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想得多

163浏览    50参与
大筒木绝间姬

东土8下引发的小剧透

在小狐丸那一句融化之后大家都是铁说完,绝间是有过激反应的。
请注意绝间的表现,这是恐惧震慑的反应,说明他从小狐丸那种听起来好像有点漠视人间的高高在上的话中,感受到了压迫感。所以说从前有人让绝间感受到被人从高位打压的无力绝望。好了我不能再剧透了……

在小狐丸那一句融化之后大家都是铁说完,绝间是有过激反应的。
请注意绝间的表现,这是恐惧震慑的反应,说明他从小狐丸那种听起来好像有点漠视人间的高高在上的话中,感受到了压迫感。所以说从前有人让绝间感受到被人从高位打压的无力绝望。好了我不能再剧透了……

大筒木绝间姬

鼬佐文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目录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5(上)

paet 15


几日瞬息即逝,绝间也生龙活虎地下床开始作死大业。

接连通宵肝游戏的后果是,早上起不来。


“主人,小狐前来请您用膳。”

门外的小狐丸轻笑着唤醒绝间,却只是看绝间蒙起头继续睡大觉。

“能这样赖床,主人还是个孩子呢。”


小狐丸用手拂过自己顺滑的长发,向身旁端坐的人开口调笑。明神闻言,原本淡漠的眼神染上了一丝笑意。

“啊,他的心性还是太过稚嫩了。”


或许,那次卜出的卦,有新的解法。对称的星象交融,会不会指与自己命运相织的绝间,这灾象并非是自己命劫,而是绝间命劫?


明神思索良久,却只是叹了口气。


命定之人,命定之劫,来之则应对,未来需暂代,这一...

paet 15


几日瞬息即逝,绝间也生龙活虎地下床开始作死大业。

接连通宵肝游戏的后果是,早上起不来。


“主人,小狐前来请您用膳。”

门外的小狐丸轻笑着唤醒绝间,却只是看绝间蒙起头继续睡大觉。

“能这样赖床,主人还是个孩子呢。”


小狐丸用手拂过自己顺滑的长发,向身旁端坐的人开口调笑。明神闻言,原本淡漠的眼神染上了一丝笑意。

“啊,他的心性还是太过稚嫩了。”


或许,那次卜出的卦,有新的解法。对称的星象交融,会不会指与自己命运相织的绝间,这灾象并非是自己命劫,而是绝间命劫?


明神思索良久,却只是叹了口气。


命定之人,命定之劫,来之则应对,未来需暂代,这一切、天地万物,自有早早写好的命卷。


绝间睡得迷糊,踏出和室时刚刚抬脚就平地踩空,差点就与大地相亲相爱。

他眼睛闭得紧,眉毛也皱起,嘴抿得发白准备迎接后脑勺的疼痛。直到熟悉好闻的檀香萦绕在绝间鼻尖,绝间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两下,意识到自己在明神怀中一张脸爆红,拽着明神袖子可怜兮兮地摇动。

“上、上人大人.......”


明神扶着绝间笑得温柔,看似漫不经心地提了句话。

“明明小时一直唤吾为‘夫君’,绝间已经忘记自己说过想要成为吾的结发妻子吗?”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4

part 14


说来,虽然对方面容姣好,但是那服饰却的的确确可以被分类到男性。


只不过凤族男子多妩媚,自己只是小小雀妖,也就远远观望过那些大人几面,如何能一眼望出那繁复迤逦的服装是圣脉衣装?


他耗了半天喂我服下的,应该是加快血眸进化的宝物——龙鳞藤根系研磨制成的药粉。这样看来,他对我可是算为喜爱?

不过,笑里藏刀也说不定,毕竟......

龙鳞藤有神性,凡夫俗子、妖魔鬼怪一概吞不得,服食后立即灰飞烟灭。

这药药性猛烈,多少神君之后得此药渡化未成反而失去性命,风险远大于回报的仙丹【长福】便是使用藤茎练成。


他是...我的“父亲”吗?

但...上人大人不是说我是雀族...

part 14


说来,虽然对方面容姣好,但是那服饰却的的确确可以被分类到男性。


只不过凤族男子多妩媚,自己只是小小雀妖,也就远远观望过那些大人几面,如何能一眼望出那繁复迤逦的服装是圣脉衣装?


他耗了半天喂我服下的,应该是加快血眸进化的宝物——龙鳞藤根系研磨制成的药粉。这样看来,他对我可是算为喜爱?

不过,笑里藏刀也说不定,毕竟......

龙鳞藤有神性,凡夫俗子、妖魔鬼怪一概吞不得,服食后立即灰飞烟灭。

这药药性猛烈,多少神君之后得此药渡化未成反而失去性命,风险远大于回报的仙丹【长福】便是使用藤茎练成。


他是...我的“父亲”吗?

但...上人大人不是说我是雀族遗孤...


定下心神,绝间抬头望向明神,面有郁色。

“上人大人,我的父亲......是否还活着?”


明神安抚性地笑笑。看绝间呼吸平稳才开口。

“一千年未曾相见,杳无音信,他大概已经归去。自吾离开东土四处历练,无意卜到他命中劫数,才匆匆赶去,去未曾想他已无踪迹,星象上他的命轨也中断,他遭此横祸,恐怕凶多吉少...”

