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戏曲

26320浏览    2392参与
一野君黎

兰州团有毛病吧[微笑]要开始演出了才说彩唱不给搬桌椅板凳,我就请问您贵团了,一开始在报名的表单上有没有写?更何况说这事的时候是在上午,距离开始演就相隔几个小时了吧,该彩排的也都彩排过了吧?你现在说是几个意思。

然后又在晚上场比赛的时候突然说要压缩清唱彩唱时长,替换掉全部折子戏自带的配演改用剧团演员,是有什么病症吗?合都来不及合你负责?而且某些演员明天场的都已经彩排完了这会儿你在说你妈呢?更何况说要替换掉全部自带的配演,那钱呢,我们可都是交了钱的!

什么狗屁玩意,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人手不够提前说能死是不是,在正式开始前发通知能死是不是,我看贵团这个态度我是很好奇你们团中出了几个能干人儿啊?...

兰州团有毛病吧[微笑]要开始演出了才说彩唱不给搬桌椅板凳,我就请问您贵团了,一开始在报名的表单上有没有写?更何况说这事的时候是在上午,距离开始演就相隔几个小时了吧,该彩排的也都彩排过了吧?你现在说是几个意思。

然后又在晚上场比赛的时候突然说要压缩清唱彩唱时长,替换掉全部折子戏自带的配演改用剧团演员,是有什么病症吗?合都来不及合你负责?而且某些演员明天场的都已经彩排完了这会儿你在说你妈呢?更何况说要替换掉全部自带的配演,那钱呢,我们可都是交了钱的!

什么狗屁玩意,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人手不够提前说能死是不是,在正式开始前发通知能死是不是,我看贵团这个态度我是很好奇你们团中出了几个能干人儿啊?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上唱戏去?

呸!你又算是个什么的东西!


秋色空闺

方寻沧海河清 BL (4)

二日一早,罗河清刚刚用完早饭,喝完晨茶,换了衣服向二祥说:“去和白方寻说了,今日要同唱。”

二祥正点头,又听罗河清说:“今儿是朔日,你让他别闹脾性!”

二祥下去与白方寻说道,白方寻不屑问:“‘牡丹亭’他可会?他要是会了倒也不错,可与我同台。”末了,白方寻又鄙夷道:“他自是比不过徽星的!”

“那白爷先听了,对了本,再做点评也不晚!”二祥咬牙愤愤道。

“呵......”白方寻不屑的离开。

多日未曾开嗓的罗河清开嗓了。

这消息像是张了翅膀似的,半盏茶的功夫便从城内传到了城外,人们奔走相告,听客们早早就端坐在听堂等待。

“白郎怨!”罗河清幕布而亮相,开嗓一声便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华丽的顶冠...

二日一早,罗河清刚刚用完早饭,喝完晨茶,换了衣服向二祥说:“去和白方寻说了,今日要同唱。”

二祥正点头,又听罗河清说:“今儿是朔日,你让他别闹脾性!”

二祥下去与白方寻说道,白方寻不屑问:“‘牡丹亭’他可会?他要是会了倒也不错,可与我同台。”末了,白方寻又鄙夷道:“他自是比不过徽星的!”

“那白爷先听了,对了本,再做点评也不晚!”二祥咬牙愤愤道。

“呵......”白方寻不屑的离开。

多日未曾开嗓的罗河清开嗓了。

这消息像是张了翅膀似的,半盏茶的功夫便从城内传到了城外,人们奔走相告,听客们早早就端坐在听堂等待。

“白郎怨!”罗河清幕布而亮相,开嗓一声便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华丽的顶冠,瑰丽的褂缎,似墨的眼尾细细上挑,嫣粉的两颊,二者相得益彰,熠熠生情。

罗河清今日着了自己最爱的褂缎。那是将镶彩细线缠在红丝里,在用于上好的绸缎上钩绘出四凤祈愿;这褂缎富丽堂皇的,秀丽极了。

“怎生如此俊秀,奴家闺中三秋,未等十七出阁做人妇,先喜了!”

不得不说,罗河清的唱功的确无人能及。

白方寻被罗河清干净绵长的嗓子怔住了。

“宋姑娘!我一介凡夫,仅会泼墨丹青,怎引得你垂爱?”他端正起态度,认真对本道。

“我心成如这天凉水,日夜望君前来。”

“我心如悲秋三月天,昼白思汝可望。”

两人越唱越投合,越唱越好,一曲终了,人们还沉醉在刚才那两两相答的《越亭宋白缘》。

沧海厅的生意又好了起来,接连一个多月的人满为患。

白方寻对罗河清的态度也有所改善。

那日,白方寻打算将院里的那颗与宋徽星同栽的桃树砍倒。

“为何?”罗河清一脸奇怪的问,“好好地,砍了作甚?”

