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的世界

21万浏览    15732参与
萌动生

P1是我挖的坑,准备画漫画了!嘿嘿!(◦˙▽˙◦)
P2是我的实况生存.....等一下!找身后发生了什么大事!(இωஇ )

P1是我挖的坑,准备画漫画了!嘿嘿!(◦˙▽˙◦)
P2是我的实况生存.....等一下!找身后发生了什么大事!(இωஇ )

澪水已灲
是单子!!!!我终于肝完了!!...

是单子!!!!我终于肝完了!!!!!!Ohhhhhhhhhhhhhhhh

是单子!!!!我终于肝完了!!!!!!Ohhhhhhhhhhhhhhhh

冰糖fu芦

假如你穿越到了烦村の世界(第一章)

*本文是C支线

*ooc属于我

*前文可翻首页但是可能会深♂点才能搜到(毕竟老坑)

当前面板

姓名:xxx←你自己

职业:手残菜鸡孤狼

智商:7.5(被咬了一小口的苹果)

敏捷:7(笨手笨脚)

体力:8(有丶疲惫)

运气:11(还算不错)

声望:村民(-100)  普通玩家(0)  高玩(???)  反抗军(0)  生物协会(1)  怪物(-18)

【C支线】

  我该……怎么办?

  大声呼救?

  你不再犹豫,高喊着

  “破喉咙!破喉咙!!!”

  你喊的声...

*本文是C支线

*ooc属于我

*前文可翻首页但是可能会深♂点才能搜到(毕竟老坑)

当前面板

姓名:xxx←你自己

职业:手残菜鸡孤狼

智商:7.5(被咬了一小口的苹果)

敏捷:7(笨手笨脚)

体力:8(有丶疲惫)

运气:11(还算不错)

声望:村民(-100)  普通玩家(0)  高玩(???)  反抗军(0)  生物协会(1)  怪物(-18)

【C支线】

  我该……怎么办?

  大声呼救?

  你不再犹豫,高喊着

  “破喉咙!破喉咙!!!”

  你喊的声嘶力竭,甚至不忘在聊天栏里输入破喉咙企图请求其他好心玩家支援。

  可惜没人理你。

  你心灰意冷的看着僵尸们扭动着向你走来的身躯,你眼神一凛,攥紧了拳头,看着树旁的鸡,你灵光一闪。

  【对了——】

  【如果是那位来自神秘西方女神的古老力量——一定可以逃脱!】

  【只有女性才可以获得🐔美女神的力量】

  【保佑我吧!🐔美女神!】

  离你最近的穿着骚粉色僵尸用自己仿佛卡了82年老痰等着我掐死他为民除害的叫声尖叫着躲到了钻套僵尸后面,无视了钻套僵尸的抗议抢走了他的帽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杀我抢走我的粉色颜料!可爱的粉色!!】

  【把帽子还给我!我才不想要他变成粉色的!!】

  正当他们以为你会做什么的时候,你不紧不慢的张开了拳头,邪魅一笑,不紧不慢的转了个身,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套上了白色背带裤。

  离你最近的僵尸们感觉大事不妙,连忙掏出钻石剑紧张的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那个玩家要干什么?】

  【不知道,先戒备一下】

  可惜已经晚了。

  你又套上了黑色高领毛衣,邪魅一笑,开始吟唱

  “全民制作人们大家好,我是个人偶像练习生菜虚鲲。”

  仅仅是吟唱了开头,附近的僵尸纷纷痛苦的抱头倒地,速度快的已经捂着耳朵跑远了。

  实际上,大多数僵尸已经跑了,只有少数被来自西方的神秘力量给控的没有力气的僵尸还留在原地。

  骚粉色的僵尸将自己的腰扭成麻花状,掏出粉色颜料不停的砸着自己的头。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谁能救救我QAQ】

