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情愫

3528浏览    937参与
南月。

《斟赠暖玉爱娣》



        旧年惜望章台柳,长条依折他人手。

        南风解我倾心处,吹梦独一到西洲。

        俏眼含苞初尽放,好春何惧步迟殊。

        放野情深深几许,留得初心方史朱。


        ——2019.9.6



        旧年惜望章台柳,长条依折他人手。

        南风解我倾心处,吹梦独一到西洲。

        俏眼含苞初尽放,好春何惧步迟殊。

        放野情深深几许,留得初心方史朱。


        ——2019.9.6


南月。

《知秋》



        桐叶萧萧残花黄,琴曲无和转知凉。

        假使桃间梦已晚,便拾东君枉断肠。

——2019.9.2



        桐叶萧萧残花黄,琴曲无和转知凉。

        假使桃间梦已晚,便拾东君枉断肠。



        ——2019.9.2


随心

夜微凉,思念起,正想你✨🍃

夜微凉,思念起,正想你✨🍃


★翩翩逐晚風

寒秋二首

一夜难眠岂为秋,

风花不解等闲愁。

满园桂雨无情处,

多少想思付水流。

笔底红颜纸上来,

枫桥未雪菊花开。

柴门烟雨迷茫夜,

笑我诗心落砚台。

寒秋二首

一夜难眠岂为秋,

风花不解等闲愁。

满园桂雨无情处,

多少想思付水流。

笔底红颜纸上来,

枫桥未雪菊花开。

柴门烟雨迷茫夜,

笑我诗心落砚台。

★翩翩逐晚風

影子

……

你优雅的劫持

是一个疼痛的深渊

我在独行的寂寞里

亲吻着梦中的蝴蝶

……

唐苑之华,蝶恋其花,伊人位何方?[析名:旧時風月]


——唐蝶伊

……

你优雅的劫持

是一个疼痛的深渊

我在独行的寂寞里

亲吻着梦中的蝴蝶

……

唐苑之华,蝶恋其花,伊人位何方?[析名:旧時風月]


——唐蝶伊

★翩翩逐晚風

别回头,身后千家万户,却都不是你的归宿。

往前走,前面灯火阑珊,总有一盏为你而燃。

别回头,身后千家万户,却都不是你的归宿。

往前走,前面灯火阑珊,总有一盏为你而燃。

海潮

《这他妈算什么ABO这他妈是沙雕》(一发完)

沙雕,无逻辑,旧文补档

有一点温情x秦愫


1.

还是那个修仙界,只不过多了一个ABO设定。

这,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

首先不说别的,你不觉得身上自带香味是一种很牛逼的事情吗?

都不必熏香了!省了多少香料钱啊!!


2.

好闻的香气建立在你是天乾或地坤的基础上。

聂明玦,表面上一个严肃的霸道的厉害的宗主。

实际上,他连香气都没有。

惨不惨!就问你惨不惨!

中庸聂明玦表示无法想象。

我他妈A爆全修仙界你告诉我我是中庸???


3.

金光瑶,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

虽然出身不怎么好,可他一直有登顶的愿望。

登顶的一个基础,你是一个强大的天乾。

从小时候开始...

沙雕,无逻辑,旧文补档

有一点温情x秦愫


1.

还是那个修仙界,只不过多了一个ABO设定。

这,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

首先不说别的,你不觉得身上自带香味是一种很牛逼的事情吗?

都不必熏香了!省了多少香料钱啊!!


2.

好闻的香气建立在你是天乾或地坤的基础上。

聂明玦,表面上一个严肃的霸道的厉害的宗主。

实际上,他连香气都没有。

惨不惨!就问你惨不惨!

中庸聂明玦表示无法想象。

我他妈A爆全修仙界你告诉我我是中庸???


3.

金光瑶,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

虽然出身不怎么好,可他一直有登顶的愿望。

登顶的一个基础,你是一个强大的天乾。

从小时候开始金光瑶就祈祷自己要分化成一个天乾,一个天乾,一个天乾。

后来遇见了蓝曦臣,金光瑶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天乾。

然后上了他二哥。


4.

然而世事,总是那么令人悲伤。

金光瑶他,是一个中庸。

金光瑶大哭。


5.

三尊啊,竟然有两个是中庸!

难不成我们的总攻大人不是一脸杀气的聂明玦也不是狡猾机敏的金光瑶,而是温柔的蓝曦臣吗!!

蓝曦臣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不是。

年纪到了,蓝曦臣他,也是中庸。


6.

叫什么三尊啊,三中庸得了。


7.

不过金光瑶也心满意足了。

虽然他在性别上攻不了二哥,可我至少和大哥一样啊,也不算亏。

然后,他惊恐地发现。

身边居然有人是天乾。


8.

