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恋与制作人周棋洛

7472浏览    623参与
洛肖白羽
琢磨着给自己做了一个壁纸 (͏...

琢磨着给自己做了一个壁纸 (͏ ˉ ꈊ ˉ)✧˖°

琢磨着给自己做了一个壁纸 (͏ ˉ ꈊ ˉ)✧˖°

悠然Yoyo

【恋与制作人】恋语运动会(F6)

回归!运动会我就坐在看台上咸鱼码文啦~

F6修罗场!我带底迪和卓以玩,后期出场!

(我怎么又码了一篇沙雕文)

因为第一次带卓以,非常可能会OOC!

修罗场设定,记得避雷!

大家好!现在正在为您转播————————

我把四个人连拖带拽弄进体育场的时候大家都很崩溃。周棋洛几乎赖在地上,白起一脸无奈地心疼“别把衣服扯坏了”,许墨时刻准备逃跑,只有李泽言一个人写满一脸“撤资”的冰山样冷冷站在一旁。

“薯——片——小姐,放过我吧!不是说好我们两个一起出来玩吗!怎么会带上他们三个!”

周棋洛影帝精湛的技术带着星星眼求助一般投向我。

“咳——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出来...

回归!运动会我就坐在看台上咸鱼码文啦~

F6修罗场!我带底迪和卓以玩,后期出场!

(我怎么又码了一篇沙雕文)

因为第一次带卓以,非常可能会OOC!

修罗场设定,记得避雷!

大家好!现在正在为您转播————————

我把四个人连拖带拽弄进体育场的时候大家都很崩溃。周棋洛几乎赖在地上,白起一脸无奈地心疼“别把衣服扯坏了”,许墨时刻准备逃跑,只有李泽言一个人写满一脸“撤资”的冰山样冷冷站在一旁。

“薯——片——小姐,放过我吧!不是说好我们两个一起出来玩吗!怎么会带上他们三个!”

周棋洛影帝精湛的技术带着星星眼求助一般投向我。

“咳——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出来吃饭吗?”

白起习惯性用手捂住嘴,企图遮盖红得不能再红的脸,琥珀色的眸子里却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小蝴蝶你怎么可以在我们约会的时候找别的人呢?”

许墨笑得纯良,我信你个鬼。

“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

标准李泽言式发言,但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和宠溺。

我几乎精疲力尽了,只能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掏出口袋里的小纸条:“啊……今天……今天的项目有……男子1000米……男子400米……男子200米……男子……”

“薯片小姐你为什么不跑!”

“50米……咳,因为累啊。”

我插着腰,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我完全相信是白起大获全胜,我只是想看看其他人精彩的表情。

“真是的……大妈,你连400米都跑不下来吗?”

一个同样耳熟又欠揍的声音懒洋洋地在耳边响起。一回头,某个穿着朋克风的银发男生一脸戏谑地盯着我,手上的可口可乐罐子在秋天的金色阳光中一晃一晃,像是被染上了一层颜料。

“凌肖你怎么来了?”

我突然多了一丝警惕。凌肖都来了,那么……

“啊,我也在。”

一个有点忧伤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右手边,卓以难得没有穿着他那套银白色的西装,而是只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衫。衬衫上方几颗扣子懒懒地躺在他的胸前没有扣上,该死的诱人。

我默默地抹了一把不存在的鼻血。

“我做裁判,卓以志愿者怎么样?”

卓以默默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哦……那好吧。”我耸耸肩,“现在是男子1000米,请各位上跑道。”

四个人乖巧地现在跑道前面,安静认真得不太正常。等等,我忘了什么——

“不!准!使!用!evol!”

我用尽全力大吼道。周棋洛眼睛里的金色染到一半,突然盛满了不可思议,又灰溜溜地蓝了回去。

“……”

白起一脸无奈地看着我,李泽言许墨则是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准备起跑。只有周棋洛一反常态,斯斯文文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手帕。

我:“?”

“给我准备好骨灰盒吧……”

我:“……”

“预备——开始!”

凌肖嘬着可乐,手忙脚乱地按下计时器。卓以默默地搬来了一箱矿泉水:“不能用evol,没有什么悬念啊。”

“是啊,”我毫不客气伸手揽过一瓶水往嘴里灌,“我只是觉得很好玩罢了。”

卓以:“……”

眨眼间,白起已经跑完了一圈。他的白色警服外套在风中肆意飘着,闪电一般掠过看台。凌肖很不屑地“嘁”了一声,一脸傲娇地把头别了过去。卓以只是默默地喝了一口矿泉水。

再看李泽言,他居然一点不见累的亚子,跟在白起后面,尽管是只能勉强不被甩下。许墨居然也是体力充沛,和白起只差了一点距离。

唔,这帮野男人真是恐怖如斯啊。

周棋洛几乎是蹭过来的:“薯片小姐我弃权——”

