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好了

1216浏览    128参与
怪物。

碎碎念。

最近沉迷自己写的一组设。于是放在这里。
无关先后。超长慎点。

特顿紧张的拉扯着里德,要带着他逃跑,但里德只是慢吞吞的走着,特顿抓住他的手,更用力的拉扯。
“快,我们去避难。”
听到这句话里德忍不住站在原地笑起来。
特顿回头看着他,不明所以。
里德笑着问特顿。
“避难?我就是难啊,你惧怕的东西莫非还能胜过我吗。”

《ny时报》一三四 二七四:
他的作品总是让人想起十九世纪混乱的伦敦,华丽的作品总是差一点儿就成为噩梦,恶魔和恐惧总窥视着他的作品,在最平淡的画卷里,它们都会以恐怖的形式出现。
而更令人害怕的是,其作者赫斯特顿从未感受到其中的恐惧,似乎习以为常。
众人赞美死亡美学,却不会赞美死神的...

最近沉迷自己写的一组设。于是放在这里。
无关先后。超长慎点。

特顿紧张的拉扯着里德,要带着他逃跑,但里德只是慢吞吞的走着,特顿抓住他的手,更用力的拉扯。
“快,我们去避难。”
听到这句话里德忍不住站在原地笑起来。
特顿回头看着他,不明所以。
里德笑着问特顿。
“避难?我就是难啊,你惧怕的东西莫非还能胜过我吗。”

《ny时报》一三四 二七四:
他的作品总是让人想起十九世纪混乱的伦敦,华丽的作品总是差一点儿就成为噩梦,恶魔和恐惧总窥视着他的作品,在最平淡的画卷里,它们都会以恐怖的形式出现。
而更令人害怕的是,其作者赫斯特顿从未感受到其中的恐惧,似乎习以为常。
众人赞美死亡美学,却不会赞美死神的传呼,他的作品却是唯一例外,众人不知出何用意,是何隐衷,将他捧上一流。
已知情报。
编码:六零 一三
种族:人类
名字:赫斯特顿
职业:噩梦制造者(画家)
特性:*自称精神坚韧 疑似中二病 lwp+gay(本人听闻后强烈要求删除 但因喊其造物为老婆许久 虽不知情但为事实 故不删除) *被(被侵入数据删除)眷顾 *本人几乎无战斗力
经历:穿越
侍从:里德基茨

第一人称特顿:
我明白,世界总不会是它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却没想到过会这么不平静……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来人啊!!!
谁能告诉我一秒钟还在伦敦写生的我是怎么来到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冷静。先找时光机。啊这个看上去和垃圾桶一样的东西应该就是吧,好,进去看看!
以上大概是我第一反应。
然后我就被垃圾桶里被分尸的男人吓晕了。
感谢淳朴的异世界村民……个鬼啊!!!救命啊!!这个杀神是谁啊!!!!!
安详的晕倒后,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只是醒来后看到陌生的天花板。其实,我觉得小说里的主角,能分清楚天花板是不是同一个很厉害,因为我到现在都不记得自己家的天花板是什么样……但绝对不是这样啊!!那是血吗??是血吧??还在往下滴啊啊啊啊啊啊!!!!!!
经过这样一翻惊吓,我觉得我坚韧的精神力已经要断掉了。我的余光里,有什么在动,我咽了咽口水,忍不住稍微歪头去看——啊,好像有个男人站在那里。嗯?等等,他手里的是什……
赫斯特顿,卒,死于31岁。
开玩笑的,如果真的死掉,我现在莫非是鬼吗……等等,我该不会是鬼吧??!!
救命!我晒到太阳感觉眼睛好痛!我已经死了吗,我该不会是被吓死的吧!不对,小说都说鬼是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所以我应该不会是被吓死的,这样想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该不会是被那个杀神杀掉吧。
呜呜呜,我还没有画完我老婆qaq。
对了!既然要死了,不如写写我的平生,虽然已经是在异世界了,但写遗书一样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吧——我是一名画家。
说起来好像在博人同情,但我的亲人疏离我,我的朋友害怕我,他们视我为洪水猛兽般。
啊,请不要误会。
我没有什么传染病,身体状况十分良好,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精神也处于健康状态,而且我的医师还曾说我精神很坚韧,是个不会被轻易打败的人。(*请忘掉我被吓晕两次的事情)
我的作品,不是我自夸,总被誉称华丽,即使是画展,我也办过很多次,虽然在国外只是个偶尔被提到的九流画家,但在国内,我的作品还是会被内行津津乐道的!
笔名是没有的,但我听说业内有人私下喊我为“噩梦制造者”。实在是太失礼了吧!这就像是中二病一样的外号是怎么回事啊!
算了,还是说说我老婆吧!她是我最棒的作品,虽然晦涩,却已到达一个巅峰,具杰作之貌——这是我自己说的,我觉得她完全担得起这样的夸赞,更何况——我已经死了,还不允许我夸夸自己吗。唯一可惜的是,我的画风其实并不适合画一个具体的人,所以我画的只是一个轮廓,然后填色,最后细化。所以有看过我的画的人,总是一副看男人的目光。(*啧。愚蠢的凡人啊……[划掉])