白方寻闻言,笑答:“栽着枇杷树,秋天了做些枇杷膏润嗓子,你不是有咳疾吗?”

罗河清脸兀的红了,他嘴硬道:“不需要!!”他一咬牙,狠心道:“再说,那是徽星同你栽的!”

白方寻一听,顿住了,他看着已经被自己砍得伤痕累累的桃树,烫手似的将斧头扔掉。

他缓缓抬手,抚上树皮。

“他究竟...被带去了哪里?”白方寻喃喃道,转头看着眼眶有些微红的罗河清,自嘲似的抬抬嘴角,独自支撑身子,进了屋子内。

罗河清目送他的离开,扭头看着伤痕累累的桃树。

他刚刚,可是有一点点动心对我?

罗河清缓步走到树旁,对着桃树,心中苦涩。

他向白方寻提起宋徽星后,白方寻再次失神了。

“我终究不如他宋徽星半分...”


未完待续.....

我今天!好了!!

今天都更新一遍!!

对了,忘了和你们解释,文中所有戏曲唱词皆出自秋色之手。

不是什么名家名篇,辞藻鄙陋,还望各位不要嫌弃!

这里秋色!感谢各位陪伴!

喜欢请赏赐一颗小心心(卑微ing)

爱您!


mufen

双推磨 常锡文戏 锡滩 王彬彬 王兰英

黄昏敲过一更鼓,房内走出我苏小娥。
婚后两年丈夫死,我一人过了三年多。
三亩租田我一人种, 空闲辰光要磨豆腐。
清晨忙到深半夜, 从来无人肯帮我。
到了年底分外忙, 挑水推磨一人苦。
肩挑水担上河滩, 哪怕是一夜不困我也要做。

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
一人推磨像牛车水,两人牵磨扯蓬帆。
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
上爿好象龙吞珠,下爿好象白浪卷。
推呀拉呀快又稳,磨儿转得象车轮。
多谢你来帮助我,叔叔真是热心人!
推呀拉呀快又稳,磨儿转得象车轮。
手里越牵越有力,哪里来的浑身劲?

一人牵呀一人拗,唱唱磨磨兴致高。
磨儿转又转,黄豆拗又拗,
珍珠进磨、银浆四面浇。
问嫂...

黄昏敲过一更鼓,房内走出我苏小娥。
婚后两年丈夫死,我一人过了三年多。
三亩租田我一人种, 空闲辰光要磨豆腐。
清晨忙到深半夜, 从来无人肯帮我。
到了年底分外忙, 挑水推磨一人苦。
肩挑水担上河滩, 哪怕是一夜不困我也要做。

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
一人推磨像牛车水,两人牵磨扯蓬帆。
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
上爿好象龙吞珠,下爿好象白浪卷。
推呀拉呀快又稳,磨儿转得象车轮。
多谢你来帮助我,叔叔真是热心人!
推呀拉呀快又稳,磨儿转得象车轮。
手里越牵越有力,哪里来的浑身劲?

一人牵呀一人拗,唱唱磨磨兴致高。
磨儿转又转,黄豆拗又拗,
珍珠进磨、银浆四面浇。
问嫂嫂,牵磨牵得好不好?
叫呀叫叔叔,牵磨牵得真正好。
叔叔生活好,人儿又厚道,
不知哪家姑娘福气好,跟你做嫂嫂。
我饭也吃不饱,怎能讨家小?
讨家小,总要讨,吃不饱难道就不讨?

嫂嫂你不要拿我开玩笑。 

紫竹架儿节节高,架上扯起豆腐包。

浆水滤得干,豆渣桶里倒,

豆浆下锅风箱噼啪叫。

问嫂嫂,烧火烧得好不好?

叫呀么叫叔叔,烧火烧得真正好。

叔叔手真巧,做事算头挑,

我若有妹妹,给你做家小,穷苦不懊恼。

啥人象嫂嫂,心肠这样好!

叫叔叔莫心焦,讨家小总能讨得到。 

说得容易就是无处找。 

一对沙缸绿油油 烧熟豆浆缸里倒 盐卤来点花 让它闷闷好 结成豆花 拷起好上包 叔叔呀 这缸豆花好不好 雪白豆花嫩又娇 嫂嫂你 手段高世上难寻找 说啥手段好 独木难成桥 独木桥路难跑 有事自己了 叔叔呀 为啥你自己还不了 方方木板光又光 摊好包布豆腐浇 满满一方框 勿多也勿少 一盘一盘 压成白玉糕 叔叔呀 累你辛苦多疲劳 做点小事啥紧要 我多谢你嫂嫂 教我豆腐浇 应当谢叔叔 我要谢嫂嫂 我谢你你谢我 大家莫客套 我帮你你帮我 真呀真正好

四和木
我画完了~撒花 这幅画灵感是...

