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狼游戏

39万浏览    5310参与
路瞳树

【裕也】我想说一些没人听的事情

  我被带到了审讯室,然而我至今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甚至给我带上了手铐。我被两个人押着,粗暴地摁在了冰凉的椅子上。


  “我不清楚……”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些费劲地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关那段时间的记忆非常模糊……我好像抓着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下去,然后有温热滑腻的液体溅到我的脸上和身上。我手上满是液体,但我拼命抓住手中的重物,仍然在一下一下地,麻木地往下砸,直到我彻底失去意识。


  我记得对面穿着制服的警官和我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照我现在这个情况,可能他什么也没说。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臆想。然后我的头就像被钝器击打了一样,后脑传来疼痛,脑内混沌的思维开...


  我被带到了审讯室,然而我至今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甚至给我带上了手铐。我被两个人押着,粗暴地摁在了冰凉的椅子上。


  “我不清楚……”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些费劲地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关那段时间的记忆非常模糊……我好像抓着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下去,然后有温热滑腻的液体溅到我的脸上和身上。我手上满是液体,但我拼命抓住手中的重物,仍然在一下一下地,麻木地往下砸,直到我彻底失去意识。


  我记得对面穿着制服的警官和我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照我现在这个情况,可能他什么也没说。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臆想。然后我的头就像被钝器击打了一样,后脑传来疼痛,脑内混沌的思维开始清晰,然后又变成了一个漩涡,一丝丝抽离我的脑海。审讯室天花板上白炽灯过于晃眼,我的眼前仿佛放电影一般,不,更像模糊的电影胶片,一帧一帧飞快在我眼前滑过。


  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从心底涌出来的喜悦感,同时特别想自我了断。没错,这两种情绪揉面团一样糅合在了一起。于是我开始狂笑,笑到两条腿无力支撑我自己沉重的躯壳。我以一种双膝跪地的姿势坐在了光洁的审讯室地板上,那地板非常亮,我从里面看到了影子,很多影子。


  我笑不出来了,或者说我不想笑了,但是这个躯壳还在发出无意义的、尖锐刺耳的笑声。我想哭,然后我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想死,于是我对那些不敢围上来的人说——


  “杀了我吧……”


  我当然没有被杀掉。


  我被送进了一家医院,医生和护士都非常友好。护士们偶尔会给我带零食,也会和我聊天。她们有时候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来看我。


  为什么没人来看我?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希望有人会来看我,但是直到我出医院也没有人来看过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病好了没有,因为我很难买到维持自己情绪的药物,还有人来监视我。但是我想……这些药能治好我的病,总有一天我可以和普通人一样活着。


  那天我想出去做一件我想了很久的事,很意外地没有人跟着我。可能那个警察是有事情吧,这次过后我绝对不给他添麻烦了。我这么想着,坐上了电车。


  电车很空,没什么人。我坐在离他们非常远的地方,我怕伤害到他们。


  然后我就看到了妈妈。


  她很温柔,那种温柔是她在面对我的时候不曾有过的。她对身边的男人笑着,很开心地和身旁两个小孩子说话。


  可是妈妈……你忘记了我吗?


  他们就非常自然地在我旁边坐下了,好像是要故意刺激我一样。我在暗处注视着他们,她说的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为什么啊……妈妈……为什么你不愿意这样对我啊……是我不够好吗?是因为我不是个乖孩子……是我让你失望了吗?


  我恨你。


  我从座位上站起身,慌乱之中,我书包里的刀掉了出来。我顺手捡起了刀,发现他们都在看着我。


  “你干什么!快把刀放下!”男人冲我叫着,他的面孔因为恐惧而扭曲。


  不远处那两个小孩摔倒在地,看着我一动也不敢动。看吧妈妈,你喜欢的孩子就是这样懦弱无能吗?可你为什么还要去保护他们啊!为什么……你就不愿意保护我……


  男人依旧挡在我面前,我看得出来他有些发抖。


  真碍事!你们都给我滚啊!不要拦在我和妈妈之间!