秦愫兴高采烈地来找金光瑶:“瑶哥哥,我分化成天乾啦!”

金光瑶快昏过去了。


9.

拯救自己的总攻地位,还有一个方法。

二次分化。

金光瑶开始努力锻炼,勤奋学习,为了二次分化做出自己的贡献。


10.

三尊果真是兄弟,心有灵犀。

这仨每天都在修炼,就期盼自己能够再分化一次,当个顶顶厉害的天乾。

而结果,出来了。

聂明玦成功变成了一个天乾!

蓝曦臣成功变成了一个地坤!

金光瑶成功变成了……还是中庸。


11.

金光瑶郁闷死了。

蓝曦臣郁闷死了。

聂明玦现在天天哈哈哈哈哈哈。


12.

金光瑶:呵。


13.

更让金光瑶愤怒的是,竟然有人说聂大和蓝大正好一个天乾一个地坤,结合起来该是多好的事情啊!

金光瑶表示不服。可问题是聂家和蓝家的人也这么觉得,都劝他们要不在一块儿得了,多好的联姻机会啊对方人也不错。


14.

金光瑶生气。金光瑶难过。

可金光瑶什么办法也没有。

他能怎么办啊,他就一个私生子,爹不疼妈……妈妈不在了,金夫人每天对他要打要杀的,兄弟也看不起他,连仆人都觉得跟他没前途。

他能怎么办。

金光瑶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最后干脆不管这档子事儿了。

哼,你们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关我什么事。


15.

金光瑶满心处理事务,不接见任何人,就想着等两个哥哥好事儿成了自己再出来,也不需要太难过太尴尬了。

结果却有人硬生生冲进了他的寝室。


16.

蓝曦臣瘦了一圈,眼睛里满是委屈。

金光瑶心里咯噔一下。

蓝曦臣开口:“阿瑶,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17.

金光瑶没什么想法,于是蓝曦臣说了他的想法。

蓝曦臣表示,自己不想和大哥在一起,不想听家里人的话,要是他们愣是逼自己,阿瑶你就和我私奔吧!


18.

金光瑶一脸懵逼地听完,然后沉默一会儿,最终拒绝了。

他好不容易上的金鳞台,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19.

蓝曦臣来的时候目光委屈。

走的时候直接委屈得哭了。


20.

蓝曦臣回到姑苏,又听闻金光瑶要和秦家大小姐成亲的事情,更委屈了。

家里人又来唠叨,蓝曦臣自暴自弃地答应了。

反正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


21.

接到消息的聂明玦虎躯一震。

草?这他妈怎么可能???

蓝曦臣不是和金光瑶那小兔崽子看对眼了吗???

答应什么啊???老子可一点不想和兄弟搞事情哦???

老子还等着你拒绝毕竟地坤拒绝婚事名声不会受损可问题是你答应个什么劲儿你故意为难我聂家的吧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吧???


22.

路人都以为,三尊中聂家和蓝家会先定亲事,然后金家再定。真是和乐吉祥的一年,鼓掌。

可没想到,先是聂家断然拒绝婚事,又是蓝家找上门问为啥,再是蓝曦臣本人表示你们不要去问不结婚就不结婚,最后是金光瑶表示,我和阿愫要成亲了啊,大家欢迎捧场!

好乱。


23.

然而,事故,又发生了。

金光瑶他,三次分化了。


24.

二次分化够罕见的了,三尊还一个一个都二次分化了一遍。

这次金光瑶三次分化,路人纷纷猜测会不会其他两个也要再分化一遍。

可怕。


25.

金光瑶这次分化,如愿以偿地,变成了天乾。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他和秦愫都是天乾,谁主内谁主外啊??


26.

还没搞清楚这个问题,非常合乎剧情的,聂明玦他,也三次分化了。

地坤。

……地坤???!!!!!


27.

聂明玦一个彪形大汉你说他是地坤,你说他是地坤!

修仙界千百年来的当攻的地坤要出现了吗!!


28.

可能三尊命中红鸾,事情真挺多。

秦家传来消息,秦愫遇上一人对其一见钟情,毅然放弃与金光瑶的婚约。


29.

金光瑶松了一口气。

大哥变成了地坤,就不能和二哥在一起了。

那是不是我……


30.

金光善:“阿瑶,你要不试试和聂明玦在一块儿?”

金光瑶就没差开口一个你去试试。


31.

蓝曦臣一个被拒绝婚约的黄花姑娘,居然自己又跑到了金鳞台,直接拦住金光瑶表示:我喜欢你,正好你成了天乾,我们在一起多好。

金光瑶这次很干脆利落地回答了:“好啊。”


32.

先把镜头转一下。

那位把金光瑶解放出来的勇士是谁呢?

是她,是她,就是她!

是我们的神医温情姑娘!


33.

