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有特殊的追妻技巧

28浏览    1参与
Willette.琛

[丁诺]BF认知



·短打国设,撒把糖吃。

·最近觉得自己高产的不得了x。

[1]某日

“诺,你和丹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诺威头也不抬不假思索,根本不在意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

“我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他放下书,“出什么事了,艾斯?”

“丹现在想不起任何事,就在你从他房间出来以后。”

“...任何事?”

“他知道他叫丁马克,是个国家。”

[2]Best friend

贝瓦尔德是朋友,提诺是朋友,路德维希是朋友,霍兰德是朋友——就连丁马克一眼看去就想拥抱的艾斯兰,也说他只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

“啊?”

诺威看着那个委屈兮兮在为自己已...



·短打国设,撒把糖吃。

·最近觉得自己高产的不得了x。



[1]某日

“诺,你和丹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诺威头也不抬不假思索,根本不在意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

“我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他放下书,“出什么事了,艾斯?”

“丹现在想不起任何事,就在你从他房间出来以后。”

“...任何事?”

“他知道他叫丁马克,是个国家。”



[2]Best friend

贝瓦尔德是朋友,提诺是朋友,路德维希是朋友,霍兰德是朋友——就连丁马克一眼看去就想拥抱的艾斯兰,也说他只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

“啊?”

诺威看着那个委屈兮兮在为自己已知的人际关系感到悲伤的丁马克,叹了口气。

“好吧,老大,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3]Boy friend

“早安,诺。”早起做饭且洗漱完毕的丁马克跪坐在他床边,堆着大大的笑容送上一个颊吻,“早餐吃黄油沙拉!”

“你**刚才在干嘛——?”诺威拖着长长的调子,震惊和愤然的语气显然清醒的要命。

但迟钝如丁马克毫无察觉:“亲吻难道不是情侣间的常事吗?”



[4]BF认知

“嗯...丹先生,你认识诺威多久了呢?”提诺的声音放的很低,轻轻的像是街头调查里温柔的播报员。

“从维京时代甚至更久以前!”

“那么,他是你的谁?”

“恋人啊,”丁马克无比自然的弯起眼,“我想就算到了海平面上升淹没我时,我还是爱他。”

诺威面对提诺贝瓦一众人无奈的耸耸肩:“你们看,我已经无数次的告诉他我只是他朋友了——而他一眨眼就又会认为我是他男朋友。”

“丁马克...。”贝瓦尔德欲言。

“哦,斯维,”他甩甩手,“你就不用问我了,你绝对只是朋友而已。”

“....这和你的魔法没关系,诺尔。你应该带他去看看医生。”

诺威背着手看了一脸无辜的丁马克好一会儿,终于决定采纳贝瓦尔德的意见。

“艾斯,麻烦你把我的大衣拿来,”他扔给丁马克一串车钥匙,随后又向房间里的艾斯兰交代,“不要灰色的那件,它和丁马克身上正穿的是一个系列——我当然不能制造误会,省得他的错误认知更深刻。”

“至于你,丁马克,别想着等我穿好再去换一件。我们只是朋友——重复我的话。很好,现在你可以去开车了。”



[5]ML不足

丁马克自然而熟练的为诺威拉开副驾驶的门,就好像真的做过千万遍一样。

很明显,他现在又以为诺威是他男票了。诺威倚在靠背上偏头看着开车的丁马克,明明从外表看来他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想着他要自己开车送自己去看医生,诺威怎么想怎么觉得滑稽,平白无故笑了两声车却突然停下了。

“还有两段路,怎么停了?”

“这条路可以停车,”丁马克熄了火指向路边一台自动贩卖机,“我去那儿买点东西。”

“......那是sex用品。”

“对啊,诺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太久没做爱了吗!我们需要点安全措施...至于润滑,Wicked这个牌子怎么样?我是都可以啦。”

“你要是下车就不用上来了。”




[6]选择性

“种种迹象表明,丁马克先生是患了选择性失忆,”医生是个清秀的姑娘,“这多半是外部刺激导致的。”

“刺激?”诺威环起手臂若有所思。

“他选择性忘记您和他的友情而把您定义为恋人——您是不是拒绝他了?很多患者都是因此受打击。”

“带上这次不下百十回,”诺威摆摆手否认了医生的判断,“他的心理没那么不堪一击。要知道,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惨事可比被我拒绝要更多。”

“喂喂喂,诺你怎么又翻旧账,”丁马克嘴上说着脸上却表现得一点也不在意,给诺威扣好一条围巾便有些自豪的揽住他肩膀,“虽然被拒绝很多次,但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啦!”

医生似乎还是个单身的姑娘,有些慌张地转移视线:“还、还有可能,就是受到了头部撞击。”

“......谢谢您,我会努力帮他恢复的。”



[7]妥协

在多次要求之后,诺威最终允许丁马克进驻他的卧室。

他以为他的生活该发生什么大变化了,比如噪音量增加,伙食改善等。

但实际上,一切如常,好像以前他们就是这么过的。

“我早告诉过你,丹融进你的生活太深了。”艾斯兰喝了一口花茶,好吧,还是丁马克泡的。




[8]国际上

在所谓的确立关系以后这是二人第一次共同出席国际会议,那天下了点小雨,丁马克撑着一把黑色礼伞接诺威下车。

很少有国家有伴不是吗?但他们确实一直同出同入。

“不可思议挪威,你竟然真的挽着他了。”霍兰德咬着精致烟嘴吐出一个浅灰色的烟圈,右手边小鸟依人的是比利时。

“嘿老兄,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合适吗?”丁马克好不容易打整齐的领带又被自己不经意的抓散了,“晚上好,比利时小姐。”他没忘和女士打招呼。

“晚上好,丹麦,”比利时上了晚妆礼服可体,别有一番风情,“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能满足佳人的好奇心,我很荣幸。事实上,我很久以前就爱上他了。”

女孩羞赧地咯咯轻笑,霍兰德也与丁马克边走边谈。诺威沉默不言已经不想再解释了,他现在只注意到那个蠢货又让他自己的肩膀湿了半边。




[9]还不错

诺威不得不承认最近过的是舒心多了,很多事都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不包括ML。

也许如丁马克所说,他们早该更进一步了。用Boy friend的模式做了那么多年的Best friend,现在他真正接受恋人的感觉还不错。



[10]某日

“于是我和诺就是真正的BF啦!”很多年后,丁马克又聊起从挚友到男友的故事。

“之前我怀疑你早就痊愈了,而现在,”诺威蜷在他腿上吃曲奇,“我觉得你压根没生过病。”





[感谢阅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