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惊恐万状

63浏览    10参与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短篇锤基}I HAVE A BROTHER:The Way By The God Thor.

我有一个弟弟,

他小小的,软软的,

有着短短的柔柔的黑发,

一对翡翠色的眼眸里,

只有我金色的头发

和蓝色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变成我最喜欢的绿色小蛇,

嘶嘶嘶地游到我的面前,

嘶嘶嘶地钻进我的怀里,

嘶嘶嘶地在我半长发间嬉戏。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一口咬在我最柔软的腰间,

然后他大刺刺地在我面前变回原型,

带着有些凌乱的一身金绿色战袍

和一脸得逞后幸灾乐祸的坏笑,

用最清脆的无辜的嗓音,

嘲笑着——

“嘿,我最亲爱的哥哥,”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狼狈,”

“是什么让你看上去如此愚蠢?”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有一个弟弟,

他小小的,软软的,

有着短短的柔柔的黑发,

一对翡翠色的眼眸里,

只有我金色的头发

和蓝色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变成我最喜欢的绿色小蛇,

嘶嘶嘶地游到我的面前,

嘶嘶嘶地钻进我的怀里,

嘶嘶嘶地在我半长发间嬉戏。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一口咬在我最柔软的腰间,

然后他大刺刺地在我面前变回原型,

带着有些凌乱的一身金绿色战袍

和一脸得逞后幸灾乐祸的坏笑,

用最清脆的无辜的嗓音,

嘲笑着——

“嘿,我最亲爱的哥哥,”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狼狈,”

“是什么让你看上去如此愚蠢?”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选择像哥哥般把他原谅。

然后,弟弟总会撇一撇嘴,

一边抱怨着我的愚蠢和不知道躲避,

一边拉着我的臂弯,

回到仙宫里去,

找母亲要全阿斯加徳最好的疗伤药。

那个时候啊,

我总是任由着弟弟别扭地拉住手,

一边露出弟弟最不屑却又最喜欢的傻笑。 


我有一个弟弟,

他温温的,静静的,

喜欢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

最高耸的塔楼上

最靠近天空的那扇

镶了金边的落地窗前,

捧着母亲今天教导他的功课,

拿着墨绿色的高档羽毛笔,

唰唰唰地写下一行又一行

我连看都很难看懂的古魔文。

而我呢?

总会自以为静悄悄地

蹑手蹑脚地

小跑着来到他身后,

确定没被他发现后,

一巴掌

狠狠地

拍到他肩上,

用最热情最亲切的语气喊一句:

“嘿,兄弟!”

等到手掌穿过了破碎的墨绿色光晕,

才发现

原来只是最为低级的幻术,

却被我这狡猾的弟弟

运用得炉火纯青。

他本人在这时总会忽然

从我身后冒出一个头来,

把精致的下巴搁在

我佩戴了闪耀铠甲的肩头,

一对翡翠色的眸子里

满满的

都是好看的星星。

我总会托住他的下颌,

把他带到身边,

制止这种亲密的行为,

然后在他亮闪闪的委屈泪光中,

一把把他拉进怀里,

用一种更亲密了多的姿势。

我们笑闹着,

他会用小猫般的白皙的拳头

一下一下地捶在我的胸口,

我会用比他大了多了的手掌

把他按在胸前没有尖锐铁皮的地方。

我们有时也会玩“得救”的游戏,

我将他的手臂挂在自己颈间,

满足于他半个身体的依赖,

莫名的对他过轻的体重感到些许不满。 


我有一个弟弟,

他淡淡的,坏坏的,

曾为了好玩剃掉了西芙漂亮的金发,

差点因为一个过了火的恶作剧

杀死全阿斯加德唯一的光明之神巴德尔。

我的弟弟啊,

他清浅的表象终于

被罪恶的现实

彻底击垮。

我依稀能够回忆起

他怂恿我去约顿海姆却意外发现

——哦,我是个冰霜巨人时,

僵直的躯体,

和失去了往日狡黠神采的面庞。

我看见过他纯粹的晶莹的

碧绿色的瞳仁里染上

原本最不应该沉淀在他身畔的

温柔的深沉的

却又痛苦的绝望,

也曾欣赏他握着金色的权杖

试图击垮我时宁愿颤抖

也不愿意服软的双手。

我凝望过他终于化为青白的

象征着死亡的脸色与失去了魔法掩盖

而暴露在空气中的

泛着幽幽蓝光的皮肤,

也眺望过他通透得像鲜血一样耀眼

却使我恨不得泪流满面的

至死也未曾阖上的眼帘。 


(笑声)

