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怼江枫眠

11.3万浏览    940参与
柠•精分少女•溪

不一样的你(回忆篇)一

本文怼天怼地怼空气,湛婴凌蓝江厌离(还有江枫眠)(蓝老先生我不怼。)

今天我们来回忆江家,假如蓝景仪是江家血脉会咋样?假如蓝景仪和江梓是亲兄妹会咋样?

江澄毒唯,慎关。

私设人物江枫雪,江枫眠的妹妹,江磬酒的母亲。

江磬酒,江枫雪的女儿,江梓蓝景仪啊不江景仪的母亲。

马里亚纳东非大裂谷正文和提示之间的两条杠分割线

――――――――――――――――――――――――――――――――――――――――――――――――――――――――――

灵感来源与我和我同桌的过界线:社会主义东非大裂谷马里亚纳海沟两个桌子之间的一条沟防过界外加过界条约分割线。

回忆,让我们走进过往,回忆曾经,过去,她们...

本文怼天怼地怼空气,湛婴凌蓝江厌离(还有江枫眠)(蓝老先生我不怼。)

今天我们来回忆江家,假如蓝景仪是江家血脉会咋样?假如蓝景仪和江梓是亲兄妹会咋样?

江澄毒唯,慎关。

私设人物江枫雪,江枫眠的妹妹,江磬酒的母亲。

江磬酒,江枫雪的女儿,江梓蓝景仪啊不江景仪的母亲。





马里亚纳东非大裂谷正文和提示之间的两条杠分割线

――――――――――――――――――――――――――――――――――――――――――――――――――――――――――

灵感来源与我和我同桌的过界线:社会主义东非大裂谷马里亚纳海沟两个桌子之间的一条沟防过界外加过界条约分割线。










回忆,让我们走进过往,回忆曾经,过去,她们或他们的人生。









云梦有个莲花坞,里面住着一个老宗主,老宗主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江枫眠,女儿叫江枫雪,儿子平平无奇,女儿倾国倾城。

后来,江枫雪遇到了一个江家弟子,两人两情相悦,终成眷属。老江宗主无奈,只好把宗主之位传给江枫眠,不久就病逝了。

此时,江枫雪与生下江磬酒,江枫雪被封为长老。

江磬酒出生一年后,魏无羡被带到了江家,后来,江澄和江磬酒熟了,便也认识了魏无羡,后来,江磬酒与一名蓝家弟子剩下江景仪和江梓,本可以幸福的度日。但江家被屠,江磬酒把孩子交给蓝家弟子,江梓丢了,不知所踪,但情况紧急,蓝家弟子只好把江景仪先带走了。

后来,江景仪因惊吓过度失忆,被蓝家弟子改名为篮景仪,蓝家弟子也被封为长老。篮景仪成了蓝家亲眷子弟。每年,篮景仪去祭拜母亲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个紫衣少女,说是知遇之恩,但里面的秘密,有谁能懂……大概,只有江梓一人吧……






吃布丁吖

一个脑洞

如果金凌在死后穿越回自家舅舅小时候还成了他弟弟咋办?而且还意外中知道了舅舅的一生,并且知道了自家温油善良还会只会熬莲藕降智汤的老娘真面目……还知道了外公既渣又废柴的真相……

哦吼吼,欢迎收看凌澄在线怼md众人……

这次真是骨科了

话说这次阿凌字啥

如果金凌在死后穿越回自家舅舅小时候还成了他弟弟咋办?而且还意外中知道了舅舅的一生,并且知道了自家温油善良还会只会熬莲藕降智汤的老娘真面目……还知道了外公既渣又废柴的真相……

哦吼吼,欢迎收看凌澄在线怼md众人……

这次真是骨科了

话说这次阿凌字啥

扉间的夫人(扉姬也很可爱)

疯人院院长的观察日记(怼魔道)5

*爬上来更新

*大概过几章就完结了

*国庆的时候开新坑d(ŐдŐ๑)

*江枫眠进去了,评论里一个叫离吟的小可爱出的主意

――――――――――――――――――――――

9月10日

天气晴

          今天来了一个新成员,名江枫眠,看上去蛮正常,内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样,反正肯定不正常。刚进屋子,江厌离和魏无羡就喊了一声“江叔叔(父亲)”江枫眠坐到它们边,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给魏无羡殷勤地夹菜,一个精神病人夹走了最后一片辣椒,江枫眠立马训斥到“你干嘛抢阿羡的食物!”其他精神病人齐刷刷地看过来,开始声讨“你怎么能抢羡羡...

*爬上来更新

*大概过几章就完结了

*国庆的时候开新坑d(ŐдŐ๑)

*江枫眠进去了,评论里一个叫离吟的小可爱出的主意

――――――――――――――――――――――

9月10日

天气晴

          今天来了一个新成员,名江枫眠,看上去蛮正常,内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样,反正肯定不正常。刚进屋子,江厌离和魏无羡就喊了一声“江叔叔(父亲)”江枫眠坐到它们边,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给魏无羡殷勤地夹菜,一个精神病人夹走了最后一片辣椒,江枫眠立马训斥到“你干嘛抢阿羡的食物!”其他精神病人齐刷刷地看过来,开始声讨“你怎么能抢羡羡的东西”“羡羡爱吃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个假粉,开除粉籍!”那人不知所措,江厌离抢走辣椒,亲密地喂给魏无羡吃“阿羡,张嘴,啊――”魏无羡张开嘴像婴儿一样接受着投喂,蓝忘机在一旁放冷气,如同一个中央空调(这个比喻好像不太对……算了不改了)。江枫眠则在一边痛斥那人,好像那人犯了天大的错似的,魏无羡果然是白莲花(划掉)玛丽苏(好像也不对)龙傲天(就这个了),众精神病人拥护着它。

           吃完饭,魏无羡和蓝忘机就回房间里,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床板摇晃的声音,天天这么做也不怕肾虚(划掉)。江枫眠则在外面散步,它看到了我们养的狗,就想把狗赶出去,回想起前面那几次魏无羡的狼狈样,我们自然不肯,江枫眠气红了脸“阿羡怕狗,你们就应该把狗赶出去!”我们的护士长立马出来怼“怎么了,它现在就是一精神病,我们又不用顺着它的心意来,连你也要看我们脸色”我拉住了她“别说了,你指望一个精神病能听懂你的话?”江枫眠说了一大堆话,总得来说就是“为了阿羡,你们得把狗送出去”它滔滔不绝完,所有人已经走了,留下保镖把它押进地下室。

           江枫眠是被保安从地下室拖着出来的,保安把它扔到床上就走了,它醒来时动一下都疼,但我挺喜闻乐见的(划掉),但它百般护着的魏无羡却并没有来看它,当然,江枫眠还是护着魏无羡,让人厌恶

――――――――――――――――――――――

*感觉这本书可以叫《疯人院院之魏·玛丽苏·白莲花·精神病·无羡的精神病后宫》

    它――是疯人院的小公主,所有人都捧着他,它遇见了各种各样的人,温柔体贴的师姐,爱护它的叔叔,冷若冰霜却独独对它温柔的蓝忘机,还有见到它就尖叫的粉丝们……它会与这些人发生什么事呢………

     (编不下去了)


格格巫

€假如江澄重生了(双澄)八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9

江澄一把踢开魏无羡,

"别碰我,恶心"

这时恶犬一口咬在魏无羡的衣服上,

江澄只是看着,

这时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江澄一闪身躲到了旁边的店铺里

"!你是魏婴吗?我终于找到你了"

江枫眠一把踢开恶犬,一剑刺死了它

魏无羡把头埋在江枫眠肩膀上,

江澄只觉得讽刺

"江宗主真是好闲啊,居然有时间来找人,莲花坞的事不用处理吗?"