我“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刚刚准备谴责他,可惜凌肖比我的速度更高一筹:“好!1分35秒……”

周棋洛嬉皮笑脸地做着鬼脸,晃回了看台,偷偷蹭到我的旁边,手上抓着一包不知道哪里拿的薯片,拿着一片讨好一般地递到我嘴边:“啊——”

我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吃掉了。

啊,白起快跑完第二圈了,李泽言和许墨已经被甩下来了一段距离。

看台上的四个人显得特别和谐。

底下也是很和谐呢。许墨要反超李泽言了……

李总看上去体力有些不支了,跑步微微带喘,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旁边的周棋洛居然还在疯狂嘲讽:“李总果然是老年人啊hhhhhhh……”

李泽言只能甩给他一个显得十分疲惫的白眼,继续“飞奔”。许墨也有些不行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只有白起仍然在向着终点冲刺——

“加油!白起加油啊!”

我不知不觉喊了起来,旁边的凌肖先是一脸的震惊,一会儿之后又渐渐变成了嫉妒和傲娇的混合神色。周棋洛倒是专心吃着薯片,卓以已经在终点处搬着矿泉水。

“到了!”

我莫名高兴地欢呼起来,被甩下来将近半圈的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幽怨的眼神,认命般地跑回终点。

白起微微喘着气,毫不客气地从卓以那里夺过来一瓶水,“咕嘟咕嘟”地往嘴里倒。

李泽言坐在一旁,冷冷地盯着看台。

许墨却跑上看台:“小蝴蝶,第一名有礼物吗?”

“没有哦,”我故作天真地歪了歪头,假装想了想,“嗯……那就把我自己送给你们!”

周棋洛愣了三秒,瞬间把薯片往我怀里一塞,以猎豹一样的速度窜下看台跑到了卓以处:“我我我!我下面继续!”

凌肖见状,趁机坐到周棋洛的位子上,往我怀里又塞了一瓶可乐。

我享受着两个人的战利品,惬意地又吃又喝,好不滋润。这不,台下一群人要开始400米了。

400米,结果自然是白起继续大获全胜。许墨艰难地举起手:“我们……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呃……好吧。”

偌大的运动场,7个人,围坐一圈,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尴尬。

“我们……”

李泽言不自然地打破了沉默。

“就不能找一个凉快的地方吗!”

然而,事实证明,这群人就算吃饱喝足休息完毕,也会被白起甩下几条巷子。

“那个……”卓以弱弱地提了一句,“我和凌肖……真的不要参加吗?”

四个累成狗的男人眼神瞬间想把他给劈了。凌肖沉浸在他的可乐世界里,三秒后才意识到卓以的危险发言。

“?!”

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啊!”我倒是十分开心,“没有问题,加一个项目——200×6接力赛,嗯……在4分钟以内,你们可以的。”

五个人的眼神就能把我杀死再戮尸了。

“好了,上跑道。”我欢快地挥挥手,“我是裁判员哦——”

然后十分粗鲁地把凌肖手中的计时器抢了过来。

“开——始!”

第一棒,卓以。

我嘴角的微笑还没有扬起来……

等等。

那个是谁。

白起不是最后一棒吗。

他怎么在终点?!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说好了不许用evol来着的!

(上帝视角场景回放)

“李泽言!干得漂亮!”周棋洛几乎在欢呼了,“时间暂停!”

“下面看你的了!白起!”

白起抬手,一道疾风驶来,几乎是卓以速度两倍,把他稳稳送到目的地。

……

就是这样了吧。

(视角切回)

“犯规!犯规啊!”我跳着脚愤怒地大声喊着,“不许用evol的啊!”

剩下一帮人倒是假装没有听到的亚子,陆陆续续地溜回了看台。

运动会,圆满结束了……

……

吧。

“不是说好把你送给获胜者吗?”

许墨脸上的笑容何其熟悉。

“来吧——谁赢了呀——薯·片·小·姐?”

周棋洛从背后抱住了我。

朝九晚六

《失眠》

周棋洛篇


凌晨两点,你对着天花板干瞪眼。完全没有睡意,甚至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一大瓶可乐和吃那一盆炸鸡。


你拿起手机,刷了一下微信,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失眠以后,我的梦它应该做到哪里…”


哎,好无聊啊,大家都睡了吧。


你这么想着,刚刚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某位大明星的高清照片从你的手机里弹出来。


“……”

你接起来,不敢说话。


“喂……”周棋洛刻意压低了声音,“薯片小姐还没睡吗?”就好像羽毛轻轻地在你的心上挠动撩拨。


“嗯……”你也放低了声音。


“怎么会失眠呢?”周棋洛有...



