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好菜

2047浏览    530参与
磕cp使我失智

是蛇恋
大晚上激情作画
蛇恋真好磕 神仙爱情wsl
依旧是潦草作画+灵魂上色
丢人.jpg

是蛇恋
大晚上激情作画
蛇恋真好磕 神仙爱情wsl
依旧是潦草作画+灵魂上色
丢人.jpg

藤艽皮皮虾要咩

吸猫ing_(:D)∠)_
P2一个小小的合集_(:D)∠)_
准备开一个扑克牌的坑_(:D)∠)_

吸猫ing_(:D)∠)_
P2一个小小的合集_(:D)∠)_
准备开一个扑克牌的坑_(:D)∠)_

若无其事,温风细雨

  手绘加草稿流。

  黑白柠檬和私设服凯莉,嗯

  最后私心乙女向,(谁不想摸摸小柠檬的手呢?

  “自雪中来的圣女。”

  “黑夜中明媚的魔女。”

  以及喜欢着她们的你呀,爱意是可以相通

的啊

  “喜欢着你们啊!”

  “那不是当然的嘛~”\“神说,你我永不分离。”

  手绘加草稿流。

  黑白柠檬和私设服凯莉,嗯

  最后私心乙女向,(谁不想摸摸小柠檬的手呢?

  “自雪中来的圣女。”

  “黑夜中明媚的魔女。”

  以及喜欢着她们的你呀,爱意是可以相通

的啊

  “喜欢着你们啊!”

  “那不是当然的嘛~”\“神说,你我永不分离。”



君澄童鞋

第一次玩这个,产出了好多歪瓜裂枣罐()
而且还不知道拉胚完之后接下来要怎么搞hhh
然后列表就给了我一个文档,打算看完再去买新的材料弄接下来的步骤

ps.陶艺使我美白(屁)

第一次玩这个,产出了好多歪瓜裂枣罐()
而且还不知道拉胚完之后接下来要怎么搞hhh
然后列表就给了我一个文档,打算看完再去买新的材料弄接下来的步骤

ps.陶艺使我美白(屁)

节节头牌窝窝苣

丹安 独占欲不只有你有

丹安

点文我来了(。)

无脑短打

安安有点病娇属性设定

上司丹和下属安

私设

ooc

双方都有强烈的独占欲

是点文 @高甜选手上线

其他点文慢慢还

如果可以


  现在已经10点钟了,安迷修烦躁的看着挂在墙壁上的钟,他的男朋友也是他的上司丹尼尔却还没有回到家,安迷修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些玛丽苏,心情越发越的暴躁。

   丹尼尔不会……

  “咔”

  安迷修听到了这个声音

  “安,我回来了哦,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

  丹尼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迷修直接扑倒在地,手里的袋子掉到了地...

丹安

点文我来了(。)

无脑短打

安安有点病娇属性设定

上司丹和下属安

私设

ooc

双方都有强烈的独占欲

是点文 @高甜选手上线

其他点文慢慢还

如果可以


  现在已经10点钟了,安迷修烦躁的看着挂在墙壁上的钟,他的男朋友也是他的上司丹尼尔却还没有回到家,安迷修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些玛丽苏,心情越发越的暴躁。

   丹尼尔不会……

  “咔”

  安迷修听到了这个声音

  “安,我回来了哦,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

  丹尼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迷修直接扑倒在地,手里的袋子掉到了地上,肉体碰到冰凉的地板发出了一声大的响声,听起来就觉得很疼,丹尼尔嘶了一声,却被安迷修一把抓住了手腕,安迷修靠近了丹尼尔,埋在了他的脖子上吸着。

  “女士香水味……丹尼尔你去哪里了?”安迷修猛的起来,眼里充满了愤怒和伤心,以及那埋藏在心底里的独占欲。他骑在丹尼尔身上,抓着他的衣领瞪着他。“你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丹尼尔轻轻的拍了拍安迷修的手,语气柔和道“我刚下班就去给你买你最喜欢的面包,怎么?刚回来就这么对我吗?”

  “丹尼尔……你不可以对在下撒谎…你应该一下班就回家的…”安迷修说着捂住了头,眼里是满满的愤怒“不可以……不可以,你答应在下会一直爱我的,不会欺骗我的。”

  丹尼尔一看安迷修又开始了,连忙抱住他,亲了他好几口说道“我没有对你撒谎,可能是卖面包服务员小姐的……我爱你,我不会欺骗你的。”

  “安安,我依然属于你,所以,要开始吗?”

