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情欲

54975浏览    643参与
木与旻🎐

今天得先祝大哥生日快乐🎂
然后郑号锡!我们的郑先生因为露了额头,而上了世界趋势,谁能相比?🤤
没到十张,好像有两张动图不知道为什么点不上,所以放不了,下次我再试一试!✊

今天得先祝大哥生日快乐🎂
然后郑号锡!我们的郑先生因为露了额头,而上了世界趋势,谁能相比?🤤
没到十张,好像有两张动图不知道为什么点不上,所以放不了,下次我再试一试!✊

BTS_MagicShop

『美文』 《哥哥们在一起了?!》(锡米/糖锡)

作者:BTS_MagicShop

『美文』

《哥哥们在一起了?!》(锡米/糖锡)

似梦似真 被小精灵偷窥的秘密爱情


BY:美文组♚QiQi_CASH

BTS_MagicShop

『锡米』
有两个小朋友
他们约定一起闯荡世界

cr.logo

『锡米』
有两个小朋友
他们约定一起闯荡世界

cr.logo

BTS_MagicShop

『锡米』
世上所有美丽的事物
都让人沉醉其中

cr.logo

『锡米』
世上所有美丽的事物
都让人沉醉其中

cr.logo

Luvvy
还是沙雕弹能够带来快乐🙁

还是沙雕弹能够带来快乐🙁

还是沙雕弹能够带来快乐🙁

原来是咔樱酱同学吖

【我英乙女向】当你抱怨他白日宣淫(内含轰出胜相荼)

★终于更新

★撞梗致歉

★那么,开始✔

——通用文本——

你揉了揉发软的腰,发苦的说着抱怨的话。

“早知道就不该看你忍得辛苦而答应你的 ,白日宣淫不害臊,后入式太狠了啊……”

你眼尾泛红,身上密密麻麻全是吻痕,大小不一,都是爱意。

——轰篇——

“衣服穿好,别再勾我对你什么……”轰焦冻瞥了你一眼,喉头滚动,连带着脖子上你留下的爱意愈发明显。

美色真是误人啊,你这样想。

还是没忍住,上前吻住他,啃咬他唇瓣,他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和你一起沉沦。

晶亮的津液顺着唇颊滑下,一吻成瘾。

“呐,★★,这可是你白日宣淫了……”

:)论老公长得太好看,勾引人怎么办??

行,...

★终于更新

★撞梗致歉

★那么,开始✔

——通用文本——

你揉了揉发软的腰,发苦的说着抱怨的话。

“早知道就不该看你忍得辛苦而答应你的 ,白日宣淫不害臊,后入式太狠了啊……”

你眼尾泛红,身上密密麻麻全是吻痕,大小不一,都是爱意。

——轰篇——

“衣服穿好,别再勾我对你什么……”轰焦冻瞥了你一眼,喉头滚动,连带着脖子上你留下的爱意愈发明显。

美色真是误人啊,你这样想。

还是没忍住,上前吻住他,啃咬他唇瓣,他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和你一起沉沦。

晶亮的津液顺着唇颊滑下,一吻成瘾。

“呐,★★,这可是你白日宣淫了……”

:)论老公长得太好看,勾引人怎么办??

行,你好看,你说的都对。

——绿谷篇——

“对…对不住了,刚才没忍住……”绿谷出久尴尬的摸了摸绿发,张嘴笑了笑。

“不过看★★酱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就没停下来了,而且,我也很舒服啦……”他一脸认真和你分析这次make love。

你羞得直说“没有没有”

“有的有的,★★你还叫了呢,他们说那是太舒服了才会发出的声音,只不过你好像还是不太满意我的速度,看来要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了……”

是的,绿谷的碎碎念又开始了……

:)论老公太诚实,太爱学习,太爱向旁人请教经验怎么办???

——爆豪篇——

“哈?明明是臭女人你吸着老子不给老子走的好吧……还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真是恶心死人了,那是什么狗屁的白日宣淫啊,老子的实力都没真正发挥出来,就让老子离开,臭女人你真是不行。”

得了,这榴莲头又生气了。

你抿抿唇,敷衍道“行行,你最厉害了哈……”

他一下就被激怒,一下又把你扑倒在床上,发狠的咬你耳垂。喃喃地说“臭女人,这次不把你ri到怀孕,我都不是No.1  hero。”

:)论老公太暴躁了怎么办???