周棋洛篇


凌晨两点,你对着天花板干瞪眼。完全没有睡意,甚至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一大瓶可乐和吃那一盆炸鸡。


你拿起手机,刷了一下微信,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失眠以后,我的梦它应该做到哪里…”



哎,好无聊啊,大家都睡了吧。


你这么想着,刚刚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某位大明星的高清照片从你的手机里弹出来。


“……”

你接起来,不敢说话。


“喂……”周棋洛刻意压低了声音,“薯片小姐还没睡吗?”就好像羽毛轻轻地在你的心上挠动撩拨。


“嗯……”你也放低了声音。


“怎么会失眠呢?”周棋洛有些担心。


“嗯…就是刚刚……做策划案累了,所以……吃了点炸鸡……和可乐……”你有些心虚的回答。


“啊~”周棋洛的声音有些不满,“薯片小姐竟然瞒着我偷偷吃宵夜,哼!”


“哎呀,谁让你那么忙……我也想和你一起吃的啊。”你抱怨道。


说起来,你们已经快半个月没见面了。


“对不起啊薯片小姐……”周棋洛失落道,“没办法一直陪着你。”


你扑哧一笑,“我开玩笑的啦……”


“等我回去了,就陪你一起吃宵夜,有我在,你一定不会失眠的。”


“嗯。”


“我给你唱歌吧,这样看能不能睡着。”周棋洛突然道。


手机里传来一阵轻柔的歌声,围绕在你的耳边。你突然想起周棋洛第一次给你听这首歌的画面……想起你们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约会……


周棋洛听着手机那端女孩均匀的呼吸声,淡淡地笑了。


“晚安,我的薯片小姐。”




Helios篇


你对着天花板干瞪眼。完全没有睡意,甚至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一大瓶可乐和吃那一盆炸鸡。


你拿起手机,刷了一下微信,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失眠以后,我的梦它应该做到哪里…”


哎,好无聊啊,大家都睡了吧。


你这么想着,刚刚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是一个未知号码,但你大概能猜得到是谁。


“呃……”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有一种坏学生干坏事被老师抓包的感觉。


“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没有!我就是晚上吃了点可乐炸鸡。”


“呵,垃圾食品。”Helios讥讽道。


“切……什么垃圾食品,炸鸡配可乐啊……洛洛可喜欢吃了。我们以前经常吃宵的……他说……”你开始对着Helios碎碎念,真是的,怎么能说炸鸡可乐是垃圾食品呢!


“闭嘴。”Helios忍无可忍道。


你:“……”


“您大半夜的到底打电话给我干嘛?”



Helios:“……”


“我命令你,马上睡着。”



阿薯脑袋一歪,瞬间失去意识。



晚安💤







路人六
是美妙洛仔!其实加了个滤镜!

是美妙洛仔!其实加了个滤镜!

是美妙洛仔!其实加了个滤镜!

擦擦擦擦

恋与制作人之我与二维的你 3.察觉之时

恋与市。


最先发现的人,应该是许墨。


或许是维度之间的限制,他并没有发现他所在的世界是玩家手机里的游戏世界,他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她”来自更高维度的世界,比他眼前看到的、推测的、感受到的所有,都要更加无法想象。


这么一个应该被供奉起来的---或许是神的存在,世界跟他开了个玩笑,他爱上了她。


而且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根本没办法也无法承受失去的爱。


即使对方可能是他根本无法触及到的对象,他也绝对不会放手,不惜一切代价,他也会留下她-------无论过程有多艰辛,无论要突破任何障碍----


这就是他全部的感情。


“黑眼圈很重,昨天没有休息好吗?再休息一...

恋与市。


最先发现的人,应该是许墨。


或许是维度之间的限制,他并没有发现他所在的世界是玩家手机里的游戏世界,他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她”来自更高维度的世界,比他眼前看到的、推测的、感受到的所有,都要更加无法想象。


这么一个应该被供奉起来的---或许是神的存在,世界跟他开了个玩笑,他爱上了她。


而且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根本没办法也无法承受失去的爱。


即使对方可能是他根本无法触及到的对象,他也绝对不会放手,不惜一切代价,他也会留下她-------无论过程有多艰辛,无论要突破任何障碍----


这就是他全部的感情。



“黑眼圈很重,昨天没有休息好吗?再休息一下吧。”


屏幕里的男人微微蹙起眉心,眼中波光粼粼,流露出心疼和绵绵的爱意。


我看着他,心中郁气不可避免的消了几分,嘴上嘟囔道:“这不是没办法,睡不着嘛。”


虽然我知道,屏幕里的男人也听不到,但是我总是想抱怨一下的。


“睡不着…..可以来找我给你讲故事。”


脑中突然闪过一句话,我愣了愣,屏幕上的许墨还是一脸心疼的样子。


幻觉吗………


周棋洛一直都觉得,他是为了她而生的。


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做好了觉悟。


无论她从哪里来,只要她在这里,他就无所不能。


是的,只要她在这里……


“薯片小姐,你要等着我哦。”


过了良久,静谧的空气里似乎叹息了一声,伴随着小小的喃喃:“你……会等着我吗。”


看剧情的我心底猛地一沉,看着屏幕上的他,不知为何有些不安。


我当然会等着你,我当然会啊。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会等着你呢?