  安迷修点了点头,然后抱住了丹尼尔说道“在开始前,我可以提个要求吗?”他说着把脸埋在了丹尼尔的脖子那,丹尼尔摸摸安迷修那蓬松的头发,点了点头,得到了同意的安迷修笑着亲上了丹尼尔。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换来了激烈的深吻

  安迷修和丹尼尔接吻的时候,是最让他安心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丹尼尔还没有讨厌他……丹尼尔现在还完全属于他,属于他安迷修一个人。

  不,会一直。

  永远永远。

  丹尼尔粗暴的进入了他,但是安迷修依然笑着,他摸上了丹尼尔的手,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声音,丹尼尔的手被手铐铐住了,手铐另一端安迷修拷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安迷修主动坐到了他的身上,说道“这个就是条件,这样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了……丹尼尔,你……爱我吗?”

  丹尼尔笑着亲了亲安迷修的嘴角,然后又亲了亲手铐——“我当然爱你。”

  “我可以戴着这个手铐……一辈子。”

  ——

  “安迷修!安迷修!妈的你怎么还在睡觉!”

  熟睡中的安迷修被凯莉无情的吵醒了,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笑道“凯莉小姐早”凯莉一听叹了口气,随即吼道“现在已经下午了!安迷修你是不是忘记了丹尼尔总裁让你中午去找他?!现在已经下午3点了!”

  “丹尼尔好像因为这件事很生气!还找理由说了本小姐一通!”凯莉越说越生气,直接上手捏安迷修的脸,安迷修吚吚呜呜的挣扎着“对曲奇……凯里孝敬……”

  凯莉松开了手,安迷修委屈的摸了摸红肿的脸,然后说道“那凯莉小姐我去找丹尼尔了……”

  “快去快去。”

  凯莉对安迷修挥了挥手。

——

  安迷修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刚关上就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人亲吻着安迷修的脖子问道“怎么现在才来?安迷修,我等了你几个小时?”

  “差不多……五个小时,对不起……”安迷修内疚的抱紧了丹尼尔,随机又小心翼翼问道“那你会不要我吗?”丹尼尔被逗笑了,他坐到椅子上然后把安迷修抱到自己的腿上,亲了一口安迷修的手背。“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但是安迷修,我现在有点生气,因为你不乖你没有按时过来……我去找你的时候还看见你和凯莉在那里说话……”

  你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

  “你会接受惩罚的吧?”丹尼尔温和的笑了,安迷修点了点头抱住了丹尼尔“只要不是不要我就好……”丹尼尔听了笑容更开了,他的手悄悄的解开了安迷修外套的扣子,然后把手伸进了安迷修的白衬衫里面。

  “嗯……在…在这里吗?”安迷修脸红了,但是丝毫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反而抓住了丹尼尔的手往衬衫里面伸入,丹尼尔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动作,笑道“不要这么着急吗……”

  丹尼尔拿出了一个东西,然后摸上了安迷修的脖子,戴上了。

  那是一个项圈,项圈上写着dne。

  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丹尼尔就抱紧了他,埋在了带有项圈的脖子那,然后安迷修发现自己手上多了个绳子。“用嘴巴给自己绑上,应该不需要我帮你绑了吧?”

  丹尼尔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是比安迷修多了不知道多少的占有欲,充满了危险。

  安迷修可从来没有发现过。

  “一会还有其他的事情都要你自己完成哦。”

  “这是给你的惩罚。”

end

云·轴·子
当我在思考怎么样画才能显得不菜...

当我在思考怎么样画才能显得不菜的时候,我的肝脏突然爆炸了

当我在思考怎么样画才能显得不菜的时候,我的肝脏突然爆炸了

南城东门开_阿拉
lof贴纸救我狗命(。)是女鹅...

lof贴纸救我狗命(。)
是女鹅👌叫柚汐,可能大概也许应该这辈子都不可能完善人设(你)

lof贴纸救我狗命(。)
是女鹅👌叫柚汐,可能大概也许应该这辈子都不可能完善人设(你)

///

六只维娜——!
(新人画画慎入)

六只维娜——!
(新人画画慎入)

程曦不是陈曦
俺画完了!!!!。抱歉拖了那么...