——相泽三三篇——

“★★的反应还不够好,要加强练习才行啊。”

你一脸的不可置否,他的长者本性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关于后入式,还不够,接下来我们将学习69式,直立式,侧入式等”

woc!!!!!

:)论老公太正经了怎么办???

——荼毘篇(有荼必有sao系列)——

“丫头的喘声真是悦耳动听,一想到丫头的味道,世界美食都黯然失色,呐,这种人体盛宴就交由我来掌控吧。”荼毘整理了自己的领口,舔舔唇,满脸的弥足。

“丫头,永远都属于我一个人,沉沦堕落于我的昏淫之中吧……”

烟哑适当的嗓音迷了你的心,是啊,我的爱人,就这样沉迷于你的爱意中,才是人间正道呢……

:)论老公太骚,太会撩了怎么办???

——全文完——

红心蓝手关注,谢谢

期中考试完毕还会再更一章,敬请期待

BTS_MagicShop

『美文』
《竹马终散场》(锡米/短/完结)
“我的竹马,终究成了别人的新郎。”

BY:美文组♚尕苊

『美文』
《竹马终散场》(锡米/短/完结)
“我的竹马,终究成了别人的新郎。”

BY:美文组♚尕苊

BTS_MagicShop

『锡米』
最喜欢小旻弟弟的哥哥小芙

cr.Twitter

『锡米』
最喜欢小旻弟弟的哥哥小芙

cr.Twitter

BTS_MagicShop

『锡米』
有多少人是被这组图⭕进锡米的

cr.logo

『锡米』
有多少人是被这组图⭕进锡米的

cr.logo

S123

补档/我们的珍珍/需要被保护的旻旻子

慎/入/警/告

慎入/不要乱进

美丽青春文学

蜜桃珍珍

旻旻子


下拉


;;;;;;;;;;;;;;;;;;;;;;;;;;;


慎/入/警/告

慎入/不要乱进

美丽青春文学

蜜桃珍珍

旻旻子









下拉















































































;;;;;;;;;;;;;;;;;;;;;;;;;;;


啵果实权泡菜勋

入坑没多久所以很多还不了解!杂食!基本都磕的开心!有属性一样的嘛!磕cp就是开心才磕!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

入坑没多久所以很多还不了解!杂食!基本都磕的开心!有属性一样的嘛!磕cp就是开心才磕!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

木与旻🎐

智旻呐,朴智旻
生日粗卡嘿!🎉🎉
一个小时之内 凑齐了全团的祝福,是真的很宠了吧😭
陪你过得第三个生日啦,希望我的小孩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走下去,以后一切诸事顺利,走花路吧!💜💜

智旻呐,朴智旻
生日粗卡嘿!🎉🎉
一个小时之内 凑齐了全团的祝福,是真的很宠了吧😭
陪你过得第三个生日啦,希望我的小孩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走下去,以后一切诸事顺利,走花路吧!💜💜

新雅书院
@农历九月十三核桃,寒露之前拾...

@农历九月十三
核桃,寒露之前拾取。

@农历九月十三
核桃,寒露之前拾取。

新雅书院
@农历九月十二有等世人偏淫邪,...

@农历九月十二
有等世人偏淫邪,不知心邪当身邪。
禁足从不走邪路,禁口不把邪言说。
就行百年无是处,心里有根未断决。
迟早一定要发生,发生害人苦难说。
未向西山降白虎,先下东海伏龙来。
两般俱是说喻意,留在丹经人难猜。
降虎不用西山去,伏龙何须下东海。
悟开阴阳消长理,除情了欲自明白。

@农历九月十二
有等世人偏淫邪,不知心邪当身邪。
禁足从不走邪路,禁口不把邪言说。
就行百年无是处,心里有根未断决。
迟早一定要发生,发生害人苦难说。
未向西山降白虎,先下东海伏龙来。
两般俱是说喻意,留在丹经人难猜。
降虎不用西山去,伏龙何须下东海。
悟开阴阳消长理,除情了欲自明白。

筝凉

【锡米】单纯拥抱

朴智旻接下那部戏的时候,还在和郑号锡冷战。

冷战的缘由说不清楚,大抵又是什么琐事,衣服乱放、熬夜电竞之类,明明早已妥协习惯过的,突然变成了连接着冰川的导火索,一触即发。漫天的冰雪落下来,生生冻结住了二人。

到底是十年了。

朴智旻签下戏约的手有些颤抖,没来由的委屈逼红了眼。

明明,非常相爱。

郑号锡永远是温柔的,包容的,深情的。他像是生来便要成为朴智旻的依靠,眼眸明亮,怀抱温暖。刚被送进福利院的寒夜,冰冷铁架床上郑号锡搂着他。福利院的老师全是些只懂得使用暴力的社会流民,乐于虐待新进来的孩子,而别的男孩女孩们只是冷漠地旁观嬉笑。

都是伤痕累累的小孩,郑号锡却对他说道:“我们逃吧,”

声音很小,又很坚定:“哥...


