞒过和他们同住一屋檐下的叔公Stanley,不如说这两人都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
哪对姐弟会在后台不顾旁人的接吻的?

Mabel只是纯粹的喜欢性给她带来的快感,血缘关系在她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理由,以前之所以不这么做,也不过是因为Dipper从没表现出这方面的倾向,而她显然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兔子不吃窝边草,比起强迫Dipper从了她,Mabel还是更喜欢两厢情愿的性事。

可现在尝到了其中过分美妙的滋味,Dipper看上去也不像是抗拒的样子,那她又为什么要将到嘴边的肉推开呢?

至于Dipper是怎么想的,又为什么要默认这段关系,Mabel大致能猜到点,不过也没太过放在心上。

不管这段关系会不会持续下去,又会持续多久,他们是血脉相连的双胞胎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Mabel这么坚信着。

Stanley也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他们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拌嘴,互相嘲笑讽刺也是日常惯例,但Stanley从没有怀疑过这对双胞胎的感情。
只是他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能好成这样。

Mabel就算了,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口头调戏了Dipper不知道多少次了,会一时兴起把Dipper拐上床也不奇怪,可Dipper不一样。
Stanley不觉得有谁能强迫Dipper,就算是Mabel也不行,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Dipper是自愿的。
哪怕最开始是意外,现在总归都是清醒状态吧,还能用意乱情迷当借口不成?

是以,Stanley在一开始的惊讶过后就没再做什么,也没主动介入过,只让他们注意一下场合,养成随手锁门的好习惯。
他暂时还不想看到亲侄女的裸体,哪怕Mabel的身材是他认识的女性里最好的也不行。

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禽兽到这种地步。

俩姐弟到底有没有感受到他们叔公的体贴这点暂时无从得知,Mabel只知道要是他担心他们感情破裂从而影响到演出的话,那他可能就要失望了。
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的感受到这段时间Dipper的变化。

这让Mabel不禁有些疑惑,莫非Dipper有初夜情结?
不然为什么只和她上床,还不让她出去寻欢作乐。

Mabel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性子,被约束的多了自然会不乐意,就算Dipper能在床上给他极好的体验,她也没想过要吊死在这棵树上。
在她看来,她和Dipper是你情我愿没错,却远远达不到非君不可的程度。

说白了就是炮友,顶多再加个姐弟关系,让他们就算不上床了也没办法完全断掉彼此的联系。

Mabel不愿意,Dipper就退了一步。
他跟着Mabel去了酒吧。

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把人甩掉后,Mabel干脆不再管他,当着Dipper的面和其他男人调情,完全不管他的脸有多黑。
既然他想看,那就看好了,反正他也就看看了。

这个不行大不了就换一个,又不是什么难事。
Mabel非常不负责任的想到。

每次Dipper跟着过来也就在一旁喝酒,什么都不做光看着他们,可次数多了,饶是Mabel也有些吃不消。
她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那些男人却不行,更别说Dipper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没有对Mabel做什么罢了。

很快,Mabel就发现自己不管去哪个酒吧,都没有男人敢靠近自己了。
就连吧台后的调酒师看到她出现,都会条件反射的僵住身子,然后不顾她的意愿,擅自端上一杯酒精含量极低的‘果汁’。
甚至把酒端上来的时候都会刻意避开她的手,防止一切肌肤接触的发生。

哪怕她能修改这些人的记忆,让情况回到一切发生之前,有些恐惧也早已成了本能,就算大脑忘了,身体也没忘。

对此Dipper表示非常满意,一度让Mabel非常想把‘果汁’泼到他脸上去。

到了最后,这场闹剧还是以Mabel的投降作为结局落幕了。

她去酒吧一是为了男人二是为了酒,没有这两样那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Mabel自我催眠,反正家里有酒也有暖床的,再放点音乐打点光,那也和在酒吧没什么区别了。

等Dipper什么时候厌了,她再当回她的夜店女王。
...希望到时候那些人能不要再怕了。

之后的事就有点超出Mabel的预料了。

她没想到Dipper的‘初夜保质期’居然有这么久,更没想到自己居然没能等到结束的那一天。
还可耻的动了就这么过一辈子的念头。

不对,她都死了,可不就是结束了么。

就算是拥有了Will的力量,Mabel也没有逃过死亡的命运,Dipper也因此差点发了疯。

所幸他们并非普通人,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分离他们。
只是他虽然保住了Mabel的灵魂,还找到了复活死人的禁术,Mabel却早已在那次意外中尸骨无存,就算能找到一个新壳子,那也不是原来的Mabel了。

没过多久,恢复了理智的Dipper非但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助,还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活着的Mabel从来不属于他一个人,那死后...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这个念头在发现灵魂状态的Mabel失去了部分记忆后到达了顶峰,再也压制不住。

他瞒着所有人创造了一个幻境,将Mabel的灵魂放进去后,便开始编织Mabel即将‘想起’的记忆。
只是有一点,Mabel原来的记忆并不是完全消失了,说不定哪天就会想起了,而她又拥有和他同出一源的力量,如果改造的太离谱的话,很容易被发现破绽,从而让整个幻境破碎。

不能做会让Mabel意识到这是个幻境的事情,不能让她发现这些都是假的。

说是这么说,真要完全按照现实发展,Dipper也有点不甘心。

最终他还是决定赌上一赌,让Mabel爱上了他。
这样才公平。

相对的,为了减少Mabel发现真相的可能性,他将这个幻境的时间定在了某一天,然后无限循环。
而Mabel的记忆,也会被他每隔一天就‘整理’一次。

唯一知道Dipper做了什么的Will说他是疯了,居然愿意放弃在现实的一切,沉浸在这虚假的幻想中。
他还说,若是灵魂离体时间太长,那肉身死亡也是迟早的事。

Dipper却不以为然。
他说,就算死了他也能和Mabel在一起,那是死是活有什么区别呢?

