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永远喜欢

471浏览    25参与
胶布vesperal

给柴的生贺!!新的一岁天天开心~虽然后面不知道你能不能看懂的小短漫是芥敦同居设定,但实际上不管他俩的事(草
我超喜欢你!!! @木漏れ日

给柴的生贺!!新的一岁天天开心~虽然后面不知道你能不能看懂的小短漫是芥敦同居设定,但实际上不管他俩的事(草
我超喜欢你!!! @木漏れ日

不让我出伊芙利特的yj是屑

【韩房/孙伊/段华】立场问题

  * 阵营不同立场相反但是却深爱着对方的虐恋(何

  * 跟原作有很大的输出,但是搞CP的要什么原作剧情,直接搞他妈的(你

  * 顺序依次是:韩房(韩枫X房琳)、孙伊(孙雨辰X伊芳(其实说伊孙也不是不行)、段华(段里达X陆华),避雷注意(会有标注,雷的退出去跳过就行)

  

  ◇韩枫X房琳

  

  “我喜欢你。”

  

  房琳端起面前的白开水一饮而尽,然后抬起她明亮清澈的眼睛望向对面的韩枫。她的神情异常地平静,语气也没有丝毫的起伏,她那双如山涧清泉般的瞳孔中泛着波光粼粼,云雾迷蒙,让人看不清虚实。

  

  “是吗,太巧了,我也喜欢你。”韩枫笑着说。

  “是真...

  * 阵营不同立场相反但是却深爱着对方的虐恋(何

  * 跟原作有很大的输出,但是搞CP的要什么原作剧情,直接搞他妈的(你

  * 顺序依次是:韩房(韩枫X房琳)、孙伊(孙雨辰X伊芳(其实说伊孙也不是不行)、段华(段里达X陆华),避雷注意(会有标注,雷的退出去跳过就行)

  

  ◇韩枫X房琳

  

  “我喜欢你。”

  

  房琳端起面前的白开水一饮而尽,然后抬起她明亮清澈的眼睛望向对面的韩枫。她的神情异常地平静,语气也没有丝毫的起伏,她那双如山涧清泉般的瞳孔中泛着波光粼粼,云雾迷蒙,让人看不清虚实。

  

  “是吗,太巧了,我也喜欢你。”韩枫笑着说。

  “是真的…我一直挺喜欢你的,我本来想明天告诉你,结果没想到你先说了。我以为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傻大个呢,嘿嘿。”

  他笑了起来,憨憨的样子有股孩童般纯真的快乐。房琳被他这憨笑的样子逗乐了,她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模笑容,很是好看。

  “不过,我不希望你和别人说这件事。”她说。

  “啊?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也不是很配得上你,也许还有别的人选。”她凝视着他的眼睛,双眸温泛着冷艳的光芒,而炽热温柔。

  “好。”

  

  在病床上的韩枫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守护者同盟的同伴、以及井小冉的面孔。

  

  “房琳死了,她的能力自然解除了。”

  

  殷红的鲜血将整张床染成骇人可怖的猩红。

  血是从心脏中溢出的。此时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尽管身体已经停止了出血,依然浑身索然无力,空空荡荡得像千疮百孔的蜂巢。

  

  “没想到她接近我,居然是为了害我…”

  

  哪儿有什么爱与不爱,仅仅是立场不同、阵营相反罢了。

  

  房琳为了在这场残酷的战争苟活,选择加入主动出手的主战派;韩枫为了让大家都好好地活下去,选择加入企图对抗旧神与命运的守护同盟。

  

  在子弹管穿他胸膛的刹那,他似乎明白了。房琳没错,她也只是身不由己,他们都是在抵抗这残忍无情的宿命。

  尽管各自的立场不一,尽管他们在各自苟命的路上相对而驰,他们也一直深爱着对方。

  

  在自己彻底退出这场残酷的战争的那一瞬,他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

  

  ◇孙雨辰X伊芳(伊芳X孙雨辰)

  