我画完了~撒花

这幅画灵感是 水上灯 这首歌~

我画完了~撒花

这幅画灵感是 水上灯 这首歌~

穿越时空

新昌调腔《甄青天》

时间:2019.07.12

地点:长安大戏院

时长:一小时45分钟

评分:7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剧种,也并没有想看这个戏,是朋友推荐去的,这次是“浙漾京城”浙江戏曲北京周的演出,朋友昨天看了,说特别好看,叫我今天晚上去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去了。

这是一个新编历史戏,讲了一个明朝的青天甄完的故事。

明朝宦官专权残害忠良,这位甄完甄大人,没收了一个贪官贿赂宦官的十万银子,因而被宦官记恨。那年是天灾之年,黄河泛滥百年不遇,宦官于是把甄完调到极有可能决堤的地方去当官,结果甄完率领百姓死守大堤,大堤保住了。(宦官气坏了)但毕竟发了洪水,有十万灾民,开仓放粮需要一位...

新昌调腔《甄青天》

时间:2019.07.12

地点:长安大戏院

时长:一小时45分钟

评分:7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剧种,也并没有想看这个戏,是朋友推荐去的,这次是“浙漾京城”浙江戏曲北京周的演出,朋友昨天看了,说特别好看,叫我今天晚上去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去了。

这是一个新编历史戏,讲了一个明朝的青天甄完的故事。

明朝宦官专权残害忠良,这位甄完甄大人,没收了一个贪官贿赂宦官的十万银子,因而被宦官记恨。那年是天灾之年,黄河泛滥百年不遇,宦官于是把甄完调到极有可能决堤的地方去当官,结果甄完率领百姓死守大堤,大堤保住了。(宦官气坏了)但毕竟发了洪水,有十万灾民,开仓放粮需要一位上司的签名。宦官于是和那位上司串通,百姓求官府放粮,都快饿死了。但甄完到处找不到那位上司,私自放粮就是知法犯法,不仅自己会死,还会牵连父母妻儿,甄完特别纠结,但最终还是选择牺牲自己全家,开仓救百姓。

甄完被抓了起来,宦官还陷害他是贪官,说他贪污在家乡造豪宅……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大牢里的甄完真是有冤无处诉呀!

好在当时还有好几位御史,拼命保甄完,为他查案,说他放粮是为了彰显朝廷圣恩。更有一位于御史借养病之机,去甄完家乡查“豪宅”,却见他家仍是茅草屋,八十岁的父亲还在砍柴,七十岁的母亲在织布,于大人去为甄完申冤,还没开口先哭了起来,说甄完实在太清廉了。沿途百姓还上了万民书……

皇帝于是把甄完放了,赐了“清官第一”的牌匾,现在还挂在他的家乡。


新昌调腔,是古老的戏曲声腔之一,又名掉腔、绍兴高调、新昌高腔。以新昌为中心,流布于浙东绍兴、萧山、上虞、余姚、嵊县、宁海等地。它被认为是明代南戏“四大声腔”之一余姚腔的惟一遗音。

2006年浙江省新昌县申报的新昌调腔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类别:传统戏剧;编号:Ⅳ-8)。


这个剧种,听上去和越剧差不多,但不如越剧好听(所以不如越剧流传广吧),到现在只剩下新昌县那一个地方有这个剧种的剧团了,一个县剧团进京演出,连演两场,真是挺不容易的。

但我觉得那么多的剧种,迟早会有很多小剧种灭亡。因为一个剧种的生存,不仅需要有人唱,有人听,还要有人写,要不停的创新,才会有生命力。能传唱就挺不容易的,需要政府扶持。那写剧本、编唱腔的人,还有多少能传承呢?

不过,我也看到些许希望,近期看的几个地方剧团的新编戏,质量都还不错。这种县剧团还能创作编排新戏,真不简单!


甄完(1392-1465)字克修,号复庵,浙江新昌彩烟岩泉村(今新昌县镜岭镇岩泉村)人,明朝初期政治人物、进士出身。 

永乐十九年,登辛丑科进士,授刑部主事,处理朱高煦叛乱案,并升任河南左布政使,治理当地官场,明景帝曾赐“清官第一”牌。 

甄完出生贫寒,好读书,勤攻苦奋,励于晨窗夕灯,一言一行,必以古人自期待。从政四十余年,而任地方高官达二十余年,扶颠持危,多所建树,为上为下,功烈昭炳。持大体而不存行迹,外柔内刚,权贵一无所阿,励行清白,奉给之外一毫无染,复自隐晦,不市廉而求人知,平居手执一卷,至老不废。其高风亮节,堪为后人楷模。


以前真没听说过这位青天,当然也是我孤陋寡闻。他的事迹挺感人的,剧本虽然单薄了一些,但有些心理戏还不错,表现了他的纠结与矛盾,他非常清楚的知道私自放粮的罪有多么大,下属都劝他不要这样做,他也挣扎过,但最终还是开仓了。还写了这位青天的家人,有一场戏,他入狱后,妻子去看他。虽然他对得起青天对得起黎民,但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家人。做一个青天不容易呀!