——早在Mabel离开的那一刻,他的心死了。
——只有再次看到Mabel,他才会重新活过来。

真的是疯了。

在幻境里呆久了,时间就变得很难记了。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轮回,一直按部就班跟着‘剧情’的Mabel突然改变了台词。

其实就是个语气词,不是什么很重要的话,但还是让Dipper的心狠狠一跳。
虽然事后确定了Mabel并没有恢复记忆,Dipper还是放不下心,转头就加大了‘整理’的力度,而被‘整理’过记忆的Mabel,也恢复了‘正常’。

可假的就是假的,不管Dipper怎么努力想要保持原状,Mabel还是脱离了原定的‘角色’,并且改变的地方也随着轮回在越变越多,到最后竟是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剧情’发生。

终于有一天,Dipper再也控制不了这个幻境了,而Mabel则成了幻境的主人。
若是想要留在这里,Dipper必须听从Mabel的安排,不然只需Mabel的一个念头,他就会被扔出去。

唯一让Dipper觉得庆幸的是,Mabel并没有恢复记忆,她只是潜意识觉得每天过的都一样是不对的,才会不停的改变‘剧情’。
而他最开始定下的另一个设定,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发现,Mabel并没有去改变它。

她还是爱他的。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想知道他爱不爱她。
所以她问了。

Dipper突然有点想笑。

Mabel总是能轻松做到他完不成的事。
不过就算他问了,得到的估计也不会是想要的答案吧。

这样想想,他还是做了正确的选择。

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Mabel是爱他的,他们的感情是一样的,那他是不是也可以期待一下?

抱着这样的想法,Dipper说出了过去的他绝对不敢说的一个词。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听到他说出那个字,Mabel的脸色就骤然变了,变得非常难看。

更糟糕的是,幻境出现了坍塌的征兆。

Dipper笑不出来了。
原来这便是Will口中绝对不能做的事。

可笑的是,他让Mabel爱上他时都没发生的事,居然在他说了那个字后发生了。

花了好大的力气将幻境稳定住,又将这件事从Mabel记忆中抹去后,Dipper就对Mabel的“你爱我吗?”避而不谈了。
每次看着Mabel或真或假的伤心,Dipper都能感受到一种心脏被长针刺入的疼痛。

就算是幻境,他也没办法完成如愿以偿。
算了,总比以前好。

可随着Mabel的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像是‘真正’的Mabel,Dipper还是不可抑制的慌了。

深爱着他的Mabel终究不是真正的Mabel,等恢复了记忆,现在会躺在他怀里撒娇索吻的Mabel就会跟着消失,变回原来的样子。
光是想到这一点,Dipper就觉得心底空落落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谎话说多了似乎就能变成事实,哪怕过去的他们也有亲近的时候,但享受过最理想的待遇后,那些亲昵就没那么容易让他满足了,甚至觉得现在的Mabel才是真正的她。
而那个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更为熟悉的,喜欢谈笑人间什么都不在意的Mabel,早就被他装进箱子锁到了记忆深处。

这是他想要的Mabel。
或者说,这是他最希望拥有的Mabel,只属于他一个人,只依赖他一个人的Mabel。

卑鄙自私又如何,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是一直没忍心付出行动而已。
若不是不想看到Mabel伤心难过,他又何必委屈自己这么久?

至于酒吧那件事,Dipper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那时候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那他为了经营好这段感情,赶走那些胆敢觊觎Mabel的人,也没什么不对的,Mabel的妥协便是最好的证明。

但终究,这也只是妄想罢了。

“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
“那你呢,你爱我吗?”
“......”
“............”
“爱。”

“我爱你。”

我终究,还是不忍心让你伤心。
那便如你所愿。

在逐渐坍塌,露出大片白色的卧室中,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Dipper轻轻勾起的唇角。

“我爱你。”

【END】

======

也不晓得你们看没看懂

我个人认为这个结局还是挺好的(跑走)

问菱趴

摸鱼合集
都是叔公组,有些是群里开的脑洞。
最后一P咳嗯……whatever.

摸鱼合集
都是叔公组,有些是群里开的脑洞。
最后一P咳嗯……whatever.

悄余

「折返」

没有出现任何人物还是私心加上了标签

「折返」

没有出现任何人物还是私心加上了标签

画个撒子画不如描字帖

啊啊啊啊,好想画漫画啊,超级超级想有好多脑洞…………(乱逼逼中)
(我还是摸鱼吧)

啊啊啊啊,好想画漫画啊,超级超级想有好多脑洞…………(乱逼逼中)
(我还是摸鱼吧)

狸狸是个老狐狸

双子这么可爱我不允许有人不喜欢他们!!

用那个单词本画的,很小一片,用来当书签好像还可以hhh

双子这么可爱我不允许有人不喜欢他们!!

用那个单词本画的,很小一片,用来当书签好像还可以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