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狼游戏

71.7万浏览    7719参与
◆ZAS◆

这个真的好玩,玩的上头,打了一下午(冒烟)

这个真的好玩,玩的上头,打了一下午(冒烟)

一坨怂猹

太久没发东西了
发点未完成手书用图
应该没什么人看´<_`

太久没发东西了
发点未完成手书用图
应该没什么人看´<_`

少年泽

不会画背景。然后出来了骚操作23333

不会画背景。然后出来了骚操作23333

盖棉被闷出汗

两张雪成,我好喜欢他!

两张雪成,我好喜欢他!

一枚龙
“看我看这么久,吃醋了?”

“看我看这么久,吃醋了?”

“看我看这么久,吃醋了?”

君阿壹

画好啦ww雪成君ww敲可爱啊啊啊啊啊ww

动作有参考

画好啦ww雪成君ww敲可爱啊啊啊啊啊ww

动作有参考

君阿壹
画了个捧花雪成君ww是个草稿…...

画了个捧花雪成君ww
是个草稿……但是我怎么感觉我已经画完了呢嗯?——_(:з」∠)_

动作有参考ww

画了个捧花雪成君ww
是个草稿……但是我怎么感觉我已经画完了呢嗯?——_(:з」∠)_

动作有参考ww

是幽子冥噢♪

Another Ending(18)

“好久不见啊,洸。”


 


————————————


我们借着凛佳家里的浴室洗了下澡,开始探讨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们时间不多了,”我敲了敲桌子,“按这个势头下去,距离他们找来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我想,他们下一步通缉的就是凛佳和我,还有雪成”


“真的很感谢凛佳……”雪成感叹道,“帮助了我们自己也会陷入困境的吧?”


洸也点头说道,“是啊……不过,你为什么会帮助我们呢?而且你……也在这?”他望着伦太郎。


“我还活着的哦♪是真人呢♪”


“这个我有眼睛,我会看。”


凛佳思索了会,“其实,是因为他。”她看向伦太郎。


“啊?”


“几...

“好久不见啊,洸。”


 


————————————


我们借着凛佳家里的浴室洗了下澡,开始探讨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们时间不多了,”我敲了敲桌子,“按这个势头下去,距离他们找来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我想,他们下一步通缉的就是凛佳和我,还有雪成”


“真的很感谢凛佳……”雪成感叹道,“帮助了我们自己也会陷入困境的吧?”


洸也点头说道,“是啊……不过,你为什么会帮助我们呢?而且你……也在这?”他望着伦太郎。


“我还活着的哦♪是真人呢♪”


“这个我有眼睛,我会看。”


凛佳思索了会,“其实,是因为他。”她看向伦太郎。


“啊?”


“几天前,我收到了伦太郎的信。你读一读就知道了。”凛佳从包里掏出了两张纸。她把纸递给洸。


洸哥沉默的接过了信。


“这封信在数日前,全城的媒体和自由记者都收到了。”


“这个是杏夏和伦太郎一起用电脑打印出来的信,”雪成解释道,“我们聚集在一起,也是杏夏的主意。”


“这也太详细了吧……”


“我啊,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伦太郎拉低了帽子,“但是,我做的事情只会是个死循环,这是如今社会,大家漠视他人而必然引起的。”


“所以?你想改变世人?”


“是的呢♪”伦太郎抬头又挂起了熟悉的笑容,“只要能做起到使世间人扪心自问的效果,我就很开心了♪”


“但是,我们寄出去的信如石沉大海般再无音讯。”我沉声道。


“而且媒体报道的新闻也与事实不符……”雪成叹了口气。


“所以我觉得,大家都这样子的话真的就太过分了……”凛佳一脸严肃,“所以,作为一名对自身职业感到自豪的自由记者,我就找到了雪成和伦太郎还有杏夏,我想保护他们,还有你,新村洸,我希望你们可以把真相曝光给世间人,在此之前,我会尽我一切努力去保护你们。”


“我真的无法去忍受媒体利用权利,将他人的努力否认掉,去扭曲事实,这是对记者这个职业的亵渎……”


凛佳沉默了会儿,然后好像很舒畅的舒了口气,“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了!”


她的眼里写满了真诚。


洸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叮咚的门铃声给打断。


雪成被吓到了,“这……?”