我画的老婆变成一个男人还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男人怎么办,很急在线等。
如果还在21世纪我一定要在网上这样发论坛啊啊啊啊啊啊!!!!
我以为自己死掉,于是在再次醒来之后,颤颤巍巍的从床上爬起来,到书桌上用和我一起穿越过来的铅笔写了遗书。
结果!眼睛痛只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光而导致的畏光!因为没死所以想不起来是怎么死掉的!
而且!不愧是异世界吗!我以为是杀神是我老婆!而且我老婆还是个男的!
淦。
一时间好像连死人都不能动摇我的愤怒呢:)
啊啊啊我就是说一说我错了离我远点别过来这里有人变态杀人狂啊啊啊啊啊啊!
抱着我的画本缩在角落,我在思考人生和他带来的消息时,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外号——给我起外号的那个人是天才吗?还是预言家?或者是什么异世界生物吗?!
我老婆,啊呸——里德基茨——这个男人竟然还有自己的名字????
他说原本我就已经在被踢出世界的边缘试探,结果我还画出来了他,世界受不了我一直作死所以就把我踢出来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不过那或许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我得看好他,看好里德基茨,他是我的造物,我要对他负责。
“对一件事的后悔就是对过去的修正。”
我只能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压抑着冷颤和消不下去的鸡皮疙瘩以及时不时的恶心反胃,跟着他。

《M情报档案》 六六六 九一四:
恶劣行为自有其魅惑力,他犯下的罪行总令人生厌——尽管他对此毫无自觉——但也让人想要对其顶礼膜拜。因此也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强大的存在却会屈服于一个稍稍用力就会被捏死的人类。
他是傲慢的第一候选人,他是恶魔之中最具诱惑力的君子,没有恶魔能够将他欺凌,在隐约中恶魔们猜测他可能是他们第一个来自异世的君王。

已知情报。
编码:六零 一三一
种族:恶魔
名字:里德基茨
职业:人造魔鬼
特性:*魔鬼 没有恐惧感 缺乏同理心 行为极端不计后果 浮于表面的和善 对喜欢的事物没有底线原则 *傲慢
经历:屠杀
造物主:赫斯特顿

第一人称里德:
从初诞之时,我懵懵懂懂,一片黑暗中,我唯独明白的只有你散发出的浓烈的爱意。我一直注视着你。
最开始你为我被那些虫子暗杀过,接受过各种突如其来的灾祸。但你依旧保护了我。而我展露锋芒之际,他们不再动手,他们以为自己没有暴露,却不知对我来说,他们身上对他的杀意就像是一群绵羊中出现了一头狼一样明显。
我以为我是受到祝福诞生的。
但我不明白。
我一直守护着你。世界的威能不足以让我放弃对你,那些恐怖逐渐对你来说习以为常,那时我就知道,你同我天生一对。我会保护你,而你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更加热切,诚恳的爱我。
但我的力量逐渐强大,世界成为我的饲料,我终于被逐出,但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在那个世界,你喊我是老婆,我会让你知道谁是老公。
……为何……为何不再爱我?
我充满迷茫,地上的血泊几乎要流到他那边,我随手扔了手中的头颅,那神父死不瞑目的模样滑稽可笑,我去抱他。
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勾住他的腿弯,与我想象中的一样轻松。我将他放在神父的床上,整了整衣袖,转身去捕食。我知道,他会做出我想要的决定,而我只要和以前一样保护他,就够了。
整个城镇 除了教堂之外的地方都沦陷,宫殿坍塌,寺庙倾圮,塑像坠下。
当他回到这里,他便明白,若说鲜血 土地 激情是普遍偶像,那他将是他们的代言人。

