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的英雄学院

10.7亿浏览    13.6万参与
西茉纳_vino【无休止备考中】
论 八百万个性的正确使用方法੭...

论 八百万个性的正确使用方法੭ ᐕ)੭*⁾⁾

论 八百万个性的正确使用方法੭ ᐕ)੭*⁾⁾

沈三岁
电电世界第一可爱

电电世界第一可爱

电电世界第一可爱

Ahokun423
感觉屌哥可以来个这样的泳装

感觉屌哥可以来个这样的泳装

感觉屌哥可以来个这样的泳装

Coco
又贴又画的玩得很开心!

又贴又画的玩得很开心!

又贴又画的玩得很开心!

白马来不来?
紧急摸鱼!平平的神仙彩图!咔酱...

紧急摸鱼!平平的神仙彩图!咔酱穿得更加毛茸茸了,胸前系带的短外套更加显胸了好吗?!好胸!不是,好凶!出哥和咔酱用了同款刀(甚至可能是同一把刀),平哥这是要把出胜大刀扛起来吗?

紧急摸鱼!平平的神仙彩图!咔酱穿得更加毛茸茸了,胸前系带的短外套更加显胸了好吗?!好胸!不是,好凶!出哥和咔酱用了同款刀(甚至可能是同一把刀),平哥这是要把出胜大刀扛起来吗?

洛白
出胜 作者:しばすけ Twit...

出胜 

作者:しばすけ   

Twitter:@murashibawan  

推特配文:一副男友样的路人和出胜

授权转载,授权见个人主页置顶,请不要转出LOFTER

抹布君你这么骚会被久哥写在小本本上的我跟你讲

点这里是原网址❤

出胜 

作者:しばすけ   

Twitter:@murashibawan  

推特配文:一副男友样的路人和出胜

授权转载,授权见个人主页置顶,请不要转出LOFTER

抹布君你这么骚会被久哥写在小本本上的我跟你讲

点这里是原网址❤

木易

【胜出】金色的树叶(番外二)


*背景:互通心意的两个星期后

在一起后的生活,出乎意料的自然和平静,两个人的关系比起之前要亲近许多,总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个遍。

   
  
        出久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一日三餐吃着爆豪给他...


*背景:互通心意的两个星期后
 
   
   
  
  
  
        在一起后的生活,出乎意料的自然和平静,两个人的关系比起之前要亲近许多,总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个遍。

   
  
        出久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一日三餐吃着爆豪给他做的美味料理,除了爆豪在性事上过于旺盛的需求之外,两人倒是相处地十分融洽。这样的生活在害羞的同时又带着甜蜜,哪怕已经过了两个星期出久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只有每天早上醒来下身的不适感让他清楚地感受到这不是一场虚妄的梦。

  
   
        普通的夜晚,普通的房间,冒着热气的饭菜,还有解下围裙的爆豪,一切都透着一种安静的幸福感。

  
  
        幸福的同时出久又感到了一种隐隐的担忧,突然想到自己还不曾与妈妈说过这件事,而爆豪的父母可能也不知情。想到这里,出久只觉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妈妈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吓昏的吧,毕竟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这种事还是很难接受的,也不知道小胜那边有没有讲过,啊,真的是。出久抿着唇,有些烦躁地想。

  
  
        因为心里藏着事情,连最喜欢的猪排饭好像也失去了滋味,出久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猪排饭,踌躇了片刻,终于还是问道:“咔酱!你......”

  
  
        “嗯?”爆豪抬起眼,就看到一脸担心的出久。

  
  
       “你有跟光己阿姨说过我们的事吗?” 出久的声音带着些忐忑。

  
  
        “叫妈!” 爆豪勾起嘴角,轻笑着纠正出久的话。

 
 
        “咔酱!!我是很认真地在问的,我还没敢跟妈妈讲过,但总是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啊,我是真的有好好考虑该怎么跟妈妈说的,但是总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让她稍微好受一点,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这次我肯定会让她失望的。” 出久有些脸红,声音也带了些懊恼,两只眼睛透着一种淡淡的悲伤。

  
 
        看着眼前一会儿急得像是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一会儿又耷拉着脑袋满面愁容的出久,爆豪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

  
  
        “我老妈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她还催着我带你回家吃饭呢,笨蛋废久!”