  你不肯放过他们,难得遇到能够听你吟唱第一句还没有狗带的生物,得多试试女神赐予的能力强弱。

  “我喜欢唱、跳……”还没等你第二句吟唱完成,大多数已经倒地的僵尸开始抽搐,呻吟着消散在空气中,你惊喜的发现你被上了跳跃提升的buff,还有一个【鲲子的怨念】的debuff 。

  ☞你已被鲲子注视☜

  你仿佛听到了篮球不断被拍打的声音,刚想放弃吟唱,看着地上呻吟不止的僵尸们,心一横,继续吟唱。

  骚粉色的僵尸发现这一招已经没用了,开始疯狂用头撞树,他似乎是忘记了自己头上的帽子,想让自己晕过去。

  【I want to die 】

  “…rap、篮球, music!”

  在你吟唱完完整的第二句后,一只只从天而降的篮球开始不断在僵尸们头上拍打着,力度之大竟将草方块一下砸碎,凡是篮球砸过得地方,都会出现一个深坑。

  骚粉色僵尸刚强撑着起来,又被篮球拍晕在地。

  你举起凭空而降的篮球,看着仅剩的几只僵尸,心想着做事得有始有终,再次开口吟唱。

  骚粉色僵尸半睁双眼,绝望的看着你吟唱下去。

  “🐔你太美!baby!”

  一只只母鸡从半空中落下,有节奏的啄着怪物们的头,在他们的身体上跳着舞,快乐的咯咯叫着。

  “🐔你实在是太美!baby!”母鸡的身上套上了白色背带裤,露出了精神小伙专用冬天冻不死黑脚踝和豆豆鞋,它们的速度快了整整两倍。

  你心中大意,连忙喊道

  “你们被强化了!快送!”

  母鸡们更加卖力的啄着、践踏着剩下的僵尸们。

  此时只剩下几只装备特别好的僵尸还在场。

  骚粉色僵尸手中的粉色颜料被抢走,他身上的🐔不紧不慢的从裤兜里掏出绿色原料,抹在了他的头上。

  骚粉色僵尸都傻了,忘记自己的伤,茫然的从头上摘下帽子,看着帽子上护眼的绿色,听着鸡得意的哼着当然是原谅她,僵尸直接哭出了声,哀嚎一声径直倒地。

  母鸡甚至掏出了一套皮革套,全都染上了绿色,给骚粉色僵尸套了上去,甚至连他里面的衣服也没放过。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现在他全身都绿了。

  你摸着下巴思索着,全然没看见身后一只青蓝色的篮球从你身后慢慢弹到你的身边。

  力度不大,但是每次都弹得很高,就像是飘起来的一样。

  就在诡异篮球即将砸到你的头的时候,一颗雪球击退了篮球。

  你看了看四周,心中正疑惑着发生了什么,然后看到被击退到大树旁深坑里的青蓝色篮球,心中一紧,连忙指挥篮球和🐔砸向青蓝色篮球。

  【第三炸弹.败者食尘!】

  随着一声声爆炸声和🐔叫,你在听到不甘凄厉的女人尖叫声后才放松下来。

  听鸡美女神说,这个是她异父异母的妹妹鲲鲲子,因为嫉妒女神的力量把自己献祭给恶魔,企图抢夺女神的力量,结果被女神封印在篮球里,等待着使用者的到来,在他们沉浸在力量之时吞噬他们。

  你差点就被偷袭成功了。

  得好好感谢那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挺身而出🐔你太美壮士啊。(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四下无人,为了寻找那位帮助你的人好好谢谢他,你决定

    A.森林深处【智慧+1 体力-1】                   

    B.跟着僵尸走【执着+1 怪物好感度-5】

⚠您已被【生物协会】重点关注,请您注意自己的行为⚠

【生物协会】好感度+10

【小剧场】

S:……(面无表情赶路)

S:……?(皱眉,听到了你的呼救声)

S:看来是新手玩家遇到困难了,帮完他再接着出任务

(赶到呼救地点)

S:(惊)这些僵尸……数量多的惊人

S:(握紧拳头)希望他能挺住,我会帮助他的(掏出弓箭开始瞄准离你最近的僵尸)

S:???!他打算干什么

S:(听到吟唱,不确定的重复了一下)偶像练习生?什么意思?他是在自我介绍吗?

