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恋与制作人

3.9亿浏览    88851参与
明月别枝

恋与X传说中的蛋糕店02


人物介绍/01

那个!这篇文大概会写很久,不是因为很长,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啥时候哈哈哈耿直的笑容
因为本命是洛洛,所以洛洛戏份会比较多,但是每个人都会有单线的,最后会是开放式结局。

02

    “悠然,感觉你最近有点怪怪的。”韩野课间没出去玩,在教室里补作业,补着补着无聊了,就开始找同桌的悠然聊天。
    悠然本来正在看昨天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闻言用诡异的眼神抬头看了看韩野:“这个我好像听悦悦说过!怪可爱的?”
    韩野听后立刻大笑,摆了摆手:“不是,是你最近身上一股蛋糕的甜味,是哪家蛋糕...


人物介绍/01

那个!这篇文大概会写很久,不是因为很长,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啥时候哈哈哈耿直的笑容
因为本命是洛洛,所以洛洛戏份会比较多,但是每个人都会有单线的,最后会是开放式结局。

02

    “悠然,感觉你最近有点怪怪的。”韩野课间没出去玩,在教室里补作业,补着补着无聊了,就开始找同桌的悠然聊天。
    悠然本来正在看昨天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闻言用诡异的眼神抬头看了看韩野:“这个我好像听悦悦说过!怪可爱的?”
    韩野听后立刻大笑,摆了摆手:“不是,是你最近身上一股蛋糕的甜味,是哪家蛋糕店呀,你天天去吗?”
    “不是啦,我最近在一家蛋糕店打工。”悠然认真地解释。
    “哪里哪里?我要去找你玩!”韩野立刻兴奋地问。
    “就是原来那个鬼屋……”还没讲完,上课铃声就响了,悠然马上乖乖坐好,准备上课了。
    韩野在旁边小声嘀咕道:“原来那个鬼屋?不是还在吗……大概不是我想的那个鬼屋吧。”
    “韩野!”突然老师点了韩野的名字,韩野吓得立刻站起来。
    “在嘀咕什么呢!给我讲讲上节课说的……”
    被老师这么一打岔,韩野也忘记了蛋糕店这回事了。
    悠然却在课上想起上次和悦悦没讲完讲面试的事情就到家了,后来几天悦悦也没有问。
    那天,那个人说那句话后,身后传来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说:“白起,你怎么没有问过李泽言,就擅自决定收人了。”
    悠然转过身去,是刚刚拿着刀抵着别人的那个人,他手里还攥着刀似乎玩耍一般,各种摆弄那把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悠然。
    悠然感到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人却会有着这么温柔的声音。
    “你好,所以我是不是需要找那位李先生面试?”
    玩着刀的人闻言,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悠然一眼,就这一眼,他愣住了,他似乎透过悠然看见了谁。
    悠然尴尬地保持微笑,发生了什么?
    他的脸上突然绽开了笑容,仿佛刚刚那个冷漠的人从来不曾存在过。
    “你回来了。”他的语气依旧温柔,但还带着一丝怀念与欣喜。
    一直大口吃蛋糕的人听见这句话,也抬头了,看向悠然,立刻蹦起来,跑到悠然旁边,委屈巴巴地盯着悠然看。
    看了好久,然后仿佛怕眼前人是假的,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悠然的脸。
    悠然感觉这触感好像被自家猫主子轻轻地踩了一脚一样,然后她就看见眼前这个身后像是在摇着尾巴的人,拽着她的衣袖,仿佛害怕她消失一般。
    那人可怜兮兮地说:“我想你了,你不在的时候,他们都欺负我。”
    悠然头有点晕乎乎的,这是啥情况?仿佛误入了异次元。
    “你是?”悠然迷茫地问。
    “我是周棋洛呀!”周棋洛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小声了,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让人恨不得满足他的一切愿望。
    “你们在干什么?”柜台后面走进来了一个人,手里端着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布丁。皱着眉,看着店里几个人都围着一个女生。
    周棋洛把那人手上布丁端过来,献宝给悠然:“这是小李子做的布丁,超级好吃的,我今天求了半天,他才同意给我做的,你尝尝!”
    悠然看着布丁有一丝丝心动,小心翼翼地看向那个刚出现的人,那个人瞧见了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高兴,只是很冷漠地看了一眼还在献宝,似乎要写篇八百字小作文,把布丁夸上天的周棋洛,转身就回到柜台后面消失了。
    后来就互相介绍了一下,悠然不好意思拒绝周棋洛,于是把布丁装好放到书包里。
    然后出来就碰见悦悦了,悠然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神奇,仿佛误入幻境的爱丽丝。工作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以为会很忙,后来发现店里挺闲的,客人很少,感觉这几天来的客人就这几个。而且,白起和许墨也从来不让我动手,真的像是在当一个吉祥物,就乖乖地坐着,保持微笑。但想着还挺高的薪水,悠然决定今天过去和白起他们商量一下,要不要我帮他们在学校里宣传一下。
    放学后,悠然一如往常急冲冲地就往蛋糕店跑。

