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好渣啊我要不然哐哐捶大墙

22浏览    14参与
新燕过江楼.

倦怠.

·是不像卡尔乙女的乙女向

·背景设立是禁闭院长那一次的罗夏医师

·私设注意

·病态注意

(比如只要进了疯人院都要接受电疗治病,“我”的身份是一名权利非常大的医师,也是个狠人,专门负责治疗卡尔的妄想症。)

·卡尔不是那么社恐警告!!!!!!

·文笔不好,轻喷。


     我带着满身的冰凉雨水走进卡尔的诊疗室,他没开灯。


     房子里过于安静还让我有略微的不适应,差点想转头看看门牌号是...

·是不像卡尔乙女的乙女向

·背景设立是禁闭院长那一次的罗夏医师

·私设注意

·病态注意

(比如只要进了疯人院都要接受电疗治病,“我”的身份是一名权利非常大的医师,也是个狠人,专门负责治疗卡尔的妄想症。)

·卡尔不是那么社恐警告!!!!!!

·文笔不好,轻喷。



     我带着满身的冰凉雨水走进卡尔的诊疗室,他没开灯。


     房子里过于安静还让我有略微的不适应,差点想转头看看门牌号是不是属于伊索·卡尔的。不过我又马上回过神来,没有做退回去再重新打开房门的愚蠢决定。


     是的,他是伊索·卡尔,即使患有妄想症,也不是会自言自语从晨光微熹到月华如水的地步,那样有些过于聒噪。况且,他本来就是一个过于安静的人,正如窗外淅淅沥沥冰冷的雨,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差点想把他请出门外,他过于平静得不像个精神病人。


     若不是这偌大的诊疗室还有他平缓又小心翼翼的呼吸声,我还真没发觉房子里还有其他人。


     他侧躺在沙发上,正对着窗户,清冷的月光慵懒地趴在他身上,几缕出挑的碎发散发出荧荧光芒,像那个静止时间的睡美人又恍若天神。


     哦我的上帝,这个人真的不是一个正常公民吗?我有些头痛地扶了扶额。


     我感觉从窗户里吹进来的风掺杂了些冰冷的利刃,我走进窗边,替他关上了窗户。


     他醒了,睁着些许迷蒙的浅灰色双眼看着我,睫毛扑扇、扑扇地划过空气,有些苍白的面孔掺杂了些许疲惫:“回来了?”


     “嗯,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累。”


     “我以为你知道。”他翻了个身,望着空空荡荡的天花板。


     我突然就想起来了,皱了皱眉,“今天下午是有电疗诊治吧?” 

   

     “嗯。”


     我不过是今天一天出去办些事,啊......那些不长眼的家伙又私自调整电疗强度。不过没关系,我好像记得约瑟夫说过咱们院不缺人手,似乎......还有些多?


      这就好办了,那么疯人院里少了几个医护人员,也不会有人追究的。


     为什么我对电疗那么在意呢?你看隔壁的那个还未成年的可怜女孩子,多可爱啊,可惜现在疯疯癫癫,整天走廊里都是她的笑声,也只有到了晚上才消停些。


     好吧。“伊索,那你先休息吧,很晚了,明天再说吧。”我转身。


     “我叫罗夏。”


     “好的我的罗夏医师,明天见。”我离开了诊疗室。


     ——————————————————————



     血液从我的手指,流向刀柄,流向刀刃,汇于刀尖,然后最终纵身越向地面,开出一朵致命的花。


     医护人员住的地方可真没有致死药物呢,离开诊疗室时我就有些犯困,可没精力去找这些药物,所以我选择了速战速决,虽没什么技术含量可言,但却是效率最高的处理方法。


     我把凶器连带着我珍贵的指纹一起留在了她们房间里。


     算是挑衅吧,不过对我没什么不良作用就对了,就算我们亲爱的约瑟夫先生注意到了这件“小小”的事,他也一定会瞒天过海找个替罪羊的,毕竟,是他告诉了我“人手太多”这个重要信息的。我想,他也一定明白的,对吗?


