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慈善家

50.6万浏览    11468参与
傻占

随便的摸摸
p1~p6吧,都是一些现实自设,p7才是真正的发型,我都没想到学校可以允许留这种发型
p8~9随便的摸摸,有一些还没发,有许多来着,设定等等吧。p10出浴图???(bushi,想多了,画的好丑,我对不起你们)
我永远都爱冒险家

随便的摸摸
p1~p6吧,都是一些现实自设,p7才是真正的发型,我都没想到学校可以允许留这种发型
p8~9随便的摸摸,有一些还没发,有许多来着,设定等等吧。p10出浴图???(bushi,想多了,画的好丑,我对不起你们)
我永远都爱冒险家

生吞彩球老苏晓!

沙雕情头刚好也是第二弹!YEAH
可抱,么么哒

然后平板要被收所以以后更不了略略略
神慈神无差

沙雕情头刚好也是第二弹!YEAH
可抱,么么哒

然后平板要被收所以以后更不了略略略
神慈神无差

生吞彩球老苏晓!

大概是之前那篇魔人游戏日常之二?
前篇链接  http://suxiaoergouzi.lofter.com/post/1f8fa155_12b76ad5c
如何生吞这个沙雕漫画?
ooc注意,私心欺诈(其实并没有很明显的体现)其他均为友情向。(均为玩家行为与角色个人无关!)
我菜,菜的明明白白,所以漫画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就不要在意了呀~~会掉头发的啦
然后皮皮鳝自称我觉得比较有代入感就用了,啊哈

然后我在策划50粉要不要弄个福利什么的,,到50粉时候再说吧,很大几率是点梗。略
然后,没了!
不对,宝贝们请拿小红心小蓝手砸死我呀么么哒

大概是之前那篇魔人游戏日常之二?
前篇链接  http://suxiaoergouzi.lofter.com/post/1f8fa155_12b76ad5c
如何生吞这个沙雕漫画?
ooc注意,私心欺诈(其实并没有很明显的体现)其他均为友情向。(均为玩家行为与角色个人无关!)
我菜,菜的明明白白,所以漫画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就不要在意了呀~~会掉头发的啦
然后皮皮鳝自称我觉得比较有代入感就用了,啊哈

然后我在策划50粉要不要弄个福利什么的,,到50粉时候再说吧,很大几率是点梗。略
然后,没了!
不对,宝贝们请拿小红心小蓝手砸死我呀么么哒

九月♥微凉

【社佣社无差】You got me 3

咕咕咕咕咕 鸽了好久还是发上来了 手机修好了呜呜呜
依旧伪画家真神偷克利切与刺客奈布萨贝达

私设刺客的鹰眼是所有刺客都有的,但是普通刺客无法透视,只能让自己的视力更敏锐,能够看到足迹

本章医生出场  返生套
小学生文笔 OOC
———————————————————

16.

沉重的木门被推开,发出巨大的吱呀响声,刺客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改换门了。

店内的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桌椅摆放整齐,窗户被关紧锁上,墙上的军刀挂掉好好的,就连柜台上的笼子里,那只与地下商场经营者同名的夜莺小姐也还在梦乡中,但是萨贝达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飞速的往二楼的走廊冲去...

咕咕咕咕咕 鸽了好久还是发上来了 手机修好了呜呜呜
依旧伪画家真神偷克利切与刺客奈布萨贝达

私设刺客的鹰眼是所有刺客都有的,但是普通刺客无法透视,只能让自己的视力更敏锐,能够看到足迹

本章医生出场  返生套
小学生文笔 OOC
———————————————————

16.

沉重的木门被推开,发出巨大的吱呀响声,刺客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改换门了。

店内的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桌椅摆放整齐,窗户被关紧锁上,墙上的军刀挂掉好好的,就连柜台上的笼子里,那只与地下商场经营者同名的夜莺小姐也还在梦乡中,但是萨贝达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飞速的往二楼的走廊冲去,果不其然,拐角处盒子的那颗红色宝石已经不见了。他又开了鹰眼视角,在长条的地毯上发现了一连串的脚印,以及一枚亮晶晶的银袖扣。

  奈布·萨贝达有点头疼,只有个银扣子让他怎么找?算了,先睡吧,都半夜了,宝石的事情明天再说,他心说。

  于是他走向二楼的卧室,躺下时他感觉后背有些疼,兴许是之前打斗扯到旧伤了,看了明天得去“医生”那里一趟了。他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17.

