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愤怒

3466浏览    29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1 10:41
水沙不浅

【美食组】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我这个人脾气很好,但我这次很生气。

并且作为中国人,我觉得我被丢脸了。

————————————

“抽烟吗?”

弗朗西斯抬起他低垂的头,看了眼身边的人:“有吗?”

“没有。”王耀坦坦荡荡。

弗朗西斯复又埋下头,但是交叉的手指开始相互摩挲,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如果是在平时,他会配合地笑起来。

王耀也没准备让这家伙迅速走出低落情绪,他更像是个过来看热闹的家伙——有些恶劣但又不乏人情味。

亚瑟在走廊尽头出现,远远能闻到这一大片沉默的空气,却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

他以自己的速度行进至两人身旁,终于在王耀强烈的目光中停了下来,站在弗朗西斯面前。

多少年的对头,只用看一眼鞋尖就能认出

我这个人脾气很好,但我这次很生气。

并且作为中国人,我觉得我被丢脸了。

————————————

“抽烟吗?”

弗朗西斯抬起他低垂的头,看了眼身边的人:“有吗?”

“没有。”王耀坦坦荡荡。

弗朗西斯复又埋下头,但是交叉的手指开始相互摩挲,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如果是在平时,他会配合地笑起来。

王耀也没准备让这家伙迅速走出低落情绪,他更像是个过来看热闹的家伙——有些恶劣但又不乏人情味。

亚瑟在走廊尽头出现,远远能闻到这一大片沉默的空气,却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

他以自己的速度行进至两人身旁,终于在王耀强烈的目光中停了下来,站在弗朗西斯面前。

多少年的对头,只用看一眼鞋尖就能认出那人是谁。但弗朗西斯依旧没有动,像尊粗制滥造的雕塑,彻头彻尾地缺少灵魂。

“我很同情你。”亚瑟闭了闭眼,手掌放在自己胸口按了按,一旁王耀也学他,把手搭在自己心口上。

亚瑟皱眉看向王耀,王耀以挑眉回应,还顺便给了个迷人的笑容。

于是亚瑟的表情换成了嫌弃。

弗朗西斯也根本没有搭理这两个人毫不严肃的安慰——甚至算不上安慰。

亚瑟站了一会儿,重心从中间换到左脚,然后在王耀的注视下蹲下身去。

“死胡子,你的魂还在吗?还是一起给烧没了?”

“……不得不说,你这张嘴说出的话从没好听过。”弗朗西斯终于有了回应,并且眨了眨眼睛。

“那是因为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很恶心,”亚瑟试探着伸出手,放在弗朗西斯肩膀上,于是对方抬头,“你最好得明白,你的后悔或者自责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放过自己。”

“并不是说……”

“或者我得这样告诉你,她是全世界的文化结晶,被全世界痛心——所以当悲伤平均分配下来,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承受那么多。”亚瑟罕见地打断对方,陈述了自己的语句。

“……我倒不至于悲伤。”弗朗西斯思索着,慢慢地说。

“放屁,”亚瑟嗤笑道,“你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体面点。”

说完,没等他回复,亚瑟就自顾自起身,向王耀点点头,走了。

这家伙最近也不很顺利,王耀天天都能在新闻上看见他家里互相骂街的最新情况。

王耀不知道亚瑟准备去干嘛,但他看上去一点也不轻松——从他急促的脚步就能看出——能停下来分给弗朗西斯一点真情已经算是个礼物了。

皮鞋的声音又响起,这次是渐行渐远,弗朗西斯抬头看了一眼,只望见那个男人的背影。最多、最多也就是转弯消失间的侧脸。

“说了那么长一串话,他不害羞才怪。”王耀看穿了一切,凉戚戚地开口。

“呵呵。”弗朗西斯终于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躯体。

他的手掌扶着自己颈侧,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然后转过头无奈地看着王耀。

“我大概知道你那时候的感觉了……当时你对我有多恨。”

王耀眯起眼睛,惊讶他竟然提起了这个话题:“等等,你是忘记了你刚离开的强盗朋友吗?我当时的恨可不止你一个人独享。”

“嗯,对……现在恨我们的也不止你一个。”

王耀闻言,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有一点很重要,也跟现在很不一样……”王耀的眼神不自觉地变得锐利,虽然他很快意识到并且调整了过来,“毁掉文物仅仅只是我遗憾的最末尾一个理由……只占这么一点吧。”

说着他还伸出手比划了一小截距离出来。

“别乱改变事情性质啊,玫瑰混蛋。”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弗朗西斯看着王耀懒懒的表情,心里的压力反而小了一点。

可能是因为对方似乎并不太在乎吧。

“如果你现在不急着上厕所的话,陪我做件事,”王耀用指节敲了敲他的手臂,“首先,你得跟我道歉。”

“道什么歉?”