  等我回过神来,男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他死了吗?不行……头好痛……我不能想这个问题。我一想这个问题头就像要炸裂了一样。


  我喘着粗气,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女人。


  “别过来!!!求你!求你放过我们!”她泪流满面地哭喊着,“至少放过这些孩子!”


  “我问你……你为什么只对我那么生气?”她到现在为什么还是在保护那些小鬼,我俯下身盯着她那张脸,“为什么?为什么一直都打我?”


  明明……明明以前你对我……也是那么温柔。


  求求你了……快变回原来的妈妈吧。


  “你,你这是怎么了?”女人的声音颤抖着,她好像从没见过我一样,眼神中满是恐惧,“我并不是你的妈妈啊……”


  “够了!你看着我的眼睛!我也是人!是活生生的人啊!”我生气了。


  下一秒,她就没有了声息。


  滚烫而粘稠的液体再次包裹了我。


  好温暖……真的好温暖……就像是被妈妈抱着一样。


  “原来如此,原来妈妈也是这么温暖的啊……”我看着女人笑了。


  警察说的没错,我是杀了人。


  我杀死了我的妈妈。


  可是我并不恨她,我只是觉得我们都没必要活下去了。


  我看着车窗外的夕阳,缓缓的从车窗爬了出去,站在了铁轨上。


  疼痛从我身体每一寸传来,我的大脑甚至承受不住这份剧烈的疼痛,可能这就是我杀了人的惩罚吧。


  好痛。


  我的视野被模糊的红色笼罩,好像夕阳,从通红逐渐沉入黑暗。


  对不起……杀了这么多人……我还是没有变成一个好孩子……你肯定会责怪我。


  什么啊……你问我为什么会带着一把刀?


  因为,那本来是我给自己准备的啊……


  我想回到那个地方,然后结束一切的……好像又被我搞砸了呢……我真是没用。


  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又能见到你了,妈妈。或者说,我们……还是不要了吧。


  再见。


nap
蓝泽牌暖手宝ᕕ( ᐛ )ᕗ这两...

蓝泽牌暖手宝ᕕ( ᐛ )ᕗ
这两天手真的冷僵了勾线都不顺

蓝泽牌暖手宝ᕕ( ᐛ )ᕗ
这两天手真的冷僵了勾线都不顺

plastic

都是些水图

话说囚馆女主真的好好看我fo了!!!

都是些水图

话说囚馆女主真的好好看我fo了!!!

柳川川♪
【用可爱的大宝贝镇楼!!!】...

【用可爱的大宝贝镇楼!!!】

近日不少人留言跟私讯
问说我都怎么购买官方东西的
决定开一篇来说一下…!!

买官方谷子的方式很多,下面分享几种方法:

①我的方式:

我的购买法可能大家比较不适用…
但很多人问就还是说一下!!

因为有朋友在日本工作
东西都是请他帮忙买+寄给我的∠( ᐛ 」∠)_

②集货

这个词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
这是一种行业,
概念有点类似“有朋友在日本“一样。

“集货商“有专门收东西的仓库(地址)
你可以透过刷卡购买日本的东西
把东西寄到集货商的地址

等到东西确认收货后,
集货商会把东西打包秤重
并告诉你要给他多少费用
确认没问题后就将东西寄到你家啰!

[如果想知道更多详情
可以稍...

【用可爱的大宝贝镇楼!!!】

近日不少人留言跟私讯
问说我都怎么购买官方东西的
决定开一篇来说一下…!!

买官方谷子的方式很多,下面分享几种方法:

①我的方式:

我的购买法可能大家比较不适用…
但很多人问就还是说一下!!

因为有朋友在日本工作
东西都是请他帮忙买+寄给我的∠( ᐛ 」∠)_

②集货

这个词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
这是一种行业,
概念有点类似“有朋友在日本“一样。

“集货商“有专门收东西的仓库(地址)
你可以透过刷卡购买日本的东西
把东西寄到集货商的地址

等到东西确认收货后,
集货商会把东西打包秤重
并告诉你要给他多少费用
确认没问题后就将东西寄到你家啰!

