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爱他

2223浏览    385参与
我本浪人

华晨宇是个什么神仙

演唱会新歌太好听了叭!我好爱这个男人!《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把我听哭了,《疯人院》和《神树》是真的震撼。华晨宇是什么神仙!没有听的ett快去B站听啊!我爱这个男人一辈子!(≧ω≦)

演唱会新歌太好听了叭!我好爱这个男人!《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把我听哭了,《疯人院》和《神树》是真的震撼。华晨宇是什么神仙!没有听的ett快去B站听啊!我爱这个男人一辈子!(≧ω≦)


安德
就是,随手涂... 当时看得好...

就是,随手涂...


当时看得好激动啊呜呜呜


我爱他!


世界冠军!


张佳乐!

就是,随手涂...


当时看得好激动啊呜呜呜


我爱他!


世界冠军!


张佳乐!

11 √3
別人有舅舅又怎樣,我有叔叔!...

別人有舅舅又怎樣,我有叔叔!

他對我超好╰(*´︶`*)╯

別人有舅舅又怎樣,我有叔叔!

他對我超好╰(*´︶`*)╯

瑗玖er
夜深人静时分就适合来吹一波rd...

夜深人静时分就适合来吹一波rdj

 

你们知道我究竟有多喜欢他吗?我对他的喜爱就像于混沌中的宇宙大爆炸,那股不可抗力带着枯摧拉朽的气势冲开了一片浩瀚星穹和无尽虚空。他像雷雨交加的黄昏中落下的一道闪电般绚烂耀眼,嚣张又可爱的带着滚滚雷鸣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他身后是带着灰调的落日,仅剩的光华淡淡的笼在其周围,像是散发着圣光的铠甲也像是在替他加冕为王。

 

我更想说说他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罐蜜糖啊!浅棕色的瞳仁像夏日清透雅致的槐花酿出的蜜,裹挟进了天使划过凡间时羽翼上散下的点点珠光;或者这样来讲——他眼睛也神似那琥珀,是乔木草本凝聚出的精华,在千万亿年的打磨下,浸润了自然的...

夜深人静时分就适合来吹一波rdj

 

你们知道我究竟有多喜欢他吗?我对他的喜爱就像于混沌中的宇宙大爆炸,那股不可抗力带着枯摧拉朽的气势冲开了一片浩瀚星穹和无尽虚空。他像雷雨交加的黄昏中落下的一道闪电般绚烂耀眼,嚣张又可爱的带着滚滚雷鸣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他身后是带着灰调的落日,仅剩的光华淡淡的笼在其周围,像是散发着圣光的铠甲也像是在替他加冕为王。

 

我更想说说他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罐蜜糖啊!浅棕色的瞳仁像夏日清透雅致的槐花酿出的蜜,裹挟进了天使划过凡间时羽翼上散下的点点珠光;或者这样来讲——他眼睛也神似那琥珀,是乔木草本凝聚出的精华,在千万亿年的打磨下,浸润了自然的灵魂,也参杂了月夜的星芒。

谢谢大家,我吹完了。

Mr.失珲
提前一天发happybirth...

提前一天发
happybirthday!shota!
人活着就是为了相泽消太
❤️❤️❤️❤️❤️❤️❤️❤️

提前一天发
happybirthday!shota!
人活着就是为了相泽消太
❤️❤️❤️❤️❤️❤️❤️❤️

MaorLee马奥

全是亿泰【emmmm好吧P3不是】我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一画亿泰就想盘他的冲动甚至比盘承的冲动还强烈为什么呢_(:з」∠)_
P1是上大课的摸鱼,小时候跟着气呼呼的哥哥回家结果自己走丢了还以为哥哥不要自己了的委屈巴巴亿泰仔
P2是摸鱼但是不知道为啥就想画点战损的亿泰【凑数的(靠)
P4盘泰【?】注意【请保持直线行驶(能不能说人话)】
并不确定能不能存活【虽然想说是我的但是为了保命只能说那只手是东方先生的(不是)】

全是亿泰【emmmm好吧P3不是】我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一画亿泰就想盘他的冲动甚至比盘承的冲动还强烈为什么呢_(:з」∠)_
P1是上大课的摸鱼,小时候跟着气呼呼的哥哥回家结果自己走丢了还以为哥哥不要自己了的委屈巴巴亿泰仔
P2是摸鱼但是不知道为啥就想画点战损的亿泰【凑数的(靠)
P4盘泰【?】注意【请保持直线行驶(能不能说人话)】
并不确定能不能存活【虽然想说是我的但是为了保命只能说那只手是东方先生的(不是)】

纸瓶
槙:喵……(困……) 是猫咪槙...

槙:喵……(困……)

是猫咪槙槙!!!我太爱他了嗷嗷嗷!他真的好美好!!

尝试新画风,是拿来给自己做头像的(耶)

槙:喵……(困……)

是猫咪槙槙!!!我太爱他了嗷嗷嗷!他真的好美好!!

尝试新画风,是拿来给自己做头像的(耶)

祈醉

可能我未来会成为印象派画手...

把笔芯头拔了以后画画还挺好看的。

可能我未来会成为印象派画手...

