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悲鸣屿行冥

71028浏览    571参与
沐玥__发文记得打标题

【鬼灭乙女】无端描写

  激情速打,ooc,内含义/善/炼/实/童/岩/宇/狯

  之前的文里宇髄天元的描写有误我道歉,我低估了他华丽的程度。

——————————————————————————

  

  富冈义勇ver. 

  富冈先生总是没什么表情,薄薄的唇瓣抿着,泛出几分孤傲的意味,但你喜欢环着他的脖颈挂在他身上,一下又一下亲他的唇,富冈先生的唇软软的,有时粘上你的口脂后便越发可口,你轻轻地舔一下,富冈先生就揽住你的腰张口将你作乱的舌尖含入口中吸吮,然后音调平稳:“很痒。”

  还记得他刚从鬼杀队退下来的时候,因为不习惯左手做事,连最喜欢的鲑鱼萝卜都没法顺利的食用,在一段时间内起居生活...

  激情速打,ooc,内含义/善/炼/实/童/岩/宇/狯

  之前的文里宇髄天元的描写有误我道歉,我低估了他华丽的程度。

——————————————————————————

  

  富冈义勇ver. 

  富冈先生总是没什么表情,薄薄的唇瓣抿着,泛出几分孤傲的意味,但你喜欢环着他的脖颈挂在他身上,一下又一下亲他的唇,富冈先生的唇软软的,有时粘上你的口脂后便越发可口,你轻轻地舔一下,富冈先生就揽住你的腰张口将你作乱的舌尖含入口中吸吮,然后音调平稳:“很痒。”

  还记得他刚从鬼杀队退下来的时候,因为不习惯左手做事,连最喜欢的鲑鱼萝卜都没法顺利的食用,在一段时间内起居生活完全托付给了你,你仔细地将鱼肉剔下来,盛了一勺汤汁递到他嘴边,富冈义勇乖巧地张开嘴将木勺喊进口中,深褐的勺子抵在他肉粉色的唇边,你莫名地咽了咽口水,他松开嘴,将口中的食物咽下问你:“一起吃吗?”

  

  

  我妻善逸ver.

  听力极好的人耳朵非常敏感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日常中只需用嘴轻轻碰一碰他的耳朵就能让这人脸色通红,咿咿呀呀尖叫着兴奋两个小时,在夜里就更不必说,你闭紧嘴,羞耻之心不愿让你听到自己发出的动人声音,我妻善逸却也能在你唇缝中得到让他神志不清的诱人低吟,我妻善逸更喜欢这样,如果你在他猛烈的攻势下被欺负得狠了,那一点点哭腔就会一下子将他勉强保持着的理智全部击溃,他将你抱起来,几乎凶狠地开垦你的身体,你伏在他耳边轻轻地求他。

  轻一点,慢一点。

  张口含住他的耳垂慢慢舔舐,你说:“喜欢……”

  于是我妻善逸第二天就跪在床边哭着求你原谅他,并发誓下次绝对不会这么过分。

  

  

  炼狱杏寿郎ver. 

  炼狱杏寿郎原来的队服被鬼破坏了,新的7队服却送错了尺码,他勉强穿着小了一码的衬衫倚在门边,下摆探进裤子又被腰带勒紧,衣料紧紧地贴合着他的腰肢,近乎完美的肌肉分布极大的满足了你的视觉,胸口处的扣子不堪重负,你从缝隙中看到他健硕的胸膛,被衬衫遮盖的肉体上印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在胸口,在小腹,在你指尖所曾滑过的地方。

  注意到你热切的目光,炼狱杏寿郎转过身冲你笑起来:“是不是很奇怪?”你摇摇头,向他走了几步,炼狱杏寿郎便一展臂做出了想要拥抱你的姿势,他胸口处的细线终于到达了极限,扣子飞出去打在墙上,敞开的衣物大大方方的将他的肌肉展现出来,一股热意涌上鼻尖,你连忙捂住了口鼻,他收起动作,面颊上带了些许羞赧:“唔姆……”

  


     不死川实弥ver.  

  风柱大人身上几乎遍布伤痕,大多都是他自己在战斗中自伤来的,将自身稀血化为对鬼的利器,不死川实弥向来不心疼自己。若不是会影响握刀的手感,手腕本该是最趁手的地方,你牵起他的手,从分明的骨节吻过去,舌尖在他平滑的肌肤上滑过,他的手贴在你脸侧,你张开嘴,用尖尖的虎牙将他手腕处的皮肤磨得通红一片,不死川实弥手背上绷起了青筋,你听见他粗重的呼吸。

  “别舔了。”

  他握紧了你的手腕,稍微有些疤痕体质的你稍微动了动,蹙起眉可怜兮兮的看他,不死川实弥“啧”了一声,松开了手后果不其然发现你的手上已经有一圈红印,你看了看你的手腕又看了看他的:“实弥……”不死川实弥抿着嘴,僵持不下,只好垂下头在你手腕上亲了亲。

  又伸出温热的舌尖舔了舔。

  

  

  童磨ver. 

