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慢热

1880浏览    782参与
于清涵

【地笼】《蚀骨》(八)

-

本章简介:情欲,疯狂,昊天,除此以外,你对我可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

有点禁忌描写,发不上来,链接走评论,吞了务必相告,不胜感激

-

本章简介:情欲,疯狂,昊天,除此以外,你对我可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

有点禁忌描写,发不上来,链接走评论,吞了务必相告,不胜感激


于清涵

【藕饼】《非凡》(九)

-

这一顿,有人食髓知味,有人味如嚼蜡,端看心情如何。

-

昊天气度雍容,举手投足尽是贵气。敖光垂着手,慢慢饮着杯盏里面的茶水。

-

敖丙眼尖的看到敖光的手腕一端分明是一根锁链,虽然极尽华美,也十分衬他的肤色,却改变不了事实。

-

敖丙手指几乎揉碎了衣角,才堪堪别过头,他怕自己克制不住,看的越多心头之火越盛。

-

敖光眼角余梢看到敖丙看似平静的脸色,心中一痛,自己的孩子,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敖丙的怒火呢。

-

昊天为敖光斟了一杯酒,端给他:“喝一杯不妨事,这个酒很清甜。”

-

敖光沉默的接过,一饮而尽,昊天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

敖光心中担忧昊天认出敖丙来,越发不安焦躁。昊天见了,笑容不见,皱着眉问道:“可是乏了?”

-

敖光垂...

-

这一顿,有人食髓知味,有人味如嚼蜡,端看心情如何。

-

昊天气度雍容,举手投足尽是贵气。敖光垂着手,慢慢饮着杯盏里面的茶水。

-

敖丙眼尖的看到敖光的手腕一端分明是一根锁链,虽然极尽华美,也十分衬他的肤色,却改变不了事实。

-

敖丙手指几乎揉碎了衣角,才堪堪别过头,他怕自己克制不住,看的越多心头之火越盛。

-

敖光眼角余梢看到敖丙看似平静的脸色,心中一痛,自己的孩子,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敖丙的怒火呢。

-

昊天为敖光斟了一杯酒,端给他:“喝一杯不妨事,这个酒很清甜。”

-

敖光沉默的接过,一饮而尽,昊天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

敖光心中担忧昊天认出敖丙来,越发不安焦躁。昊天见了,笑容不见,皱着眉问道:“可是乏了?”

-

敖光垂下眸子,心中思量一番,道:“有一点。”

-

昊天握住他的手:“那我们回去吧。”见到敖光“疑惑”的看着他,他解释道:“无妨的,我只需要例行到场就行,不必要全程。”

-

站起身,受了众人的礼数,才带着敖光离开。

-

敖光轻叹,对不起,昊天,我利用了你的怜惜,哪怕你没有心,爱不得,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对我用了情,哪怕只是怜惜之情。


于清涵

【地笼】《蚀骨》(七)

-

不知何故,一直被屏蔽,好吧,是有点车,但是很少啊,链接评论见。

-

本章简介:

神啊,这般折磨何时才能结束?

-

不知何故,一直被屏蔽,好吧,是有点车,但是很少啊,链接评论见。

-

本章简介:

神啊,这般折磨何时才能结束?

于清涵

【藕饼】《非凡》(八)



-

时间紧赶慢赶,无论你期待与否,终将到来。它会是锦瑟也会是薄凉,它最是无情,却也最是含情,矛盾的让人为之颠倒。

-

仙女清丽,花朵娇艳,一曲曼妙舞蹈歌颂天地之主到来。

-

哪吒和敖丙静坐在一侧,双手交握。

-

仙人驾着祥云纷沓而来,清灵之气起,胜过十年修行。

-

高台现出人影,未待得看清,便只得随着大流齐齐单膝跪地:“见过帝君。”

-

“请起。”声音清朗,包含无限正气,闻着神清气爽。

-

落座后,众仙家才坐在自己位置。

-

敖丙偷眼看了一眼昊天,却忽然僵住了身子,他身边那人,是他心心念念的父王啊!

-

百年过去,敖光越发消瘦,身影单薄,非昊天待他不周,只是心事缠身,哪能是锦衣玉食养的回来的。

-

再者,敖光他就需要这些恩赐吗,他...



-

时间紧赶慢赶,无论你期待与否,终将到来。它会是锦瑟也会是薄凉,它最是无情,却也最是含情,矛盾的让人为之颠倒。

-

仙女清丽,花朵娇艳,一曲曼妙舞蹈歌颂天地之主到来。

-

哪吒和敖丙静坐在一侧,双手交握。

-

仙人驾着祥云纷沓而来,清灵之气起,胜过十年修行。

-

高台现出人影,未待得看清,便只得随着大流齐齐单膝跪地:“见过帝君。”

-

“请起。”声音清朗,包含无限正气,闻着神清气爽。

-

落座后,众仙家才坐在自己位置。

-

敖丙偷眼看了一眼昊天,却忽然僵住了身子,他身边那人,是他心心念念的父王啊!