  自从伊芳有了大晚上用望远镜偷看外雨辰的习惯后,她在补习班也开始不自觉地注意着他。其实外雨辰长得也还算不错,挺干净的。虽然说他的卡相和他本人在十三班几乎沦为透明人,但是特意观察他的伊芳注意到了——其实他挺温柔。

  时间过得比水龙头下的流水还快。几个月间,十三班的五十个人就分别拥有了不同的超能力,被莫名其妙地卷进一场可怖黑暗的竞争中,从此各奔西东。包括伊芳和外雨辰。自从伊芳、洛里辰、连恩和佟佳者知道了十三班已经死去了三个人的时候,他们连起手来创造了一个属于他们的世界——一个可以与外界彻底断绝、享受天堂般的待遇、居住在世外桃源般惊人美丽的环境中、用不着参加外面一切惨恶斗争的世界。

  起先,他们都沉浸在这天堂中,对外面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后来,他们察觉到一件重要的事-一不得不引起他们的重视。这场竞争。没错,他们的确可以在一年的期限中在这世外桃源永远生活下去。但是如果某个人无法升级50,就无法拯救这个世界,他们也可能因此毁灭。再者,现实世界中火还有他们的家人、朋友、重要的人。

  

  反正他们过得都很清闲,不论如何他们都是安全的。

  既然如此,就再创造一个地狱。

  “我有一个要求。”就在他们商量好对策时,伊芳突然发话了。“不要再伤到杭一他们。上次你把杭一等人带到异空间,就差点要了他们命。”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许不满。

  “其实,我倒有一个办法。”佟佳音的嘴唇不紧不慢地一张一合,“他们打算让外雨辰试试能不能找到有关旧神的事,你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说着,她看了一眼服服帖帖站在他们身边的俞璟雯,“她的能力是‘外形’,让她伪装成外雨辰,董曼妮可以辅助她。我们趁这个时候把孙雨辰带到我们的世界,他们回来了再送回去。”说着,她瞟了一眼俞璟雯。俞璟雯马上不住地点头,她又转过头望向伊芳。伊芳微微颔首,“小心一些。”

  “我们会的。不会再让他们抓到破绽了。”洛星尘幽幽的。

  

  “尽管我们立场不同,但是,我的内心一直是深爱着你的。但是因为我是‘三巨头’,而你身为守护者同盟’的一员,我们是敌对关系,这让我不能再有机会坦然地向你道出我的感情。但是,你要相信我一一我是真心爱着你的。”

  

  孙雨辰想起那天晚上在伊芳寝空,她所说的一切。他也想到自己现在体内所有的力量,也有伊芳的那一份。伊芳在临死前,选择他为继承人。

  

  他莫名奇妙地想到了韩枫和房琳。

  

  立场、阵营——真是奇怪该死、莫名其妙的概念。以及让五十个人互相残杀,它的罪魁祸苜- -这场该死的游戏。

  

  他们一定能赢的。他们绝对不会辜负为这场游戏献出生命的朋友、同学、以及挚爱的人。

  

  ○

  

  ◇段里达X陆华

  

  其实在“守护者同盟”刚刚成立不久的时候,陆华就主动去找过段里达。倒不是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就万无一失了怎么着,是因为他其实根本不想把段里达划到“敌人”那一范围。原因是自己虽然是成年人但是长得白白净净的而且还带了一副眼镜,斯文憨厚的样子总是给人一种软弱好欺负的样子。明德刚开课不久的时候他被几个一米八的地痞流氓堵过,具体的经过他也记不得了,反正自己最后是被段里达捞出来的。

  还有一次他大晚上跑出来买书,结果好巧不巧刚买完外面就下起了滂沱大雨。好在恰巧又一次碰到了路过的段里达,段里达打着伞把他送回了家。

  其实两个人交情也不是很多,况且仅仅从这两件小事上根本无法看清一个人的本质。但是陆华始终不愿意把他当成敌人,他相信他不会对自己出手。

  