把笔芯头拔了以后画画还挺好看的。

璇

【周棋洛&我】无中生友

我在周棋洛演出结束的时候递过一瓶水,少年打开瓶盖就咕噜咕噜喝起来,我哭笑不得地看他渴成那样,有些心疼,但是这改变不了我的恶作剧计划。

“棋洛,我有个朋友,她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你说该怎么办?”我装作随口提起的样子,语气中还带了一丝调侃。

他可能是太累,居然还真没怀疑我,眨巴眨巴眼睛,说那就谢谢她啦。

可恶!这blingbling的单纯光芒!我感觉我的罪恶感快上来了,几乎失去追问下去的勇气,但是我是什么人?我什么世面没见过?我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小场面难——

“薯片小姐,街角新开了一家自助烤肉店!我们现在去吃吧?”

“好!”

咳,恶作剧放一放,我这是退一步以进万步,绝对不是因为没法对他说...

我在周棋洛演出结束的时候递过一瓶水,少年打开瓶盖就咕噜咕噜喝起来,我哭笑不得地看他渴成那样,有些心疼,但是这改变不了我的恶作剧计划。

“棋洛,我有个朋友,她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你说该怎么办?”我装作随口提起的样子,语气中还带了一丝调侃。

他可能是太累,居然还真没怀疑我,眨巴眨巴眼睛,说那就谢谢她啦。

可恶!这blingbling的单纯光芒!我感觉我的罪恶感快上来了,几乎失去追问下去的勇气,但是我是什么人?我什么世面没见过?我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小场面难——

“薯片小姐,街角新开了一家自助烤肉店!我们现在去吃吧?”

“好!”

咳,恶作剧放一放,我这是退一步以进万步,绝对不是因为没法对他说出拒绝的话,也不是因为想吃烤肉!

答应了他的后果就是我又双叒叕对着体重秤反复检查它是不是坏了,当然,最后证实并不是它的问题,人家可是好好的尽着自己的本分真实反映着我的体重呢。

……真实反映着我的体重呢,啧。

我敏锐地听到小声咀嚼薯片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大明星又在偷吃了——还是在我就在旁边的情况下。

“棋洛你别再吃啦,不然被远哥发现要教训你了哦!再说,吃胖了小心我那个朋友不喜欢你喽?”我自然要正义的阻止他,不过说到一半时我想起了之前被我咽下去的话题,于是警告似的跟他说。

他吐吐舌头做个鬼脸,说反正他又没吃胖嘛。

哟,又跳过了这个话题,真是个狡猾的小坏蛋。

我作势锤了他一下,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来,用手指戳他的额头。

“但是我会吃胖啊!下次不陪你了 。”

“好好好,我错啦,薯片小姐不要生气嘛,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然后不等我同意,就小声地哼了段他的新歌,不得不说真的很好听。

他总是这样,但这招却对我屡试不爽,我还是心软了,我都怀疑他的眼睛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魔力,把我牢牢的吸引。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超能力。

“真的最后一袋哦!”

————————————————

他突然兴致勃勃地让我找一首歌形容他,我在心里疯狂吐槽他又看自己超话——这是他一个粉丝出于兴趣在超话里问的问题,同时也在脑内搜索曲目。

“那就眼色吧。”我思索了好一会以后跟他说,紧接着看到了他露出我意料之中的惊讶之色。

“是我那个朋友说的,她看到超话就来跟我嗷嗷叫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首,不过我也很喜欢这首歌。”没等他问我为什么,我就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他又窥屏超话的事实, 在他尴尬地嘿嘿笑着的时候跟他解释,顿了一下以后想想我应该趁热打铁,于是又加上几句,“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哦,不是粉丝的那种喜欢,是很痴迷的、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他鼓了鼓腮帮子,闷闷不乐地嘀咕着你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我着实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发展成哈哈大笑,最后发展成捂着肚子彻底笑得停不下来,边笑边跟他说“你真聪明”。

“哇,没想到薯片小姐居然暗恋我多年吗?看来我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嘛。”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欢快,带着点开玩笑的意味。

“我哪有?”我迅速的否认,而且否认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不带一丝心虚的那种。

“哦……”他应该是看出来了我的否认的真心实意,失望地撇撇嘴,脑袋也微微耷拉下来。

“我保证我绝对是明恋。”我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冰凉的吻,“给我唱首歌吧,棋洛?”

少年脸腾的烧红,我在他面前傻乎乎地笑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没回应我的表白,只是柔和了目光,然后开始唱我刚才说喜欢的那首歌。

我安静地听完这专属于我一个人的solo,我看着他,他就在我面前,却又仿佛很遥远。

直到最后的最后,我也没有告诉他我选这首歌的原因是因为歌词实在太适合他,或者说,太适合他唱给我。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把一切都给我,只要看着我的双眼。】

————————————————

“你在看什么?”

不再是那种温柔的语调,银发在阳光下并没有变得更加温暖一些。

“在看你呀。”

我耍赖皮一般地跟他傻笑,同时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放到身后,庆幸自己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实话“在看论坛”及时收回肚子里了。

他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但是没管。

我在论坛里发的问题是,太喜欢一个人了该怎么办?