     我带着一身血腥味走进卡尔的诊疗室,用还算温暖的手背探了探他光洁的额头——嗯,看来没什么不良反应。


     笑话,我费心费力照看的病人,会只是我的普通“病人”吗?




————————————————————————————————



     我费劲心思让卡尔之前的诊治生活充满痛苦与挣扎,为的就是我对他温柔的诊治他能铭记,不,最好是永远沉沦。


     这场看似意外的诊疗风波,又怎么不会是我一手策划?



     我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


     他感觉到头上尚存的缱绻余温,和隐晦的血腥味,勾了勾嘴角——一个诡异的弧度。


     




     这场“游戏”,究竟谁才是“猎物”呢?

新燕过江楼.

致爱

~随笔注意

~文风差

~感谢观看

~老梗

~我是个标题废请打死我

   今天,多云。

   我起身打开窗子,呼呼作响的风立刻就从窗外飞进屋内,在我睡了一晚被压出印子的脸上徘徊逗留,留下缱绻一吻,随即像一条冰冷的蛇一般舔舐我的脖颈。

   似乎很满意我被吹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样子,像丢弃布娃娃一般离开了我,向着更远的内屋为非作歹。

   我感到难受极了。

   我向下望,深灰色的水泥路,坑坑洼洼,里面是蓝色的雨水,倒映着压抑的天。...

~随笔注意

~文风差

~感谢观看

~老梗

~我是个标题废请打死我

   今天,多云。

   我起身打开窗子,呼呼作响的风立刻就从窗外飞进屋内,在我睡了一晚被压出印子的脸上徘徊逗留,留下缱绻一吻,随即像一条冰冷的蛇一般舔舐我的脖颈。

   似乎很满意我被吹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样子,像丢弃布娃娃一般离开了我,向着更远的内屋为非作歹。

   我感到难受极了。

   我向下望,深灰色的水泥路,坑坑洼洼,里面是蓝色的雨水,倒映着压抑的天。

   我麻木地从冰箱里拿出蓝色包装的牛奶盒,吃着用料十足的蓝莓面包。

   我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从衣柜里找出那件我最心爱的蓝色长裙,合身极了。

   我从25楼乘电梯下楼,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没有多少人出行,电梯来得很快,也没有因电梯缓慢而耽误广场舞集训,急得破口大骂的无知大妈。

   嗯,美妙极了。

   我带了一把雨伞——雨似乎下的大了些。

   轻车熟路地走出小区,和保安大爷招呼了一声就不再回头,身后大爷的古董收音机吱吱呀呀地播放着我听不懂的京腔戏曲,被风吹散,听得不太真切。

   路过一家名为“Blue”的花店,我走进去,向那位腼腆的小姑娘告知我要买花,她问我要什么样的,我说三朵蓝色妖姬。

   临走前小姑娘一脸幸福的笑:“祝福你们!”

   我愣了愣,然后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

   我七拐八拐地终于找到他的所在地,在一块块黑色的石碑上流连,一一致意——虽然他们可能听不见我的祷告。

   今天的拜访者不算多,寥寥数人,大多都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西装,脸上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只是一种无所谓般的淡然与不屑。

   我来过这很多次,年年来,看到的场景也大多都是上述如此。

   偶尔有几位真情恸哭的,不知真情还是假意,被保安及工作人员喝令停止,说是应给予逝者安息。

   看呐,不是人们虚情假意,是早就没有了能放肆痛哭的权利,不管是自己,亦或他人。

   到了。

   他是最特别的那一位,墓碑上的字用烫金手法刻印。

   我放下手中的雨伞,把三支我最真挚的爱意搁放在墓碑前,过于冰冷的雨滴落在我的手上,我打了个寒噤,手有些抖。

   蓝色妖姬的花瓣上闪着楚楚可怜的水光。

   “嗯......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我送的花,只要是我送的你都不喜欢,但是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第二种更适合你的花,而且,你生前最喜欢它了。”