  你总是喜欢去勾/引童磨,在他还面对着信徒的时候就用小刀在手臂上划出一道细细的口子,几滴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探出头来,稀血的芬芳窜进童磨的鼻腔之中,坐在莲台之上的极乐教教主吞了吞口水,连悲悯的泪水都懒得流下去,手一抬便有一道冰锋带着不明所以的教徒前往极乐,他从莲台上下来,像神明拾起衣角一步一顿地踏入凡间,你趁机爬上了他的莲台,看他背对着你在下方大快朵颐。

  此刻,你才像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

  童磨刚进完食,上弦二的字样还印在他璀璨的眸中,他走到你身边缓缓屈膝跪坐在莲台之前,他抬头看着你笑:“真是胡闹。”你弯下腰捧着他的脸将香软的唇贴上去,灵活的舌头探进他口中,抵在他未收起的尖牙上轻轻划过,一个不浅的伤口就出现在你舌头上,美味的血液落在他口中,童磨脸上晕上了醉酒的酡红,你收回动作,他的指甲掐在你细嫩的脖颈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悲鸣屿行冥ver. 

  悲鸣屿先生总是令人感到十分安心,你喜欢缩在他怀中小憩,悲鸣屿会稍微弓起身将你整个人都拢在怀里,你枕在他胸口呼吸绵长,他的佛珠被你捏在手里,悲鸣屿则一手揽着你,一手缓缓的抚过你的头发,温暖的手轻轻拍着你的背,珍重得像在抚摸最贵重的珍宝,待你睡熟后他将手轻轻盖在你手上,与他的相比,你的手称得上是娇小玲珑。

  午后的热风吹进堂中,他养的猫踱步走来,悲鸣屿将食指抵在唇上,乖巧的小猫似乎也就放轻了动作,抖了抖胡须小跳上悲鸣屿的膝盖,他摸了摸猫咪毛茸茸的脖颈。

  四下无人,他便在你额上落了一吻。

  

  

  宇髄天元ver.

  与宇髄天元本人一样,他的发丝也十分的华丽,从前在队内时总被头巾包裹住,鲜少有人能一睹那罕见的发色,那犹如宝石一般斑斓的模样真像是天神下凡,如他自己所说,华丽的祭典之神大驾光临,连发带上的钻石也逊色几分,阳光透过他的头发,从各个角度看去都有不同的颜色。

  他的发质极好,其实你在亲手摸到之前还夸张的以为音柱大人其实是将钻石碾碎了沾满了每一根头发,但真正上手后还是软乎乎的,没有想象中扎手的感觉,他看你好奇得不行,抬手拔下一根递给你:“哝,拿去玩。”你亮着眼睛接过,小心翼翼的包起来藏进怀里,手中沾了颜料的笔尖抖落了几滴红色在地板上,宇髄天元阖上眼任你下笔,认认真真的照着他从前画的样子临摹了出来,放下笔后捧着他的脸在他额前垂落的发丝上亲了亲:“天元大人的家人都是这样美丽的发色吗?”

  宇髄天元捏了捏你的脸,勾起称得上是邪肆的笑容:“要生几个孩子验证一下吗?”

  

  

  狯岳ver. 

  你的师兄狯岳是个极其恶劣的人,恣意妄为,自视甚高,对新来的师弟百般挑剔,一举一动都带着张狂不羁的少年气。

  狯岳是个恶劣的人,在情事上尤其如此。

  你总被他按在床铺上,被褥堵住了你的口鼻他也不管,只在你即将窒息的时候拉起你来一记深顶,自顾自享受你紧缩的软肉。事后他躺在你旁边歇息,你抬手摸上了狯岳脖颈上的勾玉,冰冰凉凉的像他这个人,他睁开眼瞥你一眼,你愤愤地张口咬上他的肩膀,一点劲也没留,舌尖都沾了些铁锈味,狯岳只是撇了撇嘴,伸了另一只手过来,你以为他要教训你,送开口的同时紧紧闭起了眼,没想到他的手只是落在你脑袋上拍了拍,狯岳侧过身面对你,按着你撞在了他的胸膛上,你被撞得鼻尖发酸,小声嘟囔:“真差劲。”

  “闭嘴,快睡。”

MD蒙奇

《當貓貓被舉高高》


本誌正胃痛只好來畫意義不明小日常...! 