俺画完了!!!!。
抱歉拖了那么久!!。昨天才开始画。(不你。
₍₍ ᕕ⍢ᕗ⁾⁾ 悄咪咪艾特艾特…。@苍流流真是可爱

俺画完了!!!!。
抱歉拖了那么久!!。昨天才开始画。(不你。
₍₍ ᕕ⍢ᕗ⁾⁾ 悄咪咪艾特艾特…。@苍流流真是可爱

团子猫冬冬kiikatsu
轻世肆志

拿老福特屯图,大概绝对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做,手动狗头

好像是九月份画的图,时间给忘了,电脑色差是真的大啊,基本条件是基佬紫衣服不变其他都可改的两个黑到焦的情头?

快乐就好哈哈哈哈哈哈

拿老福特屯图,大概绝对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做,手动狗头

好像是九月份画的图,时间给忘了,电脑色差是真的大啊,基本条件是基佬紫衣服不变其他都可改的两个黑到焦的情头?

快乐就好哈哈哈哈哈哈

乔玦

咔哒咔哒(意识流)(记我的一次游戏历程)

我听见了鞋在草地上摩擦所发出的声响。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声音越来越大,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那是胜利的雀跃吗?也可能是我在为可以遇见你而感到开心?


我站在逃生大门口,乌鸦群聚在我的头顶。

有刀划过的声音――

“叮”

他倒地不起。


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先生。

我在你的镜像里来回跳跃翻板。


我看着那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陷入沉思。

是因为这个?应该不是吧。


我救下了他,他对我表达谢意之后又在我的面前来回跑了几圈――虽然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唉,我却连你的影子都见不到。


“咔哒咔哒”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好像终于可以见到你了,先生。


――――――...

我听见了鞋在草地上摩擦所发出的声响。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声音越来越大,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那是胜利的雀跃吗?也可能是我在为可以遇见你而感到开心?


我站在逃生大门口,乌鸦群聚在我的头顶。

有刀划过的声音――

“叮”

他倒地不起。


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先生。

我在你的镜像里来回跳跃翻板。


我看着那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陷入沉思。

是因为这个?应该不是吧。


我救下了他,他对我表达谢意之后又在我的面前来回跑了几圈――虽然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唉,我却连你的影子都见不到。


“咔哒咔哒”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好像终于可以见到你了,先生。


――――――――――――

然后他就把我放了,好心累。

我就那样修了一整场的机子,而他们都在和佛系约瑟夫快乐玩耍。

好难过π_π


墟九韫【限流 日我主页 懂?】

/尚何/夜

乱写


村头的梧桐树不知道是谁栽种的,估计这会得心疼死,三个人才能抱住的树不知道被村里面的哪户人家半夜里面给砍了,还挺利索的,指不定是两三户一起的,村长的胡须肯定都要翘起来了。


何九华挠了挠褂子破的那块小洞,还没来得及缝上,上面已经有了一个蚊子包,他光着脚丫子跑回去,人没有别家孩子那么野,小心着呢,就怕路上尖石子刺破脚底。


到了院子,门半遮掩的阖着,这时候多半家里面来人了,门上贴着的那个福字已经蠢蠢欲动的要飞走了。


人小心翼翼的趴在门沿上听了一耳朵,嗐,是村东老李的闺女分化了是个坤泽,想求何九华的父亲这个大夫来帮帮忙,说是问能不能切除腺体。分化这事情就只有两户...

乱写


村头的梧桐树不知道是谁栽种的,估计这会得心疼死,三个人才能抱住的树不知道被村里面的哪户人家半夜里面给砍了,还挺利索的,指不定是两三户一起的,村长的胡须肯定都要翘起来了。



何九华挠了挠褂子破的那块小洞,还没来得及缝上,上面已经有了一个蚊子包,他光着脚丫子跑回去,人没有别家孩子那么野,小心着呢,就怕路上尖石子刺破脚底。



到了院子,门半遮掩的阖着,这时候多半家里面来人了,门上贴着的那个福字已经蠢蠢欲动的要飞走了。



人小心翼翼的趴在门沿上听了一耳朵,嗐,是村东老李的闺女分化了是个坤泽,想求何九华的父亲这个大夫来帮帮忙,说是问能不能切除腺体。分化这事情就只有两户人家知道,一是老李本家而就是老何家了。



这事情让何裕民很苦恼,这么高级的手术就在这山野小村怎么可能做得到,况且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切除腺体也挨不住啊,他不明白为什么老李如此慌张。



