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好垃圾

639浏览    160参与
雷某人是个垃圾

这个日期。。。算了 当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醒醒 你生日过去一个月了
修仙完毕
扒拉一下自己人设
依旧垃圾
我真的不会涂色 (果然我收藏的教程都吃灰去了
放大看你会发现线很乱 (我真的没有动力了 将就一哈
我快死了

这个日期。。。算了 当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醒醒 你生日过去一个月了
修仙完毕
扒拉一下自己人设
依旧垃圾
我真的不会涂色 (果然我收藏的教程都吃灰去了
放大看你会发现线很乱 (我真的没有动力了 将就一哈
我快死了

楠辞是鸽皇
就,这种垃圾水平求估价(大概2...

就,这种垃圾水平求估价(大概2r叭

是自设ww

就,这种垃圾水平求估价(大概2r叭

是自设ww

小患
你们绝对不知道我在这个液体质感...

你们绝对不知道我在这个液体质感上花了多少时间(我太难了)

你们绝对不知道我在这个液体质感上花了多少时间(我太难了)

电荷量儿
发一下委托就跑

发一下委托就跑

发一下委托就跑

小患


瞎画的杰佣

(随便玩老梗
最后一个是表情包


瞎画的杰佣

(随便玩老梗
最后一个是表情包

茶熊是雷安女孩啦

把半次元的图搬过来(这边总是忘了更新,不过也没人看ww)
是魔法少年埃pa(卡埃倾向)
日常迫害埃宝

把半次元的图搬过来(这边总是忘了更新,不过也没人看ww)
是魔法少年埃pa(卡埃倾向)
日常迫害埃宝

不bai.

-短篇。


-首领宰(if线)。


-ooc严重。


-太宰为第一人称。


-无cp向或乙女向。


(随便写的我超垃圾,超短小)


 


今天是个雨天。


 


很冷,冷到骨髓的冷,冰冷至极,一声一声的喘息都带着自身的热量。


 


单薄的秋季衣服抵挡不了如此冷的风,如刀割般,凌迟着人间。


 


雨猛烈的撞击着港黑大楼的窗户。


 


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响。


 


我拉下硕大的暗红色的窗帘,好黑。


 


嘁…森先生,你港黑的窗户不行啊,看起来都...

-短篇。


-首领宰(if线)。


-ooc严重。


-太宰为第一人称。


-无cp向或乙女向。


(随便写的我超垃圾,超短小)


 


今天是个雨天。


 


很冷,冷到骨髓的冷,冰冷至极,一声一声的喘息都带着自身的热量。


 


单薄的秋季衣服抵挡不了如此冷的风,如刀割般,凌迟着人间。


 


雨猛烈的撞击着港黑大楼的窗户。


 


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响。


 


我拉下硕大的暗红色的窗帘,好黑。


 


嘁…森先生,你港黑的窗户不行啊,看起来都要坏了呢。


 


我暗自嘲讽他。


 


我将港黑首领的衣服换掉,换上了我买了许久的衣服。那衣服与武侦那家伙的衣服别无二致,我


又将缠在右眼上的绷带扯掉。


 


嗯…差不多了。


 


我随后又在镜前比划比划,再露出个笑容,跟武侦撩妹的表情完全一致。


 


但却又不同,我的眼中只有无比深邃的黑暗,但他的眼睛中却有星星点点的微光,可就着点光也是我倾尽一生也渴望不到的。


 


镜中已然出现位玩世不恭浪子的模样,是张能诱惑万千无知少女的脸面。


 


不过在我看来,只是个空有俊美的皮囊罢了,里面的灵魂是全港黑里最黑暗的色彩。


 


首领室外并没有守卫,敦君和小镜花出去完成任务了,中也被我派出国去出差,银和其他下属去完成别的事件,毕竟最近的事件频多,森先生和他的异能..哦不是爱丽丝估计还在哪个医院修养。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征兆。嘀嗒嘀嗒的雨形成一个个水坑,溅出令人厌恶的水泥。


 


也不知今天是几月几日了,大约还是工作日吧,繁忙的人们匆匆忙忙打着雨伞来来回回。


 


雨水将沉寂在土壤中腐烂的物品翻腾出来,散发刺鼻的味道,侵蚀人类的呼吸,他们纷纷绕道而行,离它很远*。


 


我离开了。


 


知晓我的身份的黑手党见到我也毕恭毕敬的弯腰喊“首领好!”