   “虽然市面上的蓝色妖姬不一定是真的,也冒着被你嘲讽的风险买来它。”

   “高贵美丽的蓝色才是最适合你的,其它太过素净的花,配不上你。”

   “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这三百二十五年每年都来看你。”

   “我亲爱的。”


   “你厌恶这世界,

    我喜欢你,

    所以我也厌恶这世界。

    我以为这样我们就能再靠近一些,

    我们的距离是如此近,

    可当你躺在碑下的时候啊,

    我发现我们从来都没有靠近过。

    你说你不会喜欢我

    永远也不。”

   

——   ——   ——   ——   ——

   “呃,这位小姐,很抱歉打扰到您,但是,我还没死,您不用着急奔丧。

    感谢您的花,三百二十五年一直都有收到。

    您的毅力还蛮强的,我以为你个小没良心的送几年就不送了。

    还有,

    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亲爱的。”

新燕过江楼.

人设

诶刚刚突然在我沙那边想到人设,就...顺便搬过来【不要脸


表面阳光快乐·别人眼中·学霸亲民小姑娘 
不为人知·有时阴暗到死·心思深沉扭曲的·普通人 

由于受各种条条框框约束,遇到不赞同的事会在心里写一篇批判性议论文,典型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由于身边没有光,于是自己成为自己的光,顺带照亮别人。 

喜欢独处,和不张扬不心机的人待在一起总是能相得益彰。 

比起明面上的不爽,这种惹急了能一点一点站在最公正的角度,最有利的受害者位置上摧毁一个人“真抱歉,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诶刚刚突然在我沙那边想到人设,就...顺便搬过来【不要脸


表面阳光快乐·别人眼中·学霸亲民小姑娘 
不为人知·有时阴暗到死·心思深沉扭曲的·普通人 

由于受各种条条框框约束,遇到不赞同的事会在心里写一篇批判性议论文,典型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由于身边没有光,于是自己成为自己的光,顺带照亮别人。 

喜欢独处,和不张扬不心机的人待在一起总是能相得益彰。 

比起明面上的不爽,这种惹急了能一点一点站在最公正的角度,最有利的受害者位置上摧毁一个人“真抱歉,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但很善良,非常善良。 
佛系度日,也会中二。 
众所周知,温柔善良。


是个可爱的(算是 反派角色

典型的利己主义者

理性大于感性。



新燕过江楼.

请和我一同坠入地狱/给沙沙的cp向

*激情码文

*给沙沙的(啊电脑端怎么at啊!!)http://悲伤的沙雕故事  ???我做了什么???

*那好吧就这么随缘看吧

*写崩咋整。ooc注意!!!


   我是阿呈。那个辣鸡阿呈。


   我刚和她认识不久,是个很好的小姑娘。


   每周我们都要聚一聚,在楼下那家口碑很好的奶茶店。我给她提过意见,说我再这样每周喝奶茶,120斤很快就会向我招手。


   可是她没听,坐在圆形玻璃桌对面...

*激情码文

*给沙沙的(啊电脑端怎么at啊!!)http://悲伤的沙雕故事  ???我做了什么???

*那好吧就这么随缘看吧

*写崩咋整。ooc注意!!!