  “所以呢?这就是你来找我原因?”穿着黑底金纹衣服的医生挑了挑眉,拿出了烟斗深吸一口,吐出白色的雾气。

  刺客有些不适的躲开朝他脸上糊的烟雾,回答到:“嗯,毕竟我认识的人中除了你和玛尔塔就没有了解上层社会生活的人了,而玛尔塔又不是那么好找的,刚好我也受伤了,就来找你了。”

  医生低低的笑了一声:“那为什么不去找那位理发师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有仇。”他说。

  “好吧,东西拿来,我看看。”

  于是刺客就将那枚精致的银袖扣递给她,医生接过那枚袖扣,凑近眼睛看着。

   那是个极为精致的小东西,正面是一只长角羊,下方是大写的“K.P”,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家徽,背面中心写着小小的“H.P”*。

  她几乎要笑出声,那个“神偷”终还是栽了,还栽在了刺客手里,这下可有戏看了。

  萨贝达一看就知道医生一定知道袖扣的来历,开口问到:“所以这个扣子的主人是谁?”

  她说:“主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可以去萨维尔街32号*看看,说不定有惊喜哦?”

  于是萨贝达取了药,拿了扣子走了,医生又坐在那里抽着烟,等待着下一个患者。

 18.

  下雨了,运气真背。刺客站在窗口想着,他实在是不想在雨中出门,但是不快点找回眼石的话菲欧娜那个神神叨叨的女人不知道又会发什么疯,唉。

  于是他就穿上马甲与白衬衫,将袖剑戴好,再套上厚重的大衣,拿着把黑伞出门了。

19.

  顺着他店铺所在的白沙街走上一小段路,便能到萨维尔街,当途经白沙孤儿院时,有个看起来最多不过10岁的小女孩抱着个小遥控器在门口淋雨,小小的脸上圆圆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长长的睫毛黏在一起,活脱脱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上去一问才知道是院里小孩们的“护工”出去了,孩子们都想那人能快点,于是这个叫特蕾西的小姑娘就代表他们站着等,萨贝达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小姑娘被欺负了,这么大雨叫个小姑娘站着淋雨等人?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伞塞小姑娘手里,转身走了。

———————————————————

*HENRY  POOLE,是一家裁缝店,位于萨维尔街32号。

我知道很短,反正没人看,自嗨不怂  明天两人第一次见面。

夜靈
我非常喜歡第五人格的克利切,只...

我非常喜歡第五人格的克利切,只是沒想到第一張關於克利切的畫是性轉,而且畫的不太好看還有背景苦手〒^〒
可以的話請給評論讓我曉得哪裡不好(m>.

我非常喜歡第五人格的克利切,只是沒想到第一張關於克利切的畫是性轉,而且畫的不太好看還有背景苦手〒^〒
可以的話請給評論讓我曉得哪裡不好(m>.

嚼红草的弗罗斯特

第二十一章:七宗罪

    “艾玛小姐是机械性窒息导致死亡的,死亡时间大约10分钟左右”

  医生道。

  此时此刻,我、海伦娜、祭司、冒险家、佣兵、猎人、律师都在园丁的房间里看着医生验尸。

  “艾玛小姐来这里干什么?玛格丽莎小姐不久前才死在这里,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身后的海伦娜问道。

  “你们别忘了,这是艾玛小姐原来的房间,她可能是回来取自己的私人物品吧,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猎人咬牙切齿地道。

  我没有说话,仔细观察起了现场,园丁倒在了床上,床单杂乱地裹住了她的头,她的双手已经以一种扭曲的角度转到了背后,双脚并拢,膝盖弯曲着...