"江澄?!你怎么在这,你看见这么小一个小孩子被恶犬欺负都不管管吗?真是狼心...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9

江澄一把踢开魏无羡,

"别碰我,恶心"

这时恶犬一口咬在魏无羡的衣服上,

江澄只是看着,

这时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江澄一闪身躲到了旁边的店铺里

"!你是魏婴吗?我终于找到你了"

江枫眠一把踢开恶犬,一剑刺死了它

魏无羡把头埋在江枫眠肩膀上,

江澄只觉得讽刺

"江宗主真是好闲啊,居然有时间来找人,莲花坞的事不用处理吗?"

"江澄?!你怎么在这,你看见这么小一个小孩子被恶犬欺负都不管管吗?真是狼心狗肺"

"噗,我为什么要管他?莲花坞有那么多水鬼要除,我怎么顾得上他,我可没有江宗主这么闲"

"你!"

魏无羡听见是江澄的声音,抖得十分厉害

"阿婴怎么了?你是怕这个人吗?"

"叔叔,救救我,我怕狗"

魏无羡心里却很高兴,心里想到

"哼,我在可怜一点这个人就会带我回去了"

"来,我们不怕,我们会家"

魏无羡抬起头说

"家?"

是啊,回家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江澄出声了

"江宗主带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回去,怕是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助人为乐,明知不可为之,江家家训你真是样样都做不到"

"哦?明知不可为之?那我杀了这个小儿岂不是很有江家风范?"


下一张殴打江莲藕

@琉璃轻纱  @叶想咕(咕败天下)


叶想咕(咕败天下)

【双澄】如果江澄可以养自己【五】

  双澄✔


怼江厌离✔


怼魏无羡✔


怼江渣男✔


怼温氏白眼狼✔


怼姑苏蓝氏全员✔


天天抽魏无羡就是天天抽✔


忘羡和江厌离nc粉别来骂✔


这种姐姐不过是个摆设吗?接着,江厌离一脸淡然地说:“我不晓得这个事,阿羡崴了脚,我顾不上其他。”


  听完,江晚吟攥紧紫电,不过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冷笑道:“大小姐,你忘了自己是谁生的吧?口口声声,阿羡,阿羡,真是可笑至极。”


  江枫眠捂着伤口,蹙眉道:“你…怕不是忘了你只是一个客卿。”


  “哈!只是客卿又如何?你能敌得过我吗?无用的人,你若没娶虞夫人,能坐稳这家主之位?还整日摆着一副冷漠脸。...

  双澄✔


怼江厌离✔


怼魏无羡✔


怼江渣男✔


怼温氏白眼狼✔


怼姑苏蓝氏全员✔


天天抽魏无羡就是天天抽✔


忘羡和江厌离nc粉别来骂✔


这种姐姐不过是个摆设吗?接着,江厌离一脸淡然地说:“我不晓得这个事,阿羡崴了脚,我顾不上其他。”


  听完,江晚吟攥紧紫电,不过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冷笑道:“大小姐,你忘了自己是谁生的吧?口口声声,阿羡,阿羡,真是可笑至极。”


  江枫眠捂着伤口,蹙眉道:“你…怕不是忘了你只是一个客卿。”


  “哈!只是客卿又如何?你能敌得过我吗?无用的人,你若没娶虞夫人,能坐稳这家主之位?还整日摆着一副冷漠脸。”


  江枫眠听完,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接着,江晚吟抱起昏睡的江澄,离开了。


  跟着,魏无羡安分了许多,不敢来打扰江澄,而莲花坞弟子们逐渐开始跟魏无羡一起厮混,懒得修炼。


  却无人与江澄一起玩耍,江澄倒是乐得清闲,他只要有老师陪着就好。


  不久后,江晚吟和江澄住在了一起,日子过得很安静。


  魏无羡的胆子也跟着日子流逝变大了,都敢带着一群弟子,不问自取,拿走别人家的莲蓬。


  江晚吟对此,只有不屑,管教了几次都无用,就放着魏无羡那样胡闹了,因为他只要保虞夫人和江澄无事即可。


  至于这些江家弟子?他们事事只知魏无羡,那他们的死活与他何关?救了,只会跟江厌离一样帮着魏无羡和惹是生非。


  又是一年。


  江澄与魏无羡一起被送到姑苏蓝氏听学,江澄安安分分的。


  而魏无羡去整日招惹姑苏蓝氏的蓝忘机,被罚了许多次,江澄侧是默默听学。


  有日,是听学的日子,当江澄和魏无羡去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开讲了。


  接着,听学听到了一半,江澄就听见几个金家弟子在问金子轩心仪哪家女子。


  江澄顿了顿,想到自家老师不经意间说的话。


  “金子轩娶她,真是受苦了,一个满脑子只有魏无羡的女人,长得一般,除了炖汤,就无所长。”


  想到此,江澄不禁想了想,觉得自家老师说的很对。


  而金子轩只是淡淡一句:“不必再提。”


  江澄心道金子轩也是给云梦江氏留了几分面子,魏无羡却问道:“什么叫不必再提?”


  “不必再提,这四个字很难理解吗?”


  魏无羡冷笑道:“字倒是不难理解,不过你对我师姐究竟有何不满,这倒是难以理解了。”


  金子轩自然直接道:“你为什么不问,她究竟有何处让我满意?”


  “你以为你自己又多让人满意了?哪儿来的底气在这儿挑三拣四!”


  江澄心想还是劝劝吧,却不等江澄开口,金子轩就冷声答道:“她若是不满意,你让她解了这门婚约,总之我可不稀罕你的好师姐,你若稀罕你找她父亲要去!他不是待你比亲儿子还亲?”


  金子轩话说完,魏无羡就怒不可遏,提拳便打,结果痛的是魏无羡,还手掌多了一个口子,血流不止。


  江澄一看是紫电,便开口道:“老师好。”


  而江晚吟手握紫电,缓步走来,开口道:“魏无羡,是不是要我废了你,你才能安分守己?”


  有话:下一章,正式开怼姑苏蓝氏和虐魏无羡,怼江厌离。


  


倾君

假如江澄是江枫眠的兄长(十二)

重度ooc

tag不妥劳说

江澄毒唯,慎关

忘羡粉,江枫眠粉,江厌离粉勿入


————分割线————


十二,

       江婴一朝重生,许多事都变了味儿,他不再拥有堪比少主的待遇,再不再是人人拥戴的大师兄,更不能入内门,江家的当家家主是江澄,江家在他的带领下愈发强盛,江门内部更有言称“枫晚功绩,堪比立门之主,得枫晚者,则得世家兴盛”,由此可见,这位年轻的地坤少主在莲花坞的声望有多高。

      江婴心不在焉的舞着剑,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方才几位长老所言,他咬牙:江澄算个什么,宗主这位置...

