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惊悚考试院

69867浏览    838参与
涩情废料

【祖宗】一个幼驯染年龄差梗(14)

徐文祖放下覆在尹宗佑脸上的手时尹宗佑正怯生生的盯着他,徐文祖没去管尹宗佑眼底的不解和恐惧,从架子上拿下一块毛巾在水里浸湿然后敷在小孩哭的通红的眼睛上。

小孩有些不安的动了动,徐文祖故意放低了声音警告:“如果一会出门被阿姨看出来怎么办?”

“不说别的,就算只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变成杀人的同谋阿姨也会很难过的吧,更何况还用那么恶劣的方法处理尸体。”

徐文祖的威胁起了效果,尹宗佑垂下想要揭开毛巾的手,安静的坐在洗手台上。

徐文祖等了会,揭开了盖在尹宗佑眼睛上的毛巾,洗手间的灯有些亮,徐文祖在看到小孩儿因为强光的照射而眯起眼睛之后把手放在了尹宗佑的额头上支起一小片阴影。

“阿姨,宗佑好像有些吃坏...

徐文祖放下覆在尹宗佑脸上的手时尹宗佑正怯生生的盯着他,徐文祖没去管尹宗佑眼底的不解和恐惧,从架子上拿下一块毛巾在水里浸湿然后敷在小孩哭的通红的眼睛上。

小孩有些不安的动了动,徐文祖故意放低了声音警告:“如果一会出门被阿姨看出来怎么办?”

“不说别的,就算只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变成杀人的同谋阿姨也会很难过的吧,更何况还用那么恶劣的方法处理尸体。”

徐文祖的威胁起了效果,尹宗佑垂下想要揭开毛巾的手,安静的坐在洗手台上。

徐文祖等了会,揭开了盖在尹宗佑眼睛上的毛巾,洗手间的灯有些亮,徐文祖在看到小孩儿因为强光的照射而眯起眼睛之后把手放在了尹宗佑的额头上支起一小片阴影。

“阿姨,宗佑好像有些吃坏肚子了。”徐文祖带着尹宗佑走出洗手间之后就急忙朝着坐在餐桌上的女人喊到。

女人的情绪有些被徐文祖话语里的焦虑感染了,她急忙跑到尹宗佑面前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尹宗佑的脸连带着嘴唇都有些苍白,联合着尹宗佑饭桌上一副病殃殃的表现女人直接相信了徐文祖的话。

“能麻烦文祖帮我照顾下宗佑吗,我去买药。”女人着急的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表,还没等徐文祖答应就急急忙忙的拿了钥匙跑出了门。

离车子发动的声音不大一会门口就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

尹宗佑被吓得一颤下意识朝着徐文祖身后缩去,徐文祖揉了揉尹宗佑的头发,朝着门口问了一句:“您好,请问是?”

原本急促的敲门声在徐文祖说话之后迟疑了,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疑惑的声音:“不是尹宗佑家吗?”

“是爸爸。”尹宗佑小声的朝着徐文祖解释。

没等尹宗佑说完门外就传来的更重的敲门声:“宗佑,快点给爸爸开门。”

见门里没人应答门外的人直接开始踹门,尹宗佑和他的母亲刚搬来这里没多久,家里都没怎么收拾好更别提换好一点的防盗门了。

买房自带的木门质量差的出奇,几乎是没费多大劲就被踹开了,门外的男人看着尹宗佑身前的徐文祖愣了愣,露出一个僵硬扭曲的微笑。

“宗佑,过来。”男人朝着小孩儿拍了拍手,像是招呼什么小猫小狗似的。

见尹宗佑没动男人失去了耐心,向前走了几步推开挡在尹宗佑身前的徐文祖,拉住尹宗佑的手腕就往门外拖。

“爸爸...”尹宗佑有些害怕,诺诺的叫了一声男人。

这一声显然是触动了男人哪根神经,原本还装作和善的男人直接抬起手给了小孩儿一巴掌:“你和你婊子妈出来的时候就没我这个爸爸了。”

尹宗佑原本白嫩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五个指痕,男人也不管他,只是站在楼梯口对着尹宗佑大骂着尹宗佑的母亲,男人趁着换气的功夫恶狠狠的瞪了尹宗佑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跟上,你妈到时候不拿钱过来老子打断你的腿。”

尹宗佑趁着男人转过身的时候看了一眼徐文祖,徐文祖只是站在那里,在看到小孩看向他的时候轻轻勾了勾嘴角。

尹宗佑突然就明白了徐文祖笑容里的意思,他朝前走了一步,抬起手朝着站在楼梯口指手画脚骂天男人的后背用力推去。

男人显然是没想到尹宗佑的举动,他话音没落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紧接着额头重重的磕在了消防栓上。

男人盯着尹宗佑明明带着泪痕却没有一点表情的脸,张大嘴想要说什么,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尹宗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倒在血泊里额头破了一个大洞的男人后退了两步,尹宗佑差点跪倒在地上的一瞬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徐文祖搀扶住。

小孩儿抖得厉害,徐文祖只能扶着尹宗佑回到家里,耐心的哄着:“没事没事,宗佑做的很好...都过去了...”

