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搞

10148浏览    5747参与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13)

1.“为什么叫庇护的陛下都这么倒霉?”

“不如说他们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倒霉才选择叫庇护的吧?”

2.监狱中有几个人在聊天。

第一个人说,“我就是嘀咕了一句罗西大人根本不懂政治就进来了。”

第二个人说,“我只是说了一句自由主义也挺好的而已……”

第三个人说,“我更冤枉,当时有人问我你觉得教皇陛下是自由主义派来的奸细吗?我回答说当然不是……”

“那你怎么进来了?”

“因为我又说了一句教皇陛下他明显没有这个智商。”

3.“为什么陛下要确立教皇无谬误的信条?”

“是为了让平信徒以为他没有谬误,其实我们神职人员都知道他就是个笨蛋。”

4.教会史教授隆卡利在街上看到几个年轻神父在讨论自由主义,急忙前去阻止,“你们不要命了?快回...

1.“为什么叫庇护的陛下都这么倒霉?”

“不如说他们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倒霉才选择叫庇护的吧?”

2.监狱中有几个人在聊天。

第一个人说,“我就是嘀咕了一句罗西大人根本不懂政治就进来了。”

第二个人说,“我只是说了一句自由主义也挺好的而已……”

第三个人说,“我更冤枉,当时有人问我你觉得教皇陛下是自由主义派来的奸细吗?我回答说当然不是……”

“那你怎么进来了?”

“因为我又说了一句教皇陛下他明显没有这个智商。”

3.“为什么陛下要确立教皇无谬误的信条?”

“是为了让平信徒以为他没有谬误,其实我们神职人员都知道他就是个笨蛋。”

4.教会史教授隆卡利在街上看到几个年轻神父在讨论自由主义,急忙前去阻止,“你们不要命了?快回教堂去。”

第二天,隆卡利发现那几个神父又在那里讨论自由主义,于是又阻止了他们。

第三天,这一幕依旧发生了。

第四天,隆卡利收到了圣庇护五世学会的传票,原因是他连续三天妨碍学会的公务。

5.一个对国务卿安东内利枢机不满的人在街上嘟哝道,“安东内利简直就是当代的黎塞留。”

于是,第二天他因为侮辱枢机主教被扭送裁判所。

此人申辩道,“我不认为我的描述侮辱了安东内利枢机阁下!”

裁判官回答,“这不是问题,你被起诉的是侮辱黎塞留枢机主教阁下。”

6.一日,游客在梵蒂冈看到到处都是在祈祷的枢机主教,惊问,“今天是什么重大的节日吗?”

“不,”路过的神父回答说,“今天是庇护陛下和帕切利国务卿给大家安排工作的日子。”

7.墨索里尼前往拜访庇护十一世,第二天报纸上登出了照片。

庇护十一世问道,“领袖在教堂祈祷的照片呢?”

“禀陛下,领袖对任何人下跪的照片都不能放送。”

墨索里尼问道,“那我与圣父握手的照片呢?”

“报告领袖,圣父陛下任何露脸的照片都禁止放送。”

“所以这个小胡子是谁?”

“禀陛下,是元首。”

“这个大胡子呢?”

“报告领袖,史达林!”

“那我们俩呢?”

“在梵蒂冈会面。”

8.“庇护十二世陛下说他弄丢了文件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参与了但不想承认。”

“庇护十二世陛下说他不知道有这个文件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不同意但没有阻止。”

9.“为什么圣父陛下坚持用对方的母语和别人交流?”

“这样他就可以假装他只是对外语不熟悉来掩盖他是故意不想表态的事实。”

10.轰炸罗马期间,教皇秘书长孟迪尼蒙席一边走路一边自言自语:粮食没有,柴薪没有,布匹也没有……

庇护十二世听到这话非常恼火:蒙席再说这种丧气话朕就拿十字架敲你的头了!

孟迪尼蒙席看看他,继续自言自语:看看,连把护身的匕首都没有……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12)

1.“为什么叫克雷芒的陛下都这么弱呢?”

“大概因为弱鸡才会觉得自己仁慈?”

2.本笃十三世死后,教皇的选举一直悬而不决。

枢机主教兰贝蒂尼说道,“如果你们想选一个圣人,就选戈第,一个政治家,奥尔多罗万蒂,如果只是单纯想要个丑角,就选我。”

随后,兰贝蒂尼成功当选。

3.某天,教皇本笃十四世在街上闲逛,一个修道士突然来到他面前,声称敌基督已经降世。

本笃十四世大惊,“他今年多大了?”

“已经三岁了。”

本笃十四世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把他留给继承人解决吧。”

4.“真加蒙席,如果外交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办?”

“让庇护陛下去刷脸就好了。”

“如果刷脸也解决不了问题呢?”

“那请联系卡诺瓦为陛下准备墓碑。”

5.“还...

1.“为什么叫克雷芒的陛下都这么弱呢?”

“大概因为弱鸡才会觉得自己仁慈?”

2.本笃十三世死后,教皇的选举一直悬而不决。

枢机主教兰贝蒂尼说道,“如果你们想选一个圣人,就选戈第,一个政治家,奥尔多罗万蒂,如果只是单纯想要个丑角,就选我。”

随后,兰贝蒂尼成功当选。

3.某天,教皇本笃十四世在街上闲逛,一个修道士突然来到他面前,声称敌基督已经降世。

本笃十四世大惊,“他今年多大了?”

“已经三岁了。”

本笃十四世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把他留给继承人解决吧。”

4.“真加蒙席,如果外交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办?”

“让庇护陛下去刷脸就好了。”

“如果刷脸也解决不了问题呢?”

“那请联系卡诺瓦为陛下准备墓碑。”

5.“还有比良十二世陛下水平更差的人吗?”

“有,他的枢机主教们。”

6.有个东枢机主教向良十二世汇报说:“遵照陛下谕令,一切淫秽戏剧都被禁绝。但是眼下有个只讲政治的戏剧,陛下可以去放松一下。”良十二世听了以后非常高兴。有一天他微服出行,去看这个戏剧。戏剧很精彩,他不禁鼓掌喝彩,这时旁边有人推了他一把,紧张地说:“哎!你为什么鼓掌?不要命啦?”

7.“假设你在教堂里,一名神父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你该怎么做?”

“立即去阻止这种反教会宣传。”

8.“什么在启蒙运动时的教会是最常见的?”

“暂时的财政短缺。”

9.一罗马市民看着庇护六世的画像说,“圣父陛下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

随即他被扭送裁判所。

此人申辩道,“我又没有说是哪个陛下!”

裁判官回答说,“这段时间以来哪个陛下不是这样?”