“你昏死在道旁草丛中,四周被雨水冲刷,气息无法追寻。”


“你甚是年幼,但吾千方百计护你周全,念着有朝一日待你懂事,也放你孤身历练,你却一如既往顽劣,更加无法无天。”

绝间有些畏缩,闷着头盯紧衣袴纹路,脸略微泛着红。

“这千百年,你竟是没半分收敛。”


似是察觉绝间半带埋怨瞅着自己,明神轻轻勾起唇角,在绝间逃一般缩回眼神后,真大光明反望回去。


不过,吾便爱宠你这样子。

明神心中念道。

看上去更加风轻云淡,但目光带着如水温柔。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3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2


part 13


明神横抱起绝间,加快前行的脚步。

“莫要慌张,你不记得,便一定不重要,无需对此烦费心神。”


绝间不再说话,只是死命的要紧牙关,身体的温度越发炙热。


明神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都险些被迷惑。


好像有一种神力加成,将绝间这具身体的美丽成千上百倍的激发。这股神力一觉醒便不间断地对绝间进行毁灭性的压制。原本融合了几百年的妖丹正被迫与龙神内丹分离,拉伸扭曲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痛......”

绝间声音微弱,红绫慢慢被血濡湿,耳鼻也有鲜血蜿蜒而下。


一行人赶到广场的传送阵,明神示意付丧神们去调绝间...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2


part 13


明神横抱起绝间,加快前行的脚步。

“莫要慌张,你不记得,便一定不重要,无需对此烦费心神。”


绝间不再说话,只是死命的要紧牙关,身体的温度越发炙热。


明神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都险些被迷惑。


好像有一种神力加成,将绝间这具身体的美丽成千上百倍的激发。这股神力一觉醒便不间断地对绝间进行毁灭性的压制。原本融合了几百年的妖丹正被迫与龙神内丹分离,拉伸扭曲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痛......”

绝间声音微弱,红绫慢慢被血濡湿,耳鼻也有鲜血蜿蜒而下。


一行人赶到广场的传送阵,明神示意付丧神们去调绝间本丸的坐标。

勉强撑到庭院,绝间已经神志不清,无意识地流泪,面色酡红,呼吸急促。


作为内室的鹤丸摇铃召唤付丧神在庭院集合,肋差双子则是发挥优良的机动第一时间将药研找来。


药研上前本想查看绝间情况如何,但被明神温和地拦下。

“请取来温水与毛巾。以及,请诸众先行回避,以免心神受惑、灵台受染。”

明神将绝间掩起得恰好,竟是没让众刃看到主君一缕发丝。


以长谷部为首,众刃都心神不宁担忧主君时,太郎太刀却是明显地发起了呆。

“兄长,在想什么呢?”

次郎被周围紧张的氛围感染终于舍下杯中之物,却不想刚好瞧见平日最为正直高洁的兄长也有如此这般神态,便恢复了平日的几丝慵懒,开口调笑。


“方才,我无意瞥见主君一点发丝,深以为那胡乱翘起的头发模样很是娇俏可爱......与平日的主君不同...”


周围众刃都心情复杂地盯着太郎太刀看。没有料到神刀语出惊人。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太郎太刀#


和室内,明神点了几处穴,勉强封住绝间经脉,止住血脉的躁动。

他赠绝间的内丹,却是无论如何无法安放在绝间体内了。绝间幼时强行化形,为了给他巩固根基才取了自己内丹温养他,绝间内丹与其气息相容后被他误吞。想着能增进绝间修为,在危难时能救他一命,明神才没有收回内丹,而是帮助两枚内丹融合,没想到绝间体内如此强烈的排异反应让明神不得不收回内丹。

说到底,还是天命难违。

明神涩然苦笑,眼底载了苦痛和庆幸。

幸好吾选对了,将你送出东土。

抓住本来纠缠不清的命轨出现分割的一点,去赌那无限的可能性。

看,你与吾两人的命轨已经隐隐分离,我又如何不欢喜?只要你一生顺遂、安康无忧,吾又怎会在乎伴你白首的是谁?

吾的命定之人,就算山长水阔、再难有会,又如何呢?


明神眷恋着望着绝间,用法力罩住龙丹,缓缓将其引出绝间体内。


“咳咳......”

绝间一侧头咳出一大滩污血,喘息着苏醒,神志渐渐清明。


“上人大人,还有阿青!”

琉璃鸟拍打几下翅膀,落在绝间肩侧,亲昵地蹭着绝间。


明神将对此事的分析与取回内丹一事清楚明晰地叙述一遍,绝间沉思良久。

半响,才回过神慢慢道。

“您取回内丹我当然没有意见,只是,我有一种预感......这只是开始。”


我与你的关系渐渐疏远的开始。

我与你渐行渐远的开始。

我与你—— ——再难相会的开始。


上人大人,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心里的这种恐慌,又是何时就早早种下的呢?