尹宗佑还是有些发愣,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情里回过神来,抱着徐文祖怎么也不撒手。

过了一会楼下传来上楼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女人的尖叫,尹宗佑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眼泪流了满脸:“帮帮我...”

徐文祖像是抱着什么珍宝般的抱住尹宗佑,等到女人进门的前一刻在小孩儿的耳边说道:“亲爱的不是自己帮助了自己吗。”

黑喵酱殇璃
梦中梦👌🏻没有手感的时候来...

梦中梦👌🏻

没有手感的时候来的灵感,就这样看看吧

梦中梦👌🏻

没有手感的时候来的灵感,就这样看看吧
咔嚓一声

期待这边不限流8 小挂件要开了
明晚八点开 前四十小特典
试试看行8行➡️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48894831tAetXs&id=609098320982
微博有转发抽奖签绘or折现
如果我有啥忘加了可以告诉我一哈

期待这边不限流8 小挂件要开了
明晚八点开 前四十小特典
试试看行8行➡️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48894831tAetXs&id=609098320982
微博有转发抽奖签绘or折现
如果我有啥忘加了可以告诉我一哈

晴小棠

【祖宗】亲爱的,喜当妈

  老徐的牙科重新开张后赢来了第一位小顾客。他是邻居的儿子叫李宇泽。尹宗佑自打在诊所看到这个萌萌的小正太后就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但是李宇泽似乎很喜欢徐文祖,尹宗佑不得不承认老徐有种倾倒众生的魅力。可尹宗佑对镜照了照,嘀咕道:“我也不差啊,是没有亲和力吗?”说着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徐文祖抱着双臂,慵懒地倚在墙上,“亲爱的很好看。我指的是由内而外……”老徐这话颇有深意,尹宗佑来不及细细听就仓皇跑回房间关上门。
  尹宗佑背抵着门,摸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我一定是疯了!怎么会一听他夸我好看就手足无措。”他苦恼地在床前踱来

  老徐的牙科重新开张后赢来了第一位小顾客。他是邻居的儿子叫李宇泽。尹宗佑自打在诊所看到这个萌萌的小正太后就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但是李宇泽似乎很喜欢徐文祖,尹宗佑不得不承认老徐有种倾倒众生的魅力。可尹宗佑对镜照了照,嘀咕道:“我也不差啊,是没有亲和力吗?”说着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徐文祖抱着双臂,慵懒地倚在墙上,“亲爱的很好看。我指的是由内而外……”老徐这话颇有深意,尹宗佑来不及细细听就仓皇跑回房间关上门。
  尹宗佑背抵着门,摸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我一定是疯了!怎么会一听他夸我好看就手足无措。”他苦恼地在床前踱来踱去,不时挠头。打开电脑想更新文字却一个字也写不出。
   徐文祖似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上楼轻敲尹宗佑的房门,“亲爱的,吃饭了。” 尹宗佑起身,拉开房门故意装作淡定的样子,平静地和徐文祖擦肩而过。 到了餐厅他才发现多了一个人的碗筷。
  尹宗佑转头问他:“家里有客人?” 徐文祖笑而不语,扬了扬下巴。尹宗佑突然看到桌子旁有一撮呆毛,顺着呆毛看去原来是李宇泽。
  尹宗佑见到他,兴奋极了。又是抱他又是为他吃饭掐他肉嘟嘟的小脸。 徐文祖在一旁给二人夹菜,“一家三口”场面好不温馨。

  李宇泽的小嘴突然不动了,把饭菜咽了咽,指着徐文祖奶声奶气地叫道:“ba……爸爸。”接着用他还粘着米粒的嘴亲了尹宗佑一口:“mo……妈妈。”

  尹宗佑喂饭的勺子一抖,瑰色的烟霞漫上了他的脸颊。

  徐文祖一时没憋住,冲他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恭喜亲爱的,喜当妈。”

一家三口还会有什么趣事呢?