10.良十二世与他的枢机团讨论关于如何捕捉破坏宵禁的人的问题。

枢机主教瓦罗拉提议道,“我们可以立法要求所有人夜间出门必须带灯笼。”

枢机主教帕洛塔惊讶的问,“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你怎么这么笨!”瓦罗拉回复说,“这样我们的卫兵就能远远的看见破坏宵禁的人了。”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11)

1.“为什么西皮奥内枢机主教的OO不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

“因为他是在下的。”

2.国务卿枢机齐吉出于怜悯亲自提审了对英诺森十世指斥乘舆的罗马公民,随后大怒将其扭送宗教裁判所。

“这简直是污蔑!”齐吉枢机怒骂,“他居然说陛下把他们的面包都私吞了!大家都知道梵蒂冈的东西都在唐娜·奥林皮娜夫人那里!”

3.“伽利略为何被判了终身监禁?”

“因为他骂教皇是SB。”

“那也不应该判这么重啊。”

“本来确实是道歉就行了,但是贝拉明枢机说他泄露国家机密,就……”

4.“是现有蛋还是先有鸡?”

“在巴尔贝里尼到来之前,二者都有。”

5.三十年战争中,乌尔班八世命画家给他画一幅《教皇陛下在指挥三十年战争》。画家很...

1.“为什么西皮奥内枢机主教的OO不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

“因为他是在下的。”

2.国务卿枢机齐吉出于怜悯亲自提审了对英诺森十世指斥乘舆的罗马公民,随后大怒将其扭送宗教裁判所。

“这简直是污蔑!”齐吉枢机怒骂,“他居然说陛下把他们的面包都私吞了!大家都知道梵蒂冈的东西都在唐娜·奥林皮娜夫人那里!”

3.“伽利略为何被判了终身监禁?”

“因为他骂教皇是SB。”

“那也不应该判这么重啊。”

“本来确实是道歉就行了,但是贝拉明枢机说他泄露国家机密,就……”

4.“是现有蛋还是先有鸡?”

“在巴尔贝里尼到来之前,二者都有。”

5.三十年战争中,乌尔班八世命画家给他画一幅《教皇陛下在指挥三十年战争》。画家很快就画完了,但画面上却是一群人在谈判。

乌尔班问:“这是谁?”

画家答:“这是黎塞留枢机主教大人。”

再问:“那这些又是谁?”

再答:“是各国使节在签字。”

乌尔班大怒:“朕在哪里?”

答:“您在罗马……指挥三十年战争。”

6.“听说三十年战争时,神圣罗马的乐观主义者在学试图离开国家,那悲观主义者是不是在试图皈依新教?”

“不,悲观主义者在学习法语。”

7.“英诺森十一世陛下,对于路易十四陛下对您的意见置若罔闻的行为您是怎么处理的?”

“我诅咒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额,那路易陛下什么反应?”

“依旧置若罔闻。”

“这么说您的外交失败咯?”

“没有,他确实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8.“听说亚历山大八世工作能力很强?”

“是的没错。”

“那么他做了什么呢?”

“他用一年半时间摧毁了前任13年的工作成果。”

9.乌尔班八世对三十年战争的战况评价:“彻底消灭新教徒的希望已经出现在欧罗巴的地平线上了!”

雕刻家贝尼尼不知道什么是地平线,于是前去询问枢机主教齐吉,齐吉说:地平线就是能看到却永远走不到的一条线。

10.“什么叫外交?”

“就是派一群在国内出名的老实人去外国说胡话。”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10)

1.一个浸信派教徒看见一个人要跳海自杀,他急忙走上前阻止。

“何必想不开呢?您是基督徒吗?”

“基督徒。”

“请问您支持教皇吗?”

“不支持。”

“信义还是归正?”

“都不是。”

“天哪!那您是安立甘还是重洗派?”

“重洗派。”

“兄弟,想必你也是浸信会的吧?”

“我是复临派的。”

“去死吧!异教徒!”浸信派一脚把他踢进了海里。

2.对于一个宗教改革时期的学者而言,幸福是什么?

答:幸福就是半夜有人敲门,开门后:“罗伯特,你写的书涉嫌异端邪说,跟我们走一趟。 ”

“你弄错了,他在隔壁。”

3.对宗教改革时期的天主教学者来说有五个规则:

什么都别去思考;

如果你一定要思考,不要说出来;

如果你又要思考又要说,那就别写出来;

如果你又...

1.一个浸信派教徒看见一个人要跳海自杀,他急忙走上前阻止。

“何必想不开呢?您是基督徒吗?”

“基督徒。”

“请问您支持教皇吗?”

“不支持。”

“信义还是归正?”

“都不是。”

“天哪!那您是安立甘还是重洗派?”

“重洗派。”

“兄弟,想必你也是浸信会的吧?”

“我是复临派的。”

“去死吧!异教徒!”浸信派一脚把他踢进了海里。

2.对于一个宗教改革时期的学者而言,幸福是什么?

答:幸福就是半夜有人敲门,开门后:“罗伯特,你写的书涉嫌异端邪说,跟我们走一趟。 ”

“你弄错了,他在隔壁。”

3.对宗教改革时期的天主教学者来说有五个规则:

什么都别去思考;

如果你一定要思考,不要说出来;

如果你又要思考又要说,那就别写出来;

如果你又思考又说还写,那么别署名;

如果以上规则你都不遵守,那你就别感到吃惊。

4.“来吧,和我说说你的观点。”

“贝拉明枢机主教大人,我的观点和您是一样的啊。”

“来人!把这个意图谋害教皇的共和党拉出去火刑!”

5.一个日内瓦居民打算前往罗马。

“你对加尔文大人不满吗?”牧师问。

“不,没有。”此人斩钉截铁的说。

“那你对日内瓦有什么不满吗?”牧师又问。

“不,从不。”

“那你认为罗马好吗?”

“老实讲,坏透了。”

“那你为什么要去?”牧师不解。

“我想在那我应该可以活着表达不满。”

6.方济各会的某修道士在罗马街上嘀咕,“现在某个新修会的会长一天天的就想着挖墙角。”

随后,耶稣会的修道士们找上门来,说他嘲讽罗耀拉会长传教能力不行。

修士不解,问道,“我又没说是哪个修会!”

耶稣会会长波吉亚说道,“我跟罗耀拉会长认识那么多年了,他哪次挖墙脚赢过内里大人?”

7.一位脱口秀表演者戴着口罩走上舞台,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一言不发几分钟后站起身来,走下舞台,仍然一言不发。报幕者向观众宣布:“女士们,先生们,今天表演节目的学术部分到此结束,下面是娱乐部分。”

7.保罗四世非常严苛,经常有人被关进裁判所,大家经常只能排队去裁判所给自己的亲友做证明。

某天,一个人排队烦了,怒而表示,“老子去拉特兰宫杀了这个二缺!”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其他人问道,“得手了吗?”

“什么啊!”这人生气道,“那里的队伍比这里还长!”

8.“罗马最危险的地方是宗教裁判所吗?”

“不是,是庇护陛下的餐桌。”

9.“怎样将《十日谈》从禁书目录里移出去。”

“把里面有淫秽镜头的神职人员都改成世俗人就好了。”

10.“西班牙反对朕……”

“陛下节哀。”

“法国也反对朕……”

“陛下冷静一点。”

“英格兰,神圣罗马,他们都反对朕……”

“陛下您还有您忠实的罗马啊!”

