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爱你

12671浏览    9697参与
周末安好

【我爱你】第四章:不曾想过分开以后①

✘不喜勿喷,谢谢


  2009年。

  周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摆弄着蒋国林在游乐场买的小风车。

  “说我是小朋友你自己不是幼稚的买这种东西!”周末说完嘟起嘴吧朝手里的风车吹气,蒋国林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开始打游戏。

  “那我想问一下现在是谁拿着这个风车不还给我?”

  “我拿来玩一下啦!管正你说我是小朋友!”周末拿着风车坐到蒋国林身边,周末不喜欢打游戏,看着蒋国林打游戏没一下子就没了兴趣,拿出手机开始在网站上写小说。

  “你在写什么?”蒋国林突然在周末说了一句,周末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没拿稳,不是因为蒋国林突然和自己说话而是蒋国林用着那种软棉棉的声音,小声的说话,就像是在周末...

✘不喜勿喷,谢谢


  2009年。

  周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摆弄着蒋国林在游乐场买的小风车。

  “说我是小朋友你自己不是幼稚的买这种东西!”周末说完嘟起嘴吧朝手里的风车吹气,蒋国林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开始打游戏。

  “那我想问一下现在是谁拿着这个风车不还给我?”

  “我拿来玩一下啦!管正你说我是小朋友!”周末拿着风车坐到蒋国林身边,周末不喜欢打游戏,看着蒋国林打游戏没一下子就没了兴趣,拿出手机开始在网站上写小说。

  “你在写什么?”蒋国林突然在周末说了一句,周末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没拿稳,不是因为蒋国林突然和自己说话而是蒋国林用着那种软棉棉的声音,小声的说话,就像是在周末的小心脏上抓痒一样。

  “你……挂了?”

  “怎么说话的!我这是怕他们输得太惨让一下他们!”

  “话不要说太满啊!”文滢凯在一旁插了一句。

  “所以你刚才在干嘛?”蒋国林还是绕回了这个问题,周末只是小声的说道:“写小说……你要是想笑就笑吧!”

  “噗……”

  “你还真笑出来!”周末把手机收起来生气的看着蒋国林,蒋国林见周末有点生气了马上说道:“我不是笑你!我是觉得写小说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干什么要……”

  “你的梦想不是成为作家吗?把生活里的遗憾在小说里完成吗?你还怕别人笑啊?嗯?周大作家?”蒋国林挑逗的说道。

  周末看着蒋国林倒是愣了愣,他竟然把自己的梦想记得那么清楚,自己才不怕别人笑只是怕你笑而已……

  “那以后周大作家如果成名要不要把我写到书里面?”

  “这要看本大作家的心情了!”

  蒋国林看周末笑了才舒了口气,也微微勾起嘴角,这时蒋国林的手机响了,是QQ的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周末立马提起精神凑过去看着蒋国林把这条消息划掉了然后开始打游戏。

  “你女朋友啊?”

  “嗯……”蒋国林只是轻轻回了一个字,可是这个字却狠狠在周末的心上捅了一刀,女朋友啊……倒也是正常因为蒋国林这么优秀的人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才是,就算不是如果是蒋国林喜欢的女孩子他一定不会放过,这是之前蒋国林自己说的。

  “被我看上的东西到最后一定都是我的!”

  “她是谁啊?”

  “不告诉你……管正人蛮好的。”

  “你这是害羞了吗?蒋国林?唉……可怜我是个孤独的人啊!”

  “你不是有向阳明吗?”

  “不是!”周末刚刚还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听到蒋国林误会了自己和向阳明的关系连忙解释道,“我不喜欢向阳明我们俩没有关系!我喜欢……”喜欢你!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就像有一根小小的刺卡在喉咙那里特别难受可是你有拔不出来也不想咽下下去。

  “你喜欢?”

  “我喜欢……我喜欢张杰啊!你不是知道的吗?还有谢娜啊可达鸭啊皮卡丘啊……”

  “所以你和向阳明不是……”

  “当然不是了!倒是你竟然会有女朋友?”

  “我人见人爱追我的女孩子一大堆好嘛!”

  是啊……我就是那一大堆女孩子其中之一,其中离你明明很近但是却什么都不敢告诉你的一个胆小鬼、一个被你当成小朋友的初中同学而已……

  周末忘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是厚脸皮让蒋国林把那个小风车送了自己,晚上自己看着小风车给唐俪芹打了电话。

  “怎么了?”

  “不是你说有事和我说吗?”

  “哦!对对对!是那个关于陈威的事情……”

  “你说……”

  “还记得我说过吗?陈威特别像他……”周末知道唐俪芹口中的“他”是谁,是曾经唐俪芹特别喜欢特别喜欢的人,可是现在却怎么也见不到面的一个人 。

  “他那天和我说,我们俩的关系是不是应该再进一步,这样算什么?”

  “他在和你表白啊!”

  “是啊……”

  “看你这样子你没答应?”

  “对……我说给我点时间。”

  “你不是很喜欢陈威吗?为什么……”

  “我要分清楚我是喜欢陈威还是因为他们很像……所以末……帮我分析一下!”

  “姑奶奶啊!这样优柔寡断可不像你,但是如果你问我的话我的建议就是先钓他一下再说万一陈威就是玩玩你咋办,是吧?”

  “钓他一下……我会心疼的!”

  “你还心疼!唐俪芹我咋没看你来心疼一下我啊!”

  “你怎么了?你是表白了然后蒋国林拒绝了?”