  
  
        “诶!?!?咔酱你怎么不告诉我!” 有些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却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那现在就只剩妈妈了,咔酱,我该怎么说才好啊,妈妈肯定会被吓坏的!!”

  
  
        爆豪有些好笑的看着紧张兮兮的出久,用力捏了捏他的脸,说:

  
  
        “你以为我为什么敢对你出手啊!蠢蛋!我早就得到妈的首肯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废久!”

   
  
        “啊?!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咔......唔......”

  
  
        废久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这样想着的爆豪捏住他的下巴就亲了上去。

  
  
        “......唔......咔酱,突然之间干......唔......”

  
  
        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的出久有些埋怨地盯着眼前的无耻之徒,赌气般地咬着唇。

  
  
        “就是我去你家吃饭的那次,妈把我叫去谈话,她从未对你失望过,只是叫我好好对你,你不用担心,一切我都处理好了,没事的。” 爆豪凑上去又在出久的嘴角落下一吻,才道。

  
  
        心下只剩感动的出久一个不留神就被面前的爆豪扛了起来,倒着挂在爆豪的肩上,出久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涌上头顶,脸也涨得通红。

  
  
        “咔酱!现在还是白天,而且我的猪排饭还没吃完!”

  
  
        “闭嘴吧,反正过了那么久它也凉了,干完正事我再给你做!” 爆豪大步向卧室走去,一脚踢开门把出久摔到床上。

  
  
        “你还是留点力气待会儿再叫吧。”

    
        “咔......唔......”

  
        ......

  
        ......

   
        “光己啊,我们来的是不是有些不是时候?” 绿谷引子站在门外,有些脸红地对着爆豪光己说。

  
  
        “那个臭小子,天还没黑呢就这么心急,真是......啊......算了!引子,我们去逛街吧,我那天看到一条很适合你的裙子,咱们别理这俩个臭小子了,走!”爆豪光己搂着绿谷引子的肩膀就要走。

  
  
        “啊?那这些东西?”

  
  
        “随便放在门口就好了,他们待会儿自己会出来拿的,咱们先走!”

 
  
        “哦,好吧” 绿谷引子有些无奈地放下给两个孩子带的东西,跟着爆豪光己走了下去。

  
 
 
  

绿谷:唉?门口的东西是谁放的?

爆豪:哦,是我们老妈。

绿谷:啊!什么时候的事?

爆豪:就是昨天我把你扛到房间××××然后××××的时候。

绿谷:啊啊啊,不要说了!小胜大笨蛋!Smash!!!!!!!!!!!!

 
 
 
  
  
  
  
(我终于考完了!\(≧▽≦)/\(≧▽≦)/\(≧▽≦)/)

(假的双更😂)

(下篇终于要写新坑了,狼咔兔久😏)

祝食用愉快!

💛💚💛💚💛💚💛

爱你们❤

         

是秃子薄荷鸭

事实证明相泽俏太是真的能给人带来幸运啊1551

昨天画相泽老师出了连连(还是有视频的!但是忘记截图了)
今天用日语说相泽老师的名字出了sp茨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实证明相泽俏太是真的能给人带来幸运啊1551

昨天画相泽老师出了连连(还是有视频的!但是忘记截图了)
今天用日语说相泽老师的名字出了sp茨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木易

【胜出】金色的树叶(番外一)



时间:胜出互相表白的第二天


        “喂!切岛,你知道上鸣去哪儿了吗?他今天怎么没来上班?”事务所的前辈有些担心地问。

        “哦,那家伙住院了,估计这个星期都来不了了。”爆豪不甚在意地说。

        “这么严重啊?怎么搞的?”

        “没事,都是他自己作的,前辈不用担心。”切岛想到那...



时间:胜出互相表白的第二天


        “喂!切岛,你知道上鸣去哪儿了吗?他今天怎么没来上班?”事务所的前辈有些担心地问。

        “哦,那家伙住院了,估计这个星期都来不了了。”爆豪不甚在意地说。

        “这么严重啊?怎么搞的?”

