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戏剧

9105浏览    1819参与
色·戒

背叛

背 叛 :
忠诚是需要巧合促成的
而背叛只需要按照
人的既定选择发展下去
——孟京辉

背 叛 :
忠诚是需要巧合促成的
而背叛只需要按照
人的既定选择发展下去
——孟京辉

Spasskoye-Lutovinovo

亲爱的伊凡

虚无无形,打造蓝色,使之可见。手术室一般纯净、冰冷的舞台上,原著被锋利切割,改装成一堂由灯光和音效统领的解(装)剖(置)课(秀)《父与子1.5》,结构和形式感令强迫症通体舒畅。第一晚没敢看解剖画面,第二晚掐着自己勉强观看,经受住一开始的冲击,反而越看越镇定,待回到人间舞台,心境的维度比之前似乎更加敞开,后面的观剧体验较前晚更一气呵成。就算只是激荡过后的心理作用,也愿意相信各处安排皆有用心,不应选择性逃避。


有丝分裂—骨骼—大脑—心脏—神经—血液—斑疹伤寒—死亡。这不是青蛙对科学的贡献,也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的命运,甚至不是父辈与子辈的对立。这里展示的是一场每个(曾经的)年轻人都逃不掉的角色...

虚无无形,打造蓝色,使之可见。手术室一般纯净、冰冷的舞台上,原著被锋利切割,改装成一堂由灯光和音效统领的解(装)剖(置)课(秀)《父与子1.5》,结构和形式感令强迫症通体舒畅。第一晚没敢看解剖画面,第二晚掐着自己勉强观看,经受住一开始的冲击,反而越看越镇定,待回到人间舞台,心境的维度比之前似乎更加敞开,后面的观剧体验较前晚更一气呵成。就算只是激荡过后的心理作用,也愿意相信各处安排皆有用心,不应选择性逃避。


有丝分裂—骨骼—大脑—心脏—神经—血液—斑疹伤寒—死亡。这不是青蛙对科学的贡献,也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的命运,甚至不是父辈与子辈的对立。这里展示的是一场每个(曾经的)年轻人都逃不掉的角色转换、生命循环:理想无论从哪里起航,都会终结于命运的背弃;殊途同归,子辈终将成为父辈,每个人都会安之若素,各得其所。只不过世上有阿尔卡季,原就天真未满,把平凡过成幸福是顺理成章;也有巴扎罗夫,因为不曾得偿所愿,在死亡面前仍能背负使命。枯干的枫叶脱离了枝头,飘飘荡荡,像蝴蝶的飞舞——死的哀伤与生的欢乐何其相似。

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抢占话语权的“旋转”餐桌上,唾沫的火星保温着菜肴不致冷却,只是一场看上去的雄辩罢了。当语言躺平在地,行动立于二维背景前,他们所能制造的最大动静,唯有决斗。与前不同,连斯基在浪漫飞雪中令人肝肠寸断;与后不同,屠森巴赫来不及喝一口咖啡,永远只能在后台枪声中谢幕。这里偏偏漫画式展开,嘲笑着所有不制造死亡的决斗都是瞎胡闹。然而,今日我们怎样笑人荒唐,他日也会怎样被人笑。



爱是有形之物,作为生命循环的结晶,一次次在灯光的变换中试图将浓郁、冷峭的蓝色吸收、折射。花园里隐秘交错的思恋,雕刻出孤独、沉默、沉思、忧郁、羞耻和敏感的造型。寻找爱的形状,不只是世纪末之诗的命题。一块蓝色景片表现希腊柱廊,方寸之间,内外有别,看似笨拙,实则极巧,将剪不断的红线一根根理出头绪。


青蛙,从掌心的试验对象变大为病榻、棺材,象征着巴扎罗夫的意识变化,预示着不祥的命运。戏份不多、台词很少的母亲永远像向日葵一样不错眼珠地仰望着他,唯有她比任何人都敏感到儿子的离开——双重意义上的。原生家庭心脏般的存在,因剧院的移民后裔身份赋予了“父与子”另一层含义:父辈不时自然地切换俄语,包括导演在内的子辈不再懂俄语;根迟早会断,土壤依然肥沃。



临终电影。送葬的队列在历史的胶片上将巴扎罗夫一生所历上场、过场、下场,以雕塑般的造型和机械的动作将死者的时间凝固、封存。所唯之物一件件被丢弃,彻底断舍离,踏入永恒的虚无。


再见吧!我羡慕你——
羡慕你的行旅,而不是你的遭遇:
你知道,我染上了自豪症,
我虽对自己的命运很不满意,
但也不会以任何人的命运
来换取我这悲惨的遭遇。

——涅克拉索夫《致屠格涅夫》(1865)

Amethystz

天使在美国——心一次次破碎,依着破碎,我们生存

终于看完了AiA。将近八小时的剧,看完却已经翻着剧本想要二周目了。

一部设定在80年代的剧依旧让千禧一代的我们共情,AiA讲了什么呢?

共和党律师罗伊·科恩确诊艾滋却告诉医生自己得的是肝癌,因为“艾滋是同性恋得的病,他们没有社会影响力”,自己是一呼百应的大律师,又怎会跟这样低贱的疾病扯上关系。罗伊作恶多端却至死没有忏悔,最终在戏弄共产党人的亡魂后一命呜呼。这样一个恶人,依旧得到路易斯与罗森博格夫人的安魂,又借由罗森博格夫人之口留给他人间的最后一句痛快的咒骂。是否和解?是的。是否宽恕?永不。

路易斯是个矛盾的客体。因害怕死亡而抛弃罹患艾滋的同性爱人普莱尔,眼见乔对他的爱意...


终于看完了AiA。将近八小时的剧,看完却已经翻着剧本想要二周目了。

一部设定在80年代的剧依旧让千禧一代的我们共情,AiA讲了什么呢?