绯眠
给汤包太太的G图解禁啦~详情戳...

给汤包太太的G图解禁啦~
详情戳这里~
https://m.weibo.cn/2732319317/4293960526636340

给汤包太太的G图解禁啦~
详情戳这里~
https://m.weibo.cn/2732319317/4293960526636340

喵苏只喵不苏
老李啊,咋就这么好看呢

老李啊,咋就这么好看呢

老李啊,咋就这么好看呢

旧梦之南

恋与F4+1之处处吻

恋与F4+1之处处吻

许墨
你偶尔提过一次,说想去黄山看日出云海,许墨记在心里,前一晚就带着你登了顶,留宿在山上的宾馆。
已经是初秋,山上格外冷,被褥单薄,冷的你扛不住,光溜溜的钻进了许墨的被窝……
第二天一早,天没有亮,你们就出发去了观景台。
山顶上有雾,深吸口气都是冰凉潮湿的水汽,而唯一温热绵软的就是你掌心里爱人的手。
眼前是山峦叠嶂,太阳困在云层里还未升起。你抓住许墨的袖口,示意他回头。
男人比你登高一步,他回过头俯视着裹紧冲锋衣的你,许墨轻笑,猛然间凑近你的脸。
你无路可退,身后是万丈深渊,只得迎难而上,对视起他深沉的眼,想到昨晚的事,你心跳漏了半拍。许墨眼里纵然包揽过星河,此时也只有你一人。
云...

恋与F4+1之处处吻

许墨
你偶尔提过一次,说想去黄山看日出云海,许墨记在心里,前一晚就带着你登了顶,留宿在山上的宾馆。
已经是初秋,山上格外冷,被褥单薄,冷的你扛不住,光溜溜的钻进了许墨的被窝……
第二天一早,天没有亮,你们就出发去了观景台。
山顶上有雾,深吸口气都是冰凉潮湿的水汽,而唯一温热绵软的就是你掌心里爱人的手。
眼前是山峦叠嶂,太阳困在云层里还未升起。你抓住许墨的袖口,示意他回头。
男人比你登高一步,他回过头俯视着裹紧冲锋衣的你,许墨轻笑,猛然间凑近你的脸。
你无路可退,身后是万丈深渊,只得迎难而上,对视起他深沉的眼,想到昨晚的事,你心跳漏了半拍。许墨眼里纵然包揽过星河,此时也只有你一人。
云开雾散,第一束阳光照射上你们鲜活的爱情。
许墨附身轻吻了你。
他的唇有些凉意,击得你心房一颤。
“你……还走得动吗?”
当腰间被他的大手托住,你才意识到这趟黄山之行并不简单。


白起
约会回来的路上,你抱着老么大的一只熊。
这是今天在电玩城里,白起射击气球为你赢得的奖品。旁边的青年男女们跟着起哄。男人起哄是因为白起神准的枪法,而女孩起哄则是因为你这位英气逼人的帅气男朋友。
“开心吗?”白起做事细心,每次约会结束必定亲自把你送回家。
“开心!如果你能把冰淇淋都给我吃,我会更开心。”
你的男朋友今天意外“抠门”,两个人只买了一支雪糕,让你浅尝辄止后,他自己吃了大半个。
“咳,我怕你吃得太多,肠胃受不了,就抢先替你吃掉了。”
事后白起有补偿你一杯温热的红枣桂圆茶,你却不大爱喝。
“白起?”
“嗯?”
停住脚步,黑暗中你踮起脚尖,一只手抱着熊,另外一只小手则攥紧他的衣领,示意白起低头。
“怎么?唔……”
他的嘴唇还残存着刚刚雪糕的奶味,算是弥补了你今天的遗憾。
“是甜的。”你说。
黑暗是最好的掩护,白起羞红了脸,勇敢的伸出舌头挑逗起了你。
“嘶,今天累不累?”