“谴责一下你自己那部分的文物损失,快点。”

“好吧,我忏悔……我早就已经忏悔过了吧!”

“好吧,那就算了……接下来该我……”

王耀说完半句话,挺直背站了起来,抖了抖膝盖,转过来面对着弗朗西斯。

“对于网络上,我的家人的一些言论,我很羞愧并尴尬,于此向你正式地道歉,希望你能接受。”

弗朗西斯吓了一跳,想去拉王耀,结果被他一掌拍开。

“手拿开,我还没说完——虽然这并不代表你完全没有责任,但是我希望你可以丢掉把现实和历史纠缠在一起的想法,两件事完全没有干系。”

“这本不该我来提醒你,但你自己似乎没有抓住要点,反而一脚踩进坑里了。”

“亚瑟说的对,你的魂恐怕也给燎干净了。”

王耀说完,停顿了两秒钟,然后松了一口气,身躯放松下来:“好了,脚拿开,我要坐。”

弗朗西斯愣愣地等着他落座,然后亲眼看着王耀从包里掏出一个烟盒。

……诶。

“……你明明说没有烟!”弗朗西斯吼他。

“骗你的。”王耀抽了一根出来,叼在嘴里。

“那给我也来一根。”

“还是骗你的,这是饼干。”王耀吭哧吭哧把那根烟啃了。

弗朗西斯无语了。

“好吧……虽然我不想像个高中少女抱着她的闺蜜感慨‘噢亲爱的你真是太贴心了’,但还是不得不说,谢谢……嘿。”弗朗西斯叫他。

“嗯?”

王耀刚把最后一截裹着糖霜的饼干塞进嘴里,就被对方掰着脸转了过来,随即是还留在唇间的点心被抢走。

以导致王耀被吓了一跳,差点咬掉弗朗西斯的舌头。

“淡定点,外国礼仪。”他松开他。

拍了拍王耀的肩,弗朗西斯潇洒地站起来。

“你这算哪门子的外国礼仪……”

王耀“啧”了一声,又掏了一根“烟”出来,含进嘴里。

背过身去的金发的男人展平双肩,反手对着王耀挥了挥,然后迈着大步,走掉了。

和他充满铺垫的出场相比,这个离开显得轻率又粗糙。

他失去了一个塔尖、一套木质构造、一个风向标,还得到了一个被熏黑的外壳。

只不过是上帝打盹时犯下的小失误,仅此而已。王耀不信上帝,却也觉得这样的说法毫无问题。

可总有人喜欢大张旗鼓地跳出来,一边故作斯文扪心默哀,一边又表明立场幸灾乐祸。

硬生生给扣上前因后果轮回报应的帽子,就差当众大喝一声“好!”了。

王耀百思不得其解,人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

是因为太闲吗,还是因为心里太空,空到找不着底线。

自觉肚子里什么内容也没有,便牢牢抱住那一截过去,把屈辱当仇恨,把教训当亏欠,嘴上说的是自己坚定的爱国立场,心里想的是——我这个人终于饱满起来了。

倒也没错,被稻草填充而鼓起来了。

王耀哪里会稀罕这样的爱戴,他避之不及。

总有人满脑子都是自己给自己勾的地盘界线,将谬论高高捧成真理,对其信奉不已,四处宣传,灰暗的论调泛滥甚至于在一些地方成了主流,似乎没人发现它们毫无意义。

那么有一天,当旁观者成了当事者,当王耀、亚瑟或者阿尔弗雷德成了弗朗西斯,也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吗?

噢……说不定,会的。

回过神来,王耀竟然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空空荡荡,空空荡荡,走廊上除了他再也没有别人。

于是他也站起来,挑了一个方向走去。

行至走廊的尽头,他做了和亚瑟一样的事——留下一个侧影后消失,不知去向。

真糟糕,又是一个草率的结尾。

—————End—————

荊棘玫瑰★最近重心在HP圈

【OVERLORD】[迪米乌哥斯×铃木悟+三魔将]至高的无上至尊(人类)与恶魔 05

■+號不是CP,只是故事內容會帶著玩並佔據蠻大戲份的意思!
《真實本質》的後續。
■半架空,異世界轉移後又回到現世的設定。
■短篇小品文形式。

#05 驚喜

 

縱使生活在社會階層下級的家庭,鈴木悟小時候也有和富裕層孩子們差不多的待遇,這個世代接受教育是昂貴的,下級階層的人民通常為了子女受小學教育累倒的不勝枚舉,甚至連悟的父母也是因為如此才加劇了健康的惡化,但他也有過平常堪稱幸福的短暫童年──就是政府為了讓下層人民扮演更好齒輪而設置的幼年教育,按許久前世代的稱呼就是入學前的幼稚園基本教育。

 

那時的悟過著其他孩子一樣的童年,受教、與同儕互動,以及脫離那個階段就難以在...

