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懒癌晚期

1276浏览    486参与
satisfied

本质就是秀恩爱罢了

*ooc预警

*纪念我结束没多久的军训(教官的糖真好嗑

*一营营长X二营教官(军训时候想的梗)

*不要上升真人(你上升了雨我无瓜哈~)

*全文2千➕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写得有点乱,最近lof也发生了不好的事,总之自由心证啦,不要不开心!!!!!


“全团休息十五分钟!!!”

   “我跟你们说,你们一营营长和我的关系可好了,我们天天聚在一起玩游戏,我整天问他一营的情况。我敢说按你们现在的训练进度,全团你们肯定是第一的。”白宇拉着二营一连队的人在树荫下休息,灌输“全团你们最牛逼”思想。

殊不知朱一龙就站在他身后。

一连的小崽子们也不告诉白宇,...

*ooc预警

*纪念我结束没多久的军训(教官的糖真好嗑

*一营营长X二营教官(军训时候想的梗)

*不要上升真人(你上升了雨我无瓜哈~)

*全文2千➕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写得有点乱,最近lof也发生了不好的事,总之自由心证啦,不要不开心!!!!!


“全团休息十五分钟!!!”

   “我跟你们说,你们一营营长和我的关系可好了,我们天天聚在一起玩游戏,我整天问他一营的情况。我敢说按你们现在的训练进度,全团你们肯定是第一的。”白宇拉着二营一连队的人在树荫下休息,灌输“全团你们最牛逼”思想。

殊不知朱一龙就站在他身后。

一连的小崽子们也不告诉白宇,一直附和着:“是是是,对对对。”

朱一龙狂舔着后槽牙,打算今晚在宿舍好好教育又在口无遮拦的人。

白宇翘着二郎腿,继续吹道:“不是我说,你们一营营长平时看着高冷不好相处比较凶,其实整天被我欺负,昨天晚上他把吃鸡玩成跳伞游戏,我都不好意思说他菜。害我的kd一直降。他玩游戏菜这件事你们别传出去啊,上次跟你们说了我的小名叫白菜,第二天全营都知道我叫白菜了。要是这次再这样我饶不了你们!”

朱一龙举铁80kg的拳头忍不住紧握,有几个女生察觉不对,用眼神示意白宇。

白宇瞬间感受到后背发凉,往后一瞥,连忙补救说:“我说的要领你们都记住了啊,等一下谁的分列式出错,我让他绕操场踢十圈。”

朱一龙胖嘟嘟的小手搭上白宇的肩膀,把白宇的气势瞬间拍灭了,带着冷冷的笑:“白教官,在训人啊。”

白宇笑嘻嘻,把朱一龙的手放下,“唉,谁让这群小崽子不听话呢,训上几句才行。”

朱一龙:“我看该训的另有其人才对。”然后,朱一龙一瞥站在一旁的学生,“你们继续训练,我和你们教官,好,好,谈,谈。”

一连的口令员打了个颤抖,迅速说出几个口令,“向右看,向前看,齐步走。”

白教官都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学生已经走远了,正步还踢得挺高的。但再高也没有自己的心提得高。

“龙……龙哥,我和学生开玩笑呢。”白宇一脸严肃,“你玩游戏特别厉害。真的,我特乐意和你一起玩。我觉得你特别厉害。”说完,还竖起个大拇指。

朱一龙笑得格外温柔,“是吗?那我们今晚连开十盘好不好?”

白宇一想到自己可能要连苟十盘,肝有点疼,尬笑道:“不,不好吧。明天还要带队呢,小崽子的分列式还没练好呢。”

朱一龙看向一连处,刚好一连踏回原来的位置。口令员和朱一龙对视一眼后,立马喊:“向后转,向右对齐,向前看,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一群人又飞快离开,口号比刚刚喊的更大声了。

朱一龙摘下白宇头发掉落的叶子,“我觉得挺好的呀,明天不用怎么练了。毕竟全团最厉害就是你们一连了。”

白宇一听,顿时就知道朱一龙的心思了。就知道这个大猪蹄子偏心他的队。“哪有,我手下的虾兵蟹将怎么比得上哥哥的天兵天将,我就是哄哄他们。全团都知道龙哥连队的厉害。”

“我怎么觉得小白你的连队更厉害呢。”朱一龙靠近白宇耳边小声说,“如果最佳连队的称号小白想要,也不是不可以。”

 白宇被朱一龙特意呼出的气息弄得耳朵通红,慌忙后退了几步,撒着娇说:“哥哥,我要,你就能给吗?”

“看小白今晚表现。”朱一龙轻声笑道,“如果我满意了,那这个称号……自然就是你的了。今晚宿舍等你。”

“哥哥,你是要给我开后门吗?” 白宇的脸瞬间爆红。

朱一龙只笑不语,拍了拍白宇肩膀,就离开了。

一连又踢着正步回来,好几个女孩子看着白教官通红的脸,激动的捂着嘴笑,眼冒金花,旁边的男生一脸疑惑。

   “朱教官,你又跑去小白那里啊。”团长看到朱一龙走回来,小声说:“你和他说了学校内定他们连第一了吗?到时候宣布的时候别大惊小怪,显得我们太看重荣誉啥的。”

朱一龙:“我和他说了,让他低调点。他懂得,我今晚回宿舍再和他强调一下。”

   “得,你办事我放心哈哈哈哈哈。”团长继续晃到别的地方看其他营的训练情况。

“全团收操。”

……

白宇洗完澡就围了条浴巾出来,看到朱一龙在床边坐着等他,十分狗腿地跑过去,嗲声嗲气地说到:“好哥哥,好哥哥,这么早就来等我。”

朱一龙抬起白宇的下巴,摸了摸玫瑰花刺,“小妖精不也在期待着好哥哥来吗?”