我想我真的太喜欢太喜欢太喜欢他,喜欢到他做什么我都可以原谅,喜欢到不想他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更不想看到他因为我有一点点的不开心。

“Helios,你会唱歌吗?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反正也无聊嘛,简单的也行。实在想不到的话生日歌也可以哦?”

我不说话导致的就是尴尬的安静,于是我果断地选择了打破这种安静,与其被这种凝固的空气搞窒息,还不如做个喋喋不休的小烦人精,大不了被某人说一下——反正他也总不会杀了我吧?退一万万步讲,我在那什么,不同世界线里,也死过好多好多次啦,再死一次也没什么。

再说,死在他手里的话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我要是能上个天堂,我还能跟别的灵魂炫耀,我可是那个超级巨星周棋洛杀掉的,对对,就长得特别好看人又特别好的那个,羡慕不?

知道他是bs的boss那是后话,要不然我当时的想法就该加上一句,老娘可是bs的boss都想杀的女人,厉害不?

他并不知道我经历了这么多丰富的内心戏,只淡淡回了一句“不感兴趣。”,我再次把“我信你个大头鬼”给咽了回去,换成了“那你不唱我唱啦?”

作为聪明机智的薯片小姐,我特意挑了他的歌,还是他最爱的几首,并且——唱走调了,走得特别厉害的那种。

Helios欲言又止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那个,Helios,我有个朋友跟我说她觉得你超可爱的。怎么样,要考虑看在她夸你的份上给她来一小段吗?放心,我带了录音笔!”

“……闭嘴。”

哎,可惜我最后还是没能听到bs主神的倾情献唱。

不过嘛,或许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他,我都觉得最可爱了!

————————————————

他一次一次的找到我,又一次一次的离开。

我跟悦悦讲这个故事,是在他代表black swan对特遣署宣战之后,当然,没说我和周棋洛,说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和她喜欢的人也省略了相当多的细节。她吐槽说我朋友喜欢的人根本是个大猪蹄子嘛,虽然他应该确实很喜欢我的朋友。

我笑笑,说大概吧,然后撺掇悦悦也给新闻推送里那条“感觉boss有点点帅”点了个赞,顺便评论了一句“才不是一点点帅!是特别特别帅!”

他问我愿意跟他走吗的时候,“我愿意”三个字未经思考就已经出口,但那时我却有种若有若无的预感——他这个问题只是一种确认,而不是真的要带我走。

事情如我所料,后来我在大屏幕上看到他,一瞬间被他帅到,气的我又哭又笑,为什么他这么气人又这么好?

到底是他喜欢我多一点,还是我喜欢他多一点呢?也许无法定论,因为我们对对方的喜欢都已经满得要溢出来。

我向来急性子,讨厌漫长而煎熬的等待,可是为了他我甘愿等待。我不是没有怨过他,可是只要一看到他,就舍不得。

喜欢一个人,总是卑微到尘埃里。

他不在的时候我在纸上笨拙地画蝙蝠侠的Q版图案,本来有点气馁,但想想他的毕加索画技,突然觉得我俩还顶般配。

我看他以前的朋友圈和短信,顺便庆幸我收藏了他的所有唱片,听着那明朗的声音,我总是在相信着他会回来。如果他不回来,我就去找他,直到找到他为止。

“我会等着你。”

“如果等不到,我会找到你。”

我翻着和他的短信记录,喃喃自语。

————————————————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的时候,某个黄昏我们在海边散步,他跟我道歉,我说不必,给我唱首歌吧。

他轻轻给我我哼繁星的告白,哼完以后停住脚步,定定地看着我。

“我也有个朋友,他很喜欢很喜欢你,想为你唱一辈子的歌,可以吗?”

说是黄昏,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所以并没有阳光撒下来,但是现在光线的亮度已经足以让我看清他嘴角温柔的笑意。

我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平时习惯了素颜的我今天为了和他出来特意化了妆,我寻思着这眼泪一下来眼影啊腮红啊估计都要花了,我试图止住,可是就是止不住,只能带着哭腔笑着问他。

“你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他拿纸巾给我擦眼泪,给我回了一句我当初的台词:“你真聪明。”

“你抄袭诶!”我愤愤不平地控诉。

“明明是薯片小姐先抄袭我的……”他撇撇嘴,脑袋也微微耷拉下来,是我熟悉得过分的样子。

我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他。

“我找回你了,周棋洛。”

End

蛞蝓鲜海
这个男人真美好这个男人真可爱我...

这个男人真美好
这个男人真可爱
我爱他

这个男人真美好
这个男人真可爱
我爱他

到处捡垃圾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感觉我一生的...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感觉我一生的画技都在我先生身上了
我渣到爆炸(乱哭
在med里莫得我画的顺手的笔刷唉手指报废系列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感觉我一生的画技都在我先生身上了
我渣到爆炸(乱哭
在med里莫得我画的顺手的笔刷唉手指报废系列

鱼と熊掌

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肝疼

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肝疼

Ansky
摸安哥。他好帅我爱他。

摸安哥。他好帅我爱他。

摸安哥。他好帅我爱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