关于演员,就男主(其实是个女演员)唱得比较好,于御史唱得太不给力了……那两个宦官演得不错,丑恶的嘴脸全演出来,真想扇他们两巴掌,再踹上两脚!!(演员里标粗的那两个人)

灯光、服装、舞台布景都不错,很有设计感(回头再补图),新编戏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传统戏太古板了(谁也不敢大胆改呀)。化妆宦官化得很棒,但是女性角色脸弄得也太白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剧种也有“帮腔”,我还是不太能接受“帮腔”。。觉得挺多余呀,有时掩盖了台上演员的声音。

关于帮腔,见我写的川剧那一篇。川剧的帮腔感觉更好一些,类似合声,这个剧种的帮腔,就像大合唱……


剧中人…………扮演者
甄  完…………王  莺
于御史…………唐志林
皇  帝…………石林芹
王  振……刘杭炯
曹吉祥……潘浩钧

郑  氏……章银萍
汪  荣……田  敏
安  平……王赛熠
韩婆婆……王益莉
【演出单位】新昌市调腔保护传承发展中心


来一碗傻白甜多放糖

20190421京昆十八罗汉图谢幕

20190421京昆十八罗汉图谢幕

四和木
出差回来了,发一张进度混更(๑...

出差回来了,发一张进度混更(๑Ő௰Ő๑)

出差回来了,发一张进度混更(๑Ő௰Ő๑)

千千千葉
特别想看太真外传,不要交响的〒...

特别想看太真外传,不要交响的〒_〒

特别想看太真外传,不要交响的〒_〒

秋色空闺

方寻沧海河清 BL (3)上

“三尺龙泉万卷书,皇天生我意何如?山东宰相山西将,彼丈夫兮我丈夫。”

白方寻绵厚的嗓子唱功十足,旋身抖剑,身影疾跃,赢得台下一片叫好,看客们又多了不少。

罗河清今日并未见谢老板,也未曾与别人商谈,而是去了杭城外的垚山,寻医问药。

“哟!罗老板,稀客啊!”谢郎中在屋子里,放下烟袋子腾出手,冲罗河清招手。

“说笑了。”罗河清坐在屋子里的藤椅上,看着谢郎中将布垫铺在桌上,伸出手让他切脉。

“罗老板有何事?竟在鄙人的破屋子里问医呢?”谢郎中并不先切脉,反而询问。

罗河清顿了半晌,说:“近些日子总觉得提不起气力,胸口里像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

郎中点点头,手指按在了罗河清的脉搏上。

“还...

“三尺龙泉万卷书,皇天生我意何如?山东宰相山西将,彼丈夫兮我丈夫。”

白方寻绵厚的嗓子唱功十足,旋身抖剑,身影疾跃,赢得台下一片叫好,看客们又多了不少。

罗河清今日并未见谢老板,也未曾与别人商谈,而是去了杭城外的垚山,寻医问药。

“哟!罗老板,稀客啊!”谢郎中在屋子里,放下烟袋子腾出手,冲罗河清招手。

“说笑了。”罗河清坐在屋子里的藤椅上,看着谢郎中将布垫铺在桌上,伸出手让他切脉。

“罗老板有何事?竟在鄙人的破屋子里问医呢?”谢郎中并不先切脉,反而询问。

罗河清顿了半晌,说:“近些日子总觉得提不起气力,胸口里像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

郎中点点头,手指按在了罗河清的脉搏上。

“还有些时候,那胸口疼痛的像锥子钻肉那般。”

气虚脉弱,阴阳失调,肺气阻郁,气机不利。

这,居然……

谢郎中眼神瞬时变了。

罗河清自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他微微拧了拧眉毛,询问道:“如何?”

“罗老板,您这是……肺积啊。”谢郎中唏嘘着。

肺积……

罗河清怔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忙问道:“那我这嗓子?”

谢郎中摇摇头,叹气道:“这,还是小心为妙啊。”

谢郎中朝自己的药柜走去,挑挑练练了自己珍藏的上等货,配了几副益气,养元的药递给罗河清。

“一副药三次。”谢郎中摇摇头,又对屋子外的罗河清说:“罗老板,珍重。”


未完待续……

我还没更完,雨太大啦!吓人!回家继续发!

我爱你们!



后思思而行

一戏千秋•壹

  时辰还早,戏园子里阳光明媚,戏台无人,青砖铺地,艳红厚重的帘幔垂落,却已经聚满了不少看客。

  

  “这小旦怎么还不出来……”

  

  “可不是,都等了半天了连个影都没见着。”

  

  “我家店门没收拾就赶过来了。”

  ……

  

  顾随听到身旁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不由得轻轻皱眉,侧头问同自己来的傅淮南:“等的人那么多,怎么还不开戏?”