周棋洛

周棋洛演唱会的现场,你穿着黄色应援服站在后台,捏着手中的荧光棒,同数万歌迷一起疯狂为他打call。你等在这里,希望偶像下台以后第一时间就能看到你。
“周棋洛!啊啊啊!我爱你!!”
你和迷妹们一样疯,上蹿下跳,完全不像周棋洛的老婆。
他在台上挥汗如雨,他在家里为你一人煎炒烹炸。
他在台上劲歌热舞,他在家里照顾孩子,换尿布。
他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他是和你领了结婚证的法定配偶。
一首歌结束,周棋洛带着满身汗水跳进了后台,金色的头发被他随意拨开,耳朵上的饰品闪闪发光。
一只脚还在台上,背后是歌迷组成的荧光棒海洋,一只脚作下楼梯状,踏进后台。周棋洛探进半个身子,面对激动的你,他俯下身,如同降临在你面前的太阳神一样,献上炙热一吻,还坏心思的轻咬了你唇。
“周棋洛!周棋洛!周棋洛!”
外场不断传来歌迷的呐喊,他却猫在这里,把你吻得晕晕乎乎,越吻越欲。
末了你突然回过神,推开他,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太阳神,你的马车呢?”
“晚上掏出来给你看。”

李泽言

从下午就开始采买原料,准备晚饭,到了5点左右,你抱着饭盒挤地铁去了华锐集团总部。总裁专用电梯,“叮”的一声直达顶楼李泽言的办公室。
“笨蛋,为什么不让司机送你来?”
“今天过节,我想让老张回去和家人吃饭嘛,我陪你就好啊。”
“你这是……忙活了很久吗?”
李泽言疲倦的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虽然你只会做简单的粗茶淡饭,但是他吃得很香。
今天是中秋,你的工作狂丈夫因为最新的收购事宜已经忙碌的好几天没回家,几乎是住在办公室,你猜他都快忘了今天还是你们结婚一个月纪念日吧。那个盛大的世纪婚礼好像就在昨天。
吃过晚饭,你歪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小说,小手点点电子书,耳朵里听着他敲打键盘的声音和低沉的讲电话的嗓音竟困得睡了过去。
等你醒来时已经是深夜3点多。
李泽言脱掉西装外套,扯开领带,坐在你旁边的沙发扶手上。他俯身吻了蜷缩在沙发上的你。
“唔,阿言……你……你喝酒了……”
总裁办公室有全套的酒具,你了解他,偶尔小酌几杯是他的爱好。
“笨蛋不能喝酒,会醉,但是……我可以给你一点尝尝。”
嘴对嘴的喂酒险些吓得你叫出声。
“阿言,别……这里……”
“放心,没人。”
男人的抽屉里是一把全新的跑车钥匙。
“笨蛋,你别以为我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事后,李泽言把你搂在怀里沉沉的睡去。

白夜

你知道的,白夜一贯宝贝他的长板,平时都不让人随便碰,万万没想到他今天竟会抄起长板一下砸到对方头上。
“咣”得一下把对方拍了个满脸花。血流进眼睛,那人眼前一片红,越擦越糊。
“长点记性,下次再骚扰小姑娘就不是头上缝几针这么简单了。”
白夜对着那群人做了杀头的动作,邪邪的笑了,你似乎能看到他的口腔里舌头舔向后槽牙的动作。他每次生气时都会这样,宛如恶鬼。
如果说那些人是群小流氓,那么你的男朋友白夜就是流氓头子!在那些乌合之众跟前他颇有“杨子荣”的风范。
小巷子里灯光昏暗,你擦着泪痕,小心的跟在他身后,白夜身上传来的皮革烟草香莫名让你觉得心安。
“别怕。”他背对着你,轻轻拍了拍你的手背。
“哭什么?啧,还哭?行,我这就回去把他们眼珠子抠出来……”
你从身后一把抱住他,急得哇哇大哭,眼泪不值钱似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别去…你别乱来…我怕……”
你听到白夜的叹息声,来自于他胸腔的深处。男人转过身抱紧了你,大手抚上你的头,把你埋进他的怀抱。
“这就叫乱来?呵,我有多坏,你又不是不知道。”
温热的触感,皮革上的铆钉,湿润的呼吸声,还有那个无声无息的轻吻,吻去了你的泪水。这是夏夜里只属于你和他的秘密。