“罗马人民不反对朕?”

“那当然,反对的一半逃亡到外国去了,另一半在圣天使堡的监狱里。”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9)

1.“这是给庇护陛下的包裹。”

“额,可是朕没有买东西啊?”

“抱歉陛下,这是您舅舅庇护二世定的十字军物资。”

2.枢机主教罗维拉和枢机主教波吉亚在英诺森八世面前吵架。

罗维拉,“我从没见过比你还无耻的人!”

波吉亚,“我也从没见过比你还野蛮的人!”

英诺森八世急忙劝阻,“两位枢机卿,请注意一下,有朕在这里呢。”

3.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吐槽说,“现在的教皇啊,称天父为万能天神朱庇特,圣母玛利亚为狄安娜,基督为奥西里斯,使徒为使节,主教为总督。”

之后,伊拉斯谟被裁判所带走,原因是他居然不称教皇为凯撒。

4.“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是哪里?”

“罗马。”

“为什么?”

“他被劫掠了那么多次都还好好的。”

5.尤里乌斯二世让米...

1.“这是给庇护陛下的包裹。”

“额,可是朕没有买东西啊?”

“抱歉陛下,这是您舅舅庇护二世定的十字军物资。”

2.枢机主教罗维拉和枢机主教波吉亚在英诺森八世面前吵架。

罗维拉,“我从没见过比你还无耻的人!”

波吉亚,“我也从没见过比你还野蛮的人!”

英诺森八世急忙劝阻,“两位枢机卿,请注意一下,有朕在这里呢。”

3.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吐槽说,“现在的教皇啊,称天父为万能天神朱庇特,圣母玛利亚为狄安娜,基督为奥西里斯,使徒为使节,主教为总督。”

之后,伊拉斯谟被裁判所带走,原因是他居然不称教皇为凯撒。

4.“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是哪里?”

“罗马。”

“为什么?”

“他被劫掠了那么多次都还好好的。”

5.尤里乌斯二世让米开朗基罗为他制造一个雕像。

某天,他前去视察,问起米开朗基罗他胳膊底下的东西是什么。

米开朗基罗回答说,“是圣经。”

尤里乌斯大怒,“我对圣经需要知道些什么吗?给我换把剑。”

6.“为什么每位教皇当选的时候都要说让大家当做之前的自己死亡了?”

“因为他们选举的时候签了当选协议,不说自己死亡了没法赖账。”

7.阿德里安六世生性简朴,禁止罗马的一切娱乐活动,也废弃了各种异教偶像。但是,他很快就去世了。

在他去世的时候罗马人民给他的御医送了一面锦旗,上书“罗马救星”。

8.“我们陛下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前线。”尤里乌斯二世的军队长官贡萨加吹嘘道。

“那算什么,我们陛下坐在罗马不动,前线都能自动靠近他。”克雷芒七世的金匠奇里尼回答。

9.卡尔五世举行阅兵,沿着码头走来了各选帝侯的军队,帝国雇佣兵和西班牙舰队,战斗力力一个比一个大;队列末尾却是一个修道士。

在看台上皇帝惊讶地说:“此人破坏力这么大!他是什么人?”

斐迪南亲王说:“不是我的人。”

弗伦茨贝格说:“没见过他。”

萨克森选候提醒道:“这就是马丁·路德……”

10.亚历山大六世某次在布道中说道,“教会的选举制度是优越的,你们看,西克斯图斯四世陛下的儿子就没有成为教皇。”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8)

1.问:三位教皇一起出海,然后船沉了,请问谁得救了?

答:天主教人民。

2.乌尔班六世手下的枢机只有三种:

第一种:已经被打死了的,

第二种:即将被打死的。

第三种:圣父还没注意到的。

3.“乌尔班六世和克雷芒七世的区别是什么?”

“乌尔班陛下会把枢机们扔到海里,而克雷芒陛下只会用标枪射穿他们的脑袋。”

“这不就是岛民和山民的区别吗?!”

4.“三位陛下互相绝罚我们该怎么做弥撒?”

“管那干啥,赎罪券是通用的就成。”

5.“听说公会议选出了新的教皇?”

“没错,是马丁陛下。”

“马丁陛下有什么谕令没有?”

“有,他刚刚废止了公会议。”

6.在神职拍卖会之前,卜尼法斯九世消失了一会儿。

回来后,科萨枢机问他刚刚去哪里了。

卜尼法...

1.问:三位教皇一起出海,然后船沉了,请问谁得救了?

答:天主教人民。

2.乌尔班六世手下的枢机只有三种:

第一种:已经被打死了的,

第二种:即将被打死的。

第三种:圣父还没注意到的。

3.“乌尔班六世和克雷芒七世的区别是什么?”

“乌尔班陛下会把枢机们扔到海里,而克雷芒陛下只会用标枪射穿他们的脑袋。”

“这不就是岛民和山民的区别吗?!”

4.“三位陛下互相绝罚我们该怎么做弥撒?”

“管那干啥,赎罪券是通用的就成。”

5.“听说公会议选出了新的教皇?”

“没错,是马丁陛下。”

“马丁陛下有什么谕令没有?”

“有,他刚刚废止了公会议。”

6.在神职拍卖会之前,卜尼法斯九世消失了一会儿。

回来后,科萨枢机问他刚刚去哪里了。

卜尼法斯回答说,“我去看看先皇们的棺材锁死了没有,我怕他们过会儿跑出来打我们。”

7.“朕当年在锡耶纳一个地方就屠杀了4500人。”克雷芒七世威胁说。

“朕之前是个文员。”乌尔班六世看了一下自己的枢机团,“不过朕觉得朕可以从现在开始努力起。”

8.“费拉尔修士,如果你有组织领导能力的话,我们可以考虑让你为陛下效力。”

“我当然有了,我曾组织过几次从阿维尼翁到罗马的鞭挞派抗议游行。”

“……我们觉得你可以去罗马试试看。”

“我就是罗马推荐来的。”

9.乌尔班六世回到罗马后,拿着当年统计的修道院名单叫税官去收税。

过了几天,税官回来说,“大多数修道院已经倒闭,没法收到。”

乌尔班六世,“剩下的呢?”

税官,“听说陛下回罗马就躲山里去了,实在找不到。”

10.一个人在阿维尼翁街上嘟哝,“教皇陛下一天天的什么都不干。”

随后,被本笃十三世的裁判官抓进了裁判所。

此人申辩道,“我又没说是哪个教皇!”

裁判官冷笑,“这三个教皇哪个一天天啥都不干全欧洲人哪个不知道的吗?”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7)

1.“请问异端分子能成为教皇吗?”

“大逆不道,把这家伙抓裁判所去!”

2.“好消息,约翰二十二世陛下说,他会带教廷回到罗马,不然他之后就再也不骑马或骑驴了。”

“太好了,陛下人呢?”