  

  傅淮南正眼巴巴地瞧着戏台上的帷幕,见顾随这么问,便回过头耐心解释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戏班子啊,守旧的很,不到点你别指望他能出来。”

  

  “有钱还不赚……”顾随撇撇嘴有些不快,抱怨道,“三教九流,这戏子又才算几等,不过个唱戏罢了,装什么清高。”

  

  他...

  时辰还早,戏园子里阳光明媚,戏台无人,青砖铺地,艳红厚重的帘幔垂落,却已经聚满了不少看客。

  

  “这小旦怎么还不出来……”

  

  “可不是,都等了半天了连个影都没见着。”

  

  “我家店门没收拾就赶过来了。”

  ……

  

  顾随听到身旁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不由得轻轻皱眉,侧头问同自己来的傅淮南:“等的人那么多,怎么还不开戏?”

  

  傅淮南正眼巴巴地瞧着戏台上的帷幕,见顾随这么问,便回过头耐心解释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戏班子啊,守旧的很,不到点你别指望他能出来。”

  

  “有钱还不赚……”顾随撇撇嘴有些不快,抱怨道,“三教九流,这戏子又才算几等,不过个唱戏罢了,装什么清高。”

  

  他本就没看戏这雅兴,是傅淮南非要拉着自己来看的,有在这戏园子等的时间,他都可以去环采阁同美人吟诗作对好几回了。顾随越想越觉得浑身难耐,觉得台上的帷幕就跟那满楼的红袖似的招得他心痒痒。

  

  傅淮南深知顾随生性纨绔,明白他这时心也不在戏园子里了,便无奈道:“你若不想留着,就先去做你的吧,反正沈双的场子没那么快,倒时候再回来看也不迟。”

  

  果不其然,顾随一听傅淮南这么说,脸上立马眉开眼笑,他没半点犹豫,拍拍袖子站了起来:“这是你说的,那我可就不在这苦等了。”

  

  “嗯,去吧去吧。”

  

  傅淮南哭笑不得,他话音刚落顾随就乐颠颠地走了。

  

  出了院门,时间早得很,街上除了卖早点的摊子开了铺,许多户店门还关的严实,走远些才有了些买小玩意的商贩。

  

  顾随一边走一边往那些形形色•色的小贩摊子上望,寻思着买几盒胭脂等会送给环采阁的几位姑娘。

  

  “哎哎,这位公子有没有什么看上的。”一小贩见着顾随在自个铺子前转悠,勤快地招呼问道。

  

  “你帮我挑两盒胭脂水粉,适合肤白的姑娘用的。”顾随看了看那些个瓷质的胭脂圆盒,自己也分不太清,付了钱回答。

  

  “好嘞。”小贩很快就挑练出了两盒,递给顾随,“香囊要不要?早上用晒干的白茉莉刚做的,漂亮的很。”

  

  小贩说着,拿起了一个五彩丝线缠成的小囊袋,上头绣着绿荷托红莲,下边连着几条摇头摆尾的鲤鱼,鱼的身体边缘衬有水纹,水纹之下是五色串珠缨络。

  

  顾随见那几尾鲤鱼绣得有模有样,确实好看,经不住小贩的说辞,干脆同那两盒胭脂水粉一起买下了。

  

  离开后顾随便把那两盒胭脂揣进了兜里,他随手拿着那个小香囊晃悠着看,时不时比划着挂在自己腰上。

  

  那小贩估计没骗他,这么远着闻也有股茉莉的香味,即使不送给是环采阁的美人,他自己留着也觉得挺合适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那戏园子呆久了,顾随闻着那股子茉莉的清香总有股戏台上淡淡的檀木味道。

  

  正失神呢,忽然顾随就听到了远处的戏园子里传来了一阵热闹的锣鼓声。

  

  ……


宋暮尘

关于戏子无情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夜,随着日军枪声响起,全国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尚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安远县城内一片祥和,戏院的戏台上仍咿咿呀呀的唱着悲欢离合《桃花扇》


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不知这戏里戏外唱的是谁的悲欢谁的离合


裴晏之,便是这戏院的“角儿”


方寸戏台上,只见他水袖柔婉、昆腔曼妙,在一众叫好声中,生生演活了那敢爱敢恨、不惜血染桃花的李香君


然家国破碎,山河飘零,孰能幸免


不久,战火便绵延到此,日本人包围住县城,并来到戏院要求给他们单独演一场,以慰问所有日本士兵,并指名裴晏之出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戏院乃至县城,所有人亦难逃一死


裴晏之笑了笑,...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夜,随着日军枪声响起,全国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尚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安远县城内一片祥和,戏院的戏台上仍咿咿呀呀的唱着悲欢离合《桃花扇》