朴智旻接下那部戏的时候,还在和郑号锡冷战。

冷战的缘由说不清楚,大抵又是什么琐事,衣服乱放、熬夜电竞之类,明明早已妥协习惯过的,突然变成了连接着冰川的导火索,一触即发。漫天的冰雪落下来,生生冻结住了二人。

到底是十年了。

朴智旻签下戏约的手有些颤抖,没来由的委屈逼红了眼。

明明,非常相爱。

郑号锡永远是温柔的,包容的,深情的。他像是生来便要成为朴智旻的依靠,眼眸明亮,怀抱温暖。刚被送进福利院的寒夜,冰冷铁架床上郑号锡搂着他。福利院的老师全是些只懂得使用暴力的社会流民,乐于虐待新进来的孩子,而别的男孩女孩们只是冷漠地旁观嬉笑。

都是伤痕累累的小孩,郑号锡却对他说道:“我们逃吧,”

声音很小,又很坚定:“哥哥永远陪你。”


连夜趁雨,瘦瘦小小的男孩好不容易爬上铁门,朴智旻纵身一跳落在地上,转过来朝郑号锡伸出双手:“哥,我接着你。”

郑号锡畏高,跨坐在铁门上正是骑虎难下。抬眼见着朴智旻站在雨里,月光和雨水一同兜头浇下。夜雨刺骨的冷,划过眉眼落了满脸,看起来就像眼泪。

可是眼神那么热切坚定,他没道理的信任就这样明晃晃地摆在郑号锡眼前,又怎么能辜负。

多年后郑号锡回忆起自己闭上眼往下跳的感觉,如同被禁锢起来驯服的幼鹰挣脱锁链飞入山林。


逃出来的郑号锡带着朴智旻找到一间便宜干净的出租房,用自己藏起来的存款交了租金。

“智旻,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可是房租……哥还没到打工的年纪,不是吗?”

“交给哥哥好了,智旻不用担心……对不起啊,房子真的很小。”

“不啊,”朴智旻歪着头,脸贴着郑号锡的肩膀,眼睛眯成两道窄窄的缝,“我喜欢小房子。”


郑号锡跟父亲学过写文章,买了纸和笔,没日没夜地写。一开始总是被退稿,只得一天一天地消耗为数不多的存款,像是一步一步走向悬崖的将死者。

朴智旻原本被蒙在鼓里,直到某日深夜看见从杂志社回来的哥哥撕碎了稿子,坐在他床边,没有开灯,不敢叹气,呼吸都压抑。

黑夜里他们看不清彼此表情,朴智旻闭着眼装睡,感觉到一只手慢慢覆上来,蹭到耳边顿住,久久不动。

那只手柔软温热,手指纤长,骨节锋利,指尖新生的茧有些粗糙。

朴智旻怎敢忘记,哥哥也只是个少年而已。


后来朴智旻找到附近一间初中,在门口分发自制的小传单,干着代写作业的买卖。偶尔会被学校的老师发现匆匆逃走,偶尔会被小客户质疑:“你都不上学,会写吗?”

他梗着脖子抬下巴,指了指数学卷子上的压轴题,骄傲道:“就这题,我起码能写三种解法!”

不爱写作业的初中生把卷子一股脑交给他,他带着试卷坐到郑号锡身边,一直写到郑号锡渐渐有了名气,成为能炙手可热的人气小说家,再也不必为一份稿费深夜奔走,点灯执笔。

郑号锡把小说的版权卖掉,查了银行存款,问道:“智旻想学表演吗?”

朴智旻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在五岁说过,长大以后想成为演员的梦想。当时的郑号锡是才上一年级的邻居哥哥,分了他的橘子糖给朴智旻吃,笑眯眯地捧场:“哦——演员小智旻!”