涩情废料

【祖宗】一个幼驯染年龄差梗(13)

尹宗佑很喜欢吃母亲做的饭,即使是最差劲的食材在母亲精湛的厨艺下也能变成一道道美食,更不要提原本就细嫩的后腿肉蒸熟之后过了遍油又被淋上糖醋酱汁,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宗佑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女人夹起一筷子肉片送到尹宗佑碗里,尹宗佑打回来就没怎么碰过桌子上的肉菜,只是一个劲的拨弄着碗里的米饭。

尹宗佑夹起一片肉轻轻咬了一口,觉得原本诱人的香味现在闻起来反而多了种莫名其妙的腥味,他看着碗里浸满红色汁液的肉片脸色惨白,他咀嚼了一下,随着肉汁的溢出胃里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他放下原本捧在手里的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尹宗佑离开餐桌女人才对着徐文祖歉意的笑了笑:“这孩子.....

尹宗佑很喜欢吃母亲做的饭,即使是最差劲的食材在母亲精湛的厨艺下也能变成一道道美食,更不要提原本就细嫩的后腿肉蒸熟之后过了遍油又被淋上糖醋酱汁,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宗佑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女人夹起一筷子肉片送到尹宗佑碗里,尹宗佑打回来就没怎么碰过桌子上的肉菜,只是一个劲的拨弄着碗里的米饭。

尹宗佑夹起一片肉轻轻咬了一口,觉得原本诱人的香味现在闻起来反而多了种莫名其妙的腥味,他看着碗里浸满红色汁液的肉片脸色惨白,他咀嚼了一下,随着肉汁的溢出胃里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他放下原本捧在手里的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尹宗佑离开餐桌女人才对着徐文祖歉意的笑了笑:“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回来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可能是昨天玩的累了。”徐文祖心里清楚尹宗佑变化的原因,他冲着女人笑了笑:“您做的饭很好吃。”

尹宗佑的母亲把装着菜的碟子朝着徐文祖的方向推了推:“喜欢吃就多吃一点,说起来好像没见过文祖的父母呢?”

“他们出去旅游了。”徐文祖不想深入这个话题,拿起桌旁的餐巾纸一边擦着嘴角一边站起身来:“我去看一下宗佑。”

等徐文祖到了洗手间门口就看到小孩儿站在洗手台前胡乱的刷着牙漱口,尹宗佑似乎还没发现他的到来,他敲了敲门框,然后走了进去掩上房门。

尹宗佑或许是没听见,又或许是听见了不想搭理,徐文祖就站在身后看着,直到小孩吐出的水里带了血丝。

徐文祖走上前掰开尹宗佑紧攥着杯壁的手,掐住尹宗佑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在确认小孩儿口腔里没什么明显的伤口之后才放下心来。

尹宗佑使劲推开徐文祖掐着他脸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有些愤恨的盯着徐文祖。

如果不是小孩儿的眼圈还红着的话,他可能会被尹宗佑的眼神唬过去,徐文祖顺手把水开到最大,尹宗佑现在的状态说不定会被门外的女人听到些什么。

徐文祖扯过尹宗佑把他压在洗脸台上,尹宗佑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不是什么香味,是一种类似于午后空气的干净味道,徐文祖捉住尹宗佑的后颈轻轻在小孩身上吸了一口:“怎么回了家胆子就大起来了?”

尹宗佑的斗志果然没撑过多久,眼神很快被恐惧取代,慌乱中扯住了徐文祖的衣领,有些哽咽的缩在徐文祖怀里止不住的道歉:“哥...哥...请原谅我...对不起...”

徐文祖原本也没想对尹宗佑做什么,但是在小孩儿带点讨好意味的求饶里他改变了主意,他一只手挡住尹宗佑的眼睛,一只手捂住尹宗佑的嘴,膝盖抵在尹宗佑的腿间防止尹宗佑从台子上滑下去。
徐文祖隔着手掌都能想象到尹宗佑泛红的眼角,他这么想着叹了口气,在嘈杂的水声里弯下腰,小孩因为看不见而有些慌乱的仰起头,脆弱的脖颈就这么暴露了出来,像是一场献祭。
他的掌心因为小孩的眼泪而有些湿润,徐文祖看着尹宗佑因为恐惧而不断上下动着的咽喉心跳的有些快。
他想让尹宗佑看着,又觉得现在不是时候,小孩儿的双眼和嘴完全被自己的手挡着,这样也好。
徐文祖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吻自己覆在尹宗佑唇角上的手背。

舞

以花之名(R向)