  “不是……他有女朋友了。”周末摆弄着小风车,看着小风车在自己手里就像看到了蒋国林一样。


忘机琴旁天子笑

“他一天有16个小时在演爱你,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在某一刻真正爱着你。”
我就不信,这无数个瞬间,你都未曾心动。

——奥斯陆《多情种》 ​

“他一天有16个小时在演爱你,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在某一刻真正爱着你。”
我就不信,这无数个瞬间,你都未曾心动。

——奥斯陆《多情种》 ​

我不能悲伤的坐你身旁ii

这个小树洞所有的秘密都不会被人发现 真好

这个小树洞所有的秘密都不会被人发现 真好

我不能悲伤的坐你身旁ii

昨天晚上梦到结婚的那天妈妈去世了 查了一下 说是渴望得到幸福却没有安全感🤦🏻‍♀️ 

昨天晚上梦到结婚的那天妈妈去世了 查了一下 说是渴望得到幸福却没有安全感🤦🏻‍♀️ 

Universeunexplored.

我好喜欢这首歌


虽然我不知道是唱给谁听的


我好喜欢这首歌


虽然我不知道是唱给谁听的



我不能悲伤的坐你身旁ii

感觉每天自己的心是被吊起来的

感觉每天自己的心是被吊起来的

正桥行弗

草田野文12:为腊月初七的你作的词



腊月初七 作词 正桥行弗


  一生所有 斗转星移人世难 


  百年一梦 八斗方斗在心中 


  忠魂长存 为善始善终留一念


  腊月初七 听顺流有回响 


  沉默无声 平凡短促如微风 


  欢笑相聚 新人旧梦悲又喜 


  传世手巾 虽轻微恶念断不为


  黎民百姓 生计忙碌和为乐


  心正志长立 真诚踏实延后世 


  子孙延生命 黑暗苦去民又存 


  依善念 身为贵 


  尚正气 晦暗下 


  传世一生为子孙 ...



腊月初七 作词 正桥行弗


  一生所有 斗转星移人世难 


  百年一梦 八斗方斗在心中 


  忠魂长存 为善始善终留一念


  腊月初七 听顺流有回响 


  沉默无声 平凡短促如微风 


  欢笑相聚 新人旧梦悲又喜 


  传世手巾 虽轻微恶念断不为


  黎民百姓 生计忙碌和为乐 






  心正志长立 真诚踏实延后世 


  子孙延生命 黑暗苦去民又存 


  依善念 身为贵 


  尚正气 晦暗下 


  传世一生为子孙 


  延后世 


  心正志长立 真诚踏实延后世 


  子孙延生命 黑暗苦去民又存 


  依善念 身为贵 


  尚正气 晦暗下 


  传世一生为子孙 


  延后世


  心正志长立 真诚踏实延后世 


  子孙延生命 黑暗苦去民又存 


  依善念 身为贵 


  尚正气 晦暗下 


  传世一生为子孙 


  延后世


周末安好

【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⑤

✘不喜勿喷,谢谢

   周末啊……

  你可真没用……

  第二天

  周末早早就到了教室一推开教室的门就看到蒋国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玩手机,周末把包扔在蒋国林前面自己的位置上,然后一跃坐到自己的桌子上:“你就穿个短袖不冷吗?”

  那个时候已经是四月底,对于G市而言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外面又有点下着小雨倒是让人有些哆嗦,周末一路上穿着长裙配着白色体恤外面套着一件外套都觉得有些凉,蒋国林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和一条牛仔裤。

  “还好吧!我身体好!倒是你穿个裙子不冷吗?”蒋国林抬头看了眼周末笑了笑然后又低头玩手机了。

  “还好啊!”周末用手...

✘不喜勿喷,谢谢

   周末啊……

  你可真没用……

  第二天

  周末早早就到了教室一推开教室的门就看到蒋国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玩手机,周末把包扔在蒋国林前面自己的位置上,然后一跃坐到自己的桌子上:“你就穿个短袖不冷吗?”

  那个时候已经是四月底,对于G市而言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外面又有点下着小雨倒是让人有些哆嗦,周末一路上穿着长裙配着白色体恤外面套着一件外套都觉得有些凉,蒋国林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和一条牛仔裤。

  “还好吧!我身体好!倒是你穿个裙子不冷吗?”蒋国林抬头看了眼周末笑了笑然后又低头玩手机了。

  “还好啊!”周末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认真打游戏的蒋国林看着看着就入神了,“你们男生就是喜欢打游戏。”

  “你们女生还不是喜欢追星吗?”蒋国林吐槽道,然后把手机收起来,抬头看着坐在桌子上的周末,笑了笑,“坐这么高干嘛?”

  “我开心啊!”

  “像个小朋友一样。”

  “蒋国林你搞清楚我比你大!懂点礼貌叫姐姐!”

  “老铁!不要闹了!现在到底是谁看起来大一点!你这个小朋友!”

  正当蒋国林周末在打闹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是向阳明。

  “周末早上好!“向阳明拿着一杯热奶茶给周末,“这是给你的!”

  周末接过向阳明的热奶茶一时也不好拒绝他,只好握着热奶茶,苦笑着回答:“谢谢。”

  “你们发生了?”蒋国林瞥了一眼向阳明又马上收了回来。

  “没什么……”向阳明抢先回答道也让周末不知道这么说,之后陆陆续续就有人来了,而外面的雨也依旧下着,周末倒不是担心去不去春游而是担心的看着蒋国林,自己都觉得一些冷,他呢……

  这时唐俪芹过来和自己说着什么,等自己回过神来看向蒋国林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从别的同学那里借来的外衣。

  嗯……

  还是知道冷的,看来还是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

  嗯……

  果然蒋国林穿什么都好看……

  “喂喂喂!都看出神了!”唐俪芹在一旁默默地说了一句。

  “他帅啊!”

  “比张杰还要帅……”

  周末只是白了一眼唐俪芹然后就继续看着蒋国林和周围的同学打游戏了,而唐俪芹则是看着附近的陈威,想着自己和陈威的关系。

  “末末……”

  “咋了?”

  “等春游回来和你说件事。”

  “为什么要等春游回来?”