共和党律师罗伊·科恩确诊艾滋却告诉医生自己得的是肝癌,因为“艾滋是同性恋得的病,他们没有社会影响力”,自己是一呼百应的大律师,又怎会跟这样低贱的疾病扯上关系。罗伊作恶多端却至死没有忏悔,最终在戏弄共产党人的亡魂后一命呜呼。这样一个恶人,依旧得到路易斯与罗森博格夫人的安魂,又借由罗森博格夫人之口留给他人间的最后一句痛快的咒骂。是否和解?是的。是否宽恕?永不。

路易斯是个矛盾的客体。因害怕死亡而抛弃罹患艾滋的同性爱人普莱尔,眼见乔对他的爱意滋长却再次抛弃他,路易斯用爱掩饰自己的懦弱,正如与伯利兹大谈政治时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的种族歧视意味。

乔面临政治倾向、宗教信仰和性取向的挣扎。一个同性恋共和党摩门教信徒,从茫然的顺从到最终爆发的疯狂,是写下判决书的助纣为虐的书记员,也是爱得天真爱得无怨无悔的年轻人。

普莱尔美好、脆弱又敏感,梦境中与路易斯的共舞是绝美的一幕,梦醒时刻缩在病床上的脆弱无助也是真实的让人心疼。与路易斯的争吵、与伯利兹的对谈让人有含着苦橄榄微笑的感觉。普莱尔恐惧死亡却最终选择离开天堂的福乐重回人间,最后一幕与天使的对话中质问上帝的出走,‘if all He has to offer is death, you should sue the bastard. That's my only contribution to all this Theology. Sue the bastard for walking out. How dare He.’ 上帝已死,人不能以停滞等待祂的回归,因为进步、迁移与前进才是生命的本性。世界只会向前转动,我们依旧要生存。

最终哈珀在前往旧金山的飞机上看见一颗颗灵魂升起,凝聚成网,填补起臭氧层的空缺。“疾病或许会带走我们中的许多人,但并非全部。”我们还在修补这个癫狂的世界。我们不会离开。我们会成为公民。

所以,AiA究竟带给我们什么呢?

是上帝出走,祂抛弃的世界摇摇欲坠,冷战与疾病阴云下的一代人挣扎求生。是作恶者的可恨与可悲,于死亡中得到的永不宽恕式的和解。是高谈阔论下痛苦的心崩解开一道道无声的裂口,却无可救药地想要填补这些空缺。是渴望被爱而最终被遗弃的人,如何捡拾起破碎的心脏,捧着那团鲜血淋漓说:“请祝佑我吧,我想要活着。我要带着我的疾病与死亡回到人间,那才是我的家。”

是借由同性恋的生存、艾滋病的肆虐这一议题扩展到对整个人类命运的思考。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糟糕,看看四周,谁说未来不会更糟?我们的心一次次破碎,然而在绝望中,依着破碎,我们生存。

毕士大的清泉终归会有涌出地表的那一天的。在那之前,借由普莱尔之口,I bless you: More Life ! The Great Work begins.


Amethystz

2019.7.19

                                                                            

小径分岔的花园
下午为了整理今年的节目册内容翻...

下午为了整理今年的节目册内容翻开了去年的,看到了去年莫艺《19.14》导演莫洛奇尼科夫的签名,十分想炫耀一下。


虽然我看到的对这个戏的批评多于称赞,还有些人抨击我和导演上台做导赏讲一战历史背景是“对中国人的历史知识不信任”(我用了比较好听的表达),而且还发生了很多大家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危机,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去年能和莫艺一起完成了这个剧的演出。剧本主体也是苑听雷老师翻译的,质量一如既往,但是导演为了给中国观众更好的体验临场改戏,所以里面有大概五分之一是由我现场翻译的,我自认水平也不差。


效果最好的那一场开演前我和导演一起上台导赏,赖声川黄渤黄磊徐峥等人那时就在台下,最关键的是我父母也在...

下午为了整理今年的节目册内容翻开了去年的,看到了去年莫艺《19.14》导演莫洛奇尼科夫的签名,十分想炫耀一下。


虽然我看到的对这个戏的批评多于称赞,还有些人抨击我和导演上台做导赏讲一战历史背景是“对中国人的历史知识不信任”(我用了比较好听的表达),而且还发生了很多大家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危机,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去年能和莫艺一起完成了这个剧的演出。剧本主体也是苑听雷老师翻译的,质量一如既往,但是导演为了给中国观众更好的体验临场改戏,所以里面有大概五分之一是由我现场翻译的,我自认水平也不差。


效果最好的那一场开演前我和导演一起上台导赏,赖声川黄渤黄磊徐峥等人那时就在台下,最关键的是我父母也在观众席中,不论以后我还可以有什么成果,这天都算得上我人生的高光时刻了。

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官网
且春且秋
🔵 2019.4.4 恋爱的...

🔵 2019.4.4 恋爱的犀牛
当爱情成为普世价值后,为了追寻绝望的爱情而疯狂、绝不妥协,以期可以实现个人自我,这种陷入自我感动、自我痴狂的反抗,反而可能因为太像为反抗绝望的命运而让我们陷入自恋式的偏执。克尔凯郭尔式的理念,单纯追求转瞬即逝的肉体快活和惬意心境的生活,就像一只有窟窿的、没办法灌满的高水罐。

🔵 2019.4.4 恋爱的犀牛
当爱情成为普世价值后,为了追寻绝望的爱情而疯狂、绝不妥协,以期可以实现个人自我,这种陷入自我感动、自我痴狂的反抗,反而可能因为太像为反抗绝望的命运而让我们陷入自恋式的偏执。克尔凯郭尔式的理念,单纯追求转瞬即逝的肉体快活和惬意心境的生活,就像一只有窟窿的、没办法灌满的高水罐。

七里靴
习惯性抖腿

白先勇说昆曲 PDF 电子书下载

白先勇说昆曲


  • 作者:白先勇


  • 热度:11715

简介:

白先勇,当代作家,广西桂林人,白崇禧之子。童年在重庆生活,后随父母迁居南京、香港、台湾。中学毕业后入台南成功大学,一年后进台湾大学外文系。一九五八年发表第一篇小说《金大奶奶》。一九六○年与同学陈若曦、欧阳子等人创办《现代文学》杂志,发表了《月梦》、《玉卿嫂》、《毕业》等小说多篇。一九六一年大学毕业。一九六三年赴美国,在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研究创作。一九六五年获硕士学位后旅居美国,任教于加州大学。 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树犹如此...