“是,等哥哥好久了。”

“那,来吧。”

    新来的高教官路过宿舍,听到这番对话,震惊地看向旁边的教官,结果旁边的人一脸淡定地解释道:“那两个人吃鸡前总喜欢玩点cosplay,习惯就好。”

“吃鸡????!!!!”高教官声音拔高,又突然降下来说道:“总部不管的吗?”

杨警官一脸迷惑,“管什么?教官也是人,也有点爱好的啊。”

“爱好????!!!!!”

朱一龙又一次完成跳伞游戏之后,摸向了旁边没穿裤子的毛腿,“小白你冷不冷啊。”

白宇正努力苟着,“哥哥你别闹,我玩游戏呢。”

“我就摸摸,你玩吧。”

小白目不转睛盯着液晶屏,“嗯~你每次都这样,让我苟赢一次不行吗?”

朱一龙越摸越上,都快到大腿了“小白你玩你的,我这为你开后门呢,你得好好犒劳我。不然你以为这么容易让你得第一。”

“行行行,说好的,别拔我腿毛,上次你偷偷剃了,我留了很久的。”白宇用脚踢了踢朱一龙的手。

朱一龙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不会剃的,玩完这局,我们玩些小游戏好不好。”

“好好好,哥哥,让我打完这一盘再和你玩。”

“这次说好了,不许再逃。”

“行!”

结果白宇这一苟,苟了大半夜,苟到朱一龙把他腿毛都薅掉几根,还没苟完。

好不容易苟完了,结果白宇关掉电脑的那一刻倒头就睡了,还好朱一龙手快接住了他。

朱一龙把白宇放在床上后发狠地亲上去,白宇嘴都给吸肿了,才消了气。

几天后,白宇遇到团长才知道朱一龙骗了他,气得晚上回宿舍骑在朱一龙身上,“打”了他。

不过……本质就是秀恩爱罢了。


一只正经的哈~

是的 我又极不走心的描了一遍

懒癌晚期

是的 我又极不走心的描了一遍

懒癌晚期

柒月是只鸽子精。

咕咕咕。

咕咕咕。发个通告表示我还活着。

让我想想,我好像已经鸽了两个月了

真好。咕

真的不是懒!是没有时间,对,没时间(停止你的狡辩行为)

下周,下周一定更

不更我是小狗。

最后……


汪。(别打脸)

咕咕咕。发个通告表示我还活着。

让我想想,我好像已经鸽了两个月了

真好。咕

真的不是懒!是没有时间,对,没时间(停止你的狡辩行为)

下周,下周一定更

不更我是小狗。

最后……


汪。(别打脸)


狗蛋
2019.10.23 是摸鱼!...

2019.10.23 是摸鱼!
画风逐渐沙雕
我画画快疯了

2019.10.23 是摸鱼!
画风逐渐沙雕
我画画快疯了

satisfied

你命里有我(下)

说好的高考后补,一直没啥时间和灵感哈哈哈哈,这次终于写完了。文章瑕疵挺多的,很多事也没有交代清楚,有不懂的地方,会放到以后番外的部分番外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感谢支持

还有就是ooc就对了

我哥哥们最棒!

最后感谢一下没有安利我成功的小宝贝 @半路 

上篇:哈哈哈哈哈

三十五

    朱一龙几天连轴转,把白宇过几天要来家施法的事给忘了。

好不容易休假在家,当然是要不洗头不吃饭熬夜绝地求“死”,所以当白宇按门铃的时候,朱一龙才从奋战了几天的游戏房出来。

“龙……”白宇看见大门就开了一条缝,手指头都塞不下去。

“外卖放...

说好的高考后补,一直没啥时间和灵感哈哈哈哈,这次终于写完了。文章瑕疵挺多的,很多事也没有交代清楚,有不懂的地方,会放到以后番外的部分番外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感谢支持

还有就是ooc就对了

我哥哥们最棒!

最后感谢一下没有安利我成功的小宝贝 @半路 

上篇:哈哈哈哈哈

三十五

    朱一龙几天连轴转,把白宇过几天要来家施法的事给忘了。

好不容易休假在家,当然是要不洗头不吃饭熬夜绝地求“死”,所以当白宇按门铃的时候,朱一龙才从奋战了几天的游戏房出来。

“龙……”白宇看见大门就开了一条缝,手指头都塞不下去。

“外卖放地上就好了。”然后从缝里飘出几张钞票,“不用找。”

白宇眼看着门就要关上了,赶紧喊道:“龙哥!别关别关,我小白呀。”

朱一龙手一抖,钞票都掉在地上,这才想起白宇说过几天来施法的事,看向鞋柜旁的半身镜。

 

三十六

油头,油面,黑眼圈,大裤衩,白背心!不行!

 

三十七

白宇刚想进门,门突然关上了。

“龙哥?”

“小白,现在还不行,我,我家有点乱,你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哈,等等,等等哈,很快。”

朱一龙赶紧进房间,把衣服脱下来,换上一件青春白T,魅力短裤,跑到卫生间刮胡子,洁面,涂隔离,往头上喷去油喷雾,最后点睛之笔——兰蔻香水。

此间朱大虎变成朱孔雀仅用了三分钟。

 

三十八

外卖员跑到白宇面前:你好,请问您是416栋408号的住户大虎吃小白菜吗?” 

白宇:“……“

外卖员突然吼道:“大虎白菜真绝配,朱朱白白最登对。”

    白宇懵住。

三十九

朱一龙刚好开门,就听到这么一句口号。

整个人就傻了,突然想起来这是自己叫外卖的要求!要是平时听到开心死了。可是这怎么就让白宇撞上了呢,这也太丢脸了。怎么整天在白宇面前丢脸呢!