S:原来是女玩家吗……

S:???篮球?那东西怎么可能有攻击力?

S:!!!!

S:…这个玩家很强,非常强

S:(持续观望)

S:(跟着重复)鸡……你太美?什么意思?(不确定的问了下)

S:!!!这样惊人的破坏力和攻击力……这些鸡和篮球都是她召唤出来的吗??

S:这就是来自西方的神秘力量?

S:这种力量实在太可怕了(眯眼)

☞快进到最后☜

S:看来这个玩家已经击倒了全部僵尸,没问题了。

S:……等等,那是什么(看着青蓝色篮球飘向你)

S:那个破坏力——她有危险!

S:还好剩了个雪球…(松了口气)

S:去做任务了(隐匿)

Ink_Bendy

【黑凋】  注意避雷
p1 Him视角
p2 角落视角
p3小黑视角
p4凋骷视角

*动作有参考

我灯光又双叒叕忘记了(算了不加了)
是群友的点图哒

【黑凋】  注意避雷
p1 Him视角
p2 角落视角
p3小黑视角
p4凋骷视角

*动作有参考

我灯光又双叒叕忘记了(算了不加了)
是群友的点图哒

战车chariot

想凑九再发但是我忍不住
后面是自家和别人家 没打字那两张是自设

想凑九再发但是我忍不住
后面是自家和别人家 没打字那两张是自设

城北夜影

【隐藏性别】Chapter.3

【隐藏性别】Chapter.3


ABO设定,不明白的百度上自搜。


cp:NH。



         “王,怎么了?”


         “没事,走吧。”



         入夜了。


         夕阳的余辉依旧倔强的停留于天际,绚烂耀眼的颜色却在一旁黑暗的衬托下愈发愈显得暗淡,这份清澈的暗淡,刻进了每一个加班的工作人员异色的眼瞳里,化成...

【隐藏性别】Chapter.3


ABO设定,不明白的百度上自搜。


cp:NH。




         “王,怎么了?”


         “没事,走吧。”






         入夜了。


         夕阳的余辉依旧倔强的停留于天际,绚烂耀眼的颜色却在一旁黑暗的衬托下愈发愈显得暗淡,这份清澈的暗淡,刻进了每一个加班的工作人员异色的眼瞳里,化成令人窒息的乌云,密布在干净利落的格子间。


         怎么甩,也甩不掉。


         notch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楼的,几分钟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早已蹬着三十钻石一台的“宝马”敏捷地钻进了森林——是处理bug时永远做不到的速度……自行车的轮子,哐当哐当的撞击着石板小路。


         他没有选择一个tp把自己送回家——虽然他经常这样做,但今天美好的天气诱惑着他,更准确的说,是眼前森林的魅力诱惑着他,走入黑暗的深渊。


          


          天还没黑尽,眼前的这片林子却被一层又一层微微泛黄的树叶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notch倒走的轻松愉快,他作为minecraft的创造者根本不会惧怕新手玩家怕的要死的僵尸,也不必为凋零而焦头烂额的准备一大堆附魔工具和药水,总得来说吧,他是一个确确实实的开挂玩家,而且开的是无敌挂,不要钱的那种。


          那个房子的墙上似乎有个人,notch揉了揉眼睛,一阵模糊后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尽头那个人——他低垂着头,仿佛一个死人一样靠在破败不堪的墙壁上。  


          他凭着创世神高高在上的怜悯,一脸.正义地快步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喂,现在很晚了……”


           他愣住了。


           那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此刻正双目紧闭,痛苦渗透了俊秀的面容。




          强烈的爆炸声,以惊人的速度,传递到了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的Ender耳朵里。