-

百年过去,敖光越发消瘦,身影单薄,非昊天待他不周,只是心事缠身,哪能是锦衣玉食养的回来的。

-

再者,敖光他就需要这些恩赐吗,他需要的是以前那个昊天,是曾经驰骋东海的快意,是与族人相伴,与儿重逢的温情。

-

而不是一个爱不了他的昊天,而不是豪华冰冷的天宫。那个昊天他已经不存在了,他累了。

-

哪吒虽然心情不佳,却也紧紧握住敖丙的手,唯恐他冲动。

-

敖丙勉强一笑,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

敖光也看到了敖丙,心中一痛,面色却无甚,只当看到了一个陌生人。无悲无喜,无怨无怒,只有眼底深处的一抹光才暴露出他的情绪。

-

哪吒心里也是复杂的,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情,让他不得不多想,昊天帝君与敖丙竟是有几分想相像的(纯属胡掰),而他记得,龙族可孕。

-

这让他怀疑,敖丙可能是昊天之子。

-

不仅仅容貌相似,还有敖丙对天道的感悟力,早已经超脱了普通仙人,而那时候敖丙还未飞升。

-

虽然只是猜测,却也是九分可能。哪吒踌躇着,终于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敖丙。

-

慢慢来吧,且行且看,万一只是巧合呢,就算不是巧合,而是确有其事,那也不用让敖丙知道的这般早,不过徒增烦恼罢了。


于清涵

【地笼】《蚀骨》(六)

<下章微车,不喜慎入>

-

似乎看不到面前这人无助的眼神,微垂着眸子,微笑道:“哥,不如这样吧,我刚刚买了一件衣服,应当快到了,下午你就穿着那件陪我吧?”

-

语气堪称甜蜜,若是旁边听来只怕心都要化了,委委屈屈,软软糯糯的声音,可不惹人怜爱吗。

-

敖广如坠冰窖。

-

半晌才听见他自己说:“好。”

-

用了午饭,门被叩响,昊天起身开门,敖广看着他完美的背影,眼神颇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不知,这次,他有会被折腾成什么模样。

-

这人可当着不可理喻的紧 旁人与他多说一句话,是罚;迟到了,是罚;做错事了,顶嘴了,依旧是罚。

-

而他的癖好就是给他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或者粗暴的情事。

-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问问他:昊天,你当真...

<下章微车,不喜慎入>

-

似乎看不到面前这人无助的眼神,微垂着眸子,微笑道:“哥,不如这样吧,我刚刚买了一件衣服,应当快到了,下午你就穿着那件陪我吧?”

-

语气堪称甜蜜,若是旁边听来只怕心都要化了,委委屈屈,软软糯糯的声音,可不惹人怜爱吗。

-

敖广如坠冰窖。

-

半晌才听见他自己说:“好。”

-

用了午饭,门被叩响,昊天起身开门,敖广看着他完美的背影,眼神颇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不知,这次,他有会被折腾成什么模样。

-

这人可当着不可理喻的紧 旁人与他多说一句话,是罚;迟到了,是罚;做错事了,顶嘴了,依旧是罚。

-

而他的癖好就是给他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或者粗暴的情事。

-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问问他:昊天,你当真有没有心?

-

昊天手中捧着一个小盒子,精致的很,打开盒子 是一件纯黑色的衣衫。

-

看起来很普通的衣服,似乎没什么特别。

-

就是敖广也不免疑惑,这不是他的作风。

-

抬头看向昊天,只见他堪称温柔的笑容:“去换吧。”

-

手捧着衣服去了隔间,那里有一间卧室,用来给昊天休息的。

-

直到穿到身上,敖广才意识到不对劲,这一次,昊天没有为他准备下装,只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其间道理。

-

若是两情相悦便罢,全当情趣,如今这算哪般?空有情欲而无爱意,岂不是庸俗。

-

推开门,昊天立刻抬起头看了一眼来人,对此颇为满意。

-

敖广原本肤色就极白,在黑色的衬托下越发细腻,长长的衬衫遮住下|体,露出两条细白的长腿来。

-

不由得让他怀念,这双腿缠绕在他腰上的感觉,以及属于它主人的情动。

-

(我依旧强调,人物设定真的OOC,拒绝勿喷,谢谢)


于清涵

【地笼】《蚀骨》(五)



-

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空旷、寂寥,孤独在叫嚣。

-

暴戾的因子在血液中疯狂,冲撞,急待一个宣泄口燃烧。

-

孤独中把握绝望的光,昊天总是偏爱在绝对的寂静中占有那唯一的鲜活,就像照亮黑暗的一丝光芒。

-

因为不曾拥有,所以才紧紧不放;因为拥抱一次,所以再也不舍。

-

咚~咚~咚~

-

敲门声低沉而缓慢,可以感觉到来人的不情不愿。

-

昊天从抽屉取出一面小巧的镜子,不紧不慢的打理自己的容颜,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不着急,非得让门外那人好好等一番不可。

-

就好像、这样证明了似乎并不是那么急不可耐。

-

虚伪的掩饰。

-

敖广踌躇着,犹豫着,他不想面对他的弟弟,他不愿展示自己不堪的一面,更不想自己这一面是被弟弟亲手逼出。

-

哪怕他是真心的喜...