凛佳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去开门,“别怕,警察这会儿还没搜到我的……”


她拎着一封信回来,“这是……”凛佳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青年的照片。


我和伦太郎看到那张照片,表情有点微妙。


“这谁啊?”


“看起来跟恶狼游戏没什么关联啊……”


“有关联的,跟恶狼游戏很有关联。”伦太郎沉声道。


“……诶?”


我指着那张照片,“他是相田裕也。”


“对,我这里还有很多其他同伴调查出来的资料……” 凛佳翻出来,一字一句的读出来给不了解相田裕也的人听。


“所以,他也是因为社会冷漠而遭殃的人之一……”洸在听完资料后表情也变得有点微妙。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起来。大家沉默无言。


“好啦,我们换个话题啦……”凛佳打破了沉默,“我会一直努力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我提问道。


“我可以联络我可靠的同伴给你们找一个谁也找不到的藏身之处!还有,我想再去好好深入调查高层的腐败,然后整理你们的发言……大概就这样!”


洸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不知为何“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懂了,”洸望向伦太郎,“既然如此,我也绝不会让你给警察抓到的,不是为了我自己那么简单。对吧,雪成,杏夏?”


我看向洸和雪成,他们的脸上都是很坚定的神情。


“……谢谢你们♪”伦太郎笑了。


我举手提问道,“请问下,可以去山梨吗?我有些事情很在意想要调查下。如果不太想的话我自己一个人溜去吧……”


“我无所谓♪”


“嗯……我觉得也可以。”雪成附和道。


“我也是有一点很在意的事情要去呢……所以,就先去山梨吧,我同伴的地方也挺顺路的。就先去我同伴的藏身之地吧~”


这时候在原作里神崎会调查到我们未来的路线,当然我不太希望凛佳的避难所那么快就曝光,这时候去山梨的话,我还有些事情可以确认下。


“那,我们接下来就……”凛佳说话的声音刚出来就被新闻报告打断。


“紧急新闻报告……”


我和雪成的脸出现在电视上,不是,跟旁边的我还有洸伦太郎比起来雪成的脸怎么这么就人畜无害呢……


……我都被通缉了还想这些干嘛哦。


“哇,我上镜了,好丑。”我望着电视机里的我,将头发里层染了白发的我简直就是个不良……


“这,我明明没杀人啊……”雪成一脸震惊。


“那这样的话,我估计也已经被注意到了吧……”凛佳额头上流下了一滴汗,“这样大摇大摆的去找我同伴还是太惹眼了……诶,我有个好主意!”


我们纷纷转头望向她。


 


“凛佳,你指的好主意是什么啊……”雪成坐在后面疑惑的问道。我坐在前面,他们三个坐后面。


“这路线不太对劲的样子……”洸望向窗外一片灯光。


“你们稍安勿躁啦,到了你们就懂啦。”凛佳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我看见她兴奋的表情,不由得害怕起来……


 


到了购物中心,雪成和洸脸上的疑惑更明显了。


“这……?”


凛佳掏出手机给他们看了网络新闻,手机上,我和雪成他们的照片已经曝光在网上。


“……微博?”洸挺眼尖的。


“你们看看评论~”


〔伦太郎君太戳我了~如果是杀人狂真的是可惜了~!〕


〔雪成君好可爱啊,他真的是杀人犯吗???〕


〔新村洸一看就是恶人面相……〕


〔小林杏夏这名字好可爱诶,看起来是个清新系女子高中生呢~她真的是杀人犯……?〕


“凛佳带我们过来就是想变装下吧……?”


“杏夏真聪明诶,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你们四个留在这儿,我去买点变装用的衣服……”


“拜托凛佳了♪”


“麻烦你了……”洸望着窗外的景色。


“一定要选普通的啊……”雪成看起来有点害怕的样子呢。


凛佳露出了奸笑,“放心吧,嘿嘿嘿♪”


……笑得跟个伦太郎似的。


我觉察到了什么,指着窗外说道,“为什么会有警察……?”


我们意识到不对,警察们在排查停车场里的车,很快就到我们了……


“还是直接跑进购物中心吧……”洸冷静的思考后想出了这个办法。我们都觉得可行,赶紧的跑下车冲进购物中心。


“好多摄像头……”我不动声色的斜眼观察。


“事到如今我被拍下来都无所谓了。”洸倒是淡定。


“……你好熟练啊。”我吐槽道。


“也不能这么乱逛啊……总感觉很多人在看着我们……”雪成一脸担忧的样子。


伦太郎往我这里投来疑惑的视线,“杏夏你在……干嘛?”