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不知这戏里戏外唱的是谁的悲欢谁的离合


裴晏之,便是这戏院的“角儿”


方寸戏台上,只见他水袖柔婉、昆腔曼妙,在一众叫好声中,生生演活了那敢爱敢恨、不惜血染桃花的李香君


然家国破碎,山河飘零,孰能幸免


不久,战火便绵延到此,日本人包围住县城,并来到戏院要求给他们单独演一场,以慰问所有日本士兵,并指名裴晏之出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戏院乃至县城,所有人亦难逃一死


裴晏之笑了笑,没有拒绝,转身坐到妆台前,描起了眉目


是夜,小县城内一片寂静,映衬着戏院里灯火通明,日本人都坐在戏台下,喝着酒吃着肉,放肆谈笑


锣鼓敲响,戏幕拉开,好戏开场


台上唱的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台下坐的是豺狼虎豹,恶鬼当道


随着鼓声急切,唱腔愈发悲愤,台下那些豺狼竟似也怔住了,就在此刻,台上“李香君”大喝一声“点火!”


直到敌人发觉,火势早已蔓延,想逃出去却发现门早已被堵得严严实实,整座戏楼都在他们不知不觉间被泼洒了油


台上的戏还在唱着,正唱道: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楼塌了,戏却未终


位卑未敢忘忧国,都道戏子无情,怎知戏子也有心

穿越时空

京剧《游百川》(更新了图片)

时间:2019.07.06

地点:长安大戏院

时长:两个小时

评分:7分


以前不知道游百川这个人,看完搜了一下,原来是个了不起的言官。他是山东人,这出戏是山东排的。

百科记载:

1873年(同治十二年),穆宗皇帝亲政,命重修圆明园,游百川与御史沈淮皆上疏谏阻,穆宗震怒,但游侃侃正言申辩,毫无惧色,穆宗为之动容,遂改初衷,一时刚直敢谏之名轰动朝野。

这出戏就是根据这一段改编的。

同治要修圆明园,其实是为了让慈禧住过去,远离权力中心,减少干政。这一点被大臣们瞧出来了,但谁也不敢说话,就推游百川出来。游百川根本不知其中原委,只说修圆明园劳...

京剧《游百川》(更新了图片)

时间:2019.07.06

地点:长安大戏院

时长:两个小时

评分:7分


以前不知道游百川这个人,看完搜了一下,原来是个了不起的言官。他是山东人,这出戏是山东排的。

百科记载:

1873年(同治十二年),穆宗皇帝亲政,命重修圆明园,游百川与御史沈淮皆上疏谏阻,穆宗震怒,但游侃侃正言申辩,毫无惧色,穆宗为之动容,遂改初衷,一时刚直敢谏之名轰动朝野。

这出戏就是根据这一段改编的。

同治要修圆明园,其实是为了让慈禧住过去,远离权力中心,减少干政。这一点被大臣们瞧出来了,但谁也不敢说话,就推游百川出来。游百川根本不知其中原委,只说修圆明园劳民伤财谏言劝阻。负责修园子的官员其实想通过这事横征暴敛,他儿子为恶被游百川杀了。同治怒了,把游百川抓了。游百川的老师把背后同治与慈禧的斗争告诉了游百川,其实根本就不是修园子的事,而是母子争权,让游百川放弃纳谏,游百川不从。结果同治召见游百川,强迫他写字,同治说什么他写什么……同治念完,游百川写完才知道上当,但写完同治把他放了,他又闯宫反诲说他写的不是自己本意,同治气极要杀他,他的老师把同治的根本目的告诉了慈禧。最后慈禧救了游百川,同治特别生气,觉得官员们反对他修圆明园,是因为不愿意他亲政,一气之下把所有官员罢黜了。慈禧废了同治,召回官员,游百川心灰意冷不想回去了,结果他老师一通劝,激起了他的斗志便又回去做官了。

大致剧情就是这样。我并不知道历史上的同治是怎样一个人,就剧中这个同治,手腕实在太嫩了,完全没有和慈禧斗的本事,活该被废。而剧中的慈禧原本是真心让他亲政的,结果他闹这么一出,慈禧才把权力收了回来。我觉得真实的历史可能比这复杂的多吧。

连续两天看新编历史剧,都是写的言官的故事,魏征那个剧本比游百川这个成熟、精彩得多,挑了魏征一生的几个片断,把魏征这个人表现的很丰满,整个故事也吸引人。而游百川这个故事,两个小时就围绕修不修圆明园展开,这个要修那个不让修这个非得要修……一直在纠缠,太婆婆妈妈了,前面我都看困了。

在表演与其他方面也没什么特色,只能说是个中规中矩的戏吧。就是有一点我挺佩服,敢写慈禧和同治争权,厉害,很容易联想影射当今呀。。。

唱得还行吧,女主(其实是个酱油女主是梅派的,慈禧居然是尚派,我还听不出尚派有什么特色……)


游百川:杨少彭(饰)
同  治:焦鹏飞(饰)
周  氏:闫文倩(饰)
翁同穌:陈长庆(饰)
恭亲王:闫福强(饰)
慈  禧:崔秀丽(饰)

炽羽凰飞

一,二,三

准备扮相!