重度ooc

tag不妥劳说

江澄毒唯,慎关

忘羡粉,江枫眠粉,江厌离粉勿入


————分割线————


十二,

       江婴一朝重生,许多事都变了味儿,他不再拥有堪比少主的待遇,再不再是人人拥戴的大师兄,更不能入内门,江家的当家家主是江澄,江家在他的带领下愈发强盛,江门内部更有言称“枫晚功绩,堪比立门之主,得枫晚者,则得世家兴盛”,由此可见,这位年轻的地坤少主在莲花坞的声望有多高。

      江婴心不在焉的舞着剑,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方才几位长老所言,他咬牙:江澄算个什么,宗主这位置本该是江叔叔的!江家在江澄手下毫无游侠风范,一个个和木头桩子似的,古板严肃,日后怕是同岐山温氏一个下场!江婴舞剑的步伐更是乱,加上他穿着一袭不伦不类的黑红衣物,更引人注目,魏长泽眉头一皱,问道:“那是何家的子弟?”他身侧人远望了一眼,便道:“是江枫眠公子的长子,江婴。”魏长泽了然一笑:“如此,倒也不稀奇了,这孩子你不必管着,任他去。”反正他这辈子也只是个见不得台面的贱婢之子,这话魏长泽不曾说出,他看向那群舞剑的少年,微微一笑。

     江婴本就顽劣,自诩天赋卓绝,不愿静下心去修习,只顾日日玩乐,江氏子弟每日晨起合该习剑两个时辰,江婴却只习了一刻钟,便扔下剑跑去玩乐,魏长泽看着他的背影凉笑:江枫眠的底子不好,得老宗疼他,以天灵地宝将其修为强提上,而那江婴,不思进取,纵他天赋如何,不过是个无用的废物,江枫眠一族,这辈子,休有翻身之地。

      再说那江婴,他未回江枫眠的宅落,而是偷摸着进了江澄的宅院,旁的他记不清,但他记得,薛洋是住在这处,薛洋彼时不过一两岁的模样,自不用修炼,江澄因继任家主,事务颇多,常于书房,书房与薛洋所居西厢房远些,江婴又生的小,借着仆人去拿哄逗薛洋的小玩意儿时,猫着腰溜了进去,薛洋正坐在榻上,手上抓着一只毛笔自顾自的玩,江婴在右看了看,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他心道:薛洋,必需死,只要薛洋去的早,小师叔便不会落个生死魂消的下场了!江婴坚定了心中的念头,手逐渐伸向薛洋白嫩的颈,薛洋本以为江婴是同他玩乐,不想江婴放在他颈上的手蓦然加重力道,薛洋被扼住颈,一时连哭喊都发不出,手更是抬不起来,小脸憋的通红,清澈的眸中是江婴扭屈的面孔,薛洋瞳孔几乎失了焦距,脑中又想起当日遍地血腥的薛家,血流成河,那日的惨象,薛家六十四口人的惨死,再次涌上薛洋的脑海,薛洋的身子渐渐发冷,江婴手上的力道亦逐渐加重……

     若不是魏长泽恰巧买了些甜食愈逗薛洋,薛洋怕是去了,魏长泽入门时便见江婴死死扼住薛洋的颈,薛洋的小脸憋的青紫,瞳孔涣散无光,魏长泽只觉气血上涌,下手也没了力道,一掌下去竟是打断了江婴左臂骨,江婴一声痛呼倒在地上,左臂软软的垂下,痛的他脸色发白,却被魏长泽骇人的目光吓的哭都哭不出,魏长泽抱着通体发冷的薛洋,小小的孩子已经哭不出了,呆呆愣愣的,颈上是鲜明指印,魏长泽咬牙道:“把江婴送去刑堂,小小年纪心肠如比歹毒!我倒问问江公子是怎么教出这么个儿子!”语毕魏长泽抱着薛洋去找医师,不多时,家仆便将江婴拖去了刑堂。

     江枫眠夫妇赶到时,江婴已快跪不直了,左臂软软的垂在身侧,下颚早已被江澄命人卸了,任他哭都哭不出,藏色散人一声惨叫忙扑去抱着江婴哭天喊地,状似疯子一般怒吼:“我儿不过五岁,江枫晚你不得好死!”座上江澄面色阴沉,紫电化作长鞭:“阿洋今年不过一岁有余,你那好儿子便要害他的命了!我倒问问贤弟便是这般教育一双儿女的?”江枫眠挡在藏色母子面前,他道:“不过孩童之间的玩闹,你早看我们一家不满,而今非得小题大做!”紫电狠狠甩在地上,江澄拍案怒道:“江枫眠!”“倘若这可称作玩闹,那在下今日是不是掐眠公子个半死不活了。”魏长泽迈入刑堂,缓声道,他的眸光扫过江枫眠的颈,手腕轻旋,仿佛下一刻便要冲上去掐断江枫眠的颈般:“若不是长泽赶到,阿洋早死在这贱籍的手下了!眠公子好大的肚量,这都称为玩闹?!”江枫眠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缩在藏色散人怀中的江婴,藏色散人慌抱紧了怀中的孩子:“阿婴断不会行此事,定,定是魏长泽污蔑我儿!”江澄身侧一位长老此刻幽幽道:“宗主,恕老夫多嘴,眠公子一家现为戴罪之身,其子女一生不得入内门,不知江婴缘何会出现在宗主的西厢房中,宗主,这私闯内门,该当何罪?”一石激起千层浪,刑堂众人登时想起昔日江枫眠同藏色散人苟合,惑乱门风,当时的少宗主,亦是如今的宗主亲口说过,江枫眠一脉所出,皆不可入内门,而今那江婴私闯内门,岂非在打宗主的脸?江澄面色铁青,一把掀了桌,紫电在地上拖出一条焦黑的痕迹,江澄咬牙怒道:“江婴私闯内门,其罪难恕,自今日起,江婴一脉,死生皆不可上族谱!江婴,你给我记着,但凡阿洋出了什么好歹,我定要你给他陪葬!”江澄眸中是骇人的杀意,紫眸中氤氲着怒火涛天:“贱婢之子,无怪乎此,日后你所作所为,同我云梦江氏,毫无关系!”“不,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对我的孩子不公平!你分明偏宠薛洋,污蔑我儿!”江枫眠状似疯魔,江婴是他唯一的希望!他不甘心只做一位小小的公子,他想与江澄分庭抗礼!江枫眠心一横,扑上去便要拉扯江澄,尚未近了江澄的身便被暴怒中的江澄一鞭子抽开:“江枫眠!你们一家子干了些什么事还要我一一说清?!你儿子,妾室所出的庶子,也能和薛洋,堂堂正正的江门大弟子相提并论?!再敢不知好歹攀扯薛洋,我江澄定将你逐出族谱!”