   我是阿呈。那个辣鸡阿呈。

   

   我刚和她认识不久,是个很好的小姑娘。


   每周我们都要聚一聚,在楼下那家口碑很好的奶茶店。我给她提过意见,说我再这样每周喝奶茶,120斤很快就会向我招手。


   可是她没听,坐在圆形玻璃桌对面,咬着奶茶吸管。抬头,起身,去前台小姐姐那里又恶作剧似的点了两杯珍珠奶茶。


   回来冲我笑笑。好吧,我知道,我在她这里永远占不了上风,无论是她点的馥郁奶茶,还是她有时阳光跳脱又有些随性的性子。


   但她从没告诉我她还有别的朋友。


   她的另一个朋友,像光。明媚温暖。


   我,没有有过她那样的经历吧,有一个像光一样的朋友。毕竟在以前,或许我才是别人的光——他们甚至比我还阴沉负面。活在这样的交际圈里,眼中是没有【光】的。


   那道光会害了她——我是这么觉得的,也许是因为嫉妒心作祟,又或是真的客观事实和真理。任何人在光下是无所遁形的,一清二楚得看透,那种感觉糟透了。


   没人愿意和肚子里的蛔虫做朋友。


   追赶光是人的本能,但在那之前,要明白自己是蝴蝶还是飞蛾。


   所以我遵从自己的内心,去找了【他】。


   【他】和【她】相识,但在我这个局外人来看,她对他并没多少好感,即使他爱她如命。


   他也十分讨厌,他也是那种可以看透人心的存在,不过他不是把伤痕暴露在阳光下鞭策,而是在黑暗中保护,她不需要一个温暖如阳光的朋友,但我想她需要一个能一同坠入深渊的恋人。


   但他太惨了,真的,比我还惨。


   我和她可以做相识相知的好朋友,他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


   好惨一男的。


   我:“别来无恙。”


   他:“别来无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不接待闲人。”看啊,语气多么冰冷,冠冕堂皇的衣冠禽兽。


   我:“要是她坐在这里我想你的语气会好很多。”


   他:“是的。你知道我爱她。”


   我:“好吧好吧。不过爱这个词说多了就失去了价值。”


   他:“我只是在提醒你。”


   我:“啧,你把我也当情敌看?”


   他:“算是。”


   我:“我想你不是会在她的事上多么冷静的一个人,她的现状你比我清楚多了,比如说定位她的手机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她爱她。”


   他沉默。


   我:“也许是嫉妒,我不希望她和光走的太近,比如和我们一起在黑暗中苟且偷生来的愉快。你心里也很清楚,她追逐光会让她遍体鳞伤。不心疼吗?”我觉得我此时的语气像极了恶毒女配,不,在他们俩之间,我真的是个女配。


   我:“下周日,我把她带过来,她需要一个像你一样的恋人。”


   他:“合作愉快。”


   港真,我真心不想和他打交道,刚才的我自己虚伪到极致。他是真的双标,如果有希望,我真不想把她推给那样的人,毕竟他的道行太深。


   周日。


   她:“真是出乎意料。”她语气冰冷,极寒。我现在要想今后怎么和她解释了。


   他:“是啊,真是出乎意料。最近和那位新的小朋友玩的愉快吗?”他也成功将室内温度再一次降低。天,他们俩怎么回事,她不开心就算了,连他也跟着胡闹些什么。


   她:“你监视我。”


   他:“不算。”恰到好处的欺诈笑容。


   他:“你也看到了,光的身边不缺少光,她们每一个都可以将你笼罩,将你燃烧。说到底还是黑暗最为安全,想必你现在已经体会到了。看看你现在的狼狈样子,真叫人可怜。”


   她:“所以?”我感觉她快炸了。刚在光中无所遁形,又在黑暗中与死神见面。


   这都是为你好。


   他:“可我不一样,我生命中没有光,只有你。”


   她:“你疯了。”


   他:“不,我没疯,”他离开座位,向前,走向她,在她脖颈旁。


   “我爱你,所以,

   请和我一同坠入地狱。”


  

————————————————————

Please fall into hell with me。

新燕过江楼.

Light

●假装更新

●咕咕咕

我在文字里挣扎

在词藻之中浮夸

于白描之中刻画

虔诚描摹你缱绻容颜

讴歌你如光澄澈无瑕

“你”是我完美笔下生花

“你”是我梦中不朽神话

可让我看看现实的你啊

金玉其外 虚有其华

你是我的光.