放个预告。


宇植 ――雏菊


雏菊的清香萦绕鼻尖,意外的不令人讨厌,这么干净纯洁的气息不应该出现在杀人魔的身上,可此刻趴伏他肩头,充满了雏菊气息的人,他叫陆东植。


他柔和纯洁


他也染血糜艳


迷情而不自知,无故诱人落入深渊。


祖宗――玫瑰


他爱死了他的玫瑰,他的玫瑰糜艳入骨,恍如一把火熊熊灼烧他的身。他爱死了他的玫瑰,哪怕划破手掌隔断皮肉,也要将其高傲的枝茎折下,覆在心口,让他的身连同他的心一起,成为玫瑰的养料


――永生永世,永不割离。

放个预告。


宇植 ――雏菊


雏菊的清香萦绕鼻尖,意外的不令人讨厌,这么干净纯洁的气息不应该出现在杀人魔的身上,可此刻趴伏他肩头,充满了雏菊气息的人,他叫陆东植。


他柔和纯洁


他也染血糜艳


迷情而不自知,无故诱人落入深渊。




祖宗――玫瑰


他爱死了他的玫瑰,他的玫瑰糜艳入骨,恍如一把火熊熊灼烧他的身。他爱死了他的玫瑰,哪怕划破手掌隔断皮肉,也要将其高傲的枝茎折下,覆在心口,让他的身连同他的心一起,成为玫瑰的养料


――永生永世,永不割离。


舞

段子《他狱&精神病》

纯属搞笑,不要当真。


今天证券公司的排班给陆东植放了一天的假,饶是陆东植现在在公司里的境况好了不少,也免不了他对放假的的期待和愉悦。


“啊,家里的东西要换掉了啊。”


陆东植颇为嫌弃的扇了扇鼻前的空气,将一众乱七八糟的废旧物品扔进垃圾桶,欢快的决定了自己自己今天的商场之行。


“出发!”


――――――――――――――――――――


尹宗佑终于从他的电脑荧幕前走了出来,新书已经完结,他的工作暂时也可以告一段落,想到接下来的签售会也得好好打扮打扮自己,本能的想喊徐文祖却意识到他早就出了门上班去了。


“好吧,没事。”


想着自己是不是过于依赖徐文祖的尹宗佑耸耸...

纯属搞笑,不要当真。


今天证券公司的排班给陆东植放了一天的假,饶是陆东植现在在公司里的境况好了不少,也免不了他对放假的的期待和愉悦。


“啊,家里的东西要换掉了啊。”


陆东植颇为嫌弃的扇了扇鼻前的空气,将一众乱七八糟的废旧物品扔进垃圾桶,欢快的决定了自己自己今天的商场之行。


“出发!”


――――――――――――――――――――


尹宗佑终于从他的电脑荧幕前走了出来,新书已经完结,他的工作暂时也可以告一段落,想到接下来的签售会也得好好打扮打扮自己,本能的想喊徐文祖却意识到他早就出了门上班去了。


“好吧,没事。”


想着自己是不是过于依赖徐文祖的尹宗佑耸耸肩,迅速换了身衣服背上背包直奔向商场。


“好久没出来逛过了,正好那个混蛋不在,就当给自己放一天假,好好放松放松。”


――――――――――――――――――――


首尔的商场一向嘈杂不堪,人流涌动间不免会有人迷失方向,陆东植被人群推搡着前进,眼看着即将撞上别人也来不及抵抗人群的推力


“喂,快躲开啊!!!”


那人抬头间他俩便在人群的作用下一起摔了个狗啃泥,眼看有人摔倒,原本拥挤的人流立马自觉给他们空出一小块的,头一次受到大群人注目的陆东植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赶忙起身伸手递到那个被他撞到的可怜人面前,扬起一个歉意的微笑低声询问,另一只手仍是禁不住局促挠挠自己的卷发。


“啊…对不起,大叔你没事吧…”


――――――――――――――――――――


尹宗佑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抽了才选择今天出门。刚到目的地就被撞了不说,还被这么多人刻意看着,简直让人愤怒的想要杀人。听见那人一声询问,尹宗佑怒气冲冲的一抬眼,看到面前人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像锡润?』


他搭上那人伸过来的手,自顾自的拍拍灰尘若有所思,作家的职业习惯让他不自觉的喜欢观察别人。尹宗佑紧盯着陆东植上下打量,直把陆东植看得头皮发麻。


“那个…大叔,怎么了嘛?”


“啊,没有,就是发现你特别像我的一个朋友,有点好奇。”


陆东植搓搓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不由得吐槽一句这个理由真土,抬眼瞟见对方衣服上的一处灰渍,貌似已经拍不掉,他稍作思索小心翼翼开口道。


“哦哦…好,大叔…要不我帮你把这件衣服拿去干洗店洗干净?”