    “艾玛小姐是机械性窒息导致死亡的,死亡时间大约10分钟左右”

  医生道。

  此时此刻,我、海伦娜、祭司、冒险家、佣兵、猎人、律师都在园丁的房间里看着医生验尸。

  “艾玛小姐来这里干什么?玛格丽莎小姐不久前才死在这里,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身后的海伦娜问道。

  “你们别忘了,这是艾玛小姐原来的房间,她可能是回来取自己的私人物品吧,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猎人咬牙切齿地道。

  我没有说话,仔细观察起了现场,园丁倒在了床上,床单杂乱地裹住了她的头,她的双手已经以一种扭曲的角度转到了背后,双脚并拢,膝盖弯曲着。现场很奇怪,看似很凌乱,但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乱的部分仅在床上,地上却很干净整洁。而更让我吃惊的是,房间里的墙上又出现了那幅致命的油画——《火车站》,可这间房里明明有两个死者,为什么只出现一幅呢?难道是每个现场只出现一幅吗?那么是不是说舞女和园丁的现场重合了呢?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她的死法和玛格丽莎小姐的是一样的”

  我道,众人不解地看着我。

  “都是昏迷后才被凶手杀害的,两个现场都相对整洁,也就说明被害人在死前都没有挣扎过,先说说玛格丽莎小姐吧,她是先被人迷晕后移至浴缸里,然后再割开了她的血管的,而艾玛小姐,也是被迷晕后才被凶手用床单蒙住口鼻导致窒息而死的”

  “那为什么杀人的方法不一样呢”

  冒险家问道。

  “因为时间”

  我道。

  “因为杀死玛格丽莎小姐是有预谋的,但杀死艾玛小姐却是临时起意,所以凶手就用了手边最近的物品来实施犯罪”

  我补充道。

  “玛尔塔小姐和特蕾西小姐呢?”

  我问。

  “我去叫她们!”

  猎人说完后就跑了出去。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片刻,机械师和空军就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人都是满脸疑惑。

  “你们去哪里了?艾玛小姐她……”

  冒险家欲言又止。

  “我们俩一直呆在玛尔塔小姐的房间里啊?艾玛小姐不是去煮咖啡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机械师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也不说话了。

    “她怎么可能死了,她是凶手啊”

    空军更是目瞪口呆。

  “咖啡煮好了,她上来叫你们,然后就……不对,凶手一定在你们之中,就是你!”

  猎人指着空军道,他的情绪已经失控了。

  “之前,你说艾玛小姐和玛格丽莎小姐不见了,是在说谎吧,你先把玛格丽莎小姐迷晕,然后再转移到盥洗室里的浴缸里,杀害了她,然后你就开门出去,又开门进来,再躲在盥洗室里,等到艾玛小姐出去了之后,你也就跟着出去,当她进到特蕾西小姐的房间里,你就叫醒了奥尔菲斯先生和库特先生,再抢先一步返回现场,目的就是证明你说的话没错,艾玛小姐不见了!”

  猎人推理道。

  “班恩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就算您说的对,玛格丽莎小姐遇害时,玛尔塔小姐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艾玛小姐遇害时,我可是和她在一起的,我百分百可以证明艾玛小姐遇害时玛尔塔小姐没有来过这里!”

  机械师道。

  “那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呢,谁也没说凶手是一个人啊”

  猎人指着机械师和空军高声道,他的意思很明显,他认为机械师和空军合作谋杀了园丁。

  “的确如此,特蕾西小姐,现在你和玛尔塔小姐的嫌疑最大!”

  我实话实说,冷冷地看着他们俩人。

  “特蕾西小姐,你的意思是艾玛小姐并没有去叫过你们”

  海伦娜似乎还想确认一些事情,问道。

  “没有!”

  机械师斩钉截铁地回答。

  “楼上还有一个人不是吗?”

  空军道。

  “对啊,凯文先生还在他的房间呢”

  佣兵道。

  众人就一起来到了14号房间。

  “是这里没错吧?”

  冒险家问道。

  “没错”

  机械师肯定地回答。

  冒险家敲了几下门,毫无动静。

  “凯文先生,开一下门”

  冒险家大声道。仍然没有反应。

  我很快就注意到了门上的丝线,丝线没有断,显然牛仔没有出来过。机械师也肯定第一个就查看了丝线,这可是她的主意啊,果然她和我对视了一眼,意在交流丝线的情况,我用眼神回应了她,她就默默地低头不语了。

  “怎么办?”

  冒险家问道。

  显然,情况已经很明显了,牛仔凶多吉少。

  “撞门吧!”