绝间接过明神手中拧干的毛巾,慢吞吞地清理面庞上的血污。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2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1


part 12


明神上人本来因近来大喜大悲之事过多,欲念清心咒平复心绪、稳固心神。他刚刚踏入内室,便听到一直停在肩边安静侍立着的琉璃鸟口吐人言,身上流光瓷白色逐步加深,直到变为深红色。

明神攥紧佛珠,没想到绝间此刻竟然陷入如此境地。

明神担心则乱,心神一动,便择了最耗费灵力的逆向通灵,借用琉璃鸟做媒介,现身在绝间身旁。


绝间本与第一部队此行步行,权当消食,没料到现在会如此狼狈。

他捂着腰腹艰难前行。鹤丸作为近侍在一旁小心搀扶。


“我下次,绝对要选软柿子捏。”

一句横行霸道风扬跋扈的话,因着绝间此刻略微沙哑的嗓音和无力染...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1


part 12


明神上人本来因近来大喜大悲之事过多,欲念清心咒平复心绪、稳固心神。他刚刚踏入内室,便听到一直停在肩边安静侍立着的琉璃鸟口吐人言,身上流光瓷白色逐步加深,直到变为深红色。

明神攥紧佛珠,没想到绝间此刻竟然陷入如此境地。

明神担心则乱,心神一动,便择了最耗费灵力的逆向通灵,借用琉璃鸟做媒介,现身在绝间身旁。


绝间本与第一部队此行步行,权当消食,没料到现在会如此狼狈。

他捂着腰腹艰难前行。鹤丸作为近侍在一旁小心搀扶。


“我下次,绝对要选软柿子捏。”

一句横行霸道风扬跋扈的话,因着绝间此刻略微沙哑的嗓音和无力染上的柔弱,听来让人无端就升起怜惜之心。


鹤丸国永只觉得被蛊惑一般,没有像往常那般怼绝间,而是不由自主地想顺着少年。


啊呀,这还真的是......太不对劲了。


明神叹出一口气,走至绝间身旁,抬手用一块红绫将绝间眼睛蒙起来。这时那一阵惑人的幻感也被削弱。

众刃方发觉多出的这一从未见过却看起来与主君格外熟稔的人,皆是严阵以待。


“......”

绝间抬头向上看去,透过红色的织物眼前有一个模糊的光影。他小心的问着,“是...明神大人吗?”


明神听他这般小心地问话,知道他还在畏惧,好笑之余皆是痛惜。若不是...绝间怎会这般怕他惧他。但察觉到了那问句中的一丝激动欣喜,明神便柔软了心神,也柔软了语气。

他微微倾下身,回望绝间被红绫遮盖大半的容颜。

“是我,绝间。”


将绝间纳入怀中,明神伸手一探便皱紧眉头。比往日富有气色的红润脸庞,竟然如此炙热,绝间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火球。明神有着风和水庇护还是不甚舒服,靠近火炉便已经这般痛苦,那火炉自身呢?焚尽的,又何止躯体,这热度,虽然是肉体的淬炼,但毕竟触及灵魂。

“你的体内燃起了淬体之火。如果不能分离异体之物可能危及性命。绝间,发生何事?”


绝间也是委屈,他被烤的难受,拥着身上冰凉清爽的明神,抽抽搭搭回话。

“我被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强喂了一包药粉,超级难吃的那一种。”


明神仔细推敲了一遍绝间的答话,觉出几处怪异。

“她对你可有杀意?”

“没有,她还夸小爷我啊不是,她还夸我可爱。”


“长相如何?”

“黑发黑眸丹凤眼,”绝间快速抛出一句总结概括,“但是贵气逼人,长相妖孽,衣服上还有杜丹。”


“她和主公长得有几分相像。”

今日对阵时最靠近对手的骨喰神色漠然地思索了一番,给出了现今为止最有建设性的一个描述。


明神顿时明悟几分。


“绝间,你是否被族人发觉体内有吾内丹?”


绝间闻言茫然,“我......不记得了。”

“来族中之前与上人大人的记忆与没有,到族中之后离开东土前的记忆也没有,只有转折点,像是曲线图与目录页的结合那种......”

—— ——人为的固化记忆。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暗锁 9

以及——


我热爱学校,我喜欢学习,学习使人进步!!!


Thanks♪(・ω・)ノ

















以及——


我热爱学校,我喜欢学习,学习使人进步!!!


Thanks♪(・ω・)ノ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暗锁 8

part 8


“好了,大将,这样是很不礼貌的。”

药研焦急地在一旁劝阻。


“再等等啦,好不容易看到一只三日月唉,一路上都看不到的啊。”


【三日月】注意到着一人一刃的视线,转身走来,步履平缓,带出平安时代贵族的风雅,饰在蓝色发间的金色发穗摇曳。他眼中一轮新月当空,身上绀色狩衣被用金色服饰点缀修饰。


辉不合时宜想到了自己本丸里那个一身乌漆嘛黑的三日月和那一双浸在夜色中的血眸。那似乎还拂在脸侧的冰冷触觉让辉微微失神。


药研看着明显是盯着别家三日月神游起来的主殿和别家礼貌等待在主殿回神的三日月宗近,深刻地体会到胃部的不适和酸痛。


#只有我一刃尴尬成癌#


--...

part 8


“好了,大将,这样是很不礼貌的。”

药研焦急地在一旁劝阻。


“再等等啦,好不容易看到一只三日月唉,一路上都看不到的啊。”


【三日月】注意到着一人一刃的视线,转身走来,步履平缓,带出平安时代贵族的风雅,饰在蓝色发间的金色发穗摇曳。他眼中一轮新月当空,身上绀色狩衣被用金色服饰点缀修饰。


辉不合时宜想到了自己本丸里那个一身乌漆嘛黑的三日月和那一双浸在夜色中的血眸。那似乎还拂在脸侧的冰冷触觉让辉微微失神。


药研看着明显是盯着别家三日月神游起来的主殿和别家礼貌等待在主殿回神的三日月宗近,深刻地体会到胃部的不适和酸痛。


#只有我一刃尴尬成癌#


-------后续+-------

把昏过去的小家伙禁锢在怀中,为其解开眼罩,在他耳边轻语。


“再看别人这么久,我会忍不住将您这双美丽的眼睛挖去的。”


#不是你让人家看得吗!!!#


小心眼·爱吃醋·黑化爷爷:.....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刀剑乱舞】暗锁 7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暗锁 7

part 7


“审神者集会?啊,我是可以不去的吧,那,呐,三日月。”


三日月停下手中握着的笔,带着笑意回望怀中的小家伙,击破他的幻想。

“当然不行。”


“唔╭(╯^╰)╮......”