     江澄怒极,当即甩袖而去,魏长泽紧随其后,江家众长长纷纷离去,不知谁还啐了一口,暗骂道:“不知尊卑的东西,真给江家丢脸。”众人散去,只留下遍地的狼藉的江枫眠一家。


——完——


下章大概可以解救之前出现过的薛辞安了

时间线会推到三年后

温旭温晁也可以出来了


归去来兮

枫明(一)

  非典型江姑姑出没,家族至上主义者


  接受不了请冷静一点


  ————


  江枫明成为五大家族唯二女性家主的经过,说来令人唏嘘。


  老江宗主一生平稳,无功无过,唯有后嗣这一点遗憾。当初迎娶平阳陈氏嫡长女为妻,生长女江枫明,江大小姐自幼聪慧,年仅六岁便习透了江氏剑法,更以其为基础另行改进,可对敌可自卫,一时间百家赞誉不绝。


  独子江枫眠是继室所出,因着长女珠玉在前,老宗主和夫人便对他要求高了几分,可叹这江枫眠非但没学到其姐一两分风范,反而“剑走偏锋”。自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兼不服管教不敬尊长,但凡江老宗主语气稍厉,便搬出江氏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自恃游侠风...

  非典型江姑姑出没,家族至上主义者


  接受不了请冷静一点


  ————


  江枫明成为五大家族唯二女性家主的经过,说来令人唏嘘。


  老江宗主一生平稳,无功无过,唯有后嗣这一点遗憾。当初迎娶平阳陈氏嫡长女为妻,生长女江枫明,江大小姐自幼聪慧,年仅六岁便习透了江氏剑法,更以其为基础另行改进,可对敌可自卫,一时间百家赞誉不绝。


  独子江枫眠是继室所出,因着长女珠玉在前,老宗主和夫人便对他要求高了几分,可叹这江枫眠非但没学到其姐一两分风范,反而“剑走偏锋”。自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兼不服管教不敬尊长,但凡江老宗主语气稍厉,便搬出江氏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自恃游侠风骨逃避过错,几番气煞老父。后来愈发肆无忌惮,终日混迹市井,交好地痞流氓,更是为了一个散修黑户,气病生母。


  这可千万不行,若是江枫眠当了宗主,这云梦江氏必定衰败!


  江老宗主痛心疾首,连夜召来诸位长老议事,一番争论,最终尘埃落定。


  江枫明荣登宗主之位,而江枫眠,莫说少宗主、副宗主职位了,连着一个长老的位子都没捞到,至今仍然是“眠公子眠公子”叫着。


  江枫眠对他既畏且惧,连着此次出门寻找魏长泽藏色散人遗孤都是瞒着她,对上只说出外游历,如今见着江枫明来者不善,心下惶恐,不由得后退几步,遮住身后的魏婴。


  他自以为动作隐秘,事实上早已尽入江枫明眼中,她心底冷笑,面色不动,直接略过江枫眠,看向一边的江澄和虞夫人,“出了何事?”顿一顿,看向那三只小狗,“先课业再游玩,不错。”


  江澄对姑母极是敬重,他年纪尚小,还不明事理,然而好恶总是懂的,知道姑母一般都站在自己这边,见到她先行礼:“姑母,父亲要送走茉莉妃妃小爱。”


  ——tbc


@风烟俱净


格格巫

€假如江澄重生了(双澄)七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8

"丈夫?他有把我当过妻子吗?!"

虞夫人一把甩开江厌离,头也不回的走了

虞夫人来到小江澄的房间

看着可爱的小江澄,眼眶不自觉的就湿润了

"阿澄,等你能接受没有父亲时,我就带你走"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江澄看着江枫眠,

"还真是遵循家训啊,明知不可而为"

江澄没有给江枫眠任何一个眼神,直接就走了


五年后

江澄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这是江澄噩梦的开始,魏无羡来的那一天

江澄早早地就出了门寻找魏无羡,打...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8

"丈夫?他有把我当过妻子吗?!"

虞夫人一把甩开江厌离,头也不回的走了

虞夫人来到小江澄的房间

看着可爱的小江澄,眼眶不自觉的就湿润了

"阿澄,等你能接受没有父亲时,我就带你走"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江澄看着江枫眠,

"还真是遵循家训啊,明知不可而为"

江澄没有给江枫眠任何一个眼神,直接就走了


五年后

江澄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这是江澄噩梦的开始,魏无羡来的那一天

江澄早早地就出了门寻找魏无羡,打算在江枫眠之前找到他

此时天空还很暗,路边没有一个摊子,

此时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声狗叫,还伴随着幼儿的惨叫

江澄笑了笑,面目愈来愈狰狞

紫电拖在地上,印出一条条黑色的痕迹

找到了


江澄看着眼前的红衣小儿,在看看旁边的恶犬,

随后,红衣小儿一声惨叫,随后便开始跑,身后还伴随着一声声狗叫

"救命……!救命啊"

魏无羡那里跑得过恶犬,

心一狠,跑向了江澄,站在他身后,撒娇的说到

"大哥哥,我好怕,救救我吧……"

江澄只觉得恶心


这张写的我好爽

虐魏无羡

当然不会这么快让他死了

江家覆灭倒计时


@琉璃轻纱  @叶想咕(咕败天下) 姐妹来吧


清瑶

关于【轩澄】非你不娶

其实这篇文章也是我脑洞大开想出来的,一时心血来潮写了几篇却没了灵感。emm可能我不适合临场发挥只适合存稿短篇…重温了几章发现我写的真tm烂。所以这篇文可能会坑,也可能会鸽个几个月,期间会写一些短篇。等我什么时候有了灵感文笔也到位了再来更叭…

其实这篇文章也是我脑洞大开想出来的,一时心血来潮写了几篇却没了灵感。emm可能我不适合临场发挥只适合存稿短篇…重温了几章发现我写的真tm烂。所以这篇文可能会坑,也可能会鸽个几个月,期间会写一些短篇。等我什么时候有了灵感文笔也到位了再来更叭…


归去来兮

枫明【序】

  江姑姑出没


  注意,这个江姑姑和一般的不同,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家族至上,一切为了家族。


  给江澄立威,因为他是少主


  给虞紫鸢站台,因为她是少主之母


  个人让位家族,一切江氏为先的那种人。


  别骂江姑姑,真的,要骂就骂那个时代,魏晋时期,士族就是一切以家族为先,其他往后靠。


  江姑姑对江澄真的未必有多少感情


  时间线就是jfm把魏无羡待会莲花坞那天


  ——————


  “这是做什么?”


  远远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便是整齐划一的脚步,那些江家弟子静默无声,簇拥着一名女子往这里来了。


  定睛一看,那女子身姿高挑,...

  江姑姑出没


  注意,这个江姑姑和一般的不同,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家族至上,一切为了家族。


  给江澄立威,因为他是少主


  给虞紫鸢站台,因为她是少主之母


  个人让位家族,一切江氏为先的那种人。


  别骂江姑姑,真的,要骂就骂那个时代,魏晋时期,士族就是一切以家族为先,其他往后靠。


  江姑姑对江澄真的未必有多少感情


  时间线就是jfm把魏无羡待会莲花坞那天


  ——————


  “这是做什么?”