朱孔雀现在欲哭无泪,他接过外卖给了钱,把白宇拖进屋子,决定开始坦白自己的漫漫暗恋路。

 

四十

“小白。”朱一龙试图唤醒呆滞的白宇,“你听我说。”

白宇眨巴眼睛,“龙哥,你先听我说。”

“不,小白,你先听我说。”

“龙哥,你先听我说。”白宇从包里掏出符纸,眼神示意朱一龙往他背后走,结果某大虎误会了这个眼神。

朱一龙靠近白宇,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四十一

白宇瞪大眼睛去推压在身上的大山,怎么推都推不动,朱一龙用力亲着他,好像这次放开就再也不会亲吻的感觉。

白宇只好揪着符纸,默念咒语,甩向前方。

符纸飘在空中,突然粘上什么东西,扭曲几下后,烧着了。

终于除掉了。

白宇刚松了口气,朱一龙却突然抱着他转身,什么东西撞上了朱一龙。

两只?!

白宇赶紧抽出符纸,贴在朱一龙后背。

朱一龙抽搐了几下,松开白宇的唇,从口中吐出黑气后,就晕倒在地了。

白宇蹲下抱住朱一龙,摸上他的命门。还好没什么大碍,不然自己就罪过了。看来刚刚上了朱一龙身的可能是个色鬼,不然怎么突然就亲上来了。

白宇舔了舔唇,不知怎的有些失落。

 

四十二  

朱一龙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窗外夕阳的剪影洒在沙发旁边睡着的人身上。那人似乎睡得格外香甜,红润的唇微嘟着,毛绒绒的胡子顺贴在嘴边,让人忍不住摸一把。

不会有人相信,这个人是个虚岁三十的男人,他看起来还保留着孩子的纯真,这也是这么多人喜欢他的原因,也是自己喜欢他的原因。

朱一龙如是轻笑,仿佛有这个人在的地方的空气十分香甜。

美好的事物总会激起人占有他的劣根,朱一龙也有,无时无刻都想把这个人占有,藏匿,但又忍不住想让全世界知道,他属于他。

但这一切都建立在白宇喜欢他的基础上……

 

四十三

“嗯,龙哥,你醒啦。我睡着了。”白宇揉着惺忪的眼睛,朱一龙在一旁看着他入迷,怪不好意思的,“龙哥,对不起,刚刚是我没保护好你,害你差点受伤。”

“没事,你救了我,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朱一龙揉了揉白宇翘起的呆毛,“不过还好我们大家都没事。”

说起这个,白宇非常愧疚,自己的法术果然还是不到家,只查到一只鬼的存在,“龙哥,都是因为我的道行不够深,让鬼上了你的身……”

“嘘,不要再说了,小白……”

“龙哥。”也许是夕阳映的朱一龙的眼睛太深情,白宇觉得自己要沦陷了,朱一龙双手捧起白宇的脸,又一次轻轻地亲上去。

这一次,白宇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朱一龙。

“小白,我喜欢你。”朱一龙用唇描绘着白宇的唇型,细琢慢舔。

白宇知道,自己完了。

爱上了。


叶琰·玉泽
以前的画,今天刚上完色[懒]...

以前的画,今天刚上完色[懒]

啊!我爱中也,双黑锁死!

以前的画,今天刚上完色[懒]

啊!我爱中也,双黑锁死!

琉璃land
没得灵感只能乱糊了 ( ̄ε(#...

没得灵感只能乱糊了
 ( ̄ε(# ̄)☆╰╮o( ̄▽ ̄///)
(好意思说)
今天的我依旧咸鱼
就让我一直咸鱼下去吧
∠( ᐛ 」∠)_

没得灵感只能乱糊了
 ( ̄ε(# ̄)☆╰╮o( ̄▽ ̄///)
(好意思说)
今天的我依旧咸鱼
就让我一直咸鱼下去吧
∠( ᐛ 」∠)_

satisfied

鹅生艰难

Ooc,私设多

1.

白宇一大早被一只鸭吵醒。

“哥哥,把鹅拿开,我要睡觉……”白宇嘟着嘴撒娇道。

鹅叫得更欢了,诡异得是没有朱一龙的声音。

“哥哥?龙哥?朱一龙?”白宇揉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还是没人响应,只有鹅急促的喊声和挥动翅膀的声音。


2.

白宇观察着眼前的鹅,洁白的羽毛,眼睛又大又深邃。

奇怪,一只鹅眼怎么这么深情,而且还有点熟悉的感觉。


3.

白宇从床头柜摸出手机拨通了朱一龙的手机,熟悉的《北极耳语》从另一边的床头柜响起。


4.

“难道?”白宇看向一旁的鹅子。

鹅子冲着他“嘎嘎”直叫,还拍动翅膀。...

Ooc,私设多

1.

白宇一大早被一只鸭吵醒。

“哥哥,把鹅拿开,我要睡觉……”白宇嘟着嘴撒娇道。

鹅叫得更欢了,诡异得是没有朱一龙的声音。

“哥哥?龙哥?朱一龙?”白宇揉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还是没人响应,只有鹅急促的喊声和挥动翅膀的声音。

 

2.

白宇观察着眼前的鹅,洁白的羽毛,眼睛又大又深邃。

奇怪,一只鹅眼怎么这么深情,而且还有点熟悉的感觉。

 

3.

白宇从床头柜摸出手机拨通了朱一龙的手机,熟悉的《北极耳语》从另一边的床头柜响起。

 

4.