         他手一抖,漂亮的钻石掉下来,砸到满是食物的货摊上。


          他想到了一个人。


          他匆忙的捡起钻石,放下手中的牛皮纸袋,末影粒子应心而至,一点一点的吞噬他漂亮的身线。


          “哎……小伙子,你的东西……”中年的大叔一脸的迷惑,还要说什么但安德已经离开了,他愣了一会儿,把纸袋收了起来。


  


         “王!”安德猛地出现在满是血腥味的空气中,他扶住昏迷的herobrine,眉头紧锁。


         他掏出一瓶治疗药水——随身携带药水是一个手下的基本守则。轻轻的撬开herobrine苍白的嘴唇,把药水灌了下去,几丝粉色的液体,顺着漂亮的下巴流下来,滴到白色的衬衫上,湿了一大块。


          他静静地等待着,时间伴随着越来越深的夜色流淌,染黑了一大片干净的画布。


          十分钟后,herobrine微微睁开了眼睛,银白色的瞳仁还有些失焦,不过人倒是醒来了。


          “安德……”他慢慢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安德见了立马伸出手扶住他,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树影背后,闪过一个锐利的影子。


          “王,怎么了?”安德小心地问道,扶着herobrine的手微微颤抖。


          “没事,走吧。”紫蓝色的末影粒子凭空出现,点点的撒在这幅画卷上。




          躲在树后面的notch轻轻叹了口气。


       




         


       




          








          

白轶这个月更新了吗?

c。捏人好好玩。

随手捏的him叔和steve。

c。捏人好好玩。

随手捏的him叔和steve。

叶落吾心

和沙雕朋友一起出MC,hhh,最后一张手机像素

和沙雕朋友一起出MC,hhh,最后一张手机像素

海迷洛

是恐惧魔王!
不得不说,这种面具真的不适合戴在脸上
_(:з」∠)_

是恐惧魔王!
不得不说,这种面具真的不适合戴在脸上
_(:з」∠)_

夜雾厅炉话

【抉择之时】【第一章:绿岗陌客】

  史蒂夫从不安的梦境里醒来,气喘吁吁,全身大汗淋漓。

   房间黑暗一如入睡之前,四下只有他沉重的呼吸声和邈远处丧尸的哀嚎。他伸手摸了摸额头,还在烧,奇怪的是自己并不觉得头疼,连肩膀上的箭伤也只麻酥酥地痒。

  箭伤是几天前留下的,在海里,在怪物的围攻之下。当时,失忆的他已经在密林与海岸沙滩间游荡了许久,待太阳下山,那些死灵生物竟然从地底钻了出来,追逐林中唯一的活人。史蒂夫没命地跑,大声呼救,沿沙滩飞奔。他走投无路,被逼进了海里,就当以为自己要就此毙命时,救命恩人出现了。

  “嘿,这里!”后方海面传来喊声。“往这里游!”

  史蒂夫激动得差点呛水,连肩膀的箭伤也顾不得,使出吃奶的劲朝声源处游...


  史蒂夫从不安的梦境里醒来,气喘吁吁,全身大汗淋漓。

   房间黑暗一如入睡之前,四下只有他沉重的呼吸声和邈远处丧尸的哀嚎。他伸手摸了摸额头,还在烧,奇怪的是自己并不觉得头疼,连肩膀上的箭伤也只麻酥酥地痒。

  箭伤是几天前留下的,在海里,在怪物的围攻之下。当时,失忆的他已经在密林与海岸沙滩间游荡了许久,待太阳下山,那些死灵生物竟然从地底钻了出来,追逐林中唯一的活人。史蒂夫没命地跑,大声呼救,沿沙滩飞奔。他走投无路,被逼进了海里,就当以为自己要就此毙命时,救命恩人出现了。

  “嘿,这里!”后方海面传来喊声。“往这里游!”