难过地在三日月怀中拱了几下,少年在意的不得了,终于又起身揪着身前那人的衣襟,凶巴巴地问:“两个星期哦,两个星期你都见不到我哦,你难道都不会想我啊!”

恨恨说着埋怨的话的少年,看到眼中真的是可口到不行。


“我自是会想您的,但您此去,还是带上一把已经气息洁净的刀剑比较好。”

三日月先是安抚性地拍了拍小狼狗主殿的头,然后才将主殿不安分的双手攥在手中不放。

少年仰着脸看看这个暗堕的三日...

part 7


“审神者集会?啊,我是可以不去的吧,那,呐,三日月。”


三日月停下手中握着的笔,带着笑意回望怀中的小家伙,击破他的幻想。

“当然不行。”


“唔╭(╯^╰)╮......”

难过地在三日月怀中拱了几下,少年在意的不得了,终于又起身揪着身前那人的衣襟,凶巴巴地问:“两个星期哦,两个星期你都见不到我哦,你难道都不会想我啊!”

恨恨说着埋怨的话的少年,看到眼中真的是可口到不行。


“我自是会想您的,但您此去,还是带上一把已经气息洁净的刀剑比较好。”

三日月先是安抚性地拍了拍小狼狗主殿的头,然后才将主殿不安分的双手攥在手中不放。

少年仰着脸看看这个暗堕的三日月宗近,黑色的付丧神便在通透清澈的紫色眼睛里映射而出。


一身黑衣的付丧神指甲头发也是黑色的,红色的眼瞳黑色的眼白,比起初见时有了一丝人气的苍白皮肤,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枯颓之美。


“三日月之前是什么样的呢?洁净的三日月宗近是什么样的?我好想知道。三日月你是‘天下五美之首’吧,不管是什么样子都是很惊艳吧!”

三日月轻轻拥着少年。

“是‘天下五剑’,集会上一定会有人带上三日月宗近的,届时您得到对方允许便可以细细打量了。”

三日月笑得柔和,如同月亮洒下的光辉。与平时不同的三日月看得少年楞了一下,然后慢慢红了半张脸。


他羞涩将脸埋在那人怀中,声音也微弱。

“总之,我会想你的哦,三日月先生。”


“啊,辉。”


【刀剑乱舞】暗锁 6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1

part 11


雪白的纱衣边角染成绛红色,身上绘着层层的金牡丹,一身华服的女性挑着一双丹凤眼,她手持一柄银嘴的烟杆,正慢慢的吞云吐雾。


“请多指教。”

见到绝间后,女子浅笑一下。

她将烟杆别在腰间,双手理了理衣襟,不可言说的贵气庄重。


#完了,难道要栽了?!!#


绝间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同眼前之人交手的,因为她总是让自己想起教导自己背书的仙鹤姑娘。总之,这种浑身身上下散发贵气有着庄严宝相之人是最最最不好惹的。


刚刚下定决心·准备大干一场·绝间:大姐我特怂,真哒。


女子抬眼望着绝间,似乎是察觉了绝间的小心思。

她未着脂红的薄唇向上...

part 11


雪白的纱衣边角染成绛红色,身上绘着层层的金牡丹,一身华服的女性挑着一双丹凤眼,她手持一柄银嘴的烟杆,正慢慢的吞云吐雾。


“请多指教。”

见到绝间后,女子浅笑一下。

她将烟杆别在腰间,双手理了理衣襟,不可言说的贵气庄重。


#完了,难道要栽了?!!#


绝间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同眼前之人交手的,因为她总是让自己想起教导自己背书的仙鹤姑娘。总之,这种浑身身上下散发贵气有着庄严宝相之人是最最最不好惹的。


刚刚下定决心·准备大干一场·绝间:大姐我特怂,真哒。


女子抬眼望着绝间,似乎是察觉了绝间的小心思。

她未着脂红的薄唇向上挑起,一种雌雄莫辩的声音带着戏谑。

“喂,小鬼,不战而逃的事,做过不少吧?”

轻佻的语气与眼中的轻蔑让绝间心中警铃大作将其危险等级又提了一个层次。


“是‘缚’!”

绝间心中大惊,我的天,这人竟然能压过龙神内丹加身的我,而且这“缚”只有东土之人才会的不传秘法......啧,一定是某位熟人的大手笔了。


女子抬手拂起绝间额间碎发,将一口烟吐在他脸上。


“呵,小家伙,说些好听的讨饶话,我便放你一次,如何?”


绝间闻言如获大赦,立马夹紧尾巴小心翼翼试探地说;“......美人姐姐?”


本来还弯着一双眼睛笑眯眯颇为期待的女子身后开出了大片黑百合的幻境。她额前爆出青筋却依旧保持一张笑脸,笑得颇为狰狞地揉乱绝间一头水润丝滑的银发。


银发?!!