  “我怕信息量太大你接受不了影响你的心情。”

  之后他们还是顺利的进行了春游,按照学校的规定初三的学生是去游乐场,对这里周末早就去过许多遍了,根本没事兴趣了,这么大的游乐场遇到蒋国林也真的不是很容易,却还是在玩海盗船的时候遇到了蒋国林那一伙,周末就拉着唐俪芹跑到海盗船那里去排队,站在队伍里看着蒋国林玩这个海盗船。

  之后就在集合的时候见到了,然后就回去了,周末知道自己家里没人就跟着蒋国林他们回了趟学校,到班上看着蒋国林他们在那里打游戏。

  

  

  

  

周末安好

【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④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


   然后蒋国林边笑着说边把车门打开让周末进去,“你也真是的……这点路要跑吗?”蒋国林坐好以后拿出一个保温杯给她,周末接过保温杯,“喝点水醒醒酒。”

  “这是你的杯子?”周末看着保温杯觉得有些眼熟,之前在家里好像看过同样的一个。

  “没有……之前有个项目人家送了两个给我,这个就给你吧……”说着蒋国林靠近周末,周末身体一僵,握紧了保温杯只,连呼吸都不敢,只见蒋国林帮她绑好了安全带然后就坐好准备开车了,“快点喝吧。”

  周末应了一声打开保温杯猛的喝了一口,蒋国林看见了无奈的笑了笑,“你还真是个小朋友?又没人和你抢。”

  ...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



   然后蒋国林边笑着说边把车门打开让周末进去,“你也真是的……这点路要跑吗?”蒋国林坐好以后拿出一个保温杯给她,周末接过保温杯,“喝点水醒醒酒。”

  “这是你的杯子?”周末看着保温杯觉得有些眼熟,之前在家里好像看过同样的一个。

  “没有……之前有个项目人家送了两个给我,这个就给你吧……”说着蒋国林靠近周末,周末身体一僵,握紧了保温杯只,连呼吸都不敢,只见蒋国林帮她绑好了安全带然后就坐好准备开车了,“快点喝吧。”

  周末应了一声打开保温杯猛的喝了一口,蒋国林看见了无奈的笑了笑,“你还真是个小朋友?又没人和你抢。”

  “蒋国林我比你大诶!”

  “大又怎么样?还不是和个小朋友一样。在唐俪芹那里喝了多少酒。”

  “没有喝多少……而且我酒量好,没什么事的。”周末把保温杯放好看向了蒋国林,“你不是今天晚上有酒局吗?”

  “你怎么知道的?”

  “韩东和我说的啊!”

  “你和韩东关系挺好的啊。”

  “还行吧……我们以前不是应该组的吗,关系好不是很正常吗?所以呢……你没去饭局?”

  “没去……让韩东去了,这种时候饭局多不就是喝酒吗……我酒量不好这种酒局可以不去就不去。”

  “那你就这样对韩东吗……”周末突然想到什么面露笑容,眨巴眨巴眼睛望着蒋国林,“你是专门来接我吗?”

  “我刚刚从公司出来,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你在门口记事板上看到你写了今天要来唐俪芹这里,酒吧这种地方我怕有什么危险就顺路过来接你。”

  “你担心我……”周末试探的问了一下。

  “我担心林末少了一个很好的人才。”

  “就是说我后天可以去面试了!”

  “你明天早上起来看不就好了。”蒋国林笑着回答道,碰上了红灯,蒋国林停下车子,把扔在后面的外套拿过来盖在周末的身上,“回到家还要一个多小时你睡一下吧。”

  周末点了点头,侧过身子,渐渐迷上眼睛,却还是偷偷睁开一点点眼睛悄咪咪的看着正在开车的蒋国林 ,以前从来没有觉得蒋国林这么温柔过,周末现在还是不敢去回味蒋国林刚才和自己的对话,他温柔的样子让自己不停的不停的想要独占这个男人。

  周末听着车子里放着歌,蒋国林一边开车一边哼着曲,就像十年前蒋国林上课的时候偶尔会哼着曲。

  “这世界人潮拥挤 我单单喜欢你”

  蒋国林什么时候喜欢听这么少女的歌了,周末没忍住笑了出来,蒋国林似乎也注意到了,等遇到红灯的时候,蒋国林突然凑近周末,幸好周末的头发耷拉下来挡住了周末绝大部分的脸,否则蒋国林一定会看到周末羞红了的脸,周末甚至还甚至会有些上气不及下气。

  蒋国林把散落在周末面前的头发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别到耳后,周末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蒋国林的呼吸越来越靠近自己,蒋国林的手轻轻抚着周末的脸颊,喃喃自语:“你为什么感觉不到呢?”

  这是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后面的车接二连三的开始按喇叭,蒋国林立马坐直身子发动了车子,开了一会后侧过头看了眼眯着眼睛的周末叹了口气,“算了……慢慢来吧。”

  而周末脑子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能努力让自己波澜的内心平静下来,可是不断的脑子开始回放着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和蒋国林待在一起的日子,那就是一场梦一样,明明自己切身感受着却又遥不可及。

  记得那是初中最后一次的春游,那次学校为了不影响初三学习特意延迟了几天,正好春游那天下了雨。  

  前一天晚上为了准备春游的东西,周末就和向阳明陈威唐俪芹去了商场买东西,顺便在附近吃火锅,等吃完火锅就在商场里面的夹娃娃店开始玩。

  “啦啦啦啦啦啦!”周末一边投币一边哼着曲,唐俪芹靠在周末旁边的娃娃机喝着奶茶,而向阳明和陈威则是站在不远处帮周末和唐俪芹拿着夹出来的娃娃还有在商场买的零食。

  “周大小姐你这情场失意游戏场得意啊?”