  远远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便是整齐划一的脚步,那些江家弟子静默无声,簇拥着一名女子往这里来了。


  定睛一看,那女子身姿高挑,面色冷肃,一望便知难以亲近,只想敬而远之。墨发梳得一丝不苟,在头顶用发冠束住,一身紫衣并不华丽,却一应是宗主的规制,那如烟似云的料子,袖口看似零零散散实则分布自有规律的暗纹,相比起一旁江枫眠那一身看似华丽的东西,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像他们姐弟两一样。


  真正的高贵,从不需要衣饰彰显,只有破落户,才会使劲儿换上华丽的衣服掩盖那一身腥臭。


  江枫眠,云梦江氏上一代嫡系唯一男子。哪怕顶着显赫的身份,以及那从名句中挑出的名字——江枫渔火对愁眠,依旧是个废物。


  眠,意睡、倒卧、横放,无论何意,这个字都不该给嫡子取自。睡,暗喻嫡子神志不清,恍惚如梦中;横放,喻其难以立身。


  相比江枫明,这字可谓一无是处。


  


  


叶想咕(咕败天下)

【新】如果江家有个宠弟狂【十一】

 怼渣男✔

怼羡离✔

怼忘羡✔

怼魏无羡✔

怼姑苏蓝氏全员✔

澄和瑶是一对✔

看着这一切,江澄不敢相信,他的二姐姐会倒在他的面前。

  “二,二姐姐!”喊完,江澄跑到江轻语身旁,颤抖着伸手抱住了江轻语。

  不过江轻语没有回应江澄。

  “二姐姐!你理理我啊!我是阿澄……”江澄忍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而江枫眠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伤了江轻语,惊讶得手足无措,江厌离侧是跑到魏无羡身边。

  关心道:“阿羡,你没事吧?”

  同一刻,响起了虞夫人的声音:“江枫眠!你居然为了魏无羡!伤我女儿!”

  江厌离顿了顿,开口道:“阿娘!这不是你看到的这样!都是轻语伤害阿羡!所以...

 怼渣男✔

怼羡离✔

怼忘羡✔

怼魏无羡✔

怼姑苏蓝氏全员✔

澄和瑶是一对✔

看着这一切,江澄不敢相信,他的二姐姐会倒在他的面前。

  “二,二姐姐!”喊完,江澄跑到江轻语身旁,颤抖着伸手抱住了江轻语。

  不过江轻语没有回应江澄。

  “二姐姐!你理理我啊!我是阿澄……”江澄忍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而江枫眠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伤了江轻语,惊讶得手足无措,江厌离侧是跑到魏无羡身边。

  关心道:“阿羡,你没事吧?”

  同一刻,响起了虞夫人的声音:“江枫眠!你居然为了魏无羡!伤我女儿!”

  江厌离顿了顿,开口道:“阿娘!这不是你看到的这样!都是轻语伤害阿羡!所以…”

  虞夫人怒斥道:“够了!都给我滚!还有阿澄!快和金珠银珠去找医师。”

  

  接着江澄二话不说就和金珠银珠一同离开了,而虞夫人抽出紫电,肆意释放出灵流,没多久,江枫眠没能顶得住。

  吐了一口血,倒在地上,虞夫人冷笑一声,顺便用紫电把魏无羡锁住,并且带魏无羡走。

  结果被江厌离挡住,虞夫人不禁冷声道:“你给我让开。”

  “阿娘!这真的不怪阿羡!”

  江厌离想着用什么话,安抚虞夫人好,而虞夫人听着江厌离的话,怒上心头,忍不住扇了江厌离一个巴掌。

  “别以为你是我生的,我就会万事让着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是我的女儿!成日不知羞耻!跟着魏无羡厮混,如今你妹妹成了那一副样子,做姐姐的,还在这和我阿羡阿羡,一边去!”

  再接着,虞夫人一巴掌扇开江厌离,把魏无羡吊了起来,然后,虞夫人去到医师处。

  虞夫人一到就看见了江澄静静地站着,低垂着头用双手捂着脸。

  “阿澄。”

  江澄听到了虞夫人的声音,“阿娘,你,你说二姐姐会怎么样?”

  “阿澄……”

  这时,医师走来,行礼道:“夫人。”

  “二小姐,怎么样了?”

  医师有些迟疑道:“二小姐的命是无碍了,不过今后最好都不要动武,最多也不能过三招,否则后果……”

  虞夫人紧攥双拳,强压怒气道:“后果?是什么?”

  “轻则剧痛难忍,重则吐血昏厥。”

  “我……明白了。”

  有话:最后一句话是江澄说的。

  

柠•精分少女•溪

不一样的你(还是番外)

摘选一些经典语录吧。


怼天怼地怼空气,湛婴凌蓝江厌离(还有江枫眠,蓝家蓝启仁老先生我不怼,我还算比较尊重的。)


以上粉丝慎入。


黑化语录,不洗勿喷。


屠人全家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想,什么事都可以。


-江澄


我不喜你,恨你,也不喜自己,恨自己。


-魏无忧


做人都有底线,都是人,谁又比谁高贵呢?姐姐……嗯?


-江澄


我是娼妓之子,那蓝二夫人岂不是也承认自己是家仆之子喽,不对,应该换个词,叫贱籍之子更好听一些。


-金光瑶


魏某此生听过最大的笑话就是蓝二夫人对自己的孩子很好。


-魏无忧


金如兰嘛,有趣……不过,你也得瑟不...

摘选一些经典语录吧。


怼天怼地怼空气,湛婴凌蓝江厌离(还有江枫眠,蓝家蓝启仁老先生我不怼,我还算比较尊重的。)


以上粉丝慎入。


黑化语录,不洗勿喷。


屠人全家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想,什么事都可以。


-江澄







我不喜你,恨你,也不喜自己,恨自己。


-魏无忧






做人都有底线,都是人,谁又比谁高贵呢?姐姐……嗯?


-江澄





我是娼妓之子,那蓝二夫人岂不是也承认自己是家仆之子喽,不对,应该换个词,叫贱籍之子更好听一些。


-金光瑶





魏某此生听过最大的笑话就是蓝二夫人对自己的孩子很好。


-魏无忧




金如兰嘛,有趣……不过,你也得瑟不了几天了。


-魏无忧







魏无羡,你要记住,烟花之地的女子也比你干净。


-水楼月







“阿姐!”

一个身影倒下。

……


“魏无羡!”