《當貓貓被舉高高》


本誌正胃痛只好來畫意義不明小日常...! 

LS.君子温

『鬼灭之刃团片』『团片正片』『柱合』

(没排版,先发一些)

大过年的希望去病消灾,大家都平平安安


音柱:雪凪

岩柱:离火

霞柱:原po

恋柱:翊萧

水柱:赤夜

虫柱:沈昭昭

摄影:流年

妆造:柒柒,断藥ELA

后期:纤水

后勤:小火龙,水一,心做,小柒,顾熙

『鬼灭之刃团片』『团片正片』『柱合』

(没排版,先发一些)

大过年的希望去病消灾,大家都平平安安



音柱:雪凪

岩柱:离火

霞柱:原po

恋柱:翊萧

水柱:赤夜

虫柱:沈昭昭

摄影:流年

妆造:柒柒,断藥ELA

后期:纤水

后勤:小火龙,水一,心做,小柒,顾熙

千祈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
「我會繼續戰鬥下去,請你一定要...

「我會繼續戰鬥下去,請你一定要活下來」

「我會繼續戰鬥下去,請你一定要活下來」

馄馄饨饨

【岩风】擦肩

来世,目标悲鸣屿✖杀手不死川,ooc致歉

 

梗源铃堡太太,蛋糕店外排的长队里,杀手和下一个目标

 

1.24除夕快乐

 

Summary:悲鸣屿对他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微妙地扭曲了目标和杀手间的羁绊。


“你抖得很厉害。”

“我发现了。”

“我猜测你需要帮助。”

“暂时还不需要,先生,谢谢你。”

“请多加注意。”

上头给他看过很多悲鸣屿的照片,正面,侧脸,背影,憔悴得像刚被赎回的罪犯,却又自上而下流淌着不可侵犯的气息。现在的悲鸣屿似乎大不相同,头发不乱,胡子剃得很干净,唯独额前荆棘环状的疤痕被留了下来。五官英挺,像一笔一...

来世,目标悲鸣屿✖杀手不死川,ooc致歉

 

梗源铃堡太太,蛋糕店外排的长队里,杀手和下一个目标

 

1.24除夕快乐

 

Summary:悲鸣屿对他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微妙地扭曲了目标和杀手间的羁绊。

 

“你抖得很厉害。”

“我发现了。”

“我猜测你需要帮助。”

“暂时还不需要,先生,谢谢你。”

“请多加注意。”

上头给他看过很多悲鸣屿的照片,正面,侧脸,背影,憔悴得像刚被赎回的罪犯,却又自上而下流淌着不可侵犯的气息。现在的悲鸣屿似乎大不相同,头发不乱,胡子剃得很干净,唯独额前荆棘环状的疤痕被留了下来。五官英挺,像一笔一划被认真镌刻过,短短的黑发四下散开形成一个晕圈,有点暗,有点模糊,但终究是好看的。悲鸣屿的肩膀很宽,投射下的阴影将他完全包裹住。他能轻易想象那肩膀上扛着斧头和流星锤的样子。

此刻悲鸣屿从前面转过来看他,一双空茫的眼睛若有所思。下一秒——他甚至还没有时间感到吃惊——泪水从男人眼角析出,贴合着双颊一路向下。实弥礼貌地错开目光。那张脸似乎和记忆中的另一张脸有所重叠,一些模糊的影像流星般掠过眼前,他甚至抓不住它的尾巴。

“十分抱歉。”

“请别这样。”

“有时候会这样,毫无征兆。” 

“可以理解。”他是不是太多话了?

不死川实弥暴躁易怒,敏感又多疑,但在任务中一向冷静理智超乎常人。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第一次感觉到不知所措。接到这个任务后他比平时更为频繁地做噩梦,他理所当然地把这归结到男人身上。梦里有迟迟不来的黎明,尖叫的鬼怪,薄荷绿色的刀刃能撕裂空气,劈开闪电和风,却无法将鬼怪斩首。他会在半夜中惊醒,耳边是闹钟的低语和失控的心跳,等着被揽进某个宽大温暖的怀抱,那怀抱的主人会用嘴唇亲吻他的发顶,一遍一遍呼唤他的名字。半晌后他会回归现实,认命趿着拖鞋打开冰箱门,然后在窗前拥着装了冷牛奶的马克杯坐到天亮。他很少感到欣喜或者悲哀,却会在太阳初露的清晨独自一人泪流满面——

“有时候会这样,毫无征兆。”