“乘船回阿维尼翁了。”

3.教皇英诺森六世生活简朴,于是被邀请对一众生活奢侈的阿维尼翁教士们讲述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英诺森六世声情并茂的说,“朕当年也曾经想要和你们一样生活,直到朕认识到了一点。”

“是什么?”教士们惊讶的问。

“朕的前任花光了国库的钱。”

4.“主啊,你往何处去?”

“到罗马去。”

“去再一次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是的。”

“那你咋回来了?”

“唉,那穷地方连十字架都造不起。”

5.本笃十二世上位之后,问一个枢机主教,...

1.“请问异端分子能成为教皇吗?”

“大逆不道,把这家伙抓裁判所去!”

2.“好消息,约翰二十二世陛下说,他会带教廷回到罗马,不然他之后就再也不骑马或骑驴了。”

“太好了,陛下人呢?”

“乘船回阿维尼翁了。”

3.教皇英诺森六世生活简朴,于是被邀请对一众生活奢侈的阿维尼翁教士们讲述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英诺森六世声情并茂的说,“朕当年也曾经想要和你们一样生活,直到朕认识到了一点。”

“是什么?”教士们惊讶的问。

“朕的前任花光了国库的钱。”

4.“主啊,你往何处去?”

“到罗马去。”

“去再一次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是的。”

“那你咋回来了?”

“唉,那穷地方连十字架都造不起。”

5.本笃十二世上位之后,问一个枢机主教,“来说说吧,你是怎么想到选我这头蠢驴的?”

枢机主教回答,“当时我不知道选谁好,就想着选一个最不可能的人吧……”

本笃十二世,“那朕是怎么会上位的呢?”

枢机主教,“因为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6.两个大学同学相遇后寒暄。

“您现在在哪里工作?”

“在裁判所工作。”

“啊,您在那里具体干什么?”

“说服那些对教会不满的家伙”

“这么说还有对教会满意的人喽?”

“有的,不过我们管不了,试图说服他们的人都被开除教籍了。”

7.“本笃十二世陛下,我们采访您一下,您是怎么想到在十四世纪造出连拿破仑都打不破的堡垒的?”

“因为朕想在菲利普五世攻破教皇宫之前多睡一会儿。”

8.波杰特枢机主教问约翰二十二世:“我们往罗马进军有什么用呢?”

约翰二十二世:“让神圣罗马皇帝认为我们没有放弃罗马,但实际上罗马人民都知道我们放弃了。”

9.乌尔班五世离开罗马,一位老人举着横幅欢送:“为了我快乐的童年时代,谢谢你,圣父!”

随行的卫兵问他:“你在嘲弄圣父陛下吗?谁都可以看出,你童年的时候,圣父陛下还在阿维尼翁呢!”

“确切的说,那就是我感谢圣父陛下的原因。”

10.圣女凯瑟琳问乌尔班五世的秘书普里尼亚诺,“当年和陛下回罗马,你动摇过吗?”

普里尼亚诺回答说,“我还没来得及动摇,陛下就动摇了……”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6)

1.额我略七世在进行布道:“根据《君士坦丁赠礼》……”

“陛下,西尔维斯特二世陛下说《君士坦丁赠礼》是假的。”

“……教皇从来不会有谬误……”

“陛下,上个世纪那些……”

“……神权高于皇权……”

“陛下,伊西多尔教父说……”

“够了,没事干不要看历史书,多看看教皇谕令,比如《教皇如是说》。”

2.“东罗马军队和十字军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东罗马军队说,预备、开火!十字军说,预备、放火!”

3.耶路撒冷王国会议上鲍德温四世同大家讨论两个问题:如何击败周围的绿教势力以及战胜后的进一步发展问题。在无法对第一个问题讨论出结果的情况下,直接讨论第二个问题。

4.几位教皇在天堂聊天。

第一位说,“我主张和皮埃罗尼的共和党谈...

1.额我略七世在进行布道:“根据《君士坦丁赠礼》……”

“陛下,西尔维斯特二世陛下说《君士坦丁赠礼》是假的。”

“……教皇从来不会有谬误……”

“陛下,上个世纪那些……”

“……神权高于皇权……”

“陛下,伊西多尔教父说……”

“够了,没事干不要看历史书,多看看教皇谕令,比如《教皇如是说》。”

2.“东罗马军队和十字军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东罗马军队说,预备、开火!十字军说,预备、放火!”

3.耶路撒冷王国会议上鲍德温四世同大家讨论两个问题:如何击败周围的绿教势力以及战胜后的进一步发展问题。在无法对第一个问题讨论出结果的情况下,直接讨论第二个问题。

4.几位教皇在天堂聊天。

第一位说,“我主张和皮埃罗尼的共和党谈判,但是被杀了……”

第二位说,“我主张和皮埃罗尼的共和党干到底,但是没打赢……”

第三位说,“我干掉了皮埃罗尼。”

另外两位惊讶的问他为什么还是到这里来了,第三位叹气说,“可是我打不过布雷西亚的阿诺德啊。”

5.亚历山大三世经常向英国写信插手当地的司法事务。对此,手下众枢机都迷惑不解,最终,阿德里安四世的侄子伯索问道,“为什么陛下只对英国的法律这么上心呢?”

亚历山大三世叹气道,“因为其他国家都有完备的法律了啊。”

6.腓特烈二世兵临城下,额我略九世问枢机们怎么才能解决现在的难题,菲斯奇枢机回答说我有一个最有可能的办法和一个最无希望的办法。最有希望的是英诺森三世陛下复生,站在阵前吓死腓特烈二世,最没有希望的是额我略陛下你能打败腓特烈二世,保卫罗马。

7.帕斯卡二世问手下主教们,“为了教会的利益,你们愿意抛弃你们的妻子吗?”

“我们愿意!”

“为了教会的利益,你们愿意抛弃自己的家族吗?”

“我们愿意!”

帕斯卡二世高兴的点头,“为了教会的利益,你们愿意抛弃自己的领土吗?”

“不可能。”

8.“方济各,去觐见英诺森陛下感觉怎么样?”

“他不喜欢我,说我应该去猪圈里和猪在一起。”

“天啊,那你是怎么说服他的呢?”

“我真的这么干了。”

9.“塞莱斯廷五世陛下是怎么上位的?”

“是中立派的选择。”

“中立派之外的人呢?”

“神圣罗马派被法国抓了,法国派被神圣罗马抓了,季柏林和圭尔夫正在打巷战。”

“好吧,中立派有几个人?”

“三个。”

10.有一次牛津大学校长访问巴黎大学,他对菲利普四世说他看到法国有许多教师在公开宣讲异端教义。菲利普四世对此感到吃惊,于是赠送一把弓箭给他说:“如果您遇到异端分子,我允许您干掉他。”

回到了巴黎大学,他听到有人在讲述如何用炼金术制造炸药,立马射死了他。随后又到了神学院,在那里看到有人在讲物质拥有思维能力,这个人一样被结果了,随后他又在文学院对一个大骂教皇是异端的人射击,之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使馆。

第二天,菲利普四世收到消息,来自英国的三位访问学者遭到刺杀。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5)

1.“请问您是图斯库鲁姆家的仆人吗?”