  他们坐在一家冷僻安静的咖啡厅里,陆华始终低头看着自己那杯不断上升着缥缈雾气的咖啡,直到他的眼镜上全部蒙上了一层水雾。

  

  对面的段里达泰然自若地往咖啡里加着牛奶。自从旧神降临,他们分别获得超能力以后,他们就再没见过面。但他还是往日那般,一身黑色的西装倒映着他白皙的皮肤,几缕柔顺的发丝随意搭在脸旁,身后的长发如丝绸般柔软整齐、一尘不染。阳光从咖啡厅的落地窗铺撒进来照耀着他,此时他整个人就像被光芒笼罩一样,庄严神圣。活像受人敬仰的神明、像一座高山,令人望而却步。

  

  “…是这样的,杭一、我们组织了‘守护者同盟’,我想…”他磕磕巴巴地话还没说完,就被段里达打断了。“我知道,杭一再班上召集过。”

  “我的能力是‘防御’。”为了表现自己最大的诚意,毫不吝啬地说出了自己的能力。

  “这是必需让我说出我的能力吗?”他放下咖啡,两手交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不,当然不是。这个完全靠你自愿,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们的话。”陆华解释说。

  “我的能力是‘惩戒’。”兀地,段里达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自己的超能力,“我的能力可以激发每个人心中最恐惧的事物,放大千万倍施加到他的身上…”他平淡又洋洋自鸣地说着,陆华觉得他眼里似乎一下子就放光了。“我用我的能力惩戒那些低素质、欺负弱小、滥用暴力和出言不逊的人。”

  陆华没想到对方一下子把自己的超能力如此详细地告诉与他,一时间有点消化不来。良久,他有些试探地开口:“那…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净化世界。”他立即回答道,语气中有了些兴奋,“那些低素质的群体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很不好影响,只有净化或者清除他们,对整个社会都会有帮助。”

  陆华被他呛得一时无话可说,眼前这个人还真偏激的无与伦比。“嗯…你是对的,”陆华觉得当务之急不是对这个人的偏激做什么评论,“你要不要加入我们?我们是一个团队,可以保护你的安全。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一个人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段里达的手势制止了:“不了。我对这场所为的竞争一点兴趣都没有。再说了,我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

  陆华极为震惊,他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什么话。“这,这可是关系到你的生命呀…而且,十三班除了我们,还有旧神同盟。我怕他们对你出手。他们那边可是有很可怕的人物…”

  “我知道,陆华。谢谢你的好意,”段里达笑着,“其实之前他们也找过我,我也没理。再者说,如果真的有人要攻击我,我的能力也足以击垮任何人。”

  “我就负责把那些社会害虫铲除干净,然后再由你来拯救这个干净的世界吧。”他凑到陆华面前,带着一模不知所云的笑。他直视着他,那双眸子明亮得像天上繁星,眼中好似有埋藏着深不见底的漩涡,延伸向深不见底的深渊。

  

  “等等,你的意思是…”陆华细细品味了他刚才的那一般话之后心中一惊,声音都提高了八倍。段里达喝了一口咖啡,对他摆摆手。他放下咖啡,抿了抿嘴,缓缓地道,“你那么慌干什么,这还不一定呢。陆华,我跟你们的立场不同。我只想铲除这个世界的害虫,对这个世界的文明发展带来好的去路。而拯救这个世界,我不敢兴趣。至少现在这个垃圾遍地的世界我是肯定不会想要拯救它的。我把这个世界净化干净,然后由你来拯救它,难道不好吗?”