有关存在。
里德的场合.
“只有为了他,我可以忘记鲜血;只有为了我,他可以忘记天真。”
当他进入一个魅魔时,他这样说道。他露出了从未在特顿面前露出过的慵懒,他插着不知道谁,手里也不知道在给谁扩张,亲吻着另一个恶魔。
特顿的场合.
“我们接受了对方的立场,两个无可救药的人仅为了效忠不同的谎言。我们就像两个同案犯,不由自主,无法控制的定要会面。”
特顿画了一张里德的睡睡颜,并在旁边写下了这句话。
他想,当他第一次决定将“她”画出来时,他们之间的缘分就已经斩不断了。

特顿和茨茨的屠杀场景.
“他比他的造物(我)更像是闪烁着诗意的病态的 空想的人物,而他却不自知。”
里德以恶魔语将上述话写在尸林 上,人类的尸体就像腊肉一样吊在树上,一整片树林,每一颗树的每一个树枝都挂着一具尸体。他咧开的嘴角显示出好心情,而旁边弯下腰不断呕吐的特顿显然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
“纯属天意,一生中仅只一次,这魔鬼被允许去犯罪,”画家低语,浓重的血腥味使他的胃袋不断翻滚,“我会将他锁好,但不是现在。”
特顿无法忍受生不如死,因此当他看到随意糟蹋和奴役的贵族,将奴隶的手脚砍下,刺入他们的眼眶中搅动,精灵的血被喝干,让一家人近亲相j,让男人c母猪,让女孩被狗c,那些猪和狗都是食肉的,他们被侮辱的同时被那畜生们啃食。那凄惨的叫声 哭声 求救声汇成一曲高歌。
特顿开始恶心了。

被出轨的场合。
赫斯特顿的场合。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那个贱 人劈腿!”
他气急败坏。他情绪混乱。他举起那把枪。
“你以为你还活着?不,我认为你早就死了。”
*虽然他们(特顿和里德)的关系看上去很gay,但两个人都是强势的一方。别看特顿个性跳脱,话痨又看似弱气,但其实也只是老男人的一点儿小情调(笑)。所以他们两个在一起势必不上不下,因而一直处于一直主仆以上情侣未到的氛围中,并拥有各自的伴侣。(其实只有特顿有伴侣 茨茨只想约他个天昏地暗x)
*特顿并没有真的开枪,他只是恐吓那个可怜的女人,瞧瞧她,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噢,但那又如何呢,她是那么一个惹人怜爱的甜心。她几乎是他的梦中情人——如果没有里德基茨。
里德基茨的场合。
“……”
他看上去并不在意。
事实上他也毫不在意。
作为恶魔,他们总是一起厮luan混jiao,可能你刚刚插过的雄性 马上就被另一个雌性插入。
这没什么。
他也会吻每一个吞下无数jy的唇,他也总扣住谁的腰释放欲望。
他早就身经百战了,他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他没有被x过。
这都要感谢特顿,是特顿让他如此强大。
低位恶魔无论再怎么高傲,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也只能被压在身下。
他的傲慢想必足以让傲慢重新选择继承者,所以他怎么可能甘于人下。
*高位对低位拥有绝对统治权