尹宗佑显然没想到陆东植会这么提议,心里基于姜锡润的愧疚而对对方本就提的很高的基础好感更是升了一大截,他拍拍陆东植的肩膀,诚恳提议。


“啊?不用不用!不介意的话一起逛商场?”


“好啊,正好做个伴!”


(于是两人手拉手小姐妹一起走???)


――――――――――――――――――――


公司里大名鼎鼎的徐仁宇理事在一天没见到陆东植的情况下一直烦闷的憋了一下午才装作无意的问起别人陆东植的去向,得知陆东植今天放假的消息时不由得脸色铁青,礼貌的道了声别后就径直打开手机查看自己装在陆东植背包里的定位器是否还在,所幸陆东植仍旧习惯背包出门,在看清楚陆东植此时所处的地点时,徐理事二话不说开着车就过去了。


远远便能看见陆东植和另一个身着白色短衬衫的男人说说笑笑,徐仁宇无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将车交给负责人后想也没想径直就走了过去。


眼看陆东植就要发现自己,徐仁宇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想好什么理由来解释他“偶遇”陆东植,于是慌忙一脚跨进一旁的暗巷,凭着捕食者的直觉,在毫秒之内他迅速侧身躲过了直冲他后脑的铁榔头,于此同时,他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斧头与袭击者对视。


――――――――――――――――――――


徐文祖在尹宗佑一出门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家里的监控他即使是在诊所里也会24小时关注,得知自家亲爱的离开了监控范围,徐文祖二话不说大手一挥给两位前台姑娘下了班,给诊所挂了牌后直接奔向了尹宗佑的所在地。


早在尹宗佑摔倒的那一瞬间,徐文祖脸就已经黑的不行。


『马的,我都还没倒在亲爱的身上过。』


不过徐文祖还是摁耐住了他蠢蠢欲动的铁榔头,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结果了那个小羊毛,尹宗佑肯定是要和他闹脾气闹得狠的。


所以徐文祖选择了暗搓搓的跟踪,在目睹尹宗佑一天之内开心能成这样还不是因为自己的时候,徐文祖周围的怨气简直凝结成了实质。


当一条长腿跨进这个暗巷时,徐文祖知道,又有一个倒霉鬼来供他发泄了。他举起手中已经嗯耐不住的铁榔头,毫不收力的准备直接给这个臭小子来个碎颅杀,但,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反应这么快,居然身子一转就给他躲开了


徐文祖:???我空刀了?


――――――――――――――――――――


徐仁宇简直头疼,他一眼就能看出眼前这个卷发男子是自己的同类,可他此时根本烦躁的狠,整个人的心都圈在陆东植身上。他太想知道陆东植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甚至有了碾灭他的冲动,反正只是只虫子,谁会在意?


突然冒出的男人强硬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徐仁宇看向徐文祖的眼神中不免染上暴虐与敌意果不其然看见了对方眼里充斥着同样的情绪。


沉默,无声的对决在暗巷中展开,斧子的利刃和锤子的冷光同样骇人,眼神越发凌厉仿佛要将对方凌迟。


徐文祖仿佛确定了些什么,他略微收回了身上的敌意。


徐文祖:“喂,小子,那个羊毛卷的傻小子是你家的吧,眼光真不好。”


徐仁宇:??你敢诋毁我媳妇?


徐仁宇:“呵,那个锅盖头土里土气的蝼蚁是你的吧,眼睛不好该去看个眼科。”


好,谈不拢了,干脆打一场吧。


别,我得跟踪我媳妇看有没有小白脸勾搭。


休战


――――――――――――――――――――


陆东植:“哥,你有没有感觉到背后凉凉的?”


尹宗佑:“是有一点,快走吧,我们去人多的地方看看。”


――――――――――――――――――――


黑喵酱殇璃
就,想摸一个徐文祖盘腿坐👌?...

就,想摸一个徐文祖盘腿坐👌🏻

样子可能不太对,晚自习不是很敢拿出来看样子


就,想摸一个徐文祖盘腿坐👌🏻

样子可能不太对,晚自习不是很敢拿出来看样子



涩情废料

【祖宗】一个幼驯染年龄差梗(12)

等徐文祖打开门正好看见尹宗佑垂着腿趴在沙发的扶手上,小孩儿看见他眼睛亮了亮然后飞快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徐文祖顺手把钥匙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小孩儿脸上的血迹没擦干净,徐文祖坐在尹宗佑旁边,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包湿巾纸帮着小孩擦净脸上的污渍:“怎么出来了?”

