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的爱对你说

779浏览    61参与
樵青渔童

其实,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b站,那时候在看历届春晚金曲回顾。当时听到了很多女歌手的歌,居然每一首都很喜欢。以前春晚,很少看歌舞,现在想看,但是没有能看的了。

其实,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b站,那时候在看历届春晚金曲回顾。当时听到了很多女歌手的歌,居然每一首都很喜欢。以前春晚,很少看歌舞,现在想看,但是没有能看的了。

一只甜月崽

我们的四十年

从第一集就追的剧

😉

安利安利

我们的四十年

从第一集就追的剧

😉

安利安利

林朔

【樊伟x蒙少晖】浮生半日

-梗: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樊伟x蒙少晖
-私设ooc致歉

浮生半日

这世上永远不会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相遇的初始,就昭示着离别,若非生离,就是死别。

我永远不会后悔遇见你。



2016年7月14日,鑫丰集团继承人樊伟回国。

2017年12月15日,鑫丰集团董事长谷女士宣布鑫丰少东樊伟将与容大千金尚九九举行婚礼。



有时候,世事不该这么巧,有时候,世事合该这么巧。蒙少晖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他的画展正好结束。他像往常那样拿着手机,想要给樊伟打一个电话,想要告诉他,他可以回国了。然后他第一眼就看见了推送的新闻,他的笑容忽然凝固,随之而来的就是茫然。

蒙少晖拿着手机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突然感到了不知所措,他并不觉得慌乱,...

-梗: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樊伟x蒙少晖
-私设ooc致歉

浮生半日

这世上永远不会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相遇的初始,就昭示着离别,若非生离,就是死别。

我永远不会后悔遇见你。



2016年7月14日,鑫丰集团继承人樊伟回国。

2017年12月15日,鑫丰集团董事长谷女士宣布鑫丰少东樊伟将与容大千金尚九九举行婚礼。



有时候,世事不该这么巧,有时候,世事合该这么巧。蒙少晖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他的画展正好结束。他像往常那样拿着手机,想要给樊伟打一个电话,想要告诉他,他可以回国了。然后他第一眼就看见了推送的新闻,他的笑容忽然凝固,随之而来的就是茫然。

蒙少晖拿着手机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突然感到了不知所措,他并不觉得慌乱,他只是茫然之余,有一种无所适从。

这一天,来的真快,他想,真快。

他给樊伟的最后一幅画还没有完成,就已经结束了。



谷女士给蒙少晖发婚礼邀请的时候,他接受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朋友,没有告诉梓菲,没有告诉小曼,蒙少晖知道至今他们还是努力的瞒着自己这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蒙少晖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樊伟的婚礼准备一幅画,是他浮生系列的最后一幅画。

浮生,就是一场留不住的梦。

醒了,就该走了。



樊伟接到徐小曼的电话时,正在陪尚九九试婚纱,看得出来她并不情愿,樊伟低头整理着西装的袖口,掩饰着苦涩。

人生总有很多选择,对的,错的,值得的,不值的,樊伟一度认为他选了最正确的那个,如果没有后来,这应该是最正确的。

“喂,小曼?”

“樊伟,你知不知道少晖回国了?”

“少晖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已经好几天了,我和梓菲也是才发现的,已经买了最近的机票回去找他了,他之前已经自己停药了!你快帮忙联系一下!”

“好,我知道了!”



蒙少晖的精神状态其实很稳定,他不厌世,他热爱生命,懂得生活,他也明晰取舍,他从来都是一个很理智的人。

他坐在画室里拿着画笔出神。

樊伟找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终于把担忧放下,他努力笑着,道:“少晖,你回来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蒙少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他依旧笑的很斯文,很好看。他眼睛里全部都是笑意,“想看看你,反正我知道伴郎轮不上我了,喜酒总喝得上吧?”

樊伟的声音像是被堵住了,他的目光渐渐专注起来,他盯着蒙少晖的微笑的表情,他想告诉他,不会的,我不会结婚的。可是他不能说,他可以骗任何人,却永远不会骗蒙少晖。

他就要结婚了。

蒙少晖一直看着樊伟的动作,他太了解樊伟这个人了。他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到樊伟身边,最后一次,那么亲昵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他还是在笑,他从看见樊伟开始,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他轻轻的问:“还记得我给你画的第一幅画么?”

樊伟也在笑,笑的那么苦,可是他确实应该笑。他点头道:“记得。”

蒙少晖点点头,“那是浮生系列的第一幅画,我叫它,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樊伟放在身侧的拳握的紧紧的,他咽下了所有想说的话。后来,他在想,如果他当时不顾一切的带这个男人走,是不是故事又会不一样?

可是,人生从来没有如果。

蒙少晖重新走到画板边上,抬起拿画笔的手,对着阳光,阳光洒在他身上,像是走马灯一般的播尽了他的一生。

他笑道:“我今年二十九了。”

这是蒙少晖对樊伟说的最后一句话。



樊伟结婚的当天,蒙少晖其实没有去。他知道没有人愿意他去,这个婚礼所有人都可以去,只有他蒙少晖不行。

他还在画画。

那是他的最后一幅画。



樊伟和尚九九结婚了,婚礼没有意外。梓菲和小曼也去了,她们的表情算不上好,却也足够礼貌。她们是为蒙少晖来送新婚礼物的。

那是一幅画。

一场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婚礼。

樊伟和尚九九的婚礼。

新郎,新娘,亲朋好友都在场。这是一场被世界祝福的婚礼。

画很精致,他们甚至能分清楚谁是谁,樊伟,尚九九,梓菲,小曼…除了蒙少晖。

除了蒙少晖。



当蒙少晖结束了所有的画作,他用了半天的时间,这半日闲情,只有一幅画陪着他。

滴答,滴答,滴答…

他听见了生命流逝的声音。

刀片割下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感觉有多疼,他的眸光已经开始涣散了,蒙少晖想,有时他也会希望樊伟骗骗他。

那么坦诚,何必那么坦诚?

燕尔新婚,半日浮生。

足矣。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我今年二十九了。

我希望可以一直等…

piyokomm

【水仙大法好】【樊伟x花无谢】穿越千年来爱你

【水仙大法好】【樊伟x花无谢】穿越千年来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