当里德受伤。
致命伤形态。
他用头发挡住伤口部位,是因为怕吓到画家先生。

“别这么看我,哪怕我死,也会保护好你。”
他对着画家先生笑道,但他们默契的没有提起他力量的大幅度削弱。
无论是他还是画家先生都知道,他力量消退的原因是因为画家的“移情别恋”。每当画家用爱去灌注一幅画时,他的力量就有所削弱——因为那些爱曾经全部是他的。即使可以靠恶魔的特性进行补充,但那就像蜉蝣的生命,过于虚无缥缈,充满了不确定性。
画家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他只是死死的抱住画板,呢喃着什么。原本恶魔是可以听到的,但他实在没有力气了,他的耳朵铮铮作响,他的眼前一片模糊,他还是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但他不知道的是,画家已经不是刚到异世界的那个遇事慌张的人了。
或许刚到异世界的画家还不知道,但如今他是个老手了,他知道怎么应用自己的能力,就像现在,他看出恶魔游刃有余下 千疮百孔的躯体。
最终画家无奈又偏爱的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扔下了画板,双手捧住恶魔的脸颊。
“谁让我看不习惯你没有角的模样呢。”
他为自己找了个理由。
“Es tevi mīlu.”
他亲吻了他的眼眸,为那白色的眼睛献出了誓言。
几乎是同一时间,力量涌入恶魔。同时,画家怜悯般的抚摸着恶魔的脸颊,血染上他的手又逐渐消失。
恶魔昏睡过去,刚刚涌现的力量清空了附近所有的威胁,不,不止威胁,还有无辜的生命。
但画家已经不在意了。他扶着他躺下,恶魔就躺在画家的面前。画家看着他变回来的模样,他抚摸着他的角——听着恶魔昏迷中的呻.吟——他又俯身吻了吻他的角。
“谁让你是我钦定的老婆呢。”
画家低语,然后苦恼的皱起眉头。恶魔醒来时,看到的就是他皱着眉头的模样。恶魔有千万句话想问,比如“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现在的力量比之前还要强大”“你为什么知道我身上我所不知道的事情”,诸如此类,他脑袋混乱的不行,强大力量让他欣喜,但他张了张嘴——
“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
*致命伤会使他自动化为最数目最多的种族(一般是人类 似乎不管什么大陆 人类都是最多的 无论是作为自由民还是粮食)且平淡无奇。
*流血不止 (健康情况下不会留下任何伤口是因为有魔力自动修复 而致命伤后优先内脏且魔力供给不足所以无法停止流血 不会失血过多 血离开恶魔会消失)
*特点保留 (茨茨的特点就是嘴角的x和胶带 或者说x是本体?)

对彼此的(屏蔽)
有关恶魔.
“他的强大(力量)与弱点(画家)纠缠在一起,不,应该说是他的弱点(画家)造就了他的强大(力量)。”
有关画家.
“人不会因曾经的无知做了罪恶的事而被贬为魔鬼。”

当他们面对对方的流言蜚语。
里德的场合。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画家说。
“什么。”
里德慢条斯理的咀嚼着从龙身上抽下的筋。
“在别人眼里,不——我是说,在其他恶魔眼里,我的风评很差,你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画家询问。
“因为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
里德带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轻轻的回答。

特顿的场合。
“那我倒要问问你。”
里德说。
“怎么了。”
特顿看了看他,完好无损。
“你也听说了吧,我灭了一个城镇的无辜人类,他们因我而质问你,你为什么还没有放弃我?”
里德说完不免有些紧张,明明是他提出的。
“你是我的造物,你是我属于我的,你的杀业就是我的杀业,你的罪责就是我的罪责。”
特顿几乎没有想的说。
“所以你不会让我这清白的手上再添罪孽。”
他是如此天真。

关于恶魔。
“你们人类真是有趣。”
恶魔拿着手中的传记,忍不住笑道。
“怎么了。”
画家停下作画的笔,侧头看向恶魔。在阳光的沐浴下,恶魔显得格外圣洁。
“你们人类经常说坏人要下地狱?”
恶魔问。
“事实上,的确是。”
画家回答。
“还有一句‘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恶魔笑嘻嘻的。
“额……没错。”
画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尴尬,他搓了搓额前的头发。
“那你们难道没想过,众多独.裁者,‘恶魔’,暴君……他们齐聚一堂是何等美景?”
恶魔合上书。
“事实上,那不重要,因为在我的世界……好吧,或许我的世界也有,但在几乎所有人眼中恶魔都是不存在的,将不存在的人放进不存在的地方 不是很合理吗。”
画家改口后,意味深长。

