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之花

5223浏览    259参与
一个储存各种菜鸡手写的账号

存一下练习产物——☆
祝我期中考顺利

存一下练习产物——☆
祝我期中考顺利

。
占tag致歉,出书如图,一本1...

占tag致歉,出书如图,一本10元,其中同级生是全新未拆的,不包邮,走xy,wx,zfb都可

占tag致歉,出书如图,一本10元,其中同级生是全新未拆的,不包邮,走xy,wx,zfb都可

Jennygehy
我是一片连月光都厌恶的墓地

我是一片连月光都厌恶的墓地

我是一片连月光都厌恶的墓地

隅观嵎关

我们饲养我们可爱的悔恨,
就像乞丐喂食他们的虱子。

——致读者

我们饲养我们可爱的悔恨,
就像乞丐喂食他们的虱子。

——致读者

AtumWa7er
我們的罪頑固 我們的悔怯懦。

我們的罪頑固 我們的悔怯懦。

我們的罪頑固 我們的悔怯懦。

。

世间大事

无非生死


终于连避世都无从躲避

终于连荫庇都成为重山


世上不当有我

不得仁义

不得慈良

无心为善


不是这世上可攫的光

是深渊中凝视的目

是锁是斧

是挣脱不了的暗处


留下来做什么呢

消失了的好

免去有朝一日对镜

所见非人

世间大事

无非生死


终于连避世都无从躲避

终于连荫庇都成为重山


世上不当有我

不得仁义

不得慈良

无心为善


不是这世上可攫的光

是深渊中凝视的目

是锁是斧

是挣脱不了的暗处


留下来做什么呢

消失了的好

免去有朝一日对镜

所见非人

。

从来不

渴望死亡


向死而去

在无法掩饰的地方

或许是长生的希望


可要是有一天

要是到了

要降落飞升的时刻


也不要原谅

或体谅

或怜悯哀伤

某个自我某种个体

无所谓的绝望


他们要他们的太平盛世去吧

粉身碎骨在脊髓里的

真相

从来不

渴望死亡


向死而去

在无法掩饰的地方

或许是长生的希望


可要是有一天

要是到了

要降落飞升的时刻


也不要原谅

或体谅

或怜悯哀伤

某个自我某种个体

无所谓的绝望


他们要他们的太平盛世去吧

粉身碎骨在脊髓里的

真相

。

。可以。

可以混不在意

可以假装关心

不去拒绝任何人的要求

哪怕他们的心

看起来没有人形


要我关心

要我用心

要一万分感情

去填补一点不相关的心


感谢付出和给予

没有回报

那不要紧


我想不是所有人

都这样冷心冷情

我想我是个异类

不懂人的心路历程


我多想告诉

每一个要我关心他的人

你们相信你们想相信的

你们捍卫你们所捍卫的

我无权去过问别人

可也别来问我


为什么会成如今光景

为什么对房子里的一切

都不知情


为什么像是住在一个家里

却要说宁可流离失所

自我别离


我什么都可以

为别人放下自己

可总有某个深夜

某个...

可以混不在意

可以假装关心

不去拒绝任何人的要求

哪怕他们的心

看起来没有人形


要我关心

要我用心

要一万分感情

去填补一点不相关的心


感谢付出和给予

没有回报

那不要紧


我想不是所有人

都这样冷心冷情

我想我是个异类

不懂人的心路历程


我多想告诉

每一个要我关心他的人

你们相信你们想相信的

你们捍卫你们所捍卫的

我无权去过问别人

可也别来问我


为什么会成如今光景

为什么对房子里的一切

都不知情


为什么像是住在一个家里

却要说宁可流离失所

自我别离


我什么都可以

为别人放下自己

可总有某个深夜

某个十分

请不要相信


可以

不是真


糖墩儿一串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

夜色是凉薄的血

我梦见每一滩

冰冷的黑

我看见自己变成伤口

变成附骨的蛆

变成獠牙

变成令人恶心的狭隘和浅薄

变成吐蛇信的黑色花

吸收血液和毒

再吐出恶意和伤口


我把自己蜷缩起来

好像这样可以温暖一点

我多想说我不是

不是那么冷冰冰

可只能惊醒

被心悸的恐惧

凌晨三点的世界沉落在街灯里

挣脱不了

缠绕的梦

是消逝的钟声


哪一个瞬间我

可以告别

生命终于是蜉蝣

是一无所有

是空荡荡的回声


或许是被你遗忘的时刻

或许是被世界遗弃的时刻

或许是自我厌弃

我茫然不知前路

也或许会茫然地这样去

送死


送上我的性命和灵魂

做尘...