■+號不是CP,只是故事內容會帶著玩並佔據蠻大戲份的意思!
《真實本質》的後續。
■半架空,異世界轉移後又回到現世的設定。
■短篇小品文形式。

#05 驚喜

 

縱使生活在社會階層下級的家庭,鈴木悟小時候也有和富裕層孩子們差不多的待遇,這個世代接受教育是昂貴的,下級階層的人民通常為了子女受小學教育累倒的不勝枚舉,甚至連悟的父母也是因為如此才加劇了健康的惡化,但他也有過平常堪稱幸福的短暫童年──就是政府為了讓下層人民扮演更好齒輪而設置的幼年教育,按許久前世代的稱呼就是入學前的幼稚園基本教育。

 

那時的悟過著其他孩子一樣的童年,受教、與同儕互動,以及脫離那個階段就難以在有的天真浪漫日子。

 

他們在老師的帶領下一塊遊玩、一齊兒歌,甚至還能觀賞古老的投影電影。鈴木悟還記得那時的他們排排坐好在投像的牆壁前,觀賞一齣齣能夠吸引孩子注目讓還在挑皮搗蛋年紀的孩子們乖乖坐下來的卡通。

 

但是哪一天呢?

鈴木悟想不起久遠前孩子懵懂孩童自己記憶當中確切日期,唯一能夠肯定那個每次讓自己期待萬分的投影電影成了幼小自己的內心陰影,乃至就算活到都能被人稱呼大叔年紀、對此還是免消不了恐懼這種情緒的害怕。

 

那是一卷不應該參雜在給孩童觀看的膠捲,投上在慘白牆壁黑壓壓的畫面和伴隨耳邊環繞老舊木材給沉重腳步咿呀踩響寧靜卻又詭異的氛圍,隨著配上的音樂悟還清楚記得那時自己心臟碰碰跳的感覺,以及和身旁同年齡的玩伴相互抓著身旁衣著、雙手的掌心是如何汗粼粼,然後就在隱藏於暗影黑夜遠比那還要深沉黝黑的墨色佔據整個畫面,露出白森森的牙以及混濁鮮紅於暗夜裡散發恐怖光芒的眼睛,那時所有的孩子都哭了出來,當然也包含悟自己。

 

對那個不小心誤放進膠捲箱的恐怖電影前後與後續都沒了印象,唯一還殘留並成為陰影的印象就是那大得將整個房間和畫面塞滿的鬼怪高大恐怖的身影,悟沒想到有一天孩童時代的陰影成為了現實,他摔倒在臥房的門口,對幾乎將狹小的窩居全部佔滿並用渴望殘虐眼神一眼不眨瞧著自己的邪惡化身兩兩互瞪。

 

悟的腳在顫抖,就算他狼狽地跌坐在地,留存在孩童內心最深刻的陰影一但體現就算成年人的精神在旁喊話,他仍舊止不住身體自然地發抖。

 

更何況眼前盤據整個屋子,光是存在就將屋內所有的一切全都壓縮,那樣完全無發忽略的具體、高大,突然現身的內心恐懼所散發出激起人心最脆弱混雜著恐懼、憤怒、邪惡的氣息在狹小的空間形成強烈漩渦,將悟困在恐懼與混亂當中無法自拔,使得他縱然想凝聚力氣逃離雙腿卻軟腳得無法動彈。

 

那個巨大滿載威迫的邪惡身影就是恐懼的化身,使人肝膽欲裂,悟品嘗到不只是身體連心靈都忍不住瑟縮的寒冷在,使腦袋一片渾沌除了逃離害怕之外甚麼都無法思想的畏懼。他很害怕,覺得自己要窒息在陰影鋪天蓋地帶來的恐懼當中。

 

而在那巨大的陰影舉起了手,本就瑟瑟發抖的悟顫抖得更加厲害,他堅信自己將會斃命於接下來的命運。

 