[如果想知道更多详情
可以稍微搜一下“集货“关键字]

③开团

这应该是最常见的购买方式了!
(由于这个领域我属于萌新,
如果解释上有错误请见谅)

例如SW墙上
可以看到不少恶狼和eve谷子(商品)的消息

以本篇图片为例子
例如我很想要零人挂件
一般谷子只会有box组及单售
(单售都是不透明袋子包装起来,
会抽到谁不知道)

为了确保拿到想要的角色,会有抱盒的状况。

大概就是抱盒让各自亲妈们带走自家宝贝那样
建议有空可以多看看SW墙的动态!
(开团的太太都很辛苦哒!如果顺利买到自家宝贝也要记得谢谢开团的太太唷!)

另外,淘宝上面基本也有不少开团的人
有兴趣的可能就要稍微爬文一下了!

以上是我整理出的几个购买方式。
尽量以比较白话的方式说明了,
希望这样的解释能让大家看的懂
如果有错误欢迎提出指教(ಥ_ಥ)

希望大家都能买到自己家的宝贝(>ヮ<*)

SADNESS.
忘记打水印的痛苦😑在线洸洸性...

忘记打水印的痛苦😑
在线洸洸性感笔芯
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准备准备给洸君用拖鞋打手了(拖鞋警告🌚)
by.SADNESS.
新手书就拖拖吧(咕咕咕)

忘记打水印的痛苦😑
在线洸洸性感笔芯
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准备准备给洸君用拖鞋打手了(拖鞋警告🌚)
by.SADNESS.
新手书就拖拖吧(咕咕咕)

浮荼
我永远喜欢神木律.还是指绘摸鱼...

我永远喜欢神木律.还是指绘摸鱼。

我永远喜欢神木律.还是指绘摸鱼。

靈感乾枯中

便利店今天也在上演愛情戲~第三彈

今天的新村洸和平日一樣去便利店買甜點……在此再三表明,他本來就不是為了律而去便利店的,只是順便去確保她不會和人起紛爭而已

他不喜歡吃外食,主食總是吃不知加了什麼添加劑的,身體很快就能充滿化學物質了,甜點雖然也會有這個可能性,但只是偶爾的攝取是可以的

抱着這個心態,他走進了現時由律值班的便利店裡

「歡迎光臨~」

櫃台只站着律的同事,她本人不在

「小律的話,不在喔」

美咲看著明顯垂下的雙葉呆毛,微笑着說道

怎麼又覺得我是來找律的,洸有點不滿,他多次強調自己只是為了便利店獨家發售的甜點而來

「不關我的事」

說着,就走向冷凍櫃,取下兩杯甜點杯

律也喜歡這個口味,多買一個讓她下班時可以吃吧……不對,我是自己來買而已,關律什...

今天的新村洸和平日一樣去便利店買甜點……在此再三表明,他本來就不是為了律而去便利店的,只是順便去確保她不會和人起紛爭而已

他不喜歡吃外食,主食總是吃不知加了什麼添加劑的,身體很快就能充滿化學物質了,甜點雖然也會有這個可能性,但只是偶爾的攝取是可以的

抱着這個心態,他走進了現時由律值班的便利店裡

「歡迎光臨~」

櫃台只站着律的同事,她本人不在

「小律的話,不在喔」

美咲看著明顯垂下的雙葉呆毛,微笑着說道

怎麼又覺得我是來找律的,洸有點不滿,他多次強調自己只是為了便利店獨家發售的甜點而來

「不關我的事」

說着,就走向冷凍櫃,取下兩杯甜點杯

律也喜歡這個口味,多買一個讓她下班時可以吃吧……不對,我是自己來買而已,關律什麼事!

如此想着的洸把手裡的甜點杯放進購物籃,走向糖果貨架,再三思考後才把幾根棒棒糖也放進去,得限制一下律吃的份量了,雖然她依然看上去和抱上去一樣瘦瘦的,但再吃下去還是容易得糖尿病的

接着就是水櫃了,洸到現在也沒有理解到為什麼律會喜歡喝梨子味乳酸菌,味道獨特口感也古怪還不如多喝點牛奶長高點,當然他也保証一說出口肯定會被女朋友一頓暴揍,雖然打下去不痛但最好還是避免這個情況比較好

剛伸手准備去拿一瓶乳酸菌,瓶子卻不知為何往裡面後退了,下意識把手臂伸進去想把飲料取出

一瞬間,伸進去的手臂被用力扯進去

便利店也有真理之口!?

