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的世界

20.8万浏览    15680参与
夜雾厅炉话

【抉择之时】【序】

  提醒毕灵她身陷何处的,是在风中摇曳的千百营帐灯光。

  十月初的暗林,夏日暑气尚未完全消退,夜里吹来的风还算温暖,但她还是裹紧了罩袍,内心的寒潮呼啸汹涌。叶语沙沙,密林呢喃,负责看守她的卫兵如同两座雕塑锁在两侧,所持短矛散发寒光,代替无星之夜的月亮。

  月亮,毕灵想,如果皎月能读懂人间的一切,那还会继续无忧无虑地挂在天上吗?也许正因如此,今夜才看不到那轮圆盘。遮住眼睛,不代表悲剧不再发生。念此,她攥紧拳头,齿床相磨,强迫自己维持正常的呼吸频率。

  可卫兵还是察觉状况。“该回了,毕小姐。”

  毕灵不动,凭什么两条狗也能命令自己?她很想把心里话说出来,但这两个月囚徒生活的经历却将嘴巴封死。她竭尽...

  提醒毕灵她身陷何处的,是在风中摇曳的千百营帐灯光。

  十月初的暗林,夏日暑气尚未完全消退,夜里吹来的风还算温暖,但她还是裹紧了罩袍,内心的寒潮呼啸汹涌。叶语沙沙,密林呢喃,负责看守她的卫兵如同两座雕塑锁在两侧,所持短矛散发寒光,代替无星之夜的月亮。

  月亮,毕灵想,如果皎月能读懂人间的一切,那还会继续无忧无虑地挂在天上吗?也许正因如此,今夜才看不到那轮圆盘。遮住眼睛,不代表悲剧不再发生。念此,她攥紧拳头,齿床相磨,强迫自己维持正常的呼吸频率。

  可卫兵还是察觉状况。“该回了,毕小姐。”

  毕灵不动,凭什么两条狗也能命令自己?她很想把心里话说出来,但这两个月囚徒生活的经历却将嘴巴封死。她竭尽全力,意识一次次撞击痛苦的记忆。

  “毕小姐,先知大人有令,须在第二道换班铃之前回去。”

  “不需要。”

  “小姐……”

  “不需要你们提醒。”她违心地说,感觉四肢无力。若是那块欧泊石还在自己手上,这些喽啰、营帐甚至先知本人都要冻成冰块。只要有欧泊石,只要有……

  毕灵在卫兵的护送下穿过林子。换岗的士兵们三三俩俩聚集着,说些下流的笑话,嚼嚼小红叶。远处怪物的嚎叫持续不休,夹杂人类的诅咒与怒吼。暗林里大部队扎营必须要有人在外围组成防线,抵挡自地底噬土而出的可怖腐物。因为即将和行尸、骷髅射手以及巨型蜘蛛等一系列怪兽厮杀的缘故,士兵们显得紧张又躁动,朝路过的毕灵吹口哨、打响指,用各种粗俗不堪的外号喊她。即使越过凛岩山进入林子有小半个月了,这帮丘八仍然畏惧幽幽黑木间的威胁,全无一点持剑之人该有的样子。

  走出林子时,真正的军人朝他们走来。迪莉丝•圣坦尼全副武装,胸甲在火把照耀下分外冷峻,如同凛岩山的冰雪。见到先知大人的囚徒,她嘴角微挑,大步迎来,开口说道:

  “冰姑娘,先知大人可在等你啊。”

  毕灵咬唇,不屑地扭开头,又不得不挪回来,两侧卫兵的矛尖反射火光,烧得眼疼。当毕灵刚在白盾组织崭露头角时,大荒游骑兵的总统领迪莉丝•圣坦尼就奉命捉拿她,在战斗中结下了梁子。如今自己沦为阶下囚,这老女人肯定得意不已,几乎每天都要来拜访一遭,说说风凉话,还管她叫"冰姑娘"。