  史蒂夫激动得差点呛水,连肩膀的箭伤也顾不得,使出吃奶的劲朝声源处游去。月色朦胧的海面隐隐约约浮出一叶小舟,有抹高瘦的人影在朝他挥手。后来史蒂夫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叫白泱,不大好发音。白泱住在林子边缘的一处高岗上,唤作绿岗。那儿有农场和住屋,他被接到那儿避难,一住就是许多天。

  绿岗的居民不多,算上史蒂夫也才五人。农场最初是白泱发现的,在广袤无垠的黑暗密林中这儿简直是诺亚方舟,各种牲畜与作物在神奇的红石机械助力下茁壮生长,为住户们提供必要的生活所需。到这儿的第一晚,史蒂夫就吃上了包括烤牛肉、鸡蛋羹乃至葡萄酒的丰盛菜肴,自身处境天翻地覆的变化几乎让他忘记了处理肩伤的疼痛。

  “那时我才十二三岁。”白泱坐在餐桌对面,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地打量新来客。“发现绿岗后,我就知道,这片土地该是我的家。我自己把整片农场翻新了,房子里面也是。噢,当然了,叶卡捷琳娜也帮了我很大的忙。”说罢,他朝正给史蒂夫包扎伤口的金发女子挤了挤眼。

  叶卡捷琳娜生得金发蓝眼,面容精致,以一名农妇的身份而言可以说相当出众。更难得可贵的是,她不仅外貌动人,头脑也机敏聪慧。据白泱说,绿岗的红石机械基本上都是她做的,使农场的生活变得十分轻松。

  白泱啜饮着陶杯内的酒,是给史蒂夫消毒剩下的。“我和琳娜就差一场婚礼了,我准备把农场东边的塔楼改造一下,最好能撒花瓣……”

  叶卡捷琳娜脸红着打断道:“花瓣不必要,现在入秋了,你上哪找花呢?”

  “我总有办法。噢,你叫……史蒂夫,对吧?说说你的事,你怎么会在海里?你是罗斯来的吗?”

  这个问题让史蒂夫全无咀嚼的欲望,脑袋像挨了重锤,鼓胀鼓胀的。“我……失忆了。”

  “失忆了?”

  “嗯……我……我记不得今天早上之前的事,醒来时就已经在沙滩上了。”

  白泱睁大眼睛,然后拍起桌子,激动地喊:“曼茵,嘿,曼茵!快下来看看,他也失忆了!”

  史蒂夫蹙眉,暗忖"又"指的是什么,难道这群人都有和他相似的经历?在他来得及开口询问之前,曼茵频快的脚步声就从楼上传来,噼里啪啦的。但见一抹耀眼红发从楼梯口探出头,一双松绿色的眸子亮闪闪地瞅着他们。

  “失忆?你也是?”她兴奋地说:“你也是在林子中间醒来的?”

  叶卡捷琳娜先开口了:“你们俩不要吓着人家了,我还在给他包扎伤口,或许骷髅射手的箭有毒,我还得用药。”

  刚才正是白泱把曼茵喊下来的,可此时的他却换了立场批评道:“是啊,丫头,你为什么不能学学穆勒,学会稳重一些呢?”

  史蒂夫查看周围。“你之前说绿岗有五名住户,可那个叫穆勒的人在哪?”

  “穆勒在农场外面巡逻。”曼茵边刻意慢吞吞地下楼梯边说:“不像有的人,在屋里喝酒聊天。”

  “你想暗示啥?他可是我救回来的!”

  “是你先欺负我的!”

  “你……”

  两人突然都闭上了嘴巴,盯着叶卡捷琳娜。她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绷带。

  曼茵立马露出难过又委屈的表情。“抱歉,叶卡捷琳娜,但白泱他实在太过分……”

  “嘘!”