最不假思索的人,是白起。


他对其它事物都毫无兴趣,他只知道,她说过的。


只要是她说的,他都会信。只是如此而已,他的人生不需要其它东西,也不需要什么扰乱他视线的原因。


即使有时候会有些违和感,她的身上迷雾重重,但是无所谓,只要他在她身边……


就算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也没关系。


“嗯…….我喜欢的女生?”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喑哑清晰,他带着埋怨的说道:“你躺在我怀里,还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我在黑夜里躺在床上,仿佛身边真的有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抱着我,低低的哄着我,我情不自禁的想,我…….就是想知道呀…….


我是真的很想知道…….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作为能操控时间,并在平行世界之中流浪过的人,李泽言心里也有模糊的想法。

只是他相信自己。


他相信不论真相是什么,他总会找到她-----总之,他绝对不会放手,那么她来自哪里,是什么身份,有什么秘密,都是一样的。


有难题就想办法解决,用尽一切手段,如果不行,那么就走一步看一步。


他永远不会放弃。


“笨蛋。”


每次李泽言骂我笨蛋,我都感觉到莫名的兴奋,心里想,完了完了我M了,李总裁必须要负责!


“记得早点睡觉,我不想明天看到你打呵欠。”


哎哟总裁就是傲娇,明明担心我还说的这么含蓄。


“.……别再离开我了。”


在无数时空,只要我们相遇,我就注定被你吸引……..

鶯時璟黛

入梦

周棋洛x你我她

文/黛黛


“小姐,你想他做甚?”

“你叫我怎生不想!”


        夜色浮云散,沈月华倚在院子里的凉席上,手握一把流萤小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扑扇着。清风几许,夜色撩人,满天星光点缀让人十分惬意,很快,沈月华合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沈月华觉得好似来到了大街上,可街上却是空无一人。隐隐约约中她听见了婉转的戏腔,“有心人,寻着何人?”…于是沈月华朝那声音传来之所走去,只见一名男子站在戏台上独自唱着戏,好像是一出牡丹...

入梦

周棋洛x你我她

文/黛黛


“小姐,你想他做甚?”

“你叫我怎生不想!”


        夜色浮云散,沈月华倚在院子里的凉席上,手握一把流萤小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扑扇着。清风几许,夜色撩人,满天星光点缀让人十分惬意,很快,沈月华合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沈月华觉得好似来到了大街上,可街上却是空无一人。隐隐约约中她听见了婉转的戏腔,“有心人,寻着何人?”…于是沈月华朝那声音传来之所走去,只见一名男子站在戏台上独自唱着戏,好像是一出牡丹亭。沈月华走近,发觉那男子身段极佳,嗓子也甚是悦耳动听:“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园。”沈月华小声地低吟。那男子突然停下,看着她眉眼弯弯。沈月华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讪讪地说道:“对不住,是我打扰到你了。”

        ………


       “小姐,小姐。”丫鬟沉碧的声音将沈月华从梦中唤醒,沈月华揉揉眼睛,心想还没有和那男子说上几句话呢,怎么就醒了呢?还能见到那个男子吗?会有见到的吧,一定会的……

        ………


        翌日,女校里的小姐妹陈静婉来找沈月华出去玩。沈月华梳妆打扮一番便与她一同外出。


       “月华!听说城里来了一个很有名的戏班子!嗯,里面有一个唱戏唱的很好听的人,我想去看看嘛,好不好呀!”好友陈静婉拉着她的手撒娇道。沈月华脑海里突然闪过昨晚那个男子的身影,于是下意识地说: “都依你,正巧我也想去听戏呢。”于是,两个姑娘便挽手向梨园走去。


        一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沈月华耳朵尖听见了一些零零碎碎的话:“听说这个周棋洛唱的很不错!”“好像人长的也很好看呢!”“你呀!就知道…哈哈哈哈”“好期待啊!!”周棋洛……这个人是谁呢?沈月华在心中反复咀嚼这三个字。