 


即便我穿的不是那身漆黑的正装。


 


我没带伞,而且我是故意的。


 


我熟轻熟路的来到一家咖喱店,店主胖的发福,座位上并没有几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


 


小孩子的欢笑声,一切都很好。我淡淡的勾起一抹浅笑。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份超辣咖喱。


 


“叮咚。”这是又有人开门了。


 


我往后看了看,是织田作。


 


织田作……


 


他的红发一如往常的有点邋遢,胡子拉碴看起来有点不大舒服。


 


“织田作?你来了?孩子们在楼上。”


 


“嗯,最近侦探社有点忙,我上楼了。”他说完便将手中的雨伞倚靠着门边口


 


“好,去吧去吧。”店主憨厚的笑了笑。


 


“您的咖喱好了!”


 


我望着眼前这个咖喱…看起来好辣。织田作到底是怎么样吃下它的啊?!☆


 


我握着勺子迟迟不肯下手。


 


“来一份咖喱,辣的。”


 


“好嘞!”


 


?织田作!他这么快就下来了吗?!


 


红发青年可能看我许久不吃向我投来了略些疑惑的目光。


 


!织田作看我了!但是这个咖喱好辣QwQ。


 


我舀了一小勺艰难的尝了一下。


 


好辣!!!


 


青年许是见我这般行为感到好笑,轻轻的淡淡的笑了一声。


 


“咖喱味道不错吧。”


 


“很好吃哟~织田作~”我尽可能的模仿那位的语调。


 


“麻烦来一杯白开水谢谢。”我向店主说道。


 


随后我将那杯水喝完。起身,说一句。


 


“多谢款待~织田作有缘再见哦。”


 


我留下了钱准备出门。


 


“等等!”织田作握住了我的手腕。


 


!?


 


我的瞳孔收缩了一秒。


 


“你没带雨伞吧?那用我的伞吧。即使你我之前并未谋面…”


 


“那…恭敬不如从命…?”


 


我撑着织田作的伞走了。


 


织田作啊…


 


—————————————————


 


*我的想法是腐烂的物品虽然看起来令人厌恶,但是这其中还是会有可回收的成分,就如人类一样,虽然犯了一件错(犯罪不谈),但还是会有改善的机会,但周围的人会因为他所干的事来嫌弃,远离,犯事人的内心会有一定的不好的倾向(emmm我其实也是会有一点这种心理),可能会一直存在也可能没多久就忘却。(对不起,我的想法过于幼稚了吧,虽然绕道而行是很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能只是突发奇想吧。我经常觉得我挺奇怪的。)


☆因为我也是不能吃辣的,所以我也很好奇啊哈哈哈哈哈哈


————————————————


对不起!是我太垃圾!感觉要是超级极端ooc了可以在评论里说一句,我立马删掉!!QAQ(明明就没有人看,你在bb什么?!)

太喜欢无赖组了QAQ,啊,我就是个渣渣。


T O X I C

再搞一个,是自设
算是自设衍生的反色设定
说话一针见血不留情,区别于原设的委婉温柔
不会主动做坏事,讨厌欺负自己及自己周围人的人
会加倍奉还
喜欢青柠,硬糖一类
身高一米七三左右
会在心里一万遍的咒骂讨厌的人
不过他讨厌的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所以也是一位能分善辨的人

再搞一个,是自设
算是自设衍生的反色设定
说话一针见血不留情,区别于原设的委婉温柔
不会主动做坏事,讨厌欺负自己及自己周围人的人
会加倍奉还
喜欢青柠,硬糖一类
身高一米七三左右
会在心里一万遍的咒骂讨厌的人
不过他讨厌的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所以也是一位能分善辨的人