绝间知道自己妖血涌动时和平时不一个色号,但自从离开东土以后就很少出现或者是再没出现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了。


“解。解。解,我去,为什么解不开...解....唉,别变紧啊,疼。”

绝间默念法诀,但自己竟然无法挣脱对方心神控制。垮下一张脸的绝间难过的望着女子,仿佛已经成了一条咸鱼。


看着绝间放弃挣扎,明白绝间终于安分下来的女子笑眯眯地揉着绝间的脸,“吆西,好乖好乖,好孩子。”


“敢问姐姐何时揉够?...脸都拉大了。”

绝间颤颤巍巍地问道,试图保卫一下自己为数不多勉强可取的优点之一。


女子意犹未尽地收回手,“呀,都怪你太可爱,一时没有收住手。嘛,吞下这颗药,这场演练算我输如何。”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一听这话都会拒绝,可绝间现在被一个捏住自己命门的美女挟持,总感觉小命不保。

他前思后想衡量利弊,做好心理准备·正准备拒绝·绝间:...咳咳..咳,.MMP。

绝间被塞了一个药包。


盯着绝间笑得温柔的女子开口调笑:“嘛,这里还有几十包药粉,所以小家伙可以随便吐哦~”


示意绝间张开嘴,女子仔细察看没有残余药渣才放开绝间。她最后温柔地抱住绝间,亲了一下绝间额头。

“绝间也这般的了呢.....”


目送女子离开的背影,绝间脑中一团乱麻,他慢慢踱步下场。

“唔!”

绝间刚刚下场便觉浑身燥热不堪,便领众人先回本丸待命。


“唔......”

丹田处热得快要融化,绝间痛得倒吸了一口气,他用微弱的法力联系明神。

“上人大人,我觉得.....哈.....好热...”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0(下)

话说大大们做的目录页真好啊,等高考完我也做一个QWQ

这样看我文文的妹子们就可以方便翻页了~~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10(下)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9+10(上)


part 10(下)


男审都这么高阶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准备当一把老油条,反杀


绝间。


他让太郎次郎拉住绝间一队,然后下令备马的石切丸和萤丸将绝间


包围。他一边笑得恶心,一边甩了几袖子符咒给绝间添堵。


“爆”“御”“攻”字样不断在他手下的付丧神身上闪现。


绝间看了四周几眼,不紧不慢地将身后离他最近的笑面青江本体拽


过,青江一愣,便安分化入本体中。


斜劈一刀,空气中响起尖锐细密的爆鸣声,一刀斩尽生死,大地被


高度压缩后的气流切到的地方形成可怖的沟壑,巨大的气流掀翻了


敌方部队...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9+10(上)


part 10(下)


男审都这么高阶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准备当一把老油条,反杀


绝间。


他让太郎次郎拉住绝间一队,然后下令备马的石切丸和萤丸将绝间


包围。他一边笑得恶心,一边甩了几袖子符咒给绝间添堵。


“爆”“御”“攻”字样不断在他手下的付丧神身上闪现。


绝间看了四周几眼,不紧不慢地将身后离他最近的笑面青江本体拽


过,青江一愣,便安分化入本体中。


斜劈一刀,空气中响起尖锐细密的爆鸣声,一刀斩尽生死,大地被


高度压缩后的气流切到的地方形成可怖的沟壑,巨大的气流掀翻了


敌方部队。


仅仅一刀,全员重伤。


男审见到自己最为宠爱的太郎重伤,带上阴鸷的双眼恨恨地盯住绝


间,本来一直留作保命的底招再也压不住。他自袖中取出一张黑紫


色的符咒,符咒一离手便凝练成紫色雾状。



“警告,警告,请双方队员友好切磋。”


“胜负已定。”


资深游戏老手绝间桑一看这是要读条的节奏,就趁其不备攻其后啊


不是,就当机立断断了他的读条。


大招被迫中断的男审双手颤抖了几下,最终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胜负判定后对方手下已经修复的太郎叹了口气。

他上前抱起气昏的主君,向绝间微微鞠躬告辞,“失礼了。”



见到另一本丸的太郎太刀,众刃想起在绝间本丸中曾取代过鹤丸近


侍地位高达一周并且现在依旧受尽宠爱的太郎太刀,皆神色麻木。


啊,太郎真是好样貌啊,哈哈哈......



第一场演练就旗开得胜掀翻对方的绝间美滋滋,尾巴都翘上天去了


,现在正高高兴兴活动筋骨准备今日大干一场。



“匹配成功。”


“备前国,宇智波留樱。”

“山城国,大筒木绝间姬。”



清冷的女声听来别有一番诱惑酥麻,但是绝间更注意她的假名。


EXM?

啥???

妹子你确定?!!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暗锁 4

【刀剑乱舞】暗锁 3 (下)


part 4


“呜哇,真的是吓到我了呢,三日月你下手还能活下来,了不起的坚韧呢。”

鹤丸惊呼不可能,然后好奇地围着三日月怀中的少年打转。


“唔,哈哈,您的眼睛真是漂亮,相当通透的紫色呢!”