“我恨你,直到你死去,挫骨扬灰为止。”



摘自回忆篇不知道第几章聂怀桑的话。










魏无羡他当然不喜欢我,谁会喜欢一个奸生子。


-魏无忧










下次整理一下沙雕的。


梧桐花雨

怎么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江厌离是江枫眠和藏色散人的孩子了,而虞夫人真正的孩子被江枫眠弄死了,因为在江厌离身上没看到虞夫人的半点影子,是江枫眠的废物气质倒是学了个十足十。

而且看完原著我对金凌的身世也产生了怀疑,我觉得金凌不是子轩的孩子,倒像是魏无羡和江厌离的孩子,谁家孩子的字不是父亲取的,而是魏无羡这个外人取,即使父亲不在,不是还有江澄这个亲舅舅呢吗,怎么也轮不到魏无羡吧,那个时候子轩貌似还没死吧,而且最后对抚养自己长大的亲舅舅江澄都能说出你姓江,不姓金这句戳刀子的话,可见完全遗传了魏无羡的忘恩负义和白眼狼的基因还有最后对导致亲舅舅全家皆死的罪魁祸首都能和睦共处,甚至一起夜猎,种种的一切都让人怀...

怎么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江厌离是江枫眠和藏色散人的孩子了,而虞夫人真正的孩子被江枫眠弄死了,因为在江厌离身上没看到虞夫人的半点影子,是江枫眠的废物气质倒是学了个十足十。

而且看完原著我对金凌的身世也产生了怀疑,我觉得金凌不是子轩的孩子,倒像是魏无羡和江厌离的孩子,谁家孩子的字不是父亲取的,而是魏无羡这个外人取,即使父亲不在,不是还有江澄这个亲舅舅呢吗,怎么也轮不到魏无羡吧,那个时候子轩貌似还没死吧,而且最后对抚养自己长大的亲舅舅江澄都能说出你姓江,不姓金这句戳刀子的话,可见完全遗传了魏无羡的忘恩负义和白眼狼的基因还有最后对导致亲舅舅全家皆死的罪魁祸首都能和睦共处,甚至一起夜猎,种种的一切都让人怀疑,金凌不是金子轩的孩子而是魏无羡和江厌离无媒苟合的孩子


默默

从此无心爱良夜

  tag已打,拒绝撕逼

――――――――――

“宗主!”一位紫衣修士面色匆匆。江澄并未放下手中批阅公文的狼毫:“什么事?”

“谢老宗主来访,我们是不是要好好准备?”修士掩不住声线里的喜悦之情,眼里满是敬重。

笔尖一顿,江澄立刻起身,理理衣袍:“快快请到大厅,我随后就来!”

穿过雕梁画栋的回廊,几株紫鸢花开的正好,细碎的光点斑驳在地上。

江澄刚到大厅,便看到小姨虞素鸢和谢清嘉正有说有笑,隐隐约约听到虞素鸢喊他“谢小公子”,谢清嘉竟也不恼,始终挂着一抹微笑。

走近,虞素鸢细眉一挑,声音又清又脆,先朝着江澄行了一礼,又冲着谢清嘉笑道:“谢大哥莫不是早就发现江宗主就在我背后,...

  tag已打,拒绝撕逼

――――――――――

“宗主!”一位紫衣修士面色匆匆。江澄并未放下手中批阅公文的狼毫:“什么事?”

“谢老宗主来访,我们是不是要好好准备?”修士掩不住声线里的喜悦之情,眼里满是敬重。

笔尖一顿,江澄立刻起身,理理衣袍:“快快请到大厅,我随后就来!”

穿过雕梁画栋的回廊,几株紫鸢花开的正好,细碎的光点斑驳在地上。

江澄刚到大厅,便看到小姨虞素鸢和谢清嘉正有说有笑,隐隐约约听到虞素鸢喊他“谢小公子”,谢清嘉竟也不恼,始终挂着一抹微笑。

走近,虞素鸢细眉一挑,声音又清又脆,先朝着江澄行了一礼,又冲着谢清嘉笑道:“谢大哥莫不是早就发现江宗主就在我背后,就是不提醒看我笑话呢!”

“江宗主。”谢清嘉抱拳施礼,“江宗主年少有为,想不到这么短时间竟能重现莲花坞当年之辉煌啊!”

江澄忙还了一礼:“谢老宗主谬赞了,全赖虞氏、与谢氏的扶持,不然哪有我江澄的今天。”

岭南谢氏不修刀剑,而以偃术机甲为主。谢氏原本在仙门百家中只是凑个数的小家族,它的崛起是从谢清嘉担任家主之后。身为宗主的谢清嘉不但修为高深莫测,且为人圆滑,能屈能伸。

譬如射日之征,温氏侵虐家族无数,不少小家族被灭满门,却始终没有对谢氏动手。一是忌惮谢氏的机甲与堰兽,人的血肉之躯和冰冷的钢铁相斗得不偿失;二是谢清嘉对门下弟子和岭南之地的管理及他本人对外交辞令的谙熟于心,竟令温氏一时半会找不到理由去对付谢氏。

不少自诩刚正不阿的“名门”一开始并瞧不上这个宗主,皆道他是“阴险狡诈”之徒,但是在谢氏保护范围内的百姓及谢氏的附属家族却道谢清嘉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宗主,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守护这一方土地。

外人对谢清嘉其人褒贬不一,而此时他就站在莲花坞内。他虽与江枫眠同辈,修为却高出不少,因此还是少年模样,青衣白袍,眉清目秀,在莲花坞的烟水间莹然生光,好一位浊世的翩翩佳公子。

前些日子,谢清嘉辞去了宗主一职,因着自己无妻无子,便传位于同胞兄弟,自己四处游山玩水乐的清闲。

若说与江氏的结交还得从射日之征说起:莲花坞覆灭,江家只逃出了嫡子江澄嫡女江厌离,大弟子魏无羡,江枫眠是后来才被人从尸堆里找出来的,而虞紫鸢战到了死亡。因着江厌离没有修为,江枫眠修为被废,一时间江氏只剩下了江澄。

重建莲花坞是个浩大的工程,让江氏重现先祖之辉煌更是难上加难,光靠母家虞氏肯定不够。就在江澄困窘之际,是岭南谢氏伸出的援手。谢清嘉出资出力相比于虞氏不差多少。

因此江澄敬重谢清嘉如同自家长辈。母族能帮忙已让江澄感激,而谢氏与江氏非亲非故,却在江氏危难之际鼎力相助更让江澄喜出望外。要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

江枫眠倒是防备谢清嘉防备得很,非亲非故,在清谈会上两位宗主邻座也无话可说,现在这么帮忙,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又看到江澄对他十分敬重,看谢清嘉的眼神竟与江澄小时候看自己三分相似,心里更是怨怼。自从虞紫鸢死后,江澄再也没有用那种看父亲的眼神看他了。

谢清嘉不愧是善于权谋之人,他偶尔指点江澄为主之道,竟让江澄把几乎覆灭的江氏经营的湖底铺金。也就江枫眠,因为防备谢清嘉不喜江澄还会找几个理由抱怨,什么僵化死板毫无江家风骨啊,或者铜臭气严重啊。

江枫眠是江澄的父亲,不管他说什么江澄都会听,听不听的进去就另当别论,谢清嘉权当笑话听,并不多加理会。

“谢老宗主来我云梦,是我云梦之幸,不如多住几日,有些道理望老宗主指点一二。”江澄说得诚恳。谢清嘉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感叹到:“江宗主年轻有为,我此次来云梦,只是想见见故人。”

他看着江澄,精明的眼睛似乎透过江澄的脸在看另一个人,一个他很想念的女人。“你长得很像你的母亲。”

“谢小公子!”虞素鸢见状,担心两人触景生情心里难过,赶紧出声,“老宗主可还记得我以前总这么喊你?”