秦愫一脸娇羞:“我去看病,她给我扎了一针,那一针下去,我就喜欢她了。”

金光瑶恍然大悟:“你抖m?”


34.

敛芳尊被前未婚妻赶出家门是为何?


35.

总之经历一番波折金光瑶终于和蓝曦臣在一起了!

金光瑶很欣慰,我终于能吃到二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36.

新婚那夜,金光瑶和蓝曦臣喝交杯酒。

这一喝,就出了事儿。

却说三尊这三人啊,个个不是等闲之辈,个个都是稀有宠物都是SSR。

你看,聂明玦和金光瑶都三次分化过,蓝曦臣二次分化过。

蓝曦臣还漏的一次分化,居然就在喝完酒之后。


37.

金光瑶感受到了天乾的气息。

他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在想如何在床上和二哥一决雌雄后然后把二哥压了。


38.

三尊都不是等闲之辈,金光瑶更是超凡中的超凡。

比如说,人家聂明玦三次分化过都死心了,金光瑶还有四次分化。


39.

金光瑶正要和蓝曦臣一决雌雄,忽然身子一软,一股甜腻的香气升起。

蓝曦臣:“阿瑶……这是又分化了?”

金光瑶绝望地盖住被子。

操,地坤。


40.

且不说这里金光瑶被他二哥干得又哭又叫,这里不同寻常的聂明玦他老人家也分化了。

哦,又是天乾。

聂家人的心定下来了。

不然还要去培育一个聂怀桑,那也太累了。拒绝。


41.

金光瑶被蓝曦臣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醒来时累得不想动。

二哥你说好的款款温柔呢说好的泽芜君和煦温雅呢你真是一个衣冠禽兽你就不能轻一点慢一点吗哎呀老子的腰要断了说了你别不信老子迟早反攻!

蓝曦臣捧着一碗粥回来,看见金光瑶醒了,柔柔一下:“阿瑶醒了啊?我喂你吃粥?”

金光瑶乖顺张嘴。


42.

算了。

是他就好。



END


彩蛋:


1.

蓝曦臣是个随遇而安的人。

小时候他家人希望他成为天乾,他心里没什么在意的。

我们的泽芜君不搞性别歧视的。

后来他遇见了金光瑶,也没想过要当天乾把对方压了。

他只希望自己和金光瑶正好性别相配,能够一辈子在一起。如果不相配的话,自己就不结婚了,守护着阿瑶就好。


2.

温情是一个天乾。

秦愫是一个天乾。

这有什么要紧的吗。

我若爱你,性别又算什么呢。


3.

聂明玦分化成地坤的那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太丢人了太憋屈了。

直到他翻阅书籍发现居然有前辈以地坤之身攻了天乾之后,才觉得生命是由希望和乐趣的。

正当他豪情壮志要当第二个攻了天乾的地坤时,他分化成了天乾。

妈的。


4.

金光瑶一开始很排斥自己会分化成地坤。

他幼时的经历让他很厌恶自己雌伏别人身下。所以他就算喜欢蓝曦臣,也坚定地认为自己一定要当天乾。

后来成亲那晚他被蓝曦臣压在身下,却没有一点厌恶难过,反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为了你,这又算什么呢。

我的一切……可都交给你了啊。


5.

聂明玦老早就知道二弟三弟的那些事儿了。

作为大哥,他非常快乐地不捅破,愉悦地看两个弟弟别扭来别扭去。

哈哈哈哈哈真好玩。


6.

路人开始打赌三尊会不会又要分化一次。


7.

天哪噜我们从香气说起居然没有提到三尊的香味儿!

聂明玦,酱牛肉味的。

蓝曦臣,玉兰花味的。

金光瑶,荔枝味的。

这么说来假如大哥和二哥在一起的话会玉兰花炒酱牛肉。

大哥和三弟在一起的话会荔枝炖酱牛肉。

二哥和三弟在一起的话会荔枝玉兰花好好放一块儿干什么要炒菜啊!

果然,曦瑶绝配。


糯米

你的味道

像烟草味裹挟着初冬的烟火


穿过纷乱的街道,掠过带有体温的风衣


满满的风尘气,却瞬间摄我心魄


就此沉湎,当为无期

像烟草味裹挟着初冬的烟火


穿过纷乱的街道,掠过带有体温的风衣


满满的风尘气,却瞬间摄我心魄


就此沉湎,当为无期

随心

真正的愛,不是以你夢換我夢,而是一起努力,成就彼此的夢。

真正的愛,不是以你夢換我夢,而是一起努力,成就彼此的夢。


挑_xue半

“我……我……”

“你什么啊?能不能快点说完?”

