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好丢人

174浏览    16参与
目暝

p2一個簡單草稿,我太難了,24h後刪

p2一個簡單草稿,我太難了,24h後刪

赤玉何人

【ABC排列组合】生之响往

*bgm如题,刺猬的歌

*也如题,排列组合,(看不出来的)五月风暴au,混邪,不正常,片段灭文,有车轱辘,cp见凹3tag,请务必做好心理准备(。

*一个尝试。给 @Eroica.  (和 @真的老点- 想看的皮裤!)

*被屏了,链接看评论


-


Summary:

让想象力夺权。


-

别问,问就是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能只是短暂地发了一场疯。如果有任何冒犯,特别抱歉,不是我本意。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的本意是什么。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

*bgm如题,刺猬的歌

*也如题,排列组合,(看不出来的)五月风暴au,混邪,不正常,片段灭文,有车轱辘,cp见凹3tag,请务必做好心理准备(。

*一个尝试。给 @Eroica.  (和 @真的老点- 想看的皮裤!)

*被屏了,链接看评论


-


Summary:

让想象力夺权。


-

别问,问就是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能只是短暂地发了一场疯。如果有任何冒犯,特别抱歉,不是我本意。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的本意是什么。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

提马.

【双狼】驻梦之人(1.)

*德狗视角✔️

*ooc属于我

码的很。避雷注意

事情讲的也很乱。

自闭了。

大概两篇能完。(所以为什么这破故事还有两篇)

水平很低你们随便看看。

我是弟弟


“德克萨斯……”


“你还在梦中没走啊……呐,你回来好不好。”


这雨还真是下个不停啊,嘛,我就快来陪你了……”


‖灰蒙蒙的天,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逐渐随雨水散去。世界仿佛都已黑白,唯有几朵紫色的小花,在这黑白的世界,显得格外的明亮。


我站在几具已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上,鲜血早已将手中的双剑染的鲜红。我抬起头,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雨水便朦胧了视线,模模糊糊中,我看...


*德狗视角✔️

*ooc属于我

码的很。避雷注意

事情讲的也很乱。

自闭了。

大概两篇能完。(所以为什么这破故事还有两篇)

水平很低你们随便看看。

我是弟弟


“德克萨斯……”


“你还在梦中没走啊……呐,你回来好不好。”


这雨还真是下个不停啊,嘛,我就快来陪你了……”


‖灰蒙蒙的天,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逐渐随雨水散去。世界仿佛都已黑白,唯有几朵紫色的小花,在这黑白的世界,显得格外的明亮。


我站在几具已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上,鲜血早已将手中的双剑染的鲜红。我抬起头,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雨水便朦胧了视线,模模糊糊中,我看见一个人,她站在一簇紫色的小花旁,她手拿着的剑闪烁着骇人的光,灰色的长发随风凌乱着,黑色的风衣在风中肆意的舞。她手捂住了脸,看不清表情,但是她——在狂笑。不是那种因战斗胜利的笑,也不是因自己有很大功劳得意的笑,而是——纯属于疯狂的笑。


「矿石病会使人陷入疯狂」


当我注视着她时,她腿上有着明显的大片黑色结晶体——矿石病


‖再一次见她时,是在我快要死的时候。


我跪倒在地上,血从嘴边滑落,滴在地上炸成了一朵朵鲜花,手早已无力举起双剑继续战斗,看着整合运动的刀渐渐逼近仿佛要将我吞噬。我缓缓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的,是能天使手举苹果派,脸上洋溢着开朗的笑,空唱着我喜欢的歌,那位灰发的女子,她在狂风暴雨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还有——一朵紫色的小花。都说人在死之前脑海会浮现出人生中最美好的事啊,我也快结束了吧……


“多久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狼狈了?”

一个声音在脑海中炸开,我猛的抬起头——是她。银色的眼睛却闪着猩红的光,灰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黑色的风衣被刀剑划的破旧不堪,手中银色的剑中倒影的人是我,一个狼狈不堪的我。“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拉普兰德”她转过头看着我,“怎么,起不来了?那就看着吧——”


挥剑、向下、刺入心脏,她的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我当然不会甘心待在她后边被护着,手臂也恢复了点力气,便抬手放下一波剑雨。


她回头看着我,挑了挑眉,笑道:“哟?”

“让我看着你一个人打完所有人?”我撑着剑,废了好大劲才勉强站起来

“开始吧”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两个人配合的不错,整合运动也灭的差不多了,她正准备收场时,一个还有一口气的敌人向她扑了过去,“走!”我将剑扔了出去,恰好刺中了那人的心脏。

“哈哈,你剑术不错嘛”她双手搭在脑后,从口袋抽出一包烟,抽起烟来,星火在黑夜中有着明亮的红色的光,纱一般的烟雾在空中缭绕着,呛鼻的烟味扑面而来,我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她看向我,“要来一根吗?”