“自然记得。”谢清嘉折扇一摇,转头对江澄揭他小姨的短,“江宗主啊,你这个小姨别看现在人模人样的,当年可是蔫坏,仗着自己年纪小,从我这里坑走不少好东西!”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小时候随娘回眉山,小姨就喜欢逮着小孩子玩。”江澄也笑到。

虞素鸢脸上佯装生气,心里却在叹气:谢清嘉身为宗主也算功成名就,却至今未婚,膝下无子,到底还是放不下。

之前就问他为何还不成婚,谢清嘉回答得随意:什么命里克妻克子这种蹩脚的理由都敢讲。到最后才说:心有牵挂,又何必坑害别家姑娘。

谢清嘉摇着折扇,看着江澄的眼睛,想起了从前也有个姑娘有着这么一双杏目。

“嘿,门口的呆子,这周围可都是野生的蔷薇,你趴在这里不怕疼啊!”

“姑娘此言差矣,这里的蔷薇美过别处,能看此景,被扎几下又如何?”

杏目少女眼睛一眯,似乎在掂量少年的话。

少年继续笑:“何况这蔷薇丛中那朵紫鸢花,占尽天下色,既然有了这紫鸢花,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的花了。”

“呸!”少年的话太直白,少女知道少年的心思,却也羞红了脸,下意识想用紫电抽他,却又担心真的伤人,拔下头上的簪子朝他扔过去,被少年一把接住。

“多谢小娘子的见面礼啦!”少年笑的恣意风流。少女端得矜持高傲。

谢清嘉闭目,袖子里的拳握的很紧。

――――――――
还记得前面虞素鸢差点说漏了嘴的“谢小公子”吗?他终于出来了😂️

格格巫

€假如江澄重生了 六(双澄)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7

等到江澄到时,虞夫人和江枫眠已经打了一架

虞夫人手中的紫电甚至还在滋滋作响,江枫眠手中的灵剑泯笑(私设,因为不知道叫什么)虽然比不上紫电,但是也不差

虞夫人虽然看上去占有优势,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现在的虞夫人很难打败江枫眠

一是虞夫人刚刚生产完没多久,二是因为刚刚已经和江枫眠打了一架,

所以虞夫人现在能胜出的几率很小

江枫眠一剑刺向虞夫人,虞夫人侧身躲过,

不料江枫眠偷袭,虞夫人马上要被刺中,...

私设如山*

双澄*

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离*

微轩澄*

金凌不是金子轩亲生的*

毛毛翻墙随便,最近正好想骂人*

江澄死后有了当上宗主后的记忆*

#7

等到江澄到时,虞夫人和江枫眠已经打了一架

虞夫人手中的紫电甚至还在滋滋作响,江枫眠手中的灵剑泯笑(私设,因为不知道叫什么)虽然比不上紫电,但是也不差

虞夫人虽然看上去占有优势,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现在的虞夫人很难打败江枫眠

一是虞夫人刚刚生产完没多久,二是因为刚刚已经和江枫眠打了一架,

所以虞夫人现在能胜出的几率很小

江枫眠一剑刺向虞夫人,虞夫人侧身躲过,

不料江枫眠偷袭,虞夫人马上要被刺中,忽然一道紫色的鞭子缠上了泯笑,使得江枫眠拿泯笑的手无法动弹

"江宗主这是想干什么,谋杀自己的娘子吗?"

江枫眠看见那紫色鞭子的主人是江澄,

先是愣了愣,随后马上反映过来,

"江导师这是干什么,我的家事需要你管吗?"

江澄对着讥笑了一下

"那请问主母是犯了什么事,需要杀了她"

江枫眠一时语塞

江澄见他这样便继续追问

"主母好歹也是玄门名士,眉山虞氏的女儿,难道也是江宗主说杀就杀的,再说了,云梦的收入来源有四分之三的经济来源是虞夫人吧?"

江枫眠听着江澄的话,脸黑的像是墨一般

这时虞夫人终于发话了

"江枫眠,你好狠的心"

说罢便一巴掌打上了江枫眠的脸

这时一直在旁边看的江厌离却忽然冒了出来

"阿娘,你怎么能打爹爹呢,他好歹也是你的丈夫啊"

好吧我承认我是鸽子精,我又又又变长了,

去tm的江莲藕

说好的暴打江枫眠

下一张江厌离有戏份

孝  子  阿  离

感谢上一篇一个小可爱叫我关定位

呜呜呜我好感动居然有人关心我

@琉璃轻纱

@叶想咕(咕败天下)

姐妹来看暴打江枫眠

柠•精分少女•溪

[镜花水月]花 (三)

本文还是怼人啊,江枫眠江厌离回心转意,但江厌离还是想赖着怀桑桑不放,心疼怀桑桑。


本文怼天怼地怼空气,毛毛不服憋着。


画皮师聂姐闪亮登场,没头哥哥组超爱的。


本文cp旭玦,恶友,澄澄cp还是未定。


蓝墨走后,迎面走来的便是清河聂氏从未露面的大小姐聂明玦,清河聂氏以画皮术立足于百家,这大小姐容貌也不算很丑,至少在做各位世家小姐都比他那个在蓝家厨房熬汤的阿姐好看。


“阿羡,快来喝汤吧!”


江无羡听到这句话,阿姐果然回心转意了,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喝汤。


江厌离看到了旁边手持折扇,英俊潇洒的聂怀桑,平平无奇的小脸上顿时充满了羞涩。


“公子在等谁?”...

本文还是怼人啊,江枫眠江厌离回心转意,但江厌离还是想赖着怀桑桑不放,心疼怀桑桑。


本文怼天怼地怼空气,毛毛不服憋着。


画皮师聂姐闪亮登场,没头哥哥组超爱的。


本文cp旭玦,恶友,澄澄cp还是未定。











蓝墨走后,迎面走来的便是清河聂氏从未露面的大小姐聂明玦,清河聂氏以画皮术立足于百家,这大小姐容貌也不算很丑,至少在做各位世家小姐都比他那个在蓝家厨房熬汤的阿姐好看。


“阿羡,快来喝汤吧!”


江无羡听到这句话,阿姐果然回心转意了,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喝汤。


江厌离看到了旁边手持折扇,英俊潇洒的聂怀桑,平平无奇的小脸上顿时充满了羞涩。


“公子在等谁?”


“等一个故人,不是你”


这回答,简单粗暴,但江厌离好像没有罢休的意思。


“聂……聂公子,我给你熬了汤,快喝吧……不然……就……救凉了……”江厌离羞涩的说。


“弟弟我教给你的东西忘了?陌生人的东西不能乱领。”聂明玦迈着霸气御姐的步伐走来,强大的气场压的江厌离喘不过气来。


“阿姐,怀桑没忘……怀桑有事,先行告退。”聂怀桑找了个借口溜走。


江厌离用她那恋恋不舍的眼神看着聂怀桑,聂怀桑却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从订婚那天起,聂怀桑就十分讨厌他的未婚妻,恨不得她半路出什么差池死外边。


可是这个女人脸皮过于厚,还好有姐姐,姐姐真好。


“诶我说,我阿姐给你弟弟汤,你看嘛多管闲事?”