  

  陆华知道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没有拉拢成功的可能性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磕磕巴巴地点了点头,又加上一句:“好吧…但你以后如果有什么危险或是…呃…总之有什么麻烦可以宅我们,我…我想应该是能保护你的。”

  

  他不置可否,似笑非笑地咧了咧嘴角。然后顾自起身离开咖啡厅。陆华一个人对着已经凉透了、不再上升热气的咖啡发着呆。

  

  再就是后来,他们在医院看见了惨不忍睹的“图钉人”,听到那位“图钉人”的描述,陆华心里一惊——杭一他们猜对了,这十有八九就是段里的杰作。

  

  就在那天之后的一天里,陆华做了他这辈子都觉得自己无法原谅的事——他杀了段里达。虽说是段里达截然大怒猝然朝自己发动攻击,自己也只是随意挣扎、挥舞了几下手而已。

  

  但是他体内升起的一股力量、他已经达到三级的超能力无声地警告着他——人就是你杀死的。

  

  他用这个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他的超能力杀死了他。

  

  他真的错了,不可原谅。不管谁的思想谁的做法是对的,不管对方到底如何偏激,不管他们的立场如何,他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是自己错了,错的彻底。他身体里这股力量一直在无声中惩罚着他。他才终于明白他能力是作何用处。他有几次闭上眼睛就仿佛能看到段里达砰然落地、鲜血飞溅、粉身碎骨的身影。

  

  FIN.

  

R
wb上看到的椰汁成长对比 太爱...

wb上看到的椰汁成长对比

太爱了必须赶紧画下来😭😭

wb上看到的椰汁成长对比

太爱了必须赶紧画下来😭😭

sham桑今天咕咕了吗

【恶狼游戏】自制表情图梗
只要喜欢相田裕也我们就是好朋友qwq
恶狼游戏最心疼的就是他了1551
如果母亲没有虐待裕也给他更多的爱与关心,如果永井司没有因为怕事视而不见,更加的关爱注意他,如果米森侑有合格的做一名精神科医生也不会用药过度,如果没有小岛健男的玩忽职守和大家的视而不见,把裕也放了出去,如果没有这一切,也不会有电车杀人,如果说在电车当中雪成拓也还有律没有见死不救帮助森姐弟一家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到头来,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恶狼游戏】自制表情图梗
只要喜欢相田裕也我们就是好朋友qwq
恶狼游戏最心疼的就是他了1551
如果母亲没有虐待裕也给他更多的爱与关心,如果永井司没有因为怕事视而不见,更加的关爱注意他,如果米森侑有合格的做一名精神科医生也不会用药过度,如果没有小岛健男的玩忽职守和大家的视而不见,把裕也放了出去,如果没有这一切,也不会有电车杀人,如果说在电车当中雪成拓也还有律没有见死不救帮助森姐弟一家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到头来,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R
杂志图 小糖糕玩烟花3333

杂志图

小糖糕玩烟花3333

杂志图

小糖糕玩烟花3333

千忆_

单纯想画幼年狗+腿,我爽了

p1滤镜版,p2原图

电脑色差太严重了……

单纯想画幼年狗+腿,我爽了

p1滤镜版,p2原图

电脑色差太严重了……

江浊月明

  赤褐色的记忆烧进盖勒特的眼睛。青年是瘦高的,有棱有角的,眼里嵌了连魔法都没有起源的万古的冰河。

  他想起阿不思坐在他面前,银色的小餐刀浸饱了月光。他用左手很轻很慢地切着甜品,张开嘴唇,露出漂亮的牙齿。

  他想起在那个古老的山谷里见他的第一面。盖勒特卖弄着暴戾,魔杖从他风衣的袖口滑出一小截,裹着德姆斯特朗的寒潮。他曾猜测他们对彼此都不感兴趣,试图亮出爪牙,却很快又那么亲密——进行得顺理成章,像梅林的袜子。

  他想起夏天的暴雨,他们的衬衫被打湿。大概就是在那样的雨天他们接了吻。他们的鼻梁骨撞在一起,是没人敢相信的,冲动、莽撞、原始的魔法...