Pyqiu糖心蛋

【李泽言】当他看见你正在看野男人们的同人文时

轻喷,嘤嘤嘤
------------------------------------

   “嘿嘿嘿~”,我看着手机,一脸痴汉笑。

耳边忽然感到一阵温热的气息,我转头,李泽言皱着眉,正盯着我的手机。

我忽然一阵心虚,匆匆关掉手机。

他转头看向我,半晌才说出一句:“你,都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顿时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略略略,干嘛,我就是喜欢看这种东西。哼唧!🙄”

“看来要给你这个笨蛋一点教训了。”

事后~

“嘤嘤嘤,李泽言,李老板。我再也不看了!!!😭”

轻喷,嘤嘤嘤
------------------------------------

   “嘿嘿嘿~”,我看着手机,一脸痴汉笑。

耳边忽然感到一阵温热的气息,我转头,李泽言皱着眉,正盯着我的手机。

我忽然一阵心虚,匆匆关掉手机。

他转头看向我,半晌才说出一句:“你,都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顿时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略略略,干嘛,我就是喜欢看这种东西。哼唧!🙄”

“看来要给你这个笨蛋一点教训了。”

事后~

“嘤嘤嘤,李泽言,李老板。我再也不看了!!!😭”

古道松螺蛳粉

白起X我丨夫妇向同人文《二人刑事》,长期连载中

(65)不安定的神明(下-2)
【恋语大学附属医院】
“病情发生突变!夏树小姐出现了重度妊娠中毒症状,左心室腱索断裂,同时伴有严重二尖瓣返流,心脏负荷已远远超出预先估计!不尽快手术的话就来不及了!阿英姐...阿英姐你快回来啊!!”

我没有来得及跟牛姨告别,便连忙夺门而出,发了疯似的跑在街道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我在心中无数次绝望地大喊着,顾梦的抽泣和话语一直反复地响彻在我的耳边,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诅咒、一个无法逃脱的梦魇一样纠缠在我的四肢上,使我奔跑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我一边竭尽全力地奔跑,一边匆忙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风卷动着雪花凶猛地灌进我的喉咙里,从胸口处...

(65)不安定的神明(下-2)
【恋语大学附属医院】
“病情发生突变!夏树小姐出现了重度妊娠中毒症状,左心室腱索断裂,同时伴有严重二尖瓣返流,心脏负荷已远远超出预先估计!不尽快手术的话就来不及了!阿英姐...阿英姐你快回来啊!!”

我没有来得及跟牛姨告别,便连忙夺门而出,发了疯似的跑在街道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我在心中无数次绝望地大喊着,顾梦的抽泣和话语一直反复地响彻在我的耳边,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诅咒、一个无法逃脱的梦魇一样纠缠在我的四肢上,使我奔跑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我一边竭尽全力地奔跑,一边匆忙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风卷动着雪花凶猛地灌进我的喉咙里,从胸口处传出一阵一阵的刺痛,不知不觉中,我的喉咙里逐渐涌上来了些许血腥气,双腿也开始变得麻木起来,但是我丝毫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我只能竭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最大程度地牵动着我的骨骼和四肢。
一辆警车呼啸着从我的身边疾驰而过,刺耳的警笛声几乎要撕裂我的耳膜,我紧闭眼睛,忍受着耳中传来的刺痛,我下意识地想到了白起,但是我已经无暇继续思考下去了,片刻过后,我的耳边只剩下了我自己急促的呼吸声,焦急和疲惫让我开始产生了幻觉,模糊不清的画面随之接二连三地在我脑海里闪回。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我仰起头,清晰地看到医院高大的白色建筑就在不远处,然而我却感觉到四肢的力气正在逐渐消失殆尽,医院与我之间的距离仿佛越拉越长,我发现,内心中越迫切想要到达的地方,就越触摸不到,内心中越想要靠近的人,对方的身影就会变得越模糊不清。