        到了梨园门口,陈静婉拿出早就托人买好的最前列的票给在门口检票的人。“静婉…这人可比平日里的人多的多了。”沈月华拿着帕子轻掩嘴角。“那是自然啊,都说了这次来的戏班子里的人长得又俊,戏唱的又好!”陈静婉一脸兴奋地拉着沈月华来到桌位前。沈月华坐下后,只觉得戏楼里挤满了人,好不热闹,期间又听到了有人说什么“周棋洛唱的很好”“周公子可真俊”之类云云,心下更是对周棋洛产生了很浓的兴趣。


        大约坐了半柱香的时间,戏开始了。沈月华认真地看着戏台,只觉得这悠扬婉转的前奏似乎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阿婉,今天这出戏唱的是啥?”沈月华伸手戳了戳陈静婉的胳膊。“这出戏啊…唱的是…”陈静婉一边盯着台上即将出来的大主角,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沈月华。此时,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姿登上了台。“道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这出戏啊,唱的是牡丹亭。”沈月华心中一惊,抬起头正好与声音的主人四目相对。台上的人虽然化了浓浓的戏装,可是却止不住的熟悉……就是自己昨晚梦见的那个男人!“周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周棋洛!!!”四周的人狂热地叫出了台上那人的名字。“周棋洛…”沈月华抬头死死盯着周棋洛,周棋洛似乎感受到了她灼热的目光,朝她坐的方向看了过来,只一眼,沈月华便觉得那眼睛美的仿佛盛满了满天星河,世间最美好的事物都藏在了那双眸子里。


         原来,你就是周棋洛啊…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瞎写的,好水啊……复习考试复到头疼,写出来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轻喷


外星兔小姐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2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uT1j3l

女王绝不认输!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2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uT1j3l

女王绝不认输!

晨旭会飘冬雪

『周棋洛』秘密


※绝对甜

“薯片小姐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呢?”

周棋洛笑嘻嘻的抱着你躺在床上,声音轻轻柔柔的。

阵阵蝉鸣衬得夏夜愈发安静美好。淡淡的晚风夹杂着不知名的花的香气拂过脸颊,带来一丝清凉的感觉。

不远处的小溪仍在流淌。

你也轻轻的将头埋在在温暖的怀抱里。

“我也不知道。”你伸出手揪揪他金色的发丝,然后又放下手把玩他的手指。

真好看。

你心想着,然后又撅撅嘴,将自己的手和他的手掌心相对贴在一起。

他的手比你的较大了一些。

他笑看着你的亲昵的小动作,内心幸福感满的像要溢出来。

“那我就随便挑个讲吧?”他把你放在床上,转个身换了个位置将头埋在你的怀里。

你漫不经心的玩他的头发丝,“...


※绝对甜

“薯片小姐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呢?”

周棋洛笑嘻嘻的抱着你躺在床上,声音轻轻柔柔的。

阵阵蝉鸣衬得夏夜愈发安静美好。淡淡的晚风夹杂着不知名的花的香气拂过脸颊,带来一丝清凉的感觉。

不远处的小溪仍在流淌。

你也轻轻的将头埋在在温暖的怀抱里。

“我也不知道。”你伸出手揪揪他金色的发丝,然后又放下手把玩他的手指。

真好看。

你心想着,然后又撅撅嘴,将自己的手和他的手掌心相对贴在一起。

他的手比你的较大了一些。

他笑看着你的亲昵的小动作,内心幸福感满的像要溢出来。

“那我就随便挑个讲吧?”他把你放在床上,转个身换了个位置将头埋在你的怀里。

你漫不经心的玩他的头发丝,“唔”了一声。

“从前有位善良的小公主,看见了一个狼狈的、想要活下去的小男孩。小公主给了小男孩一个玩具熊,鼓励安慰她,小男孩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

后来小公主被带走了,当时的光成了小男孩立志一生为之奋斗努力,要保护的光。

再后来小男孩又碰见了小公主,小公主长大了,很漂亮,很优秀。但遇到了挫折。”

当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太阳。

可谁也不知道,

太阳心中也有一抹光,

全世界,不,全宇宙最亮的光。

“后来男孩越来越喜欢公主,接触了光,前些年的黑暗消失的无影无踪。”

“后来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我接道。

周棋洛笑的很开心。

“睡吧。”他亲亲你的额头。

后来呀,

男孩本欲当公主的骑士,保护她,让她无忧无虑,永远做个快乐,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公主。

可后来男孩渐渐的开始不满足。

他想做公主的那个王子。

永远陪着她,

爱着她,

的那个王子。

晚安,

我的公主。

🌸 Some_Only

【周棋洛x你】《Hello!AI小姐》2(上)

果然中长篇还是很难啊orz

感觉自己变中二了……


Day2(上)熊本-上色见熊野座神社


7:15 高森町

万籁俱寂如入仙境般的深山里,被葱郁的树木包围参道,直直向前而被半遮掩在不远处的雾中。清晨的阳光散射在林间,暖意与凉意交替,像——

他在海下握住你的手的瞬间。


“阿薯!”