就一垃圾

【伽小】这年头病毒都可以和杀毒软件搞到一块病去了

不知道有没有屏蔽词

电脑病毒×杀毒软件

我在写什么垃圾玩意

说不定会有后续


“宅家”是一家神奇的公司,神奇在什么地方呢?神奇在它只做杀毒软件,还能火。


当然,这都什么年头了,就算是杀毒软件​没点特色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因此,“宅家”​目前推出的五款杀毒软件“Happy”“Sweet”“Smart”“Careless”和“Careful”都运用了AI技术,还拥有极其可爱的外貌,性格特色也很鲜明,谁不喜欢小正太小萝莉呢?“宅家”这样的设计真是叫人无法拒绝啊。


作为他们的制作者,宅博士曾经说过:“他们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杀毒软件,他们是我的孩子。”


而他们也没有令宅博...

不知道有没有屏蔽词

电脑病毒×杀毒软件

我在写什么垃圾玩意

说不定会有后续


“宅家”是一家神奇的公司,神奇在什么地方呢?神奇在它只做杀毒软件,还能火。


当然,这都什么年头了,就算是杀毒软件​没点特色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因此,“宅家”​目前推出的五款杀毒软件“Happy”“Sweet”“Smart”“Careless”和“Careful”都运用了AI技术,还拥有极其可爱的外貌,性格特色也很鲜明,谁不喜欢小正太小萝莉呢?“宅家”这样的设计真是叫人无法拒绝啊。


作为他们的制作者,宅博士曾经说过:“他们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杀毒软件,他们是我的孩子。”


而他们也没有令宅博士失望,刚上线不久,便赢得了广大用户的好评。


但他们到底还是杀毒软件,杀毒技术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被看得很重要,尤其是现在。


最初,这五个软件还只是被用户当做孩子养着,放在桌面里养眼得很,后来,不知是哪个国家,也不知道他们通过什么办法,竟在星国的网络系统中投放了一些病毒,据专家分析,这些病毒的等级都极高。


那一年,全星国的人都提心吊胆着。


​这,就是他们表现的最佳时刻。


那些被专家说是极难解决的病毒,竟被Happy他们轻轻松松的搞定了。


自那以后,这五个杀毒软件的名气更高了。



同时,星国网络被入侵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对此,星国人民表示都习惯了,只要有他们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说起来,在这群杀毒软件中,人气最高的是Careful,但他的杀毒效率却不怎么理想。能力是有的,可他面对病毒时却不想多管,因此Careful在网上的争议也很大。


​啊啊,突然想起来,关于Careful,还有件不得不说的事呢。


​也就前几年吧,敌对国家向星国网络投放了一个名为“Kalo”的新型病毒,此病毒刚被发现,就有专家提出,Kalo很危险,他的威胁很有可能会超越网络,然而,这次全星国人压根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可专家的话是对的,这一次,Happy他们真的无能为力。纵使他们再怎么努力的抵抗,可Kalo的力量似乎更胜一筹。


星国人民的电脑被污染了。


很快,星国人民又发现,不只是电脑,他们家里的其它电器也受到了影响,会时不时自己工作起来,还会放出诡异的蓝光。​


专家说,这都是Kalo的“杰作”。


这​是星国人民第一次感到恐惧。他们还记得,Kalo刚出现时,Happy说交给他们吧,他们一定会完美地解决的,但他食言了,现在也失去了联系。

星国人民这次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时,整个星国道路上几乎无人,​天空似乎蒙上了一层灰色,被安装在高楼上的屏幕时不时会放出诡异的画面。


​......


幸运的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5天。

虽然这5天给星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但星国很快就恢复了原样,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

Happy他们重新回到了大家身边。

星国人问起他们是谁解决了Kalo,Smart回答说,是Careful,但具体的情节,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虽然不清是怎么回事,但是Careful救了他们。



很快有人发现,Careful有魔方了,这件事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其实有​魔方这件事本是不足为奇的,毕竟人家Careful的官方设定上都写了喜欢魔方,只是这魔方的配色,怎么就这么眼熟呢。


又有人发现,Careful的身边有时会突然出现一名蓝色长发​的男子,系统再被入侵时,此人可能会协助Careful。


关于这位蓝发男子的身份,星球人有一个猜测。

当Careful偶然说出Kalo的名字,那位蓝毛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时,这个猜测便得到了证实。


很明显了,这是昔日祸害星国的病毒​,但星国人接受能力不知道怎么这么强,竟然很快就接受了,甚至有人提出,这不是很带感吗?