“江公子,他是我弟弟,聂家少主,你们见了都不打声招呼,呵呵,还指望别人来尊重你们?可笑至极。”


“那不知你清河聂氏有对我阿姐有何处不满意?”


“你不如去问问她有何处让我们满意?”


“你!”江无羡一拳打向聂明玦,奈何个子太矮打到了聂明玦的胸口,只觉得刚刚手还沉浸在软软的触感中,脸上就多了一道红红的巴掌印,江无羡感到鼻子一热,流出来鼻血,接着,下午,被温旭逮到小树林里一顿揍。






不久,这场战斗请来了三方家长。


江枫眠求情道“阿羡只是性子直爽,并无大意,温少主何必懂手呢?”

温旭不屑“性子直爽?好一个性子直爽,你儿子调戏别人,你女儿三番五次纠缠清河聂氏少主,原来江家的家教是这样的啊!”

“温旭别仗着身份欺人太甚!”魏无羡拔出随便冲过去,却被一脚踹飞。

“阿羡!”江厌离平平无奇的脸上被鼻涕和泪弄得十分肮脏,她哭着抓住聂怀桑的手“聂公子,求求你,救救阿羡吧!”聂怀桑摇了摇头,挣脱江厌离拽着的手,“还请江姑娘自重,男女有别,还有,像我阿姐,道歉。”

“聂公子,你是我的未婚夫啊!”江厌离哭的梨花带雨,简直不要太惨。

“江宗主,那婚约,不如作废吧,我聂家不要这么修为资质平平的儿媳。”

“聂宗主,这……”

在万般无奈下,聂怀桑和江厌离的婚约解除,江厌离哭的更凶了,聂怀桑则满面春风,江无羡永远记住了聂怀桑,他要让聂怀桑付出代价!


可是,江无羡千算万算,还是少算了一步,他不知,聂怀桑那单纯无害的外表下,藏着多深的心机……


默默

从此无心爱良夜

删tag道歉


很抱歉各位,因为阅历原因我本人不擅长写耽美cp,所以原先打的曦澄cptag就删了,如果是冲着cp向看文关注的话,就可以删了。


我的锅,在这里道歉。

删tag道歉


很抱歉各位,因为阅历原因我本人不擅长写耽美cp,所以原先打的曦澄cptag就删了,如果是冲着cp向看文关注的话,就可以删了。


我的锅,在这里道歉。


叶想咕(咕败天下)

【新】如果江家有个宠弟狂【十】

  怼渣男✔

怼羡离✔

怼忘羡✔

怼魏无羡✔

怼姑苏蓝氏全员✔

听着江厌离的话,江轻语厉声反驳道:“我不同意!凭什么阿澄得从自己的房间搬出去。”

  江厌离蹙了蹙眉,开口道:“阿羡受伤了,阿澄得搬出去,让阿羡静静地养。”

  江轻语可不吃江厌离的那一套温柔善良的说法,直接冷声反驳道:“呵,阿澄又没对不起他,要搬也是他魏无羡搬出去!难不成他还以为自己是大少爷了。”

  “够了!你作为云梦江氏的二小姐怎么能这样不通人情!斤斤计较!阿羡…”

  听着江枫眠的说词,江轻语冷声打断道:“您说得可真好听,字字句句,好像不让阿澄搬出房间,就是杀了人一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跟阿爹说话...

  怼渣男✔

怼羡离✔

怼忘羡✔

怼魏无羡✔

怼姑苏蓝氏全员✔

听着江厌离的话,江轻语厉声反驳道:“我不同意!凭什么阿澄得从自己的房间搬出去。”

  江厌离蹙了蹙眉,开口道:“阿羡受伤了,阿澄得搬出去,让阿羡静静地养。”

  江轻语可不吃江厌离的那一套温柔善良的说法,直接冷声反驳道:“呵,阿澄又没对不起他,要搬也是他魏无羡搬出去!难不成他还以为自己是大少爷了。”

  “够了!你作为云梦江氏的二小姐怎么能这样不通人情!斤斤计较!阿羡…”

  听着江枫眠的说词,江轻语冷声打断道:“您说得可真好听,字字句句,好像不让阿澄搬出房间,就是杀了人一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跟阿爹说话?”

  一旁的江澄担心地抓住了江轻语的袖子,而江轻语笑着,揉了揉江澄的小脑袋,“阿澄,没事的。”

  “嗯。”

  再接着,江轻语转身抬步,向着江澄的房间走去,江厌离连忙问道:“你这是?”

  “呵,我要魏无羡滚出阿澄的房间。”

  江枫眠和江厌离顿时急了,急忙追,而江澄也立马追了上去。

  而江轻语走得很快,不一会,就到了江澄的房间,结果还听到了。

  “大师兄,你说宗主是认真的吗?”

  “估计是吧?不过江澄搬出去的话,我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间房,就很无聊了。”

  江轻语听了,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接着,江轻语走到魏无羡面前,一把抓住魏无羡的肩膀。

  “是你自己走,还是我拉着你滚出去!”

  魏无羡不屑一笑:“你可别忘了江叔叔,你要是敢动我,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接着,江轻语说到做到,把魏无羡拖出了房间。

  “你以后不准再靠近阿澄的房间。”

  魏无羡的三师弟和六师弟,忍不住开口道:“二小姐,你也太过分了吧!”

  江轻语转身欲答话,同一刻,响起了江枫眠的怒斥声:“你这个逆女!”

  “不!二姐姐小心!”

  江轻语回过身,打算先和江枫眠说清楚的时候,只感到一阵剧痛。

  低下头一看,自己的心口已经流血了,随后,江轻语无力的,重重倒在了地上。

  “阿…澄…”

  话落,江轻语缓缓闭上了双眼。

  有话:心疼一波语妹子

  

今天的作业依然那么多

脑洞

我…想开个危险的脑洞,可能会被私信辱骂到删号那种……

就是,想开一个润玉江澄互宠的脑洞…(不敢打字)

可能是爱情,可能是兄弟情

讲真,爱情不太适合他们俩…都是被情(一个是爱情加亲情,一个是亲情和兄弟情)伤的体无完肤…

我只是想看我两大本命互宠,然后怼江莲藕魏白莲等人。

如果是爱情的话就是澄玉澄无差(反正清水)偏澄玉。

如果觉得不合适我会删…!

所以兄弟情还是爱情?

我…想开个危险的脑洞,可能会被私信辱骂到删号那种……

就是,想开一个润玉江澄互宠的脑洞…(不敢打字)

可能是爱情,可能是兄弟情

讲真,爱情不太适合他们俩…都是被情(一个是爱情加亲情,一个是亲情和兄弟情)伤的体无完肤…

我只是想看我两大本命互宠,然后怼江莲藕魏白莲等人。

如果是爱情的话就是澄玉澄无差(反正清水)偏澄玉。

如果觉得不合适我会删…!

所以兄弟情还是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