因为能力不足也没有器具,他拒绝了老李这个荒唐的要求,那个仍旧留着辫子的倔强男人苦着脸走了。



何九华躲在了杨树后面才没有被人发现,悄悄探出一个小脑袋,确定人真的走了之后他才进的门,欢快的扑进父亲的怀里,母亲还在一旁研磨草药。



“再过半年我就分化了,爹爹,您说我会分化成什么”



“一定是一个乾元,或者中庸,那也不错跟爹娘一样“



七岁的何九华点点头对于分化这件事情尚不理解,直到听见隔壁小山说老李头的闺女被强买了之后才隐隐对坤泽感到不安,分化的前一天他紧张不安的走来走去。



有小伙伴跑来问他怎么了,他也只能摇摇头,故作成熟的压低声音说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



乡下的人多半是憨厚的,又夹带着一丝小心机,这年头坤泽可不好找,不少人会暗暗打听谁家孩子分化了而后去试试小孩的性别,如果是坤泽,家底厚实的人会选择买下来。如果是贫寒的人也自有办法。



让乾元强行诱导发情,八九岁的孩子就被早早的标记了,也没办法这就将自己的一辈子给葬送了。



何九华八岁生日的哪天是在自家的柴房过的,一场高烧醒来他就待在了柴房里面,父亲熬着药给他灌了下去,人不知所措的喝下苦口的汤药,小脸都皱巴巴起来。



“爹,柴房里面怎么有一股桂花的味道,这季节不是没桂花吗”



何裕民一下子就愁苦了起来,这个温柔的男人很少会烦恼或者发脾气,比起宽厚大量倒不如说是理解,可他唯一的孩子分化成了坤泽,早早就备下的隐泽丹还算是有用的。



“健儿,你要记住如果别人问你你分化成了什么,千万别说自己是坤泽,要说自己是中庸还要装作闻不到味道明白了吗?”



在坤泽两个字跌入他耳畔时一颗心被提了起来,他慌张的从草席上面爬起来,眼珠子瞪的浑圆滚大



“爹,你该不会卖我吧?“



”我不会的,健儿,我不会的“



男人宽大长着一层薄茧的手摩挲着他毛茸茸的短发,眼里是看不清道不明的感伤,何九华看不懂只觉得想要流泪。



八岁的何九华分化成了一个坤泽,桂花味温柔细腻的坤泽。



自那之后诸多繁琐的规矩都落到了何九华的身上,他明白为何不能同其他人一起欢闹了,只能偶尔拿起竹箩筐垫着小脚扒着土墙远远的瞧去。



随着日子过去,每一次的雨露期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可日子总是怎么也过不好,身为家里面顶梁柱的父亲倒下了,一病不起。



男人如同枯瘦的老木躺在床上,母亲还在菜园子里头,何九华擦掉人额头上的汗,握住那只手面色平静,他早有准备,却未曾想会来的如此之快,这般的境地倒叫他为难起日后的日子。



”活下去“



那是他父亲的遗言,几滴眼泪流过颤抖的嘴唇钻进牙缝里,躺在舌头上。潦草的置办了葬礼他须挑起家里面的大梁,乡下医师难做,要谋别的出入只得去城里面。



母亲给他带全的东西,又做了好几双鞋垫子盼望人能在外地好好的,背井离乡并不让他觉得难过,只有天灾人祸才使他难过。



北方的小城里面医师境况也没那么好,到处都是穷苦人家,人人都在受罪,从父亲那里学来的东西与慈悲心让他举步维艰。哪里有那么多圆满的故事,草药的稀缺还有病人的贫穷。



难做,难做。



凭着一点小人情他仅仅做了两个跑堂的,有消息来,前线的消息,他不敢听,每次侵略者的迫近都让他提心吊胆,一个坤泽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生育机器罢了。



何九华跑堂的地方常有一个戴帽子的公子哥一个人坐着,也不曾约人偶尔会跟何九华聊几句,在客套的谈话中两个人彼此交换了名字,那个常常抱着书的人叫做尚九熙。



动心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十八岁的何九华来说,暗恋并不是那么苦涩的东西,据掌柜的来说,他变得有点娘,但是手脚更勤快了些。



在知道何九华识字后尚九熙常常会给人带书,半强迫性的把书塞到人的手里,何九华问他为什么,那人露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感伤的眼神,最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尚九熙塞给他的书大多数是国外翻译过来的,有点难读,为了能跟人多说上几句话他就反复的去读,去钻研。