“不是。”

“那您有没有亲戚朋友是图斯库鲁姆家或者克雷森家的仆人?”

“没有,你要干嘛?”

“干嘛?你他妈踩我脚不知道?”

“我是奥托陛下的随从。”

“大人,我还有另一只脚!”

2.一位修道士求见约翰十二世,在门口被卫兵拦住了。

卫兵:“你是哪位?”

修道士:“我是圣父当年的同学。”

卫兵当场把此人赶了出去:“你肯定不是他的同学,陛下根本就没上过什么学校。”

3.“父皇,塞尔吉乌斯牧首好吗?”

“当然,塞奥菲拉科特,他很好。”

“福尔摩苏斯呢?他坏吗?”

“坏,当然坏。”

“这个约翰十一哥哥呢?他怎么样?”

“等他死了,看西教会写的讣告就知道了。”

4.“在审判会议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给约翰...

1.“请问您是图斯库鲁姆家的仆人吗?”

“不是。”

“那您有没有亲戚朋友是图斯库鲁姆家或者克雷森家的仆人?”

“没有,你要干嘛?”

“干嘛?你他妈踩我脚不知道?”

“我是奥托陛下的随从。”

“大人,我还有另一只脚!”

2.一位修道士求见约翰十二世,在门口被卫兵拦住了。

卫兵:“你是哪位?”

修道士:“我是圣父当年的同学。”

卫兵当场把此人赶了出去:“你肯定不是他的同学,陛下根本就没上过什么学校。”

3.“父皇,塞尔吉乌斯牧首好吗?”

“当然,塞奥菲拉科特,他很好。”

“福尔摩苏斯呢?他坏吗?”

“坏,当然坏。”

“这个约翰十一哥哥呢?他怎么样?”

“等他死了,看西教会写的讣告就知道了。”

4.“在审判会议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给约翰十二世说话。”

“他这么不得人心吗?”

“哦,试图说话的人都被奥托陛下割了舌头。”

“对这事你怎么看?”

“看什么看,我因为没给他说话被挖了眼睛。”

5.西尔维斯特二世与自己的坚定支持者图斯库鲁姆伯爵提奥腓勒一起吃饭,因为当时西欧还不用餐具,只见提奥腓勒被西尔维斯特准备的东方式食物烫到了。

西尔维斯特看不下去,拿起餐刀递给他,“用这个。”

提奥腓勒立刻拿起刀走到西尔维斯特身边,小声问道,“杀谁啊?”

6.主教塞尔吉乌斯对斯波莱托公爵夫人西奥多拉说:“对于陛下们的不幸遇害,我感到非常悲痛……”

“悲痛? 陛下们可一直都活着呀?”西奥多拉惊呼。

塞尔吉乌斯拿着绳子走出大门,冲身旁的罗马卫兵大喊:“混蛋!没一个顶用的!”

7.本笃九世想知道罗马群众是如何看待他的,所以他化妆微服私访。在罗马街上问一个人:“打搅一下,请问你觉得当今圣父怎么样?”

这个人把他引到台伯河的桥洞下,确认四下无人能听见他说话,便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其实,我支持圣父陛下!”

8.在本笃八世宣布神职人员禁止结婚之后,克吕尼派修道士们欢欣鼓舞,“教皇终于没有儿子啦!”

克吕尼修道院长奥多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出言提醒道,“可是,他们还有兄弟和侄子啊。”

9.“你好,传令官。”

“请问是皇帝陛下的传令官还是圣父陛下的传令官?”

“他们俩还需要两个传令官吗?”

10.“什么是最短的笑话?”

“奥托陛下说他要重建罗马。”

“那什么是最长的笑话?”

“这傻孩子真这么干了。”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4)

1.教皇额我略在罗马布道,说基督是上帝的鱼饵,尚未完成工作就回到了天堂等。

下面有人听不下去,小声嘟哝说额我略有伦巴第蛮族的血统所以脑子不好使,然后被开除了教籍。

本来他只有被罚款就行了,但是教会说他泄露国家机密,就开教籍了。

2.教皇使节福尔摩苏斯到君士坦丁堡出使,在那里,他给教皇尼古拉寄了一封信,说:我选择了正统教会。

这事发生后,尼古拉组织了枢机会议,讨论如何处置福尔摩苏斯,众人正在讨论时,福尔摩苏斯突然走进了会议室!全场哑然。

福尔摩苏斯说道:我非常感兴趣,你们是怎样理解正统的。

3.罗马教皇额我略某天抽干水池,发现池底都是尸骨,便感叹道,“这想必是尼禄干的好事了。”

专家鉴定之后否定了这个说法。

“...

1.教皇额我略在罗马布道,说基督是上帝的鱼饵,尚未完成工作就回到了天堂等。

下面有人听不下去,小声嘟哝说额我略有伦巴第蛮族的血统所以脑子不好使,然后被开除了教籍。

本来他只有被罚款就行了,但是教会说他泄露国家机密,就开教籍了。

2.教皇使节福尔摩苏斯到君士坦丁堡出使,在那里,他给教皇尼古拉寄了一封信,说:我选择了正统教会。

这事发生后,尼古拉组织了枢机会议,讨论如何处置福尔摩苏斯,众人正在讨论时,福尔摩苏斯突然走进了会议室!全场哑然。

福尔摩苏斯说道:我非常感兴趣,你们是怎样理解正统的。

3.罗马教皇额我略某天抽干水池,发现池底都是尸骨,便感叹道,“这想必是尼禄干的好事了。”

专家鉴定之后否定了这个说法。

“那难道是戴里克先干的好事吗?”

“不,陛下,这些尸骨的死亡时间是五年以内。”

4.教皇额我略:“我们应当与阿拉伯的异教徒斗争到底!”

塞维利亚大主教林安德:“附议!”

教皇额我略:“我们应当与无视教会意见的东罗马皇帝斗争到底!”

塞维利亚大主教林安德:“附议!”

教皇额我略:“我们应当与抱有异端信仰的国王斗争到底!”

塞维利亚大主教林安德:“不行陛下!我们西哥特真的有国王啊!”

5.“昨天开除弗提乌斯教籍的会议,你怎么看?”

“看什么看,我现在都没找到靠谱的拉丁文译本呢。”

6.“为什么阿塔纳修斯试图做伪教皇,现在你们还让他做图书管理员?”

“没办法,谁让他是我们教会唯一一个写拉丁文语法和拼写都能写对的人呢。”

7.法兰克皇帝卡尔和罗马教皇良在一起协商。

卡尔:“作为法兰克的皇帝,我对外负责抗击异教徒,对内负责保护教会传播宗教信仰。”

良:“那我干什么?”

卡尔:“举起你的手。”

8.一人在买圣遗物的参观票,看到教皇额我略的大脑要50个金币,感慨不愧是伟大的教父啊。

然后在另一边看到教皇尼古拉的大脑居然要100个金币,便去找神父质疑定价。

神父回答说,“额我略陛下的大脑是五成新的,而尼古拉陛下的大脑是九成新的啊!”