鹤丸望着那双紫色眼眸,突然喉中一紧,下腹起了一阵无名之火。


“好了,鹤丸殿下请坐回您的位置,早饭是十分重要的,还请按时就餐。”一期帮烛台切上菜后,正为弟弟们布菜。乱缠着一期一振撒娇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就被旁边药研塞了一筷子岩烧鱼。


三日月看着粟田口短刀打打闹闹互相投食,一片骇人的黑色薄唇轻抿,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随后众人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刀剑乱舞】暗锁 3 (下)


part 4


“呜哇,真的是吓到我了呢,三日月你下手还能活下来,了不起的坚韧呢。”

鹤丸惊呼不可能,然后好奇地围着三日月怀中的少年打转。


“唔,哈哈,您的眼睛真是漂亮,相当通透的紫色呢!”

鹤丸望着那双紫色眼眸,突然喉中一紧,下腹起了一阵无名之火。


“好了,鹤丸殿下请坐回您的位置,早饭是十分重要的,还请按时就餐。”一期帮烛台切上菜后,正为弟弟们布菜。乱缠着一期一振撒娇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就被旁边药研塞了一筷子岩烧鱼。


三日月看着粟田口短刀打打闹闹互相投食,一片骇人的黑色薄唇轻抿,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随后众人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啊— —”三日月夹了一筷子腌萝卜,示意小家伙张嘴。

少年神色恹恹地吞了下去,还未换完气又被喂了一筷子米饭。


“那、那个,三日月殿下......”虽然心理早有准备,五虎退畏畏缩缩开口,但在与三日月视线交汇时被那双眼睛吓得抱着自己的小老虎差点哭了出来。


三日月停下喂饭的动作,柔声询问五虎退“怎么了?”


“您喂的,有些过快了。”一期一振拂了拂弟弟的头,替他担过话。


“是这样吗?啊,抱歉,小家伙。”

三日月有些紧张地为少年顺了顺气。


“三日月,你要留下他的话,要教他说话识字吧......”今剑凑过来扯过少年银白色干裂似枯草的头发,细细打量这位有可能成为新一任主君的少年。看着少年好不容易平息气息后,睁着一双沾染水汽的眼睛疑惑地偏头望向自己,今剑又开口补充“他还需要一个名字。”


“这样不好吗?永远保持野犬的样子,不会有人心的险恶,永远不会背叛,但却也无法逃离。”笑面青江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挑着眉甩出一席话,戳破了付丧神们的心声。

席间付丧神全部缄默,只有少年还在左顾右盼。他带着讨好意味试探着蹭了蹭三日月的手。青灰色冰冷的手,在被温热的体表触碰的一瞬间抖落了木筷。三日月拥着怀中少年,眼神晦暗。

“歌仙阁下,宗三阁下,我想请您二位为这孩子启智并教习他识字。”

三日月半垂着血色的眼睛,冰冷的手自少年锁骨向下拂过少年稚嫩美好的身躯。


“您已经决定了吗?”歌仙优雅地坐直,理正衣襟后望向三日月宗近。

“请让我们也来帮忙吧,我们可以教他说话!”乱举起手表示藤四郎们终于有新伙伴十分开心。前田则举手表示自己和兄弟们都非常喜欢新主殿也想帮助他正常生活。


这座本丸黑化不假,但是短刀和肋差却都平安无事,这多亏历任审神者都未在意其死活向其下手,一期一振表示自己虽然十分欣慰但是渣审还是要死的。

不过这次送来的少年年幼懵懂,让他多了几分期待,见弟弟们同意留下少年,便只能无奈宠溺地点头赞同弟弟们。

大筒木绝间姬

一个早有预谋的骨鲶脑洞

依旧双子车v

依旧双子车v



大筒木绝间姬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9+10(上)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9


part 9


再得知日课中有演练时,绝间是拒绝的。


#mmp,我只想安静当只蘑菇#

#打死都不想去演练场,万一撞见.....#

#现在卸任还来得及吗#


不得不说,凤族的血脉还是有用的,现在绝间内心被“mmp”霸屏所以目光麻木神情呆滞,但在吃瓜群众眼中就是一个美少年各种高贵冷艳不想与你们一起玩耍。


不过,其实不是所以日课都要完成,所以大家也只是是不是来演练场逛逛,来演练场的一般分三类审,不来的也分三类。

一等劳模审,分为日常劳模和推图劳模,前者不做完日课就不舒服,后者则是奔波在前线无法来演练场;二等平凡君,今天明天,任...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9


part 9


再得知日课中有演练时,绝间是拒绝的。


#mmp,我只想安静当只蘑菇#

#打死都不想去演练场,万一撞见.....#

#现在卸任还来得及吗#


不得不说,凤族的血脉还是有用的,现在绝间内心被“mmp”霸屏所以目光麻木神情呆滞,但在吃瓜群众眼中就是一个美少年各种高贵冷艳不想与你们一起玩耍。


不过,其实不是所以日课都要完成,所以大家也只是是不是来演练场逛逛,来演练场的一般分三类审,不来的也分三类。

一等劳模审,分为日常劳模和推图劳模,前者不做完日课就不舒服,后者则是奔波在前线无法来演练场;二等平凡君,今天明天,任务一项项完成,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但也就出现了时来时不来的情况;三等抽风审,此等斯文败类脑回路甚是清奇,来演练场纯属散心,日常可有可无,赞材料为锻刀,时时为偷渡欧洲做准备。