  “什么情场失意啊!”周末没有看向唐俪芹,她也大概可以猜到应该又是关于蒋国林的事情,不是不在乎而是怕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影响心情,其实关于蒋国林的所有事情都会影响自己的心情……

  “你不知道……算了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唐俪芹看着周末还是不打算说,在不久前陈威才告诉了自己一个消息,关于蒋国林的,但是还是不要告诉周末先吧。

  “你们什么时候好啊!”陈威走过来,唐俪芹把他推开,“马上了!你急啥啊!末末你好了没……”唐俪芹撇这头看向周末,只见周末蹲下来把娃娃拿出来,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走吧!回家……”

  周末走到向阳明身边把自己的东西拿好,向阳明看着周末抱着娃娃,“要不要我帮你拿?”

  “不用……”

  “那把这个送给你吧……”向阳明把自己刚刚花了很大力气夹到的一个很大的可达鸭递给了周末,周末顺便冒着星星眼,腾出手抱住可达鸭,“真的吗?!这不是你花了很多钱……”

  “我一个男孩子抱一个可达鸭回去好意思吗?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吗?而且不是肚子不舒服吗?开心就不会觉得不舒服了。”向阳明害羞的挠了挠头,然后低着头装作整理自己的东西。

  “谢谢啊……”周末把脸紧紧贴着可达鸭蹭来蹭去,“对了,你肚子还好吗?你不是也吃完火锅就有点不舒服吗?”

  “现在好一点了……”

  “你如果明天还是不舒服就喝点热的东西。”

  “好的。”

  唐俪芹戳了戳身边的陈威,小声的说:“喂!你说向阳明怎么样?”

  “你看上向阳明了?”

  “说什么呢!几乎全班的都知道向阳明喜欢末末,可是吧……和末末熟的也都知道她对蒋国林……”

  “你想问谁比较适合周末?”

  “差不多吧……”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我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

  “啊……”唐俪芹瞬间愣了愣,之前突然和陈威熟起来,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连久战情场的唐俪芹也快分不清两个人的关系了,“那个末末……我们走吧……”唐俪芹跑出去挽住周末的手臂。

  往外面走,没想到一出去就碰到了蒋国林一行人,两个人的眼睛直接对上,周末愣了愣,真是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倒是唐俪芹也开口打招呼:“没想到这样都可以遇到你们。”

  “周末你这是打劫了这家店吧?!”文滢凯吃惊的看着周末手里的娃娃。

  “怎么说话的!”

  “这个可达鸭你不是有一个了吗?还挂在书包上。”

  “那是小的!这个大!抱起来舒服!”

  “这是我给她的。”向阳明从里面走出来站在周末身边,在场的唐俪芹陈威还有韩东都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蒋国林听的,倒是文滢凯兴奋的“哇!”叫出来,朝向阳明挑了挑眉毛,“可以啊向阳明!”

  “你还真是一个小朋友!”蒋国林看着周末笑了笑,“就被一个可达鸭收买了!”

  “说什么呢!蒋国林你自己不是小朋友吗?你还比我小呢!”

  “向阳明你管管他!”蒋国林只有这么说到,周末当然听懂了,连忙在向阳明开口说话之前马上说:“蒋国林五一的作业你想不想抄!”

  “你给吗?”

  “你问我了吗?”

  “那就给我抄吧。”

  “这是你要求我的态度吗?”

  “请周末小姐把五一作业给我抄。”

  “然后呢?”

  “谢谢!”

  身边的人除了韩东都惊呆了,唐俪芹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这怎么有一种小情侣吵架的感觉。

  韩东倒是没觉得怎么样,这种情况几乎算是日常了,蒋国林每次懒得写作业都会来问周末,因为每一次周末都会很快写完作业,偶尔周末就是喜欢逗逗蒋国林,希望蒋国林求求自己,然后两个人就会上演刚才那一幕。

  这种场景出现韩东和秋白露永远是最无奈的,都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周末把写好的作业给蒋国林,也还是要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周末都会在最后说一句“下一次不会给你了。”,但是从来没有说话算话。

  所以每一次周末和秋白露保证什么事的时候秋白露就会拿蒋国林这个事情来压她。

  “好了好了……到时候QQ发给你……”

  之后几个人在随便聊了几句就散了,回去的路上,周末坐在唐华的车里,把头靠在可达鸭上面,不断回想着刚才遇到蒋国林发生的事情,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笑容,唐华从后视镜看着一个人抱着娃娃傻笑,便问道:“不就是夹到一个娃娃吗?还是小朋友啊!在这里傻笑。”

  “什么嘛!我就是小孩子……是吧!可达鸭!”周末笑着戳了戳可达鸭的脸。

  “你肚子不是不舒服吗?现在怎么样了?”

  “好了!”周末乐呵呵的回答道,但是答完以后突然愣住了,再见到蒋国林之前自己不舒服只能通过夹娃娃来转移注意力,可是在遇到他之后竟然全完忘记了,蒋国林你可真行啊!竟然还有治愈人的功效,不对……也许喜欢一个人,在看到那个人就会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吧……

  周末啊……

  你可真没用……


Jhandewalen

「  😘😘
内子Anne係邹家长女,孝顺父母,爱护妹弟,人品贤重。
我俩係南航同事,不同部门,相识于支部读书会,相知于为南方航空报联合撰稿期间。
辰子合,深为父母所喜。😉
长愿爱情构筑的初心能历时光而常新,常在    」

步出民政局的红地毯之际,在朋友圈发了这条那天早班吃早餐时编辑好的文段。

He's not available any more😜

————

相识——第一次见到老婆是在团支部读书会,本来我是没有资格入会的,属于破格入会性质。《梁家河》分享会,她坐我对面,一点钟方向,很仔细地看了她的面相。我猜当时我俩的扭捏是全
场都能感受到了的😘。...