白先勇说昆曲

  • 作者:白先勇


  • 热度:11715

简介:

白先勇,当代作家,广西桂林人,白崇禧之子。童年在重庆生活,后随父母迁居南京、香港、台湾。中学毕业后入台南成功大学,一年后进台湾大学外文系。一九五八年发表第一篇小说《金大奶奶》。一九六○年与同学陈若曦、欧阳子等人创办《现代文学》杂志,发表了《月梦》、《玉卿嫂》、《毕业》等小说多篇。一九六一年大学毕业。一九六三年赴美国,在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研究创作。一九六五年获硕士学位后旅居美国,任教于加州大学。 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树犹如此》等。 在读小学和中学时,深受中国古典小说和五四新文学作品的浸染。后来将西洋现代文学的写作技巧,融合到中国传统的表现方式中,描写新旧交替时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尽显历史兴衰和人世沧桑。
每个民族都有一种高雅精致的表演艺术,深刻地表现出那个民族的精神与心声,希腊人有悲剧,意大利人有歌剧,日本人有能剧;俄国人有芭蕾,英国人有莎剧,德国人有古典音乐,他们对自已民族这种“雅乐” 都极端引以为傲。我们中国人的“雅乐” 是什么?我想应该是昆曲。这种曾有四百多年历史、雄霸中国剧坛、经过无数表演艺术家千锤百炼的精致艺术,迄令已濒临绝种之危,如何保存我们唯一现存的“雅乐”,应是文化工作者的当务之急。笔者访问中国当今昆曲第一名旦华文漪女士,畅谈她对昆曲的看法及学艺经过,希望能够引起文化界的注意,共同爱护保存昆曲这项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

https://u20165117.ctfile.com/fs/20165117-386792667

穿越时空
话剧《关于爱的四种姿势》 ——...

话剧《关于爱的四种姿势》

——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外国戏剧名著片段汇报演出

时间:2019.07.07

地点: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

时长:两个小时


我去看这个演出,一方面是因为王劲松(言侯爷)指导的,另一方面没去过电影学院想去见识一下,还有没有看过外国戏剧名著,也了解一下。

四个片段,第一段是《简爱》,看简爱这本书可能是上个世纪的事了,里面的内容已经忘光了。演了一段爱情戏,凭感觉来说,演员演的简气质上可能与原著不太符。

第二段是《玩偶之家》,这个剧本身就是戏剧家的名作,演了女主人公娜拉与丈夫决裂的过程,表现男权社会与妇女解放之间的矛盾冲突,剧本很深刻!

第三段《父亲》是瑞...

话剧《关于爱的四种姿势》

——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外国戏剧名著片段汇报演出

时间:2019.07.07

地点: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

时长:两个小时


我去看这个演出,一方面是因为王劲松(言侯爷)指导的,另一方面没去过电影学院想去见识一下,还有没有看过外国戏剧名著,也了解一下。

四个片段,第一段是《简爱》,看简爱这本书可能是上个世纪的事了,里面的内容已经忘光了。演了一段爱情戏,凭感觉来说,演员演的简气质上可能与原著不太符。

第二段是《玩偶之家》,这个剧本身就是戏剧家的名作,演了女主人公娜拉与丈夫决裂的过程,表现男权社会与妇女解放之间的矛盾冲突,剧本很深刻!

第三段《父亲》是瑞典经典名剧斯特林堡传世佳作,上尉阿道尔夫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受佣人爱戴的主人。同时,他还以有限的力量从事科学研究。可是,他和妻子罗拉20年的婚姻生活始终在互相折磨,相互“较量”——谁更有权利来决定家庭中的事务。所有的温情在“较量”中逐渐丧失。剧本把夫妻之间的较量表现得特别深刻!最后妻子把丈夫逼疯了……

第四段《偷心》讲述的是90年代发生在伦敦的一个两男两女之间的情感纠葛故事,关于爱与性的表现,其中一男一女背叛了家庭同居,应该属于限制级的作品吧,这部戏上世纪也获了一些奖,但是除了表现出轨与不忠,我不知道还表现什么,对爱情与婚姻的满不在乎?郭京飞(濮阳缨)演过这个话剧,不知道是不是演出轨的那个男的,嘿嘿~


第二、第三段剧本是最好的,都是世界级的名家名段,对婚姻感情的探讨极为深刻。第一段本身是长篇的书不是剧本,表现比较难。

就表演来说,毕竟只是二年级的大学生,还比较尴尬吧。演的痕迹太重太重了,旁边一个人评价,只演了技术,也就是说老师教演怎样的表情就演怎样的表情,通过什么表情来表达什么情感……是比较机械式表演。对大学生来说表现夫妻矛盾也挺难的,毕竟他们还不懂。



最后讲一下父亲这出戏,简直刷新我的三观呀!

父亲说父亲有孩子掌控权,要把孩子送到城里生活。

母亲不愿意孩子离开自己身边,两人吵架,情急之下,母亲说没有科学的手段能证明你是孩子的父亲!

父亲当场疯掉……(那时候大概还没DNA,父亲是个严谨的科学家)开始怀疑被戴了绿帽子,但是没有证据。

父亲一直在寻找证据,质问母亲。母亲为了得到孩子的掌控权,说了气话,说就不是你的。父亲一直追问那个男的是谁,精神都出了问题,这时候母亲已经没法解释自己是清白的了……她说什么父亲也不信了……

后来父亲真的疯了,母亲为了得到抚恤的钱,把父亲杀了……


看完觉得这样的婚姻好可怕……



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官网
CrownheadM
Verte “Down and...