而可笑的事,三等审的确偷渡成功最多,此事每每令吾痛心不已。


狐之助尖细的嗓音混在无数非审的哀嚎中,听觉灵敏的绝间整只妖都不好了。


“现在,我们有幸请到了天下五剑中的数珠丸殿下,三日月殿下,以及鹤丸殿下、江雪殿下、一期殿下、莺丸殿下本灵的神识降临,请神明大人为大家解答疑惑。”

“咳嗯,”高台上的狐之助瞪着两只大眼睛扭头退几步,绯红色的灯火点亮,慢慢显露出刀剑付丧神的身形。

一位身旁四花太刀以及三明珠子齐全的女审痛哭涕零,秀美的一张脸憋成猪肝色,“辣鸡时之政府,没有狐球,差评。”她断断续续地说完,两眼一翻,四肢抽搐一下,就昏死过去。

另一位男审十分矜持,只是看着身边的一队打刀默默流泪。

“那个,吾名三日月宗近,啊,锻造年代悠久,已经是一位老爷爷了,承蒙各位厚爱,获此恩宠,不胜惶恐,啊哈哈。”完全没有惶恐表现的三日月眯了眯眼,十分从容。

身着绀青色的狩衣的付丧神将手随意搭在腰刀上,说话时发间金色穗子轻轻晃动。

“啊——,爷爷,请务必收下这份幕内便当!!!”

“还有这边这边,三色丸子!”“这是极品御守!”

“请您笑纳...”

台下审神者挤做一团。

“啊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身材动乱中心却依旧笑眯眯地伸手捞了一只丸子吃,“嘛,我喜欢被照顾呢。”


莺丸不知从何时摸出一杯茶慢吞吞喝着。“嗯.....今天,大包平没有来啊......”

“啊啊啊啊啊——太爷爷我马上去肝大包平!!!”


鹤丸则是忙于拆台下审神者递给他的礼物。“啊,只有千篇一律的鹤丸国永特别便当吗.....真是无趣——唔啊!哈哈哈,把灵纸叠成的纸鹤填上炸药,真的是了不起的创意啊。”


一期与审神者身边的一众粟田口短刀交流感情,而江雪一脸悲伤望着小夜们。

数珠丸弯腰接过面对一片混乱的现场风中萧瑟的狐之助的话筒。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物皆为表象,刀剑不是为了掠夺而是为了守护。众生平等,切莫被表面迷惑。”

低沉嗓音响起,数珠丸试图诵经来净化台下的怨气。


这是,被狐之助呼救的时之政府又投下一把刃救场。

几乎是在狐之助发送信息的同时,一双长腿如风略过它眼前。

长谷部横劈夺过数珠丸手中话筒,开始他的表演啊不演讲。

“主殿们,请先冷静下来。刀剑的锻出与我们本身属性有关,因为机动的原因,短刀打刀肋差比太刀大太刀多一些并不奇怪,所以并不是您们血统的问题,请不要责怪自己。绘马的加成几率与您的信仰有关,因为您自己对于锻刀的信仰太过微弱,才使各位大人无法听到。请振作起来,坚持就有希望!”

一个白净文弱的男生声音响彻在场每位非洲审神者的心扉,“可是,我在学院时意志力并不突出,为什么会让神明大人听到呢?”

在他身旁的阿尼甲笑眯眯地用弟弟丸捧着的便当喂着自家主君,一边软绵绵歪头回答主君“啊,大概是......您脸白吧~”


绝间在一片混乱的人潮之外,颇有“世人皆醉我独清”之意。

会场熙熙攘攘,无非是付丧神神降,来的也只是比分灵略高一些的灵体,本体怎会愿意沾染世尘呢,所以刀剑在碎裂时会将魂灵返回本灵,留下的只是灵体。大概在这些本灵眼中,连这世间都只是南柯一梦吧......

绝间瞥了一眼混乱的会场,在一个范围外,还是有相当多的人不愿挤进去的,比如绝间这些只是为了演练而来演练场的审神者。


part   10(上)

“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对练...”

绝间看着这些审神者已经开始对战,自己却一直没有被分配对战名额,便有些不耐。


“已经开始了,请将您的身份证明投入箱中,便会随机分配对战。”狐之助引绝间来到朱红色木漆的箱子前。


绝间坦坦荡荡将身份证明自怀中取出,完全不去制止鹤丸偷瞄的视线。

开玩笑,哪个审神者不是用的伪名,神隐这东西很可怕的好吧。


“备前国,宇智波留樱。”

场地上空鸣笛,绝间带领一队全员登台。

“山城国,欧洲细作。”

对面是一位108级的男审神者,绝间默默撇了一眼自己的12级徽章,有些疑惑等级是怎么评定的。


对面的男审一撇绝间一队搭配,讥笑一声,将数珠丸呼过去嘱咐一番,便慢慢悠悠登场。

萤丸、石切丸、太郎、次郎四把大太刀骑着四匹威风凛凛的战马列阵在男审身后,三日月和小狐丸则飘花立于阵前。


绝间暗骂索敌失败,略微思索只能提高机动。


“鹤翼阵。”

绝间抿了抿嘴,思索一番,终于记起什么阵可以提升机动。

鹤丸,小狐丸,青江,鲶尾,骨喰,鸣狐,六刃一次排开,列阵绝间后方,准备奇袭。


“远攻战!”

在会场屏幕“远攻”字样刚刚出现,绝间就指使鲶尾骨喰放箭投石。

对面的男审慢悠悠抬手一点空中,捏了个符给自己套了个光盾。

两军还未交战,绝间已经看着对面丝毫未受攻击影响的审神者咬牙切齿。

“全军出击!”