“戒了”我皱了皱眉“你也少抽点”

“呵呵”耳边传来的,是她低低的笑


夜幕将星星抖落在河面上,草丛传来蛐蛐的奏乐声,河边吹起微凉的风,带起了她浅灰的刘海,淡淡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轮廓清晰的脸庞,沾上了点点猩红的血,银色的眼睛在黑夜中如星星般闪烁着,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的抖动着,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狰狞的笑容——带着鲜血。


我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直到她看向我时。

“?”她歪了歪头

“没什么”我低了低脑袋,喉咙有点干涩,脸上有点发热。

“呐”她轻轻开口道。

“怎么了”我转过头,回答我的,却是一个带着烟味的吻

她的舌头侵占我的口腔,不时舔着我的唇齿

烟味呛的我有点难受,我不禁皱起了眉,想推开她却又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气氛。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中间只隔了层薄薄的衣服,很快,衣服湿的如泡在水里一般

第一次接吻不懂怎么换气,没过多久我便憋的脸通红,一把推开了她,大口喘着气,汗水也浸湿了刘海。

“你技术可真烂”她用大拇指抹了抹嘴边的口水,嘴角勾起一抹笑。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转过头,手捂在脸上发现脸热的发烫。

“你·脸·红·了”她突然凑上来,在我的耳朵边一顿一顿的说道,使我瞬间如同丢盔弃甲了一般手足无措

“闭嘴”反应过来我已将剑对准她的喉咙

“草,我在干什么啊”我放下剑,手捂牢脸,坐在河边的长椅上,觉得脑袋快要炸了。


“呐,德克萨斯”

“?”我放开手抬头看她,发现她在路灯下,笑的温柔

“这花真适合你”她轻轻的笑着,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的笑,可以笑的这么温暖,这么温柔

“什么 ……”我手向头上摸去,指腹好像碰到柔软的单薄的什么东西,我轻轻将它取了下来,那是一朵花。

一朵——紫色的小花


“这花叫什么来着……嗯……紫罗兰”她挠了挠脑袋,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这花就送你啦”

她凑了上来,吻了吻我头上的紫罗兰,眼中的爱意快要溢出来


“我会永远爱你”


‖月色下,一对相爱的人,一个表达爱意的吻,一个赌上一生的承诺,一切看起来多么美好,直到这一切美好变质了为止。


“呐傻狗,你睡了吗”一次晚上睡不着,突然想到一个搁在心底很久的问题没问过她,想着趁这次问个清楚,可回答我的却是长时间的沉默。

“啊……睡了吗”我叹了口气,翻了个身。

“谁说我睡了”她从背后扑过来抱住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带着淡淡的薄荷香——那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她头搭在我颈窝上,发丝挠的我脖子有点痒痒的,转而感到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我的后背,虽说已经做过无数次了,我却始终不能习惯,不禁颤了两下。


“怎么了”她见我没动静,开口问道。


想起有正事要问,我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你那个……矿石病,如果发作了会怎么样。”


“你想看吗,会像烟花一样炸开哦平静的语气我偏过头去看她,她也在看着我,毫无波澜的眼神如无风经过的湖面一般,但也告诉了我她早已看淡这种结局。


“我会永远陪着你”我心底涌上了害怕,那是不由自主的害怕。我不由地抱紧了怀中的人、抱得紧紧的,心底暗暗发誓


“我绝对、绝对不会放手”


tbc.


*紫罗兰花语:永恒的爱


我好难

码不好

我好卑微



Insomnia。

半夜胡乱打一个900+的花吐

这人突然出来嚎叫了一声然后又缩回去了/

不是点的梗!那个我想写的有质量一点qwqqq这个就别带脑子看

真正意义上的只活了十分之一的35(ni

正文见下


1.      淡紫色的花落下来,正掉在锃亮的手术刀上,染了刀上的血迹。


2.    “那个...”

         玻璃另一边的D级欲言又止。

      “如...

这人突然出来嚎叫了一声然后又缩回去了/

不是点的梗!那个我想写的有质量一点qwqqq这个就别带脑子看

真正意义上的只活了十分之一的35(ni

正文见下


1.      淡紫色的花落下来,正掉在锃亮的手术刀上,染了刀上的血迹。

 

2.    “那个...”

         玻璃另一边的D级欲言又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最后问一下...”