在成年人都無法抵禦的恐懼之下悟彷彿回到孩子年幼的自己,那個捉住身旁同伴因為眼前過於害怕的事物一起啜泣的孩童自己,耳邊盡是自己和同伴們年幼的哭深,然後在陰影伸手形成的黑暗當中悟迸出了眼淚。

 

 

×

 

 

沉默無法形容當前沉重的氣氛。若要挑個正確的詞彙來描述,那應該是接受即將來到命運的沉痛。

 

沒錯,就是沉痛,而且是必須血染付出深刻代價甚至性命的沉痛。

 

面對強忍焦躁不安同僚投射出來憐憫、同悲,對此發展從頭跟不上狀況到後頭的錯愕得不小得事情怎麼發生的高階惡魔,就算身為三魔將當中擁有最強悍殺傷力,同時也具有符合的高大恐怖外型的憤怒也不免感到害怕。

 

他搞不懂自己不過是遵從炎獄造物主留在此處守衛他們理當奉獻保護的無上至尊,卻為什麼使得至尊在自己面前暈厥完全喚不醒的狀態,甚至搞得背負讓應該保護的偉大至尊卻因為自己受到傷害的恥辱,憤怒無法衡量到底是前者,或者後者有等待著自己以地獄來形容簡直是天堂的恐怖命運哪個更讓自己肝膽欲裂。

 

「迪米烏哥斯大人召喚你之後沒有囑咐甚麼嗎?」守在至尊的房門口,強欲三對外加額頭上的眼睛注視為了不破壞房內擺設而盡力將自己縮到最小的憤怒同僚。

 

「保護至尊的安全,其次是捕捉試圖窺探的人士,再來將試圖闖進至尊領地的宵小收拾乾淨,並且不能汙了至尊的眼。」三魔將最高大強力卻也同時較兩位同伴少言的高大惡魔想了想。

 

「確實和迪米烏哥斯大人先前囑咐我們的一字不差。」

 

強欲同意地點頭。

 

說出這話是安頓好至尊從至尊臥房裡退出的嫉妒,因為是鳥禽的頭顱要將目光投注於同袍之上她只能用一側臉龐注視。

 

「我想只有一點──因為現在的至尊是人類,憤怒……」有點那麼疑問,但也不是完全認為對方會忽略,嫉妒以不確定的口吻提問,「……你是不是沒有關閉常駐的特殊技能?」

 

「啊!」

 

單一個驚嘆號說明了一切,不需要憤怒再多言些甚麼,以手覆臉的強欲和嫉妒已經能預料當炎獄造物主回來,不單只是憤怒,甚至連他們兩人都有連帶責任需要背負。

 

 

 

TBC

 

看到VOL.13最新更新覺得憤怒超可愛的啊啊啊啊,本來篇幅應該還不會到他,但是激得我不得不爆出這篇。

這裡有很多私設,所以別太考據了。

基本上就是人類的悟無法面對技能未關的高階惡魔然後嚇昏的故事,接下來三魔將要該糟了,雖然根本不關嫉妒和強欲的事,但肯定會被連坐!!因為迪米烏哥斯是防禦軍事的指揮官嘛,軍隊裡肯定是連坐處罰hhhh

 

千九今天也在码字边缘试探

【乙女/七宗罪】来和七宗罪谈恋爱吗

1.

“怒火试图掩盖的脆弱是你眼里的模样。”

愤怒。


愤怒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生气,而你今天更是和他吵了一架。你觉得完全没有理由,简直就是他无理取闹。你摔门转身就走,进了电梯抬眼看看,他没有追来。眼眶一红大有几分不回来的意思按上电梯门。


你去了公司附近,住进了酒店。手机响起你看都没看,顾自去洗澡。冷水让你清醒了几分,擦干自己穿上睡衣出来,手机又是一声响。你嫌烦,直接按下关机扔到一边。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傻瓜笨拙的样子,画面一转又看到他生气时手臂上的青筋,马上就要暴起的样子眼底一热哭了出来。


你再次醒来时赶紧收拾自己,手机开机看见很多未接和短信,你回复了朋友,唯独没有回...

1.