而至于日后Careful跟Kalo在一起了,似乎也成了很自然的事。


茶熊是雷安女孩啦

继续发发,四猫猫雷和兔兔安(抹脸)

继续发发,四猫猫雷和兔兔安(抹脸)

諷歾.
【又是低质量摸鱼.电脑有色差杀...

【又是低质量摸鱼.电脑有色差杀我】
金妙妙劳斯家的员工。安格斯我好爱.
色差杀人不见血.

【又是低质量摸鱼.电脑有色差杀我】
金妙妙劳斯家的员工。安格斯我好爱.
色差杀人不见血.

叫扶桑的fox

错误被谋杀了


*是我流恋爱文学
*errorink向  两个小屁孩系列
*当然ooc,但是我家那位看过了所以我无所谓

———————————————————————

error感觉自己要死了。

被谋杀的。

这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但是ink还是在他身边阴魂不散,因为ink喜欢有趣的事,而且热衷于给error找麻烦。说热衷也不一定,但是他们打交道的次数一定比其他怪物多。

error感觉口干舌燥,尤其是ink快靠近他身边的时候,他急迫地需要喝水,他不想自己被渴死。实际上他的右边就有一杯水,只要他绕过ink就可以喝到了,但是他没办法动弹,因为他一动就会被对面那个猖狂的混蛋发现,而他就会向自己走...


*是我流恋爱文学
*errorink向  两个小屁孩系列
*当然ooc,但是我家那位看过了所以我无所谓

———————————————————————

error感觉自己要死了。

被谋杀的。

这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但是ink还是在他身边阴魂不散,因为ink喜欢有趣的事,而且热衷于给error找麻烦。说热衷也不一定,但是他们打交道的次数一定比其他怪物多。

error感觉口干舌燥,尤其是ink快靠近他身边的时候,他急迫地需要喝水,他不想自己被渴死。实际上他的右边就有一杯水,只要他绕过ink就可以喝到了,但是他没办法动弹,因为他一动就会被对面那个猖狂的混蛋发现,而他就会向自己走来,并且企图用亲密接触让他被乱码淹没。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ink更混蛋的家伙了,error闷闷地想着,哪有一个混蛋明明知道自己喜欢他却可以毫无顾忌的接近。

但是error也知道,ink真是个混蛋,他可能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喜欢他这件事。脑子中间根本就是一道东非大裂谷,其他地方光滑的和果冻一样,你能指望他记住什么。error对此很有意见。

error对ink的意见多到你给他一个空白空间都塞不满。比如不会好好穿外套,衣服总是繁琐又浮夸,听说他有好几套衣服都不知道是怎么穿上去的。再比如毫无顾忌地用画笔到处乱画,error就是受害者之一,他对于ink而言简直就是一块人体画板,在error没有摆脱接触恐惧症的时候,ink找足了机会把他想画的衣服来了一遍,error每次从乱码的洪流中摆脱时基本自己的衣服就变了样了。

那个渣男墨水混蛋似乎也聪明的很,他让所有认识他的怪物都知道他的记性不好,但是他们从来分不清他什么时候是真的忘记还是故意的,error知道ink不止一次对他说慌。大多时候ink不会说谎,但是他说谎也和没说慌一样面不改色。

“我挺喜欢你的。”ink说。

去你的吧。error想。

看,一个没有灵魂的怪物在说喜欢,蹩脚的谎言,error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他庆幸骷髅表情没那么丰富,他只要稳住自己的头骨不让它掉下去就可以了。