  "冰姑娘"这诨名还得多亏毕灵的那块欧泊石。石头是她在组织的某次救援行动中意外得到的,附有上古魔法,可以召唤寒风冰雪。而且相当关键的一点,欧泊石只能由毕灵本人操控。于是,她很快打响了自己的名号,与同队的伙伴在城邦联盟的大地上展开传奇冒险,冰封那些欺压百姓的豪权地主,伸张正义,驰骋田野。那种幸福是她加入白盾组织前从未体验过的。

  至于"小姐",呸,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父亲有再多权势又怎么样呢?说到底还是坏人,和先知是一伙的。毕灵宁愿以普通白盾战士的身份被处死,也不想遭受如此软禁,还被千里迢迢带到北方暗林来,远离同样遭遇的伙伴们。而且欧泊石还被先知拿走了!此等耻辱,她……

  ……必须忍耐。

  毕灵闭眼吐息,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传奇尚未结束,冒险仍在继续。这段时间的挫折不过是一部长篇史诗中的小插曲罢了,很快就能克服。她是白盾的战士,绝不可轻易屈膝投降。

  带着再一遍定下的觉悟,毕灵跟随迪莉丝前往海畔悬崖。先知军队的营帐此起彼伏,似片坟场,士兵和文书以及工匠的欢歌笑语堪作冥曲。有人认出她,手指着招朋唤友,或取笑或挑逗,和地狱里兴奋的小鬼没两样。更有甚者,拿锅里煮的土豆砸,差一点就击中毕灵的鼻子。

  迪莉丝行动迅速,两下放倒张狂的小厮。那货原来是苍云郡文森家族的小儿子,一头金发,即使躺在地上还桀骜不驯的样子。“总统领大人,我在替您惩罚敌人!”他笑眯眯地宣称:“如果您不满意土豆,我就……”

  “我就换你的头砸。”迪莉丝叱回去:“毕小姐是我的,你休想动。”

  弗朗索瓦•文森表情抽动了一下,稍微收敛笑容,爬起来溜走了。他是迪莉丝的副手,完全依靠亲属关系才能在军队里谋得一席高位的。迪莉丝本人很是不满,无奈先知大人需要团结各郡各家族的力量,不得不让步。城邦联盟就是如此,充斥着败类和人渣,一步步走向衰亡。

  唯有白盾能净化一切。

  营地被抛在身后,起雾的海畔悬崖边伫立着先知。年仅三十的摩西•布洛霍夫斯基在十年前以一场血腥政变除掉了上一任守护朴理泰,成为城邦联盟的统治者。毕灵小时候经历过那场风暴,记忆里尽是铁青色的天空,蒙面军团与欢呼雀跃的市民。朴理泰是个屠夫,没错,杀害了摩西的父亲,到头来又被同样的方式赶下台。可在毕灵眼里他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吃人肉饮人血,只不过后者更隐晦一点罢了。

  摩西近身没有护卫,他高瘦的身影刻在黑夜云层中,火把微光燃烧袍缘。

  “暴雨将至,毕灵。”他慢条斯理地说:“雨滴将奋不顾身地撞击地面。”

  毕灵被卫兵推到前面,她余光瞟见了欧泊石的蓝白弱光。

  先知没有回头。“对我的客人礼貌一点。”

  两名卫兵答了声“是”,以整齐划一的步伐退到三步开外。迪莉丝留在旁边。

  “那些雨啊,将化作泥水汇入大海。海沫蒸发,再聚成新的云雾。什么也没有改变,也无人铭记雨滴的名字。大地的泥土,是它们唯一带走的东西。迪莉丝,你说对吗?”