此人大怒,“这么说霍诺留陛下的大脑岂不是最贵的?”

神父回答说,“不,我们根本没有找到他的大脑。”

9.约翰八世在赶跑福尔摩苏斯上位之后说,“多年以来,东教会一直有人诬陷说,在先皇治下,我们的教会和教众一直处在悬崖的边缘。现在,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在朕的领导下,教会将会向前迈出更大的一步。”

10.在复活节的会面中,卡尔大帝同阿德里安一世说:今天朕要和圣父谈两件事,第一,是关于和子句的问题。第二,朕想再谈谈丕平献土。

阿德里安紧张的问:“为什么要谈丕平献土的问题?”

“朕就知道圣父肯定支持和子句。”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3)

1.奥古斯丁终于下定决心加入教会,于是他去和安布罗斯面谈。

安布罗斯说:“你经常研究希腊哲学吗?”

“时不时会看一点。”

“你知道研究异端文献是禁止的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以后不看了。”

“你参加罗马的各种祭典吗?”

“偶尔参加。”

“你知道作为基督徒不能参加那种活动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以后不去了。”

“你有女人吗?”

“现在有一个情妇。”

“你知道神职人员必须独身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回去和她分手。”

安布罗斯很满意,于是说:“我将会为你洗礼。你准备好为我们的伟大事业牺牲了吗?”

“当然,谁愿意这么活着?”

2.“西尔维斯特牧首是不懂神学吗?他居然...

1.奥古斯丁终于下定决心加入教会,于是他去和安布罗斯面谈。

安布罗斯说:“你经常研究希腊哲学吗?”

“时不时会看一点。”

“你知道研究异端文献是禁止的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以后不看了。”

“你参加罗马的各种祭典吗?”

“偶尔参加。”

“你知道作为基督徒不能参加那种活动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以后不去了。”

“你有女人吗?”

“现在有一个情妇。”

“你知道神职人员必须独身吗?”

“既然您这么说,我回去和她分手。”

安布罗斯很满意,于是说:“我将会为你洗礼。你准备好为我们的伟大事业牺牲了吗?”

“当然,谁愿意这么活着?”

2.“西尔维斯特牧首是不懂神学吗?他居然连这种内容都签字?”

“不,他只是看不懂希腊文。”

“那优西比乌牧首想必也是看不懂希腊文了。”

“不,他是真的不懂神学。”

3.几具干尸在沙漠里聊天。

第一具干尸问道,“你们是在德西乌斯时代被流放的,还是在戴里克先时代被流放的呢?”

第二具干尸摇头说,“不,我是安东尼的追随者。”

第三具干尸闻言大喜,“我从是伯利恒来的,哲罗姆大人让我来给安东尼大人递个信。”

4.在大公会议中,一位主教呼吁,“我们不能让那些没有学历的教士误人子弟,应该给那些受过正统教育的人更高的地位。”

格里高利·尼撒感到非常委屈,“但那些没有学历的教士都是因为尤里安年间没有叛教所以被禁止进入学校的啊!”

主教回答说,“可是现在以弗所大公会议都开过了。”

5.一日,安布罗斯祈祷请求西普里安给他指导,西普里安遂向他现形,问他想要知道什么。

安布罗斯道,“我想要学习你一边越权办事一边还声称自己尊重罗马大主教权威的技术。”

西普里安大怒,“你在胡说什么,我西普里安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有授权的,怎么可能损害彼得继承人的权威!”

安布罗斯大喜,“对对对,就是这个!”

6.帕拉纠给哲罗姆写信,“罗马教会的某些主教道德败坏,把整个罗马都带坏了。”

哲罗姆大怒,斥责他竟敢侮辱达马苏先皇。

帕拉纠委屈道,“我又没说是谁带坏的!”

哲罗姆冷笑,“我给达马苏先皇做了那么多年的秘书,谁道德败坏我还不知道吗?”

7.罗马大主教利贝留斯快去世了,就赶快把教子安布罗斯叫到身边,临终有几句话要嘱托:“不瞒你说,我还有一个忧愁啊!”

“说吧,父亲!”安布罗斯专心地听着。

“那就是,教会的兄弟们会跟着你和我的继承人走吗?不知你想过了没有?”

“他们一定会跟我们走的。”安布罗斯强调说,“一定会!”
“但愿如此。”利贝留斯说,“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们走,你们该怎么办?”
“没问题!”安布罗斯答道,“我和达马苏会送他们跟你走的。”
8.一老者在道上散步,不慎落入道旁水沟中,他高呼救命,却无人搭理。
于是老者大声喊道,“我支持罗马大主教维吉里!”
随后,水沟被石头填满,老者成功脱身。
9.神父卜尼法斯询问教区主教,“父亲,你什么时候能成为教皇呢?”
主教惊讶的说,“傻孩子,阿纳斯塔修陛下他自己有儿子啊!”
10.教皇良劝退阿提拉之后回到罗马,一老太远远看到后就说这人长得像是自己外甥,别人训斥她,“瞎说什么,那是罗马大主教。”
老太:“他是干啥的?”
答:“他为陛下劝走了匈奴人。”
老太急切地问:“那他能不能把天主教徒也劝走啊?”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2)

1.某日,坡旅甲在家哀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数本忘祖,连《启示录》是谁写的都不知道!”

爱任纽自告奋勇,“老师,这种事就交给我吧!”

几天后,爱任纽高兴的回来报告,“老师,我打听到了,是摩尼教的人写的!”

2.罗马大主教庇护因为侮辱罗马皇帝的罪名被捕,其弟黑马表示不服,“家兄一直在十字架两边摆放安东尼·庇护陛下和马可·奥勒留大人的画像,怎么可能侮辱罗马皇帝?”

安东尼·庇护回复说,“你不要以为朕没看过你们的经书,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两边是两个罪犯!”

3.在宣布了对基督教的禁令后,德西乌斯皇帝前往罗马多神教神庙祭祀,只见神庙门口人声鼎沸,甚至发生了流血冲突,...

1.某日,坡旅甲在家哀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数本忘祖,连《启示录》是谁写的都不知道!”

爱任纽自告奋勇,“老师,这种事就交给我吧!”

几天后,爱任纽高兴的回来报告,“老师,我打听到了,是摩尼教的人写的!”

2.罗马大主教庇护因为侮辱罗马皇帝的罪名被捕,其弟黑马表示不服,“家兄一直在十字架两边摆放安东尼·庇护陛下和马可·奥勒留大人的画像,怎么可能侮辱罗马皇帝?”

安东尼·庇护回复说,“你不要以为朕没看过你们的经书,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两边是两个罪犯!”

3.在宣布了对基督教的禁令后,德西乌斯皇帝前往罗马多神教神庙祭祀,只见神庙门口人声鼎沸,甚至发生了流血冲突,急忙问祭司,“这些都是什么人?”

祭司回答,“这些都是基督徒。”

德西乌斯大惊失色,“因为是要求他们祭祀诸神所以他们来抗议的吗?”