尹宗佑没说话,只是抬起头偷偷看了眼徐文祖。

徐文祖看他的样子也猜出来个大概,心里有些好笑但是脸上却没什么表示,只是示意小孩闭上眼睛擦掉眼角不小心蹭上去的血:“害怕了?”

尹宗佑没说话,在他以为尹宗佑不会回话正准备换个话题的时候面前的小孩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徐文祖喜欢尹宗佑对他坦诚,拨开小孩散在脸上的头发对着额头奖励般的吻了吻:“...

等徐文祖打开门正好看见尹宗佑垂着腿趴在沙发的扶手上,小孩儿看见他眼睛亮了亮然后飞快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徐文祖顺手把钥匙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小孩儿脸上的血迹没擦干净,徐文祖坐在尹宗佑旁边,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包湿巾纸帮着小孩擦净脸上的污渍:“怎么出来了?”

尹宗佑没说话,只是抬起头偷偷看了眼徐文祖。

徐文祖看他的样子也猜出来个大概,心里有些好笑但是脸上却没什么表示,只是示意小孩闭上眼睛擦掉眼角不小心蹭上去的血:“害怕了?”

尹宗佑没说话,在他以为尹宗佑不会回话正准备换个话题的时候面前的小孩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徐文祖喜欢尹宗佑对他坦诚,拨开小孩散在脸上的头发对着额头奖励般的吻了吻:“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又没死在卧室里。”

“说起来。”徐文祖把沾着血渍的湿巾叠好放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我的父亲就死在这儿,就是你坐的那儿,当时他因为喝酒连我走到面前都没有发现,当我切开他喉咙的时候血溅了一沙发...”

尹宗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沙发连着靠背都铺了层厚厚的毯子,他慌忙的站到了地上,面前的人显然没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徐文祖调整了个姿势靠在沙发上半阖上眼睛似乎是在回忆:“他当时连呼吸都带着血沫,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挣扎着想来抢我的刀...我就在他面前站着等着,结果还没碰到刀刃他就抽搐了几下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您别说了...”尹宗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垂下头去扯徐文祖的衣服。

徐文祖牵住拉扯他衣角的手盯着面前快要哭出来的小孩儿:“他死的时候眼睛瞪得很大,嘴巴大张着,像只缺氧的金鱼,而我的母亲,我当时不想杀她,但是她太吵了,一直叫嚣着自己做不到的事,我明明帮了她,但是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曾经的父亲。”

徐文祖把头凑到小孩儿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我们是一家人对么。”

尹宗佑僵在原地任由徐文祖对他做出近乎于狎昵的动作,他想到冰箱里男人睁着的双眼和女人伸出来的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苍白手指,尹宗佑现在才明白徐文祖对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他使劲抽出了被徐文祖紧紧握住的手。

徐文祖的眼神有些冷,但是尹宗佑没停下来,徐文祖比他高,又坐的靠后,尹宗佑抬高膝盖隔着徐文祖的双腿跪在沙发上,在徐文祖的注视下试探性的勾住徐文祖的脖颈,颤抖着把整个人埋在面前人的怀里,抽着鼻子答道:“...是的...是的。”

徐文祖觉得尹宗佑撒起娇来像个女孩子,腰后别着的刀暂时派不上用场了,徐文祖这么想着抬起手揽住尹宗佑的腰,小孩儿因为他的触碰而颤抖得更厉害,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徐文祖教他的称呼,像是在讨饶:“哥...哥...”

徐文祖很吃尹宗佑的讨好,小孩儿明明不怎么情愿但还是软软糯糯的说着自己想听的话,听话的让人心动,徐文祖揉了揉小孩的头发,朝着楼上的方向指了指:“我刚刚下楼碰到了阿姨,说是一会让我带你回去吃饭。”

他又新抽出张纸轻轻的拭去小孩脸上的泪痕:“别哭了,阿姨要是看出来什么的话,我不会解释的。”

派.神选の大星(已魔化)
炒冷饭传一个之前很水的医生仿妆...

炒冷饭传一个之前很水的医生仿妆
(是漫画向的医生仿妆,不过还是打上老徐的tag

炒冷饭传一个之前很水的医生仿妆
(是漫画向的医生仿妆,不过还是打上老徐的tag

呼嚕嚕蘇
素描老李!圖片來自IG,htt...

素描老李!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p/B2OA_A3AY0r/?igshid=1mbeur3045tn

素描老李!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p/B2OA_A3AY0r/?igshid=1mbeur3045tn

万年睡不醒的OT小闹

我是谁

最近又黑暗又丧气,真的毫无动力可言(叹气...