「  😘😘
内子Anne係邹家长女,孝顺父母,爱护妹弟,人品贤重。
我俩係南航同事,不同部门,相识于支部读书会,相知于为南方航空报联合撰稿期间。
辰子合,深为父母所喜。😉
长愿爱情构筑的初心能历时光而常新,常在    」

步出民政局的红地毯之际,在朋友圈发了这条那天早班吃早餐时编辑好的文段。

He's not available any more😜

————

相识——第一次见到老婆是在团支部读书会,本来我是没有资格入会的,属于破格入会性质。《梁家河》分享会,她坐我对面,一点钟方向,很仔细地看了她的面相。我猜当时我俩的扭捏是全
场都能感受到了的😘。

相知——和老婆相知是今年春天在南方航空报联合撰稿期间,写稿嘛,文字掌控能力等水平有多高都是一目了然的,那时候就觉得老婆是个秀外慧中的才女😉

相恋——第一次约会是3.21日,老婆约的我,看电影。那天是有另一个美女同事约我吃饭的,我推了她。也是缘分吶。
三观很正的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有很多的交集与相似之处,我们很自然就在一起了~😊

人间亡灵

第二个原因

我的小朋友,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你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实。

这个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是的,你早就知道的。

当你发现你的痛苦得不到安慰,你的悲伤不被大部分人认同,包括你的烦躁不安,自责在内的负面情绪无法被理解。

你只有自己一个人。

被他人重复无数遍说出口的【我理解你的感受。】这句话只是句善意的谎言。

那些温柔的安慰是隔靴搔痒的痒,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水。离你很近,离你又太过遥远。

我的这篇故事也是如此。

我从不奢望能为你带来什么有效的,振奋人心的帮助。

可是,我的小朋友。这个故事是为你而写的。就算遥远,这远水也是为你而来的。

我们都是破碎的镜子,偶然的相遇里照见了对方的一面,看...

我的小朋友,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你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实。

这个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是的,你早就知道的。

当你发现你的痛苦得不到安慰,你的悲伤不被大部分人认同,包括你的烦躁不安,自责在内的负面情绪无法被理解。

你只有自己一个人。

被他人重复无数遍说出口的【我理解你的感受。】这句话只是句善意的谎言。

那些温柔的安慰是隔靴搔痒的痒,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水。离你很近,离你又太过遥远。

我的这篇故事也是如此。

我从不奢望能为你带来什么有效的,振奋人心的帮助。

可是,我的小朋友。这个故事是为你而写的。就算遥远,这远水也是为你而来的。

我们都是破碎的镜子,偶然的相遇里照见了对方的一面,看见的永远是和自我的相似性。

那一刻的共鸣算是理解,还算是自怜呢?我总觉得是后者。

因此你不必担心你给我增添了什么麻烦。我只是希望有个故事是为你存在的。

我的小朋友,很抱歉我不理解你的痛苦,我仅限于知道这一点上面。

现在的你会让我想起曾经的并不遥远的我自己。

一具活着的,温暖的活尸。

我不想告诉你我的那些盒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它一点也不快活。

我也不想知道你的盒子里装了什么东西,我很清楚它让你同样也不过快活。

我当然对你充满了好奇,但只有你自己愿意告诉我的时候,重复过去才不是一种对自我的伤害,而是一种释放。我会把我所有的好奇积攒起来,留给那个有幸听你故事的我。

如果你有同样的好奇心,我也会告诉你我的故事,虽然是个不快活的坏故事。

属于我的坏故事已经过去了。你要相信你的坏故事也已经过去大半了。

你在你的坏故事里面,我在你的坏故事外面。

一个故事隔了跨不过去的千山万水。

你有着什么样的故事都无所谓,我只是希望你快活。

我也知道你的故事不一定是坏故事,但它让现在的你不开心了,那这个故事对我来说就只是个讨人厌的坏故事。

让你不开心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喜欢呢?

——除了你自己。

我觉得你必须认认真真地跟你自己好好道歉才行。

你让你自己伤心了,还闷闷不乐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我的小朋友。你又不是磁铁,像吸引所有黑漆漆的铁块那样吸引着所有的问题。

我的小朋友,你有时候真让我苦恼啊。

你明明只是个小可爱!除了爱和可爱之外,你什么也不吸引。

你是和我一样贫穷的小朋友,只能拥有爱和可爱这两样东西。

其他的东西,即使暂时被你得到,也总会离开你的。

悲伤和痛苦都是短暂的,会自己长腿跑掉的!

还不如看紧自己的钱包,钱会长翅膀飞走的,飞得比长腿跑掉的那些还要快呢!

大人们说,话说一千遍就会成真。

那我现在就要超大声地跟你说:

我爱你!

不是你的问题!

我的小朋友最可爱!

这三句话请你以【我爱我】【这些不是我的问题】【我最可爱】的模式每天抄一遍,抄完一千遍为止。

我希望我的小朋友可以快活地过完每一天,就好像你的坏故事已经在昨天结局了一样。

请你一定,一定要去相信,未来的某一天,当你从梦中醒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喜欢的模样,包括你自己。

这不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是你必然的未来。

那个你喜欢的未来总要来的,也离你并不遥远。

不要太过担心呀,我的小可爱朋友。

在此之前请让我安静地陪着你。

我的小朋友,你要知道,我会一直在这里。

所以,请不要离开。

我还在你这里。

陆秉秋
⸝⸝⸝⸝◟̆◞̆♡

 ⸝⸝⸝⸝◟̆◞̆♡

 ⸝⸝⸝⸝◟̆◞̆♡

周末安好

【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③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


  “好看吗?”蒋国林低下身子凑到周末的耳边说道,周末看着绚丽的烟花绽放又消失、消失又绽放。

  “当然好看了!”周末突然转过头看向了蒋国林,轻轻的抓住了蒋国林的手臂,“蒋国林……新年快乐!”一说完周末就松开了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了一旁,黑夜里因为烟花的照耀,周末脸上的红色愈发明显。

  “你也是……新年快乐。”周末听到了在自己的身后蒋国林软绵绵的声音,周末不由得在那一刹那心跳仿佛停止了,那一刻周末仿佛听不到周围的一切杂音,只能听见蒋国林说的那四个字在自己耳边不断的回响着。

  “周末?”