Verte

“Down and down you fell in this color green.”

摄影 by 曼波
修图(指疯狂拉条)by 我

Verte

“Down and down you fell in this color green.”

摄影 by 曼波
修图(指疯狂拉条)by 我

Ghost Town

最近看的剧

放假了就可以自由看剧,好开心!(不过看着票钱哗啦啦地流走也很心疼……穷人的苦……)不过最近感觉上海的高清放映不太给力,新剧上得很少,前阵子因为时间对不上没法看的剧又不重映,就很气,我想看Ian老爷子的无人之境啊啊啊啊啊

不过放假第一天就坚持早起,终于补到了之前一直想看而没看到的The Audience,女王与她的十二任首相的私人会面,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排列,有几场会面实在太有戏剧张力了,看得热泪盈眶。女王与撒切尔夫人的那段,利益与道义之间的冲突;女王与Wilson的最后一场会面,得了阿兹海默的Wilson变得被害妄想,失去他引以为傲的过目不忘的能力,当他意识到自己曾经值得自豪的智慧真的已经背叛...

放假了就可以自由看剧,好开心!(不过看着票钱哗啦啦地流走也很心疼……穷人的苦……)不过最近感觉上海的高清放映不太给力,新剧上得很少,前阵子因为时间对不上没法看的剧又不重映,就很气,我想看Ian老爷子的无人之境啊啊啊啊啊

不过放假第一天就坚持早起,终于补到了之前一直想看而没看到的The Audience,女王与她的十二任首相的私人会面,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排列,有几场会面实在太有戏剧张力了,看得热泪盈眶。女王与撒切尔夫人的那段,利益与道义之间的冲突;女王与Wilson的最后一场会面,得了阿兹海默的Wilson变得被害妄想,失去他引以为傲的过目不忘的能力,当他意识到自己曾经值得自豪的智慧真的已经背叛了他,女王向他提出,他可以邀请女王与亲王夫妇去唐宁街用餐。这段看得我真是……尤其是这一段后面紧接着女王与11岁小伊丽莎白的对话,

a kinder one, perhaps, would be that you're allowing complicated people, over-complicated people to measure themselves against something unchanging. Permanent. Simple. Your ordinariness as a human being will be your greatest asset as a sovereign.

真的是太棒了……回来以后立刻找了剧本读,作者自序里面说,他写《女王》电影剧本的时候,就觉得女王和布莱尔的相处非常有意思:

Two human beings, in flesh and blood, but also representatives of their offices.

读到这里的时候觉得作者真的强,因为话剧看到最后就是这个感觉,利益与道义,责任与情感,愿望与现实,无论作为女王与首相怎么冲突,到了最后那一幕,剩下的其实只有人,血肉之躯,躲不过生老病死的不断剥夺,同时也能向另一个受苦的人伸出抚慰的手,即使不能拯救,不能复原,至少可以作为支撑,作为安慰。海伦米勒演得真好啊!!!Peter Morgan写得也是真好啊!!!朋友们如果还有The Audience可以看的话不要错过机会啊!!!


3号晚上去看了I'm Not Running,是我很感兴趣的主题,理智上也很喜欢,但是可能因为我对亲密关系不太了解(。)所以剧本其实属于我需要花点时间才能理解消化的类型……看完剧的时候有点懵,理智上都知道,但是感情上就是很难水到渠成地把所有的线串起来,直到这几天读剧本,才慢慢体会到一点剧本的精巧和对仗。

看剧的时候最引起情感共鸣的是女主和母亲的家庭戏,长期遭受家暴又酗酒的母亲重病,劝女主离开,不要再管她:Because I'm holding you back. 然后女主愤怒地指控:You way of holding on to me is to let me go.  Your way of possessing me is to ignore me. 虽然我自己家庭里完全不是这样,但是不知道为啥女主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眼泪就掉下来了……不知道为啥太能理解了……大概所有的亲子关系当中都无可避免地存在怨怼和失望,就算不是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是无论看到哪种表现方式,都能懂那是什么,就像作者访谈里说的,Our families are what pushes us forward and holds us back at the same time. 所以说我对剧中男女主角始终不能感同身受,始终觉得我的理解浮于表面,还是因为我没有类似的亲密关系经验,所以才怎么都拐不过弯来吧……但是David Hare还是很犀利啊,吐糟保守党都有过两个女性党魁了,号称进步的工党居然一个也没有,还有剧中借女主之口吐糟工党Vote left, live right.都太有意思了


今天早上也起了个早,去看The Madness of George III。一开始知道他还是因为汉密尔顿,那一跺脚的I'm so blue实在太可爱了(。)而且神经兮兮的。今天早上看剧前访谈,打的标题是The world is upside down,就想到汉密尔顿里的Yorktown,那首英军士兵的祝酒歌。仔细想想也很奇妙啊,殖民地的英军唱着The world is upside down喝酒,大洋彼岸,几年以后,他们的国王脑子里也开始the world turns upside down。这个剧太有意思了,感觉串起了很多奇妙的趣味点。作者吐糟说剧里有一句台词,威尔士亲王说The Prince of Wales is not a profession, but a predicament.  It is not becoming to a gentleman. 大家都觉得他在影射查尔斯,结果他90年写的剧,现在都18年了,查尔斯还在做威尔士亲王(笑死)。剧中大家担心威尔士亲王篡位,说还不如苏丹那边呢,至少苏丹做的绝啊,兄弟儿子都杀光。最近在看奥斯曼帝国六百年,正好看到讲这个的,感觉真的太串知识点了23333.

乔治发疯以后就很好看……怎么说呢,有几个地方真的非常心理治疗……比如说夏洛特王后冲进来,告诉乔治,如果他们的儿子真的当上了摄政,那么他们就会永远分开,再也无法见面。乔治在绝望中喊着,拿我的拘束衣来。医生反而说不行,你曾经拒绝穿上这件拘束衣,现在到了你该靠自己的力量控制自己,到了摆脱这件拘束衣的时候了。乔治说,可是它比我有力量。It is more powerful than I am. 