我的脸很烫,上齿咬着下嘴唇,指甲陷进肉里,“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我也不知道自考哪来的勇气,突然瞪圆了眼睛,抬头看眼前那个男人。​

他愣了很久​,突然笑了起来,“你就为了说这个啊!行啊!咱俩交往,”他挑逗似的微微弯腰,正式我的眼睛,“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哈哈哈。”

我原本有些缓和的心突然又悬了起来,“可,可我是男的啊……”

​他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捂住脸,背过身。

突然一只手放到我的头上​。

“傻蛋,我是你注定的老攻啊……”说罢,他又在我耳边吹了口气,​两只手从后面环住我的腰,轻轻捏了一下。

我慌忙解开他的手,“流氓!”​

“只对你流氓。”​

我突然小媳妇撒娇...

“我……我……”

“你什么啊?能不能快点说完?”

我的脸很烫,上齿咬着下嘴唇,指甲陷进肉里,“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我也不知道自考哪来的勇气,突然瞪圆了眼睛,抬头看眼前那个男人。​

他愣了很久​,突然笑了起来,“你就为了说这个啊!行啊!咱俩交往,”他挑逗似的微微弯腰,正式我的眼睛,“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哈哈哈。”

我原本有些缓和的心突然又悬了起来,“可,可我是男的啊……”

​他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捂住脸,背过身。

突然一只手放到我的头上​。

“傻蛋,我是你注定的老攻啊……”说罢,他又在我耳边吹了口气,​两只手从后面环住我的腰,轻轻捏了一下。

我慌忙解开他的手,“流氓!”​

“只对你流氓。”​

我突然小媳妇撒娇一样,踮起脚尖,手勾上他的脖子,“臭流氓!情话说的那么熟练,是不是经常对女孩子说?”​

“嗯?我可是在认识你之前母胎单身,​”他痞痞的笑了声,“还有啊,怎么突然那么主动了呢?”他刮了刮我鼻子​。

“我!我那是!我!”

“嗯?”

“哼!”​我又别过头。

“乖啦,明天就让你搬到我家住好不好?”

“我……我们……才刚确定关系啊……”​

“可是我迫不及待地想天天看见你啊……​”


挑_xue半

我也可以像光一样照亮前方的路

我可以驱散乌云,赶走坏运气

我可以在你的心里徜徉

我可以亲吻你,拥抱你,永远爱着你

我也可以像光一样照亮前方的路

我可以驱散乌云,赶走坏运气

我可以在你的心里徜徉

我可以亲吻你,拥抱你,永远爱着你

不二患者
对不起,我好像弄丢了你😣?...

    对不起,我好像弄丢了你😣😣

    对不起,我好像弄丢了你😣😣

挑_xue半

一、

​他失忆了。嗯对,就像小说里的那样,被车撞了。

得知消息后,我沉默了很久,赶到他所在的医院,他就那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我无声地坐在病床旁边,轻轻握起他的手,额头微微抵在他的手背上。​

“你好。”他的声音围绕在我耳畔。

我抬头对上那双眸子,和失忆前一样是温柔的,只对我的温柔。

真好啊,他还没忘了我。​


二、​

“我跟你说,你这双眼睛,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原本不漂亮,只是后来里面有了你。”

​“喔——情话一套一套的。”​

“我说真的!这双眼睛这辈子只对你柔情似水!记住了,好吗?”

“好,只对我温柔​。”​


三、​

​其实有的时候缘分真的很简单,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见到他后,我懂得了一见倾心。

世人常...

一、

​他失忆了。嗯对,就像小说里的那样,被车撞了。

得知消息后,我沉默了很久,赶到他所在的医院,他就那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我无声地坐在病床旁边,轻轻握起他的手,额头微微抵在他的手背上。​

“你好。”他的声音围绕在我耳畔。

我抬头对上那双眸子,和失忆前一样是温柔的,只对我的温柔。

真好啊,他还没忘了我。​


二、​

“我跟你说,你这双眼睛,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原本不漂亮,只是后来里面有了你。”

​“喔——情话一套一套的。”​

“我说真的!这双眼睛这辈子只对你柔情似水!记住了,好吗?”

“好,只对我温柔​。”​


三、​

​其实有的时候缘分真的很简单,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见到他后,我懂得了一见倾心。

世人常道:“上辈子多少次擦肩才换来了这一次回眸。”

也许上一世我错过了他,但这辈子,我转身后一定会大步奔向他,拥抱他。

我想他也会这么做的。

因为我爱他,他爱我。


四、

可以把自己托付给他吗?我常这样问自己。

​每每看到他的眼睛,这样的问题便烟消云散,

他是我这辈子最能依靠的那个人。​


随心

這是第一個不在家裏過的中秋,也許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這是第一個不在家裏過的中秋,也許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蔚一Ayen

他走了。

    他走了。

彻彻底底的走了。

甚至没来得及和我说一声再见和对不起。

 

 

他的背影啊,渐行渐远。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开学的那天早上。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坐在窗边,一笔一划的抄写着黑板上的注意事项。偶尔抬头看看,似乎是为环境的浮躁,轻皱的眉头衬得脸庞清秀温和。

他像是一簇火,悄悄地点燃了我的心啊。

 

我和他啊,相处了三年。

这三年里,我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和他做同桌。可惜现在也没实现,今后啊,也没有希望去实现了。

我在他的世界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或许啊,连朋友都算不上。...