我将他的尸体留在了他死去的地方,

那是因为我从小并不相信的

现在却不得已轻声祈求的

一个阿斯加德英灵殿里传出的

最古老的传说。

不管是阿斯加德土生土长的阿萨神族

还是从其他水土迁移或游玩来的其他种群,

只要在阿斯加德生活了百年,

喝了阿斯加德百年的纯净的泉水,

食了阿斯加德百年的热情的佳肴,

在死的那日将尸体留在离世的地方,

英灵殿的看守就会降临,

引导着失去方向的没有依靠的孤独的灵魂

前往阿斯加德最最高贵也最最神圣的英灵殿,

供万神敬仰。

嘘!可别忘了。

一定不能随便移动尸体呀,

也别在尸体边喊太多声他的名字,

万一灵魂看你可怜一个心软就跟你走了,

可怎么办呐。 


到后来,

我的弟弟果然回到了阿斯加德

却不是因为英灵殿

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命丧黄泉。

我的弟弟啊,

果然是个小混蛋。

看看你,又顽皮了吧,

果然一没有妈妈你就不懂得收敛。

嘿!你好,请问你是我的弟弟吗?

如果你是的话,你真的在这里吗?

……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回答我的)

(会是沉默吗?) 


我有一个弟弟,

他傻傻的,却又一如既往地

忠诚可靠却又口不对心,

体贴聪慧却又不愿表露。

弟弟,弟弟,

你有看见吗?

你会看见吗?

我终于砍下那个紫薯怪的脑袋的样子。

这次我瞄准他的头了。

你愿意回来吗?

哪怕作为我立下大功的奖赏,

哪怕作为我犯下大错的惩罚。 


我有一个弟弟,

他瘦瘦的,窄窄的,

有着长长的脏脏的黑发,

一对灰绿色的眼眸里,

只剩下我金棕色的头发

和只有一边还饱含浅蓝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装出我最喜欢的乖巧样子,

让我以为他会好好听我的话,

让我以为他会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让我以为他会在明哲保身

与我之间选择前者,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从背后抽出一把最不起眼的小刀,

一命换一命。

那把刀真的很不起眼的,

只有藏蓝色的粗糙打磨的手柄,

磨损得只剩下背刃上还剩下点点

如同黑夜中他的角盔一般

闪闪发亮的、却又黯淡如夜色的银芒。

那把刀的刀座底下,

甚至还留着制作者

因为粗心大意和笨手笨脚

而用锻造工具——锤子

砸出的丑陋的凹槽。

可他依旧拿着它,

拿着这柄几乎要断裂的、化为烟粉的

肮脏的、布满铁锈却依旧能看出

经过了很好的保养的老旧的小刀

捅向那个个头上将近是你十倍大小的怪物。

用你从未改变过的,

捅得哥哥肾疼的姿势。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思考

你为什么还留着这把

早就该扔了的小刀,

你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

向我的方向垂直砸落的身体

就打断了我仅剩不多的所有的理智。

好啦,好啦,

现在这把本就是我做的

后来当做五百岁生日礼物送给你的

我第一次亲手制作的武器

又回到我身边啦。

我可一直都随身带着呢,

生怕它丢了,

就像当初的你一样。


 我有一个弟弟,

他凉凉的,默默的,

失去了余温的身体在狂风的冲击下

显得不堪一击。

阿斯加德那金碧辉煌的大殿里

最高耸的塔楼上

最靠近天空的那扇

镶了金边的落地窗前,

依旧摆放着你曾经最喜欢用的那把

母亲送给你的

镶嵌着七颗好看的黑曜石的

墨绿色的高档羽毛笔,

等待着你像当年一样,

从失神的盘坐在你当年

最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

长满了薄茧的大手虚虚掩握着的

我背后突然

冒出一个头来,

把精致的下巴搁在

我卸下了了闪耀铠甲的肩头,

一对似幻似真的翡翠色的眸子里

满满的都是已经不再存在的星星。

我向我会像当年一样托住你的下颌,

把你带到身边,

制止这种本就不会再出现的亲密的行为,

然后在你终于忍耐不住的讥讽声中,

一把把你拉进怀里,

用一种比我怀念着的更亲密了多的姿势。

我们会不会笑闹着呢?