        “没事,都是他自己作的,前辈不用担心。”切岛想到那天爆豪轮着拳头就往上鸣脸上轰的样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要得罪一个(曾经)二十多年没谈过恋爱的小心眼儿处男。


矮子啊

谁说发情期的咔酱会娇弱的?(五)完结篇

完结啦,娇弱系列最后一篇

不愧是我的咔酱,永远是优秀的乖孩子呢,嘿嘿嘿

点我上车

强势的咔酱真是我的最爱,最后记得看一下温馨提示哦~

流泪了积了好多小心心现在被封了,要重新发,心痛啊(;´༎ຶД༎ຶ`)


“喂!臭久,想什么呢?”爆豪跨坐在绿谷身上,见他忽然出神,上去就抡了一巴掌,“对老子负责啊,混蛋。别和老子说你不行了啊,喂!”

被巴掌打出回忆的绿谷,沉下眼,像是在做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忽然抬头,死死盯住爆豪的眼睛,爆豪被吓了一跳,被这样的眼神看着,一瞬间好像是要被抽筋扒皮了一样,不禁颤抖,骂道:“干嘛!有本事就干老子啊,瞪瞪瞪,能高潮啊?”死要面子地不肯承认自己一...

完结啦,娇弱系列最后一篇

不愧是我的咔酱,永远是优秀的乖孩子呢,嘿嘿嘿

点我上车

强势的咔酱真是我的最爱,最后记得看一下温馨提示哦~

流泪了积了好多小心心现在被封了,要重新发,心痛啊(;´༎ຶД༎ຶ`)


“喂!臭久,想什么呢?”爆豪跨坐在绿谷身上,见他忽然出神,上去就抡了一巴掌,“对老子负责啊,混蛋。别和老子说你不行了啊,喂!”

被巴掌打出回忆的绿谷,沉下眼,像是在做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忽然抬头,死死盯住爆豪的眼睛,爆豪被吓了一跳,被这样的眼神看着,一瞬间好像是要被抽筋扒皮了一样,不禁颤抖,骂道:“干嘛!有本事就干老子啊,瞪瞪瞪,能高潮啊?”死要面子地不肯承认自己一瞬间的胆怯,可真可爱啊。绿谷任打任骂,一句未回,硬是横腰把爆豪抱起,以公主抱的姿势冲进卧房。

“日你大爷的,找死啊你,放下老子,老子自己有腿”


是曦晨不是吸尘啊
画一只帅气轰总~【火不咋会画请...

画一只帅气轰总~【火不咋会画请见谅】

画一只帅气轰总~【火不咋会画请见谅】

钥二
[我的太阳,落下了。] 为什么...

[我的太阳,落下了。]

为什么会画这样的图大概是因为边画边听今日说法吧

[我的太阳,落下了。]



为什么会画这样的图大概是因为边画边听今日说法吧

垃圾人。

这里也发一遍!

打恶龙。キャ━━━━(゚∀゚)━━━━!!

这里也发一遍!

打恶龙。キャ━━━━(゚∀゚)━━━━!!

NAAAAAE

时隔多日的沙雕漫画xxx


总之就是一个脑洞,有很多bug先说声抱歉_(:з」∠)_


有错别字之类的大家强行理解一下xxx


希望以后可以画出不娃娃脸的他们!

时隔多日的沙雕漫画xxx


总之就是一个脑洞,有很多bug先说声抱歉_(:з」∠)_


有错别字之类的大家强行理解一下xxx


希望以后可以画出不娃娃脸的他们!

一只名叫洛奈的大曲子

【轰出胜】酒吧重地,未成年人禁止入内(中)

※👉请先http://阅读前文


1.


将放在冰桶中的香槟和高脚杯在台面上放好,绿谷冲席位上的女人露出了微笑:“您点的酒水,请慢用。”


在对方点头作为回应后,绿谷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拉住了有些过长的衣角。

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女人冲他笑出了两个梨涡:“诶诶,别急着走啊。坐吧,这是你的工作,不是吗?”


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随后重新挂起了笑容,绿谷在女人身旁坐下。

将冰凉的澄澈液体倒入高脚杯后推给女人,绿谷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实在是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几个小时之前,看了三人的简历后,那位带着惨白面具的老板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


※👉请先http://阅读前文




1.