一,二,三






准备扮相!

穿越时空

石家庄丝弦《大唐魏徵》(现在都写魏征了,不知道为什么还用徵字,显得高大上吗?)

时间:2019.07.05

地点:中国评剧院剧场

时长:近两个半小时

评分:9分


以前不知道有石家庄丝弦这么个剧种,去看这个戏完全是因为这个剧,因为对魏征感兴趣。

下班之前下起了大雨,天气特别差,出发去剧场的时候,雨还在下,我需要走将近二十分钟的路去坐公交,但我还是打着伞去了,怕堵车比原计划早出发了半小时(果然有些堵)。

也许因为剧种太小不被知道,也许因为宣传得太不到位,也许因为天气不好,上座率很差,可能不到半数吧,票价超便宜,绝大多数是赠票,但是演员还是很卖力的演出。

丝弦我第一次听听不出好赖...

石家庄丝弦《大唐魏徵》(现在都写魏征了,不知道为什么还用徵字,显得高大上吗?)

时间:2019.07.05

地点:中国评剧院剧场

时长:近两个半小时

评分:9分


以前不知道有石家庄丝弦这么个剧种,去看这个戏完全是因为这个剧,因为对魏征感兴趣。

下班之前下起了大雨,天气特别差,出发去剧场的时候,雨还在下,我需要走将近二十分钟的路去坐公交,但我还是打着伞去了,怕堵车比原计划早出发了半小时(果然有些堵)。

也许因为剧种太小不被知道,也许因为宣传得太不到位,也许因为天气不好,上座率很差,可能不到半数吧,票价超便宜,绝大多数是赠票,但是演员还是很卖力的演出。

丝弦我第一次听听不出好赖,就不做评价了。单说剧本,看完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序幕是李世民率兵出征高句丽大败,伤亡惨重,回来路上路上路过魏征的祠堂,想起当初魏征极力反对出兵,李世民感叹,如果魏征活着,就不会有此一败了,于是让扎营,他去魏征祠堂祭拜。到了以后发现,礼堂的惨状惨不忍睹——其实是他命人砸的。出来一个瞎眼的老婆婆,说魏征临终前有一封信给皇帝,李世民便让她去取。

整个故事便是李世民在魏征祠堂回顾魏征。从一开始李世民玄武门事变要杀魏征,因为魏征曾劝太子早下手为强(可惜太子没听)。刑场上,魏征道破李世民的心事,李世民害怕史书上留下这不光彩的一笔,便问魏征破解之道,魏征其实很有抱负,想活着做出一番事业,便指点李世民四个字“大唐盛世”,说只要李世民让百姓安康、国家强盛,史书就会记载他做得对。李世民为此与魏征三击掌盟誓,要听从魏征谏言共同开创大唐盛世。

后面主要讲魏征几次直言纳谏的事,包括著名的藏鸟事件、长乐公主减嫁妆事件等等。李世民虽然生气,但都听从了。过了几年,大唐盛世初显,李世民便飘飘然的,又要泰山封禅,又要征高句丽,群众附和,只有魏征直言纳谏劝阻,李世民虽然最终听从,但非常生气。

李世民已经变了,再难听进劝阻,魏征此时萌生去意。这时有一句台词说到了皇帝陛下到了盛世,就喜欢歌功颂德、阿谀奉承!我真想为这句鼓掌呀!这句好犀利呀!

正在这时,李世民看上一个女子,要收入宫中,但那女子早与青梅竹马订婚,宁死不从,魏征也不隐退了,又去纳谏……最终把李世民劝服。

然后就尾声了。尾声又回到了祠堂,多年以后魏征已经病逝,后来魏征举荐的一个人参与谋反,李世民就命人砸了魏征的墓碑与祠堂。此时李世民大败而归,取出魏征留给他信,魏征信上说我早算到你会有此一败,败后必定路过这里,所以留一封信给你(这魏征也太神了,不知历史上是否有这样的情节呀),而信的内容就是之前魏征写的《谏太宗十思疏》——《谏太宗十思疏》是魏徵于贞观十一年(637)写给唐太宗的奏章,意在劝谏太宗居安思危,戒奢以俭,积其德义。当时的李世民对此奏章可能不以为然,而此时读来,却醍醐灌顶。