我带上眼镜脱下外套,用最快的速度带好美瞳,一边叼着发圈嘴里口吐不清的回道,“呜呜呜呜呜呜”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洸吐槽我。


我把头发扎好,将外套绑在腰上,“做点简单的伪装啊,话说凛佳人呢?”


凛佳拎着一些东西跑回来,“我在这!你们快带上这个!”


“这……”


“别说那么多了,快带上!”


简易的伪装很快就完成了。


我撸起袖子看着洸和雪成,这个伪装的确厉害,轻轻松松遮住了两个人的特征,比如洸的头顶上的两戳毛,雪成的红衣……


“这个变装貌似比我的还不可靠……感觉努力看就会暴露呢。”我对着镜子在左眼角下画了颗泪痣。


“这只是暂时的变装啊!不过杏夏你好熟练噢,气质变了个人似的……不说了我赶紧去买真正的变装去了。”


“你们看,”伦太郎皱着眉往旁边一指,“……他们已经在仔细辨认每个顾客的脸了。”


我紧张起来,仔细一看,貌似里面没有女警……?


“我去女厕避一避……碰碰运气吧。”我假装自然的样子离开他们三,“你们小心点……”


“嗯……”雪成紧张的小声应道。


我闪进女厕。


 


“他们走了吗?伦太郎他们没有暴露吧?”我紧张兮兮待在女厕给凛佳发信息。


“放心♪都走了,没有暴露♪”凛佳很快就回复了。


我松了口气,走出去。


四个人齐齐整整都在外面。


“你们三怎么做到的……”


“……别提了。”雪成捂脸。


凛佳的手上拎着好几包东西。


“这些是……?”伦太郎指着那几包东西。


“变装道具哦,有这些肯定不会发现啦~”


“辛苦你了……”洸感叹道。


然后我们赶紧的都上了车。


 


为了避免警察追捕,我们没有走高速公路,很快就到了山梨。


我们下了车,打算走去凛佳同伴的地方。望着镜子里白色短发的,只有黑白搭配的我,活像一个不良少女……


我对着镜子理假发,假发刘海有点长,一边理一边感叹道,“凛佳你真是个天才……”


“嘿嘿♪”被夸的凛佳笑出声来,“不过杏夏外套买大了呢……”


我摆摆手,抖了抖宽大的黑色的外套,“没事,学伦太郎这样子穿挺好的。”


……所以更像不良了呢。


“可是,我这身衣服真的不奇怪吗?!”一个双马尾的小姑娘缩在了伦太郎背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


“不奇怪啊,超适合的!”凛佳信心满满的说道。


“雪成你真的超适合的啦!好可爱……”我使劲忍笑。


雪成欲哭无泪。


“我也觉得好奇怪……”洸一脸复杂的看了看雪成又看了看自己。


“洸太高了啦。”我抬头翻了个白眼。


“杏夏这样更像不良了啊……”雪成感叹道。


伦太郎努力忍着笑,“雪成跟杏夏站一起,真的像不良大姐头和她的纯良小学妹……”


连洸都笑出了声。


“没事的雪儿妹妹,”我笑着拍了拍雪成的后背,“有什么事我罩你,我裙底还绑着两把刀,谁欺负你跟我说声……要不要我给你也绑一把,算了还是让伦太郎帮你绑……”


“我同意♪雪成真的好娇小无力呢♪对吧小洸♪”


“你别跟着叫啊?!还有,道理我都懂,为什么伦太郎不用变装?”


“伦太郎的变装已经很厉害了~话说没有伦太郎帮我给雪成化妆真的有点忙不过来……”


“凛佳你也不容易,无论怎么给洸化妆也遮不掉那个凶巴巴的眼神……”


“……啧。”


谈话间我们就到了凛佳所说的藏身之地。


凛佳把门打开,发现里面有人。


“谁……?”洸高度警惕着。凛佳也紧张起来。


看背影,是一个扎着辫子的男人,他是……


凛佳看清客厅里的人是谁时,惊讶的喊出声,“莲!”


男人转过身,“凛佳?你旁边的是森伦太郎,新村洸,还有个不认识的女孩,以及……”


“小林小姐?”