“怒火试图掩盖的脆弱是你眼里的模样。”

愤怒。


愤怒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生气,而你今天更是和他吵了一架。你觉得完全没有理由,简直就是他无理取闹。你摔门转身就走,进了电梯抬眼看看,他没有追来。眼眶一红大有几分不回来的意思按上电梯门。


你去了公司附近,住进了酒店。手机响起你看都没看,顾自去洗澡。冷水让你清醒了几分,擦干自己穿上睡衣出来,手机又是一声响。你嫌烦,直接按下关机扔到一边。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傻瓜笨拙的样子,画面一转又看到他生气时手臂上的青筋,马上就要暴起的样子眼底一热哭了出来。


你再次醒来时赶紧收拾自己,手机开机看见很多未接和短信,你回复了朋友,唯独没有回他。


下楼去公司的方向,远远便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你不想理他打算无视他直接走过,他却一把拉住你的手腕把你摔在墙上,双臂撑在两边低头咬上你的唇,你推不开。他松开你把脑袋搁在你的肩上,声音小,特别轻,似乎怕大点儿声就把你吓跑了,“我,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不要不接我电话…我很担心你…”


你没骨气的心底一软,手放在他脑袋上顺毛,他抬起头有点委屈看着你,眼睛下方还有一圈淡淡的黑,“我…怕你出事…” 


2.

“我的大餐,只是你。”

暴食。


暴食下厨,你盯着那背影没由来的懊恼。好好一个谪仙一样的人十指尽沾阳春水,入了凡尘。


你看着他思绪飘在外,直到这人放下餐盘,骨节分明的手入了你眼。指尖上还沾上一点点汤汁,他将汤汁舔了干净。你看的脸红,这人却是没有半点自觉,嘀嘀咕咕的 “不能浪费…”落了音又去端菜。


你咽了咽口水,筷子半晌没下。他低着头,桃眼轻勾,手上剥下虾壳,将仁全放在你面前,自己全然不动。看你没个反应,拿走你手上的筷子跟哄孩子一样,“啊——”


你夺了筷子慌慌张张差些噎着,他笑着去给你倒杯温水顺顺你的背。好好的饭吃了半个多小时。


末了这人看着你狐狸般的笑,打着什么主意,“好吃吗?”


你点头。他凑在你身边低头,像以前舔食你的眼泪一样将嘴角的残渣尽数舔净,笑的危险。“可是我饿了。” 


3.

“我的所有勤劳都留给你。”

懒惰。


他是懒惰。

本来以为他不会和你一起出来,可这个男人竟然点头同意了。现在的你和他坐在电影院里,你盯着荧幕看的目不转睛,而他却在你旁边捏起爆米花一颗颗的喂你,似乎乐此不疲。就像怕你吃多了爆米花嗓子干一样,他拿了可乐,吸管口挨着你的唇。


你不是小孩子。


撇撇嘴转过头似乎要和他理论不需要这样的照顾,可看见他整个人都怔在那儿。懒惰有着银色的短发,荧幕的光淡淡洒在他面上就好像他在发光,皮肤好的你都有些嫉妒。你微张着口,要说的话始终没有出口,而他则继续拿起爆米花放在你唇边,又故意一样塞进你口中轻轻压了压你的舌。


你面色爆红转过头看着荧幕,错过了他含住手指舔过的那副美景。思绪逐渐拉了回去,你也不再拒绝投喂。美色误人。你愤愤的想。


出了影院你一直拉着他——没办法 这个男人走路都是晃的,总是迷迷糊糊仿佛下一刻就会睡过去一样。你拉着他的手,他却悄悄的转过和你十指相扣,你脑海不由自主浮现他凝视你的样子。


“那,电影真好看哈…”


你都想为自己的尴尬挖个地洞钻进去,他淡淡一笑,“没你好看。”


你柱在那儿半天移不开步子,他叹了口气迈步拉着你前行,风带着他话,“这是我第一次看电影这么清醒。”和他本人一样,静静的,淡淡的。


【tbc?】


千江雪退见白鲨

巴黎在燃烧!
这真是场壮烈又决绝的火,如此残酷地剥下来建筑史上的一颗明钻,但她也如此震撼,怀着一股末路般的激情,燃烧着,宛若那炽热血红的,巴黎圣母院的心脏!
巴黎在嘶吼!
红与黑的交融,夜空下奋不顾身的呐喊,碰撞着,妄图奔向那无穷的远方 点亮那雄厚的黑暗。在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百年前,那刀枪血渍,引领世界的身影,那震天动地,自由的宣言!
巴黎在哭泣!
这美的代价太大,用生命谱写的最后的高歌,曾几何时我们不曾如此牵挂,这个荡漾在心底的钟声,映在眼眸中的倒影。宛若战士赴死一般都浩大壮阔,英雄的征途,送行的人们唱着颂歌,表达自己崇高的敬意与热爱,用眼泪,用血液!
巴黎「被斩首」!!
(图来自百度新闻)