这一段给我的震撼,不亚于地海巫师里,Ged第一次调转船头,朝着影子冲去的那一刻。所有的恶魔都需要掉转头来才能正视,才能与之作战。医生逼着乔治数出他所有的子女,包括想要篡位的威尔士亲王的名字,有意思的是,威尔士亲王也叫乔治。然后医生逼他说出所有十三个殖民地的名字。太绝了,正视应该充满了爱却只剩下恨的儿子(或自己),正视你失去的一切,叫出他们的名字。太有力了……

最后也非常讽刺,居然剧中剧演了一段李尔王,整个剧场都在狂笑。我好喜欢冷冷的结局,忠心的仆人被遣散,两面三刀的墙头草得到晋升。小侍从即将被遣散的时候争辩说,I'm rather fond of His Majesty. 侍卫长回答说,You are not entitled to. 作为一个普通的、脆弱的人留存在记忆中的国王,应该永远被抹去。而得到晋升的曾经的侍卫长说,真心的敬爱不能get you anywhere……哇这和最后演的李尔王也太呼应了吧???Cordelia的爱没有get her anywhere,而她的姐姐得到了一半的王国……这个剧真的很精巧啊!!!

忘了说!还有一个很喜欢的点,是乔治恢复以后,大法官(还是医生?忘记了……)恭喜他:You finally seem to be yourself again.乔治说,我生没生病都是我自己,可是现在,我终于学会了怎么样seem。就……太真实了,旁人对你的要求,就是只要seem就够了,反过来,如果尽了自己的全力也只能seem,其实也已经够了。百感交集……

另外有一点我很有感的地方,剧中国王发疯的时候一直在说,我曾经是verb,而现在我成了object。剧场里大家都在笑,但其实我……超喜欢这句的……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对这个话题比较敏感,我觉得西方文学对于语言本身其实非常关注,无论是玩文字游戏也好还是别的呈现方式也好,经常会提到语言和思维或行动之间的相互影响。修昔底德讲Corcyra内战也好,奥威尔在1984里的新话也好,还有啥我给忘了(。)反正就觉得最近看到很多……反过来,我觉得国人当然知道语言的力量,但是实际操作语言多,专门提出来讲比较少……可我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感觉是否准确,因为还是读得太少(。)……尤其是中文我实在是读得太太太太太少了

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官网
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官网
鎏钺

我之陷阱·多方会晤

第七章 多方会晤


登场人物

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        亚历山大一世,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第十四位传卝奇沙皇

拿破仑·波拿巴                 法兰西第一帝卝国的伟大缔造者,他的黑星

太宰治        ...


第七章 多方会晤


登场人物

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        亚历山大一世,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第十四位传卝奇沙皇

拿破仑·波拿巴                 法兰西第一帝卝国的伟大缔造者,他的黑星

太宰治                             他的精神支柱与永恒导师

书卝记官                          他的宿敌

牙痛                                他的痛苦

安娜·卡列尼娜                 她主列夫·托尔斯泰的宠儿,一个命途多舛的女人

埃尔温·隆美尔                 生命的魔术师——夜神科尔内尔


场景

天堂

或地狱

或是虚无


时间

现在

或未来

或是永恒


正文

第一幕

[注:萧伯纳已经告诉了我们,在人死去后的另一世界里,我们将有能力随意改变自己的相貌与年龄,因此,我们也有理由相信:等到我们死后,性别也再不会构成一个问题。本剧中的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拿破仑·波拿巴、太宰治、安娜·卡列尼娜均应由女性演员来扮演,其余角色则均由男性演员来扮演,也可互换、也可混杂。此时距离这本小说的完成已经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小说的作者与书中的人物都早已死去,亦或永远不会死去。本场戏剧既不分幕也不分场,演员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与直觉随时即兴插上一两句台词,但全都无关紧要,并不影响到作者的心情,正如同在座的各位的人生;至于本剧的故事剧情,也不会因为任何的扰动而发生改变,它早已在作者将其传述之前就一槌定音,不可能被篡改。