“陛下放心,”祭司安慰道,“这些都是来进行祭祀的,他们打架是担心今天祭祀不上晚上被罗马卫兵抓起来。”

4.“阻止早期教会分裂最大的功臣是谁?”

“是罗马皇帝。”

“他们怎么做到的?”

“全抓起来砍了。”

5.“什么时候正统公教徒,瓦诺蒂安派,诺斯替派和孟他努派信徒能齐心协力?”

“在斗兽场上的时候。”

6.西普里安声称基督将钥匙交给了彼得,所以众主教都应当遵从使徒彼得的继承人的命令。

随后,罗马大主教司提反与他发生争执,西普里安大怒道,“你再说?你再说我就宣布你不是使徒彼得的继承人!”

7.在异端分子的炼狱中,几个鬼魂正在聊天。

第一个鬼魂:“我支持奥利振的教导所以进来了……”

第二个鬼魂:“我反对奥利振的教导所以进来了……”

第三个鬼魂沉默不语,另外两个鬼魂问道,“想必你就是奥利振了。”

第三个鬼魂急忙反驳,“不,我是戴杜良,奥利振在隔壁异教徒的炼狱里。”

8.“听说在教会内部,乐观主义者在读《黑马牧人书》,悲观主义者在读《启示录》,是真的吗?”

“胡说八道,乐观主义者在跟着加里斯都大主教一起挖坟,悲观主义者和孟他努派一起跳崖去了。”

9.一日,爱任纽在布道中宣扬彼得的继承人应该有各种特权,其弟子不解道,“我们不是使徒约翰的继承人吗?”

爱任纽语重心长的说,“然而约翰不会给我们面包,但是彼得的继承人会给啊。”

10.“为什么每次都能抓到这么多基督徒,他们都不知道跑的吗?”

“谁知道呢?我每次去抓人他们都在争着早点去见他们的上帝。”


小生闲掷玲珑子

教会史(或许是)苏式笑话(1)

1.马太:我们在记载拉比言行的时候,如果拉比做了看上去有点智障的事情,我们就用另一件智障的事情来掩盖他,然后大家就会觉得这么智障的事情都记下来了,想必记录非常真实。

约翰:有道理,但是我们要怎么记录拉比因为记错了时令找不到食物这件事呢?

马太:我们就说他对着无花果树大声嚷嚷。

2.某天,保罗吐槽说,“我们这里的某使徒像个SB一样。”

之后,马可遂带人去讨个说法。

提摩太辩称,“父亲他又没说是哪个使徒!”

马可大怒,“我和大家待这么久了,除了我爹还有谁能像SB一样!”

3.保罗:“路加你为啥要把撒该上树这种事记到福音书里?”

路加:“因为赞助商有权要求插播广告。”

保罗:“那把提阿非罗写在开头又是几个意思?”

路加...

1.马太:我们在记载拉比言行的时候,如果拉比做了看上去有点智障的事情,我们就用另一件智障的事情来掩盖他,然后大家就会觉得这么智障的事情都记下来了,想必记录非常真实。

约翰:有道理,但是我们要怎么记录拉比因为记错了时令找不到食物这件事呢?

马太:我们就说他对着无花果树大声嚷嚷。

2.某天,保罗吐槽说,“我们这里的某使徒像个SB一样。”

之后,马可遂带人去讨个说法。

提摩太辩称,“父亲他又没说是哪个使徒!”

马可大怒,“我和大家待这么久了,除了我爹还有谁能像SB一样!”

3.保罗:“路加你为啥要把撒该上树这种事记到福音书里?”

路加:“因为赞助商有权要求插播广告。”

保罗:“那把提阿非罗写在开头又是几个意思?”

路加:“因为发行人有权定制扉页。”

4.多马:“为什么我的画像里总给我戴眼镜?”

彼得:“因为土木使人眼瞎。”

保罗:“那为啥我总是秃子?”

彼得:“因为神学使人头秃。”

马太:“我看上去那么老又是几个意思?”

彼得:“因为会计使人早衰。”

5.某天,尼格拉和司提反喝酒,尼格拉伤心的说,“我为教会做了那么多事情,然而大家只记得我有一个漂亮老婆。”

司提反急忙安慰道,“作为七执事之首,你的贡献我牢记于心。”

尼格拉遂请其一一说来。

司提反沉默半晌,说道,“其实你女儿也挺漂亮的。”

6.某日雅各和约翰吵架,看到彼得和安德烈二人路过,约翰遂道,“你看看人家的哥哥!”

雅各沉默片刻,“你确定你希望我学彼得?”

约翰大惊,“什么?我以为安德烈才是哥哥!”

7.犹太战争期间,犹太方领袖列维·约翰问番尼亚大祭司道,“听说贵圣殿的乐观主义者在申请前往亚历山德里亚,悲观主义者在试图投奔约瑟福斯,可有此事?”

番尼亚大祭司急忙辩解,“不,其实悲观主义者在试图加入基督教会。”

8.克雷芒在路上看到彼得正在读尼禄发布的迫害基督徒的命令,大惊失色,“老师你怎么看这种东西呢?”

彼得缓缓说道,“现在日子难过,传教传不下去,走在街上也要挨打。但是这份文书让我好受一些,它说我们基督徒已经有罗马一半人口的信徒,还烧了罗马。”

9.一日,斯塔辉在罗马替老师安德烈收集罗马教会的成分情况,说道,“遵守戒律的犹太教众请站到左边,新皈依的外邦人请站到右边。”

有一人始终不动,斯塔辉询问他是什么情况,只见此人笑道,“我是犹太人生的犹太人,但是我不支持遵守戒律。”

斯塔辉忙请他上台,“原来是保罗大人,失敬失敬。”

10.“克雷芒,你经常看保罗大人的书信吗?”

“那当然,不然我怎么知道吾主居然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SherryTimes

【恶搞】【新葫芦兄弟】小七真是百搭



❀今天又是粉到深处自然黑的一天

❀小七可爱死了简直是弟控的福利








❀今天又是粉到深处自然黑的一天

❀小七可爱死了简直是弟控的福利

豪杰都休

【原创】淫齐传(序)

哈哈哈哈哈,是之前小脑洞的延伸,不必追求逻辑,我只是想写h而已。

本篇文中文的内容与真实剧情无关,全是恶搞。

以后还会更些淫齐传的小片段,博大家一笑。

——————————————————————————

当齐公召他过去的时候,公孙嘉其实内心是拒绝的。自上次酒宴之后,公孙嘉自觉君前失仪,根本没脸儿见姜家两父女。姜娴宴后也曾私下找过他几次,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偏这次找他的人是齐公,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齐公直接让他进了起居之处。就见齐公斜靠在一张桌案边,案上还摆了本打开的书。齐公一见他来就笑着吩咐他一同坐下,公孙嘉忐忑不安的入了席,也不知齐公这次又要怎么折磨人了。...