-

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空旷、寂寥,孤独在叫嚣。

-

暴戾的因子在血液中疯狂,冲撞,急待一个宣泄口燃烧。

-

孤独中把握绝望的光,昊天总是偏爱在绝对的寂静中占有那唯一的鲜活,就像照亮黑暗的一丝光芒。

-

因为不曾拥有,所以才紧紧不放;因为拥抱一次,所以再也不舍。

-

咚~咚~咚~

-

敲门声低沉而缓慢,可以感觉到来人的不情不愿。

-

昊天从抽屉取出一面小巧的镜子,不紧不慢的打理自己的容颜,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不着急,非得让门外那人好好等一番不可。

-

就好像、这样证明了似乎并不是那么急不可耐。

-

虚伪的掩饰。

-

敖广踌躇着,犹豫着,他不想面对他的弟弟,他不愿展示自己不堪的一面,更不想自己这一面是被弟弟亲手逼出。

-

哪怕他是真心的喜欢他。

-

分秒点滴过,终于听到那悦耳的男音,纤细白皙的手指握上了门把,冰冷的金属温度让他整个人一个激灵,猛地一扣,门,开了。

-

露出昊天那张堪称完美的脸,贵族的气质让人丝毫联想不到他会是最可怖的猎人,一点一点的将你蚕食殆尽。

-

敖广将食盒放在一旁的茶几上,露出勉强的笑容:“昊天,午饭。”

-

昊天没有回答,只是认真的看着那双水润润的眼睛,白皙的脖颈,缓缓到:“现在11:45,你敲门的时候是11:32,这两分钟你说……我该如何罚你?”


于清涵

【地笼】《蚀骨》(四)

-

DL最高层是独属于昊天的,拉开落地窗就能将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

盛夏阳光下的城市夺目耀眼,就像那个人,以不可匹敌的姿态毫无防备的闯入了他的生活。

-

哪怕是他先动的情,哪怕是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

昊天仍然记得就在一个月前,他就当着整个城市的面狠狠的在这里要了他,那种滋味,宛若蚀骨情毒,尝过了,便再也不能忘却。

-

那个人哭泣,喘息,情动,告饶,推拒无不是致命的的毒药,让他疯狂。

-

就这样面对着整个城市,似乎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通过落地窗,就像在被整个城市观摩,诡秘的刺激促进了羞耻,禁忌,便显得越发可人起来。

-

虽然说,那次让他亲爱的哥哥足足在床上修养了一...

-

DL最高层是独属于昊天的,拉开落地窗就能将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

盛夏阳光下的城市夺目耀眼,就像那个人,以不可匹敌的姿态毫无防备的闯入了他的生活。

-

哪怕是他先动的情,哪怕是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

昊天仍然记得就在一个月前,他就当着整个城市的面狠狠的在这里要了他,那种滋味,宛若蚀骨情毒,尝过了,便再也不能忘却。

-

那个人哭泣,喘息,情动,告饶,推拒无不是致命的的毒药,让他疯狂。

-

就这样面对着整个城市,似乎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通过落地窗,就像在被整个城市观摩,诡秘的刺激促进了羞耻,禁忌,便显得越发可人起来。

-

虽然说,那次让他亲爱的哥哥足足在床上修养了一个星期,害他只能搂抱却不能实际做些什么,却也是无怨无悔。

-

会上瘾呐。

-

手中的笔兀自握紧,这种想法一旦进入脑海就再也挥之不去,看了看钟表,很好,十点四十五,只消待到十一点半,就能见到那人。

-

他期待着。

-

像一匹狼狩猎自己的猎物,有足够的耐心,足够的本领将之牢牢抓握在手中,逗弄,玩笑。

-

低声笑了起来,在空旷的办公室颇为慎人,唇角微钩,猩红的舌尖舔舐嘴角,露出病态的表情。

-

来吧,一场盛宴。

于清涵

【地笼】《蚀骨》(三)

-

敖广是被晨时耀眼的阳光喊醒,睁开迷糊的眼睛,身边人残留的温度已经冷透——昊天已经走了多时。

-

这大概算是昊天难得的几分体贴,他从来不会打扰他的清梦。

-

敖广换好衣服下楼,看了一眼钟,尚且有一小时。

-

随意打发了一份早点,看到昊天贴在冰箱门上的便条。

-

昊天这个人,有个习惯,留言从来只用便条,尚且记得,曾经有一次他没有在意夹在客厅盆栽的便签,昊天那狠历的手段,至今记忆犹新。

-

取下来,上面是潇洒飘逸的字体,内容很简单,只是让他送份饭而已。

-

可是,看到这个的当事人,却浑身发冷,上一次送午餐,留在他身上的伤痕,可是整整十日才消退!