  迪莉丝点头,传闻大荒游骑兵的统领和先知关系亲密,依毕灵看也不过你命我从而已。

  “雨,雨。世间生灵都离不开雨,感激雨的也不在少数。但我们身处暗林,雨带来昏暗的天色和泥泞,让怪物成倍地增长。这时无人再感激涕零了,只会诅咒。现在的我们不需要雨。”

  毕灵不想听他废话,把头扭到一边去。

  先知将视线转到她身上。“你在我的土地上搞破坏时,也被雨折磨过吧?湿漉漉的袍子重得像锁链,食物被泡烂,篝火无从燃起,喷嚏伴随着头疼像沼泽巫婆的诅咒。我了然于心,我也经历过。”

  毕灵哼了声。“下点雨罢了,和革命事业相比较不值一提。”

  迪莉丝蹙眉。“你还嘴硬……”

  先知抬起手,阻止了总统领的巴掌。他按住毕灵的肩膀,像老鹰之爪。“我明白,革命便是你的一切。想我当年啊,给父亲报仇,什么都愿意做。可等我真正完成使命后,空虚感擒住了我,堪比毒药发作。毒药尚可一死解脱,我却有守护城邦联盟的使命。锁链也戴在我身上,世人都看不见。”

  毕灵感觉自己的手铐更加沉重,耻辱与失败的象征!摩西这鹰钩鼻还那它做例子,伤口撒盐蛮有一套。

  “很少有人愿意戴着牢铐过一生,像你这般怀揣理想的年轻人不多,实在不多。但你要注意,年轻人很容易忽略远处的真相,他们听得见雷声呼唤,却从不关心云层之上灿烂的骄阳或月光。等暴雨停了,烈日的温度会把他们烤干。雨和冰,同一个道理。”

  毕灵真想捂住耳朵。“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先知松开手,继续眺望天空。他绿色的花冠微微颤抖,红袍更是随风起舞。毕灵想起曾经一切冒险的同伴也有这样的长袍,鼻根发酸。究竟要怎样才能回到他们身边啊,欧泊石不在手中,周遭都是全副武装的敌人……

  “先知大人,要不继续让我问问她。”迪莉丝忽然说。

  毕灵胸口像被针扎了一下。不,她才不怕动刑。她至死也不会说出"霜冻之穹"欧泊石的使用方法,绝对不会。

  “不必了,今晚我们散散步就好。”先知开始走动,缓慢而优雅地迈腿,在毕灵眼里就像年老体衰的鹅。他们沿海岸行进,左侧是热闹嘈杂的营地,右侧漆黑海水拍击石岸,两种声响混杂在一块让人精神恍惚,好像他们根本不该出现在这。毕灵记得伙伴说过想看看海,眼眶如涨潮般湿润了。一定会的。她默默发誓。自己一定会去搭救他们,在革命成功后一起去看海……

  一声尖叫击破了她的憧憬。

  混乱是从营地东南角传来的。起初的几声叫喊颇不真切,毕灵还以为是谁喝醉了胡闹。可先知摩西与迪莉丝都回头了,那些远远警戒的护卫也摆出作战姿态。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海水继续拍打悬崖。

  “去看看。”先知说,那些隔得老远的护卫竟然能听见,迅速赶往声源处。迪莉丝拔出巨剑,挡在摩西身前,她的眼睛盯着那边,哪怕用余光也看不见囚徒的动作。

  欧泊石在先知怀中闪耀。

  毕灵呼吸急促,思考变得困难。她飞快地眨眼,想等事态进一步明朗了再做决定,可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尖叫,和现实中的呼喊混为一体。

  上吧上吧上吧上吧上吧

  “有怪物突破了防线。”迪莉丝猜测。

  先知没说话,静静观察着。

  “也有可能是醉酒闹事。看在圣贤居里修斯份上,他们难道不能安分些——”

  迪莉丝持剑的手稍稍往回收了一点。

  “——总是这样,毫无纪律可言,就不该招募各郡的民兵——”

  迪莉丝要往回看了——

  ——就是现在!

  毕灵扑了上去,将先知撞翻在地。被束缚的双手行动起来颇不方便,霎那间就让摩西揪住关节。她全然不顾,死命要夺走他挂在脖子上的欧泊石。

  “啊!”