设想结局。
里德舔着特顿受伤的手臂。
这快让特顿晕过去了,他几乎想要去抽根烟,但这里没有。原本刺痛的手臂变得痒痒的,特顿再三试图从他手中拽出自己的胳膊,无果。
“你到底在想什么?”
特顿忍不住问他。
“受伤就不能画画了……”
他停下舔舐的动作转而吮吸,嘴唇一直没有离开特顿的胳膊,因而声音比平常听起来柔弱和无害。
特顿忍不住闭上眼睛,以平复自己内心的激荡。
由造物主亲手所创造的彼世最恶,用嘴唇以最温柔的动作摩挲着造物主的禁忌。
看着里德的动作,特顿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突如其来的狂热感与罪恶感。造物主对其唯一造物产生了可笑而隐秘的禁忌之情。特顿如是想到。他怀揣着什么心态的,在里德清醒而非像之前那样昏迷的现在,亲吻了里德的角。
里德被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爆发出力量并攻击向特顿,而特顿在他松开手的瞬间就捡起了画笔,生物的本能促使他对危险源感到害怕 寒颤,但强烈甚至可以说是狂热的灵感压抑住了所有身体反应和敏锐的求生欲。
攻击没有停下,但在碰到画板时,那股力量被逐一瓦解。特顿忍不住反思自己,即使是画家也不能随便让他近身,不可与他过度亲密……想到刚刚画家的动作,一向荒./淫的恶魔忍不住红了耳根,他的心思正跌宕起伏,忽然间感受到力量又在增强,他刚感到狂喜神色就变得怪异起来,他意义不明的在自己胸上摸了摸,扒开衣服看时,怪异的神色越发,他深深的看了看画家,最终还是没有打扰他。恶魔将这里固定了结界,开始适应新的力量。
画家寥寥数笔就将恶魔的外貌勾勒出来,再换种颜色将一切情感宣泄于画纸,等到一切完成,已经是第三天,他并没有感到疲惫 口渴或饥饿,长时间的作画让他精神奕奕,他取悦了自己。热情耗尽,他的目光从画中离开,看到恶魔时双眼放光,拉着有所预感的恶魔到画前——
那是一副露骨的画,他们赤身裸/.体在充满亡灵的小屋,所有亡灵列队祝福,他们相互贴合且看得出谁也不肯居人之下,看不清楚他们的神情,露就露在画家的八根肋骨全部暴露在体外,恶魔撕咬着画家的心脏,画家吮吸着恶魔破碎的角里的脊液。
只是看到这一场景就会让人觉得头皮发麻,而特顿还在给里德讲他的构思,里德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盯着那副画。
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错。
恶魔若有所思的想。

曰曰纟己
爷爷您关注的lof主终于发动态...

爷爷您关注的lof主终于发动态了!

觉醒伊萨克我真的可以好他个几十遍,这个颜色画的真的瞎眼

爷爷您关注的lof主终于发动态了!

觉醒伊萨克我真的可以好他个几十遍,这个颜色画的真的瞎眼

6号温室

Clytie

*给@七原罪 太太《日不落》的长评

*再次感谢太太允许我胡言乱语(。)

———————

  被恒久的烈阳所吸引,置身于金光之下。

  在一开始,我就被震撼到了。

  即使在看到“日不落”三字时已经对内容有了大概猜想,也不意外于格瑞视角的叙述——

  但我仍被开头的描写所吸引。

  先是绽开的满眼的光,而后化光为雨,却又不是那种下坠的雨、而是碎金反向流开——升,而散。

  让人想到葬礼的雨——但绝不会容许与其相提并论,两者完全不同。

  日星的消亡绝对不会是简简单单的“落下”,是在激烈的碰撞与燃烧中膨胀——裂...

*给@七原罪 太太《日不落》的长评

*再次感谢太太允许我胡言乱语(。)

———————

  被恒久的烈阳所吸引,置身于金光之下。

  在一开始,我就被震撼到了。

  即使在看到“日不落”三字时已经对内容有了大概猜想,也不意外于格瑞视角的叙述——

  但我仍被开头的描写所吸引。

  先是绽开的满眼的光,而后化光为雨,却又不是那种下坠的雨、而是碎金反向流开——升,而散。

  让人想到葬礼的雨——但绝不会容许与其相提并论,两者完全不同。

  日星的消亡绝对不会是简简单单的“落下”,是在激烈的碰撞与燃烧中膨胀——裂痕!然后就是此世仅得一见的炸响!