  叶卡捷琳娜竖起手指放在唇前,小心翼翼地把绷带放下。这时史蒂夫也能听到那声响了,是从门外远方传来的,于夜晚的薄凉空气包衬下分外清晰,听上去就像——

  ——嚎叫。

  史蒂夫受够了怪物的追逐,浑身一震,肩膀传出钻心疼痛。白泱倒是处变不惊,起身去拿弓,但还差两步时打了个颤,险些摔倒。与此同时,屋外嚎叫愈来愈响,也愈来愈密,急得人心脏发慌。

  忽然有东西抓住了史蒂夫的衬衣衣角。他惊得大叫,激起另一声娇弱些的尖叫。原来是曼茵,在刚才的混乱中红发少女悄悄躲到了他身后,温热的呼吸吹得他脖颈发痒。史蒂夫感到内心一股悸动,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屋子的木门就被撞开了。

  一枚黑影冲入屋中,气势汹汹,所拿兵器一看便知是尝过血的。叶卡捷琳娜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去,问:“什么情况?栅栏被冲破了吗?”

  那人摘下兜帽,面容坚硬而富有棱角,两鬓胡须如残冬的雪。曼茵轻叫一声,又躲到了他背后。“穆勒!”她唤。

  原来这就是穆勒。“是土匪,林子里,我远远望见。”

  白泱的膝盖抖了一下。“土匪?多少?”

  “大约十个左右,全副武装。他们引来了怪物,目前躲到了神柱树上。”穆勒抹了下嘴。“叶卡捷琳娜,你保护好曼茵。白泱你跟我来。”

  瘦高个白泱咽下一口唾沫,提弓走出去又折回来,抱住叶卡捷琳娜用力亲吻,再快步离开。屋里只剩下史蒂夫与两名女子,远方嚎叫声不见降低。

  “他们会没事吧?”史蒂夫问:“土匪是打哪来的?”

  曼茵伏到窗前往外探看,回答道:“有穆勒在绝对没事,穆勒是最强的,相信我。”

  “那些土匪很久没见到了,难说为何会再度出现。”叶卡捷琳娜说着,从木门旁边摸出一把旧弩,开始上弦。“一群亡命之徒,凶狠残暴,本来是凛岩山南边的猎户和农民,被地主夺走土地后接二连三地往北边来。”

  “他们疯了吗?北边都是怪物!”史蒂夫脱口而出。

  “也有像我们这样的农场。诚然,数量稀少——比如说我们几乎不与其他林子深处的农场往来——但总有那么几个走运的土匪能找到一座,袭击掠夺后凑够足以支撑整个冬季的粮食。上一次土匪袭击是三年前了,那是穆勒还没来,白泱和我躲在高塔上射箭,把他们悉数赶走,留下五六具东倒西歪的尸体。想必这两拨土匪没有互通往来,否则没有理由如此大胆冒进。”

  叶卡捷琳娜架好弩,打开窗户,对准黑蒙蒙的夜色。也不能说完全漆黑,农场各处都有红石路灯,能满足照明的需要,同时也形同莽莽暗林中的灯塔,吸引各色魍魉魑魅。

  弩箭终究是没有发射出去。土匪们兴许是害怕遭受双重围攻,迅速散走了,不知道怪物有没有追上其中某个倒霉蛋。穆勒和白泱满头大汗地回来时,史蒂夫突然发觉自己能找到这方庇护所是多么幸运。

  绿岗的人们也不是全无警戒心。暂时解决土匪问题后,穆勒把大家喊到起居室集合,外来者史蒂夫被团团围住,活像名受审的犯人。

  “这么说,你失忆了。”听完叶卡捷琳娜的叙述后,穆勒眯起眼睛说:“和曼茵一样,你失忆了。”

  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做,木讷地点点头。

  “你们认为史蒂夫是……”曼茵皱起眉头。“……这么说来着……间谍!”