    他走了。

彻彻底底的走了。

甚至没来得及和我说一声再见和对不起。

 

 

他的背影啊,渐行渐远。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开学的那天早上。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坐在窗边,一笔一划的抄写着黑板上的注意事项。偶尔抬头看看,似乎是为环境的浮躁,轻皱的眉头衬得脸庞清秀温和。

他像是一簇火,悄悄地点燃了我的心啊。

 

我和他啊,相处了三年。

这三年里,我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和他做同桌。可惜现在也没实现,今后啊,也没有希望去实现了。

我在他的世界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或许啊,连朋友都算不上。

 

我只是他世界里的一个过路人。

却不知道,他是我的全世界。

 

 

我懦弱,胆小。

那句憋了三年的告白,也终究没能说出口。罢了,就算是告诉了他,也会冷眼一瞥,以为我故作玩笑吧。

 

这人啊,冷漠到我不敢靠近。

 

我无数次想要用我的热情去融化他,但他是那样的冰冷,我连靠近都困难。

 

 

转机是什么时候呢?

是那一次运动会吧。

他牵起我的手,扶我起来。问我脚有没有事。

 

同学们都在悄悄的议论着我们,他们都能看出来我的心意,聪明如你,又怎会不知道呢?

我以为你傻,殊不知,我啊,才是真正的傻子。

 

 

我知道你跟那个女生在一起后,每天都悄悄地溜进你们的情侣空间,看看你的温柔。

从未在我面前显露过的温柔。

 

我也曾期待过,幻想过。

但那也只是一个梦罢了。

 

 

你们关系一直很好,她会在你打完球后送水,上完体育课帮你拿衣服,去食堂帮你打饭。而你,也会不厌其烦的给她一次又一次的讲述同一道题,等她学习后一起去食堂。

 

渐渐的,我就不再关注你了。

 

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儿,我啊,终究没能够得到你的心。

 

 

我以为我忘记你了。

我以为这段青涩的感情已经彻底完结的时候。

 

你开始对我最好的朋友,做出那些温柔体贴到不像你的事情。

你真是一个狠心的人。

 

你对她们都很好。

除了我。

 

 

心里每天都绞着疼,晚上躺在床上就止不住的流泪。

一开始就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我撕掉了曾经写给你的一封封信,为你写的一篇篇乐谱。

一切都结束了。

以前的我,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我再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只觉得可笑。

我竟为一个不值得的男孩做了那么多出格的事。

我还是妥协了,给你发了那段文字。

 

“我告诉我喜欢你,不是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可是你啊,上一秒还在跟我说话的你啊。转身消匿不见。

 

我能够理解。

这不是你的错。

 

 

 

只是你的冷漠无视,让我太寒心。

 

转身而走的你,是愈来愈远的回忆在消退。

 

再见了。

我喜欢你,没有人知道。

 

 

我有多喜欢你,你永远也不知道。

 

 

★翩翩逐晚風

慢秋

云如絮,水似玉

云水榭里谁未渡

不闻音弦扣

不见子影双

往事了寂寂

别了旧日喧

别了那时雨

别了万般心情


落寞晨昏

散落,散落

这一角那一落


何时来江岸

水边鱼儿未远

柳林随风摇曳

这一簇儿那一簇


远处那山还在

何时未去蹬临

山道弯弯绕着

两旁小草相依

望远,望远

烟岚鸟语相伴


慢自己

慢光阴

为水为山而慢


属于自己的秋

……


云如絮,水似玉

云水榭里谁未渡

不闻音弦扣

不见子影双

往事了寂寂

别了旧日喧

别了那时雨

别了万般心情


落寞晨昏

散落,散落

这一角那一落


何时来江岸

水边鱼儿未远

柳林随风摇曳

这一簇儿那一簇


远处那山还在

何时未去蹬临

山道弯弯绕着

两旁小草相依

望远,望远

烟岚鸟语相伴


慢自己

慢光阴

为水为山而慢


属于自己的秋

……


随心

長大之後

小時候,無論遇到什麼,只要受了委屈,遇到不開心的事,不管有理無理都會跟家長哭訴一通;