 


我尴尬的刮刮脸。


“嗨,千叶莲先生。没想到都这样了你也认得出来呢,哈哈……”


 


TBC.


 


————————————


 


小剧场:


杏夏:雪成——你不要挣扎了——来人啊,按住他的腿我来按住手——


伦太郎:来了来了♪雪成腿好细诶——♪


杏夏:怎么手比我还细,好气啊。


雪成:嘤……


洸:……他俩兴致很高呢,换个衣服至于吗。


凛佳:毕竟还是孩子♪


洸:……放下你手中的裙子,你不要过来啊——


 


萌新尤

aaa是微信的小程序捏她里面捏的幼版朋雪!!

aaa是微信的小程序捏她里面捏的幼版朋雪!!

君阿壹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假设朋也是反派……雪成从小就想当侦探……我敲!!!!好带感!!!!!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假设朋也是反派……雪成从小就想当侦探……我敲!!!!好带感!!!!!

陈言务趣

[朋雪]星星睡不着的时候会数人类吗?

/恶狼游戏·朋雪.

*梗自网络.私设如山.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BGM-Stella-Fling Posse.


/星星睡不着的时候会数人类吗?

/陈言务趣.


蓝泽朋也是一颗星星。


他成为这种存在的时间并不久,所以作息时间表还未能和前辈们统一。其中一位前辈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夜晚才是星星们的工作时间,他在太阳高照的白天时,是找不到任何一个会在这时候向星星...

/恶狼游戏·朋雪.

*梗自网络.私设如山.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BGM-Stella-Fling Posse.

     

/星星睡不着的时候会数人类吗?

/陈言务趣.

       

蓝泽朋也是一颗星星。

     

他成为这种存在的时间并不久,所以作息时间表还未能和前辈们统一。其中一位前辈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夜晚才是星星们的工作时间,他在太阳高照的白天时,是找不到任何一个会在这时候向星星许愿的人的。

       

前辈怀疑蓝泽朋也生前是个人类,只有这种生物才每天围着时钟和计划表转圈。成为星星的灵魂并没有特定的选拔标准,至今还是未知的,它并不物种限定,比如朋也的前辈,她生前是一只猫头鹰。

       

朋也是个乖孩子,这或许是从还活着时就留下的本能。星星们没有生前的记忆,他却万事都从善如流地按照前辈的指引走。完全的信任。

         

“总怕你是不是被骗了才死掉的,你这种小孩,真的很好骗啊。”前辈如是说。

       

朋也顾不上去听,他在云朵上找了个舒服的角落窝好,尽量不妨碍到其他的星星们休息,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尽他所能要在白日就沉入梦乡。一切都变得朦胧、遥远而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

      

有一个微小的声音,穿过指缝,清晰地钻入了他的脑海。

          

“想要许愿。”

         

“如果愿望能成真的话…我不想再转学了。”

           

这是一个很新奇的愿望,也是朋也听到的第一个愿望。他从云朵边上探出头向下看,看到一个戴着红帽的孩子,背着书包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

       

他看上去很不开心。朋也想。或许作为星星的我能帮帮他,毕竟他是第一个许愿的人,这是我听到的第一个愿望。

        

不过,他很经常转学吗?意外地,他熟悉这个词,就好像有谁对他抱怨过,这种事情实在很糟糕。他对这孩子油然而生一种同情之心,朋也的目光跟随他穿过街道,进入学校,其间他换了三朵云朵搭乘。

        

孩子们像商品一样被按规格或顺序码放在座位上,阅读同样的文章,朋也趴在云朵上,双手托腮向下看去。一个、两个、三个…霜月雪成。

        

他听到了那女教师喊金发孩子的名字,霜月雪成。他不厌其烦地念着这个名字,不自觉很开心地笑起来。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应该也是很温柔的孩子,但为什么总抵着头呢?星星只负责实现愿望,是不能对着人类指手画脚的。

       

霜月雪成、霜月雪成…

        

他重复着,闭上双眼,在无数个霜月雪成的音节从他唇齿间流过后,奇迹般的困意上涌。朋也闭上了双眼。

     

       

他一定做了个很糟糕的梦,再睁眼时已是黄昏。星星也会感觉头痛,朋也用掌根揉着自己的额头,发现孩子们马上就要放学了,他身下的这朵云意外的好脾气,被他躺了几个小时也不忿,甚至还自告奋勇要把他送到雪成家的那个方向去。