我刚踏进医院的大门,便直奔向夏树的病房,我穿过聚集在病房门口的医务人员,赶忙跑到夏树的病床边。我看着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浑身颤抖的夏树,她已经戴上了呼吸机,现在正急促地呼吸着,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呼吸机的玻璃罩上沾满了水雾和汗珠。迅速检查过她的心音之后,我连忙摘下听诊器,将病床的锁扣拧开,我推着病床,大声喊道:“供氧量调整到3升!做好抢救准备!!现在转入急救室!”
“可恶!离预定的手术时间就只剩三天了!病情竟然发生了突变...”眼睁睁地看着夏树被送进急救室,候在外面的安娜将双手狠狠地拍在门框上,她垂下眼睛,紧皱着眉头,自责地说道:“是妊娠中毒的症状脱离了我们的控制,照这样下去的话...夏树她撑不过14个小时!”
我急喘着气,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我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看着安娜说道:“现在立即手术是不可能的,妇产科还没有准备好,更关键的是...现在小高不在!没有她麻醉的话我们不能莽然进行手术!”
“那我们该怎么办?”安娜转过身看着我,焦急地问道。
我低下头,沉思了片刻,随后抬起头说道:“手术提前进行,现在马上着手准备的话,明天上午应该来得及......”
“可是明天上午你不是有开庭审判吗?!”安娜大声地打断了我的话,她绝望地看着我,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阿英,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有拿到手术许可!而且像Batista这种大手术,想要篡改时间的话必须要先请示董事会!李泽言...李泽言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把手术许可交给你的!一旦让他知道了手术时间有变动,他一定会让别的医生来主刀,那样的话夏树小姐就完了!”
听到安娜的话,我愣在了原地,如果没有她的提醒,我早就已经把庭审的事情忘在了脑后。可是现在,手术时间和庭审时间完全冲突了,如果不进行手术,夏树和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不参加庭审,我就无法脱罪,继而就拿不到手术许可;而且,如果在没有手术许可的情况下妄然为患者动手术的话,不仅会让李泽言抓到把柄,而且还会连累到心外科的所有人...现在,我连自己的冤屈都还没有彻底地洗刷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能再牵连到其他无辜的人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安娜,李泽言明天的行程是什么?”我问道。
安娜皱起眉头,努力地回想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上午十点钟他应该会在华锐召开董事会,商议关于建设导管介入独立科室的事宜。”
“十点...”我一边轻声重复着,一边迅速地作着思考,就在这时,白起说过的话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案子安排在明天上午十点开庭审理,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结束庭审。”】

“两个小时...!”我恍然大悟。
“阿英,你在说什么?”站在一旁的安娜目光焦虑地望着我。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瞒着李泽言了。”我缓过神来,看着安娜,“明天上午十点进行手术,李泽言十点在华锐开会,我的案子也是在十点开庭审理...两个小时之内结束庭审,结束之后我马上就赶回来!这样的话...应该能够保证我在十二点的时候出现在手术台上。”我说道:“手术一旦开始,李泽言就无法阻止我们了!我们就把胜算赌在那两个小时上!”
“两个小时,这怎么可能?!”安娜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她慌乱地摇着头,“阿英!你糊涂了吗?!夏树的左心室腱索已经断裂了,还出现了严重的二尖瓣返流,在进行Batista手术之前,必须要先修复腱索,然后再进行瓣膜置换术!你不在的话,医院里根本没有人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这些!”
“不!”我摇了摇头,大声地回答道:“在我们医院,有一个人可以!”
“你说什么...”安娜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我:“阿英...你到底怎么了?!我们医院里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快速完成腱索修复和瓣膜置换的,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呢?!”
“安娜,我没糊涂!”我向前迈出一步,紧紧地按住了安娜的肩膀,我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安娜,你相信我!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阿英......”安娜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欲言又止,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轻声地再喉咙里喃喃地重复着我的名字。
我紧紧地注视着安娜的眼睛,朝她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我便转过身快步地跑出了走廊,我跑进安全通道里,沿着迂回着的仿佛看不见尽头的楼梯直接跑到了地下药库。当我的双脚终于稳定地踏在地面上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大口地喘着气,我抬起头警惕地打量着周围,在反复确定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人出现在这里之后,我打开地下药库的大门,躲了进去。