  “没见过这么窝囊的间谍。”白泱察觉到叶卡捷琳娜的目光,赶紧改口:“我是说,没见过土匪的间谍舍得把命搭上的。再说,我看他这样也不像。”

  叶卡捷琳娜不做表态,穆勒则冷静又严肃地盯着史蒂夫,那双碧色眼眸射出的目光简直能穿透灵魂。

  “先把他关起来。”兜帽男道。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于是乎,木屋二楼最里面的房间成了他的牢房。诚然,身为绿岗的囚徒他受得优渥待遇,三餐都有曼茵所做的美味佳肴,床铺柔软,灰尘也少,白天从窗户还能眺望美丽的农场与海岸线。只要能远离怪物与新增的土匪,史蒂夫就满足了。

  叶卡捷琳娜依旧按时来给他处理伤口。金发少女话不多,口音和用词都怪怪的。曼茵送餐时总会刻意多停留一会儿,和他聊天。史蒂夫从她口中了解到绿岗方方面面的情况,比如叶卡捷琳娜原本是大洋北岸的罗斯人,在一次海难后流落于斯,一留就是七年;绿岗与世隔绝,最近的邻居农场是穆勒发现的,相距近二十里;暗林的土壤受过诅咒,每到夜晚便会吐出怪物;穆勒身世成谜,自称从凛岩山南方的城邦联盟来,战斗能力一流,门门兵器皆会使用。但他们谈得最多的,还是彼此的共同点——失忆。

  “我是在林子中间醒来的。”她看着忙于品尝美味的史蒂夫。“四年前了,我所有的记忆仅限这四年。我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为什么会在那,又为什么失忆。我记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曼茵•克罗夫茨,他们三个都没听过姓克罗夫茨的。”

  史蒂夫感觉这名字颇为耳熟,但也给不出解释。曼茵见他不搭话,正要追问,楼底下就炸出一串噼里啪啦我的噪音,害得他差点打翻蛋羹。他以为有怪物闯进屋里了,直到叶卡捷琳娜的斥责表明那不过是白泱又喝醉了酒。曼茵见他大惊小怪的样子嘻嘻直笑,笑声回荡,轻灵动人。

  眼下,打史蒂夫从沙滩上醒来算起已过去了四天,绿岗的居民对他渐渐解除了戒备,开始正常的相处。白烟装模作样地问了俩小时问题,自称为"入住审核",而兜帽男穆勒的方式则简单得多——把史蒂夫房间和木屋的大门通通打开,再将匕首放在明显位置,躲匿在暗处,静静观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自然,一清二白的史蒂夫只在二楼走廊晃悠,以为曼茵粗心忘关了。至此,穆勒对新来的住户有了初步的信任,但碧眸中的警惕并未减少。叶卡捷琳娜开始主动和他讲解红石机械的运作原理、白泱到了吃饭时会拉着他喝酒、曼茵是最开心的,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史蒂夫聊天说地了,看她那兴奋劲,平日在绿岗肯定没人听她说这些。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也蛮好。做梦的那晚准备入睡时,史蒂夫如此想到。为答谢救命之恩,他时不时地帮绿岗干些活,都是很轻松的差事,汗都浸不透衬衫。有热饭,有暖床,有性格各异但总体友善的同伴,他甚至对其中的某位动了心。唯一困恼他的,唯有失忆这件事。

  "时间久了,总能记起来吧"。他思忖,钻入暖和的被窝里,满意地做了个深呼吸。

  然后,那诡异的梦闯入脑中。

  惊醒的史蒂夫呆呆地凝视天花板,跌落悬崖的可怕失重感如此真切,仿佛下一秒床铺就会堕入无尽深渊。还有那些名字,那份情感,那林林总总的纷乱记忆……

  ……难道说,自己想起一些了?