绝间肩上的青鸟伴着提示声腾空飞跃至空中向对面一扫尾巴,偌大金色幻影出现,三足金乌羽翅一扫,让对方刀装尽碎、御守尽毁。


男审都这么高阶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准备当一把老油条,反杀绝间。



不行我头疼死了。

打字困到对着电脑睡着ZZZZZ

=v=

本来打算更两章,但是我真哒炒鸡困。

小天使们看得开心点,我去梦中找点肉渣的灵感(秒睡)

【刀剑乱舞】贫僧自东土而来 part 8(下)

大筒木绝间姬

一个突发奇想的鲶骨脑洞

一个突发奇想的鲶骨脑洞


一辆婴儿车

咳咳

让安平帮我放上来了,她特别喜欢双子。

略加思索....

那我今年或许会开双子短片吧大概.......

小天使们有吃的吗?噗...


一个突发奇想的鲶骨脑洞


一辆婴儿车

咳咳

让安平帮我放上来了,她特别喜欢双子。

略加思索....

那我今年或许会开双子短片吧大概.......

小天使们有吃的吗?噗...

 





大筒木绝间姬

2018我与我本丸的刀剑纪事

三条部屋


三条大佬们一个让我好梦一个喊我看日出,我明明没切换景趣,委屈......


源氏部屋


哥哥切豪气送红包,弟弟丸试图挽救兄长未遂。嘛嘛,今天也是令人窒息的源氏兄弟情呢~


粟田口部屋


艾玛我被包围了,救驾啊长谷部,我自己还没拿到红包呢哼唧,即、即使你们撒娇也...

退退你别走,我,我给...

前田你这样说话我还以为你让我去写作业,唉,真的要写啊.....嘤嘤嘤QAQ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红包怎么剩下了...啊...


千代鹤国安兄弟组


太郎声线依旧温柔,沉醉...

次郎,喝酒过度伤身啊...


偶遇国广三兄弟

山伏意外翘班...

三条部屋


三条大佬们一个让我好梦一个喊我看日出,我明明没切换景趣,委屈......







源氏部屋


哥哥切豪气送红包,弟弟丸试图挽救兄长未遂。嘛嘛,今天也是令人窒息的源氏兄弟情呢~




粟田口部屋


艾玛我被包围了,救驾啊长谷部,我自己还没拿到红包呢哼唧,即、即使你们撒娇也...

退退你别走,我,我给...

前田你这样说话我还以为你让我去写作业,唉,真的要写啊.....嘤嘤嘤QAQ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红包怎么剩下了...啊...












千代鹤国安兄弟组


太郎声线依旧温柔,沉醉...

次郎,喝酒过度伤身啊...





偶遇国广三兄弟

山伏意外翘班?据说是帮烛台切先生搬箱子去了。真是可靠啊山伏!


山伏:咔咔咔,虽然听不懂主公您说什么,但是我会更加勤勉修行的。咆哮吧,贫僧的肌肉!

药研:鹤先生刚刚对大将说了什么......?!!山伏先生一直全勤着啊!!!





伊达组

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因为审神者又废又懒又脸黑,未能见到小贞的烛台切心疼地保住自己。

鹤丸:光仔也会喝醉呢,prprpr


用力摇晃鹤丸。

皮这么一下你是不是很开心?!!把大厨灌醉,全本丸年夜饭还吃不吃啊摔!




大狸子你是猫派


同田贯你是狗派



不小心被兼桑也灌了一杯,跌坐在地上怀疑人生,崛川快把这只带回去!

不,我绝对不会和醉鬼一般见识!

只是为了锻炼兼桑才安排兼桑去马当番哦,鲶尾也会陪着兼桑的~



歌仙桑一如既往风雅呢~

不过感觉今天的青江格外正经...对吧?



安定和清光不要想了哦,休假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杵子:?只有我和主公没事唉???主公要和我比突刺吗?



左文字·有点高兴·一家






........

我的天啊,忘了江雪们还在备前国,应该把他们喊过一把的...

快快,备马,送信。

不不不,狮子王,我余下的红包是给我寮里面的崽崽的...放下那匹马,我不是老人不用帮助,长谷部拉住他!让爱染去送信,萤丸也在备前国呢!






备前国分本丸的莺丸蜻蜓切等刃:啊,主公大人,我们还没问好呢!请务必让我们登场—— ——


嘛嘛,真是热闹的本丸呢~

明年依旧爱你们哦~

-----------------------以下是阴阳师·废废·大筒木绝间 时间----------------------------------------------------------------------------------------------------------------------


不早了,我要去刷卖药郎了,不知为何明明是我刷出的妖气副本,却一枚碎片都没有呢,嗯嗯,一点是我平板太废,大佬一招灭反应不过来直接卡退.......QAQ下次开车把等级太高的大佬卡掉吧。

乐滋滋的收到鬼使黑的回信。

内容如下:

一封冰凉的信


你的信已经收到了,这个是给你的回礼。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我说,最近有些忙。阎魔那个老太婆,总是挑最难的任务交给我和鬼使白,那老太婆故意捉弄我们吗?—— ——不说了,鬼使白喊我去工作了,下次我直接去找你吧。


嗯嗯,好哒!

等着另外几个号的回信。

还送信给青坊主,红叶,以津真天他们来着~




新年之后来到的不动行光:喵喵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