————————————

我将后背紧紧地倚靠在冰冷的大门上,调整着自己急促而狂乱的呼吸,我拿出手机,拨打了白起的电话,然而却无法接通,电话里一直在持续地传出空洞的忙音,我皱起眉头,赶忙按下了挂断键,不由得开始变得焦虑起来。然而,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继续纠结了,我给白起发了短信,将我心中一直沉积着的疑惑和顾虑全部告诉了白起。就在我退出短信编辑界面,返回到通讯录的时候,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目光紧紧锁在通讯录中的一个号码上面。
早在我告诉安娜我的计划之前,这个号码的主人的身影就已经穿过时间与记忆的重重叠嶂,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我曾经在许墨的那本标有猩红标记的名单上看到过那个人的名字,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机。我和这个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连亲戚都算不上,但是对于当初还在上高中的我来说,她就是家人一般的存在,她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同时,也是影响了我人生道路选择的最特殊的存在,我一直深深地相信着,她绝对不会离我而去,任何事情和阻碍都不会切断我们之间的联系!凭借着那份用长达十年累积而成的信赖,以及我心中最虔诚的祈祷,我不再犹豫,直接拨出了那个号码。
我抬起手,将手机举到耳边,从耳朵里连续传来“嘟、嘟”的声音,连同着我的心跳,在我的体内激荡出震撼的鸣响。我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电话的接通,就像是在等待着最终审判之锤的落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终于接通了,从里面传出来一个年轻男人警惕而不失礼貌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谁?”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就像在深不见底的大海之中沉溺了许久之后,终于得以探出头呼吸到了海面上新鲜的空气。我已经来不及疑惑为什么会是一个男人来接电话,赶忙紧紧地握住手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对着电话里的男人说道:“你好,麻烦让老师来接电话,告诉她是齐英来电。”
“你稍等。”
在时不时闯入耳中的电流杂音中,我捕捉到了一个人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片刻过后,我感觉到对方拿起了电话,而就在下一秒,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喂,是我。”对方在作出简单的回应之后便迅速转变了语调:“齐英,这么晚竟然还敢来打扰我,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还是那个熟悉的语气、那个熟悉的暴脾气。在确定她真的平安无事之后,我抑制住心中的喜悦,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后我赶忙说道:“老师,我有重要的事想要请你帮忙。”
“我们已经有三年多没见了吧?齐英,怎么好不容易能联系我一次你就给我找事啊?”对方无可奈何地说道:“你能有什么事需要我亲自来帮忙?”
我抬起头,目视着前方空荡荡的黝黯的空间,好像她的身影现在就显现在我面前,跨越了时空的阻拦,正在与我面对面进行着交谈一样。听着她的声音,我感觉到自己逐渐寻回了过去和她一起经历过的那些难忘的记忆,同时,我也深深地感觉到,一股久违的力量开始在我的体内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我缓缓地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来助我一臂之力吧,杨婕。”

席冰彤

《金丝笼中的荆棘鸟》周棋洛·荆棘之约衍生 预告

【明日预告】主剧情向万字车预警(车章节走阿浪链接)

简介:

Helios,一个消失于这世上的“死人”,一个在B.S.重生的小魔头。

他讨厌自己那些软弱的过去,恨透了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记忆。尤其是那个追随着他的脚步,却不断喊着另一个名字的女孩。

啊……真是令人火大。

“我不是他。用你的身体,给我好好记住。”


然而荆棘鸟的心脏,一生只属于一棵荆棘。在他怀里的那些时间,她的眼睛里永远只有周棋洛。

Helios终于还是觉得累了。

“你走吧。”他说。


若不能将我埋葬,便是又一次涅槃重生。

金色的发,湛蓝的眼——我,回来了。

但这个世界不允许我们重逢啊,我最爱的薯片小姐…...