  日星陨落——

  令群星因其震动,让银河为之闪烁。

  而凡人,他们的眼睛无法捕捉到这一瞬,也难以承受、解读这转瞬而逝的辉煌,只能在半暗的黄昏中注视残留的星迹。

  他们会,并已在这余波中失语。

  这些景象,都藏在整篇文字的缝隙之中。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这陨落的一刻,而是使用了作为“前”的金石相击,为“后”的漫天金雨,再以格瑞——亲眼见证这场精彩的陨落的人的视角与心音,与阅读之人共享这份震撼。

  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最后,经历了这种强烈的震撼而失去言语只剩不停鼓动澎湃的心音也随格瑞那句落下定论的话而被沉回人间。

  【——嘉德罗斯,你落下了。】

  顿一顿。

  余韵尚有。

  往回重读——骗局,真相,无限可能,开头与结尾的两个“喜剧”相扣,被黑气纠缠的金在“红”“蓝”之间的摇摆与混乱……在阳光下一直存在黑影自始便随行于后,并在文段的递进中一点点增加自身的存在感,层层剥去太阳陨落之后残留热度,将辉煌的深处揭露出来,本该被忽视的凉意自同样容易被略过的字句中突然显现,嘉德罗斯已经陨落,格瑞也在对战中身受重伤,黑气在金的身上萦绕不散,但大赛的无限可能性却仍旧存在,一切都在走向一个能够“看”到却又不能确定的方向,剧中场景仿佛就像是要从白日转入黑夜,只是一切又都止步于此,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格瑞视角的频现的回忆闪回与重复的发问心音重叠堆积,桀骜不驯的身影已经留下灼烧的痕迹不断发烫但——

  最终冷却。

  此时,又看到那一锤定音的结句。

  像是缭绕着半缕似是而非的叹息。

  那么,

  日落了吗?

————————

*Clytie(克吕提厄):古希腊神话中的水泽仙女/海洋女神,热切而着迷地苦恋太阳神阿波罗/赫利俄斯

未時

我什么都没有干,是AI它自己成精了!!!
PS,双黑是真的,我是假的,他们是真的!
他们就是真的!!!
占tag致歉ing
( ͡° ͜ʖ ͡°)✧
CP短打生成器:
https://mxh-mini-apps.github.io/mxh-cp-stories/
我好了!

我什么都没有干,是AI它自己成精了!!!
PS,双黑是真的,我是假的,他们是真的!
他们就是真的!!!
占tag致歉ing
( ͡° ͜ʖ ͡°)✧
CP短打生成器:
https://mxh-mini-apps.github.io/mxh-cp-stories/
我好了!

叶弦

此生,足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好了

大号肝了一晚上连敦敦的影子都没看到,就琢磨着“不会是这个号太非了吧?”

于是开了个小号

果然就是大号太非了吧!!!!!!

(大号,拜拜~)

睡着的敦敦真的太戳我了!!!

此生,足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好了

大号肝了一晚上连敦敦的影子都没看到,就琢磨着“不会是这个号太非了吧?”

于是开了个小号

果然就是大号太非了吧!!!!!!

(大号,拜拜~)

睡着的敦敦真的太戳我了!!!

墟九韫【限流 日我主页 懂?】

我收到亲笔信了呜呜呜呜呜

 @余七夏(看看置顶) 哐哐给我神仙夏夏磕头,在圈子里夏夏可以说算是我认识的第一批人了,到如今也有好几个月了,时光飞逝惹人感叹,我这个小破孩老是遇到糟心事,那时候没什么依仗就一股脑的全倒给夏夏,惭愧我屁事真多。


时常也会担心因为自己只动嘴皮子不动脑子的言论会不会让人不开心,但目前为止,好像没有?


咱聊天也主要是以聊文为主,神仙求求你不要只扎我刀写出来让他们哭呜呜呜呜,亡命之徒我还等着呢【凝视】


收到夏夏的信第一反应就是,我他妈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破孩了,第一次收到信开心的飞起,虽然信封外壳脏了【dbq真的太几把脏了居然有蜘蛛网跟虫子我就扔了】


你字很...

 @余七夏(看看置顶) 哐哐给我神仙夏夏磕头,在圈子里夏夏可以说算是我认识的第一批人了,到如今也有好几个月了,时光飞逝惹人感叹,我这个小破孩老是遇到糟心事,那时候没什么依仗就一股脑的全倒给夏夏,惭愧我屁事真多。


时常也会担心因为自己只动嘴皮子不动脑子的言论会不会让人不开心,但目前为止,好像没有?