關節被架子卡到生痛,但洸一摸到熟悉的觸感就反應過來罵人了

「律!!」

剛剛還受了驚嚇,現在他可感受到有一雙手抓着手臂,手掌還摸到柔軟的觸感,會做這種無聊事的,在這間便利店就只有一個人!

「沒想到洸你很温暖呢~」

律隔着水櫃早已經看到洸了,天氣轉凉加上長時間留在低温的水櫃,她快冷死了,但即使到了深秋,她還是好想喝梨子味乳酸菌,才想偷偷收起來,洸的手臂就伸進來,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作弄他的機會,剛好又是個人肉暖寶寶,一舉兩得

「你冷死了,把飲料放回去,還喝冷飲」

洸可以感受到那幾乎接近冰塊的温度,下意識捏捏她的臉,律反駁着,才不要聽這家伙的話呢

「天氣冷喝冷飲才是滋味最棒的!」「你活該肚子痛」

兩人就這樣隔着水櫃吵架,直到有人要拿飲料才終止這場滑稽的吵架現場,把手收回,洸感受到一個小小軟軟的東西輕輕圈住了他的手指,但被他一拉也就鬆開了

「不要喝冷飲」「哼」

沒有作出明顯的否定,洸也就默認她答應了

收回手,頂着美咲充滿善意的笑容,洸不好意思留在便利店,硬是走出外面,冷風讓他身上的每寸肌膚也僵硬得不得了

好冷

洸的鼻尖發涼,雙手插入口袋

但比起剛剛那家伙的手,這算不了什麼

想了想,洸重新走進了便利店

「好的,暖手寶總共是300圓-----」

不要這樣看我,說過很多遍不是為了律,單純是我不想被當成暖寶寶而已!

【END】


笔芯r
2018/12/12 deat...

2018/12/12

death match

真!是!好久不见了!我之前练联考去了!我回来练高考听力了所以又有时间画画了!(光学文化课不干别的很无聊是画画的源动力)
没有高光笔在手边我画的很辛苦 点名批评某星空图案的外套(。)
我怎么才去玩恶狼游戏,每次都比别人入坑慢,暴打了四月的我自己

2018/12/12

death match

真!是!好久不见了!我之前练联考去了!我回来练高考听力了所以又有时间画画了!(光学文化课不干别的很无聊是画画的源动力)
没有高光笔在手边我画的很辛苦 点名批评某星空图案的外套(。)
我怎么才去玩恶狼游戏,每次都比别人入坑慢,暴打了四月的我自己

呱啊呱啊呱咕噜噜籽
之前画的伦太郎 这个角色 爱了...

之前画的伦太郎 这个角色 爱了...

之前画的伦太郎 这个角色 爱了...

德育处教育长三千
是零人!夏娃计划里一见钟情(?...

是零人!
夏娃计划里一见钟情(?)

是零人!
夏娃计划里一见钟情(?)

玻璃人保护协会
10分钟摸鱼随便画来玩的不要认...

10分钟摸鱼随便画来玩的不要认真233333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总之撞了的话先说对不起了……!!。゜(ノ)´Д'(ヾ)゜。゜

幸存组真的无敌可爱,超爱他们的互动了٩(ˊᗜˋ*)و!

10分钟摸鱼随便画来玩的不要认真233333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总之撞了的话先说对不起了……!!。゜(ノ)´Д'(ヾ)゜。゜

幸存组真的无敌可爱,超爱他们的互动了٩(ˊᗜˋ*)و!