又回忆起十五岁的郑号锡,带着他逃出福利院的那晚,被自己亲吻了脸颊:“智旻会永远爱哥哥的,永远。”

郑号锡抱着他,雨水沾了两人满身。细细的手臂把他揽在怀里,嘴唇贴着他额头,只是喃喃,说也会永远爱他。

爱到底是什么,是怎样的感情,是悸动还是依赖,没有谁能说得清。可他们就这样相拥着跌跌撞撞走到了成年,爱意在一个又一个深夜被亲吻反复加深,在一次又一次的拥抱中把一个烙印在另一个的骨髓。他们且经历过的短暂的人生里,全是彼此。


二十五岁的郑号锡彻底在小说界站稳了脚跟,每一部作品都被世人吹捧着送上神坛,影视公司抢着买下版权给他送钱。朴智旻也成了新生演员,导演感叹他是天降紫微星,每个眼神都是他给观众的故事,片酬被抬到小生第一。

但没有人知道,郑号锡和朴智旻住在一起,住在一个狭小且温馨,干净整洁的出租房,那里是他们的家。


郑号锡被邀请去了开机宴,位置安排在主演朴智旻旁边。桌上的气氛沉默到尴尬,出品方举起酒来试图打破僵局:“我们真的很喜欢郑老师这部作品,沟通了有三个月之久,终于得到老师的同意。我啊,真心的,非常感谢郑老师把这么优秀的作品交给我们……”

朴智旻低头倒酒,也不看他:“怎么,沟通了三个月这么久?”

“因为这是写给我爱人的小说。”郑号锡扭头看他,目光从他的眼落到唇,脑海里全是旧日的温存,六岁的拥抱,十五岁的亲吻,无数句的承诺永远爱你。

“那怎么又卖掉了呢?”朴智旻忍不住红了眼眶,仰起头将酒一饮而下。

“因为听说,他们打算让我爱人主演。”

出品方大概喝得脑子不太清醒,急匆匆地转移话题:“那朴演员是怎么决定接下这部戏的呢?”

“因为这是我爱人,在我们的家里写的。”

“哇,那朴演员对爱人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当然,我永远爱他。”

“我也是。”

声音很小,又很坚定,就像十年前的雨夜,他抱着和自己一样失去双亲、被福利院老师殴打了一天的朴智旻决定逃出去那样。


走在回家的路上捡了一朵阳光、

请与风向星座的我谈恋爱0 #锡米

“那个,号锡哥……”一脸黑线。

“嗯?怎么啦智旻尼。”笑眯眯

“没、没事了”笑

虽然说好就算在一起以后也会给对方保留空间!但是!!!啊啊啊受不了,烦死了!!!

朴智旻的内心一阵咆哮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早点睡哦,晚安啊”郑号锡走过去揉了揉朴智旻的头,然后给了个晚安的爱的bobo,径直越过朴智旻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呀呀呀,不对吧。

虽然被亲了亲额头,朴智旻还是斜眼看了一眼躺好并且关掉自己那边床头柜灯一副安详要入睡的人,这种时候恋人不是应该扑倒然后开始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没错,都是自己的锅。是的,自己说过,就算之后跟恋人生活在一起也很有可能会一人一个房间,独自保有空...


“那个,号锡哥……”一脸黑线。

“嗯?怎么啦智旻尼。”笑眯眯

“没、没事了”笑

虽然说好就算在一起以后也会给对方保留空间!但是!!!啊啊啊受不了,烦死了!!!

朴智旻的内心一阵咆哮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早点睡哦,晚安啊”郑号锡走过去揉了揉朴智旻的头,然后给了个晚安的爱的bobo,径直越过朴智旻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呀呀呀,不对吧。

虽然被亲了亲额头,朴智旻还是斜眼看了一眼躺好并且关掉自己那边床头柜灯一副安详要入睡的人,这种时候恋人不是应该扑倒然后开始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没错,都是自己的锅。是的,自己说过,就算之后跟恋人生活在一起也很有可能会一人一个房间,独自保有空间的各做各事。

凡事都是说得容易。

 

朴智旻渐渐陷入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状况的回忆。

 