長大後,在外面即使遇到了天大的委屈,心事有無,都學會了三緘其口,報喜不報憂,就算心事被戳中,也會顧左右而言他,假裝什麼也沒有……

小時候是生怕你不知道我的委屈与不高兴,長大後是生怕心事被戳穿。

越長大,面對溫柔的關心時,總會有落淚的衝動……

小時候,無論遇到什麼,只要受了委屈,遇到不開心的事,不管有理無理都會跟家長哭訴一通;

長大後,在外面即使遇到了天大的委屈,心事有無,都學會了三緘其口,報喜不報憂,就算心事被戳中,也會顧左右而言他,假裝什麼也沒有……

小時候是生怕你不知道我的委屈与不高兴,長大後是生怕心事被戳穿。

越長大,面對溫柔的關心時,總會有落淚的衝動……

汀诺(考试暂退,偶尔更文)

【曦瑶】哥哥嫁人记(五)

不定时更新,会ooc

忘羡会因金光瑶前世所做而不喜金光瑶(所做包括他自己承认背的锅)每个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所以如果后期怼忘羡或谁了还请见谅

主cp曦瑶 情愫

最后秦愫还是花了一千积分,系统感激的说了声[谢谢宿主!]然后就去化形了。

秦愫看着系统化形变成一小团光,有点好奇它会长成什么样子,但系统又和她说化形要蛮久的,叫她不要等。

秦愫也有些无趣,她看着窗外那番繁荣的景色不禁有些出神,回想起做任务的日子既不能崩人设又要带动情节发展到系统满意的标准几乎就没休息好,也不是说有多累,而是那种愧疚感一直围绕着她,去从金光瑶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致他于死地的那种感觉,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遍...

不定时更新,会ooc

忘羡会因金光瑶前世所做而不喜金光瑶(所做包括他自己承认背的锅)每个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所以如果后期怼忘羡或谁了还请见谅

主cp曦瑶 情愫

最后秦愫还是花了一千积分,系统感激的说了声[谢谢宿主!]然后就去化形了。

秦愫看着系统化形变成一小团光,有点好奇它会长成什么样子,但系统又和她说化形要蛮久的,叫她不要等。

秦愫也有些无趣,她看着窗外那番繁荣的景色不禁有些出神,回想起做任务的日子既不能崩人设又要带动情节发展到系统满意的标准几乎就没休息好,也不是说有多累,而是那种愧疚感一直围绕着她,去从金光瑶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致他于死地的那种感觉,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遍。

秦愫摇摇头,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勾了起来,露出里面的贝齿,唇红齿白,秦愫本就生的貌美,这一笑,更有倾城之色,温情在楼下一瞥,不禁看呆了,随后也笑了起来,两个美人一笑,成了一幅不可多得的美景。

金光瑶在外面无头的转着,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叹了一口气,蓦然看见了一群很熟悉的人,金凌,江澄,江厌离,金子轩,虞紫鸢,江枫眠,蓝忘机,魏无羡。

金光瑶直叹运气不好,他走到旁边一家茶铺坐了下来,看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就大概猜到所有人都复活了,看着蓝忘机那样貌他想到了蓝曦臣。

金光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捏了捏自己暗骂自己想蓝曦臣干什么,但他却不能否认,他真的,很想再见蓝曦臣一面,哪怕一眼,也可以…

“魏婴,怎么了?”蓝忘机看魏无羡盯着对面茶铺看有点吃醋的说。

魏无羡转过头来似乎很疑惑的说:“二哥哥,我好像看见金光瑶了。”

蓝忘机往刚刚魏无羡看的那个地方看去,却没有那个的身影,只有一壶茶和一个空空的茶杯,蓝忘机转过头对魏无羡说:“告诉兄长罢,就算是假的又何妨。”

魏无羡点点头,倒是很赞同蓝忘机所说的话,毕竟蓝曦臣这几年精神一直很差,就算那不是金光瑶,他们也可以让蓝曦臣散散心,不过…要不是金光瑶,师姐和金子轩也不会…

“阿羡,忘机,在想什么呢?”江厌离走到他们的面前,金子轩紧紧的拉着江厌离的手,生怕她不见了似的,江澄在一旁看见了连忙捂住金凌的眼睛,江枫眠和虞紫鸢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魏无羡看着他们,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开心的对江厌离说:“哈哈,在想师姐回去能不能给我做莲藕排骨汤啊。”

江厌离笑着踮起脚来用手刮了刮魏无羡的鼻子对他说:“好啦好啦,我们这就回去罢,回去就给你做,免得我们的阿羡馋的紧。”

“阿姊…”江澄颇为吃醋的叫道。

“好啦,当然也少不了阿澄的,回去啊,我多放点排骨,一定让你们吃的饱饱的。”江厌离转身拍了拍江澄的手说道。

看着一行人越走越远,躲在墙背后的金光瑶瞬间将提起的心放下来了“呼——差点就被认出来了。”金光瑶拍拍自己的胸脯,鬼知道他看见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时候右臂都还会隐隐作痛,对于他们金光瑶并不想过多接触,于是他便和那一路人想相反的方向走了。