“难道?”白宇看向一旁的鹅子。

鹅子冲着他“嘎嘎”直叫,还拍动翅膀。

 

5.

“龙哥?”

“嘎嘎!嘎嘎!嘎!”

“龙哥??!!”

“嘎嘎嘎嘎,嘎嘎,嘎。”

 

6.

白宇用了两分钟接受了他龙哥变成鹅的事实,但还是抱着雪白的鹅,干吼:“哥!龙哥!龙哥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不要怕啊!龙哥儿,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说完白宇还掉了两滴泪,揉了一会鹅顺滑的鹅毛后,动了一下腰,后背立刻传来昨夜运动过激的酸痛。

 

7.

“哥啊,没事以后咱俩就柏拉图爱情了,灵魂的爱,soul love。”白宇揉着自己的腰,昨晚真的差点折断了,太激烈了。

鹅有些不满得振动翅膀,“嘎嘎嘎嘎,嘎嘎。”

白宇以为他哥对于不能某种身体接触,有些不开心,便继续抚摸鹅毛哄道:“没事的,哥,我不会嫌弃你的。我爱你一辈子。就是以后不能拍戏了,没事,你可以去做动物演员,你一定可以在动物界大放光彩,你看你这么好看,这一身雪白光亮的鹅毛,红彤彤的鹅冠,矫健的四肢,雄厚的叫声,多么美妙。”

 

8.

“是吗?”

“是的啊,哥哥,相信我……”白宇一愣,看向门口,只见朱一龙双手抱拳微笑着,再看看自己的手中拼命挣扎的鹅。

 

9.

白宇:“哥哥?”

朱一龙:“我在。”

鹅:“嘎嘎。”

 

10.

“你什么时候说你出去了?我怎么不知道?”白宇吃了口朱一龙下楼晨跑买回来的早餐。

朱一龙揪掉白宇身上的鹅毛,“我今天早上跟你说了,你还应了我一句好的。”

“那鹅是怎么回事?你抓回来的?”

朱一龙搓了搓白宇的头发,又掉下来几根鹅毛,叹了口气,回答道:“你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抱着大排档老板的宠物鹅不放,还一边哭一边说我离了他不行,只能给你买回来了。”

 

11.

白宇僵住,“真的吗?我这么丢脸?”

朱一龙点点头,白宇立刻扑上去,双手挤压朱一龙的脸颊,认真地看着他说:“哥哥,你快忘了这回事,你昨天是看错了,那个人不是我!”

 

12.

“哪铂啦兔(柏拉图),搜 老虎油(soul love) ,我可忘不了!”

“哥啊!你都听到多少了!”白宇瞪大眼睛。

朱一龙突然抱起白宇,把他扔到床上,压上去,:“从你叫一只鹅哥哥开始。”

说完就吻上去了。

 

13.

白宇和朱一龙,又来了一场深入的灵魂交流。

 

14.捡鹅

“嗝,嗝,鹅,呜呜呜呜,我滴鹅啊。跟爸爸走吧,爸爸爱你,嗝。”白宇晕乎乎地抱着大排档老板的鹅死活不走,朱一龙来拉都不放。

“哥哥!你就这么忍心抛弃我们的鹅子在这里吗?这是我们的鹅子啊!你不要他了,那你连我也别要了,就抛弃我们孤儿寡母吧!”

朱一龙抱歉地看着大排档老板“不好意思,他喝醉了。”

老板第一次遇到喝醉抱着自己的鹅不放的人。

“没事,大兄弟,这……”

“我要带我鹅子回家!嗝!不准抢走我鹅子!”白宇死死地抱着鹅,“朱一龙,你个大猪蹄子,嗝,我不要你了,我要我鹅子!”

朱一龙狂舔着后槽牙,给老板转了账之后,让助理接两人回家。

回到家,朱一龙把鹅从白宇怀中夺下来,绑在厕所。

“鹅……”白宇还想吼,被朱一龙一个吻堵住了想说的话,然后就压在床上干了不可描述的事。

半夜朱一龙抱着白宇去清理的时候,鹅又被牵到厨房绑着,鹅看着砧板上的菜刀一夜没合过眼。

Pretty

和别人说起来要如何如何学习 学习很有用巴拉巴拉 一套一套的 到自己这 明知道是这个理 就是不行动 还是不够紧迫啊

和别人说起来要如何如何学习 学习很有用巴拉巴拉 一套一套的 到自己这 明知道是这个理 就是不行动 还是不够紧迫啊

君安鸭

乔姐的星元皮肤……鸽了好久…也有张孙策,有生之年再画吧
沉默寡言东方曜
第三张以前摸鱼的乔姐
最近有好多梗,可是懒得动笔!懒癌晚期
不,我要画画!

乔姐的星元皮肤……鸽了好久…也有张孙策,有生之年再画吧
沉默寡言东方曜
第三张以前摸鱼的乔姐
最近有好多梗,可是懒得动笔!懒癌晚期
不,我要画画!

千代に酔う

小号的话就明天再玩吧,今天玩大号就已经玩的够呛了!(懒癌犯了不想动了)

想想小号因为上次手抖抽了十抽而现在只剩下的两千多的合成玉,心情复杂

( :∇:)我太难了

小号的话就明天再玩吧,今天玩大号就已经玩的够呛了!(懒癌犯了不想动了)

想想小号因为上次手抖抽了十抽而现在只剩下的两千多的合成玉,心情复杂

( :∇:)我太难了


老骨头.鸽哩哩哩哩哩❣️

   民国瑞凯篇哦(上) 感谢骨咕鸽(Bone Head)老师的思路。


   大家想看条漫可以去老师的合集里观看!