之前忙内田国总是来蹭睡,宣称是hobi哥的高级寝具让人难以忘怀。因为号锡哥经常在练习室或者工作室忙到不回来睡,所以空铺经常被忙内占领。但是不知道这个言论哪里打动了自己的亲故金泰亨,也对该床铺陷入了迷之向往,所以常见的情况就变成田柾国赖死不走,和金泰亨展开了孩子们的斗气。朴智旻就在旁边开心的拍来拍去,给郑号锡直播修罗场。郑号锡也知道这个事情,乐得看孩子们高兴,有空就会回复朴智旻的kkt。

某次正在打闹的过程中,郑号锡正好回家,一进门就看见金泰亨被田柾国扯着脚踝扒拉着床头大喊着‘今天轮到我了’。

“啊厚比哥!你回来了!”正在一边看戏的朴智旻发现了推门进来的郑号锡,田柾国反应超快的扑向郑号锡,郑号锡连忙伸手推开与他保持一臂勾不到的距离。

“干嘛要躲着我嘛,人家很久没见号锡哥非常的寂寞呢~”田柾国歪着头看了看郑号锡的脸。

“南俊让我早点回来,说今天要聚餐,珍哥准备了好吃好喝。”郑号锡走到桌边把自己的包放下。

“咦?珍哥没跟我们说啊,要不然我们可以帮忙。”朴智旻赶紧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有没有收到信息。

“珍哥给我说了,叫我离远一点,到时候准时列席就可以了”金泰亨一脸我知道的样子。

“哦,也给我说了,我说请珍哥自己解决,我今天要占床位。”田柾国也点点头。

“喂!”朴智旻挥了挥自己的手机一副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的问号脸。

 

“哈哈哈哈,今天终于把朴智旻灌醉了!>v< 我要把啤酒倒到他头上!! ”金硕珍高呼一声后就没了下文。

另一边的金南俊显然也喝高了回复说:「不!要把啤酒倒到他全身!」

“变态!”田柾国一脸不想理他们的样子。

装醉吧,反正最后会有人送回家,如果是他就更好了。啊,头好痛,不想动了。

“智旻尼?智旻尼?”郑号锡摇了摇挺尸状的朴智旻,似乎帮自己档掉很多酒以后被灌醉了,还拉了田柾国过来帮忙对抗闵玧其和金硕珍那两个酒鬼。自己也有责任送他回去吧。

因此郑号锡只好拖著朴智旻坐升降机送他坐计程车回家,这时升降机停在某一层,刚好有位女职员看见二人,便说:「抱歉,打扰了你们」然後便跑掉了。

“这算什么啊!”郑号锡脸一红,很不解的说。

本来死尸状的朴智旻终于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

“喂!你没醉啊!骗子!!!”

“可是人家很想跟号锡哥一起早点回家嘛~~”朴智旻醉酒后睁不太开的眼睛加上特有的鼻音让郑号锡觉得有点脸红。就只推了推朴智旻的肩膀,说“能走就自己走哦。”

叫的计程车已经在楼下等,郑号锡把朴智旻推进后座后本来想坐前排,想想还是一起乖乖的坐在了朴智旻旁边,“智旻呐,你会不会难受?不会想吐吧?”

“我说出来,可以吗?”朴智旻突然小白兔似的眼睛闪啊闪的看着郑号锡。

“什么?”好奇

“我喜欢你。”平静

郑号锡:“…………”(开始黑线)

司机:“…………”(同样黑线)

之后朴智旻还一直装醉耍智障,郑号锡决定逗一下他,就在他耳边低语:“你的声音怎麼那麼可爱呢?”

朴智旻倒是没想到自己也会像金泰亨那样被人对着耳朵说话,被鼻息扑倒的地方就会痒痒的,可能是人喝多了感官就会变得敏感吧。于是他忍不住用手捂了捂自己的后颈。

郑号锡倒是觉得很好玩,“原来我们智旻也会害羞啊,我以为……”

“什么呀,我很容易害羞啊。号锡哥你总是反应很迟钝,这样会招人欺负的!”

“阿尼!我才没有。”

“哦?听说有一次,你在录音的时候被调戏了。有人向你伸出万恶之手,边录音边用手指搔你的手心什么的。”

“啊,这个你也知道?”

“当然啦,人家当时很吃醋的说~~”

“总之,那时候觉得有点奇怪啦,不过后来好好敞开心扉聊了天之后就原谅他了”

“居然说原谅啊,哈哈哈”

“那,智旻有没有调戏过啊,肯定有吧!”

“我吗,没有呢~~属性一样的话就不太有趣不是吗”

“啊~~好狡猾,我以后也要变成那样!”