【明日预告】主剧情向万字车预警(车章节走阿浪链接)

简介:

Helios,一个消失于这世上的“死人”,一个在B.S.重生的小魔头。

他讨厌自己那些软弱的过去,恨透了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记忆。尤其是那个追随着他的脚步,却不断喊着另一个名字的女孩。

啊……真是令人火大。

“我不是他。用你的身体,给我好好记住。”


然而荆棘鸟的心脏,一生只属于一棵荆棘。在他怀里的那些时间,她的眼睛里永远只有周棋洛。

Helios终于还是觉得累了。

“你走吧。”他说。


若不能将我埋葬,便是又一次涅槃重生。

金色的发,湛蓝的眼——我,回来了。

但这个世界不允许我们重逢啊,我最爱的薯片小姐……

所以,请记住那个强大的我。然后……

忘掉周棋洛吧。

//////////////////

明天早上发。车车车,主剧情,人格分裂,不是甜饼,望周知🤭

舒塔

整理了一下三月份的一些白起约稿(很陌生有点无法直视了( ・᷄ὢ・᷅ )) 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图最后没能用上

/点开8P/

整理了一下三月份的一些白起约稿(很陌生有点无法直视了( ・᷄ὢ・᷅ )) 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图最后没能用上

/点开8P/

夏47

当你光着脚丫时……【李泽言篇】

第一次写,
老李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幼稚园文笔
应该……没有撞梗吧◐▂◐

李泽言(私设婚后)
你刚回到家,鞋子脱了一只,便看到厨房里有一个忙碌的身影,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味。
老李!!!
距他出差已有三天,可想而知你再次看到他是多么激动。你顾不上只脱了一只鞋,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抱住他的腰。
“你终于回来了。”你把头埋在他的身上,贪婪地嗅着属于他的味道。
“笨蛋,又不穿鞋。”他似是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到“去穿鞋,不然又要感冒了。”
“你都不想我吗?”你松开他,撒娇搬地说到。他转了个身,又推着你坐到沙发上。随后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愣了一下,等再回过神来,他已经提着鞋走了过来。
他一言不发地脱下你的鞋子,又细心地...

第一次写,
老李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幼稚园文笔
应该……没有撞梗吧◐▂◐

李泽言(私设婚后)
你刚回到家,鞋子脱了一只,便看到厨房里有一个忙碌的身影,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味。
老李!!!
距他出差已有三天,可想而知你再次看到他是多么激动。你顾不上只脱了一只鞋,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抱住他的腰。
“你终于回来了。”你把头埋在他的身上,贪婪地嗅着属于他的味道。
“笨蛋,又不穿鞋。”他似是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到“去穿鞋,不然又要感冒了。”
“你都不想我吗?”你松开他,撒娇搬地说到。他转了个身,又推着你坐到沙发上。随后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愣了一下,等再回过神来,他已经提着鞋走了过来。
他一言不发地脱下你的鞋子,又细心地为你套上拖鞋。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的脸庞被头发的阴影覆盖了一部分,却莫名柔和了许多。他总是这样,很少说,却都会做。
他抬起头,看着你呆呆的样子去,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弧度。他起身,捧着你的脸,吻了下去。你闭上眼,细细的回应他。你知道,他,就是你的神邸。
屋内的灯光,为你们渡上一层温和的光圈……

思慕三色堇

白起本命,打着点滴刷副本
终于拿到卡了,开心(❁´◡`❁)*✲゚*
花光了刚攒的2600多的钻石(눈_눈)
根本忍不到最后一天拿卡_(:з」∠)_
又要重新开始攒钻了(ง •̀_•́)ง

白起本命,打着点滴刷副本
终于拿到卡了,开心(❁´◡`❁)*✲゚*
花光了刚攒的2600多的钻石(눈_눈)
根本忍不到最后一天拿卡_(:з」∠)_
又要重新开始攒钻了(ง •̀_•́)ง

Ph'nglui~Ph'nglui~
届到了!!!第一时间入手,烧钻...