-

可他能不去吗?...

-

敖广是被晨时耀眼的阳光喊醒,睁开迷糊的眼睛,身边人残留的温度已经冷透——昊天已经走了多时。

-

这大概算是昊天难得的几分体贴,他从来不会打扰他的清梦。

-

敖广换好衣服下楼,看了一眼钟,尚且有一小时。

-

随意打发了一份早点,看到昊天贴在冰箱门上的便条。

-

昊天这个人,有个习惯,留言从来只用便条,尚且记得,曾经有一次他没有在意夹在客厅盆栽的便签,昊天那狠历的手段,至今记忆犹新。

-

取下来,上面是潇洒飘逸的字体,内容很简单,只是让他送份饭而已。

-

可是,看到这个的当事人,却浑身发冷,上一次送午餐,留在他身上的伤痕,可是整整十日才消退!

-

可他能不去吗?

-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小心将便条折叠好,放在客厅的一个小盒子里面,才换了鞋出门。

-

阳光依旧耀眼,却再也暖不了他的冰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他不知道,但是他舍不得走,哪怕昊天对他总是暴躁病态居多。

-

不仅仅是因为血缘,也因为那份埋在他心口的朦胧的禁忌感情。

-

天知道他和昊天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多么欢愉,那点难得的温情总能叫他放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决定离开的决心。

-

有时候,自己真是犯|贱|呵。敖广自嘲的想。

-

被他拥有,是他的幸运;被他拥有,是他的劫。

-

这数年孤独成瘾,终究是谁的罪?许是他,许是他。

-

身在一起,可是心呐,隔了千山万水。

于清涵

【藕饼】非凡(六)

红尘一梦,醉饮千年

-

哪吒很不满敖丙这般亲近她,虽然她真的很可爱就是了。

-

微微侧了侧身,挡在两人中间,棱角分明的唇扬起:“昭锦,近期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

两人都没有发现哪吒这个小心眼的动作,昭锦歪了歪头,手指点唇:“好像有一个来着,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明天有一个百花宴,我来这里就是想通知你们来着,一重天的人,不论什么身份都要参加,这是每百年才能有一次的机会啊,可不能叫你们错过了。”

-

敖丙皱着眉,这百花宴听起来便是一个脂粉气息很浓重的名字。

-

似乎看出来敖丙得疑惑,昭锦笑嘻嘻解释道:“百花宴,百指的是百年一回,花指的雪莲花,而非百花。这是一重天的人能见到那位至尊的唯一一次机会呢。”

-

哪吒一听立刻...

红尘一梦,醉饮千年

-

哪吒很不满敖丙这般亲近她,虽然她真的很可爱就是了。

-

微微侧了侧身,挡在两人中间,棱角分明的唇扬起:“昭锦,近期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

两人都没有发现哪吒这个小心眼的动作,昭锦歪了歪头,手指点唇:“好像有一个来着,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明天有一个百花宴,我来这里就是想通知你们来着,一重天的人,不论什么身份都要参加,这是每百年才能有一次的机会啊,可不能叫你们错过了。”

-

敖丙皱着眉,这百花宴听起来便是一个脂粉气息很浓重的名字。

-

似乎看出来敖丙得疑惑,昭锦笑嘻嘻解释道:“百花宴,百指的是百年一回,花指的雪莲花,而非百花。这是一重天的人能见到那位至尊的唯一一次机会呢。”

-

哪吒一听立刻急道:“那位至尊指的是?”

-

昭锦大眼睛里面露出嫌弃的神色:“不是吧 李哥哥,你连这个都不懂,当然是至高无上的昊天大帝啦。你没有仔细看过书案上的书吗?”

-

两人齐齐脸色一红:“这个……还真没看过,主要太忙了。”

-

昭锦饭了一个白眼:“好啦,我知道了,太忙了,都忙着修炼呢,真的是两个修炼狂魔。”

-

说完看了看两人的衣服,表情越发嫌弃,但是眼里尽是关怀:“你们就这样去赴宴啊,算了,这两套衣服是本姑娘赏你们的才不是我特意做的,就是怕你们穿的太烂丢面子而已,哼。”

-

两人吃笑:“好。”这个小丫头就是嘴硬,这料子上乘,纹路精致,分明花了好一番心思。

-

(抱歉,更新是很慢,毕竟短篇,又没人看,就慢了点,重心都在地笼了)


黑白梦。

关于成长的刺和性格的小黑狗(二)

作者:黑白梦。

无论这只小黑狗怎么叫,它最终都会疲惫,都会安静下来,每一次都会提醒我,下一次要做得更好才行哦!