然后开始新的一天。无知无觉地走进一个永远也不会停止的循环。

但悲鸣屿行冥把他从这个循环中毫不客气地拽了出来。不死川实弥总是害怕没有规律的生活,循环能让他从中汲取安心,即使循环枯燥无味,他也不会在乎。

“似乎以前没有在这个时间段见到过您。”他在干什么,主动搭话?他到底在想什么,面对一个快要在他的利器下死去的人,他——

“恋人今天无论如何也想用糕点做早餐。”

“很贴心。”

“还好,毕竟他真的很喜欢甜食。”

悲鸣屿说的是“他”。实弥没有多大反应,悲鸣屿的恋人姓甚名谁性别如何都无所谓,自由社会自由恋爱,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组里有个后辈曾经小心翼翼地询问他的情感经历,其他人继续各忙各的,全都不约而同地竖起耳朵。他们经常背着他议论他的恋人,有人刻薄地指出没有人会要不死川,这些他全都听见了,一律懒得理会,事后开始变本加厉地挑他骨头。那天他心情好,乐得扯一个谎言,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有。”

富冈义勇在他身后打翻了杯子。

“男性。”实弥说,略一停顿,满意于自己营造的气氛,“高大,黑发,五官立体英挺——”

义勇站起来认真道:“我不是你恋人,不死川。”

然后一阵打趣,这事便过去了,此后再没有人提起。和组织里的人搞关系是危险的,和组织外的人搞关系更危险。没准哪天接到订单就是要一枪崩掉自己的恋人,哈哈。

实弥不知道出口那些词从哪里来,只知道当时谎话编得毫不犹豫,出口成章,无人不信。

与真的无异。

他又在说话了,实弥从回忆中撤出,戴着墨镜仰望他,奇怪地没有任何压迫感,甚至还有说不出的安心。

实弥已经很久没有跟人心平气和地讲过话了,一直以来也没什么时间听别人倾诉。但眼下有些不同,他希望悲鸣屿能一直说下去。悲鸣屿喜欢用短句,和他一样习惯省略主语,明明这是二人第一次见面,但他看起来那么了解他所喜欢的说话方式。

“——还很喜欢猫,家里好几次被当成流浪猫的客栈,那些猫也很喜欢他,干脆就窝在沙发上不走。”

“您也喜欢猫?”

“喜欢,但没他那么疯狂。”

“我也喜欢,也欢迎它们来家里,毕竟没有其他人,希望有伴。”

“猫从来都是很好的陪伴者。”

“不难发现。”

队伍开始缓慢地向前移动。排队的都是充满甜味的人,承担不住一丝苦涩。悲鸣屿在讲述他恋人的时候似乎很开心,但还是被身上各处的苦涩压去了。他们在队伍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像走错片场的演员,站在一出不属于自己的戏场上目光呆滞地望向观众席,等着被提词。

“你和他很像。”

“抱歉?”

“和我的恋人。”

“他会是个比我好很多的人,先生。”

“没有人能轻易断言。”

哦,情侣间的私事。实弥并不是很想关心。他希望看着悲鸣屿重新高兴起来,虽然这个希望是如此的无厘头没有根据。好吧,或许他作为一个即将终结悲鸣屿姓名的人应该保证他在剩余不多的时间里是快乐的。

“您待会打算买些什么?”

“我还没有想好。”

“我打算试一下新品,虽然看起来不如旧品种诱人。”

“我——我们也试一下。”

“您自己决定应该会更好吧?”

“这就是我的决定。我相信你。”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实弥讶异地看着男人,男人回以不卑不亢的目光,这让实弥的胃不舒服地揪紧了。他的目标很明确,但他现在突然对任务的完成度有点不确定——

“你的脸色不大好。”

什么,他说什么?实弥自己没有任何感觉,而他甚至没有眼睛。

“最近工作上的事情很多,搭档令人火大。”实弥平静地说,“令人烦躁。”

“确实,”男人表示赞同,“一个好的搭档非常重要——”

未完的音节暴露在空中,消逝了。他带着某种强烈的感觉意识到男人正准备呼唤他的名字。

——不死川,坚持住。

实弥面前突然有了画面。自己血肉模糊地站在铁塔般屹立的男人身边,男人宽慰的大手撑住他的胳膊。他只有仰起头才能看到男人望而生畏的面庞。面前是六只眼睛的长发恶鬼,神色讥诮,长刀上粘腻着属于一个不过十五岁少年的血,直指向他的心脏。

那曾是他最好的,唯一能称为搭档的搭档。

一只没有恶意的手搭上他的肩膀,但他还是本能地把它拂开了。

“没关系,先生,”他嘶嘶呼气,听起来很艰难,“偏头痛,很快就会好了。”

“我可以帮你排队。”

“不必,您还要赶时间吧?”