你会不会回来呢?

我可还等着你用纤细修长的

看上去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

像古典画家又像优雅的钢琴家的

哪怕握紧了也不显得坚硬有杀伤力的拳头

一下一下地捶在我的胸口,

但我可能不再会用

比你宽厚也比你粗糙的手掌

把你按在我曾经歪斜

又因你而重新正直起来的臂膀上了。

你会不会痛呢,

如果要你把颈窝依靠在我身上的话?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笨蛋。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混蛋。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骗子。 


我有一个弟弟。

我有一个弟弟。

我,有一个弟弟。

他叫Loki。


————————————————

原本是个双语的,中英对译的那种。

所有的Have都是Had

后来觉得那样有点虐,而我所有的悲剧向主题总之就是悲也不能虐,就改成纯中文的了。

请大家跟我一起忽略复联四!!!

迟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刀但肯定不是奶的东西。

就当是锤哥上一篇里在阳台上吹冷风时给脑内剪的MV配的旁白吧。

总觉得锤哥的人设不适合这样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开学产物,时间紧凑,碎片时间全部扒来写短篇……

1551我好苦1551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锤基/Thor视角】梦话

????我隔了一周上线发现我的文似乎可能好像大概一定是被吞了???

行趴,我重新发一次。

是之前答应过的那个限定首尾写CP,锤基悲剧向锤哥视角……我真的不会写虐文啊啊啊啊啊。

永远都是淡淡的还ooc了???我真的想象不到两百斤的快乐肥宅锤大半夜不睡觉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跟老万似的一边脑内剪MV一边文艺煽情性的回忆过往???

沙雕作者沙雕文,写的时候根本没想太多,分段写的甚至还有时间差所以上下并不连接特别连贯……

吃吧吃吧。

——————————————————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隔了一周上线发现我的文似乎可能好像大概一定是被吞了???

行趴,我重新发一次。

是之前答应过的那个限定首尾写CP,锤基悲剧向锤哥视角……我真的不会写虐文啊啊啊啊啊。

永远都是淡淡的还ooc了???我真的想象不到两百斤的快乐肥宅锤大半夜不睡觉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跟老万似的一边脑内剪MV一边文艺煽情性的回忆过往???

沙雕作者沙雕文,写的时候根本没想太多,分段写的甚至还有时间差所以上下并不连接特别连贯……

吃吧吃吧。

——————————————————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就连你,也在呼啸着的顽皮的风中化为灰烬。


       我再次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是你离开的第三百六十六个午夜。也许说它是个噩梦也不尽然,毕竟那里面有你。而有你的地方是海姆冥界,那么它应该能够算得上是个噩梦了。

       梦中的火海依旧熊熊燃烧在脑海里你所沉眠的角落,我仿佛听见你像我无数次所见过的那样流着泪在赤舌中狼狈逃窜呼唤我“哥哥”。

       而我什么也不能做。


       我依旧能回忆起你在Thanos面前献上宇宙魔方时献媚的笑,我一眼就能看出那对仿佛沉淀着九界最好看的翡翠的眸子里还未燃尽的恨。

       唔,我首次见到它是你在彩虹桥上拿着权杖与我战斗——我从未想过身世对你的影响会这样大,大到让你总是盛满纤细的笑意的瞳孔被温度惊人的愤怒所占领,甚至在不经意间足以将我灼伤。

       要知道我可是无所不能的雷神Thor。

       可无所不能的英雄还是弄丢了他仅剩旳亲人,他的兄弟。

       That's really strange.