        

朋也向云朵道过谢,他们就追着情绪低落的孩子,回到了雪成最开始的出发地。

        

家里的氛围很严肃,朋也不知道能否把这样的地方称之为“家”。无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领口,他居然会对这种沉闷而压抑的气氛感到熟悉…容不得他追忆往昔,面容冷肃的男性已经在眨着背包带的孩子身前,他唇瓣刚要开合,朋也就觉得某种预感在警告他,如果他不做点什么,这父亲必定要说出什么令他孩子伤心不已的话来。

      

不知方法是否正确,他用指甲截断自己的一根头发,然后在指腹间将它揉搓成晶亮的粉尘,吹入阳光中,飞灭不见。

      

被称为父亲的男性,紧绷着下坠的嘴角恢复一线平,甚至微微向上勾起。他宣布了金发孩子完全意料之外的好消息:我们不再搬家了,所以,你也不必再转学,我们就安定在这里。

        

当看到孩子碧色眼瞳中亮起光芒的一刹那,朋也同样感到了真切的欢喜。星星的工作真好啊,如果、如果是为了那一缕光的话,做更多也值得。

     

尽管等到夜幕降临时,等待着他的是前辈的尖叫:“蓝泽朋也!!”

        

女高音穿透耳膜:“你都做了些什么!”

        

黑发孩子抬起脸,无辜而乖巧地跪坐:“太阳升起时,我们也会有工作的。”

        

“你实现了一个人的愿望…但是这是个愚蠢的选择,你选择了老人还是孩子?你以为自己在做慈善吗?”前辈单手叉腰,板着脸用指尖戳他的额头,朋也不自觉闭上了眼。“星星帮人类实现愿望是需要代价的,这需要我们消耗自身的一部分,你的‘光’也会因此失去一部分,落到那个人类身上。孩子和老人都是不足以回馈我们更多的光的,如果你学过算术,就该知道这是一门亏本的生意。”

        

“给予年长的人‘光’是善良,给予年幼的人‘光’是信任。——前者是富余时的施舍,后者是寄托希望的细水长流的生意。我都不推荐你做、你会不断失去自己的‘光’的,去找一些成年人吧。”

           

“如果不断失去‘光’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就会像你现在这样,”她示意他看看自己的手。“变得越来越黯淡,最后陨落…消失。”

         

“星星的陨落,就是彻底消失了。”

          

“可是,”朋也说。“他向我许愿了。太阳升起时,也是有人会向星星许愿的。”

         

“那大概因为他不懂许愿的规则吧,”前辈不耐烦地挥挥手。“他的长辈没有告诉他…这种事下次不会再有了。”

        

        

“现在是白天诶。”

      

“没关系的,你相信我,只要许愿,星星就一定会听到的!”

        

“真的有‘会实现愿望的星星’存在吗…”

        

“嗯,一定会有的。”

          

“那么,朋也要许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啦。”

         

         

“看,你的‘光’一直没有回来。”前辈指了指他。“不要再实现孩子或老人的愿望了。”

        

她是个好人,并没有苛责他或追问他实现愿望的对象。于是朋也诚恳地问:“可是、前辈,请问我为什么比其他的星星要亮呢?”

        

前辈的脸色阴晴不定,或者说,她的光正在闪烁。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

        

“星星间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听说、”

         

“越温柔的灵魂,成为星星时就会越闪耀。”

        

“但是、”她堵住了朋也追问的想法。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星星。听说这种‘温柔而闪耀’的存在,在星星中是寿命最短的一种,因为他们无论听到什么愿望,都会帮助人类实现。最后只有陨落一个结局。”

        

“如果你不想变成快乐王子,或者步他们后尘的话…”

         

“就远离那个人类吧。”

           

         

“如果、真的存在能实现人类愿望的星星的话。”那孩子站在他上次许愿的地方,朋也窝在他头顶的一朵云里,听着他的诉说。那孩子仰起脸,试探的神色。“…请问能让明天不下雨吗?”

       

朋也眨了眨眼,按前辈的告诫,他本该远离这个危险的孩子,捂住耳朵不去听他的愿望。可是…

       

他无法拒绝霜月雪成,他无法拒绝那双眼睛。

         

第二天便是风和日丽的假期。

     

似是确认了星星的存在,雪成后来的态度便放松下来。不过他确实不是什么麻烦的小孩,多数告诉朋也的是一些有趣的日常,不许刁难人的奇怪愿望。不过问题之类的,朋也并没办法回答。

       

学生们都在午睡时,雪成问:“星星睡不着的时候也会数人类吗?”