他知道ink真喜欢一样东西是什么样。

error想起之前看到ink抱膝坐在一处柔软的草地上,ink看着天上的星星,随着闪烁的光变换着眼眸的亮度。真心实意的笑,error想如果要形容的话。这可比ink平时的讨好式社交笑容好多了。

error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明明要控告谋杀的。

error本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ink,毕竟他们相处并不让他愉快,不过那是他意识到之前了。error发现的时候很突然,他本来在自己沙发上躺的好好的,然后一个浑身带着墨水味的ink就砸到了他的身上。error被砸的骨头疼,他第一个反应是自己居然没有对ink关闭拜访权限。他和ink彻底来了一个亲密接触,ink重重地压在他身上。他第二个反应是完了,又要被电流声吵死了。

在杂乱无章的电流声中,他听到一声不同的声音——“咔哒”。

就是这个“咔哒”,error记住了那个墨水味十足的触碰。因为他知道那是哪里发出的声音,他的智商比那个混蛋墨水高多了。

但是还没等他发出惊呼,ink就侧开身倒了下去,从满是抗拒的error身上滑下,error这才发现为什么今天ink身上的墨水味那么浓郁,身上都是裂开的口子,从骨缝中流出混成黑色的颜料,ink这时真的像个墨水了。

error想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做什么。他是个毁灭者又不是什么治疗师。所以他充其量能做的就是把ink放到了自己的沙发上躺着,等他自己醒了。

又死不了。error在一旁坐下,看着ink闭紧的双眼,低声咒骂一声傻逼。他知道ink就是个傻逼au守护者,很傻逼的那种。傻逼到真的会为了创造者们的放弃伤心,傻逼到真的会尽力拯救那些残破的au,傻逼到会去博取其他怪物的信仰。真傻逼。error想着明明是很狡猾的怪物,明明是连说谎都面不改色的渣男,明明看到au是bad end都不会插手的混蛋怎么就在这件事上怎么傻。仗着自己死不了就去各种作死,迟早有一天被四分五裂。error不看ink了,越看越气。

ink是个傻逼的念头一直在error脑里,没什么能改变这点,随着这个念头的还有自以为是,自视清高,虚伪至极,小孩子,什么可爱,什么温柔都和他沾不上边。error抱着自己的围巾蹲在地上等着ink醒来。

error又觉得自己也挺傻逼的,自己比想象中的还了解ink,至少现在他意识到了。连敌对用的万能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都不好解释了,毕竟哪个死对头会受伤了跑到对方那里而且还没补刀。

error真的要死了。

他要控告ink谋杀。

他不应该把ink放在自己的沙发上,让ink发现他在沙发旁边守着的。因为ink开始缠着他了。

“离我远点。”error猛得退开,他实在受不了ink靠近他了。

两分钟前ink发现了他,于是他们开始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ink向前走了一步,“为什么?”

error又退了一步,想喝水的愿望越发强烈,他要被渴死了,“没为什么。”

“我挺喜欢你的。”ink说。

“骗子。”error说。

“哦,你讨厌我。”ink自己退了一步。

error感觉要被闷死了,“闭嘴吧ink,你这个骗子说的我一句也不信。”然后他大步跨上前,抓住ink的围巾,把他拽到自己身前,用牙齿撞上ink骗人的嘴。

他们之间发出“咔哒”一声。

error愤愤地想着,人类总把神和爱情塑造的多么美好,但是你看看,丘比特带着的可不是琴弦,他可是用箭射穿别人的心脏,一点招呼都不打,直穿身体。而被射穿的人呢,都快死了。

而error被ink用一个吻,谋杀了。

安小夕哇

进步了!
是卡米尔,我本命啊啊啊啊
卡米尔妈妈爱你!!(喂你克制一点)

进步了!
是卡米尔,我本命啊啊啊啊
卡米尔妈妈爱你!!(喂你克制一点)

。墨

【凹凸】关于死亡

暂无cp


是刀子(预警)


有参考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含 卡/嘉/瑞


我辣鸡文笔


请谨慎观看





溺/卡米尔

     太多太多的人说过,卡米尔的眼睛很蓝,蓝的像大海。开心的时候,里边似乎游着发光的水母,漂浮着亮闪闪的白色碎沫;生气的时候则会波涛汹涌,似乎可以把经过这片海域的船只通通掀翻。

     窒息的感觉传来,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空气。肺部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也一样。手臂胡乱的向上抓着,却无济于事。

     光线越来越远了...