以此来宣泄?也不知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hhhhh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视角的乱象


——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一直游离在人群之外,孤独寂寞是最好的伙伴,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不再去计较这些内心的纷乱了。不是没有试过去融入,去讨好,去寻找世人所谓的快乐。可惜啊,最后得到的是一鞭又一鞭的抽打,是一次又一次的辱骂。

呵,人呐,死和活,有什么区别呢。

付之一炬,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场大火中,消失殆尽,一阵风,吹走了所有的留恋。做自己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戴上无懈可击的面具,优雅的生活在黑暗中,伏击一切所谓的美好。

宛如死水般平...

最近又黑暗又丧气,真的毫无动力可言(叹气...

以此来宣泄?也不知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hhhhh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视角的乱象


——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一直游离在人群之外,孤独寂寞是最好的伙伴,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不再去计较这些内心的纷乱了。不是没有试过去融入,去讨好,去寻找世人所谓的快乐。可惜啊,最后得到的是一鞭又一鞭的抽打,是一次又一次的辱骂。

呵,人呐,死和活,有什么区别呢。

付之一炬,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场大火中,消失殆尽,一阵风,吹走了所有的留恋。做自己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戴上无懈可击的面具,优雅的生活在黑暗中,伏击一切所谓的美好。

宛如死水般平静的心,直到在见到那个人的一刻,再次起了涟漪。这种一颗石头掉入水中的激荡,是许久没有的感觉,让人窒息的快乐。是不用自己双手去寻求的快乐,那个人的迷茫,那个人的挣扎,那个人的堕落,让人想拉他入深渊。

来吧,亲爱的,和我一起在最黑暗处,吞噬一切。

为什么能笑的如此快乐又那么隐忍,明明我们是同类,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想骂就骂,想杀掉的人就这么杀掉,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简单又那么的复杂,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呢,亲爱的,你将会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你的一切都将沾染上我的痕迹。放手去做吧,释放你的天性,我可以为你打点一切。来吧,下手吧!不要犹豫,只有杀了这些人,你才能活着,我们才能重生。

亲爱的,果然是我最优秀的作品呢!

我们,果然是同类啊。为什么要否认呢?来吧,亲爱的,不要犹豫,杀了他们,或许,连我一起杀死吧!只有杀了这里的所有人,你才能活着走出去,戴着我的期许,那一颗颗修饰的没有残缺的牙齿,就像你一样,看!和你完美的契合,这就是为你而打造的,你亦是为这个而生的。戴着它,继续走下去吧!我会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在黑暗中,猎杀所有的所有!

来吧,亲爱的,杀了你!

益生菌冲剂

徐文祖视角同人《我养了一只宠物》16脂肪多不好吃

  两具尸体浑身僵硬到扳也扳不动,先前地上被血融化的雪也冻成了冰碴;这雪地就像是天然冰库,他们就是放进冰库的两头死猪。


  在带宗佑回家之前就收拾好了现场,将两人拖到隐秘的地方。地上的血也用别的雪覆盖住,为了不让人起疑,随意堆了个雪人……样子特别丑。


  他们在隐秘的地方依旧在流血,多亏天气寒冷,血流的不算太多,省去不必要麻烦。


  这人肥头大耳的,脂肪太多,也就手臂部位还行。


  这个……可以,比较匀称。


  剩下不好吃的部位,不知道能切出几袋子……


  “哎呦……孩子你在那么危险的地...

  两具尸体浑身僵硬到扳也扳不动,先前地上被血融化的雪也冻成了冰碴;这雪地就像是天然冰库,他们就是放进冰库的两头死猪。

 

  在带宗佑回家之前就收拾好了现场,将两人拖到隐秘的地方。地上的血也用别的雪覆盖住,为了不让人起疑,随意堆了个雪人……样子特别丑。

 

  他们在隐秘的地方依旧在流血,多亏天气寒冷,血流的不算太多,省去不必要麻烦。

 

  这人肥头大耳的,脂肪太多,也就手臂部位还行。

 

  这个……可以,比较匀称。

 

  剩下不好吃的部位,不知道能切出几袋子……

 

  “哎呦……孩子你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干嘛。”

 

  不远处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我走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猫丢了很久了,今天在树上看见它了,但它好像没力气下来了。

 

  都那副样子了,救下来也是死吧。

 

  我没有直接说出来,怕她会哭哭啼啼对着我一直诉苦,很麻烦。

 

  我爬上树将猫救下来,她抱着猫非常感激的抓着我的胳膊,一直夸我是个好人。

 

  烦死了……什么时候走啊。

 

  “哎?那边怎么还坐地上一个人啊?”