  “啊?怎么了?”周末听到蒋国林叫自己立马回了...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


  “好看吗?”蒋国林低下身子凑到周末的耳边说道,周末看着绚丽的烟花绽放又消失、消失又绽放。

  “当然好看了!”周末突然转过头看向了蒋国林,轻轻的抓住了蒋国林的手臂,“蒋国林……新年快乐!”一说完周末就松开了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了一旁,黑夜里因为烟花的照耀,周末脸上的红色愈发明显。

  “你也是……新年快乐。”周末听到了在自己的身后蒋国林软绵绵的声音,周末不由得在那一刹那心跳仿佛停止了,那一刻周末仿佛听不到周围的一切杂音,只能听见蒋国林说的那四个字在自己耳边不断的回响着。

  “周末?”

  “啊?怎么了?”周末听到蒋国林叫自己立马回了头,笑着看向了蒋国林。

  “你刚刚后面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

  “什么后面?”

  “就是……”蒋国林还没有说完向阳明就走了过来,看着氛围怪怪的两个人:“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

  “没什么……就聊聊天。”蒋国林回答道。

  “聊什么?”

  “就……聊聊梦想之类的。”

  “聊梦想啊?和我也聊聊……”说着向阳明就招呼身边的人都过来了,那一刻周末真的恨不得把这些电灯泡全部变走。

  “大家的梦想是什么?我想去当一个医生什么的!”向阳明发话了。

  “哟!你的梦想好伟大啊!”文滢凯拍了拍向阳明的肩膀,“我呢……就没有那么伟大了!就想赚大钱!”

  “我想开一间小餐馆,我是经理!”秋白露洋洋得意的说道。

  “那我们去吃饭是不是免费啊!”文滢凯连忙打趣道。

  “哈哈哈哈哈!”

  “我我我!”周末脱离出人群,站在他们面前,路边的灯发出光来照在她的脸上,看见了她那浮现着自信的笑容“我要成为一名作家!我要把我在生活里的遗憾全在小说里弥补!”

  “你生活里的遗憾貌似挺多的。”许久没有讲话的蒋国林在一旁笑着说了一句 。

  “什么嘛!蒋国林你话很多诶!”周末羞红着脸回答道。

  ……

  “所以呢?你当时说了什么?”

  “我和烟花不一样,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越说下去周末就越发没有底气,双手耷拉在台子上,抬头看着天空,漆黑一片……

  “说起来……那些照片好像还留着等我有时间找给你。”

  “诶?”

  “为什么喜欢烟花?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没有吗?但是我每年生日我都可以看到烟花。”

  “那不是我!我从来没有……虽然我每年都在和你过生日。那该不会是那个痴情种干的吧?”

  “不要闹了!从我到S市开始,七年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有认识了七年还喜欢我的人。”

  “有啊!向阳明!和你一样十年都喜欢一个人十年。”

  “向阳明?他还喜欢我?”

  “不然呢?也不知道他喜欢你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不漂亮不温柔不可爱没有钱写的东西也不是很好每次我的粉丝说好喜欢我……如果蒋国林也有这样的眼光就好了……”

  “所以呢?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喜欢烟花。”

  “你不觉得吗?每次烟花绽放的时候就有一种全世界为自己点亮的感觉。”周末看着前方,脸上不由得浮现笑容,突然出现的烟花照亮了她的笑容,又或许是笑容太迷人了烟花的璀璨一点都舍不得离开,仿佛像夜晚里最璀璨的烟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你受欢迎了……”

  因为你的脸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有着让人心旷神怡,日常看的时候会觉得傻傻的,但是却在日后回想那些不经意的笑容总是会有治愈伤痕的功效。  

  这时周末的手机响了,唐俪芹凑过去看周末拿出手机,是蒋国林打来的。

  “还没在一起就开始查岗了?”

  “滚!”周末白了唐俪芹一眼走到一旁。

  “喂……怎么了?”周末的声音立马就温柔了起来。

  “我在酒吧门口,你要结束了吗?”

  “嗯……那我现在就出去!等下见!”周末把电话挂了收了起来,转身对唐俪芹说,“我先回去了。”

  “好的呢!你走吧……”唐俪芹学着周末刚刚和蒋国林打电话的样子,周末看着她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我哪有这样啊!”

  “你没有吗?”唐俪芹嘲笑道。

  “没有!我先走了!以后再聊。”说完周末就跑下楼了,唐俪芹站在阳台上,往下看就看到蒋国林把车停在酒吧门口,自己靠在车旁。

  陈威走过来,和唐俪芹站在一起,往下看,“蒋国林在那里干嘛?”

  “来接末末的。”唐俪芹笑着说到。

  “真的假的!”

  说着就看见周末跑到蒋国林身边,气喘吁吁,周末的身体素质不是很好,就算从二楼跑到一楼在跑到蒋国林车那里虽然不远,但是还是会让周末有些累。

  “你在车里面……等我……就好了。”

  “我怕你不知道我的车是哪一辆上错车。”

  “我又不是小朋友了……而且……我坐过你的车。”

  “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小朋友,做事不过脑子。”


周末安好

【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一年②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


  那是2008年的跨年夜,自己邀请了几个同学到家里来。

  “你们都吃饱了吧!”周末的母亲唐华边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边问着围在电视机前的周末等人。

  “嗯!妈我们下楼了玩了!”