●假装更新

●咕咕咕

我在文字里挣扎

在词藻之中浮夸

于白描之中刻画

虔诚描摹你缱绻容颜

讴歌你如光澄澈无瑕

“你”是我完美笔下生花

“你”是我梦中不朽神话

可让我看看现实的你啊

金玉其外 虚有其华

你是我的光.

新燕过江楼.

我想嗑cp!!

我阿呈,在这里at沙沙 @悲伤的沙雕故事

你妈的我想嗑cp)


求沙沙劳斯(要不然就随便)告知人设……?以及某位不知名男子人设……?


我看了那篇 我就站了cp(小声bb:我有没有机会咕篇文章


我就可以写cp文了!!!!


/呼巴掌 你个鸽精转世几百年才写的出来文啊


/卑微

我阿呈,在这里at沙沙 @悲伤的沙雕故事

你妈的我想嗑cp)


求沙沙劳斯(要不然就随便)告知人设……?以及某位不知名男子人设……?


我看了那篇 我就站了cp(小声bb:我有没有机会咕篇文章


我就可以写cp文了!!!!


/呼巴掌 你个鸽精转世几百年才写的出来文啊


/卑微


新燕过江楼.
●天lof美丽滤镜 美丽贴纸...

●天lof美丽滤镜 美丽贴纸

●突然放假半天

●随笔注意

●清明节写的(有清明元素) 不过大多是随笔 搬一下

01.
  昨天下午,风筝比赛。

  其实一开始艳阳高照,当许多写了“国家富强”的气球一齐飞向天空时,五彩斑斓的气球反射出来的太阳光我还是有些印象的。

  港真,我没有抢到一个气球,也没在其他people中找到一个气球让我在上面写一下东西。

  所以我怨气非常大。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回顾这段文字时,仍然能体验到当初的燥热感。

  二三十度下,我们顶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最高的阴凉处,是领导在上面说着一遍又一...

●天lof美丽滤镜 美丽贴纸

●突然放假半天

●随笔注意

●清明节写的(有清明元素) 不过大多是随笔 搬一下

01.
  昨天下午,风筝比赛。

  其实一开始艳阳高照,当许多写了“国家富强”的气球一齐飞向天空时,五彩斑斓的气球反射出来的太阳光我还是有些印象的。

  港真,我没有抢到一个气球,也没在其他people中找到一个气球让我在上面写一下东西。

  所以我怨气非常大。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回顾这段文字时,仍然能体验到当初的燥热感。

  二三十度下,我们顶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最高的阴凉处,是领导在上面说着一遍又一遍老套且啰嗦的开幕词。

    二三十度下,我们顶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旁边如苍蝇般聒噪的同学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

    二三十度下,我们顶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望着望着身旁聊的火热的同学,我曾几次想要加入,但是过于炎热的天气使我望而却步——现在走几步路都勉强,试图跟身体讨价还价。

    二三十度下,我们顶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我感觉我的灵魂好像都要蒸发,向着凉爽而又静谧的太空飞去。

   终于。
 

02.
  当然,不计其数的风筝,冲破阳光飞向天空的气息,那种震撼感——就像无数上下翻飞的蝴蝶——我终于用到了如此拙劣的比喻。

03.
  后面的正式比赛,没得到看台上一群挑剔的观众的青睐,倒是未开始前博足了眼球。

  对了,后半段是阴天,才想起明天是清明,白惜了我为下午准备的遮阳帽。

04.
   这阴天还真是挥之不去。

新燕过江楼.

歌词(////)

我昨天咕了是嘛

没关系,我今天也不写文


“都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感情而出嫁”...............————《被贴上标签的人》

“永远轻盈永远滚烫不愿下沉不肯下降”............————《亲爱的旅人》

我昨天咕了是嘛

没关系,我今天也不写文


“都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感情而出嫁”...............————《被贴上标签的人》

“永远轻盈永远滚烫不愿下沉不肯下降”............————《亲爱的旅人》

新燕过江楼.