       

他并未开口,但朋也的确清晰地听见了他的心声。他趴在云朵上低低笑了一声,想要回答:是呀是呀。

       

朋也睡不着的时候就闭上眼,只见脑海里跑过:一个霜月雪成、两个霜月雪成、三个霜月雪成…

       

不过,人类是听不见星星说话的。

         

所以雪成的问题至今还是未解之谜。

         

朋也半梦半醒时,朦胧地听见一个没头没尾的愿望,是自己的声音。

       

——“希望雪成能遇上一颗愿意实现他愿望的星星。”

        

前辈不再与他往来,一开始还会恨铁不成钢地怒吼,后来看到朋也时,也不愿再过问近况,只是冷淡地来了一句:“我可用不起这么昂贵的安眠药。”

        

“不是安眠药…”他说,但是前辈已经转身离去了。

          

好吧,不是安眠药。还是新人的星星在她身后发出一声短促的叹息。雪成可是朋友啊。

         

不过,星星之间似乎也没有为朋友实现愿望的先例。后来情况已经发展到朋也听到了雪成的心声,不待他第二天白日许下愿望,傍晚时便打了个响指,拜托雪成的父亲带着一个小惊喜回家:例如美味的果酱面包。

       

孩子反馈的善意真挚纯诚,不懈于实现他愿望的星星并不止于就此陨落。

       

只是,某天,如果雪成许下一个他无法实现的愿望,该怎么办呢?

       

正当朋也这么想时,清晨时的孩子抬起脸,双手合十:“非常感谢…如果你能听到的话,会实现愿望的星星…这是我向您许下的最后一个愿望。”

       

“它非常自私、也很无理取闹,但是…这愿望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拜托了,把之前的所有愿望收回也可以的。”

        

“我向您许下的愿望是——”

         

“蓝泽朋也。”

        

云朵上只余微光的小孩子,讶异地睁大了眼睛。

        

        

表情冷漠的女性前辈抬起眼睛,对上孩子时,紧蹙眉头,片刻后却阖上双眼,无奈地长叹出一口气:“你也逃不开所谓的宿命,还是你已经疯了,小孩?”

         

“星星是已死之人的灵魂,是无法在日光下行走的。你甚至不能触碰到人类,就会在清晨时灰飞烟灭——一旦你离开云朵。”

        

“星星间有着古老的传说,我曾经对你说过。”*

        

“在日夜交接的清晨,我们要瞒过神的眼睛,他设下了一道针对想要离开黑暗和夜晚的、星星们的防线。”

     

“那是朝霞和晨露交织汇成的河流,它比岩浆更滚烫,也比寒冰更刺骨。你对它立下誓言,如果违约,就会失去声音。”

       

“不曾安息的灵魂们已经在这条河中飘荡了数百年,黑暗不允许他们皈依,光明则会将他们消灭。他们会阻碍你。”

         

“你需要跨越那河流,被它淹没,如果你没有被亡灵们扯入水底,不曾第二次死去,在苦难面前放弃希望…你要饮下河水,才能渡过河流,你会想起生前的记忆,你死亡的理由。”

         

“那时,你就能作为一个真正的存在,去拥抱你所爱的人。”

         

“我只知道这些,蓝泽。”她说。“你的选择呢?”

        

孩子微微一笑,答道:“我要跨过那条河,去见我的许愿者。”

         

“拿上这个吧。”在他转身时,前辈叫住他,这样说,将银色的发光的硬币放入他的掌心。“祝你好运。我所见过的、最温柔的灵魂。大抵因为你是个孩子吧,希望你会成功。”

          

他将那枚硬币攥紧,向前辈鞠躬道谢,在天方泛起一种奇异的淡紫色,神明将要睁开代表太阳的那只眼睛时,他纵身跃下,看见了那条火红的河流。

        

它一瞬间将他吞噬了,他想要闭紧双眼,灼热气流汹涌灌进每一个入口,裸露在外的皮肤被炙烤,骨髓里却散发出冷意来,那些亡灵面目狰狞地将他环绕…会第二次死掉吗?