  史蒂夫无法确定,而且梦里旁人都唤他"毕小姐",显然不对。倒是她失足摔落的悬崖很眼熟,与绿岗的别无二致,怪物的嚎叫也能对上。显然"毕小姐"所处的位置就是暗林,不会太远。

  “可我为什么会梦见这些呢?”他自言自语,内心隐隐不安。史蒂夫有种不详的预感,和梦中所出现的"先知摩西"相关,但他难以解释预感的来源。

  十几分钟后,困倦的他再度进入梦乡。这次没有海、风和先知。

  不过,他很快还会梦见的。


  


夏夜by凉狐

【HIM系列】《传说的真相》

1.Herobrine&Player(单人生存)

2.我觉得我再不更文会被群殴至s……

3.老规矩:“{}”是内心想的话;本文含个人臆想,不喜勿喷!

4.愿意接受善意的批评。

5.食用愉快~


(一).


    “真可爱~”

    Herobrine靠在石壁上,近距离的观察着某个挖矿的Player。

    这家伙,挖个矿也这么兴奋,就像是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去一样……

    {等会,埋进去??!}

    正在心里吐槽的白瞳人突然坏坏的一笑,...

1.Herobrine&Player(单人生存)

2.我觉得我再不更文会被群殴至s……

3.老规矩:“{}”是内心想的话;本文含个人臆想,不喜勿喷!

4.愿意接受善意的批评。

5.食用愉快~




(一).


    “真可爱~”

    Herobrine靠在石壁上,近距离的观察着某个挖矿的Player。

    这家伙,挖个矿也这么兴奋,就像是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去一样……

    {等会,埋进去??!}

    正在心里吐槽的白瞳人突然坏坏的一笑,瞬移过去把正沉迷挖矿、不可自拔的Player镐子一夺,趁他错愕之下,狠狠把他的头摁进一堆铁矿石中…

    ……

    {糟了……好像,用力太大了?!}

某H看着破碎的铁矿石,以及那惨不忍睹爆了一地的装备,后脑勺滴下一滴大大的水珠。


(二).


    创始神就是创始神~

    虽然那天力气不小心大了一丢丢,但找一下那个小可爱的家还是轻而易举的~至于,为什么要找家呢?某位创始神大人心中过意不去,想着来补偿一下而已。

    黑发Player揉着自己的头,现在那里还有丝丝钝痛的感觉。

    {QAQ ,到底是谁辣么狠心?难道、难道是该死的creeper??但,感觉不像啊……}

    正在赶路,心事重重的他并没有注意前方是一片滚烫的岩浆湖,所以……

    “小心!”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在他身后拉了他一下,惊魂未定的Player刚想道谢,结果一转身就被Herobrine那泛着白光的瞳给吓到,啪叽一声又跌下了岩浆湖。

    “AAAAA——你不要过……哧~”

    [装备被岩浆烧掉的声音]

    Herobrine:“???”


(三).


    Herobrine觉得自己上次好像太唐突了,这次决定含蓄一些。用什么呢?告示牌吧!

    但…普通的告示牌怎么能体现自己的身份和诚意呢?大排场必须有!!

    于是乎,第二天…

    Player出门的时候,就看见门口多了一座巨大的•纯萤石构造•建筑:“He”!在他家门口,还有一个告示牌,上面写着:I Watching You;署名是Herobrine。

    而此事的始庸作者正隐了身在半空中偷看Player,心中幻想了种种浪漫欢乐的见面场景……

    却见Player慢慢后退,背靠着墙,眼中皆是惧意,看得Herobrine一阵纳闷,解除隐身准备下去安慰下他。

    被Herobrine壁咚的Player,默默低下头,按下了退出键…

   【系统提示:Player退出了游戏】

    Herobrine:“ ??????????????????????????? ”


(四).


后记:

    自此,Herobrine in Minecraft的传说就广为流传,几乎人尽皆知…

    某H:“我做错了什么qwq…… ”


一只妖狐

hs的故事 最后是eh
(找亮点)
是在画世界上画的

hs的故事 最后是eh
(找亮点)
是在画世界上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