下雨了

我好喜欢下雨啊,就是那种在家看着阴天,听着雨声,刷着手机,淦,太美妙了

我好喜欢下雨啊,就是那种在家看着阴天,听着雨声,刷着手机,淦,太美妙了

新燕过江楼.

今天的我依旧没想好给这篇文字取什么名字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人物姓名有参考,主要是因为我怂里吧唧的不敢打tag。

·再练练吧


-----------(三)-------------

  我拍卖馆里有个帮工,说是帮工,也不是,我觉得我们像是真的至交,所以我从没有把他当打杂的看。


  他叫帕洛斯。也算是个大主顾。家里是世家,十分十分的有钱,多到花不完的那种,当然他们家的人也十分的讨厌...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人物姓名有参考,主要是因为我怂里吧唧的不敢打tag。

·再练练吧





-----------(三)-------------

  我拍卖馆里有个帮工,说是帮工,也不是,我觉得我们像是真的至交,所以我从没有把他当打杂的看。

 

  他叫帕洛斯。也算是个大主顾。家里是世家,十分十分的有钱,多到花不完的那种,当然他们家的人也十分的讨厌,不呆在家里好好花钱,甚至越赚越多。

 

  我曾问他家里不好吗那么多钱,他说不出来赚钱总觉得愧对于家族。

 

  他说下这句话的时候,美丽的眸子波光流转,嘴角勾起,蛊惑人心的笑,在他身后,我似乎都能看见黑暗中阴狠冰凉的毒蛇在吐着蛇信子。他的两只手此时上下不自然地握着,葱白的手指与他所处的黑暗相得益彰。

 

  你家族还真是分外默契。

  

  但你以为我会信?

 

  他这个样子,一看就是骗人的。

 

 

   “哟,小姑娘回来了?”温润撩人的音色,说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念诗。他一口一个“小姑娘”叫的十分暧昧,也让我十分的 恶心。我曾多次给他说过不要这么叫我,并说明我早就过了每天都是少女心散发着粉红泡泡的年龄,他低低一笑。

 

  没听。

 

  “嗯。”我随口回应着。转身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我透过咖啡冒出来纯白色的蒸汽去看刚刚坐在沙发上懒散的帕洛斯。

 

  他是一如既往地撩人心弦,一如当年初见。

 

  他眼里散发着属于蛇的阴狠毒辣,阴谋诡计。他眼里有橙红色坠落的太阳,有漆黑的冰凉夜幕。如此骄傲而澄澈。

 

  真是个衣冠禽兽。我心里唾骂着他。

 

  明明是美杜莎麾下的蛇,偏偏装作纯良无害的白兔。每天还祸害那些纯良小姑娘。

  

 幸好我不吃这一套。

 

 

 

  “小姑娘,人家大老板拍卖馆怎么样?有没有高端大气的感觉?”

 

  “没,您别膈应我了,那里只让我感到恶心。”

 

  为啥我和他是知己一样的存在?因为他拿那家恶心吧啦的拍卖馆来膈应我这个可怜人,说明至少我们脑电波是相同的,我们讨厌的事物是一样的。

 

  也就不会出现:我在和你诉说柳街的小笼包是真的好吃,你却听成了东城待嫁的姑娘是真的好看。

 

  上述令人无奈的事,在我短暂却又漫长的职业生涯里,确有发生。

 

 

 

  “哦~那么很荣幸与您共进下午茶。”他拿起桌子上我出门前刚烤好的小饼干,自顾自吃了起来。

 

   墙上的排钟有一搭没一搭地响着,门外依稀可听年代久远的电车空灵回响。高顶窗打下来的斑驳阳光落在他身上,我捧着香浓咖啡目光呆滞坐在阴影里。


新燕过江楼.