  我道。

  于是,佣兵、冒险家、猎人就开始一起向门猛冲!一次,两次,三次……,撞了七八下,一声木头断裂的声音响过后,门就被撞开了。

  不出我所料,牛仔也死了,一刀毙命!

  “怎么会这样?”

  机械师满脸不可思议地道。

  牛仔倒在血泊中,胸口插着一把刀,他用双手握住刀柄,在临死之前似乎还想把刀拔出来,可这个动作却被死亡定格了。似乎和前几个死者一样,他也圆睁双眼,死不瞑目!胸口流出的血已经把白色的睡袍染得通红,通红的睡袍又往外渗着血,又把羊毛地毯染的一片狼藉,很快,我又注意到了墙上的油画,没错,又是那幅致命的《火车站》,白天香水师死后,我检查过牛仔的房间,那时油画还不是《火车站》,很显然,这是凶手在杀了牛仔后才换上去的,那么这幅油画并不是杀人预告,而是凶手留名了,是否只要解开油画之谜,就能解开凶手之谜呢?

  看到现场后,众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医生迟疑片刻,却往前走了一步。

  “麻烦了,艾米丽小姐”

  我站在众人前面,对着医生道。

  医生点点头,走进了房间,她避开了地毯上的血迹,走到了牛仔身边,这次,她只是蹲下去观察,并没有动手检查尸体。

  “心脏受创破裂致死,死亡时间30分钟左右”

  简洁明了,医生说完就迅速站了起来,然后退到了人群中去了。我咬咬牙,避开血迹往房间内走去,我仔细检查了窗户和盥洗室的每个角落,最终一无所获。

  “为什么凯文先生会死于艾玛小姐之前”

  海伦娜小声道。

  “这不可能?30分钟前应该只有他一个人在楼上啊,那凶手肯定不是人”

  冒险家道。

  “又是密室杀人!”

  机械师道。

  “没错,密室杀人,门窗从内反锁,而且房间钥匙还在房间里”

  佣兵指了指床头柜,道。众人都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床头柜上确实有把钥匙,铜牌编号正是14。

  “显而易见,凶手就是玛尔塔小姐和特蕾西小姐!”

  律师道。

  “对,没错,在艾玛小姐和凯文先生的死亡时间内,只有他们两人在二楼!”

  猎人也大声道。

  听罢,冒险家、佣兵也都向机械师和空军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事到如今,我们没有更好的证据来证明凶手另有其人,也再没有理由不怀疑他们两人了。如果凶手是人,如果凶手在我们之中,那么是他们两人的可能性已经高达99%。

  “七宗罪!”

  祭司突然开口道。

    “你是说天主教七宗罪?被定义为七种重大恶行的七宗罪?”

  我问道。祭司没有回答我,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嘴里又开始念起了那些神秘的经文。

  暴食、淫欲、贪婪、愤怒、懒惰、妒忌、自负或傲慢,天主教教义中提出的按若望格西安和教宗格里高利一世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因为而这七种罪名是源罪,更有可能引发其他罪名,所以又被称为七大罪、人类恶行的最大分类。或许,祭司说的没错,到目前为止,刚好死了七个人,而且,死者或多或少都能和七宗罪名所对应起来。

  前锋,对应愤怒,这从他火急火燎的行事作风中可以看出。

  香水师,对应傲慢,她那目中无人,不讲礼貌的态度恰好完美演绎了这个词。

  魔术师,应该对应贪婪,如果冒险家所说的关于他的传闻是真的话,不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为了学到更多不可思议的魔术而设计害死了自己的导师约翰,这样的罪名,用七宗罪中的贪婪罪来命名就再合适不过了。

  那慈善家呢,他因为没有洗车,才导致汽车出现故障,也间接让他留了下来,这不恰好是为懒惰之罪付出的代价吗,更何况,他之前还有小偷小摸的前科。

  舞女是什么?淫欲吗?虽然在这两天的时间内她并没有表现出这个源罪的蛛丝马迹,可是她那样的职业,必定和这个词是脱不了关系的。

  园丁,对应妒忌,这点毋庸置疑,还记得她提到庄园管家时候的情绪吗?是妒忌无疑了,她在妒忌和她年纪相仿就胜任管家一职的美智子小姐。

  最后一个是暴食,就只能对应牛仔了。牛仔的食量的确惊人,我的映像中,每次用餐他都是最后一个离开餐桌的。


    