巴黎在燃烧!
这真是场壮烈又决绝的火,如此残酷地剥下来建筑史上的一颗明钻,但她也如此震撼,怀着一股末路般的激情,燃烧着,宛若那炽热血红的,巴黎圣母院的心脏!
巴黎在嘶吼!
红与黑的交融,夜空下奋不顾身的呐喊,碰撞着,妄图奔向那无穷的远方 点亮那雄厚的黑暗。在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百年前,那刀枪血渍,引领世界的身影,那震天动地,自由的宣言!
巴黎在哭泣!
这美的代价太大,用生命谱写的最后的高歌,曾几何时我们不曾如此牵挂,这个荡漾在心底的钟声,映在眼眸中的倒影。宛若战士赴死一般都浩大壮阔,英雄的征途,送行的人们唱着颂歌,表达自己崇高的敬意与热爱,用眼泪,用血液!
巴黎「被斩首」!!
(图来自百度新闻)

记不起来更新的鱼

P1是裁过的P2是原图
我的坑终于快填完了
这次是鹿头的愤怒
猎枪是搜狗图片找的,鹿头侧面是照着我的游戏截图画的(つд⊂)
关于这个我想了一些东西

有句话叫: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而班恩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心软的愤怒。

结合一下推演我在想,发现黑鼻子被杀时班恩的感情,可能小部分是对偷猎者的偷猎行为的愤怒,大部分是因为对自己的愤怒。因为他第一次抓到偷猎者时出于心软绕过了他,但第二次偷猎者却故技重演然后得手。

由此我认为班恩愤怒的来源可能就是第一次没有给予偷猎者处罚而产生的多种情绪
,对偷猎的愤怒,对黑鼻子被杀的痛苦,以及对自己心软的悔恨。
另外我认为愤怒算是主...

P1是裁过的P2是原图
我的坑终于快填完了
这次是鹿头的愤怒
猎枪是搜狗图片找的,鹿头侧面是照着我的游戏截图画的(つд⊂)
关于这个我想了一些东西

有句话叫: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而班恩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心软的愤怒。

结合一下推演我在想,发现黑鼻子被杀时班恩的感情,可能小部分是对偷猎者的偷猎行为的愤怒,大部分是因为对自己的愤怒。因为他第一次抓到偷猎者时出于心软绕过了他,但第二次偷猎者却故技重演然后得手。

由此我认为班恩愤怒的来源可能就是第一次没有给予偷猎者处罚而产生的多种情绪
,对偷猎的愤怒,对黑鼻子被杀的痛苦,以及对自己心软的悔恨。
另外我认为愤怒算是主要情绪吧,所以为班恩画了愤怒。
最下面的火焰(我画火很迷)代表心里的怒火。
飘下的鸟类羽毛代表班恩经过这次变故之后,森林的气氛,还有他自己都变了,不再安逸和谐。
关于班恩身上的猎枪和斧头,猎枪代表对自己的愤恨,斧头则是代表偷猎者为他带来的伤害。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令他十分痛苦。
脖子上的血迹是偷猎者割下黑鼻子的头部留下的,班恩就像米诺陶诺斯一样变成了怪物,不再是血气方刚的守林人,而是活成了鹿头这一监管者的样子。

以上!感谢看我哔哔到这里的小可爱!୧(๑•̀⌄•́๑)૭

不是爆豪女友粉【壮哉!我大德赫!】

        呵呵呵~我可去你妈的吧!(气到爆粗)今天去知乎,看见一个讨论,好像是什么讨论艾玛沃特森和奥黛丽赫本的。我看这个题目也不说啥,点进去看看,众说纷纭吧。结果被气死。我不说其他人,就提一位(侵权删)。
        呵呵,声明立场。我不是艾玛粉,再高不过是路人粉。只看过她在哈利波特中饰演的赫敏格兰杰。我只是觉得这个赫敏是本色出演。至于奥黛丽赫本,可以说是她的粉丝了。第一次看她的照片,就很惊艳,演技真的好。
    ...