夜色是凉薄的血

我梦见每一滩

冰冷的黑

我看见自己变成伤口

变成附骨的蛆

变成獠牙

变成令人恶心的狭隘和浅薄

变成吐蛇信的黑色花

吸收血液和毒

再吐出恶意和伤口


我把自己蜷缩起来

好像这样可以温暖一点

我多想说我不是

不是那么冷冰冰

可只能惊醒

被心悸的恐惧

凌晨三点的世界沉落在街灯里

挣脱不了

缠绕的梦

是消逝的钟声


哪一个瞬间我

可以告别

生命终于是蜉蝣

是一无所有

是空荡荡的回声


或许是被你遗忘的时刻

或许是被世界遗弃的时刻

或许是自我厌弃

我茫然不知前路

也或许会茫然地这样去

送死


送上我的性命和灵魂

做尘泥的献祭


。

自私恐怕是某种遗传病

我每时每刻都想逃离

想干脆利落剔骨归还

赤条条空荡荡

末路逃亡

痛恨别人的不理解

勉强自己去理解包容

路好窄

眼泪好凉

假装自己不会受伤

化妆成混不吝的痞子模样

我不求你知道我

心里有多少翻滚的绝望

不求你明白怎么送来的是伤

不求对谁勉强


求你让我走自己的路

哪个世界都好

别这样

我只有红色的

破碎的心脏

和慢慢止沸的血一腔


让我就此死去

不因刀枪


自私恐怕是某种遗传病

我每时每刻都想逃离

想干脆利落剔骨归还

赤条条空荡荡

末路逃亡

痛恨别人的不理解

勉强自己去理解包容

路好窄

眼泪好凉

假装自己不会受伤

化妆成混不吝的痞子模样

我不求你知道我

心里有多少翻滚的绝望

不求你明白怎么送来的是伤

不求对谁勉强


求你让我走自己的路

哪个世界都好

别这样

我只有红色的

破碎的心脏

和慢慢止沸的血一腔


让我就此死去

不因刀枪


。

如何

做一个赤诚的人

如何

留一点真挚的心

我想去爱

这个世界和人们

可好难啊

每天对着镜子说一百遍

去理解别人

理解包容所有的是非


我也想和他互换人生

想换个努力就可得到一切

的人生

可天生缺憾

天使永不降临

我没有翅膀

也没有巴比伦


如何

做一个赤诚的人

如何

留一点真挚的心

我想去爱

这个世界和人们

可好难啊

每天对着镜子说一百遍

去理解别人

理解包容所有的是非


我也想和他互换人生

想换个努力就可得到一切

的人生

可天生缺憾

天使永不降临

我没有翅膀

也没有巴比伦


小绀鸢尾

2019 06 15 PM 4:15

买了一本诗集

当年不知道为什么

买书有买西方古时禁书的癖好

这本诗集也是当年的禁书之一

波德莱尔所著的《恶之花》诗集

当年这本书是在我家遗失了

没事就很喜欢翻这本诗集呢

我很喜欢诗这类的简单文本形式

但是足够煽动思想的文字上的简洁和精炼的功底

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文学形式呢

这本诗很有意思的

我读的时候大概高中吧?

我非常喜欢翻它

因为儒家强调的道德观

并不能阻止我被它的文字所诱惑呢wwww

里面有非常多的诗

甚至有写女同性恋的诗

我虽然不记得这首诗具体是什么了

但是读完我确实有一种

「女同性恋的爱情

就像雨水浇打的百合一样

看着既纯洁又悲惨

女性既无能...

买了一本诗集

当年不知道为什么

买书有买西方古时禁书的癖好

这本诗集也是当年的禁书之一

波德莱尔所著的《恶之花》诗集

当年这本书是在我家遗失了

没事就很喜欢翻这本诗集呢

我很喜欢诗这类的简单文本形式

但是足够煽动思想的文字上的简洁和精炼的功底

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文学形式呢

这本诗很有意思的

我读的时候大概高中吧?

我非常喜欢翻它

因为儒家强调的道德观

并不能阻止我被它的文字所诱惑呢wwww

里面有非常多的诗

甚至有写女同性恋的诗

我虽然不记得这首诗具体是什么了

但是读完我确实有一种

「女同性恋的爱情

就像雨水浇打的百合一样

看着既纯洁又悲惨

女性既无能为力又无法停止哭泣」

啊,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想起来买回这本书了呢

而且库存量不到5了(つД`)ノ!

真是还好买了呢

。

.

感谢你

看懂我的优柔寡断

无声无息的告别


我可以一个人上路

走在漫天黑暗下面

走到卡车撕开的夏天

走过漫漫睡眠


我问一百遍

也不是爱

我卑鄙到计划着疏远

你看得懂

我看得明白


不为了任何人

是我没有办法爱

它需要一个开关

而开关已经损毁糜烂


我的心脏是冰冷的空洞

死亡总在某一个路口等着宣判

它说

时间到了

请你远去离帆

感谢你

看懂我的优柔寡断

无声无息的告别


我可以一个人上路

走在漫天黑暗下面

走到卡车撕开的夏天

走过漫漫睡眠


我问一百遍

也不是爱

我卑鄙到计划着疏远

你看得懂

我看得明白


不为了任何人

是我没有办法爱

它需要一个开关

而开关已经损毁糜烂


我的心脏是冰冷的空洞

死亡总在某一个路口等着宣判

它说

时间到了

请你远去离帆

。

。心脏。

心脏

长出一条伤口

鲜血淋漓

黑色发臭


后来

它化脓成痈

饱胀的黄褐色嘴唇

恶之花

她在触碰里发出奇异的香气

一种光滑的恶臭


我会死去的

在这道伤口里

小心眼的我

小心眼的

令人不愉快的深渊里

扼不住的咽喉

我会吐出没人想遇见的刺

笑出伤害鼓膜的刀

我变成一切臃肿的淤

变成

积攒的恶意


在蒙蔽双眼的阴影里

笑着露出尖利的

吸血鬼的剑

谢谢你

心脏

长出一条伤口

鲜血淋漓

黑色发臭


后来

它化脓成痈

饱胀的黄褐色嘴唇

恶之花

她在触碰里发出奇异的香气

一种光滑的恶臭


我会死去的

在这道伤口里

小心眼的我

小心眼的

令人不愉快的深渊里

扼不住的咽喉

我会吐出没人想遇见的刺

笑出伤害鼓膜的刀

我变成一切臃肿的淤

变成

积攒的恶意


在蒙蔽双眼的阴影里

笑着露出尖利的

吸血鬼的剑

谢谢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