“对象是谁?”

“暂定金南俊好了。”

“南俊哥你听见了吗,以后要小心郑号锡哦!”

“哈哈哈哈。”

 

TBC.

 碎碎念:kkkkk这些声优梗我真的能磕一亿年哈哈哈,我要写!我要发!请与我谈恋爱系列会有正文哈哈哈这就是个0号小杂文,看着玩吧。

sceray

【锡米】來電|上

非现背 .只锡米 .OOC有

-

“我的生活一团糟!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还不如死掉算了……”

“家人都逼我考首尔大学!但我已经国高二年了……”

“那个人渣骗走了我所有的钱!我当初为什么会相信他……”

嘟  嘟  嘟……

扩音器传出忙音,又一通来电挂断。木案前的身影掀起眼皮,眺望窗外繁星点缀下黛色的夜幕。北极星座落在远方天际。

钢筋水泥锻造的人类居所中投射出密集的人造光源,在科技的力量下,数以百计的  来自地球外亿万光年外的恒星光芒  显得弱不禁风。没有热度的光总能给这座冰冷囚笼作上热闹非凡的粉饰。还有千篇一律的,令人生恶的社交...

非现背 .只锡米 .OOC有





-





“我的生活一团糟!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还不如死掉算了……”





“家人都逼我考首尔大学!但我已经国高二年了……”





“那个人渣骗走了我所有的钱!我当初为什么会相信他……”





嘟  嘟  嘟……





扩音器传出忙音,又一通来电挂断。木案前的身影掀起眼皮,眺望窗外繁星点缀下黛色的夜幕。北极星座落在远方天际。





钢筋水泥锻造的人类居所中投射出密集的人造光源,在科技的力量下,数以百计的  来自地球外亿万光年外的恒星光芒  显得弱不禁风。没有热度的光总能给这座冰冷囚笼作上热闹非凡的粉饰。还有千篇一律的,令人生恶的社交面具。





朴智旻眯起眼睛如猫一般扒住桌沿伸了个懒腰,抱住双腿  将整个身体蜷缩在不大的皮质靠椅上,毛茸茸的脑袋一歪 枕上背后柔软的缓冲垫。裹上米色长袜的脚丫打着有节奏的小拍。





埋怨、诅咒与谩骂,眼泪、哭声和哀嚎,所有的这些声音都在这面欢乐假象下被迫消音 泯灭。继而全部堆攒到一起,丢过来。这时就变成他的麻烦了。





充满肉感的嘟嘟唇一瞥。如此看来,人类的确不是很讨喜的生物。





朴智旻是一位神明,他的工作是通过手机来电倾听人们的声音。世界上六十九亿的人类。那些被生活压力和自我否定压迫撕扯成分裂的两半的人们,在肉体走向灭绝边缘将拨打一条号码为690000000的电话。





在倾告结束前,他会用他温柔而沁入人心的动听奶音为这些半死不活的行尸走肉送上安慰,或祝福亦或解答。从而使他们吊着一具躯壳继续艰难而痛苦的在这世上苟延残喘。没什么作用,只是让他们在通话后好受点,打消掉想死的念头。





这是朴智旻的能力,也是他的职责。





腿部因血液不流通而发麻,朴智旻站起身在地板上踏了两下。思绪出游这么一会都没有新的来电,他索性离开工作台为自己取了杯冰镇烧酒。





朴智旻喜欢酒。和他诱发姨母心的可爱娃娃脸不太相符,但酒精就像麻醉剂。每日每夜间无数通饱含丰富感情的刺耳来电让他大脑发胀,酒精总能让他好受些。





朴智旻边拖着小碎步回来,边双手捧着外杯壁含住杯沿小口小口的吞咽酒液。坐下前扫了一眼形同虚设的世界时钟。几乎是下意识的,因为自己诞生在韩国。所以中心点是首尔的时间。





凌晨2:30分





“嘀——嘀——  嘀!”