独有不同

《忐忑》/《深空编年史》番外,是前传还是平行故事就看自己理解了,我就不多废话,我即将进行停更,时间估计~emm初中生,忙,希望大家谅解。

《忐忑》/《深空编年史》番外,是前传还是平行故事就看自己理解了,我就不多废话,我即将进行停更,时间估计~emm初中生,忙,希望大家谅解。

于清涵

【地笼】蚀骨(二)

情深似海,情何以堪。
-

敖广揉了揉额角,温声道:“听话,先休息会儿,好了我叫你。”

-

昊天这才心满意足的靠在沙发上浏览金融新闻,敖广叹了一口气,去厨房,坐了一份药膳而非方便面。

-

热气腾腾的膳食,却没有得来昊天的愉悦,看到这个他的脸立刻冷了下来,眼神阴郁:“哥,你不听话。”

-

分明可以称得上温柔的语气,配上那阴郁的眼神,无端让人毛骨悚然。

-

敖广勉强一笑:“昊天,我……,你吃一点好不好,一点。”

-

昊天蛇一般的眼神将敖广从上到下的扫了一遍,猛地将滚烫的碗打翻在地,两人的手也不能幸免的变得通红。

-

不可避免的感到了难过,却不曾表露出来,只是默默将地上的残局...

情深似海,情何以堪。
-

敖广揉了揉额角,温声道:“听话,先休息会儿,好了我叫你。”

-

昊天这才心满意足的靠在沙发上浏览金融新闻,敖广叹了一口气,去厨房,坐了一份药膳而非方便面。

-

热气腾腾的膳食,却没有得来昊天的愉悦,看到这个他的脸立刻冷了下来,眼神阴郁:“哥,你不听话。”

-

分明可以称得上温柔的语气,配上那阴郁的眼神,无端让人毛骨悚然。

-

敖广勉强一笑:“昊天,我……,你吃一点好不好,一点。”

-

昊天蛇一般的眼神将敖广从上到下的扫了一遍,猛地将滚烫的碗打翻在地,两人的手也不能幸免的变得通红。

-

不可避免的感到了难过,却不曾表露出来,只是默默将地上的残局收拾干净。

-

不知道哪里惹得那个男人不快,只见昊天冷的一张脸将他手中的扫帚扔到一边,讽刺道:“怎么,家里是请不起佣人还是怎的,要你来做这些事?”

-

只有东西坠落的杂音,其他万籁俱寂。

-

终究是昊天忍受不住这种磨人的寂寥,握着敖广通红的手腕走到内室,将人推进了浴室。

-

然后丢了一件浴袍在敖广怀里,拉上了门。

-

敖广将自己泡在温热的水中,白皙的皮肤被熏的粉红,原来烫红的那块肌肤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可怖。

-

不知过了多久,昊天不耐烦的催促声想起,才撑着站起来,迈开细瘦修长的腿走出,将水拭净,系好浴袍,深吸一口气才拉开门走出去。

-

入目便是一片阴影,抬首,是昊天紧紧抿起的唇。

-

便知大事不妙,讷讷开口:“对不起。”

-

一股大力讲他抱起,粗暴的摔到床上,然后旁边陷进一个人,搂住他的腰肢,将他锁在怀里,动弹不得。

-

然后啪嗒一声,灯灭了。

于清涵

【地笼】蚀骨(一)

<之前伏天已经完结了,新文奉上,希望喜欢>

-

爱入骨髓,情痛蚀骨。

-

我从不觉得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是恰好喜欢你罢了,许是我的方法极端,但这般排斥我,用温柔的假象欺骗我,你让我情何以堪。

-

你说你爱我,可我只感觉到了你对我的索取,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这就是你所谓的爱,静静的看着你,看着你磨灭我对你的朦胧情感,你叫我如何,情何以堪?

-

一身洁白的医生,看着面前的病人,微微一笑:“恭喜你,康复了。”

-

病人带着家属千恩万谢的离开,敖广疲倦的卸下笑容,揉了揉额头。

-

心中苦笑,那个患者是治愈了,那他呢?

-

看了一眼手表,二十二点整。...

<之前伏天已经完结了,新文奉上,希望喜欢>

-

爱入骨髓,情痛蚀骨。

-

我从不觉得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是恰好喜欢你罢了,许是我的方法极端,但这般排斥我,用温柔的假象欺骗我,你让我情何以堪。

-

你说你爱我,可我只感觉到了你对我的索取,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这就是你所谓的爱,静静的看着你,看着你磨灭我对你的朦胧情感,你叫我如何,情何以堪?

-

一身洁白的医生,看着面前的病人,微微一笑:“恭喜你,康复了。”

-

病人带着家属千恩万谢的离开,敖广疲倦的卸下笑容,揉了揉额头。

-

心中苦笑,那个患者是治愈了,那他呢?