男人低头看他,熟悉的气息让他难以自己。悲鸣屿和那人很像,短时间内他不止一次那样想,那个给他肩膀的男人,那个容许他在他的怀抱里长时间待坐遥望无云的星空的男人,那个身影割裂开黎明的曙光的男人,那个在最后一战和他一并倒下的——

不死川实弥感到一瞬的迷茫。那不是他的记忆。他透过一层雾气旁观另一个白发青年的记忆,他有着他的影子,但不叫不死川实弥。

 “无妨,一小会并不耽搁。”

悲鸣屿的眼睛没有色彩,但不是空洞的。他在里面看到了尘埃和光芒,看到了一个更年轻的不死川实弥,隔着男人的瞳孔与他相望。那个实弥在叫喊,出于愤怒和恐惧,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准备做什么?

知道啊,实弥在心里回答,身体却再次不受控制地颤抖,完成任务,领取酬金,回家,然后开始新的一天,新的噩梦,新的任务。

别说了,年轻的实弥冲他咆哮,目光狠厉又带着疯狂,别说了,停止吧。

店员在叫悲鸣屿回头,悲鸣屿移开目光,口齿清晰地说要店里的新品。

那个年轻的实弥还呆在他眼中,浑身是血,脸侧有一道奇异的风车型印记,眼睛是湿的。

风车转动,像两个不死川实弥截然不同的命运的齿轮。

店员把包装袋交到悲鸣屿手中,悲鸣屿向她道谢,极缓地转过身子,贴着实弥的影子走了。不死川实弥听见临行前男人最后的话语,宛若五雷轰顶:

“这个职业真的不适合你,不死川。”

 

本来还打算有一个不长的后续,思来想去觉得上面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

初来乍到,今天也是在岩风坑里献丑的一天(鞠躬)


虐雞狂人桑德斯
码打成这样,怪难为我的 最近肺...

码打成这样,怪难为我的


最近肺炎比较厉害也出不了门就在家里填坑吧,全图是悲哥x磨妹,能行的话下面链接走


http://http直接贴链接文章会挂吧s://pawoo.net/@Mollychick麻烦大家该删的文字删一下哦/103533035141996927

码打成这样,怪难为我的


最近肺炎比较厉害也出不了门就在家里填坑吧,全图是悲哥x磨妹,能行的话下面链接走


http://http直接贴链接文章会挂吧s://pawoo.net/@Mollychick麻烦大家该删的文字删一下哦/103533035141996927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ムシウニ (@musiuni)

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Twitter     作者:ムシウニ (@musiuni)

链接   已授权✔️

Amy猫神
迫害一哥🤣🤣🤣😂😂

迫害一哥🤣🤣🤣😂😂

迫害一哥🤣🤣🤣😂😂

Abandoned Room

【鬼灭之刃】当你买了灵动娃娃 (2)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上一篇 在此


1. 富冈义勇

  一般的灵动娃娃在进入新家三天内都会出现灵异现象,但这个娃娃到来后一直都没有动静,让你有点疑惑自己是不是被买家骗了。某天你朋友带着他家的玛尔济斯来访,狗在对它吠了几声后突然被一股不明力量弹飞,你终于确认它是...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上一篇 在此





1. 富冈义勇

  一般的灵动娃娃在进入新家三天内都会出现灵异现象,但这个娃娃到来后一直都没有动静,让你有点疑惑自己是不是被买家骗了。某天你朋友带着他家的玛尔济斯来访,狗在对它吠了几声后突然被一股不明力量弹飞,你终于确认它是货真价实的灵动娃娃(之后你才注意到它的说明附有「请勿让它接近狗」)。
  它安静得使你觉得这简直与独居没有差别,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你身边。相处一段时间后娃娃开始跟着你,会在入睡时陪伴你(甚至能明显感受到娃娃拥抱你),有时候稍微晚起走到饭厅,你甚至能看见一盘新鲜的鲑鱼萝卜。如果不是因为它是灵动娃娃,你几乎快把它当成管家了。



2. 炼狱杏寿郎

  这个灵动娃娃的特色是「移动时会伴随东西掉落的清楚声响和男性爽朗的笑声」,一旦它稍微移动都会发出声音,就像是提醒你它要移动了一样,不过你从来不会害怕它的瞬间移动,唯一会让你吓得差点窒息的是它那双盯着你的猫头鹰大眼睛。
  它从来没有出现高兴以外的任何情绪,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你,你的生活几乎都是由它陪伴、照顾,从这个娃娃来到你家之后它便担任起逗你开心的角色。与其他阴气微烈的灵动娃娃不同,住在娃娃身体里的根本是阳光过头的灵体,甚至可以说这股温暖使它成为你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存在。