祭星-星光璀璨

【伦雪】不老女[男]巫和他的孩子

巫师雪×少年伦

ooc,意识流,无脑甜,微量友情向朋雪,洸律。

大量私心注意,月考激情肝文。

如果可以的话↓

————————————

1

巫师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被巫师捡回来的时候脸上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过长的黑色头发长到了脖子,桃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巫师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揉了揉他的头发,好言好语的安慰道“乖,不哭了,你看你脏兮兮的,要不要洗个澡啊?”

那小孩子肩膀一抽一抽的,奶声奶气的同意了眼前巫师的提议。看着他有些婴儿肥的脸,巫师实在是没忍住,伸出手揪了一把,得到了男孩愈演愈烈的哭泣。

完全没想到男孩会是这个...

巫师雪×少年伦

ooc,意识流,无脑甜,微量友情向朋雪,洸律。

大量私心注意,月考激情肝文。

如果可以的话↓

————————————

1

巫师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被巫师捡回来的时候脸上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过长的黑色头发长到了脖子,桃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巫师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揉了揉他的头发,好言好语的安慰道“乖,不哭了,你看你脏兮兮的,要不要洗个澡啊?”

那小孩子肩膀一抽一抽的,奶声奶气的同意了眼前巫师的提议。看着他有些婴儿肥的脸,巫师实在是没忍住,伸出手揪了一把,得到了男孩愈演愈烈的哭泣。

完全没想到男孩会是这个反应的巫师手忙脚乱的把这个男孩子放在早已盛好水的澡盆里,一点一点洗去他身上的污垢。男孩的头发柔软极了,像是什么软乎乎的小动物,巫师没忍住多揉了两把。

给小男孩换好过长的衣服,巫师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紧张到不知所措的男孩,巫师蹲了下来,与他视线齐平。

“我叫霜月雪成,你叫什么名字?”

“森……森伦太郎。”

雪成待着笑意的荧绿眸子深深地映入了伦太郎心里。

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

2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小小一只的伦太郎已经长到了雪成几乎要抬起头才能和他说话的高度了。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雪成的身高依旧只有那点。

有时候雪成都开始怀疑到底是自己把伦太郎捡回来还是伦太郎把他捡回来了。但是看着眼前青雉的脸庞,总能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没事,我看上去比他大。

记得小时候,雪成在旁边练药的时候伦太郎总是坐不住,一定要凑上来看一下雪成到底在做什么才肯罢休。现在,时间已经褪去了他稚嫩的心,使他成熟了许多,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粘着雪成了。

伦太郎最近总是喜欢跑到人类的街市上去,但最后总会回来。当雪成问他为什么不留在人类世界的时候,他总是说这里才是他的家。雪成权当作雏鸟情结,也没怎么管他,就让他住在这里。

直到有一天,雪成再也不认为伦太郎是所谓的雏鸟情结了。

那一天的开始,还要说到巫师的世界寄来的一张小卡片。

我们真挚的邀请霜月雪成成参加今年的舞会。

3

这件事使伦太郎有些了解到雪成的过去了。

在雪成收到那封信以后不久,伦太郎就看到雪成正在写回绝的信,伦太郎十分不解,问道“雪成为什么不去舞会啊,不是很有意思吗?”

“舞会?那没什么好去的。”雪成专心致志地写信,眼睛都没有离开信纸,羽毛笔飞快地划过纸面,留下一道道工整的字迹。“我才不要和那群家伙待在一起。”

 “雪成很讨厌那些巫师吗?”

“不……那倒也不是。”

“是我自己的原因。”雪成终于写完了那封信,用一个牛皮纸的信封装好了信纸,写好了地址就直接扔出了窗外。伦太郎刚想说什么,就看见那封信长了双翅膀,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

“雪成为什么不想去舞会啊?”伦太郎仍然穷追不舍地提问,“舞会……不会是应该很有意思吗?”