        

不会。

       

不行。

       

他不允许。

         

如果就在此这样死掉的话,记忆该怎么办呢?前辈会怎么办呢?雪成、还有雪成的愿望呢?

        

他眼前浮现出那金发孩子的碧色眼眸。

            

掌心的硬币变得温热。

         

那是属于人类的体温,回到了已经死去的星星身上。

         

亡魂们的面庞惊疑而恐惧,他们四散逃去,用尖锐的声音高喊:“这是、这是一个不能触碰的灵魂!”

            

朋也张开口,他想要喊住他们,或为自己辩解?他忘记了开口的初衷,当河水涌入口腔,生前的记忆就将他淹没。

          

他想起来了…死亡的理由。

        

        

这是一个清晨,与往常并无什么不同。硬要说的话,或许是个阴天,平时太阳升起有这么晚吗?雪成抬起头,从家到学校的街道上空,每天都固定停着一朵云,而今天没有。雪成固定抬起头向星星诉说什么,或是许愿,今天也没有。

         

他长叹了一声。哪怕真的存在能实现人类愿望的星星,在白日许愿就足够不可思议,更何况是向对方许愿一个已经死去良久的朋友…那可是一个人。他在想什么,才会这样刁难对方呢?出于一种盲目的信任。

        

不如,向星星道个歉吧。因为说出了这样的妄想,哪怕他是真的、真的很想要朋也回来。

         

死亡和错误一样,是难以被一笔勾销的。

        

他仰起脸。

         

然后愕然地僵住了抬手的动作。

        

火一样、绸缎般、前所未有的多、红橙色的朝霞将天边布满,蓝与紫与青、三色的光织成一束围绕着金色流转,墙壁和砖瓦蒙上一层虹色,风袭来,香飘过,花绽放,晨露在熹时闪耀着温柔的光。

         

——长夜破晓。

         

然而真正最令雪成惊异的是,正坠落下来的,轮廓逐渐清晰的那孩子,美好的像一个要让他立刻落泪的幻觉,从半透明的发光的虚影逐渐凝实,被阳光填上色彩,正对自己露出那久违的、令人怀念的笑。

        

出于本能一样,他对那从天而降的孩子张开双臂,眼角被濡湿,他发不出声音,只好在心底念着对方的名字:朋也…朋也?

          

星星能实现人类所有的愿望。

         

啊、那是…怎么样的景象?

         

携世间美好奔你而来。

                

朝霞的红色还未从星星的身上退去,他看到那个充满祈愿的拥抱。

        

在触到对方的那一刹那,他轻柔地扶住了对方的肩头,在降落时,抹去了雪成的眼泪,捧住了孩子的脸颊。

        

冰凉而柔软事物从眉心滑落到鼻尖,雪成闭上了眼睛,他失而复得的伙伴,一定已经完全原谅了曾经。

          

人类听到他的星星带着笑意说道:

           

“嘘、”

       

“不要拒绝星星的吻。”

       

-END-

*传说中的河流:参考了希腊神话中的五条冥府之河。


方块er
这亚子的外套正常(?)点(?)

这亚子的外套正常(?)点(?)

这亚子的外套正常(?)点(?)

酷哥哥文文羽

这是千惠篇的游戏截屏,希望大家喜欢

这是千惠篇的游戏截屏,希望大家喜欢

酷哥哥文文羽

就不一次性把标签打齐了,希望大家喜欢我从番外截来的——

就不一次性把标签打齐了,希望大家喜欢我从番外截来的——

顾仙!
再补一张新村洸(有点bug,不...

再补一张新村洸(有点bug,不知道为啥明明是蓝笔涂出来的事绿色 眼睛颜色搞错了orz)我对不起洸洸

再补一张新村洸(有点bug,不知道为啥明明是蓝笔涂出来的事绿色 眼睛颜色搞错了orz)我对不起洸洸

不常上线月

是(伪官图)伦伦!!
(不过一点都不像官图⊂( ・∀・) 彡 =͟͟͞͞(●)`Д´))
p1是正常
p2无泪
p3滤镜救我

是(伪官图)伦伦!!
(不过一点都不像官图⊂( ・∀・) 彡 =͟͟͞͞(●)`Д´))
p1是正常
p2无泪
p3滤镜救我

一枚龙
是假想的新村洸女装场合。

是假想的新村洸女装场合。

是假想的新村洸女装场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