-

看了一眼手表,二十二点整。

-

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在拉开抽屉的时候手顿了一下,默默将那封粉色的信封折好带出去扔掉了。

-

若是让那人看到了,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毕竟占有欲出奇的大,大到让他承受不来。

-

不,或者说,这和他想象的两人的相处模式完全不同。

-

招来了一辆计程车,零头都没要就下车开了门,家里灯火通明。

-

昊天就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口,看到敖广换了鞋子关上门,才露出一丝笑容。

-

敖广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显得明亮,灵动,微微一笑:“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公司的事情忙完了?”

-

如果仔细听,就能辨别到他声音在微微颤抖。

-

昊天好看的眉眼露出不耐的神色,烦躁道:“我难道不能回来吗?还是说,哥哥,你不希望我回来?”

-

敖广身子微微一抖,挤出一点笑容:“怎么会?”

-

昊天并未和他多废话,只是懒懒道:“我饿了,我想吃方便面。”

-

听到这话,要是一般人,定然以为是家境不好的,可是他们家是吗?当然不是,昊天资产上千亿,妥妥的豪门,却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偏爱几块钱一包的方便面。不,还有一个,就是喜欢他的亲生哥哥。

-

敖广抿了抿唇,为难道:“昊天,我给你做道药膳调理一下身子吧,这个对身体不好。”

-

可是这人不领情,勾唇一笑,俊美凉薄的五官无端邪魅:“哦,是吗?”

-

张了张嘴,话语都淹没在这人幽深的瞳孔中,自己对这个神色不是再清楚不过来吗,自己的亲弟弟,对自己,丝毫没有兄弟情分呐。

于清涵

【藕饼】非凡(五)



且不论天界内部如何风起云涌,但是表面仍然一片祥和,金光普照,祥云西行,端的是一派盛世之景。

-

哪吒敖丙两人盘膝而坐,吐纳仙灵之气,清除自身凡尘污垢。

-

神身越纯净之人,修为越高。之

-

据说天帝是为无暇之身,剔若琉璃,清风随意,傲骨随形。

-

只是不知,这无暇,是否也是他无心的根源。

-

大抵不是吧,毕竟不乏神身纯净之人依旧至情至性,心怀悲悯苍生。

-

哪吒眉眼凌厉,尽是杀伐之气。

敖丙眉目温和,全然儒雅之风。

-

两人同时睁开双眼,入目的便是对方笑颜,第一步成了。

-

他们的神身已经达到了一重,算是真正入了仙门,而非原来虚假神体。(私设神身纯净度代表实力高低,非历史,非典故,只是私设,万不可当真)

-

虽然只是最低等级,却是...



且不论天界内部如何风起云涌,但是表面仍然一片祥和,金光普照,祥云西行,端的是一派盛世之景。

-

哪吒敖丙两人盘膝而坐,吐纳仙灵之气,清除自身凡尘污垢。

-

神身越纯净之人,修为越高。之

-

据说天帝是为无暇之身,剔若琉璃,清风随意,傲骨随形。

-

只是不知,这无暇,是否也是他无心的根源。

-

大抵不是吧,毕竟不乏神身纯净之人依旧至情至性,心怀悲悯苍生。

-

哪吒眉眼凌厉,尽是杀伐之气。

敖丙眉目温和,全然儒雅之风。

-

两人同时睁开双眼,入目的便是对方笑颜,第一步成了。

-

他们的神身已经达到了一重,算是真正入了仙门,而非原来虚假神体。(私设神身纯净度代表实力高低,非历史,非典故,只是私设,万不可当真)

-

虽然只是最低等级,却是他们耗费了数十天,不,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应该是数十年才对。

-

越往上,只会越发艰难。

-

修行好比攀登,越往上,越疲乏,故而越难登顶。

-

“出去走走吧,我们终究脱离了数十年,也不知外界情况如何。”敖丙道。

-

这是事实,他们确实不闻外事许久,故而哪吒轻易同意:“好。”

-

推开厚重殿门,恰好羲和驾车驶过,光夺目刺眼,让习惯了殿内温和光度的二人难受不已。

-

待到两人缓过来,已经看到了昭锦笑盈盈的站在门口,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恭喜二位,洗的神身第一重。”

-

敖丙轻笑:“你又在打趣我们,分明你在我俩一年前就已经修的第一重了。”

-

昭锦笑嘻嘻摇头:“敖哥哥,这不一样的,我是世间清气化身,纯净度本就堪比七重界的那些神仙,这等修行速度我才到第一重可真的算不上快。而你们乃凡人飞升,凡尘污浊,你们如此迅速迈入第一重,可真叫小妹羞愧不已了。”


于清涵

【藕饼】非凡(四)