雪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或许曾经对于我来说是挺有意思的吧。”

“不过现在它对我而言,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在卖弄自己罢了。”

4

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再次提起那场舞会。不过,伦太郎还是偶尔会想到那封飞出去的信,还是感到有点遗憾。

突然有一天,伦太郎从雪成小木屋里的烟囱里面薅出来了一只黑色的猫。黑色的猫抖了抖身上的烟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跳到了雪成的桌子上,一个猫爪子就拍到了雪成的头上。

“我真的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只黑色的猫突然开口,“你算算,你都有多久没有去舞会了,再这样下去,你被除名我可管不了。”

那只黑猫突然想到了什么,变魔法一样的变出来了一封信,伦太郎凑上前一看,这正是雪成前不久寄出去的那封信。黑猫完全没有在意雪成震惊的眼神,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从他的话语中,伦太郎大致了解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巫师的舞会是一年一度的盛宴,和中国的春节类似。如果哪个巫师连续50次不去参加舞会的话,他将会被巫师界除名。而这次,刚好是霜月雪成拒绝参加舞会的第50次。

“也就是说 ,这次你再不去的话,你就再也不是一个巫师了。”名为洸的黑猫把桌子拍得啪啪响,“你知道如果你再不去的话面对的会是什么吗?你不再是一个巫师,就意味着你的魔法会被消除。”

看着雪成依旧毫无反应,伦太郎也急了。他劝雪成说,“既然这样的话,你就不得不去了啊,你不再想当一个巫师了吗?”

雪成沉默了许久,终于答应了去参加舞会。

5

转眼间,就到了舞会开始的日子了。雪成本想穿着巫师服就去参加舞会,但是他拗不过伦太郎,只好老老实实的去找了一套正常的衣服,乖乖的参加舞会去了。

伦太郎坐上雪成的飞天扫帚,和他去了舞会的会场。讲实话,雪成还从来没有带他做过飞天扫帚。平常都是他走路或者骑马出去玩的,根本没想到雪成会有飞天扫帚。

进了舞会会场,一堆人对着雪成嘘寒问暖,雪成也有礼貌的回了几句。那些人看着自己自讨没趣,就散开了。不过,一个绿色头发的名叫律的女巫却一直对雪成冷嘲热讽,而洸则乖乖趴着她的肩膀上,十分惬意。

伦太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稀奇的地方,他东走走西逛逛,活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雪成实在看不下去,拉住了四处闲逛的伦太郎,让他乖乖待着不要乱跑,伦太郎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

雪成叮嘱了伦太郎几句,就和律出去谈话了。伦太郎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雪成,坐起身来准备去寻找雪成。他朝着雪成离开的方向走去,无意间听到了男女的谈话声。他驻足倾听,是雪成和律。

他听到律压低了声音和雪成争辩着什么,由于谈话声太小了他根本不能听清。突然,律抬高了音量说一句,“你怎么还是忘不了朋也?我都告诉你了他变成凡人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劝?非要和他一样你才满意?”

他?他是谁?

6

后来伦太郎逃跑似的离开了那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或许他只是在逃避一个现实——雪成有喜欢的人。

没错,雪成可能有喜欢的人。只是这么一想,他就心如刀绞。那可是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啊,怎么能这样被别人夺去。

他现在还记得,他第一次遇到雪成的那天,雪成身上的阳光,金黄的光芒照在雪成亚麻色的头发上,显得熠熠生辉。而他身上脏兮兮的,就像一个小乞丐一样。

伦太郎魂不守舍地走到了舞会会场,本来新奇的舞会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他现在只想弄清雪成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人。

等到雪成回来的时候,伦太郎已经醉倒在沙发上了。他怀里抱着个酒瓶,嘴里嘟囔着什么。雪成摇了摇伦太郎的身子,伦太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抱住了雪成。

“雪成,我好喜欢你……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你了……”伦太郎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注意他到底说了什么,“你到底喜欢那个混蛋的哪一点啊……呼……”

话一说完,伦太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雪成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他手忙脚乱的和周围的人告别,带着伦太郎回到了他的小木屋。

他把伦太郎安置在他的床上,脸埋进了被子里。他小声点说了什么。

“我也……喜欢你……”

告白的事,等你清醒再说吧。

————————————

乱七八糟的补充w

朋也不想做巫师,就50年没有去舞会,所以成为了凡人。

感情线一塌糊涂……我会加油的

忍者必须死3墙

都是以前的草稿改了改

都是以前的草稿改了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