裘妻伍兹☆

【社园】《您好,我是艾玛·伍兹》

#lof百粉点文 @克利切小天使
#是……半刀半糖?
#第一次写社园,皮尔森艾玛ooc预警【什】
#领头羊×兰闺惊梦
#大概是一个旅行商人偶遇平民女孩最后女孩失忆后再次见面的故事。
.
.
.
————1————
“啊哈——瞧瞧这满满的金币!今天可真是赚了个满堂红!”
昏暗的灯光打在破旧的小木桌上,使桌子上的一袋子金光闪闪的金币折射出了柔和的光,而那位头脑灵光的旅行商人——克利切·皮尔森正坐在桌前,一枚一枚的数着他的金币。
噢——瞧瞧,瞧瞧,这金币是多么的可爱!它们折射出来的光是多么的美丽!这世界上可再没有比它们更美好的事物了!
这位狡猾的旅行商人收起了他的金币,背上了他的行囊,踏着傍晚的...

#lof百粉点文 @克利切小天使
#是……半刀半糖?
#第一次写社园,皮尔森艾玛ooc预警【什】
#领头羊×兰闺惊梦
#大概是一个旅行商人偶遇平民女孩最后女孩失忆后再次见面的故事。
.
.
.
————1————
“啊哈——瞧瞧这满满的金币!今天可真是赚了个满堂红!”
昏暗的灯光打在破旧的小木桌上,使桌子上的一袋子金光闪闪的金币折射出了柔和的光,而那位头脑灵光的旅行商人——克利切·皮尔森正坐在桌前,一枚一枚的数着他的金币。
噢——瞧瞧,瞧瞧,这金币是多么的可爱!它们折射出来的光是多么的美丽!这世界上可再没有比它们更美好的事物了!
这位狡猾的旅行商人收起了他的金币,背上了他的行囊,踏着傍晚的夕阳驱车缓缓向远处那做看起来十分繁荣的小镇前行。
“那里看起来真棒!一定又会大赚一笔吧?我仿佛看到了金币在我的头上飞舞,然后冲着我砸下来!如果能在那里遇到一个漂亮姑娘就更好了——或许我们会结成夫妻,然后一家人一起继续旅行,赚遍全天下人的钱!”
傍晚,这位自信的商人终于到达了那座小镇,他掏出了钱袋,准备先找个地方安顿好自己顺便填饱空空的肚子,之后再想关于赚钱的问题。
可他对于这座小镇并不熟悉,它的布局似乎不同于其他小镇,他走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旅馆,正当他挠挠头准备在马车里凑合一晚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动听的女声。
“您好,看您的打扮……是外乡人吧,找不到可以住的地方吗?”
这声音真好听。
皮尔森随着那个好听的声音看去,只见一位长相可爱的年轻姑娘站在他的面前,弯腰看着他,眼里满是关切,她穿着上白下蓝的长款洋裙,头上带着一顶蓝色的帽子,皮尔森灵敏的嗅觉告诉他,这姑娘身上有泥土与玫瑰的气味,凭他多年的经验来看,她是个园丁。
不过,可没有人家的园丁穿的这么华丽,也没有人家的园丁长得这么可爱——他或许是某位热爱园艺的富家大小姐也说不定。
她真的好美。
皮尔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惹得人家一阵脸红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挠挠头站起来对着女孩行了个礼。
“您安,美丽的小姐,我叫克利切·皮尔森,确实是个外乡人,今天才刚来到这里,请问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住一宿吗……?”
“我叫艾玛,艾玛·伍兹。”
女孩甜甜的笑了。
“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住几天,因为我家还有几间空出来的客房,我想爸爸不会介意的。”
“那真是太荣幸了。”
皮尔森心中一阵欣喜,他招呼伍兹坐上了自己的马车,随后自己再上去,坐在他的身边,驱车朝着姑娘指着的方向走去。
路上,皮尔森试图搭话。
“看伍兹小姐的打扮,是热爱园艺的富家大小姐吧?不过大小姐热爱园艺这可真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儿,至少我走过的所有地方,从来都没有过大小姐热爱园艺。”
“皮尔森先生说笑了,我不是什么富家大小姐,只是一个平民女孩儿而已,热爱园艺倒是真,不过皮尔森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靠鼻子,和经验。”
皮尔森有些小自豪。
“我的鼻子告诉我您的身上有土壤与鲜花的气息,而我这么多年来游离四方的经验告诉我您是一名园丁,那么……再让我猜猜,您喜欢玫瑰,对吧?”