金光瑶走着走着便走到了“赤明香”门口,他想起孟诗很喜欢吃桂花糕,而秦愫喜欢吃海棠糕,他摸了摸身上,还真带着银子,于是他便进去买了一些,随后他又想起家里没有琴和针线,他怕娘无聊,又去买了面板是杉木,底板是梓木的七弦瑶琴和一些针线、布料等。

逛街似乎有一种魔力,金光瑶越逛越上瘾,他买了许多日常用品,还有些衣服啊,首饰啊鞋子啊之类的,到家了后孟诗看见自己儿子背着一大包琳琅满目的东西还真都点哭笑不得。

她小跑过去帮金光瑶拿东西,她擦了擦金光瑶头上的汗对金光瑶说:“辛苦阿瑶了。”

————

秦愫在楼上看见魏无羡拉着江厌离的衣服不觉有些好笑,怎么说呢?如果让魏无羡那些人知道金光瑶是背锅的,那…之前所谓的讨厌和那些自以为是的正义又算什么呢?

哦!对了,我记得当初若不是瑶哥鼎力相助,恐怕云深不知处到现在都未必能修好吧?呵呵,这就是蓝家人所谓的正直吗?这就是有恩必报吗?有恩必报就是把蓝家的恩人逼入绝境,砍掉他的手臂杀了他吗?

我还真不懂啊,含光君这样,泽芜君你也是这样,难不成在你眼里多年的兄弟情义和助修家恩还不如聂怀桑的一句“二哥小心”吗?真是…

算了,秦愫捏捏眉心想,反正她会一一帮讨回来的,至于凑合曦瑶,那就看他们自己了,如果瑶哥对蓝曦臣已死心,那么她还是会给蓝曦臣一点苦头吃的,就算他们也是不得已又如何,人都是自私的,若真能原谅,那为什么聂怀桑还要算计金光瑶呢?

生在这个世道,还能指望什么呢?还是先坑下忘羡吧,那么…对不起了呀。

[系统电脑,把所有发生的那些事送进江厌离他们意识里,能晕一段时间就更好了,不要发给蓝忘机,魏无羡,蓝曦臣,懂吗?]

[好的,请稍等]

[开始输送资料]

[资料输送1%]

[资料输送36%]

[资料输送68%]

[资料输送87%]

[资料输送100%]

[已完成]

[打开系统商城买一瓶目失](若被撒到眼睛上双目会失明几个月)

[滴——已消费15个积分,购买目失成功]

秦愫站起身来整理一下衣襟,看着江厌离他们相继晕倒她就知道——机会来了,她从侧窗跳了下去,从巷子里走了出来看着魏无羡对他说:“嗯?魏公子还真是好雅兴啊,但江姑娘他们这是怎么了?”

魏无羡看着秦愫说:“秦姑娘怎么会在这?难不成是来找金光瑶的?”

秦愫笑了笑:“是有如何?他可是我兄长。”

魏无羡摇摇头说:“秦姑娘,你可别执迷不悟了,他是你哥他还杀你,他就是个无情的人,我看,你还不如找个好人家嫁了罢。”

秦愫听了好笑道:“可笑了,是谁告诉你是兄长杀了我。”

魏无羡说:“难道不是吗?他不仅杀了你,他还害了师姐和金子轩,就连自己的大哥他都杀,观音庙里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杀父杀兄杀姊杀师杀友’。”

秦愫质问起魏无羡:“那依你这意思,就因为他说是他做的你们就全都相信,我的天哪,你们找不到替罪羊就拿别人来充当,不管是非对错就为了要声张一下你们所谓的正义感?”

魏无羡是真的生气了,他提高声音说:“秦姑娘!你最好不要胡言乱语!要不是因为他,金子轩和师姐就不会死!金凌也不会一出生就没有父母!还被人嘲笑!他为了那金家主之位什么事都做了!那是他罪有应得!”

秦愫大笑起来:“哈哈哈!魏公子!我告诉你!金子轩不是我哥杀的!如果说杀,他们两个都是你害死的!金凌怎么长大的还要我告诉你吗!如果我哥真为了那位子!那他怎么不把金凌和莫玄羽都杀了!怎么还把金凌给养大了!你别忘了!是你说他有娘生没娘养的!你敢说你都忘了?”

蓝忘机怒瞪秦愫,想把她禁言,却发现没有用,他惊讶的看着秦愫,魏无羡好像迷失了一般,眼泪悄然落下,蓝忘机看着秦愫顿时起了杀心。

江厌离等人一醒便看见蓝忘机拿起避尘直刺秦愫,秦愫也不躲开,她把目失粉握在手中,江厌离慌忙叫道:“含光君!不要——”

啪——

避尘落在了地上,温情抱着秦愫说:“不知含光君想干什么?”