3. 不死川实弥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表示这绝对是你遇过最危险的灵动娃娃,它甚至让你起了想烧毁娃娃的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恶灵能让主人身上布满伤痕?即便卖家表示只要耐心地和它相处上一个月就会平安无事,可你几乎快被这个恐怖的新朋友吓得魂飞魄散,每天都必须冒着丧命的高风险与它说话。
  不过等过了痛苦的摸索期,你与这个娃娃相处地越来越得心应手,相比之前它也愿意听你的话了,至少你要求的(不超过它能力范围的)它都做到了,而且你也逐渐发现其实这个娃娃远比你想像的来得更「傲娇」,一旦跟它吵架或冷落它,一段时间后娃娃马上又出现在你身边;而若是你抱着它,会感觉到娃娃的身体似乎有微热的倾向(?)。



4. 伊黑小芭内

  前主人苦口婆心的告知你关于娃娃的注意事项,尤其是最后一句:「必须为娃娃安排低温、干燥的独处空间,但切记一天要花上两小时陪伴它。绝对不可以限制它的活动空间,也不要拆下它的绷带。另外,女性买家请注意:这个娃娃有很强的占有欲,不可让男性接近它。」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提醒并不妨碍你喜欢这个娃娃。
  基本上每天必做的便是寻找它的位置,它往往出现在人手勾不到的高度或是房屋内刁钻的位置,就像是喜欢和你玩捉迷藏一样,不过时间一到又会回到自己的位置乖巧待好。只要有男性主动接近你或是发现有人要闯进屋内,娃娃就会产生足以伤人的恐怖灵动能力,让你几乎得了男性恐惧症【害怕男性因为接近自己而被娃娃伤害】。



5. 时透无一郎

  卖家的附注说明是「周围会出现轻微的雾气,请勿将其摆放在书房」,这对你而言只是普通提醒,因为相比之下,后面特别用红字标示「此灵体是未成年少年,性格不好控制,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的字样让你心脏几乎快停止跳动(虽然你早就在拍卖网站上知晓)。
  事实证明,它的性格与行踪确实飘忽不定,有时候你回到家会发现房里的东西全部被弄得乱成一片,想找娃娃时发现它把自己锁在阁楼,洗完澡后看见它坐在布帘后看你。多少次你极度想对它发火,但一想到红字内容只得容忍,而它似乎看中这点而不断戏弄你。



6. 悲鸣屿行冥

  虽然它是灵动娃娃之属,你也确实多次向卖家确认这个娃娃是灵动娃娃,可它一点都没有阴沉的感觉,倒不如说它外表打扮本来就不像灵动娃娃,除了外表上的沉着。即便如此你依旧买下了它并学习和它和平相处,结果非但不需要学习,各种意义上这个娃娃甚至成熟得成为你的照顾者,就连平日遇到不顺心的事向它诉说,都能在谈话过程中感受到如释重负般的解脱。
  一开始你还会把这个娃娃当成灵动娃娃看待,因为它在家时你确实会听见缓慢沉重的步伐声,到后来你却完全将它当成神明膜拜,因为你总是在对自己拿捏主意游移不定的时刻向它诉说,这种行为等同于向它求救、询问自己该如何做才好,「这位沉稳的智者」也会用自己的方法给你答案。在那之后,你几乎都不怎么前往宗教场所祭拜、祷告了。



7. 宇髓天元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打扮华丽的娃娃几乎坐在镜子前一整天,有时候经过会发现它换了动作,只要你来回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娃娃的身体里似乎住着一个很自恋的灵魂,花上一整天的时间都在镜子前来回更换动作,不过这也省下你寻找它的时间。
  这个娃娃似乎很喜欢音乐与艺术品,你家的音响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播放各式各样的音乐,而它甚至还会用它自己的方式表达对音响品质的不满,你就曾经因为这件事而被它用噪音吵了一晚,碍于自身实在对音响品质没有研究,最后你不得不「带着娃娃」去商场让它挑选(而它真的挑选一组还不错的)。



8. 甘露寺蜜璃

  与光鲜亮丽、天真可爱的样貌形成巨大反差,这个娃娃在某些时刻可以说是破坏力十足的灵动娃娃,根据前任主人的说法,这个娃娃是个心地善良也很好照顾的娃娃,唯独在它悲伤、生气或是警戒时屋内墙壁上会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当中还能听见房门强烈撞击的声响。你第一次面临这种状况时吓到心脏病发,还是附近邻居发现屋子不对劲,冲进门才看见已经倒地的你。
  除去那恐怖的杀伤力,这个娃娃就是你的开心果和聊天对象,你非常喜欢和它说话,和它对话的过程中经常能听见女孩细微的轻笑声,听见轻笑声的你不但不害怕,反而很开心家中多了一「人」陪伴自己。有时候白天你向娃娃谈到关于女孩间的心事,半夜就会梦见娃娃的灵魂向你提出意见,可以说它是你最好的闺蜜。