  有东西击中了她的肚子,痛得难以置信。毕灵最后的一点理智也烟消云散,只知道欧泊石就在眼前。摸到了,摸到了!熟悉的手感,她就要……

  ……跌落?

  触感消失时,她没有惊慌,只想着再夺回来。可伸手去捞,抓住的却只有先知飞速变小的身影。迪莉丝探了出来,往下俯看,还喊着话,可她听不清。

  耳畔唯有呼呼风号。

  这一夜的暮色八时,毕灵坠入悬崖外冰凉的海水。七天前的同一时间、五里外的一座农场里,有个少年从噩梦中醒来。他不明白自己预知了未来的景象,更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人生,将和梦中的陌生少女紧紧捆绑在一起。


脱氧核糖核酸x

来自Gigabone的回怼(上)
原曲:《猪猪侠》
猪猪侠的主题曲有两种(大概)
这是最早的主题曲
建议配合Bgm食用
跳过前奏
前情提要见“当Blackbone喝了假奶”
伴奏:Gigabone(吹萨克斯打架子鼓)
演唱:Gigabone
模仿Him的声音时Giga用了变声器
因为Him的语速太快
而且特别难模仿
模仿Dreadlord声音前Giga看了一篇GV
为了让声音能够和DL的一样哲学
模仿303的声音时Giga是捏着嗓子唱的
至于Null……
那个时候Giga的嗓子已经哑了
所以和Null的声音没啥区别
GG Bond,呸!Gigabone辛苦了
回怼还这么认真
然后Him蓝DL紫303红Null黑就不用解释了

来自Gigabone的回怼(上)
原曲:《猪猪侠》
猪猪侠的主题曲有两种(大概)
这是最早的主题曲
建议配合Bgm食用
跳过前奏
前情提要见“当Blackbone喝了假奶”
伴奏:Gigabone(吹萨克斯打架子鼓)
演唱:Gigabone
模仿Him的声音时Giga用了变声器
因为Him的语速太快
而且特别难模仿
模仿Dreadlord声音前Giga看了一篇GV
为了让声音能够和DL的一样哲学
模仿303的声音时Giga是捏着嗓子唱的
至于Null……
那个时候Giga的嗓子已经哑了
所以和Null的声音没啥区别
GG Bond,呸!Gigabone辛苦了
回怼还这么认真
然后Him蓝DL紫303红Null黑就不用解释了

脱氧核糖核酸x

【Minecraft】记念Blackbone司令官

其实就是《纪念刘和珍君》的仿写

我感觉我更像是把它抄了一遍

文章是Him的第一人称视角

作者:Him

里面剧情有私设

时间线是破碎中Blackbone死后Him死前

至于Him和BL是怎么相遇的我会在我下下个坑里说

有私设哈


        在几百名被害的凋骷中,Blackbone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每次立flag都会被打脸”的我的学生,他是怪物军团的司令。

        我第一次...

其实就是《纪念刘和珍君》的仿写

我感觉我更像是把它抄了一遍

文章是Him的第一人称视角

作者:Him

里面剧情有私设

时间线是破碎中Blackbone死后Him死前

至于Him和BL是怎么相遇的我会在我下下个坑里说

有私设哈


        在几百名被害的凋骷中,Blackbone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每次立flag都会被打脸”的我的学生,他是怪物军团的司令。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我逃出了关押我的城堡,却因身受重伤快要昏迷的时候。他救了我,尽管我们不认识。那个时候他还很小,身高不及我的一半。我的伤好了,准备离开,他却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那段时间和他一起照顾我的Dreadlord也是如此。于是我就带着他们踏上了我的创世之路,并且一个人充当了三个人的角色:奶爸、老师、上司。在这期间我也发现了Blackbone腰上有无法挽回的后天性创伤。我认为身上有创伤的,特别是腰上有创伤的生物的战斗力一般不会很高,但他却很坚强,不怕苦不怕累。我一直严格地训练他,教他各种战斗技巧,他学的很好,在我第一次带他出征时就能看出来。到了破碎之战时,我把他安排到第一战线,之后就没见过了。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Goodbye》的早晨,才知道上午有人类攻打Blackbone所在的据点的事;下午便得到了噩耗,说人类居然全员出动,目的就是杀死Blackbone并攻破第一条防线,我方凋骷全军覆没,而Blackbone就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我方军队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事情会这么突然。况且战斗力极强的Blackbone,怎么会无端在人类的武器下喋血呢?