蓝忘机似乎反应了过来,对秦愫说道:“抱歉。”

江厌离把魏无羡扶起,擦了擦他的眼泪对他说:“阿羡,你们为什么要打秦姑娘?”

魏无羡握住江厌离的手对她说:“对对…对不起…羡羡不是故意的…”

江厌离抱住魏无羡拍拍他的背说:“没事没事,有师姐在呢。”

“嗯。”

江澄皱眉对秦愫说道:“你干了些什么?敢欺负江家人?”

秦愫笑着说:“哎呦喂,我可怕死了,他骂我哥我骂他又怎么了,礼尚往来而已,再说了,我哥平白无故背了那么多锅,我总是要申冤一下不是吗?”

秦愫看着魏无羡继续说:“还是说…就让他那么骂我哥吗?”



哎…这个星期才发现怎么都是9月1日开学的,突然觉得自己开学好早,呃,这篇算是我自己理解性写的,并不是说谁谁谁的不好,只是自己亲近的人被伤害了是真的会很生气的,而且,我好像在be路上越走越远了…这剧情应该还有救…吧…(๑Ő௰Ő๑)~

由于剧情,就不打忘羡tag了

十安

围城之困3

当许舒安将离婚协议书放在边伯贤面前时,边伯贤出奇的冷静。

“真的想好了吗?”

“嗯。”许舒安的嘴角牵强的扯起一抹微笑。

房子里只能听见男人签字的声音。

许舒安拿起离婚协议书“谢谢。”向着门外走去。

边伯贤听着外面的声响一动不动,突然冲向窗户旁边,看见楼下两个人的拥抱,以及许舒安的笑容。

边伯贤走到鱼缸前想要给鱼喂食,看着鱼缸里已经翻白肚的鱼,苦涩的笑了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啊。

你也是孤单一个了。

……

车在路上平缓的行驶,朴栖含看着外面牵着手的大学情侣对副驾驶上的女人说“安安,我们以后也会这样的,会比他们更幸福。”

“嗯。”女人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歇息。朴栖含看着她笑了一下。“安安,我爱...

当许舒安将离婚协议书放在边伯贤面前时,边伯贤出奇的冷静。

“真的想好了吗?”

“嗯。”许舒安的嘴角牵强的扯起一抹微笑。

房子里只能听见男人签字的声音。

许舒安拿起离婚协议书“谢谢。”向着门外走去。

边伯贤听着外面的声响一动不动,突然冲向窗户旁边,看见楼下两个人的拥抱,以及许舒安的笑容。

边伯贤走到鱼缸前想要给鱼喂食,看着鱼缸里已经翻白肚的鱼,苦涩的笑了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啊。

你也是孤单一个了。

……

车在路上平缓的行驶,朴栖含看着外面牵着手的大学情侣对副驾驶上的女人说“安安,我们以后也会这样的,会比他们更幸福。”

“嗯。”女人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歇息。朴栖含看着她笑了一下。“安安,我爱你。”

许舒安与边伯贤是大学最受人羡慕的情侣,虽然是许舒安追求的他,但是边伯贤也对许舒安一直很好。

许舒安朋友不告而别的那天,许舒安拽着边伯贤的袖子问“你不离开我好不好?”

“好啊,不离开。”男人的眼里满是认真。许舒安也不知道她当时是什么心情,只觉得从那一天起,边伯贤就在她心里扎根了。

……

“这位先生你已经喝的够多了。”酒保拦住边伯贤喝酒的手。

“你说她是不是真的很难过。”边伯贤看着酒保突然冒出来一句话,眼里是无尽的迷茫。

“这不一定,不过如果她离开你了,可能就是真的很难过吧。”酒保擦拭着杯子说过这句话后便一声不吭。

“那你说,我要怎么再能让我们俩重新在一起呢?”边伯贤把杯子放下,自嘲地笑了笑“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何必难为你呢。”

……

秋风很冷,吹起了边伯贤的外套。边伯贤吸了吸鼻子,看着橘黄的路灯走在路上。

她那天会不会也是这样子一个人在街上走啊。

这秋风……真混蛋。











随心

有时候我们面对糟心的难过的不好的事情时,会选择自我消化,自己治愈,而很少与身边人,亲近者诉说。可当身边人,亲近者遭遇不好时,我们却会希望对方与自己诉说,如果对方没有在难过难熬的时候想起自己,就会觉得点点难过……

有时候我们面对糟心的难过的不好的事情时,会选择自我消化,自己治愈,而很少与身边人,亲近者诉说。可当身边人,亲近者遭遇不好时,我们却会希望对方与自己诉说,如果对方没有在难过难熬的时候想起自己,就会觉得点点难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