       我想你成功了,我最亲爱的弟弟,你终于使你强大的哥哥学会了为你流泪为你祈祷为你存在为你而战。

       就像你曾经所做而我从未知晓的一样。


       米德加德夜晚的风还是一样的冻人,丝毫没有阿斯加德的温暖。又或许只是因为神明的身边失去了唯一炙热的陪伴。冰霜巨人的体温一直都维持在一个极低的冷却线,但你深埋在左胸下的心脏却总是用热忱的搏击为我带来希望。哦,该死!海姆冥界总是很冷吧,毕竟它是无处可归的灵魂们的住所。你该多带点阿斯加德传统的佳酿再走,海拉可不像你哥哥我似的总陪在你身边嘘寒问暖。

       地下凉,记得多喝点酒暖暖身子。


       你的哥哥是个笨蛋。哦,这一点你总是挂在嘴边,而我总是用愚蠢的办法试图加以掩盖。现在好了吧,完球儿了吧,掩盖着不去加以更改最后将你的生机也不小心彻底掩埋。


       有时我总能梦到一个蓝色皮肤的孩子背对着我坐在秋千上。静静的,既不玩耍也不嬉闹,就像你小时候那样一言不发地凝视着长空。当我放任自己的目光追随着男孩的背影,他才终于转过头来,在见到我的那一瞬间挂上难看的笑脸,哑着嗓子“咯咯咯”的坏笑。他身后的影子戴着一个极长的角盔,致力于在我试图靠近时用手中的权杖把我打回去,却又在我打算放弃时气急败坏地拉住我影子的衣角。

       我想那是你,我的弟弟。

       你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却近乎以假乱真。


       我或许应该早些想到的,若你真的对我抱有恨意又怎么会在与我打斗时从不用那些杀伤力过高的法术?若你真的想要对我造成重伤又怎么会连捅肾的小刀都忘记了附魔?

       直到我亲眼见证你的死亡——真正的死亡——我才真正意识到你对我来说有对重要。当你消瘦的身板终于如我所愿的软绵绵的依靠在我怀里我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早已经痛苦到麻木,没有人知道面对你毫无血色的双颊我险些连哭都哭不出声。


       傻弟弟,傻弟弟。你怎么就愿意为一个蠢得透了顶的哥哥拼了命?


       如果非要为你的死亡找一个理由,那么我希望那个理由是我又不是我。如果非要为我的懦弱找一个借口,那么那借口必定是你又不是你。


       都说傻人有傻福,我傻了大半辈子才终于知晓我神生中最大的福气就是曾拥有你。听Tony说这样总会显得很俗气,是接近上个世纪的没有任何格调的情话,但我却总是不以为然。且不说我从不对自己的兄弟说情话也不会说情话,这是我经历了失去以后妄图跨越整个海姆冥界对你倾诉的一声抱歉。


       你是我生而为神至今所拥怀的千万悲喜中最显目的一笔。


       你曾想毁掉我所在意的这个世界,可我的世界里——全都是你。

       我曾想将你从我的生命中彻底地分离,到头来才发现如果没有了你我的生命就早已失去了意义。

       你曾怀疑我的心中是否对你依旧存有那么点不起眼的怀念,你可知自从我的世界分崩离析后唯一的慰藉就是那些曾与你共同度过的回忆。

       我曾以为我真的对你失去了最后的信任与耐心,却没想到你会为了挽回用自己的生命来证明你对我最后也最无用的忠诚。


       什么忠诚。

       什么信任。

       到头来我们两人不还都不约而同的食了言。

       太阳会再次照耀在我们身上的。

       的确。

       你墓碑上爬满的青藤在阳光下折射出如你双眸般澄澈的光。


       什么原谅我。

       什么我没错。

       事到临头终究是我铸成了你的丰碑与无谓的回头。

       或许他们并没有说错,约顿海姆的冰霜巨人都是出现在小孩子噩梦里的残忍邪恶的怪物,否则我每次在惊醒前闭着眼怎么都能瞥见你微笑着对我说再见。

       或许他们终于猜对了真相,雷神Thor是个总让身边人陷进麻烦里的扫把星,否则又怎么会让原本温和善良的你被生生推进痛苦与绝望的深渊。


       都是我的错。

       都是因为我。

       透过Thanos丑陋的紫薯般的嘴脸我仿佛能望见我自己的无能让你终究沉入了亡灵海深处。


       我是个笨蛋。

       而我直到此时此刻才找回勇气承认。


       前几天我做了个梦,难得的是个美梦。那梦里Hela陪在年幼的我们身边和我们玩着捉迷藏,我负责抓,你和姐姐负责藏。一个幻术将你们两人遮的严严实实的,我找不到你们就忍不住软弱地哭,哭着哭着就听见树后面两人细声细气地带着笑意聊着天。


       ——Loki,你知道么?你有一个笨蛋哥哥。

       ——为什么说哥哥是个笨蛋呀?