在他意料之外的是尚九熙跟他相处的很好,好的过头了,剃着板寸头的先生总是笑嘻嘻的,他常常会逗何九华笑,在人没活的时候帮人介绍,晚上约人出来散步



何九华从不拒绝,对这位山楂味的乾元他抱有很大的好感。



有一段时间很久都没有见尚九熙来,他就拢一手瓜子凑过去跟门口的拉车夫小顺问问,后来才知道那人是走了,躲战乱去了。



那之后很久,何九华总是会在卖糖葫芦的跟前停留然后狠狠心买下一根,那倚在窗侧的小公子不知道会不会记得他这个小小的跑堂的,识几个字,供他消遣过一段时间。



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何九华站在小酒馆的门口,看着门上挂的大红灯笼还是迈着步子进去了。



他是个坤泽有什么比皮肉生意更好做来钱更快的呢?



夜里接客。白天他是不的,至少是头牌,也会撒娇,还能吊住别人的胃口,是中庸里面罕见的坤泽,雨露期也不停的坤泽,也不在乎是什么人,出的起高价钱就够了。



白天的时候他总是坐在院子里面,大家都很困难,偶尔有几个小女孩跑进来,唇红齿白讨人喜欢,虽然知道这种地方让小孩子进来是不好的,可总挡不住有些不懂事的人给偷偷放进来,送点什么吃食。



一开始何九华也是这样的人,不过那是很久之前了。



现在他只会皱眉赶这些小孩子出去,压着别人的肩胛骨淡淡道这样对生意不好,容易被误会,再者好不容易辛苦赚来的钱就这样白白的便宜给别人,不如想着如何戒烟让嗓子好些,在床上客人也听着开心。



又过了些年,何九华三十岁了,保养的很好,没结婚也没有孩子,辗转换了几个地方好在是没有害病。



再次遇见的时候是在北方的小乡村里面,何九华远远的看着,那人是个为国争光的男儿郎,可惜这副身子脏了,在干这行当的第一天起,他就让自己绝育了。



他觉得尚九熙应该不记得他了,可还是畏缩着不敢继续老本行,待了几天就打算走了,处处的躲着,夜里的时候走的。



一大片一大片的枯草的,这要是放把火可就了不得了,行李件不多,他走的歪歪斜斜的不大看得清路,有人喊他,一回头,是尚九熙,就隔着他几步而已,也不知道是怎么悄无声息的靠近的。



“你,还在看书吗。”



“嗯。”



“有婚配了吗”



“没有。”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挺喜欢你,所以一直都去那家店,要不要留下来,考虑一下我”

某只沙雕瑾w

黑执事乙女向 死亡paro脑洞 罗纳德

#无意义脑洞 即兴产物

#刀子 以及吹爆小天使

#混更 注意避雷

【Ronald Knox】

光芒太过耀眼

氤氲雾气

遮住了你的窗

有朝一日

能看着你

闪耀着黄绿磷光的眼睛

--那是映照出的走马灯的光芒

'嘘...

我看到了

那是你的镰刀所映照出的光吧

是除草机的样子

咳咳... 真滑稽呢

别担心

在你的怀里逝去

我知足了'

--那是鲜活生命最后的呢喃

一幕幕的人生剧场闪过

走马灯平静极了

只有在一抹金色闪过时

才有几乎不可闻的波澜

--那是死神的剪影

是生的渴望

“Completed”

“备注:无异常”

最后留下的痕迹

只不过是一纸报告书

和沉寂在图书馆里

生命的记忆

以及

你坟前他的一咎金发

#无意义脑洞 即兴产物

#刀子 以及吹爆小天使

#混更 注意避雷

【Ronald Knox】

光芒太过耀眼

氤氲雾气

遮住了你的窗

有朝一日

能看着你

闪耀着黄绿磷光的眼睛

--那是映照出的走马灯的光芒

'嘘...

我看到了

那是你的镰刀所映照出的光吧

是除草机的样子

咳咳... 真滑稽呢

别担心

在你的怀里逝去

我知足了'

--那是鲜活生命最后的呢喃

一幕幕的人生剧场闪过

走马灯平静极了

只有在一抹金色闪过时

才有几乎不可闻的波澜

--那是死神的剪影

是生的渴望

“Completed”

“备注:无异常”

最后留下的痕迹

只不过是一纸报告书

和沉寂在图书馆里

生命的记忆

以及

你坟前他的一咎金发


叶藏立冬
那个家长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哭丧...

"那个家长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哭丧着脸,胳膊上全都是伤?"

"那个家长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哭丧着脸,胳膊上全都是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