[演出开始前,舞台上散乱摆放着六把精雕的白色橡木椅,其中有几把倾倒在地上。观众有半数入座后幕布就可拉起,牙痛与埃尔温·隆美尔分治舞台的两侧:牙痛蹲坐在舞台右前方的空地上,埃尔温·隆美尔则已标准的德式军姿背对牙痛站在舞台的左后侧。这两人不仅是本剧的演员,更是在座的所有观众的命运共同体,他们与观众一起等待着戏剧的开始。牙痛生前本为拿破仑·波拿巴的弟卝弟吕西安·波拿巴,死后由于某种不可抗力丧失了改变自己相貌与年龄的本领,永远地成为了亚历山大一世的痛苦。他此次过早地赶到此处,正是希求遇见第一个拿破仑或第一个亚历山大,求得一个说法。而台上的另一名演员埃尔温·隆美尔则无意来到此地,只因碰巧两手抓卝住了阿卝里阿德涅之线,顺藤摸瓜一路摸索至此处。几近尴尬的沉默在二人间盘旋许久。直到观众席的四分之三都已有观众坐下后,本剧的第三位人物安娜·卡列尼娜才被允许出场。她在来到此地前第三千零卝八次来到她主列夫·托尔斯泰所在的托尔斯泰天堂门口,企图探望自己可怜的老父亲,也有可能想在见到托尔斯泰之后好好质问他一番有关于出生与受难的悖论,却被守门的保卝镖无情拦下,未遂。她蹲在托尔斯泰天堂门口啜泣一番,想起自己还有一场聚会需要赴约,便重整了心情,一个响指将自己的行头更换成了洛可可式粉红色长裙,顶着玛丽·安托内特式的精致粉卝白色假发昂着小巧的下巴走进了聚会的现场,因此没有人会了解到她的苦难。她对于场面的混乱感到惊讶,心中想到“果然什么地方没了女人都不成事!”,但她并未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当我们死去后,性别已经不再构成一个问题,凭借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就去判断此人的性别不仅是不得体的,更是显得不成熟的。于是安娜·卡列尼娜开始收拾起四处散落的座椅,另外两位戏剧人物见状渐感羞赧,便磨磨蹭蹭地跟在安娜·卡列尼娜身后收拾起座椅。这三位在台上的人物将座椅摆放成一个半圆的形状,半圆朝向观众。安娜·卡列尼娜作出亲切的姿态,拉着两位拘谨的男人,随意扯谈起来。此处演员可自卝由发挥,如安娜·卡列尼娜可询问二人生前死后的职业状况,而牙痛回答道,我是伟大的拿破仑一世的胞弟,现在是个小有才气的诗人;而埃尔温·隆美尔回答道,我生前是个军人,现在也是个军人,将来还是个军人。以上举例仅供参考。在三人扯谈的期间,戏剧正式开始,拿破仑一世与他的书卝记官进入舞台。注意,戏剧开始时应没有任何预告,不允许熄灭灯光、不允许拉动帷幕,而观众们又必须在拿破仑踏入舞台的一瞬间意识到:戏剧已经开始了。这就要求饰演拿破仑一世的演员拥有极其强大的气场,使全场迅速安静下来,并促使其余演员进入表演状态。可行的建议是,给拿破仑一世配备上一根足够威严的长柄伞,当拿破仑一世入场时,每走一步便可将长柄伞敲得铿锵作响;也可选择给他的书卝记官配备一口铜锣,一旦拿破仑一世进入舞台,书卝记官即可敲响铜锣,大声宣布“陛下驾到!”。但是书卝记官本人对于第二种宣告方式感到极度不快,因为这已然是个死后的世界,他生前已经用大把的时间做了拿破仑一世的仆人,叫他在死后继续服侍别人,他是不乐意的。因此,饰演拿破仑一世的演员最好还是选择第一种建议,也可自行创造新的渐入方式。拿破仑一世进入舞台后,迅速以一种几近夸张的话剧表演方式同安娜·卡列尼娜问好,之后安娜·卡列尼娜将伟大的法兰西第一帝卝国缔造者介绍给隆美尔将军,后者表达了自己在生前对于前者的丰功伟业的仔细研究与对于前者本人的敬仰之情。具体对话请演员自行编造。这时,牙痛跳出来横在隆美尔将军与拿破仑一世的中间,张牙舞爪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拿破仑一世应毫不留情地将长柄伞戳向牙痛,并附言,如“滚!”、“咄!”之类,不必抑制自己的态度。牙痛悻悻而归,回到自己的座位。各人分别找到一把座椅坐下。拿破仑一世极有风度地坐在了最靠近舞台右侧的座椅上,其次是隆美尔将军、安娜·卡列尼娜、牙痛、空位、空位;陛下的书卝记官站在陛下卝身后一米远处,捧着笔记本记录下此次聚会的每一条言卝论。以下请各位演员自行想象各种常常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无意义的对话,如,今天雨下得真大啊;是啊,这天气真是愁煞人;等等,等等。书卝记官以不情不愿的姿态记录下这些毫无意义的言卝论,满脑子想着的却全是些花边文学,请注意,饰演书卝记官的演员应有足够的实力将这种神态传达给观众。就在这时,本剧的第五位人物太宰治匆匆走进舞台。此时距离戏剧开演已经过去了至少三刻钟,已经在舞台上的几位剧中人物对于太宰治的到来本都不再抱有希望,此时不由得感到惊讶。而太宰治本人也原先不想来参加这个聚会。一是因为聚会当天的雨着实太大,二是因为无论他如何声明、如何打扮,众人总把他当成大庭叶藏,却不认为他就是太宰治本人,他对此感到万分义愤填膺。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太宰治来到舞台上后选定了最左侧的空位坐下,并没有把心中的愤怒说出口。扯谈,扯谈,无意义的扯谈。需要注意的是,在扯谈的过程中,由于太宰治频频脱口而出精句佳言,他成功地引起了陛下的书卝记官的注意。二人应相隔大半个舞台对视。饰演太宰治的演员大可随卝心卝所卝欲发挥才智,必要的话可以大展歌喉,引领在舞台上的各位演员一起唱起“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等世界经典歌曲。这时,本剧的演出时长应当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本剧的最后一位角色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一世姗姗来迟。亚历山大一世刚刚结束对于南方的视察,紧赶慢赶地来到聚会现场,但他并不打算将自己刚刚的视察工作告诉众人,因为如此一来便会显得沙皇陛下斤斤计较,有失礼仪。为显示出沙皇的风尘仆仆,可稍许揉乱沙皇的头发,并为其服饰淋上少许水滴。亚历山大一世刚一进入舞台,隆美尔将军、安娜·卡列尼娜、牙痛便不约而同地向左移动一个座位,将拿破仑身旁的空位留给沙皇。牙痛应作出欲言又止的姿态,因为他本想同沙皇做刚刚和拿破仑一世做的那一套,但碍于此时高涨的宴会气氛,并没有将这一愿景付诸实践。此后全程,牙痛犹如牙痛般托腮倾身坐在精雕的白色橡木椅上。亚历山大一世刚刚视察完南方,心力交瘁,谁料又接连在此地遇到了自己的黑星、自己的宿敌、自己的痛苦与自己的精神支柱,心情之动荡可想而知。亚历山大一世表现出意欲逃离此地的艰难神情。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亚历山大一世可以选择讲述以下几个故事中的一个:一,告诉在场的其余六位剧中人物他今天在视察南方前遇到的众多阻挠;二,告诉在场的各位自己在年轻时曾同自己的宿敌——拿破仑一世陛下的书卝记官的决斗事卝件;三,一个无关痛痒、基于事实的童话故事,讲述了一个小孩在学校上了地理课,却还是不相信地球是圆的,之后此小孩游历世界,饱览世间万物,当她回到起点时,终于信服了:世界是圆的,但同时她也意识到,原来她妈不是她妈,而痛苦已被贱卖,她,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被侮辱的与被伤害的罪人。演员可凭借演出当天的实际心情任意选择其中的一个故事讲述。而在这三个故事中,由于亚历山大一世好大喜功的性卝情,第一个与第二个故事本是最没有可能被讲述得故事。因此,如若演员本人当天没有发生重大变故的话,应首选第三个故事进行讲述。亚历山大一世讲述此事的时常应不少于两分钟、不多于五分钟。此后,亚历山大一世捂住胸口,作出极其痛苦的状态跌下座位,拿破仑一世见状惊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将亚历山大一世扶下舞台。这时,观众们应当都对沙皇在南方视察时遇到的奇闻逸事充满了兴趣,显而易见,正是这段视察故事叫亚历山大一世出现了如此症状。但是由于作者本人的恶劣趣味,这一段奇闻逸事将永远不会被传述。沉默。在沉默的期间,舞台上的诸位剧中人物应展现出各自的神态。陛下的书卝记官正与玩世不恭的太宰治眉来眼去;牙痛面对走下舞台的二位仁君咬牙切齿;安娜·卡列尼娜会想起自己在托尔斯泰天堂门口的不公遭遇而坐立难安;披着埃尔温·隆美尔皮囊的夜神科尔内尔对于这一场莫名其妙的聚会感到莫名其妙。片刻,拿破仑一世重新走回舞台上,聚会得以再次展开。众人应从人生除死亡之外的解脱方案着手,展开激烈的讨论。隆美尔将军并未参与这一阶段的讨论,除此之外,诸位演员可自行决定台词。我们也可以看出,虽然舞台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讨论,但实则每个人都陷入了自我的思绪之中,进行着各自的独白,其中以牙痛的独白最为突出。在这一场讨论的巅峰,当拿破仑一世起身情绪高涨地讲述着自己人生最后的岁月在圣赫勒拿岛上的忏悔与救赎时,牙痛仿佛卡西莫多般起身,他以为自己再也不在意自己牙痛的身份了,他以为他不能获得个说法、重新获得吕西安·波拿巴的身份也无妨了。因此,他脱卝下自己的手套,将其摔在拿破仑一世的脚旁,便宣示着自己的宽恕,阔步离场。舞台上余下的众人面面相觑。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拿破仑举杯,众人干杯贺酒,气氛渐渐回暖。此时,场上的座位情况为:拿破仑一世、空位、隆美尔将军、安娜·卡列尼娜、空位、太宰治;书卝记官仍然站在陛下的身后,与太宰治恰巧面对面。演员们可根据自己当日的身卝体状况选择是否还要继续扯谈。之后,本剧临近剧终,伟大的拿破仑一世首当其冲离开舞台,陛下招呼了几声书卝记官,要其与之一起离场,书卝记官充耳不闻。拿破仑一世独自离场,事后对此次聚会感到不满。陛下感到当今的死者都过于浮躁,仅仅凭借着生者的传记就对于死者的去处妄作主张,殊不知陛下与沙皇二人才是真正的自卝杀者,而隆美尔将军、安娜·卡列尼娜同太宰治三人,才是被卝迫卝害下了地狱的伪装成自卝杀者的他杀者。陛下并未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人。当拿破仑一世离场后,夜神科尔内尔才可蜕下自己那层“埃尔温·隆美尔”的皮囊,显露卝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夜神科尔内尔同样也对此次聚会颇有诟病,夜神不能理解为何这些人在死后仍不放过生与死的问题,且始终未能理解生命本身不过是个把戏。无所不能的夜神对此地再一次感到失望万分,便打了一个响指,而阿卝里阿德涅之线恰巧从天而降,夜神科尔内尔便攀着阿卝里阿德涅之线原路返回,离开了此地,并踢倒一把座椅。至于太宰治,他已过早地凭借着自己的先天性悲观意识才能预见到了这一场无疾而终的聚会的下场,因而反倒显得最为平静,撸起衬衫的袖子便要下场。这时书卝记官应当喊住太宰治,要求与其一起下场,二人手腕着手下。安娜·卡列尼娜同样对此次聚会感到十分不满,她无法想通为何众人能够凭借一个人的打扮就来评判此人的心灵,并在每一场谈话中都将其放在一个看似艳羡实则鄙视的处境,拒绝她深入到任何一场谈话的中心。她并未说出自己的真卝实想法,旋即她意识到,自己做此打扮的初衷便是她对于这场聚会的各位来宾们本身也并不重视,便释然了。安娜·卡列尼娜提着自己的长裙下,将台上的座椅踢得乱七八糟。牙痛上,台上早已空无一人,他愕然叉腰注视观众片刻,推卝倒了一把座椅。舞台上散乱摆放着六把精雕的白色橡木椅,其中有几把倾倒在地上。牙痛蹲坐在舞台右前侧的空地上。