        然而即日就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头颅。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没找到,大概都已化成骨灰,上面有大量物攻和法攻的痕迹。而且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人类还用他们的旗帜插在他的左眼上,刺穿脑部立在地面上。

        但人类军队就有令,说他是“罪恶之人”!

        但接着就有村民,说Blackbone原本作为下界生物却听命于我,这是他的报应。

        不对啊我作为所有怪物的统治者,听命于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更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我懂得其他物种之所以讨厌人类和村民的缘由了。杠精啊,杠精!不是在坑钱,就是在抬杠。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眼所见;听说,他,Blackbone司令官,那时是自愿前往的。自然,守据点而已,谁也不会料到会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堡垒前中招了。Blackbone脸上的之前被Rain烧出来的伤痕还没好,就要以一敌四。Patrick和Daryll炸开堡垒的围墙,分散了Blackbone的注意力。Azura、Patrick、Drally带着其他成员对付凋骷。Stella用魔法打掉了Blackbone的武器,再用闪电在他身上划出一道深深地伤痕,横穿大脑和心脏,立仆。但他还能撑住,即使已经丧失了战斗力。Stella又召唤出五把剑朝他刺去,于是死掉了。

        为了我殒身不恤的Blackbone确是死掉了,有他自己的头颅作证。同样忠诚的凋骷们也死掉了。但骨灰已经找不到。当他们为了战斗而奋不顾身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啊!人类屠戮亡灵的伟绩,全被着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人类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血污……


FXL ☆鱼小洛

天天发没质量摸鱼的小洛是屑(?

小黑小白和蜘蛛ouo

天天发没质量摸鱼的小洛是屑(?

小黑小白和蜘蛛ouo

Ink_Bendy
我同学 @文字不成熟💔 是神...

我同学 @文字不成熟💔 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了
(草)

我同学 @文字不成熟💔 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了
(草)

海迷洛

这莫非是一款恐怖游戏?
你不要再偷我的东西了,末影人!

这莫非是一款恐怖游戏?
你不要再偷我的东西了,末影人!

小花仙蜜月

大概是做的皮肤……

Share from skinseed https://skinseedapp.com/share/F8EB-E61E-3D2C-178B-1573538109545

Share from skinseed https://skinseedapp.com/share/F8EB-E61E-3D2C-178B-1573538109545


有近战天赋的skeleton

论如何绘制一只闪闪发光的眼睛~是凋骷哦

论如何绘制一只闪闪发光的眼睛~是凋骷哦

真难取名字
是摸鱼,我的人体已经凉透了,混...

是摸鱼,我的人体已经凉透了,混了那么多天终于想起来叫党费_(:з」∠)_

是摸鱼,我的人体已经凉透了,混了那么多天终于想起来叫党费_(:з」∠)_

夜雾厅炉话

【抉择之时】前言



  我曾经梦到龙。

  龙遍体漆黑,似虚空剥离的碎片。它翱翔在阴霾笼罩的苍穹下,翻腾,舞动,将天地搅混。它口吐红莲,烧灼古老的城墙,火焰尖啸着爆裂。人们奔逃,哭喊,陷入黑暗追擒的爪中。

  我曾经梦到魔法。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种能力。我可以操控从大地河川分离出的方块,并放到十步以内的任何地方,看起来就像天生长出来的一样。我依靠这种能力潜入宫殿堡垒,展开难以想象的历险。

  我曾经梦到血。

  血不是红色的,从来都不是。它更接近于炉火燃烧后的余烬。胆敢触碰,便会受伤。火焰的遗存还没有消亡,它会缠住你不放,直到你自己也为之吞噬。

  我曾经梦到她。

  她的发色预示我们的命运,那是烈焰一般的灿烂,在绿岗...