哈哈哈哈哈,是之前小脑洞的延伸,不必追求逻辑,我只是想写h而已。

本篇文中文的内容与真实剧情无关,全是恶搞。

以后还会更些淫齐传的小片段,博大家一笑。

——————————————————————————

当齐公召他过去的时候,公孙嘉其实内心是拒绝的。自上次酒宴之后,公孙嘉自觉君前失仪,根本没脸儿见姜家两父女。姜娴宴后也曾私下找过他几次,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偏这次找他的人是齐公,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齐公直接让他进了起居之处。就见齐公斜靠在一张桌案边,案上还摆了本打开的书。齐公一见他来就笑着吩咐他一同坐下,公孙嘉忐忑不安的入了席,也不知齐公这次又要怎么折磨人了。

齐公让人奉上了茶,笑道:“这次让子烝你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让你看样有趣的东西。”

不不不,齐公您那有趣的东西还是交给别人吧。公孙嘉内心狂呼,然而面上还摆出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得齐公分享真是荣幸之至,不知是何物?”

齐公笑得更加开怀了,把手一指,示意案上那本摊开的书。公孙嘉狐疑的看了下齐公的表情,又满头雾水的看向被翻开的那页。


“瞳瞳,孤亦心知你意不在孤处。但孤又岂舍得放你离去,而今情义难两全,孤只得强求与瞳瞳一夕之欢,待得明日孤便如约予你三千兵马回往并州。”姜袭此话刚落,董夫人眼神颤颤,终是狠得一狠,坐回塌边,略挑衣襟,一段雪白颈项便向姜袭露出,董夫人颤声道:“姜公可不得失信于妾身。”


公孙嘉只略瞟了一眼此页文字,顿时背生冷汗。这是何方高人所写的现实主义纪实文学啊?竟如此狗胆包天将齐公和秦公那档子事正大光明的抖落出来,还撰写成文交到了齐公手头。而齐公看他神情慌张,也不责怪,只说道:“你翻翻后面,还有更好玩的。”

公孙嘉只得谨遵公命随手翻到后半部分的一页,战战兢兢地看下去。


姜洛继位齐王,又封吴氏为后,纳入宫女十数余充盈后宫,仍是不满足,待得半夜卧于榻上,直念着长姐姜娴色比春花,一众后宫佳丽皆不如白龙儿丰腴妩媚。又见窗楣外月色如许,竟鬼迷心窍下榻悄往姜娴所住小阁去了。

去时有数名宫人正欲通报,却被齐王制止,一径直入闺中,挑起珠帘,却见姜娴正闻声而起,睡意朦胧间只披了件单衣,足上还未着鞋袜,正屈身去寻时,却被齐王一举抱入怀中。姜娴惊得一把推开齐王,赤着双足踉踉跄跄跑到外间,哭向阁中宫人求救。宫人将姜娴藏在屏风后,齐王却不依不饶向宫人们喝道:“孤是尔等之主,还不快将白龙儿带过来。”

宫人们一时噤声,屈从淫威将姜娴拖到齐王面前,白龙儿此时衣衫散乱,慌忙之下用长发遮掩裸露之处,又见齐王步步紧逼,宫人重围,万万逃不出去,竟向齐王泪雨哀求:“王上休行此大不伦之举。”齐王却道:“偏姐姐生得勾人,直勾得孤行此不伦之举。”

数名宫人依照齐王吩咐,由两人分别把住其臂,一人稳托其背,更有两人抬其双腿向齐王分开。白龙儿犹自挣扎,偏惹得钗鬟散落,脂粉凌乱。齐王解衣,露出健壮体魄及伟物,一手抚其丰乳,又一手握其玉足,宫人们把住纤细腰肢,待得齐王挺身而入,竟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幸了白龙儿。*


公孙嘉被雷得眼前一黑,头昏脑胀,他是真的立马就被吓得向齐公跪下:“这等讹言惑众淫猥下作之书实乃百世之害,求请齐公纠察著书之人。”齐公轻轻敲着案几,缓缓道:“此事不宜声张,此书更不宜外传。子烝你平素行事谨慎,又颇通文墨,那搜寻作者之事便交由你了。”

也不知公孙嘉怀里揣着这么个惊天巨雷是如何步履云端回到府上的,在房间里呆坐了两个时辰后他才挑灯夜战读完这本淫书。具体内容也是一句一雷,前半部讲枭雄姜袭利用自身权势对各色女人威逼利诱使其投怀送抱,后半部却话锋一转换了主角,专写姜袭之女姜娴姿容倾国引得各色男人为其争风吃醋,总的来讲就是姜氏父女秽乱宫闱、猥亵群臣、淫人妻(夫)女(儿)、猎艳四方的传奇经历,中间还穿插些朝廷争斗、兵革之祸,写得还偏偏头头是道,仔细读来与时事还有所呼应,遣词造句也颇有考究,不论行文逻辑及事件真假,堪称一篇雄文。

待公孙嘉读完后,他默默翻到最前页,却见封面用隶书端正大方的写着三个大字:淫、齐、传。

——————————————————————————

*眼尖的同学应该看得出来是根据《熙陵幸小周后图》改的。

乖巧~乖巧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沙雕玩意儿

【 ArtSpear】《X-战警:天启》恶搞,四骑士化身练习生出道,快银你个屌丝 UP主: 北海渔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53385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D51F5DDE9F0675858B03F0F0516DF70D9F2&ts=1563801166684

【 ArtSpear】《X-战警:天启》恶搞,四骑士化身练习生出道,快银你个屌丝 UP主: 北海渔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53385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D51F5DDE9F0675858B03F0F0516DF70D9F2&ts=1563801166684


SherryTimes

【板绘+摄影】近视眼喜欢摄影的真相



❀图片是自摄的



❀图片是自摄的

Peter Stark
#沙雕恶搞 雷神4——用爱发电...

#沙雕恶搞

雷神4——用爱发电

洛基:妙(喵)啊

#沙雕恶搞

雷神4——用爱发电

洛基:妙(喵)啊

天上鲸

白雪公主 〔全员occ〕

   在很久很久以前,

   王后重吾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孩子—白雪公主佐助

   不久之后,王后病逝

   国王大蛇丸迎娶了新的皇后——鼬


   皇后特别喜欢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想要的东西,皇后都会为他找来。


   有一天,国王对皇后说:“佐助要长大了,你该为他选择一个夫婿了。”然而皇后并不想让公主嫁人,于是不久之后国王去世了。


   “我可爱的公主啊,请永远陪在我身边吧!”皇后这样对着流星许愿。


   白雪公主和皇后在一...

   在很久很久以前,

   王后重吾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孩子—白雪公主佐助

   不久之后,王后病逝

   国王大蛇丸迎娶了新的皇后——鼬


   皇后特别喜欢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想要的东西,皇后都会为他找来。


   有一天,国王对皇后说:“佐助要长大了,你该为他选择一个夫婿了。”然而皇后并不想让公主嫁人,于是不久之后国王去世了。


   “我可爱的公主啊,请永远陪在我身边吧!”皇后这样对着流星许愿。


   白雪公主和皇后在一起过上了短暂而美好幸福的一段日子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