敖光沉默着合上书,这种日子他过了百年,心中对昊天已经再无牵挂怨恨,剩下的唯有漠然。

-

有人说,世界上最可悲的从来不是恨,而是冷漠,因为这代表着你在他心目中已经一文不值,掀不起任何波澜。

-

昊天,曾经这个让他心驰神往的男人,终于慢慢磨去了他所有的爱恋,包括恨意。让他的心平静的如一汪死水,再也盛不下他的滔天巨浪。

-

门被推开,敖光转过身,是昊天,站在门口,逆着光,神色隐没在阴影里。

-

他心情不好,敖光只一下便判断出来。

-

即使已经消磨了对他的爱意恨意,可是自己依然这么了解他,敖光不由得生出一股可悲的情绪来。

-

昊天走进来,带上门,神色淡淡:“敖光,我待你如何?”

-

敖光沉默半晌,才道:“帝君待我很好,佳肴美食,...



敖光沉默着合上书,这种日子他过了百年,心中对昊天已经再无牵挂怨恨,剩下的唯有漠然。

-

有人说,世界上最可悲的从来不是恨,而是冷漠,因为这代表着你在他心目中已经一文不值,掀不起任何波澜。

-

昊天,曾经这个让他心驰神往的男人,终于慢慢磨去了他所有的爱恋,包括恨意。让他的心平静的如一汪死水,再也盛不下他的滔天巨浪。

-

门被推开,敖光转过身,是昊天,站在门口,逆着光,神色隐没在阴影里。

-

他心情不好,敖光只一下便判断出来。

-

即使已经消磨了对他的爱意恨意,可是自己依然这么了解他,敖光不由得生出一股可悲的情绪来。

-

昊天走进来,带上门,神色淡淡:“敖光,我待你如何?”

-

敖光沉默半晌,才道:“帝君待我很好,佳肴美食,古典秘籍应有尽有。”

-

昊天脸上显出郁色:“那你为何……不爱我?”

-

本帝今日瑶池会,仙家道侣恩爱非凡,唯独他冷冷清清,孤身一人。

-

敖光看着他,道:“帝君,因为你不爱我,故敖光爱不得,恨不得。”

-

昊天露出迷惘之色:“本帝待你尽心尽力,如何不爱?”

-

敖光抬起一只脚,上面锁链泛着森冷的光泽:“帝君,你看,你连自由都不肯给我,何能爱?”

-

昊天一只手托起那只莹白的脚,痴痴道:“本帝怕你再次离开。”

-

敖光摇头轻笑:“不,帝君,你这不是爱,这是占有欲,是你对你所有物的独占欲。而不是爱,你没有体会到那种由心出发的感觉。”你没有心,昊天。

-

昊天神色不明,话题忽转:“光,我想看看我们的孩子,整整百年了,也合该让我见他一面了。”

-

没有等到应有的答复,昊天抬起头,看着敖光俊美的面容问道:“为何还是不愿意让我见他,我明明已经答应你,不伤害他不是吗?”

-

敖光将手中的书轻轻放下,转过身看着昊天:“你对我现在的囚禁就是对他最大的伤害,懂吗?丙儿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亲情,友情,爱情没有一个能割舍,他这个孩子,和你不同,昊天。”


阿玖

梦中情人(2)

1

  俄罗斯的某屋处也发生了相似的事件。

  一个银发,发际线略高的俄罗斯男人口中一直焦急地喊着:“勇利!”,然后就睁开湛蓝的双眼。

  眼泪毫无预告般的掉落了出来,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细小的泪珠随着这个动作飞向四周。

  美到了极致。

  他的左手抚上了右手,无意识地在无名指尾部摩挲着。

  此时的他,则在回忆着梦里最后的画面。

  一个将一头柔软的黑发利落地梳向脑后。露出具有棱角的脸庞,他具有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气质,慵懒而又诱惑。他穿着...

1

  俄罗斯的某屋处也发生了相似的事件。

  一个银发,发际线略高的俄罗斯男人口中一直焦急地喊着:“勇利!”,然后就睁开湛蓝的双眼。

  眼泪毫无预告般的掉落了出来,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细小的泪珠随着这个动作飞向四周。

  美到了极致。

  他的左手抚上了右手,无意识地在无名指尾部摩挲着。

  此时的他,则在回忆着梦里最后的画面。

  一个将一头柔软的黑发利落地梳向脑后。露出具有棱角的脸庞,他具有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气质,慵懒而又诱惑。他穿着和自己在梦里一样款式的白礼服,而自己则身穿黑礼服。

  他亲切地喊自己“维恰”,而自己则喊他yuri……

  等等,尤里?!那个小猫咪?!