暂无cp


是刀子(预警)


有参考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含 卡/嘉/瑞


我辣鸡文笔


请谨慎观看





























溺/卡米尔

     太多太多的人说过,卡米尔的眼睛很蓝,蓝的像大海。开心的时候,里边似乎游着发光的水母,漂浮着亮闪闪的白色碎沫;生气的时候则会波涛汹涌,似乎可以把经过这片海域的船只通通掀翻。

     窒息的感觉传来,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空气。肺部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也一样。手臂胡乱的向上抓着,却无济于事。

     光线越来越远了。

     卡米尔第一次意识到了深海可怕。湛蓝色的海水在短短几分钟的下沉中已经过渡成了较深的藏蓝色。之前还会在中层海洋游弋的鱼群也在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太安静了。

     似乎像是回到了自己最黑暗的记忆里,不,似乎还要更糟。海底漆黑一片,卡米尔感觉不到任何生命体的存在。

     意识渐渐模糊了。

     卡米尔在酷似自己眼睛的大海中开始长眠。


寒/嘉德罗斯

     『在凹凸大赛,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就算是大赛第一也不行。』

     啧,走不出去。

      嘉德罗斯这次可算是碰到壁了。

     “嘶--”带着伤口在冰天雪地里走动的感觉可不是很好。看似轻盈的雪花在此时化作利刃,一下又一下刮着他,冷风冷得似乎能吹进他的灵魂。

     “砰!”

     大罗神通棍带着一些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被狠狠地砸向空中。

     又一次尝试无果。

     嘉德罗斯也有放弃的时候。

     嘉德罗斯靠着一棵树缓缓地滑了下去,伤痛已经被冻得麻木。第一次把自己蜷缩成一颗小小的球去尝试取暖。

     不能倒下。

     绝对不能倒下。

     王的尊严不予许他在这里倒下。

     嘉德罗斯一遍又一遍的告诫着自己。

     “不能。。。”

       倒下。

     金色的太阳被白雪悄声无息的埋没。

     『嘉德罗斯一向属于炽热的阳光,而不是这寒冷的雪原。』



黑暗/埃米

     黑暗渐渐的涌了上来。

     太安静了。

     没有姐姐的嬉闹声,没有族人的叫骂声也没有绝望的尖叫声。

     安静的过头了,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在无边无尽且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中徘徊。

     埃米尝试过去凝视,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一片黑,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一切都融入了黑暗。

     包括他自己。

     这让埃米想起了自己在玳瑁村看过的乌鸦群。明明是被评价为话痨和吵闹的乌鸦在那一刻齐齐地站在一颗干枯的老树上,压着每一根看起来若不经风的树枝。大片大片的乌鸦,黑的像一团黑沉沉的乌云,就像灵堂和墓地颜色。

     压抑感从脚底慢慢地涌了上来,似乎达到了心脏的位置。埃米使劲儿的拽着胸前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噗通一声地跪倒在了地上。

     『饱受煎熬的灵魂在黑暗里失控地尖叫。』

    

    


T O X I C
『我们在川流不息的时间中被推挤...

『我们在川流不息的时间中被推挤着向前。』
『无数次摩肩接踵下磨平了棱角。』

『我们在川流不息的时间中被推挤着向前。』
『无数次摩肩接踵下磨平了棱角。』

諷歾.

画画员工.不明意义的画了出来.
魔改ego有.
我流公司二哥.。Future.

画画员工.不明意义的画了出来.
魔改ego有.
我流公司二哥.。Future.

諷歾.