   思路是找老师授权过的,大家可以放心的。


   但为了不重复,剧情还是要改der!


    我们考完试啦!!!


    这篇文章…完全就和老师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啊啊!


    人家是虐文,而...

   民国瑞凯篇哦(上) 感谢骨咕鸽(Bone Head)老师的思路。

  

   大家想看条漫可以去老师的合集里观看!

   

   思路是找老师授权过的,大家可以放心的。

   

   但为了不重复,剧情还是要改der!


    我们考完试啦!!!

     

    这篇文章…完全就和老师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啊啊!


    人家是虐文,而我这个…貌似已经被你们的思路改成了甜文叭……就凑活看看嘛


    军官格瑞x头牌凯莉

    (黑金友情出场)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进棱形的窗子,凯莉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格瑞,没有多说什么。


草草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坐在梳妆台上,凯莉给自己画了个淡淡的妆。

“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凯莉默默的想着,笑出声来。


“凯莉,不要走……”低沉的声音从床那边传来。是格瑞。“这个傻瓜,我才舍不得走呢。”凯莉眼里溢出了少有的温柔神情,浅笑。


轻轻地推开门,也不知是直觉还是门轻微的有点声音,格瑞慢慢睁开了眼睛。“你要去哪?”他看着已经画好妆的凯莉,眼里很是疑惑。


 “啊,格瑞你醒了。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凯莉转过头对格瑞微笑,声音极其温柔。“你要去哪?”毕竟也是军人,训练有素。格瑞一个翻身下了床,从身后抱住了凯莉。“不许走,陪我。”格瑞低沉的声音甚是好听,引得凯莉有些留恋。


 “不行,我必须走…”“为什么?”


一时沉默,凯莉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搪塞过去。

“真的没事,你也快走吧。一晚上没回部队,长官们肯定都担心了,再闹到这里,老板又该找我了。”

“我不走,你要留下来陪我。”空气甜腻腻的,格瑞死死的拉住了凯莉的手,不让她走。

“那不行,老娘的美貌是你能留住的吗?”凯莉打趣的向格瑞一笑,那么释怀。


“20万金币,够不够?”格瑞死死的拉住凯莉,她只能停下脚步。“我的美貌在你这只值20万?你未免太轻视我了吧。”凯莉突然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分,声音慢慢变冷。

“怎么了?”格瑞也发现了凯莉的变化,拉着她的手松了一点。凯莉察觉到了这微小的动作,抓住机会就把手抽了出来。



“我走了哦!拜拜了您呐!”凯莉转头向格瑞调皮的一笑,摆摆手就跑下了楼。“噗,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格瑞被她逗的笑出了声,不经意间,他好像已经在慢慢改变。



———————————分割线————————————


格瑞被朝廷派出作为领土战争的首领,这一战就是三个月。

“啊啊,格瑞怎么最近都没来…”凯莉已经好久没看到格瑞了,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为他送行的时候。凯莉有点后悔那次把他推开。


战争失败了,整个军队除了格瑞一人,剩下的都死在了战场上。格瑞因为这次的失败,被贬为普通士兵,走在人群中,格瑞觉得分外丢脸。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凯莉的住所,他看了看窗户,走了进去。

走到凯莉房间门前,他敲了敲门。

“进来。”屋子里响起了凯莉清脆的声音。推开门,正好与凯莉对视。

“格,格瑞,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凯莉扑到格瑞身上,紧紧的抱住了她。格瑞愣了一下,慢慢也回抱住了凯莉。


格瑞不敢去直视凯莉,因为他知道,如果凯莉知道自己被降职,那她一定会嘲笑自己的。

“你是不是被降职了?”

格瑞十分震惊,他完全不知道凯莉是怎么知道的这些。

“没有。”他一口否认,不想让凯莉担心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在骗我?”凯莉发觉格瑞不敢与他对视,意识到了这点。“……………”一阵沉默,格瑞什么都没说。倒是凯莉,又忍不住开口。



“你真的是!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去帮你报仇啊!”凯莉急的声音又高了两度。

“真的没事,况且你又能干些什么?”格瑞声音越来越低,羞愧占满了他的心里。

“你!”凯莉急的连话都说不清楚,直接冲出门外,向部队走去。



“报告长官!外面有一位姑娘突然闯了进来,说什么让咱们把格瑞的职位还回去,不然她就拆了这里。”一个士兵急急忙忙的闯进会议室,对着黑金说。

“哦?出去会会,我倒要看看,这区区一个小姑娘又能闹出什么事。”


走到门口,黑金就看到了凯莉。

“你!把格瑞的职位还给他!”凯莉生气地冲他嚷着。

“格瑞的小情人?真有趣,千年大冰山也会融化。如果我说我不还,你又能怎样?”黑金微笑的看着凯莉,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凯莉虽然害怕,但在下一秒,她快速地掏出了藏起来的手枪,对准黑金的脑袋。

“不还,那你就去死吧!”