  我曾经梦到龙。

  龙遍体漆黑,似虚空剥离的碎片。它翱翔在阴霾笼罩的苍穹下,翻腾,舞动,将天地搅混。它口吐红莲,烧灼古老的城墙,火焰尖啸着爆裂。人们奔逃,哭喊,陷入黑暗追擒的爪中。

  我曾经梦到魔法。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种能力。我可以操控从大地河川分离出的方块,并放到十步以内的任何地方,看起来就像天生长出来的一样。我依靠这种能力潜入宫殿堡垒,展开难以想象的历险。

  我曾经梦到血。

  血不是红色的,从来都不是。它更接近于炉火燃烧后的余烬。胆敢触碰,便会受伤。火焰的遗存还没有消亡,它会缠住你不放,直到你自己也为之吞噬。

  我曾经梦到她。

  她的发色预示我们的命运,那是烈焰一般的灿烂,在绿岗柔和的灯光下又有如鲜血。当我看向那对水灵的绿眸时,仿佛远眺莽苍丛林,那便是我的归宿。

  我曾经梦到抉择。

  事到如今,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选择摞成的。也许我当初换一条路,一切都将改变。但我无法返回过去,只能朝迷雾中的某条小径前进,仿佛看见未来的自己低声盘问是否值得。

  告诉我,曼茵,我该如何抉择?

  


沃奇家的鬼先生

wtf?似博士的mc渲染图,啊啊啊啊啊啊,八月初就完成了!!!!我竟然忘发到lofter,太可惜了
后期拯救单图,是黑历史
这个滤镜我夸!!

wtf?似博士的mc渲染图,啊啊啊啊啊啊,八月初就完成了!!!!我竟然忘发到lofter,太可惜了
后期拯救单图,是黑历史
这个滤镜我夸!!

-FASZ-

不是怪院,是自己和朋友的mc私设的摸鱼√

不是怪院,是自己和朋友的mc私设的摸鱼√

过气文手Nemo-Wet
“世界中心被铸造成心形的严重氧...

“世界中心被铸造成心形的严重氧化的钢铁。”

是主义者先生家的世界能源!文字来源执行者先生的掉落!。

指绘手感不太好,画砸了www。

“世界中心被铸造成心形的严重氧化的钢铁。”

是主义者先生家的世界能源!文字来源执行者先生的掉落!。

指绘手感不太好,画砸了www。

埃零先生想成为日更战士

非常规
Steve?
可是群里却叫他屁弟妇(划掉)小粉
于是我就一粉到底让你看看草怎么写(不是)
但我为什么要打pteve的标签(???)

非常规
Steve?
可是群里却叫他屁弟妇(划掉)小粉
于是我就一粉到底让你看看草怎么写(不是)
但我为什么要打pteve的标签(???)

墮鬱

mi搞的meme,tiktok的後期。

mi搞的meme,tiktok的後期。

墮鬱
在有能力的基礎上完善了這張。是...

在有能力的基礎上完善了這張。是Johnny_0b的初次設定,首次發布於二零一九八月四日,二設。因為有一個畫師為這個設定畫了同人然後有需要就把那張投到了別的動畫師的同人社區,為了避免麻煩將會對設定進行更改。(如果可以用作品表達出來的話)

在有能力的基礎上完善了這張。是Johnny_0b的初次設定,首次發布於二零一九八月四日,二設。因為有一個畫師為這個設定畫了同人然後有需要就把那張投到了別的動畫師的同人社區,為了避免麻煩將會對設定進行更改。(如果可以用作品表達出來的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