与你并排前行的周棋洛突然兴奋地转过头来,在发现你并没有看着他而是在看着不远处的鸟居的时候不满地撇撇嘴,然后露出更大的笑容:


“你说,神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


这不是一个好问题,因为解答出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你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他问的这句话和他的兴奋有什么关系,只...

果然中长篇还是很难啊orz

感觉自己变中二了……




Day2(上)熊本-上色见熊野座神社


7:15 高森町

万籁俱寂如入仙境般的深山里,被葱郁的树木包围参道,直直向前而被半遮掩在不远处的雾中。清晨的阳光散射在林间,暖意与凉意交替,像——

他在海下握住你的手的瞬间。


“阿薯!”


与你并排前行的周棋洛突然兴奋地转过头来,在发现你并没有看着他而是在看着不远处的鸟居的时候不满地撇撇嘴,然后露出更大的笑容:


“你说,神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


这不是一个好问题,因为解答出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你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他问的这句话和他的兴奋有什么关系,只是凭借对他的认识,给了个他可能会说答案:


“神的世界里没有你和我,但人的世界里有?”


“不会啊,你看嘛。”


他拉着你的手,和他一起跨过了那个鸟居。


“现在神的世界里也有你和我了。所以这不是不一样的。”


树在风中投下斑驳的光影,方才的暖凉之感化为现实。好一个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即使料到他的答案是出乎意料的类型,却仍然无法准确猜到他会说什么——你才想起上山之前,民宿里的老奶奶说过,鸟是人类灵魂的化身,为了不让它们侵扰神的领域,人们就会在交界处建一座可以让鸟停歇的地方。所以过了鸟居,就相当于进入了神界。


“……放开你的手。”你满脸嫌弃。


如果用银河来描述喜欢的人的眼睛,那周棋洛现在大概是满眼的玻璃渣子,同样闪亮但是毫无价值,而且光还来自太阳。

“神界本来就是人划定的,人想它怎么样,它就是怎么样。”

你的生气和不耐烦是有缘由的。潜水的时候你还没发现,直到后来去仙岩园,逛阿苏神社,除了盯着吃的,就是盯着你的手,好像你的手可以拿来吃。如果不是看过他的影视作品和综艺节目觉得人的品格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堕落到如此地步,你马上就要打电话给安娜请求立刻回国。这算什么?你的脑子里只有「变态」这个词可以形容他,但是对人的应有基本礼节阻止了你的不文雅。你叹了口气:

“算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嘛,但是看在你帮我充过电并且带我来这里的份上。”

听到这些,他的眼睛黯淡了一瞬,尽管还是抓着你的手没有松开,但明显力度小了很多,好像风轻轻一吹就能使你的手滑落。


“哎,被误会了呢。”


他摊开你的手,认真端详着上面的纹路。你这才发现,原来他早就观察到所谓指纹,其实是植入了微小电路的特殊硅胶质面包板,尽管薄薄的一层硅胶下就是真正的人类血肉,但始终无法和真正的人手触感完全相同。

“互感木马入侵。是通过互感作用影响计算机电路中的电流,以电流的特定变化频率,直接在入侵的电脑上生成所该频率代表的木马程序的入侵方式。”


他盯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两句话,你却感觉他并不是在看着你,而是透过你看着更远的地方。外表单纯无害的他竟然毫无磕绊地说出了你尚未听说过的术语。你感到头脑一阵眩晕,幸好清晨微冷的风和森林本有的凉意让你保持着最低限度的清醒。


“你……?”


“我会拯救你,请你也要相信我,AI小姐。”


他从你的手边撕下了什么东西,然后突然捏着你的双颊,俯身吻住了你的嘴,顺带不轻不重地咬了你的下唇。你感到一阵苦涩的液体顺着口腔流入喉管。


奥氮平。



“啊,昨天才说过不要相信人类这种话。”

他垂下眼眸,望着昏迷过去的你,内疚感充满全身。

“KEY的破密行动,要开始了。”


———————————————

7:28 美国最高法院


“Freiheit,目标身份确实是我们的怀疑对象,此刻坐标北纬32度35分、东经131度33分,日本熊本县高森町内。”

“之前安插的人是否在当地?”