“哎哎哎,等等,别开枪,一切好商量嘛。”黑金举起双手,想和凯莉谈判。


“喂!凯莉!”格瑞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凯莉身边。他拽着凯莉的袖子,想把她拉回去。

“砰!”一声枪声响起。“咳,咳咳。黑金,你竟然敢趁我不注意开枪?!”凯莉捂住被子弹击穿的肩膀,衣服上的鲜红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

“像你这种小杂碎啊,还敢威胁我?如果再有下次,你受伤的地方…就不会是肩膀了。”说罢,黑金还朝着心脏的地方比划了两下,转身走进了部队的帐篷。


“啧。这伤口真碍事。诶诶诶,格瑞你干嘛啊!”凯莉抱怨着伤口,却突然被格瑞一把抱起。

“走,带你去处理伤口。”格瑞不再说话,皱着眉头,大步走向医务室。

“嘶!格瑞你能不能轻点。”

“把嘴闭上,不知道我在担心你吗?!”格瑞突然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话。

“那…那你也不能这么对淑女啊。”凯莉的脸一下子红了,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我说以后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闹来闹去还把自己搞得一身伤。”包扎完,格瑞心疼的看着凯莉。

“我不。再说了,我这次是为你好,为你讨公道,有什么不对?你不但不领情还这么说我。”凯莉抬头的一瞬间,她看到了格瑞严重满满的心疼。

“好好,我知道你为我,但是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赌注。”黑金的危险程度让格瑞不禁一颤,他发誓这次以后即使用自己的命也要保证她的安全。





对不起我实在肝不下去了。

作业还没写完。

我还要去赶作业…放心吧我很快就会更新的。






漓羽

我现在不是四个合集的零了
我现在是六个合集的零了
(基于某天 @咯嘣 的吐槽)

我现在不是四个合集的零了
我现在是六个合集的零了
(基于某天 @咯嘣 的吐槽)

柒月是只鸽子精。

【柒月】是时候搞个置顶啦!

嘿!恭喜你发现了一只lof菜鸟写手!


这是个可爱的人,平常不怎么生气,比较好相处,除了在你diss她爱的cp的时候……


你可以叫她柒月,小柒或者公子柒♡(喜欢被人叫做公子柒)


她呢,混迹第五人格圈……比较杂食,没有cp洁癖,主吃咎安,摄殓,杰佣,医园,黄占,盲蝶,其他都还可以……


天雷宿蝶!!!或者这样说吧——她除了咎安以外有关宿伞的cp都挺雷的……


吃佣空佣医友情向♡真的好吃♡


其实她还有一个身份——


鸽子精


没事喜欢咕咕咕,有灵感会疯狂高产一阵


所以她更新基本随缘……


是个梗废,为了加快更新速度,你们有什么好的梗都可以跟她私信哦(...

嘿!恭喜你发现了一只lof菜鸟写手!


这是个可爱的人,平常不怎么生气,比较好相处,除了在你diss她爱的cp的时候……


你可以叫她柒月,小柒或者公子柒♡(喜欢被人叫做公子柒)


她呢,混迹第五人格圈……比较杂食,没有cp洁癖,主吃咎安,摄殓,杰佣,医园,黄占,盲蝶,其他都还可以……


天雷宿蝶!!!或者这样说吧——她除了咎安以外有关宿伞的cp都挺雷的……


吃佣空佣医友情向♡真的好吃♡


其实她还有一个身份——


鸽子精


没事喜欢咕咕咕,有灵感会疯狂高产一阵


所以她更新基本随缘……


是个梗废,为了加快更新速度,你们有什么好的梗都可以跟她私信哦(求你们快来给我点灵感!)


主产咎安粮♡可逆不可拆


有时候极其认真,有yi时zhi候dou极其沙雕


不太喜欢写车……但是没事写写自爽一下还是可以有的!


通常深夜肝文,脑子混沌一片


万年更作者还请大家多督促


就这样吧,如果你喜欢她就关注一下好了♡


这个置顶就水到这了!


告辞( ͡° ͜ʖ ͡°)✧


柒月是只鸽子精。

【咎安】喜欢你,是最幼稚的骗局

深夜产物٩(*´◒`*)۶,最近闺蜜不太催更了,我就暴露了我鸽子精的本质……咕咕咕咕……


下方食用指南↓


♡是BE哦,先糖后刀,刀子扎嘴,谨慎食用

♡照常托儿所文笔( ͡° ͜ʖ ͡°)✧

♡深夜肝文神志不清,超多bug

♡ooc是命,私设如山

♡超短篇预警!

♡cp咎安不用多说


祝食用愉快~


三岁——


——“无咎无咎!我爹爹又给我买糖啦!呐,分你一半~”


——“必安最好啦!听说今天是什么愚人节,你不会骗我吧?”


——“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骗无咎嘛……”


——“嘿嘿……无咎最爱必安了!”


——“诶?!”


——“愚人节...

深夜产物٩(*´◒`*)۶,最近闺蜜不太催更了,我就暴露了我鸽子精的本质……咕咕咕咕……


下方食用指南↓


♡是BE哦,先糖后刀,刀子扎嘴,谨慎食用

♡照常托儿所文笔( ͡° ͜ʖ ͡°)✧

♡深夜肝文神志不清,超多bug

♡ooc是命,私设如山

♡超短篇预警!

♡cp咎安不用多说


祝食用愉快~








三岁——


——“无咎无咎!我爹爹又给我买糖啦!呐,分你一半~”


——“必安最好啦!听说今天是什么愚人节,你不会骗我吧?”


——“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骗无咎嘛……”


——“嘿嘿……无咎最爱必安了!”


——“诶?!”


——“愚人节快乐!被我骗到了吧!哈哈哈哈……”


十岁——


——“无咎,你今天又没好好听课!”


——“切,就他那个讲课方式,我没睡着就很不错了好吗?”


——“无咎!又耍贫嘴!”


——“……我错了……话说今天是愚人节,说不定今天作业留的是假的?”


——“不可能的啦!还是专心做作业吧!”


——“好~谁叫我最喜欢你了呢?”


——“啊?!”


——“开个玩笑,愚人节快乐!”


十八岁——


——“必安哥!今天和你一起走的那个女生是谁?”


——“啊……那是低年级的一个小学妹……”


——“可我听说她和你表白了???”


——“今天不是愚人节吗?人家就开了个小玩笑而已……”


——“我不管!以后不许你和她走那么近!”