  维克托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列裂开。随后又甩了甩头将尤里那张知道他私下喊他小猫咪的炸毛形象从脑海中扔了出去。

  不对,绝对不是尤里。

  到底是谁……

  正当他陷入苦思的时候,一只只比小维大上一圈的贵宾犬从门口跑进房间,朝维克多的方向扑去。

 维克多被扑倒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开心地将嘴唇咧开,形成了一个可爱的爱心型,并且亲切地喊它为马卡奥。

 在他揉马卡奥的时候,他突然回想起那个yuri好像也有一个和马卡奥一样的,只是小了一点的狗狗,叫小维。
 
 他试探性地问马卡奥:“马卡奥……你…知道yuri是谁吗?实在不知道,那小维呢?”

 本来维克多只是想看看马卡奥对这两个名字有没有反应的。因为他之前无意之间对马卡奥说了:“尤里”两个字,然后马卡奥露出了一些无奈的表情,叫了声。

 然后他来了兴致,将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名字都说了个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马卡奥只对熟悉的人的名字叫,对于不熟悉的人的名字连理都不理。
 
 出乎维克多意料的是,马卡奥对yuri和小维这两个名字都有反应,先后叫了两次!
 想到也许马卡奥可以找到那个yuri的时候维克多整个人四周散发出了一种“劳资要去找媳妇儿!谁也拦不了我!”的气场来。

但不一会他又颓废了下来,茫茫人海,该去哪里找呢?

这时,他的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地方的名称--日本!

他依稀记得yuri是来自日本的一个花滑选手,虽然他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

但并不妨碍他去找人。

好!等下就去找雅科夫问问看好了!不!现在就去!!反正也差不多快到训练的时间了!

维克多兴奋地想着。

于是,雅科夫教练在早上五点的时候裹着一层层厚重的被子到门口开了门。

维恰,我知道你想训练,可是,今天放假啊!!
-------------
感觉军个训整个人都要废掉了QAQ但是我还是有存稿子的,嘿嘿ヾ(@^▽^@)ノ ,快夸我(不你

沈橘洲

他是为我而来的

简介

〖题记〗

就像大雁南飞 万河归海 我希望你 是为我而来

__

“魏锡,你不需要知道的很多,但你一定要知道的事有一件,那就是——我,秦望舒,很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他离不开你了,换句话说,就是,我爱你。”

__

#秦叔叔在线拐卖小孩#

#秦望舒&魏锡#


秦望舒笔名秦叔,再过几年就奔三了。是c网人尽皆知的作家,他有一个称呼,那就是——烂尾大神。

开头唯美勾人,正文时而跌宕起伏时而舒缓平和,唯独结尾,烂!的!一!批!

他的文,本本签约,本本烂尾,若不是他家粉丝铸就了钢化玻璃心,他可能会被举报死。


习惯了他的烂尾,突然有一本不烂尾了,粉丝突然不习惯了。


秦望舒:这本书是写给我的小朋友的,可不能...

简介

〖题记〗

就像大雁南飞 万河归海 我希望你 是为我而来

__

“魏锡,你不需要知道的很多,但你一定要知道的事有一件,那就是——我,秦望舒,很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他离不开你了,换句话说,就是,我爱你。”

__

#秦叔叔在线拐卖小孩#

#秦望舒&魏锡#


秦望舒笔名秦叔,再过几年就奔三了。是c网人尽皆知的作家,他有一个称呼,那就是——烂尾大神。

开头唯美勾人,正文时而跌宕起伏时而舒缓平和,唯独结尾,烂!的!一!批!

他的文,本本签约,本本烂尾,若不是他家粉丝铸就了钢化玻璃心,他可能会被举报死。


习惯了他的烂尾,突然有一本不烂尾了,粉丝突然不习惯了。


秦望舒:这本书是写给我的小朋友的,可不能烂尾,我要让他知道,秦望舒有多爱魏锡

__

魏锡迷迷糊糊过了半辈子,下半辈子也不想作什么改变。就在他迷茫时,秦望舒突然闯入他的世界,俘获了他的心神。


魏锡是教授,著名的那种,然后遇见了秦望舒,他突然想辞职了,想就这么被秦望舒养在家里,被他惯坏


秦望舒喜欢魏锡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把他揉进骨血,刻在心上。

__

我是为你而来的 所以 你愿意为我停留刹那吗

或者你可以考虑一下 带我回家吧

__


〖甜度100%〗


独有不同

原创《忐忑》;《深空编年史》第四章。emm,说好的文,昨天忘更了...好吧,这次码出来了,慢慢看,我先走了...

原创《忐忑》;《深空编年史》第四章。emm,说好的文,昨天忘更了...好吧,这次码出来了,慢慢看,我先走了...

独有不同

《深空编年史》或是《忐忑》——每次,我补坑了,忘了我在这还有个坑,既然这么久了没更,那就一起更了得了,这几天假就日更吧,绝对舒服。我能说什么?我~太难了...

《深空编年史》或是《忐忑》——每次,我补坑了,忘了我在这还有个坑,既然这么久了没更,那就一起更了得了,这几天假就日更吧,绝对舒服。我能说什么?我~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