       ——因为他找不到我们呀。

       ——真是的,明明一直在我们面前转悠又偏偏不朝树后面看一看。

       ——所以说他傻呀,傻到把我们都弄丢了。

       ——笨蛋哥哥,笨到把我都给弄丢了。


       而那个晚上我是哭着笑醒的。

       那是我从你消失到现在唯一一次真心的笑出了声,就算泪水浸湿了胡子淌到了被褥里也阻止不了我难得一次的笑的像个两百斤的病态的娃娃。


       也许就像某次和我的复仇者伙伴们吵架时Tony所脱口而出的一样:“你是个懦夫,Thor,你是个懦夫。你总是在灾难发生以后才想起来说毫无用处的抱歉。你看看你现在想什么样子?你真的是一个神族国度的王吗?我不瞒你说,胖子。如果你真的想为你那反反复复无谓正邪的弟弟讨一个说法,那么你可得先把自己骂个狗血临头。”当时我直接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椅子不堪重负差点折断了一条腿。如果真的从一开始就计算起,我或许真的能被称作害死你的罪魁祸首。如果我没有因为一时的冲动和鲁莽离开Asgard前往Johndonham,你也许就不会发现自己是个冰霜巨人,也不会自卑,不会从彩虹桥上掉下去,不会来攻打地球,不会被Hulk吾友欺负,不会失去母亲和父亲,不会因为我而落的这样的下场。


        天台上真不是一般的冷,看来我不得不回到房间里去了。冰冷的泪水从脸颊上流淌过曾经肆意展现过的笑窝擦过唇角,像你当年拂过我金发的双手一样揉进我的颈所。

       傻弟弟,傻弟弟。

       你的笨蛋哥哥终于弄丢了你。

       傻弟弟,傻弟弟。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下拉有惊喜。








       睡梦中的Thor嘟着嘴囔囔着对不起,原本金黄色的像太阳一样的头发因为颓废而邋遢地像地牢里的Loki曾出现过的那样。金绿色战服的神明倚着木质的床栏低垂着双眸,晦暗不明的目光中沉浸着的是从未真正显露过的刻骨的温柔与关心。

       半晌,在肮脏的胡茬中印下一吻。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最最亲爱的哥哥。


       Sorry,brother. 

       Sorry,my Thor.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食言道歉】对不起但请相信我

我本来是说好了接到通知书当天五更然后七日连更的......可是对不起,我又一次食言了。

通知书我收到了,可是我当天码字的时候被家长抓了......

手机被收了,电脑被砸了,硬盘清空了,所有存稿都没了。

对不起。

悄咪咪当时我在写锤基的中世纪AU的...的...的PWP...

我错了!!!对不起!!!那本来该是第二十六篇压轴篇的!!!

不论如何,请不要骂我,也不要喷我不负责任。我上一个码字软件里我就是被硬生生骂退的,注销了。这个号应该不会放弃,但请不要喷我,我会慢慢补回来的。

感谢你们读完,今晚凌晨左右会有一篇艰难的更新......是短篇,用各种下课时间硬生生拼凑出来的,勉强表达歉意。

以后还会零零碎碎掉落更新...

我本来是说好了接到通知书当天五更然后七日连更的......可是对不起,我又一次食言了。

通知书我收到了,可是我当天码字的时候被家长抓了......

手机被收了,电脑被砸了,硬盘清空了,所有存稿都没了。

对不起。

悄咪咪当时我在写锤基的中世纪AU的...的...的PWP...

我错了!!!对不起!!!那本来该是第二十六篇压轴篇的!!!

不论如何,请不要骂我,也不要喷我不负责任。我上一个码字软件里我就是被硬生生骂退的,注销了。这个号应该不会放弃,但请不要喷我,我会慢慢补回来的。

感谢你们读完,今晚凌晨左右会有一篇艰难的更新......是短篇,用各种下课时间硬生生拼凑出来的,勉强表达歉意。

以后还会零零碎碎掉落更新吧......一周内应该不会,我们军训了。

对不起,但请相信我。

占tag致歉。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一个听上去就很了不得的FLAG

占tag致歉!