紧接着,一通来自韩国的电话接入线内。





神明没有时间概念,但人类有。朴智旻有些意外这个在睡眠时间拨通电话的韩国人。有点好奇。





“喂?”那边的背景很安静。出乎预料的没有撕心裂肺的哭腔或是什么咆哮。语气平静的不像是会拨通这个号码的人。





是很温柔的男声。温柔中透漏着沉静掩盖不住的活力。





朴智旻撑着脑袋等待下文,暗自思考会不会有反转。人类情绪的无常多变自己当然没少见识过。





“喂?”陷入几秒钟的安静期,对方似乎等待了一会,见没有回应稍微拔高了音调再次重复。他来电的意图似乎与倾倒苦水无关。





“内。”朴智旻柔声唤道,他并不常这样做。但他依旧顺从的回应。没有缘由。接着他听到对面传来舒心的低笑声,朴智旻很喜欢。





对面传来棉织物碰撞的摩擦声,在床上翻身的声音。床,人类情侣夜间通话的常用场所。“还记得我吗?我叫郑号锡。”他是这么说的,一如既往沉静的语气中透露些许期待。





这可是朴智旻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对于人类而言他是逆境的浮木,只有人会再次借力,从不会有游出深海的人专程回来寻找这片木头。





但朴智旻确确实实记得这号人物。是个热爱舞蹈到痴迷地步的少年,因为家庭环境和练习生的压力让曾经的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朴智旻就连他因为自尊心在告解间压抑哭声而颤抖的语调都记得一清二楚。





不过现在听来,郑号锡是成功了,甚至成绩十分可观的样子。





“我记得你。现在过得快乐吗?最终顺利出道了吗?”事态向一种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以前可是只有来电者发问质问,可从没有朴智旻提问的情况。





对方似乎更开心了,低笑变为充满颗粒感的爽朗笑声。不知是因为朴智旻的回答,还是他放低音量因贴近传声器而变得更加磁性的奶音。“我现在过得很好,公司让我以hippop歌手出道。”郑号锡用轻快的语调回应。





“那就好……你听上去很幸福,祝贺你。”也许是对方的笑声太有感染力,另一头的朴智旻也弯起了眸,公式化的温和也沾染上一丝凡尘。





朴智旻正有意无意的放任这通来电自由发展。





“我的艺名叫J-HOPE。”朴智旻的声音像郑号锡的兴奋剂似的,等到自己冷静了些,又突然没来由的扯上一些别的话题。“H-O-P-E-hope,是‘希望’的意思。”





“内,很棒的名字……”朴智旻很乐意在这个充满阳光的大男孩身上多花点时间,他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觉得现在的郑号锡的确与这个名字很相称。





于是朴智旻补上一句:“你真的能给人们带来希望。”





对方突然安静了……令朴智旻下意识心脏一抽。再次响起郑号锡的声音时,朴智旻听出其明显的,有别与前的,浓重更多的温柔。





郑号锡说:“Sure , I'm their hope .”

不太标准的韩式发音加上熟练的句式和一语双关,是常常出席欧美场所的结果。





朴智旻本想像人类朋友之间取笑般调侃他自恋。





但他还说:“But , you are my hope .”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还记得我。

发音标准而有亲切感的韩语。是给朴智旻的双重暴击。严肃而深情。





“嘟—!嘟—!嘟—!”忙音 • 断线





冰块全部融化在被稀释了浓度的酒里,外壁挂满了遇冷液化的水珠,在光线牵动尘屑飞舞的发光物下泛着别样的颜色。





朴智旻微张嘴唇,因愕然而睁大的眼睛忘了眨动,小肉手捂住泛红发烫的耳尖。视线正因无措而不停变换焦点。





他两百多年的神生从未受过那么大的刺激,还是因一个凡人而起……





这个从接通来电那刻开始,就在朴智旻心中缓缓提高分数的男性,为朴智旻掀起了一次情绪失控的风暴。





他从诞生那刻就被赋予了平静心灵的能力,同时也肩负起倾听众生苦楚的使命。但在过去的时光中,无论是过去的书信时代还是如今,从没有凡人对他表示过感谢。





更别说像朋友般聊聊天。





朴智旻感觉眼眶湿润,有什么从脸上划落,小手一抹。是眼泪。这是很稀奇的事,朴智旻从未试过,更未想过自己也会留下眼泪。身为神明他认为自己一直都有承受孤独的觉悟。





但在漫漫长夜行走的人在目睹过太阳之后便不想再经历黑暗了。





然而凡人的世界仍在马不停蹄的旋转,那些拼命追赶人群脚步哭着狼狈奔跑的人也从不会削减。朴智旻没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需要履行他的使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或许我会将这个人记住很多很多天,甚至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永远记住。朴智旻在忙里偷闲兼常常这么想。郑号锡,这个名字像刻在他心上一样。