        呵呵呵~我可去你妈的吧!(气到爆粗)今天去知乎,看见一个讨论,好像是什么讨论艾玛沃特森和奥黛丽赫本的。我看这个题目也不说啥,点进去看看,众说纷纭吧。结果被气死。我不说其他人,就提一位(侵权删)。
        呵呵,声明立场。我不是艾玛粉,再高不过是路人粉。只看过她在哈利波特中饰演的赫敏格兰杰。我只是觉得这个赫敏是本色出演。至于奥黛丽赫本,可以说是她的粉丝了。第一次看她的照片,就很惊艳,演技真的好。
        可是我依然很气愤。艾玛是不是演技一般,是不是好演员,我觉得我无权说什么。就像第四图那位(侵权删)说的一样,我不了解她,无权说什么,但三图那样也就太过分了吧?灾难?呵!不至于吧!就像四图那样,尊重别人是最基本的礼貌,而且你在那个位置不一定做得更好。
        的确,艾玛沃特森无论如何也没有奥黛丽赫本的神话,不是那神坛上的人,更何况我一点都不觉得她俩有啥可比的。但我想说,没必要这样骂她,没必要抹黑洗白任何一个人。她们本来就不是纯白,纯黑的。不必要抹黑和洗白。
占tap抱歉
禁撕
@白晓龙的小龙   @融化的西柚 @鱼尾巴  @Lunar  @RedFox  

爱你不是两三天
来来来大家都记住这个人盘他!!...

来来来
大家都记住这个人
盘他!!!!
气死我了啊!
王一博刚刚换了手机号
这几个人又要惨遭毒手吗?

来来来
大家都记住这个人
盘他!!!!
气死我了啊!
王一博刚刚换了手机号
这几个人又要惨遭毒手吗?

川云
大概是机械暴走的愤怒? ——竟...

大概是机械暴走的愤怒?

——竟然和别人握手!!(▼皿▼)

大概是机械暴走的愤怒?

——竟然和别人握手!!(▼皿▼)

刺蔓百合

Mute

是怎么能冷静到现在的呢。

沉重地呼吸着大步走进卧室,从笔袋里抓起那支笔,手都在颤抖,熟练地迅速套好笔帽挽起袖子,跟毒|瘾犯了的人一样。

抓起笔紧攥在拳里,用力往左臂锤下去,听不见别的声音,看不见别的东西,只有左臂要被锤断了的痛感,一次又一次。

几秒而已就结束了。

看着左臂上的洞眼,联想到刚才瘾|君子似的举动,真的有种刚刚注射了毒|品的错觉。

看着一滴小小的血珠慢慢从一个小洞里冒出来。

看着别的暂时还空空的洞眼。

暂时还没有痛觉。

泪突然就涌了出来,放下了笔,把拳头抵在眼前,全都浸透。

没有声音,没有声音,不可以有声音。无声的哭着,又把双眼放到了右臂上,只发出最小最小的呜咽声,...

是怎么能冷静到现在的呢。

沉重地呼吸着大步走进卧室,从笔袋里抓起那支笔,手都在颤抖,熟练地迅速套好笔帽挽起袖子,跟毒|瘾犯了的人一样。

抓起笔紧攥在拳里,用力往左臂锤下去,听不见别的声音,看不见别的东西,只有左臂要被锤断了的痛感,一次又一次。

几秒而已就结束了。

看着左臂上的洞眼,联想到刚才瘾|君子似的举动,真的有种刚刚注射了毒|品的错觉。

看着一滴小小的血珠慢慢从一个小洞里冒出来。

看着别的暂时还空空的洞眼。

暂时还没有痛觉。

泪突然就涌了出来,放下了笔,把拳头抵在眼前,全都浸透。

没有声音,没有声音,不可以有声音。无声的哭着,又把双眼放到了右臂上,只发出最小最小的呜咽声,只有一声,只能有一声,不能再多,不能再大,会过来的,会阻止,不能哭,哭什么,为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还不痛。

因为心才是正在被折磨的。

Carsa……喉咙无声的吼着。不小心出了一点声音,又带出来一声呜咽。

亲爱的,没事了,我在这里呢。

真的吗?

没有声音。

哭泣不在计划之内。在车里的时候想的是用美工刀的……真是个懦夫。

每句话后跟的“please”都是侮辱。

并不是想要自虐,只是需要伤害什么。

但是更愿意抓起一把刀,另一头对准的不是手臂,一下一下一下一下捅下去直到对面的身体没有声音为止。

很快就结束了。

还带着泪的眼端详着都开始出血了的洞眼,考虑着要不要把泪涂上去,那样会不会更疼一点。

算了吧。泪很脏的。

然后开始舔舐那颗血珠。舔了一下之后才发现已经凝固了,撤回来盯着它看了几秒,又继续舔起来。像受了伤的小动物一样,独自处理着伤口。这样想着。因为没有人会在意,并且不可以出声求助,那样只会更麻烦。