深夜思考/希望您做个好梦🌙

●又是一些我脑海里的东西

●依旧文风差

●感谢您抽出时间观看

●希望看完的您 甜甜的做个好梦


  抬头,望天


  一如既往地,是不明不清的黑。


  可能我的说辞太过奇怪。但现实就是这样。


  像我颜料盘里色彩混杂 直至彻底污浊;像轻柔舒缓的钢琴曲中突然插进一段摇滚乐,显得突兀。


  虽然有的令人惊叹的乐风能做到巧妙融合,但现在这片十分奇怪的天空显然是个尚未出师的拙劣演奏家。

但正是这十分奇怪的黑却总是拥有抚慰心灵的力量,它黑的寂寞,沉静。


  如果是彻骨的黑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惧感...

●又是一些我脑海里的东西

●依旧文风差

●感谢您抽出时间观看

●希望看完的您 甜甜的做个好梦




  抬头,望天


  一如既往地,是不明不清的黑。


  可能我的说辞太过奇怪。但现实就是这样。


  像我颜料盘里色彩混杂 直至彻底污浊;像轻柔舒缓的钢琴曲中突然插进一段摇滚乐,显得突兀。


  虽然有的令人惊叹的乐风能做到巧妙融合,但现在这片十分奇怪的天空显然是个尚未出师的拙劣演奏家。

 

  但正是这十分奇怪的黑却总是拥有抚慰心灵的力量,它黑的寂寞,沉静。


  如果是彻骨的黑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惧感,那么它,就像是高傲伫立黑暗的王者,骨子里骄傲的光辉是怎么也抹不掉的。

 

  或许正是这天的傲骨与澄澈而透明的黑相悖。


  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天。


  那是翻墨而盖的漆黑,其中点缀着温柔缱绻而又跳脱干净的星子。是那灿烂银河。


  说真的,我没有在骗你们。


  当时的景色我记得清清楚楚,毕竟我打小儿就是看着这片天长大的。


  是伸手可触及星辰大海的感觉,是你不用辛辛苦苦去找一个山清水秀,景色优美,人烟稀少,利于拍照再用高科技相机使劲曝光几小时才能拍下来的珍贵银河。


  伸手可及,伸手揭开万丈星河帷幕的美妙感受。


  我想某个热衷于在星辰大海中穿行肆意的某位海盗先生,也会不会屈尊降贵的称赞一下这片可媲美他浩瀚紫眸的星辰。


  好了,扯远了。


  如你所见,我看着这片天啊,足足为它写了近二十分钟的东西。


  也感谢这眼前不伦不类的现在的天空,让我学会了在尘埃中找星辰。


  星辰被雾霾盖住啦,我才不要守得云开见月明,我要自己撕开隔膜先得月。


  我还是要夸夸当时的天空。


  那天月色是真美啊。

 

  🌙


好了 感谢您看到这里,只是一个温温柔柔的人在夜晚时内心的小文艺。

也算是我写个那些二次三次的小姑娘们,她们都是宝。

嘘,晚安小姑娘们。



晚安,做个甜甜的梦


新燕过江楼.

瞎糊文章第二弹

啥标题啊/我好渣写什么标题

好了就当我勉励一下我寄几个儿

我最近在瞎写些什么东西啊!!!!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二)------


  我走进我家拍卖馆。


  欧式风格暖色调的装修曾一度让我放松,当然,也包括那些客人。


  我随意把身上厚重的军绿色风衣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转身...