时间对于没有时间的人来说其实就像白驹过隙般稍纵即逝,太阳与月亮在天幕上追赶。来回往返,周而复始。便是凡人的大半年。





又是一个属于东九区的凌晨两点,又一通来自韩国的电话。事实上朴智旻看不到所谓的电话号,码。所以这些时间以来,他每次看到发出地为韩国的来电都会为之绷紧了神经。





不知为何,这次朴智旻觉得自己离希望比任何一次都要近。





来电•接通





“喂?”朴智旻觉得自己的直觉很准。





“内。”这次朴智旻没有等待对方的等待,他尽力的掩饰自己的迫切和兴奋。





对面又传来低沉的轻笑声,这次郑号锡的声音比前一次疲惫却染上一层雀跃。“嗨,好久不见。”





“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次朴智旻如愿就像朋友一样挑破了郑号锡语言中的漏洞。他听见郑号锡被逗笑了,他觉得很开心。前所未有的有趣。





“啊,好像是这样……抱歉。”郑号锡觉得朴智旻似乎跟上次不一样了,比上次更活泼,更亲近。有什么在他们之间升温。





“你听上去有点累,最近过得还好吗?”这句话,朴智旻给自己定义的立场是朋友。他希望郑号锡过得幸福和幸运。





“当然,跑了几个月的世界巡演,刚结束……”郑号锡的语气自信而令人安心,他也许也察觉到了朴智旻发自内心的关切,顺势多扯了一句:“美国的粉丝太热情了。”





“那就好,我希望你过得快乐。”朴智旻的坦言蒙上了层连他自己都忘却察觉的笑意。





“你的声音真好听。”郑号锡突如其来的对朴智旻送上一句后者自己也知道的夸赞。“我很想你。”





这句是朴智旻不知道的,也是他意外的。朴智旻明白“想念”这个词可以用在任何稍微亲密度正面关系上,但他依旧莫名其妙的感觉双颊在发烫。





朴智旻有些无措,他不知该怎么回应便用无意义的语气词代替,传到郑号锡耳朵里。是可爱。令郑号锡无法控制的嘴角上扬,在心里感叹一句“想咬一口!”





也许是朴智旻浑然天成的亲切感为自己提供底气,郑号锡总觉得在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面前可以安心的畅所欲言。也不用担心这通电话的录音会被拿去给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炒作。当然,他也不知道朴智旻是个无法完成上述行为的神明。





郑号锡说:“我好喜欢你。”





“哐当!嗒!”是什么木制品被碰落又被匆忙摆正归位的声音。郑号锡几乎能想象出话筒另一头是多么慌乱。





“我觉得你有点奇怪!”朴智旻几乎是下意识喊出这句话。后而自己也一愣。奶音的怒吼在郑号锡的手机听筒里有点炸耳。不影响其讨喜度。





“哦?为什么?为什么奇怪?你值得被任何人喜欢。”郑号锡在笑声中追加令朴智旻感到慌张的真心话。





“郑号锡,你的话会让我感到负担。”温柔的神明也难得严肃。朴智旻明白那是自己的能力,但真切从凡人口中听得的,郑号锡是第一个。





突如其来的沉默,是跨越时空的默契。郑号锡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他小心翼翼的询问:





“你也会有烦恼吧?”





“嗯?”新信息的冲突,说起来这已经是郑号锡问的第二个正式的问题了。朴智旻突然陷入大脑的当机,他负责处理凡人的烦恼,哪有凡人过问过自己的烦恼。





“……内”凡人会用高强度的工作麻痹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忘却忧愁。朴智旻从来的都不缺工作,也不会因为自己的愁虑影响什么。所以烦恼对他而已早已是无伤大雅的事了。





“我也……会有烦恼的。”似自我肯定般,带着般自言自语的,朴智旻咀嚼着这句让他百味杂陈的话。





“哈……”郑号锡的笑掺杂了很多,他本想说句“是个人都会有烦恼的。”的万能金句,却意外的说不出口。





“那就让我做你烦恼的倾听者吧。”





-TBC-

单曲循环作物【6900000000 - 鹿乃】

不小心坑开大了 .大纲好了先搞着

后续随缘写


marias

【旻锡】speechless

。。。如题,我自己也很无语的18x

也不是很皇,见评论老规矩

。。。如题,我自己也很无语的18x

也不是很皇,见评论老规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