9. 蝴蝶忍

  这个娃娃有股「光从外表就能感受到阴柔气场」的特殊辨认度,当初买下它也是因为你确信它是真正的灵动娃娃,而它也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到来的第一天你家就出现了淡紫色的柔雾与花香。你很喜欢它带来的香气和柔雾,因此从娃娃刚来的第一天你就和它腻在一起,到后来甚至得由娃娃单方面赶你才肯罢休。
  根据卖家和灵媒的说法,这个娃娃身体里的灵魂生前与姊姊感情很好,双方接连去世后它便不断寻找她的下落。深夜时分娃娃经常坐在窗边,也许是盼望能在夜里见到姊姊,你总是看它跟你一样寂寞于是主动陪它坐在窗边看景色,或将娃娃拥入怀中安抚它,最后总是演变成彼此抱着对方入睡的温馨场面。

每天都想火但又爱咕咕的狴犴

岩柱和你的每周小“甜”饼(4)

哎嘿嘿嘿嘿嘿

这篇真的超甜

相信我好吗

虽然我菜得卑微hhh还不愿意努力(略略略)


“好疼…血流到眼睛里让视线变得好模糊……”

你无力的躺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深可露骨的伤口不断流出猩红的血,意识也不断随着血液的流逝开始模糊。

「必须要…继续战斗…不能就那么毫无贡献的死去……」

可你现在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面弱小的剑士不断死去,柱的身上不断添加伤口。耳边只剩下武器不断击打的声音,破坏的声音,奔跑的声音和信鸦大声宣报消息的声音。乱七八糟的声音混杂在耳边,让你觉得十分聒噪。

「那么吵的声音…上次听到是什么时候呢?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今天的夜晚格...

哎嘿嘿嘿嘿嘿

这篇真的超甜

相信我好吗

虽然我菜得卑微hhh还不愿意努力(略略略)


“好疼…血流到眼睛里让视线变得好模糊……”

你无力的躺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深可露骨的伤口不断流出猩红的血,意识也不断随着血液的流逝开始模糊。

「必须要…继续战斗…不能就那么毫无贡献的死去……」

可你现在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面弱小的剑士不断死去,柱的身上不断添加伤口。耳边只剩下武器不断击打的声音,破坏的声音,奔跑的声音和信鸦大声宣报消息的声音。乱七八糟的声音混杂在耳边,让你觉得十分聒噪。

「那么吵的声音…上次听到是什么时候呢?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今天的夜晚格外黑暗,天上的云黑压压的挡住了月亮和星星,数十只乌鸦在天上盘旋鸣叫着,悼念这次战斗所逝去的剑士们。

「好像…看到了一抹很温暖的光。」

好几年前,你作为被拐卖给鬼的活祭品,被关在牢笼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天了。

牢房内潮湿阴暗,青苔斑驳,且不见天日,当时的你根本不知道已经被关了多长时间了。每顿饭给的都不多,水倒是不少。到最后连送饭的人都被鬼吃掉了,食物没有了,只能靠不知道从哪滴出来的水苟延残喘。

每一天都能听到其他牢房传来的的惨叫声,鬼吃人的咀嚼声,皮肉的撕裂声和骨头的碎裂声。因为你是最后一个牢房关押的,自然也是最后一个会被吃掉的。不过长期生活在恐惧和饥饿之中,也算是对精神的一种极致折磨。

一直到某一天,阴暗的牢房终于明亮了起来。来自牢房外的微弱的光照了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上似乎提着流星锤,锁链的另一头是斧子,因为背着光的原因所以看不清脸。

“是谁?”你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牢房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过在你的记忆中,那只鬼走路时会留下粘液,所以一旦走动就会留下十分令人作恶的声音。但这次听到的却是十分沉稳的步伐,沉稳的不像是鬼。

那个身影停在了牢门前,开口说道。

“果然还有可怜的孩子活着。”

牢门没有锁,但脚上的锁链能完美阻止每个被囚禁的人碰到牢门。也因此,那人很轻易就进来了。

“请带我走吧……”

你话音未落,那人就用手上的斧头就砍断了你脚踝上的锁链,并把羽织披在了你身上。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你瘦小的有些不像话,他的羽织披上去之后就显得你更小了。他把你整个人单手抱了起来,小小的你被抱在怀里,隔着薄衫所传来的体温温暖着你瘦小的身躯。

「当时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啊」

你的眼神重新聚焦在那个奋战中的身影上,猩红色的血染红了一切,逐渐吞噬了视线。

“要好好的……替我活下去啊。”

你缓缓闭上了双眼,信鸦同时宣报了你的死亡消息。

“呀啊啊啊,甲级剑士****死亡!!!”