  赤褐色的记忆烧进盖勒特的眼睛。青年是瘦高的,有棱有角的,眼里嵌了连魔法都没有起源的万古的冰河。

  他想起阿不思坐在他面前,银色的小餐刀浸饱了月光。他用左手很轻很慢地切着甜品,张开嘴唇,露出漂亮的牙齿。

  他想起在那个古老的山谷里见他的第一面。盖勒特卖弄着暴戾,魔杖从他风衣的袖口滑出一小截,裹着德姆斯特朗的寒潮。他曾猜测他们对彼此都不感兴趣,试图亮出爪牙,却很快又那么亲密——进行得顺理成章,像梅林的袜子。

  他想起夏天的暴雨,他们的衬衫被打湿。大概就是在那样的雨天他们接了吻。他们的鼻梁骨撞在一起,是没人敢相信的,冲动、莽撞、原始的魔法。

  他想起交织的鲜血和错愕的眼神。

  他想起很多东西,开始日复一日后知后觉地思念。他可能没能让冰河解冻吧。

  他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他拥抱了它。

  盖勒特·格林德沃的眼睛里流不出眼泪,但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来信,信的最后是“爱你的阿不思”。
 

青立氣漏
大家好 其实我不是李靖 我是梅...

大家好 其实我不是李靖 我是梅林老公

大家好 其实我不是李靖 我是梅林老公

Miro

[普散]普通x散人的小剧场

|Hello大家好啊,我是逍遥散人的腹肌嗷。

|为什么不写陆夫人写普通,因为……毒舌+人妻真的好萌啊各位!

————
散人直播玩游戏又玩到了后半夜,狂嗨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来嗓子哑了。

他无精打采地咬着牙刷头,对着镜子里那张憔悴的帅脸暗戳戳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大喊大叫了!”

但说不出话的感觉真是憋到不行,尤其对于散人这个究极话唠来说,那简直比封了他的steam账号还要难受。(Lamiru只是猜测。也许散人更接受不了后者也说不定……。)

郁闷的散人点开微信,一眼就看到普通给他连发了十条语音消息。

散人这个气啊,不听不听!一边手指飞快地点击屏幕输入:“你嗦嘛呢我听不懂。”

普通秒回:“...

|Hello大家好啊,我是逍遥散人的腹肌嗷。

|为什么不写陆夫人写普通,因为……毒舌+人妻真的好萌啊各位!

————
散人直播玩游戏又玩到了后半夜,狂嗨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来嗓子哑了。

他无精打采地咬着牙刷头,对着镜子里那张憔悴的帅脸暗戳戳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大喊大叫了!”

但说不出话的感觉真是憋到不行,尤其对于散人这个究极话唠来说,那简直比封了他的steam账号还要难受。(Lamiru只是猜测。也许散人更接受不了后者也说不定……。)

郁闷的散人点开微信,一眼就看到普通给他连发了十条语音消息。

散人这个气啊,不听不听!一边手指飞快地点击屏幕输入:“你嗦嘛呢我听不懂。”

普通秒回:“我今天有个饭局,正好在你家附近,去看看你新家,记得用好吃好喝的欢迎我!”

散人“哒哒哒”打字:“今天我嗓子疼你可别来给我添乱了,来了你给我做饭哪。”

普通:“巧了,我昨天才学的黑暗料理整好给你露两手。期待一下?”

“别炸我家厨房我谢谢你。”

————
正午12点过一刻,“叮叮叮叮叮——”

散人本来想和往常嚎一句“等一等”再慢悠悠地踱到门口给客人一个热情的拥抱,但他刚开嗓,喉咙里就嘶哑出老年人的声音:“灯一……”

门外的普通:“散人,散叔叔也在啊?”

“不,那是我的声音。”散人淡定开门。

普通(滑稽脸):“噗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千万女粉岂不是要难过死了哈哈哈哈……”

散人艰难地出声反驳:“你瞎说什么呢我哪来那么多女粉。”

普通一边收拾厨房,一边笑的抽筋:“好好好嗯嗯嗯没有没有。全是男粉全是男粉。”

————
看着桌上华丽的五菜一汤,散人表示震惊:“你有这手艺还单身?”

普通不爽:“喂,我可不轻易做饭给别人吃。这是你的荣幸,知道吗?”