届到了!!!
第一时间入手,烧钻理所当然的多了……
算上最后一档奖励的100钻,总数从12700+→10100+……净耗差不多2700,但是值得!学长学长prprprpr——

届到了!!!
第一时间入手,烧钻理所当然的多了……
算上最后一档奖励的100钻,总数从12700+→10100+……净耗差不多2700,但是值得!学长学长prprprpr——

o陌君o

白起~锋芒
有你守护的战场,无往而不利。
他真好看吖(。・ω・。)ノ♡

图为卡面及升星,进化所需材料
(材料统计来自微信群里的小姐姐,在此表示感谢)

白起~锋芒
有你守护的战场,无往而不利。
他真好看吖(。・ω・。)ノ♡

图为卡面及升星,进化所需材料
(材料统计来自微信群里的小姐姐,在此表示感谢)

o陌君o

恋与制作人 白起~锋芒

是一个群里的小姐姐发的,不知道是攻略组还是太太们自己分析的。向她(他)们表示感谢(❁´ω`❁)

活动时间: 10月19日-10月25日(共7天)

需要护目镜:  1160

活动道具平均掉率约125%。

活动花费详情:

最非情况: 
(1160-20* 7)*3-100=2960

钻正常花费约:
(1160-131-35)/1.25*3-100=2286钻

第一天入手正常花费约:
(1160-20)/1.25*3-100=2636钻

礼包:  88元388个护目镜,6元28个护目镜。性价比:  6元包>88元包。

推荐礼包...

是一个群里的小姐姐发的,不知道是攻略组还是太太们自己分析的。向她(他)们表示感谢(❁´ω`❁)

活动时间: 10月19日-10月25日(共7天)

需要护目镜:  1160

活动道具平均掉率约125%。

活动花费详情:

最非情况: 
(1160-20* 7)*3-100=2960

钻正常花费约:
(1160-131-35)/1.25*3-100=2286钻

第一天入手正常花费约:
(1160-20)/1.25*3-100=2636钻

礼包:  88元388个护目镜,6元28个护目镜。性价比:  6元包>88元包。

推荐礼包理由:手动刷累,便宜0.13-0.25钻/个。

不推荐礼包理由:入手钻石多样化。如充值月卡,购买特权礼包等。

明心如玥

【恋与】那二位姓白的请给我打包起来,谢谢

[白夜]
  我看到他琥珀色的眼,和他哥哥真的很像,但他的眼角更上挑一些。风流、不羁的少年有着漂亮的烟蓝色头发,浑身蓬勃的生气和潇然的气场令我为之目眩神迷。他的哥哥是被驯服了大半的狼,野性压在心底,他却是荒原上自由的豹,侵略性和攻击性更加外放,就如惊蛰的第一道雷,让万物在惊惧中醒来。我宁愿溺死在他甜蜜的桃花眼里,用身体感受他刚长成的利爪,让他咬碎我的脖颈……你是我如今唯一的欲望 。
  ——上我,就现在。
  【嘘——小姐姐别乱动呀。要不……你就得用身体感受雷电的力量了。】
  
  [白起]
  气体流动形成风,那是分子活跃灵动的象征,就像他一样,行动的迅捷有力证明着他的出类拔萃。强悍、沉稳、...

[白夜]
  我看到他琥珀色的眼,和他哥哥真的很像,但他的眼角更上挑一些。风流、不羁的少年有着漂亮的烟蓝色头发,浑身蓬勃的生气和潇然的气场令我为之目眩神迷。他的哥哥是被驯服了大半的狼,野性压在心底,他却是荒原上自由的豹,侵略性和攻击性更加外放,就如惊蛰的第一道雷,让万物在惊惧中醒来。我宁愿溺死在他甜蜜的桃花眼里,用身体感受他刚长成的利爪,让他咬碎我的脖颈……你是我如今唯一的欲望 。
  ——上我,就现在。
  【嘘——小姐姐别乱动呀。要不……你就得用身体感受雷电的力量了。】
  
  [白起]
  气体流动形成风,那是分子活跃灵动的象征,就像他一样,行动的迅捷有力证明着他的出类拔萃。强悍、沉稳、冷静是他在我视线之外打磨自己的结果。我大概知道他的辛苦伤痛,但当他披星戴月、沾尘染血地回来时,还是温柔地避开了这些相关危险的话题。年少时的执着一直持续到现在,正如银杏的花语般让人直软到心底。部队里训练有素的警犬,我面前啁啾的白鸽,真令人感到荣幸。疯狂有,危险也有,但都在离此遥远的地方。
  来吧,这次好好抱紧我,不要松开了。
  【外面天气很好,要出去兜兜风吗?……不,只是想和你一起,做什么都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