「一定要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每天都想火但又爱咕咕的狴犴

岩柱和你的每周小甜饼(3)

我要在满是岩风的地方留下一片乙女的天地(卑微,但敢bb)

虽然又菜又爱咕咕(略)

好像是三吧?(失忆)


你在出完任务的回程路上,捡到了一浑身雪白的猫咪。

雪白的毛发因为长期的流浪而染上了泥土的颜色,但蓝色的眼睛有着似乎包涵了整片银河的绝美光彩。

“好可爱www”

它向你喵了一声,走过来蹭了蹭你的裤腿。你蹲下来向它伸出了手,它也很配合的跳了进了你的怀抱里,然后爬上了你的肩膀,舔了舔你的脸颊。

“好…好可爱!”

因为它的原因,你回程的脚步也放缓了不少。回到住所时天色已晚。

“我回来啦!行冥今天没有出任务吗?”

看到恋人温柔的样子,你有些期待的把捡到猫咪的事情完整的复述了...

我要在满是岩风的地方留下一片乙女的天地(卑微,但敢bb)

虽然又菜又爱咕咕(略)

好像是三吧?(失忆)



你在出完任务的回程路上,捡到了一浑身雪白的猫咪。

雪白的毛发因为长期的流浪而染上了泥土的颜色,但蓝色的眼睛有着似乎包涵了整片银河的绝美光彩。

“好可爱www”

它向你喵了一声,走过来蹭了蹭你的裤腿。你蹲下来向它伸出了手,它也很配合的跳了进了你的怀抱里,然后爬上了你的肩膀,舔了舔你的脸颊。

“好…好可爱!”

因为它的原因,你回程的脚步也放缓了不少。回到住所时天色已晚。

“我回来啦!行冥今天没有出任务吗?”

看到恋人温柔的样子,你有些期待的把捡到猫咪的事情完整的复述了一次,那只猫自然也就那么住进了你们家里。

“紫藤(随便想的猫咪的名字hhh)很喜欢行冥呢。”

你坐到悲鸣屿的身边,紫藤懒洋洋的躺在悲鸣屿的大腿上,时不时还会打上一个哈欠。

「好轻易就抢了我的位置呢~」

你有点小无奈的叹了叹气,伸手摸了摸紫藤的脑袋。刚摸没几下,紫藤就缓缓站起了身,一下跳到了悲鸣屿的肩膀上。

「!!!!!还被嫌弃了?!!」

你没有再说话,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正准备离去,却被拉住了手。

“我的怀抱永远是留给你的。”

「!!!」

“怎么啦…突然说那么肉麻的话,我又没有吃醋。(个屁)”

悲鸣屿稍微拉了一把你,使你重心不稳倒进了他的怀里。

“不准偷偷吃醋。”

他有些用力的抱着你,低下头整个头埋在你的颈窝。你心里有些美滋滋的抱住了那个毛茸茸的大脑袋,紫藤早就跳了下去,远远的看着你。

“最喜欢行冥了……喜欢到想成为行冥的妻子(超小声)”

“会的。”

 


卑微林嫣在线陪聊.

风哥的这个表情很正常


之前看了个表情纯良的风哥都不认识了


此生不悔入鬼灭,来世共成鬼杀队

风哥的这个表情很正常





之前看了个表情纯良的风哥都不认识了





此生不悔入鬼灭,来世共成鬼杀队

又木

拍完正片回来啦!!!


(大概是花絮(?))


辛苦各位了!!!!!

今天超成功的!!!!

拍完正片回来啦!!!




(大概是花絮(?))




辛苦各位了!!!!!

今天超成功的!!!!

未白

授权汉化

韩翻:@秋影/校对:@泽之原/嵌字:@痴迷的CP控

🚿티규 (@Nostalgia_HT): https://twitter.com/Nostalgia_HT?s=01

泰民233次元壁你还好么

禁止二传商用!

授权汉化

韩翻:@秋影/校对:@泽之原/嵌字:@痴迷的CP控

🚿티규 (@Nostalgia_HT): https://twitter.com/Nostalgia_HT?s=01

泰民233次元壁你还好么

禁止二传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