啥标题啊/我好渣写什么标题

好了就当我勉励一下我寄几个儿

我最近在瞎写些什么东西啊!!!!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二)------


  我走进我家拍卖馆。

 

  欧式风格暖色调的装修曾一度让我放松,当然,也包括那些客人。

 

  我随意把身上厚重的军绿色风衣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转身去冲了一杯咖啡。

 

  这儿家的氛围很浓重,但毕竟是家拍卖馆,烟火气不会少,但可怕的是它还十分的接地气,每天来来往往的无非就是那些社会上的名流绅士,要么就是世家纨绔,但可惜的是,也没几个深得我心的。

 

  嗯,没几个。

 

  要得到我的赏识,首先你必须有钱,有了钱,你还要时常消费,还要有一个有趣的灵魂--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无趣的人。

 

  再要么就是你讨人喜欢。

 

  无非就这么几条。如果有人做到了,那么我和他也就算半个朋友,出去喝喝闹闹肯定不会少,钱他来付。

 

  我从不掩饰我吝啬的事实。


新燕过江楼.

啥标题啊/我好渣写什么标题

啥标题啊/我好渣写什么标题

好了就当我勉励一下我寄几个儿

我最近在瞎写些什么东西啊!!!!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正文-----------

-----------(一)---------

  我所见到的少女,是在笼子里。


  她洁白的洋装穿在身上,头顶是洁白王冠,身后是洁白羽翼。


  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啥标题啊/我好渣写什么标题

好了就当我勉励一下我寄几个儿

我最近在瞎写些什么东西啊!!!!

·激情码文,瞎写现场

·嗯所有东西融合到一起,牛头不对马嘴

·有没有大佬打醒我

·还有我又在瞎想些什么









-----------正文-----------

-----------(一)---------

  我所见到的少女,是在笼子里。


  她洁白的洋装穿在身上,头顶是洁白王冠,身后是洁白羽翼。


  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她的面色十分苍白,像久处于黑暗中苟且偷生的人,那面部不正常的白。


  但我深知她不是,她头顶巨大的聚光灯孜孜不倦地工作着,颜色也极诡异。


   是医院墙皮上刷着的油漆,是白的令人发慌的白。少女沐浴在这样强烈的光线下,朱红色的嘴唇含苞待放,是剧毒的罂粟,是地狱的荼蘼。


   她的表情应该是享受的吧?---我不知道,我看不清。如果她的表情是享受,那么,她可真让人失望--毕竟我十分看好她。

   但她应该如此,不是么?她对台下那群投以不怀好意目光的男人们报以微笑,笑得极其纯情,极其圣洁。


  我不禁要对她像场外那些茫茫碌碌,市斤气十足的夫人们报以同样的眼光--鄙夷。


  一个被拍卖的女子,已经失去了这样笑的资格。看起来纯洁无害的笑,迷惑的只是那些男人罢了。像她这样,不是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而是本就浸泡在欲望里的腐烂根茎。


   也许依她容貌而言红玫瑰更适合她,但是我不希望去侮辱青年们表达爱意的象征。


  正如这个城市没有悲悯可言,那些苟且偷生的蝼蚁更是不配拥有爱情。


  这里恶心的气氛和不停打量着我的目光真让我恶心透了,我裹紧身上的风衣,大步走出了这家拍卖馆。突如其来的冷气和凝结在睫毛上的霜气也让我不适。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打探别家情报啊,来另一家拍卖馆真是出奇了的奇怪,不过,那些有所需的人好像兴致缺缺啊,好吧,除了那些男人。看来,还是本小姐的商业能力无人可比。”


  所以应该理所当然的从那些贪婪的,富得流油的纨绔们身上搜刮点油水。


  电车带着轻缓的“当、当”声在不远处响起,在冬天依旧是我来之不易的慰藉。


  我深褐色的雪地靴沾了不少雪,走起路来“嘎吱嘎吱”地响,在上电车时,十分给面子的把雪在阶级上磕了磕,然后我清楚地看到司机不报任何希望的,狰狞的脸,在那一瞬间变得和蔼客气了些--天寒地冻,电车人不少,车上来来往往的人的白色脚印估计让他烦透了心。


  我微笑着和他点头致意,走进车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