就这样结束了。

泪也好血也好,都没有痕迹了。长年训练出的技能。转眼就能再笑着答应,不管心里有多想往那张脸给上一拳。

打着字的时候袖子下的洞眼开始疼了。

呼吸不过气来,胸口闷闷的。里面的器官都在疼着。

想起前几天做的有关自虐的PPT,那个满分的PPT,老师最后问,你现在没有这么做了,对吧。

对,没有了。

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吧。

好很多了。

真相只有自己知道,真相是没有声音的,是深夜的泪,黑暗中的抽噎,一小块浸湿的枕角,一支笔,一支小巧的美工刀,没有声音的嘶吼,撕咬,指尖下发热肿胀的皮肤。

自己都在做的事却希望别人不会再做,为什么呢,那么假。

可是真的希望别人不会再做了。

因为无声,因为失去了声音,因为再也不能发出那些声音,喉咙里出来的只有最最违心的东西,无声变成最真实的自己,又是最强大的掩饰,一堵厚厚的已经谁也无法攻破的墙,因为无声,谁也发现不了。

发现了又怎么呢。看到墙里面的东西又怎么呢。已经知道发出声音的结果了不是吗。

讨厌的东西进到自己的墙里来只会更讨厌。

因为很难受很难受。

无声。

半个小时过去了,屋子里除了键盘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只是,还有一点小小的希冀,还有地方,还容许我,可以发出声音。

我只是一盒增高药

这俩真是撑起了罪恶之国的颜值担当(ᵒ̴̶̷̤́◞౪◟ ᵒ̴̶̷̤̀ )
广树的娇喘我给一万个好评!www
希望官爸能端正态度,多弄些色欲这样的剧情【严肃的学术探究脸

这俩真是撑起了罪恶之国的颜值担当(ᵒ̴̶̷̤́◞౪◟ ᵒ̴̶̷̤̀ )
广树的娇喘我给一万个好评!www
希望官爸能端正态度,多弄些色欲这样的剧情【严肃的学术探究脸

叨叨先森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想把这世界上的人,挑着都杀一遍,因为有些人真的很恶心很恶心啊,让这个世界污糟糟的……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想把这世界上的人,挑着都杀一遍,因为有些人真的很恶心很恶心啊,让这个世界污糟糟的……

念荼

57话观后感,总之是个有病的脑洞请注意

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

——————

据前线小道记者打探:

C3支部的第一战斗员狼谷吊戏在战斗时发生意外 疑·似被吸血鬼集团的愤怒大姐带走!!

狼谷吊戏的亲友车守盾一郎先生和月满弓景先生担心其身体状况一同跟随!!!

吉尔和雷表示大姐头没意见的话我们说什么都没用所以不发表意见!!!


日本东京,日本东京,最大C3支部,c3支部倒闭了!战斗组吃喝并没有嫖赌,欠下了3.5个亿,跟着大姐头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尘霾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尘霾,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塔间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

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

——————

据前线小道记者打探:

C3支部的第一战斗员狼谷吊戏在战斗时发生意外 疑·似被吸血鬼集团的愤怒大姐带走!!

狼谷吊戏的亲友车守盾一郎先生和月满弓景先生担心其身体状况一同跟随!!!

吉尔和雷表示大姐头没意见的话我们说什么都没用所以不发表意见!!!

 

日本东京,日本东京,最大C3支部,c3支部倒闭了!战斗组吃喝并没有嫖赌,欠下了3.5个亿,跟着大姐头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尘霾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尘霾,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塔间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 钱!

负责编辑的修平推了推眼镜这么说道: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于是提前写好了。

 

↓↓↓

于是疑似成为主仆组的狼谷吊戏和愤怒组在世界各地留下了活跃的身影!!

在威尼斯的水桥边!在埃菲尔铁塔塔顶!!在莱茵河河畔!!!在奥尔堡的草原上!!!!

都看到了一人一狼还有两对自带光效的秀恩爱组合!!!!!

 

吉尔: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再被拍到了啊!!!对吧雷!!

雷:没有错 吉尔 再被拍到我们又要被大姐说了

 

盾一郎:……为什么我会跟过来

弓景:你问我我问谁啊?!都怪那个凸额头啊!!!

 

围观的:MDZZ

————

感谢脑洞来源@ö 

——

最后K个同好聊天群,日常有小天使搜粮哦——

30238374

↑请友好相处哦?

川云
这只Q版愤怒看起来有些奇怪,是...

这只Q版愤怒看起来有些奇怪,是我摸得太快了?

这只Q版愤怒看起来有些奇怪,是我摸得太快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