  十二月的夜晚又黑又冷,时不时吹起冷风来,周末只是坐在石凳上,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跑来跑去。

  韩东坐到了她身边,周末看了一眼他,“怎么?游戏输了?”

  “玩累,过来陪你聊聊天……”

  “聊什么……”

  “你很喜欢蒋国林吧。”韩东平淡的说着这句话,然后看向了周末,看到的则是一副不可思议却又害羞的表情。

  “什么时候?”

  “应该是校运会的时候吧……那个时...

✘不喜勿喷,谢谢

✘第三章


  那是2008年的跨年夜,自己邀请了几个同学到家里来。

  “你们都吃饱了吧!”周末的母亲唐华边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边问着围在电视机前的周末等人。

  “嗯!妈我们下楼了玩了!”

  十二月的夜晚又黑又冷,时不时吹起冷风来,周末只是坐在石凳上,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跑来跑去。

  韩东坐到了她身边,周末看了一眼他,“怎么?游戏输了?”

  “玩累,过来陪你聊聊天……”

  “聊什么……”

  “你很喜欢蒋国林吧。”韩东平淡的说着这句话,然后看向了周末,看到的则是一副不可思议却又害羞的表情。

  “什么时候?”

  “应该是校运会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你喊加油的样子真的卖力啊!”韩东笑着说,周末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么明显吗?”

  “就是啊!很明显好不好!”

  “你们在聊什么?”唐俪芹也走了过来,“怎么?韩东想撩我家末末啊?”唐俪芹朝韩东眨了眨眼睛,韩东立刻站了起来,示意唐俪芹坐下,“不敢不敢!”

  陈威听到这边的笑声也走了过来把手搭在唐俪芹的肩上,周末看到后立马就拍掉他的手,“干什么!把你咸猪手从我家宝贝身上拿开!”

  “末末!你不觉得陈威很可爱吗!”唐俪芹笑着看向了陈威,周末只是不停地摇着头说:“女大不中留啊!”

  “你们怎么全部待在一起?取暖吗?”剩下的文滢凯、向阳明、秋白露还有蒋国林走了过来。

  “我们在探讨生命的意义!”唐俪芹笑着说道,“还有一个小时就要2009年了!我们选一个人去买烟花吧!”

  “最小的去!”文滢凯提议道。

  “最小的是谁的?”

  “蒋国林吧……他是九月份的。”韩东补充道。

  “九月几号啊?”周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韩东看了看周末,马上就知道周末在想什么。

  “九月三十号。”

  “喂……要这么清楚吗?”蒋国林无奈的笑了笑。

  “原来蒋国林比我小啊……”周末嘟起嘴巴说道,秋白露在一旁用手肘捅了捅周末,小声地在周末耳边说:“很失望啊,蒋国林比你小但是比你成熟啊!”

  “秋白露!你搞什么嘛!”周末害羞的耷拉下脑袋。

  “既然这样!蒋国林你就快点去吧!”向阳明催促着蒋国林,“周末你也去找你爸妈要一下打火机。”

  “是是是!”

  等蒋国林买回烟花的时候,时间就快到了,“喂喂喂!你怎么买的不是那种冲天炮!是这种仙女棒?”文滢凯不屑的拿着蒋国林买来的仙女棒。

  周末倒是高兴的接过几根仙女棒,然后把口袋里的打火机拿给他们,“芹!快点帮我点一下!”

  “我来吧……”向阳明接过打火机周末兴奋地举着仙女棒,瞪着个大眼睛盯着手里的仙女棒,向阳明靠向周末拿着打火机帮她点燃了仙女棒,周末挥着仙女棒,在黑夜里她显得格外耀眼,周末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笑容来,唐俪芹拿出相机帮周末拍了几张照片。

  仙女棒时间毕竟是有限的,一会就没了,周末就凑到唐俪芹身边看刚刚她拍的照片,“像仙女一样啊!”向阳明在一旁说道 ,文滢凯陈威听到了马上开始起哄了。

  “哇!向阳明你的脸红了!”

  “想不到啊!”

  “说什么呢……那是!那是!刚刚熏得!”

  “吹什么牛呢!向阳明!可以啊!”文滢凯继续穷追不舍,把向阳明推向了周末的方向,唐俪芹见到立刻拉开了周末,“干什么呢!我们末末本来就是小仙女!对吧!”唐俪芹笑着说。

  “是是是!”秋白露也马上附和道。

  “向阳明快点帮我点一下!”韩东举着仙女棒和向阳明说,向阳明应了一声就过去帮韩东点仙女棒。

  “陈威你也过来帮我一下!”陈威也马上到了唐俪芹身边,周末从袋子里再拿出一根仙女棒,再从旁边拿起打火机,周末把打火机和仙女棒举得很高离自己很远,生怕打火机的火伤到自己。

  突然有一个人拿过了打火机,周末惊讶地撇过去一看,是蒋国林,愣了一下。

  “不要看我!看这个!”蒋国林帮周末点燃了仙女棒,周末的注意力立刻被仙女棒的光芒吸引了,脸上有着掩盖不住的笑容。

  “蒋国林你看!很好看是不是!”

  “明明比我大,怎么这么幼稚啊!像个小朋友一样!”

  “我本来就还是小朋友啊!”

  蒋国林又拿起了一根仙女棒把它点燃后又给了周末,周末心满意足的接过仙女棒,那一瞬间周末和蒋国林的手碰在一起,也不知道那时的周末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捂住了蒋国林的手,拿着仙女棒甩了起来,“很好玩不是吗?!蒋国林!”

  周末看向了蒋国林,蒋国林的脸上浮现着笑容,周末看着看着脸上泛上了红晕,身体不由得靠向了蒋国林,就一分钟,就让自己贪婪的感受着一分钟。

  唐俪芹在一旁和秋白露把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然后拿相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唐俪芹气的牙痒痒地说:“秋白露!我不在周末身边的这半年蒋国林这小子对她干了什么!”