      “请讲。”

         049停下擦拭刀片的手开口回答,却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实际上,这整场的访谈里,049几乎都没用正脸去看过对面的人。

         像是刻意在隐瞒些什么。

      “基金会除了为您提供实验用的东西外,提供的东西还包括...薰衣草吗?”D级絮絮叨叨地说着,完全无视对面049一闪而过的惊异神色。

     “......从刚才进来我就想说了,这里弥漫着一股薰衣草的香味,我甚至还找到了些花瓣......就像我女朋友曾经......”

 

3.     一定是瘟疫。

        负责治愈罪恶的人沾染上了罪恶的种子,这可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不能被发现。

       ...也是迟早会被发现的。


4.    他决心隐瞒,包括老友。

       得了瘟疫可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更何况这种瘟疫他从未见过。

        无从下手。


5.     如何销毁?

        在花量仍很少的情况下,049选择将它们尽数塞进那瓶不久前收集的035的腐蚀液里。

        049看着它们掉进去,被黑色的液体埋没。零碎的花朵打着转儿飘在上面,艳丽的色彩瞬间就枯黄发脆,最后只是吱的一声悲鸣,便彻底没了踪迹。


6.      "老朋友...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035夸张地做出一个嗅闻的动作,紧接着从常驻的笑面变成了悲剧面孔。

        "你看这空气里的熏衣草味也太明显了些,我记得你只有在烦心的时候才会去闻这些熏衣草...你一定遇到了什么难解决的麻烦,我的老伙计。让我猜猜,是那群人又不给你输送活物来进行实验了吗?......“

        049觉得嘴里满当当塞满了东西,于是他听着对面035的唠叨,只能含糊不清地回了句”嗯。“

       病情似乎加重了。


7.   糜烂的花朵堆积在收容室的各个角落里。

      腐烂的植物气味和新绽花朵的芬芳奇怪地交织在一起,它们像蔓延的藤蔓,沿着049往上攀生。

      白色的鸟喙面具将被缠绕,最后的孔隙也会被封堵。

      彼时被花朵环绕的人将会——

      无尽的花朵伴着躯壳彻底开放,艳丽至极。


8.   什么东西随着花朵的不断溢出一起流失了。

      049清楚那是什么,他现在只是对于这种新型的所谓”瘟疫“满是不可思议和无能为力。

      如果瘟疫将传出去,这世间的人们将会再次接受一次洗礼。


9. “研究人员■■■发现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近期身体状况不良,尚待观察。”

     “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已于两周前拒绝基金会所提供的一切活物,原因不明。“


10.   终章即今日。

        有源源不断的花涌出,蓬勃的生命力映衬着另一道生命的死去。

        049最后一次将手放于胸前。

       ”...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已确认无效化。“



太丢人了不打官tag了我自娱自乐算了


-STARLIGHT-

画了一大堆能天使的沙雕,还有好多存货没有发,老福特只能发10张😓
能德好磕大家都来磕,磕了还能钓到能天使(确信)

画了一大堆能天使的沙雕,还有好多存货没有发,老福特只能发10张😓
能德好磕大家都来磕,磕了还能钓到能天使(确信)

败北缄言
这是麦可兽的G,还差一点完成,...

这是麦可兽的G,还差一点完成,鸽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了!!!(太丢人了,就不@了😢)

这是麦可兽的G,还差一点完成,鸽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了!!!(太丢人了,就不@了😢)

岚之间♪
我改了一百年前的老梗(

我改了一百年前的老梗( 

我改了一百年前的老梗( 

二期星期二

17:00


讲真我已经尬到恨不得找个坑埋掉自己的地步了5555


特地把无脑短漫也po上来了(


昨天你们谁都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哭泣猫猫头.jpg)

17:00


讲真我已经尬到恨不得找个坑埋掉自己的地步了5555


特地把无脑短漫也po上来了(


昨天你们谁都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哭泣猫猫头.jpg)

无单位重量
@热 花哥点的拉二,早期a了游...

@热 花哥点的拉二,早期a了游戏导致我【什么,拉二是谁】好丢脸,,
画的时候被拉二的美貌迷倒,简直想回坑!!!!!!【我画不出拉二的万分之一让我🐔儿梆摁的帅,我默默流泪抚摸我的唧唧】
花哥什么时候写补魔啊,我好饿【你】

@热 花哥点的拉二,早期a了游戏导致我【什么,拉二是谁】好丢脸,,
画的时候被拉二的美貌迷倒,简直想回坑!!!!!!【我画不出拉二的万分之一让我🐔儿梆摁的帅,我默默流泪抚摸我的唧唧】
花哥什么时候写补魔啊,我好饿【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