“是。请指示。”



在躺在木板床上的男子沉默的一秒钟内,与这最角落的昏暗的牢房相对的尽头传来老旧的吱呀声,一名穿着蓝白色警服的青年出现在难得全开的门之间,逆着光,站得笔直。


“罗斯·乌布利希。”


如果眼神有温度,被称作乌布利希的男子早已千疮百孔。他坐起身来,等待着那个青年走到牢房门前。金属质钥匙互相碰撞的声音让他想起过去常听到相似声音的岁月,只不过发出这样声音的器具要比钥匙宏伟得多。他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刚才似乎有人在和你聊天。”

青年琥珀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许久没有清洗过的脸,灰蒙蒙的实感几乎要掩盖掉他眼睛的浅灰色,使人难以从中辨认出他内心的想法来。

“犯下罪孽者的忏悔和低吟罢了,白警官。”

从牢房狭小的窗户中传来的鸟鸣声自五点起就没有断过。在外面因为许多其他嘈杂的声音遮掩,这微小的声音根本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这座只关押着一名罪犯的牢房的寂静,让白起意识到监狱十米高的围墙内,除了一尺天空,还是有未与外界隔绝的迹象的。

“没有什么比鸟更热爱自由。只要是被蓝天覆盖的地方,就会有它们的歌唱。”

乌布利希自言自语道,转过头迎着投射下来的阳光,露出孩童般纯真的微笑。周围飘忽的灰尘像是因光而舞的精灵,但其实在人们无法看见它们的黑暗中,它们也在一刻不停地飘飞。


“光——和他的头发是一样的颜色呢。”


若不是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人就是10亿美元级贩毒枪弹暗网「丝绸之路」的创建者与运营者Ross Ulbricht,白起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畜无害模样的三十余岁男子,竟是宣称为了促进资源合理分配而必须打破现有法律体系的不法之徒。三年前收到匿名者「Key」发送的证据的下午,注定是会被载入史册的下午。


“您的家人过得还好吗?”


乌布利希转头问了个突兀的问题。光立刻从他的脸上褪去一半。


“我是指,您的兄弟。”


白起的眼睛中闪过一瞬犹疑和警惕。


“我没有兄弟。”


他轻笑一声。


“是的,我忘了他不姓白。”


充满硝烟味的沉默持续了五秒钟后,白起打开了牢房的铁门。


“审判的时候,你的话最好不要这么多。”


牢房尽头,荷枪实弹的武警已经在列队等候。锁好房门的一刻,白起注意到了乌布利希一直紧握着的右手。


“摊开。”


空无一物。乌布利希偏着头,像小孩子一般打量着白起的神情。


“从事完全相反职业的兄弟,还真是罕见啊。”


他想了想,摇摇头。


“不能说是相反。我们都只是在以不同的渠道践行正义罢了。”



法院钟声响起之时,被牢房外丛生的杂草掩盖着的某个黑色盒子,正在发出着无人听到的声响。


—————————————————

7:35 仍然在破密的某洛



“沙沙——”

某棵树上的异常动静最终被从树上掉下来的单反包出卖了本体。


“谁?”


周棋洛抬头,只看到一个瘦的像猴子一样的带着白色帽子的少年用脚倒挂在树上,用手里的单反对着他一阵猛拍。


“哇塞,是真正的黑客啊。”


天呐…是娱乐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超级狗仔卓尾。传闻他为了挖到一向走高冷路线的罗嘉的劲爆消息,曾连续三天蹲在她家门口不吃不喝等她出门,接着因为一大早没有出租车,又跟在她的私家车一路狂奔到某餐厅,最终拍下罗嘉与其秘密男友的侧脸合照。虽然没有除了卓尾以外活着的人看到过那张合照,但许多网友因此p出了据卓尾描述“娇美可人”的罗嘉的照片。就连罗嘉也防不住的狗仔大概只有面前的这一位了。更何况周棋洛现在正毫无乔装地蹲在地上,面前还躺着个昏迷的「女孩」。


完了,一世英名不保不说,连Key的身份也暴露一半。

然而。



“棋洛大神,请收我为徒!!”






-continue-

李天真-KILO

『风吹动了他的衣角,吹散了他的刘海。阳光下,他左耳的那颗耳钉闪闪发亮。』
『面向大海的周棋洛点着头,可眼中却有一种和他挂在嘴角的笑容并不相容的情绪。』
『有些忧伤,又有些寂寞。』 ​​​

『风吹动了他的衣角,吹散了他的刘海。阳光下,他左耳的那颗耳钉闪闪发亮。』
『面向大海的周棋洛点着头,可眼中却有一种和他挂在嘴角的笑容并不相容的情绪。』
『有些忧伤,又有些寂寞。』 ​​​

索拉

周棋洛 x 你|于是你把我给杀死了

-接续《我只是你的爱人》,结合迷离卡面
-入戏太深真假难分,妒火里的男人终于焚身
-BGM:草东没有派对-鬼,以歌词分段


—全—文—连—结—或—置—顶—看— 🖤


他不气你,气他自己曾经觉得对你这样做最好。“这就是我的报应吗?”他想。却也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好,至少你连先前爱他的痛也一起忘记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后,没有恨、没有爱、没有苦乐与悲欢,你们之间唯一的语言已经消失,剩下的他可以自己承受。
 
Helios 无力地让背贴回座椅,彷佛要陷进去的姿态,然后听到你说:“要不要聊聊天?”
“嗯。”他想都不想就给了你一个音节。
然后想起你已经不记得他了,“想聊什么?”
“你在这里多久了?”...