——“好好好,都听你的……”


——“不枉我这么喜欢你♡”


——“你又在胡闹了,无咎”



二十二岁——


——“谢必安!你给我想清楚!你真的要和她在一起?”


——“……”


——“拜托!你再好好想想!这可是大事啊!”


——“我想好了……要和她在一起……”


——“……我知道你是被逼的!跟我走,好吗?”


——“无咎……我们不可能的……”


——“今天愚人节,告诉我,你是在骗我,对吗?”


——“不,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谢必安!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啊!”


——“……你在开玩笑,对吧?”


——“………………是,在开玩笑……”


二十五岁——


——“新婚快乐……必安哥……”


——“谢谢你的祝福,无咎”


——“新娘子很漂亮吧……”


——“嗯,是我喜欢的类型……”


——“…………必安哥……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后悔吗?”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那我再对你说最后一句话”


——“你请讲……”


——“我爱你!”


——“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三十岁——


——“哥……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没见了呢……自从我新婚之夜,就再没见过你了……”


——“跑到外地工作了而已……你最近还好么?”


——“当然,我和你……嫂子很幸福……”


——“……请允许我再对你说这么一句话好吗?”


——“您讲”


——“我爱你……真的很爱……”


——“无咎先生怕是昏了头脑,明天才是愚人节哦……”


…………


三岁最后口是心非的话语……


十岁最后夹杂着心酸的回答……


十八岁最后被默认为玩笑的表白……


二十二岁最后虚假的坦诚……


二十五岁最后墨守成规的答非所问……


三十岁最后……


真的就是最后了……


柒月是只鸽子精。

【咎安/abo】恋上你的甜美气息(2)

你们知道自己闺蜜喜欢自己写的文是什么感觉吗?(இωஇ )


就是天天催你更新的那种(ಥ﹏ಥ)


蓝瘦(๑ १д१)


自己的闺蜜当然得宠着(`へ´)=3


更!使劲更!


正文走起↓


商业街——


谢必安身着一身白衣,带着墨镜,口罩,可是还是不能避免被认出来的尴尬


“安安给我签名啦!啊哈哈哈哈哈!”


“安安我也要!”


“我见到安安本人了!死而无憾啦!”


。。。。。。


另一边,「范·路痴·无·找不到自己媳妇·咎」正一头雾水地在街上游走着


“必安哥到底跑哪去了啊...

你们知道自己闺蜜喜欢自己写的文是什么感觉吗?(இωஇ )


就是天天催你更新的那种(ಥ﹏ಥ)


蓝瘦(๑ १д१)


自己的闺蜜当然得宠着(`へ´)=3


更!使劲更!


正文走起↓










商业街——


谢必安身着一身白衣,带着墨镜,口罩,可是还是不能避免被认出来的尴尬


“安安给我签名啦!啊哈哈哈哈哈!”


“安安我也要!”


“我见到安安本人了!死而无憾啦!”


。。。。。。


另一边,「范·路痴·无·找不到自己媳妇·咎」正一头雾水地在街上游走着


“必安哥到底跑哪去了啊!不会是在骗我吧!”


眼尖(xia)如范无咎,看到了那边的一大堆人


“他们聚在那干嘛呢?必安不会就在那吧?”


想到这,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马路对面,挤进人群看见全副武装的谢必安,但是我们的「范·眼瞎·无·注孤生·咎」只瞄了一眼,就走了


谢必安到是看到了慌张的范无咎,让经纪人和保安安顿下那些疯狂的粉丝,自己则去追范无咎


微信↓


范无咎:你TM在哪啊!


谢必安:你再这么说话,就活不了多久了!


范无咎:姑奶奶啊!这种时候别开玩笑了行吗?


谢必安:我不管,还有两分钟


范无咎:你倒是告诉我你的具体在位置啊


谢必安:这就是考验我们缘分的时候了


。。。。。。


“靠!”范无咎已经开始疯狂爆粗口了


这两分钟,怎么可能找到他啊!


但他不知道,谢必安一直在后面悄悄跟着他


范无咎怀疑人生ing。。。


这范无咎也是厉害,两分钟把自己之前找过没找过的地方都翻了一遍,开始地毯式搜索,到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谢必安


范无咎一看时间,直接进入自暴自弃模式


“有本事让我一辈子找不到你!”


谢必安看到时间过了,掏出手机,刚想给他发信息庆祝自己的胜利,没想到范无咎转头,刚想往回走,却直直对上了谢必安的眼神


要   完


谢必安心里一瞬闪过这俩字


转身刚想跑,就被范无咎逮住了


“无咎我错了!”


“你觉得有用吗?”


「“淦他!”一位作者发出了理智的声音」


谢必安心如死灰,但他皮皮安的名字不是白叫的!终于在临死之际急中生智想出了办法


“啊啊啊!救命啊!慕安总裁非礼当红明星啦!”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自己是跟踪范无咎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啊!


这下真玩完了


“再叫我可就真非礼你了啊!”


“无咎!”


谢必安的脸唰一下子红了


“别闹了,放开我”


“以后还皮吗?”


“不了不了”


最后范无咎还是不争气地心软了


就抓住谢必安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就放开了


。。。。。。


「“白激动一场吧!略略略!”一位作者发出了欠打的声音」






“走,请你吃饭!”谢必安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我又不是没钱......”


“我想请我最亲爱的弟弟吃个饭都不行啊?”


“行行行,你安排”




两人来到一家「网易爸爸的餐厅」


点了两份「你得不到的金皮」


还有两杯「氪金大佬NB」


“这么少你吃得饱?”无咎表示这只够当甜点


“当艺人很苦的!”谢必安轻弹了一下无咎的脑门,“我平常吃的比这还少!”