今天中考成绩出了嗷⊙︿⊙……咕了这么久也挺不好意思的,而且主文存稿还被收了短期内无法更新,不过!!!

如果Croat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当天五更!!!并持续七天日更三篇!!!

说到做到!!!

不过应该会新开一个坑而不是原来那篇《S'sS》嗷……

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

梅林保佑我呜呜呜呜呜。

占tag致歉!

今天中考成绩出了嗷⊙︿⊙……咕了这么久也挺不好意思的,而且主文存稿还被收了短期内无法更新,不过!!!

如果Croat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当天五更!!!并持续七天日更三篇!!!

说到做到!!!

不过应该会新开一个坑而不是原来那篇《S'sS》嗷……

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我想上一中!!!

梅林保佑我呜呜呜呜呜。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各位安好。克罗特暂时回归一下!...

各位安好。
克罗特暂时回归一下!!!
前两天被某b某up虐了一遍。
所以,现在想写歌了!!!
想重操旧业了!!!
主题暂定为
“You've never lose me.
'Cause I living in your memories.”
锤基向!!!
大家觉得如何呢???

各位安好。
克罗特暂时回归一下!!!
前两天被某b某up虐了一遍。
所以,现在想写歌了!!!
想重操旧业了!!!
主题暂定为
“You've never lose me.
'Cause I living in your memories.”
锤基向!!!
大家觉得如何呢???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人生仿佛失去了希望。看了复联四...

人生仿佛失去了希望。
看了复联四了。
死了死了。
你们,全都给我等着。
老子的锤基要预备备了。
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无限循环]
绝望.jpg

人生仿佛失去了希望。
看了复联四了。
死了死了。
你们,全都给我等着。
老子的锤基要预备备了。
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我基妹没活[无限循环]
绝望.jpg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百粉点梗}这个破克罗特吃枣药丸

嗷嗷嗷窝窝窝错惹QAQQQ

克罗特又差点忘了百粉点梗这玩意儿QAQQQ

其实刚刚正写着母上进来了忙了好久吓得老子动都不敢动。

咦克罗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QWQ

行吧。

你们随便点!!!

只要是德哈/哈德/福华的都可以!!!

其他的时间不够不愿意写咋滴!!!

老子尽量满足你们!!!

你们这群欲求不满的坟淡嘤嘤嘤QAQ

不对今天的破克罗特真不对劲O.O

不对今天这个破克罗特真的吃枣药丸QAQQQ

一张莫名可爱的V大镇。

PS:讲真,《雷霆沙赞》莫名给我这个骨灰级波特迷看出了一种DC版HP即视感。

PPS:那个秃头皮衣老反派真的很像V大啊XDD

PPPS:无论是经历上还...

嗷嗷嗷窝窝窝错惹QAQQQ

克罗特又差点忘了百粉点梗这玩意儿QAQQQ

其实刚刚正写着母上进来了忙了好久吓得老子动都不敢动。

咦克罗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QWQ

行吧。

你们随便点!!!

只要是德哈/哈德/福华的都可以!!!

其他的时间不够不愿意写咋滴!!!

老子尽量满足你们!!!

你们这群欲求不满的坟淡嘤嘤嘤QAQ

不对今天的破克罗特真不对劲O.O

不对今天这个破克罗特真的吃枣药丸QAQQQ

一张莫名可爱的V大镇。

PS:讲真,《雷霆沙赞》莫名给我这个骨灰级波特迷看出了一种DC版HP即视感。

PPS:那个秃头皮衣老反派真的很像V大啊XDD

PPPS:无论是经历上还是外貌上XDD

PPPPS:讲真,那皮衣秃头老反派每次抬头,

我都仿佛见到了——

——一个有鼻子的伏地魔。

粉到深处自然黑不解释XDDDDD

占Tag致歉XDD


倚歌下九州。

老怵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为什么我沉迷的太太们……
都在他列里……
并且,与他……
谈笑风生?!
我认识的这真的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吧……

老怵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为什么我沉迷的太太们……
都在他列里……
并且,与他……
谈笑风生?!
我认识的这真的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