-接续《我只是你的爱人》,结合迷离卡面
-入戏太深真假难分,妒火里的男人终于焚身
-BGM:草东没有派对-鬼,以歌词分段


—全—文—连—结—或—置—顶—看— 🖤


他不气你,气他自己曾经觉得对你这样做最好。“这就是我的报应吗?”他想。却也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好,至少你连先前爱他的痛也一起忘记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后,没有恨、没有爱、没有苦乐与悲欢,你们之间唯一的语言已经消失,剩下的他可以自己承受。
 
Helios 无力地让背贴回座椅,彷佛要陷进去的姿态,然后听到你说:“要不要聊聊天?”
“嗯。”他想都不想就给了你一个音节。
然后想起你已经不记得他了,“想聊什么?”
“你在这里多久了?”
“一年。”
“为什么要来呢?”
“保护一个人。”
你无邪地看着他笑了笑说,“那他肯定很幸运。”
Helios 觉得此刻彷佛有什么碎在身体里。
🥀May

呵總太帥了😂😂隨來一筆就是1小時 

畫的不是很好看請大家多多包含畢竟我不像各位大大們那麼會畫

喜歡的話點個關注杯❤️

呵總太帥了😂😂隨來一筆就是1小時 

畫的不是很好看請大家多多包含畢竟我不像各位大大們那麼會畫

喜歡的話點個關注杯❤️

外星兔小姐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1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BCL59

国庆最后一更!请享用~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1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BCL59

国庆最后一更!请享用~

外星兔小姐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0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R3sZW

《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10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R3sZW

外星兔小姐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08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of19Z

费城篇最终战的引线已出现!明天继续加更 不要错过哦!

对话小说《请叫我女王大人!》在@克拉克拉KilaKila 更新到第108话了,  催更的小伙伴快来围观吧! 

完整版👉:http://t.cn/Aimof19Z

费城篇最终战的引线已出现!明天继续加更 不要错过哦!

悠然Yoyo

【恋与制作人】嘘,补档

之前石墨沦陷了,这次走围脖

Helios我老公:

https://m.weibo.cn/status/4405293691391471?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老白你变坏了:

https://m.weibo.cn/status/4422645858300612?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许墨嘿嘿:

https://m.weibo.cn...

之前石墨沦陷了,这次走围脖

Helios我老公:

https://m.weibo.cn/status/4405293691391471?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老白你变坏了:

https://m.weibo.cn/status/4422645858300612?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许墨嘿嘿:

https://m.weibo.cn/status/4422645980663602?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要屏蔽,只能走微博的棋洛ABO:

https://m.weibo.cn/status/4422646144272894?sourceType=qq&from=10993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各位食用愉快

举报的各位我也懒得说了随便你们,反正你们自己明白自己是什么东西。

🍬

恋与制作人 四人×游戏厅

炒鸡炒鸡短 并不甜的沙雕甜饼😟


★李


  李泽言按住了你伸向扭蛋机的手:

  “别抓了。理智点。”


  “这是扭蛋机不是娃娃机!”

  “一定会有东西出来的!”

  (发出失去理智的呐喊。(;д;)


★白


    “白起,你能控制风让娃娃掉到出口吗?”

    “不能。”


   (˘̩̩̩ε˘̩ƪ)人民👮🏻真是太严格了


★许


  许墨在玩游戏这方面无师自通以至于你完全失去好胜心并...


炒鸡炒鸡短 并不甜的沙雕甜饼😟


★李


  李泽言按住了你伸向扭蛋机的手:

  “别抓了。理智点。”


  “这是扭蛋机不是娃娃机!”

  “一定会有东西出来的!”

  (发出失去理智的呐喊。(;д;)


★白


    “白起,你能控制风让娃娃掉到出口吗?”

    “不能。”


   (˘̩̩̩ε˘̩ƪ)人民👮🏻真是太严格了


★许


  许墨在玩游戏这方面无师自通以至于你完全失去好胜心并且浑身挂着许墨抓的娃娃回了家。

 

★周


 “啊啊啊啊啊啊啊洛洛!”ヾ(≧∇≦*)ヾ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薯!”ꉂ೭(˵¯̴͒ꇴ¯̴͒˵)౨”


  游戏厅老板准备拨打白起的电话,报告店里出现了两个戴着墨镜口罩帽子的疯子。

李天真-KILO

指尖凝血,披星戴月。
于末路,于穷途,终相逢。

指尖凝血,披星戴月。
于末路,于穷途,终相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