“是的——皮尔森先生的鼻子可真厉害,居然连我喜欢的花朵都能猜到。”
“伍兹小姐谬赞了,不过玫瑰花正与您这种美人相配。”
“噢亲爱的皮尔森先生,您可真会夸奖女性。”
伍兹掩嘴轻笑。
————2————
伍兹将皮尔森带回了家,而热情好客的里奥在得知皮尔森的情况后立刻腾出一间客房供他使用,皮尔森游离四方知道的东西很多,所以话题总是能与里奥对接上,里奥十分喜欢这个男人,将他当做了自己家里的一份子,而皮尔森也早已将他当做了好哥们儿,因此时常与里奥高声谈笑,伍兹也总是在清晨敲开皮尔森的房门递给他一朵新鲜带着露水的玫瑰,她经常会带着皮尔森出门熟悉小镇,皮尔森愈发喜欢这个像小太阳一般耀眼温暖的女孩,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谁会不喜欢她。
凭他商人敏锐的直觉的观察能力来看,他的天使也是喜欢着他的,但他知道,他无法拥有她。
他曾试探过里奥,里奥说如果是女婿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够找一个在这里安居乐业的人和他亲爱的女儿共度余生,而他是个旅行商人,游走奔波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不可能停下,也不能停下。
与伍兹相处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皮尔森终于动身决定离开这里,尽管里奥和伍兹再三挽留,他还是决定不再继续住下去了。
临走那天,伍兹和里奥为他送行。
“皮尔森先生,一路平安。”
伍兹紧紧的握着皮尔森的手,凝视着他的脸,良久,放开了他的手,后退几步。
“伍兹小姐也要平安。”
他上了车,驱车愈走愈远,而伍兹在他身后用力的挥着手,突然,她向想起什么似的往前跑了几步,双手摆成喇叭状,脸颊飞起了两朵红云,大声冲着渐行渐远的皮尔森吼去。
“如果您能再度回到这里,我一定会嫁给您!!!!!!!!!”
皮尔森听到了,身躯一颤。
伍兹小姐,等着我。
————3————
皮尔森一走就是三年。
这三年来,皮尔森比以往更加努力地打拼着,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伍兹的那句话。
三年后,皮尔森带着满满的金币再次回到了这座小镇,他又在同样的地方遇到了那个女孩,不同的是,女孩看着他的眼里不再有曾经的那种感情。
皮尔森心里一颤,四处打听才知道,两年前她发生了一场车祸,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当然,也忘记了他。
.
这天,他又遇到了伍兹,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伍兹的侧脸,盯的那女孩感到有些不自在,便偏了头询问,声音依旧如当初那般悦耳动听,她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过。
“先生您好,我叫艾玛,艾玛·伍兹,请问……您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我叫克利切·皮尔森,是你的未婚夫。”

狸谷子(请看置顶)

这个是不是还没发过

我喜欢黑社。他好帅

这个是不是还没发过

我喜欢黑社。他好帅

蓝莓格子.彻安

     十九世纪的伦敦某处,街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如潮水般涌动的人群本身就是最好的掩护。
      少年摊开手里的旧报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一位神色匆匆的女士身旁经过,看着报纸嘴里念念有词,若有所思――顺便悄无声息地偷走了那位女士包里的一小叠钱。

     十九世纪的伦敦某处,街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如潮水般涌动的人群本身就是最好的掩护。
      少年摊开手里的旧报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一位神色匆匆的女士身旁经过,看着报纸嘴里念念有词,若有所思――顺便悄无声息地偷走了那位女士包里的一小叠钱。

唯墨世迦(手机已上交国家/周更)
作业太多,每晚都两点左右睡觉,...