“那你多吃点咯!”范无咎边说边给必安挑肉


“你是诚心想把我喂胖,让我上不了台是不?”


“你上不了台就来我公司,这样你就能时刻待在我身边了,还不用跑东跑西,多好”


谢必安用手撑着脑袋,装作思考问题的样子,说:“好像也是,要不然我这就把艺人工作辞了,去你公司混饭吃?”


“去吧,违约金我可不给你付”


。。。。。


“那还是算了吧”





笨蛋


以后有我养你的时候


到时候你就想跑都跑不了了

  

                               来自某位傲娇弟弟【被打】












“今天......八月二十四......嗯......”


“艾玛!想什么呢?”


女孩抬头,十分认真的看着面前冰清玉洁的小姐姐


“我在想以后和天使结婚要在哪天办婚礼!”


“啊?”


艾玛笑了一下,说,“骗你的啦!”


随即又贴近艾米丽的脸,“不过我是真的喜欢天使哦!”


“好啦!我也喜欢艾玛!”


“嘿嘿!我家艾米丽最好了”


爱情,


也不过如此吧


艾米丽这样想......









“哎!无咎”


“怎么了?”


俩人从饭店聊到了范无咎的车上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


谢必安靠近范无咎的耳朵,悄咪咪地说:


“我明天发情期啊!”


“我去,那么刺激吗?”范无咎的第一反应证明他不是正常人。。。


“刺激毛线啊!你是不是我亲弟啦!”


“本来就不是啊......”


。。。。。。


。。。。。。


好尴尬......


谢必安疯狂摇了摇头


“这不是重点,你得帮我......”


“放心,保证做到位”


。。。


“啥啊!我让你帮我买抑制剂,你想到哪去了?”


“......买抑制剂啊......害我白高兴一场”


【疑车无据】




但是我们范某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

【疯狂暗示.ヽ(^Д^)/. (有车!有车!)】

嘿嘿嘿










回到公司——


“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干嘛?谈恋爱吗?”


看到公司乱糟糟的状况,暴躁老弟范无咎又开始训斥员工了


不过他还真猜对了......


艾米丽和艾玛,杰克和奈布,玛尔塔和薇拉真的是在


谈   恋   爱   啊   !


“你们能不能不要我操心了!你们都奔三的人了!”


“好了好了,消消气”谢必安是真的被吓到了


“咎哥,你看在安姐的面子上就放过我们吧!”耿直奈说道


“对啊!......等等,那小子刚才叫我什么?”


“噗!”意识到这一点的范无咎也忍不住笑了,“安......安姐”


当时的情况不是三言两语能描绘清楚的


大概就是......


谢必安撸起袖子就往奈布那走


奈布从椅子上跳起来就跑


范无咎赶紧拦住谢必安,嘴里还念叨着:“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地步......”


杰克一看这情况,麻溜地去追奈布了


艾玛和艾米丽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唉......


一言难尽啊

。。。。。











@长安月下 我也不知道多少字,反正没有达标【欠打】


就这样了


记得喜欢和推荐哦!


我们下世纪......


哦不


一会见!


掰掰(´∀`)♡


柒月是只鸽子精。
哈哈哈哈哈哈O(≧▽≦)O 是...

哈哈哈哈哈哈O(≧▽≦)O
是命运的安排【滑稽】

哈哈哈哈哈哈O(≧▽≦)O
是命运的安排【滑稽】

satisfied

七夕朱白小甜品(2)

不定时掉落

盒盒盒即使过了,我也写!依旧短小,嘤

2.

被切开黑朱一龙套路被迫酱酱酿酿了一个早上的白宇终于吃上了早餐。只是要揉着酸痛的腰躺在床上让始作俑者喂。

“小白,还痛吗?”偏偏始作俑者还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让白宇看得直生气。

“痛不痛你不知道吗?你试试在上面一直动一直动!”白宇说起来一肚子气,一动又扯到后面,“嘶”了一声。

这人看着貌美如花,弱不惊风,谁想到他举铁,泰拳,也不知道吃什么长的下面这么大。

“那我下次小心点。”朱一龙十分愧疚,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白宇,上手帮他揉腰。

颜狗白宇果然又沉溺在朱一龙的美貌中装作十分大度道:“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你要让我……”

不定时掉落

盒盒盒即使过了,我也写!依旧短小,嘤

2.

被切开黑朱一龙套路被迫酱酱酿酿了一个早上的白宇终于吃上了早餐。只是要揉着酸痛的腰躺在床上让始作俑者喂。

“小白,还痛吗?”偏偏始作俑者还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让白宇看得直生气。

“痛不痛你不知道吗?你试试在上面一直动一直动!”白宇说起来一肚子气,一动又扯到后面,“嘶”了一声。

这人看着貌美如花,弱不惊风,谁想到他举铁,泰拳,也不知道吃什么长的下面这么大。

“那我下次小心点。”朱一龙十分愧疚,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白宇,上手帮他揉腰。

颜狗白宇果然又沉溺在朱一龙的美貌中装作十分大度道:“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你要让我……”在上面三个字被白宇吞回肚子里,改口说,“下次你要让我做1。”

朱一龙发动技能:萌混过关。

白宇:“好吧好吧,下次再说吧。”

结果下次……

“哎哟我去!朱一龙!你给我出去!”

“宝宝,就一下,一下下,就不痛了。”

“不痛你个头啊!你出去……出去,啊……”

“宝宝乖~”朱一龙像打桩机一样疯狂打桩,“等一下不痛了。”

白宇狠狠的咬上朱一龙的肩膀,印上深深的牙印。

今天的白宇又是被骗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