[安娜·卡列尼娜已经到了台下,想起自己明天必须还得再一次光顾托尔斯泰天堂,但这次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会不一样——不仅仅是探望她主列夫·托尔斯泰,不仅仅是讨个说法——她会真正地飞翔在托尔斯泰天堂的上空,就像无名无姓的大师与他的玛格丽特那样,包含卝着泪水飞翔在彼拉多的深谷上空,月亮开始逐渐疯狂,然后她对她主列夫·托尔斯泰、对她可怜的小父亲说,你自卝由了,你解卝放了,直到列夫·托尔斯泰颤颤巍巍地抬起他的脑袋,而她拉着他的手一起离开这里。命途多舛的父女俩会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这一次,他们会进行真正的救赎,用这双手,用这颗心,而不仅仅是用笔记录下罪行。每个人都会忘却自己的名字。全剧终。]


【TBC.】

秋色空闺

方寻沧海河清 BL (1)

梨衣巷里有全杭城最好的梨园,沧海厅。

将沧海厅名声唱响亮的是杭城内有名的生角,白方寻。

白方寻生段修长,戏台功夫到位,生的那叫一个仪表堂堂,俊逸非凡。

加之为人处世滴水不漏且情史清白,自是勾的满城少女们芳心暗许。

白方寻有两位同窗,一是杭城第一正旦,宋徽星。

宋徽星模样清丽,依哝婉转,开口闭口便是满腹经纶,温润如玉,一眼一眸皆是脉脉含情。

他大小便拜师天下第一名旦宋道深,端的是梨园正派的唱嗓与风情。

两人打小相识,相知,学唱,旧交十三载。

日旧便生了情。

即使当时民风尚不开化,可如今算来,两人已经相恋五载了,倒也是一桩美谈。

可天不遂人愿。

那年军阀混战,战乱来到了杭城,...