  “鬼知道!蒋国林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勾了周末的魂。你不是下学期要来四班了,你自己看看吧!管正身为同桌的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秋白露无奈的摊了摊手,吐槽道。

  韩东在一旁则是无奈的笑了笑。

  向阳明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苦笑而已。

  “蒋国林……烟花真的很好看,哪怕很小光芒很微小但是它有自己的光辉。”

  “对啊……可惜烟花易冷。”

  “蒋国林……”周末丢下了手中已经燃尽的仙女棒,准备说什么,“我真的很喜欢烟花,可是烟花很快就没有了,但是……”

  突然耳边传来了烟花绽放的声音,还有周围的人一声又一声的“新年快乐”

  “真的很好看啊……”蒋国林看向了身旁的周末,周末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空中的绚丽烟火,当烟花在寂静的空中一点一点爆开时,绽放出七彩的美丽,让人忘记了它在爆发时的巨大的响声,打破夜晚的寂静。


泉上有木

现在在看  开学第一课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我太喜欢董卿了(*Ü*)ノ


在9.1祝10.1祖国母亲70周岁生日快乐!

现在在看  开学第一课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我太喜欢董卿了(*Ü*)ノ


在9.1祝10.1祖国母亲70周岁生日快乐!


一只橙子
我想和你 一起闯进森林潜入海底...

我想和你

一起闯进森林潜入海底

我想和你

一起看日出到日落天气

我想和你

穿过格林威治和时间飞行

我想见你

穿过教堂和人海拥抱你


我的猫🎐🎐🎐

我想和你

一起闯进森林潜入海底

我想和你

一起看日出到日落天气

我想和你

穿过格林威治和时间飞行

我想见你

穿过教堂和人海拥抱你


我的猫🎐🎐🎐

逝水朝言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湖畔微冷执伞独立,絮扬柳堤,枯待一人期颐。

我还是很喜欢你,山花烂漫桥边轻倚,残香十里,可悲一人寒凄。

我还是很喜欢你,家书万金小楷软笔,相思怎医,无奈一人低泣。

我还是很喜欢你,晚风悠扬尘落叶隙,故人难及,如今一人悲喜。

我还是很喜欢你,井深河浅人生如戏,聘书嫁衣,依旧一人期颐。

我还是很喜欢你,大家闺秀因你无依,四面受敌,苦笑一人别离。

我还是很喜欢你,君子如玉不知情起,楚歌依稀,朝暮一人孤僻。

我还是很喜欢你,满眸温柔红线未系,雨声淅沥,何必一人寻觅。

我还是很喜欢你,眉目成书意藏心底,无人可替,即使一人重疾。

我还是很喜欢你,春夏秋冬经年四季,情深而已,甘愿一人沉溺。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燕...

我还是很喜欢你,湖畔微冷执伞独立,絮扬柳堤,枯待一人期颐。

我还是很喜欢你,山花烂漫桥边轻倚,残香十里,可悲一人寒凄。

我还是很喜欢你,家书万金小楷软笔,相思怎医,无奈一人低泣。

我还是很喜欢你,晚风悠扬尘落叶隙,故人难及,如今一人悲喜。

我还是很喜欢你,井深河浅人生如戏,聘书嫁衣,依旧一人期颐。

我还是很喜欢你,大家闺秀因你无依,四面受敌,苦笑一人别离。

我还是很喜欢你,君子如玉不知情起,楚歌依稀,朝暮一人孤僻。

我还是很喜欢你,满眸温柔红线未系,雨声淅沥,何必一人寻觅。

我还是很喜欢你,眉目成书意藏心底,无人可替,即使一人重疾。

我还是很喜欢你,春夏秋冬经年四季,情深而已,甘愿一人沉溺。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燕云扬沙,长枪血守着征旗,无我无敌;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秦川飘雪,万剑沉眠于池底,无痕剑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荆湖泛泽,酒香弥散在空气,追风一踢;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东越飞花,琴音旖旎出旧城,清心悬玉;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襄州流云,浮尘轻扫过太极,驱影无迹。


低温失神



Wie soll ich meine Seele halten, daß

我怎么能制止我的灵魂,让它

sie nicht an deine rührt? Wie soll ich sie

不向你的灵魂接触?我怎能让它

hinheben über dich zu andern Dingen?

越过你向着其他的事物?

Ach gerne möcht ich sie bei irgendwas

啊,我多么愿意把它安放

Verlorenem im Dunkel unterbringen

在阴暗的任何一个遗忘处,

an einer fremden stillen Stelle, die...



Wie soll ich meine Seele halten, daß

我怎么能制止我的灵魂,让它

sie nicht an deine rührt? Wie soll ich sie

不向你的灵魂接触?我怎能让它

hinheben über dich zu andern Dingen?

越过你向着其他的事物?

Ach gerne möcht ich sie bei irgendwas

啊,我多么愿意把它安放

Verlorenem im Dunkel unterbringen

在阴暗的任何一个遗忘处,

an einer fremden stillen Stelle, die

在一个生疏的寂静的地方,

nicht weiter schwingt, wenn deine Tiefen schwingen.

那里不再波动,如果你的深心波动。

Doch alles, was uns anrührt, dich und mich,

可是一切啊,凡是触动你的和我的,

nimmt uns zusammen wie ein Bogenstrich,

好像拉琴弓把我们拉在一起,

der aus zwei Saiten eine Stimme zieht.

从两根弦里发出“一个”声响。

Auf welches Instrument sind wir gespannt?

我们被拉在什么样的乐器上?

Und welcher Spieler hat uns in der Hand?

什么样的琴手把我们握在手里?

O süßes Lied.

啊,甜美的歌曲。


甜美的歌曲/Liebeslied

〔奥〕赖内·马利亚·里尔克(Rilke R.M.)

译者:冯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