散人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欢迎欢迎,我家大门常打开,张开厨房等你~”

普通贼嘻嘻反问:“其他地方就不欢迎了吗?”

散人一副很懂的样子:“哦,洗手间也欢迎你!”

普通(怒):“这盘肉不给你吃!”

散人:“为啥啊我做错啥了你就不让我吃肉,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大坏蛋。”

普通(暗爽):“……请再骂我一次。”

————
散人以前是个佛系主播,但自从签约后,开始变得有些放飞自我,经常会在直播里随机掉落金色材料:[散人骚话]。

于是弹幕大众从“撒子”“逍遥撒蛋”“散人干不死”变成了“???”“散散你长大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这届粉丝还真是充满母性光辉……

而散人的千万女粉今天也是一样守在屏幕前等待散人的直播通知,结果就刷出了这样一条:

“由于散人的嗓子出了点小问题,今天的直播由普通人解说。”

————
普通:“Hello大家好我是散人。”

散人打开游戏。

普通:“好的好的下午好。今天我直播的是这个……嗯看起来就很沙雕的iwanna。”

散人小声提醒:“不能说沙雕!”

普通:“这个看起来虽然沙雕但也许玩起来非常有意思的iwanna。”

散人开始游戏。

普通:“嘿嘿大家看好啊,这里肯定是个坑,但高手无所畏……”

kid死亡。

普通:“真男人从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被坑两……”

kid死亡。

普通:“刚才是手滑啊,大家假装没看到啊。真男人从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三……”

kid死亡。

普通:“咳大家好我是散人啊。今天我们玩一个坑向的iwanna……”

散人到达第二关。

普通:“你们看,真男人一遍就过!”

kid死亡。

普通:“没关系随便死反正有存档根本不慌的……”

kid死亡。

kid死亡。

kid死亡。

kid死亡。

普通:“有人说我不说话的时候就是优瓦夏的水准,我跟你们讲啊,那是你们不懂。我不说话的时候其实是我心态崩了。”

散人:“我没崩!”

kid死亡。

普通:“谢谢xxx的舰长啊,感谢感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高手快速通关法……”

kid死亡。

普通:“这个地方它老磕我脑袋大家注意到了吗?作者太坏了……”

散人到达第三关。

普通:“诶嘿~高手!漂亮!就是心跳的感觉!大家看这一关啊,这里有一个转转乐……”

散人:“你好烦啊!”

普通(坐端正):“不信你问弹幕,我说的像不像?”

弹幕: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像

普通:“散人你的千万女粉太乖了8!”

散人:“……”

————
那天之后,散人就非常注意保护好自己的嗓子。

毕竟,不能说话的话唠实在太惨了。

青立氣漏
加个滤镜➡️老子画完了(?你滚

加个滤镜➡️老子画完了(?你滚

加个滤镜➡️老子画完了(?你滚

KIKI輝気(临摹禁止)

哭了 都是什么太太回我的fo
ヾ(;゚;Д;゚;)ノ゙我太菜了 受宠若惊

哭了 都是什么太太回我的fo
ヾ(;゚;Д;゚;)ノ゙我太菜了 受宠若惊

可达鸭!

咖啡奶冻余味平淡略苦的才是nice的感觉嘛!余味太甜就完全不需要一开始的配料牛奶了呀!

但是我还是很爱咖啡奶冻的

咖啡奶冻余味平淡略苦的才是nice的感觉嘛!余味太甜就完全不需要一开始的配料牛奶了呀!

但是我还是很爱咖啡奶冻的

临川慕雨

乐乐与车轴草w

p1成图
p2无背景
p3配色
p4眼睛部分上色
p5线稿

不看p3大概是个退色过程233~
努力尝试画手ing~

乐乐与车轴草w

p1成图
p2无背景
p3配色
p4眼睛部分上色
p5线稿

不看p3大概是个退色过程233~
努力尝试画手ing~

三绿的拖更计划
试着做了一个过心花大人的表情包...

试着做了一个过心花大人的表情包qwq

试着做了一个过心花大人的表情包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