画画员工oc
微血表预警.【我不确定是不是.草】
魔改ego预警。
数据删除属实忘记画
蓝星衣服上的腿属实不会画又难画。
两个自家员工.
1p我之前有做介绍【?】Sangkomi大哥
2p是公司一姐.我流分部最强员工. echo。

画画员工oc
微血表预警.【我不确定是不是.草】
魔改ego预警。
数据删除属实忘记画
蓝星衣服上的腿属实不会画又难画。
两个自家员工.
1p我之前有做介绍【?】Sangkomi大哥
2p是公司一姐.我流分部最强员工. echo。

小患

我日更我骄傲!(p3是无滤镜)cp看tag。

我日更我骄傲!(p3是无滤镜)cp看tag。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3)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了宾客们的忍耐限度,在他们提出异议前真正拉开了“地狱曙光”的第一幕——假面舞会。

随着宾客的陆续入场,伊沃最负盛名的维加斯大厅也变得喧闹,这种喧闹在银灰现身时达到了顶峰。虽然参加舞会的宾客们都戴着各色面具,但是某些外貌特征仍然无法掩盖,再加上银灰入场时正好有一束光刻意倾泻在他的黑色大氅上,将他衬托得愈发高贵,女宾们此起彼伏的惊叹便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厅。

啧啧啧,银灰大人的魅力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我坐在远离中央舞池的角落,遥望着那端高调入场的银灰,心中如此感慨着。此时已经有一些大胆的女宾端着香槟上前,想要搭讪银灰。不过......似乎都被他身侧之人吓退了——那人顶着一头显眼的金色大波浪,嗯,果然是诗怀雅。估计这下不少人都会认为这位大小姐是在宣誓主权吧.......将高脚杯中的红酒饮尽,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哪是在宣誓主权啊,八成是不满意银灰抢了她的风头又没地出气,最后就只能靠瞪人解决。

好在这略显尴尬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太久。悠扬的小提琴声将众人的视线拉回大厅正中的舞池,男士们纷纷用自认为最绅士的姿态带着自己的舞伴滑入舞池,共舞这第一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银灰和诗怀雅这对一银一金的组合。

“舞会开始了?”左耳佩戴的耳坠中传出了塔露拉的声音,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听着,你可能需要调整一下你的计划。”塔露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有渠道不明的消息传出,这次‘地狱曙光’的大轴拍品是托斯卡纳家族唯一一份留存于世的、与矿石病有关的手稿,据说记载了一种能够有效抑制矿石病在体内扩散的方法。如果消息属实,我希望你能尽力拿下这份手稿。”她又额外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挂断了通讯,然而我没有听清她后来还说了什么。

托斯卡纳家族遗留的......手稿?是丢失的那一份?

我曾经在家族驻地的废墟中搜集到了少部分未被焚毁的研究手稿,其余的基本都化为了灰烬。塔露拉提到的那份手稿被单独放在了一个特制的箱子中,即使是由天灾或源石技艺引发的火焰都无法烧毁箱子,它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个消息没错,手稿里确实是记载了一个抑制矿石病的方法,只不过它需要承受者付出极大的代价。早在托斯卡纳家族被覆灭之前,我就因为这个方法陷入了沉睡。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奥希娅一直试图寻找这个箱子,却没有任何进展。想不到它居然在伊沃现身了......

不知不觉间,杯中的红酒再次被我饮尽。我从回忆中抽离,想站起身给自己倒酒时,忽然发觉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而我正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俯视着我,灰色的眸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见我回过神,银灰向后退了一步,微微躬身做出邀请的姿势:“这位小姐,请问我是否有幸能邀请你共舞一曲。”

刹那间,几乎所有女宾的目光都对准了我,大有一刀将我扎个透心凉的架势。虽然还在疑惑银大魔王是如何越过重重人海注意到我的,我还是点了点头,并扬起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微笑:“荣幸之至。”

银灰自然地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入舞池中。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头的波动,嘴角保持着公式化的弧度。看样子银灰应该还没察觉出有什么异常,他可能只是单纯的心血来潮而已。原本舒缓的音乐变得热情活泼,我的心思却不在跳舞上,跳到第三小节时还不小心踩了银灰一脚。

“跳舞时走神是很不尊重舞伴的行为,可爱的小姐。”银灰忽然凑近,在我耳畔低声提醒。这亲密的动作自然又引发了女宾们的尖叫。

“抱歉,银灰阁下。我刚刚只是在思考这一曲结束后要怎么应付女宾们。”我皮笑肉不笑地回复道。

银灰的嘴角浮现出几丝玩味的笑意:“呵,就算给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动你——卡申夫家族的族长大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