咱聊天也主要是以聊文为主,神仙求求你不要只扎我刀写出来让他们哭呜呜呜呜,亡命之徒我还等着呢【凝视】


收到夏夏的信第一反应就是,我他妈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破孩了,第一次收到信开心的飞起,虽然信封外壳脏了【dbq真的太几把脏了居然有蜘蛛网跟虫子我就扔了】


你字很好看,真的,十月十四日写完的信现在才到我手上,我太难了


而且明信片老好看了,以及信上写的入秋保暖现在都入冬了【嫌弃邮政bushi】


我也想喝酒,我好想试试菠萝啤,对了芙力草莓啤酒是真的好喝【落泪,我就尝了一丢丢】熬夜的话就看看我到时候头发的稀疏程度吧,我怕我造不起


隔着一块屏幕有必要如此信任跟喜欢一个人吗,我无数次对着手机屏幕对话框打出来的一串哈哈哈哈陷入莫名其妙的思考


有必要啊,那是灵魂的链接,最为纯洁的关系,我很喜欢你,夏夏对我文字的评价与剖析都让我感慨,世间焉能得此人


我不是个合格的朋友,我不懂的如何为你排忧解难,如何安慰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手足无措的隔着一块操他妈的屏幕尝试着逗你开心


无论聚散如何,且珍惜现在吧


若有一天分别良久


希望打开手机看着熟悉的备注涌上心头的还是当初那些时光,我会永远记住那个盛夏还有你



我他妈爱死我的铁子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在夏夏面前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呜呜机器

南木乜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一定要好好看自己的通知
不要屯了好几天再一下子点掉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一定要好好看自己的通知
不要屯了好几天再一下子点掉
;)

虎鲸卡亚蓄力中
好久好久不见摸鱼一发! 幼闪g...

好久好久不见摸鱼一发!


幼闪get

好久好久不见摸鱼一发!


幼闪get

卢克鲁鲁
2019.11.02 《勇者慎...

2019.11.02 《勇者慎重》最近一集的新角色马修,我可以!!₍ᐢ •⌄• ᐢ₎

2019.11.02 《勇者慎重》最近一集的新角色马修,我可以!!₍ᐢ •⌄• ᐢ₎

静风三级东南向

星熊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公招出高资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星熊姐姐我爱您!!!!!!

星熊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公招出高资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星熊姐姐我爱您!!!!!!

常年失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啊啊啊啊啊啊
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太帅了吧
官方太会了吧
今日份的帅气是真实存在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还会骑摩托————

太帅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啊啊啊啊啊啊
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太帅了吧
官方太会了吧
今日份的帅气是真实存在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还会骑摩托————

太帅了————————————

一只没有感情的涡虫

我看完了。

我现在整个人非常亢奋,晕乎乎的像喝醉酒。

小哥哥扑倒在舞台边缘眼泪一串串往下掉的那刻我直接哭崩。

太漂亮了,他怎么这么好看。

顺便云门大卷这个技巧真太有舞台张力了,我现在有点舍不得让乔乔丢掉它。

我想想,我想想要不要改大纲。

太美了,我想让他跳。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我看完了。

我现在整个人非常亢奋,晕乎乎的像喝醉酒。

小哥哥扑倒在舞台边缘眼泪一串串往下掉的那刻我直接哭崩。

太漂亮了,他怎么这么好看。

顺便云门大卷这个技巧真太有舞台张力了,我现在有点舍不得让乔乔丢掉它。

我想想,我想想要不要改大纲。

太美了,我想让他跳。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无衍(言)

安迷修太可爱了!


他是全世界的珍宝!

安迷修太可爱了!


他是全世界的珍宝!


祈醉
轰扎双马尾意外的不错 一分钟摸...

轰扎双马尾意外的不错

一分钟摸鱼

轰扎双马尾意外的不错

一分钟摸鱼

£b612
感谢 @仄言_w~给我的单人向...

感谢 @仄言_w~给我的单人向!
仄言老师我爱你阿呜呜呜呜————!!!!!
还是忍不住发到lof上了୧( ⁼̴̶̤̀ω⁼̴̶̤́ )૭

感谢 @仄言_w~给我的单人向!
仄言老师我爱你阿呜呜呜呜————!!!!!
还是忍不住发到lof上了୧( ⁼̴̶̤̀ω⁼̴̶̤́ )૭

狼仔

idw her if that ass dont sit like a hourse.

idw her if that ass dont sit like a hour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