 

  “哎呀,他们从城里工作不太顺心,又回家被催婚,借酒消愁。我们一直是好兄弟,我不能不管不顾,就接他们回我家。”

 

  她听后一脸担忧的说道:“哦……年轻人真不容易,那也不能睡在地上啊,让我……”

 

  我赶忙拦住她,一脸无奈的对着她说道:“嘘……醉了脾气暴,谁靠近咬谁,看我这手,都被他们咬破了……您还是先回家吧,猫现在很虚弱。”

 

  她信了我的话,抱着半死不活的猫往家赶。

 

  我拿出准备好的两个袋子,将他们俩装进去,分两次拖回家里,外面冻的僵硬,不容易切……

 

  将他们都放进专用的房间后,亲爱的依旧在浴室里面。

 

  他怎么那么久?

 
 

        ……

 
 

  我怀着疑问进入浴室,看见他闭着眼躺在浴缸中,脸色绯红……

 
 

         我用冰凉的手轻拍他的脸颊“喂,醒醒。”

 
 

  他很费力的睁开眼睛,嘴唇微启,但说不出一句话……

 
 

  我将他整个人拖到客厅,没有盖任何东西,还伸手去摸他的脖子。

 
 

  这暖手宝不错,温度刚好,不烫不凉,手感也是……

 
 

  过了一会儿他清醒了,白我一眼并推开我的手,动作也是软绵绵的。

 
 

  他终于有点力气了,我拿了瓶冰啤酒打开递给他:“只有啤酒,喝吧。”

 
 

  他接过啤酒大口大口的喝着,他现在好像尝不出味道,意识还不太清晰。他喝的时候,喉结一动一动的,我忍不住伸手去捏……

 
 

  “咳!”他呛到了,不耐烦的瞪着我……

 
 

  我识趣的转身离开,去那间房里工作。

 
 

  卸掉这人两条手臂,另外一个挑最好的部位。剩下的切大点也没关系,认不出脸就好……

 
 

  都扔南边那条河里吧,垃圾挺多的,没人会在意。

 
 

  我拖着袋子走出房间,宗佑早已穿好衣服,坐在沙发那盯着我看……

 
 

  “亲爱的看什么?要一起吗?”

 
 

  “不,没兴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还不是时候,我还没有处理掉怀疑你的家伙。”

 
 

  “我自己就可以。”

 
 

  “亲爱的还不太熟练,杀人手法是熟练些了,但后事你不会处理,还不分不清时机……”

 
 

  “啧!真火大。”

 
 

  ……

 
 

  我扔完垃圾后回家洗了个澡,摸到左肩后面的疤,又想起不开心的事……

 
 

  烦。

 

 ——————————————————————————————————
       

总集戳这里☈

http://yishengjuns.lofter.com/post/1fa01835_1c7101217


∞
今天又是被大眼支配的一天(不)

今天又是被大眼支配的一天(不)

今天又是被大眼支配的一天(不)

吃鸽子的猫猫

快来看看哦—~—他人即地狱同款手链
链子是纯银手工打造的,牙齿是真人牙齿【第二批牙齿快到了】
想要的姐妹可以私聊我
链子和牙齿是分开卖的,价格和我私聊
【但是我要先声明,不卖没事,真的没事,不用因为问了不卖就觉得尴尬,我喜欢做手工,这次做他狱的手链也是出于对手工的喜爱而已
我不是商人/自动重复3次/我只是喜欢做手工,也接其他的首饰定做
接受砍价,选材料的话我会很认真的,这是真人牙齿,没有蛀牙虫洞的,手链是纯银纯手工打造的/3个人一条做一到两条手链/所以价格会比较贵/先给大家说清楚/】

快来看看哦—~—他人即地狱同款手链
链子是纯银手工打造的,牙齿是真人牙齿【第二批牙齿快到了】
想要的姐妹可以私聊我
链子和牙齿是分开卖的,价格和我私聊
【但是我要先声明,不卖没事,真的没事,不用因为问了不卖就觉得尴尬,我喜欢做手工,这次做他狱的手链也是出于对手工的喜爱而已
我不是商人/自动重复3次/我只是喜欢做手工,也接其他的首饰定做
接受砍价,选材料的话我会很认真的,这是真人牙齿,没有蛀牙虫洞的,手链是纯银纯手工打造的/3个人一条做一到两条手链/所以价格会比较贵/先给大家说清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