梨衣巷里有全杭城最好的梨园,沧海厅。

将沧海厅名声唱响亮的是杭城内有名的生角,白方寻。

白方寻生段修长,戏台功夫到位,生的那叫一个仪表堂堂,俊逸非凡。

加之为人处世滴水不漏且情史清白,自是勾的满城少女们芳心暗许。

白方寻有两位同窗,一是杭城第一正旦,宋徽星。

宋徽星模样清丽,依哝婉转,开口闭口便是满腹经纶,温润如玉,一眼一眸皆是脉脉含情。

他大小便拜师天下第一名旦宋道深,端的是梨园正派的唱嗓与风情。

两人打小相识,相知,学唱,旧交十三载。

日旧便生了情。

即使当时民风尚不开化,可如今算来,两人已经相恋五载了,倒也是一桩美谈。

可天不遂人愿。

那年军阀混战,战乱来到了杭城,来到了梨衣巷。

军阀铁骑掳走了宋徽星,自此偌大沧海厅少了一个台柱子。

爱人不在的白方寻日渐消瘦,整天心不在焉。

他的第二位同窗,便是宋徽星的师哥,罗河清。

白方寻不喜罗河清。

因为罗河清自己唱功不比徽星一毫,动科不及宋徽星一半,凭着早两年拜师学艺的年岁,就妄想抢走徽星的正旦之位。

呵,简直笑谈。

没有正旦之位,自是没有资格唱那些典藏话本的。

当白,宋二人唱那墙头马上,情点桃树的凄厉婉转时,罗河清便唱的是春山秋月那样的浪荡词句。

梨园那般洁土净壤,即使是花旦一角,也不能唱的太过红粉。

大家对罗河清颇有微词。


未完待续.......

二改

这个我也是早就想写了,上个星期学完窦娥冤之后在学校写完了初稿,朋友同学传看后感觉不错。

故事我不多说了,合集简介里写了。

但不得不说的是,罗河清,是我塑造的这么多人物里,我最爱的一个。

这里秋色。

感谢你们的陪伴与支持。

喜欢请留下小心心!

爱您!

临时记录

孤独的距离(杏仁豆腐心repo-2019.6.8广州巡演末场)

男女凑到一起不代表是夫妻,夫妻也不等同于家人,只要去政府交了申请就成了夫妻,但不代表能成为家人。


在炎热的夏夜里,看了一个有点冷的故事。人的悲哀有千种不同,哪怕是同在一个被窝里相拥而眠的爱侣也无法完全体谅。相爱的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同床异梦,明明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温热,但两颗心却隔得很远很远。杏仁豆腐心的结局设置得很好,就让一切的终点停留在一个拥抱,不用刻意明说我们是否会接着携手走下去。


恰好在六月份,看了两部关于对两性关系探讨的剧目,比起《恋爱的犀牛》震撼人心的浓烈的痛楚,《杏仁豆腐心》由头至尾都是淡淡的钝痛。达郎质问小叶子在一起七年了她了解过他什么,好像除了身体...

男女凑到一起不代表是夫妻,夫妻也不等同于家人,只要去政府交了申请就成了夫妻,但不代表能成为家人。


在炎热的夏夜里,看了一个有点冷的故事。人的悲哀有千种不同,哪怕是同在一个被窝里相拥而眠的爱侣也无法完全体谅。相爱的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同床异梦,明明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温热,但两颗心却隔得很远很远。杏仁豆腐心的结局设置得很好,就让一切的终点停留在一个拥抱,不用刻意明说我们是否会接着携手走下去。


恰好在六月份,看了两部关于对两性关系探讨的剧目,比起《恋爱的犀牛》震撼人心的浓烈的痛楚,《杏仁豆腐心》由头至尾都是淡淡的钝痛。达郎质问小叶子在一起七年了她了解过他什么,好像除了身体,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对彼此一无所知。在狭小破旧的和室里,寒冷的平安夜,小叶子和达郎正在做分手前最后的相谈。关于共用的物件去处,对彼此新生活的展望,以及对生活中矛盾的点点剖析。像所有即将分离的情侣一样,他们坐在小桌子前,在为过去的共同生活在做一个总结。对生活细节大大咧咧的小叶子,让达郎无法忍受,他一边念念叨叨地和女友聊天,一边不停用抹布收拾被弄乱的房间。每天跟主妇们讨论哪家超市的萝卜更便宜的达郎,也在不断地挑战小叶子忍耐的极限,男友心安理得吃软饭的行为让她觉得愤怒。随着你一言我一语或怀念或抱怨的对话中,冲突与碰撞在不断升级爆发,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被层层剥开:原生家庭的伤害、爱侣出轨的背叛,性事的不协调……种种的种种,在最后达郎爆发之中达到了顶点,那一个意外流产的已经成型的孩子,是压垮他们的最重要的一根稻草。所有都可以重来,但是失去的那个孩子再也回不来了,这就注定了小叶子和达郎无法完成最初对彼此的承诺:要一辈子在一起。


但是我们又何必要求生活的伤痛必须痊愈,我们可以接纳它,它依然存在,不需要放开。正如结尾的小叶子,又朗诵起了那一段樱桃园,像肥皂一样越来越小的妈妈、死去的婴儿带给她的伤害已经完全消失了吗?没有,只是在那上面,总会在有一天,能够长出新的枝繁叶茂的樱桃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