作业太多,每晚都两点左右睡觉,所以欺诈的漫画没画完,等下周才能发,就随便画一张亲亲混更一下x(′゜ω。‵)

作业太多,每晚都两点左右睡觉,所以欺诈的漫画没画完,等下周才能发,就随便画一张亲亲混更一下x(′゜ω。‵)

陈砚就是陈砚鸭!

闲的没事涂一个小问卷x

p1 原样
p2 偷莱利眼镜结果自己晕fufu
p3 靓仔模仿秀(bu)
p4 精致克利切在线吓人x
p5 原问卷,来自bcy

(感觉自己好勤奋ớ ₃ờ)

闲的没事涂一个小问卷x

p1 原样
p2 偷莱利眼镜结果自己晕fufu
p3 靓仔模仿秀(bu)
p4 精致克利切在线吓人x
p5 原问卷,来自bcy

(感觉自己好勤奋ớ ₃ờ)

江湖夜雨

【庄园老友组】关于scp—978欲望相机的实验

关于scp—978欲望相机
http://scp-wiki-cn.wikidot.com/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978
这是scp基金会的介绍与欲望相机的文档,很有意思,有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一下。
简单来说,欲望相机可以照出被拍摄者的希望做的事,可以表现出激烈的改变或者强烈的欲望,也可能只是改换周围的场景。比较容易表现出对象最单纯的欲望。
————————————————————————

感谢摄影师约瑟夫帮助我们进行实验。

第一次实验。

对象:园丁
拍摄到的活动:被绑在狂欢之椅上
照片结果:一台被破坏的狂欢之椅,照片边缘出现了园丁的手以及工具箱

对象:...

关于scp—978欲望相机
http://scp-wiki-cn.wikidot.com/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978
这是scp基金会的介绍与欲望相机的文档,很有意思,有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一下。
简单来说,欲望相机可以照出被拍摄者的希望做的事,可以表现出激烈的改变或者强烈的欲望,也可能只是改换周围的场景。比较容易表现出对象最单纯的欲望。
————————————————————————

感谢摄影师约瑟夫帮助我们进行实验。

第一次实验。

对象:园丁
拍摄到的活动:被绑在狂欢之椅上
照片结果:一台被破坏的狂欢之椅,照片边缘出现了园丁的手以及工具箱

对象:医生
拍摄到的活动:使用镇静剂自愈
照片结果:四个求生者逃出庄园,且无人受伤,医生走在最后。

对象:慈善家
拍摄到的活动:在搜寻场地内的箱子
照片结果:克利切•皮尔森手中握着一支崭新的手电筒。

对象:律师
拍摄到的活动:正在与克利切•皮尔森破译密码机
照片结果:弗雷迪•莱利正独自一人破译密码机。

我们在被拍摄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实验。

对象:园丁
拍摄到的活动:看向监管者休息区发呆
照片结果:与监管者“厂长”里奥•贝克交谈。艾玛的脸上呈现出笑容,里奥的表情也不像往常一样木讷,且没有发现烧伤的痕迹。
笔记:询问过其他监管者之后,发现里奥•贝克并没有过照片中的状态——或者说在这座庄园中没人见过。

对象:医生
拍摄到的活动:检查医疗用品的状态
照片结果:与艾玛•伍兹交谈,两个人的表情都表现的很快乐。
笔记:艾米莉说她也很困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因为她与艾玛之间并没有矛盾,每天都可以像这样聊天。

对象:慈善家
拍摄到的活动:在休息场地内走动
照片结果:场景发生了改变,背景是一家孤儿院,但并不是克利切•皮尔森曾经经营的那家,比他曾经经营的孤儿院要更大,更新。孩子们簇拥着克利切,孩子们都很健康,克利切的眼睛没有受伤或者残疾的痕迹。背景的墙上挂着横幅,写着“甜蜜的家”。
笔记:在将照片给克利切看之后,克利切指出那些孩子确实是他曾经照看过的那些。

对象:律师
拍摄到的活动:在自己的房间内阅读一本书籍。
照片结果:在进行同样的动作,但场景变为了普通住宅的内部。莱利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杯咖啡,墙上挂着莱利与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女性的合影。
笔记:弗雷迪表示并不知道照片内的场景是什么地方,但确实是他想象中的理想的住宅。

————————————————————————
先发一点看看。以后想要画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