剧情就是这样的,其中大部分是史实。只是专挑惹李世民生气的谏言来演,可能是为了突出了魏征的忠直的一面,但就显得李世民有些小肚鸡肠了,其实有很多谏言,李世民是心甘情愿采纳的嘛。这样的剧情虽然突出人物的性格,但可能与历史中的人物有所出入了。就是突出了李世民好大喜功、贪图享乐的一面,突出了魏征直言纳谏,敢触龙颜的一面,把他俩弄成了矛盾冲突的双方。历史上两人是不是更多是和谐一面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但从李世民怀念与评价魏征的言论来看,两人的矛盾没那么深(虽然砸了墓碑和祠堂)。

当然,两个多小时,能表现这些也算不错了。不可能重现几十年的历史,毕竟历史中的他们是很复杂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如此简单,纳谏背后的采纳与否有极其复杂的背景和因素。


这是一个新编历史剧,抄一段创作背景和主创团队:

《大唐魏徵》2017年年3月投入创作,旨在以家乡戏演家乡人,讲述石家庄故事,传播石家庄好声音。全剧采取倒叙方式,以大唐贞观二十一年,唐太宗李世民东征大败,路过魏徵故里,回忆起魏徵开篇,以历史事件为基础,讲述了魏徵屡次犯颜直谏,辅佐唐太宗开创贞观盛世的故事,将魏徵为了国家社稷、为了老百姓的福祉,把个人荣辱甚至生死置之度外,不屈不挠进言、请命的形象,丰满地呈现在舞台上。

该剧由国家一级编剧刘兴会执笔,国家一级导演、中国戏曲导演协会理事石玉昆担任导演。京剧当红小生、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金喜全也加入主创队伍。此次石家庄市丝弦剧团以A、B组的形式排练。其中,A组由24岁的丝弦小将康佳乐饰演魏徵,国家二级演员张淑改饰演唐太宗。B组由优秀演员郭鹏饰演魏徵,青年演员李端阳饰演唐太宗。该剧配乐、舞美、服装、灯光设计师等都是从北京、浙江、上海请来的国内顶级水准的业内专家。


国家一级的就是厉害,编剧、导演都不错。另外,配乐、舞美、服装、灯光设计、舞台设计都值得一赞!

配乐提一点,每两幕中间的音乐不再是传统的了(当然也许丝弦就不是京胡为主的演奏),换成了琴、筝等古典乐器的音乐,仿佛听到大唐之音。

服装上李世民有一套圆领长袍,有些大唐特色,其他服装虽然没有脱出传统戏曲的服装,但也有些设计特色。

我看的好几出新编戏,灯光的运用(借鉴了话剧)都不错,这算对传统戏曲的一个改良吧。

最值得点赞的是舞台设计,台上八根大柱子一支,巍巍大唐的气度就出来了,四块比舞台高两个台阶的台子不断变幻,构成不同的场景,设计得非常巧妙,空间层次感特别好,传统戏曲的桌椅都没有了,换上了几案,史官褚遂良也是在这种几案上书写的。虽然与唐朝的家具还有出入,但比用明朝的桌椅好太多。另外,酒壶、酒杯、灯盏等小的物件也很讲究,没有用现代的白瓷壶大赞!

以前我比较喜欢传统的剧目,也许是觉得传统剧目是经过历史沉淀下来的精品,但现在我更爱看新编剧了。现代的编剧虽然编的是历史剧,但很贴现在的国情,优秀的剧目无论是在剧情还是在唱词上,水平都很高。一些现代技术的运用,也大大提高了可看性。(可能很多是从话剧借鉴来的)

另外,还有一点想说。我看戏曲喜欢的一点是,要有只能用戏曲的形式来表现,电视剧、话剧都难以表现的东西。这出戏就有这样的表演,所以我觉得很值得一看。还有很多的看点与细节值得点赞,就不一一说了,已经写太长了。

至于唱腔,我还没听出味来,也不知道演员唱的水平如何,遗憾哪!(我听过的剧种极少,能判断好赖的剧种更少……)可能唱得并不是特别好,毕竟是年轻演员。


照片说明:(没带相机,手机拍的,凑合看吧)

1、序幕,李世民战败,地上躺的遍地死尸(不像传统戏曲的假死,而像电视剧的场景)

2、第一幕,君臣二人决心携手开创大唐盛世

3、第二幕,魏征纳谏,注意看大柱子,每张照片都有大柱子,突显了舞台的空间感

4、第三幕,李世民身穿圆领长袍偷着去狩猎,结果碰到魏征去上坟,被魏征狠狠“教训”了一顿,鸟在袖子中被捂死了……可怜的鸟儿~

5、主要看大柱子,我真是爱上这几根大柱子了

6、每幕中间,会有褚遂良记史

7、8、尾声,李世民在祠堂“见到”魏征,魏征像变成真人,从上面走了下来。(这个设计特别好,君臣二人穿越时空的对话)

9、魏征说完,又走上去了,李世民望着魏征像,要重修魏征祠。

10、谢幕,掌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