将放在冰桶中的香槟和高脚杯在台面上放好,绿谷冲席位上的女人露出了微笑:“您点的酒水,请慢用。”


在对方点头作为回应后,绿谷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拉住了有些过长的衣角。

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女人冲他笑出了两个梨涡:“诶诶,别急着走啊。坐吧,这是你的工作,不是吗?”


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随后重新挂起了笑容,绿谷在女人身旁坐下。

将冰凉的澄澈液体倒入高脚杯后推给女人,绿谷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实在是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几个小时之前,看了三人的简历后,那位带着惨白面具的老板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们三人一遍,视线在轰和爆豪身上停留的时间尤其的长。


当时绿谷还以为老板认出他们了,可最后对方却只是扬了扬嘴角,就把他们留了下来。



顺利潜入。



三人刚还在为第一步成功而暗暗高兴,可在听了老板的岗位安排后,他们顿时就是笑意全无。



事实证明他们彻底小看了酒吧的岗位数量。






女人终于喝完了她的酒,也没再有继续喝的意思。从随身携带的精致挎包中掏出几张钞票随手塞到了绿谷的深V衣领中,她在绿谷的脸上拍了拍:“服务不错哦,小帅哥。下次还点你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满意地看到绿谷的脸慢慢变得通红,她这才从桌前站起,向门口走去。




“辛苦了。”站在吧台后面,看到绿谷过来后停止了擦拭脸颊的动作,轰冲对方打着招呼。


“谢谢。”坐到吧台对面,将塞在胸前的几张钞票拿了出来,绿谷抬头望向了对方。


然后他就是一愣。



轰的脸颊上有着几个很明显的、被擦到一半的口红印。


“轰同学,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压低了声音,绿谷小声询问着。


“啊,这个。”轰的声音依旧冷静,可表情看上去有些尴尬,“是客人干的。”接下牛郎的工作时,他可没想到那些客人会这么大胆啊。



绿谷突然就觉得自己只是个陪酒侍者真是有够幸运的。




在绿谷的帮助下终于清理掉了所有口红印,揉了揉因为方才被绿谷触碰而染上了绯红的脸颊,轰冲好友露出了笑容:“谢谢。”


然后他就发现对方已经转开了视线,似乎在人群中找着什么。


“怎么了?”早已知道答案,但轰还是这么问了一句。


“啊,我是在想,小胜他会不会也被为难了?你们的职位一样对吧?”




但绿谷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因为他在酒吧的小型舞台上找到了对方,手拿麦克风,似乎被当成了人形点歌台,下面围着一群时不时发出尖叫的女人。



真受欢迎啊,小胜。


放下了心来,正准备休息一下,就在这时爆豪却突然望向了他的方向。





在看到挨得很近的二人时微微挑了挑眉毛,然后爆豪停止了唱歌。


“我说,”他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中带着点玩味,“那边那个舞娘,不过来伴个舞吗?”


在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自己后,绿谷瞬间涨红了脸。


说句实话他的制服的确很像舞娘穿的:上衣很短且是紧身的,肚皮裸露,裤子肥大走路带风,还配了一件很长的半透明外套。不过被人叫“舞娘”什么的真的超级尴尬的啊!


正想着拒绝,可女人们的掌声已经响起。


再被推上台的时候,绿谷察觉到了爆豪眼中的得意。不过他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某个人。








2.

绿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


酒吧员工的工作时间都是在夜里,常常要等到即将黎明方才打烊。最初三人都非常不习惯,不过几天下来也就调整过来了。


宿舍里的两位室友都还没有醒,绿谷也并不打算吵醒他们。穿戴整齐,他离开了房间。



老板已经坐在了吧台后面,脸上仍是那张惨白的面具。


“要出去吗?”绿谷时常在想老板睡觉的时候会不会也带着面具,那就好像是她的第二张脸。


点了点头,绿谷报以微笑:“想去买点东西。”


“这样啊,路上小心。”



保持着微笑离开了酒吧,门在身后缓缓关上。


一次深呼吸过后扣上了兜帽,绿谷走出了酒吧所在的狭窄巷子,踏入喧闹的大街。


穿过马路走到另一边的便利店门口,自动门在他靠近时开启,门里传开了青年朝气蓬勃的“欢迎光临”。


微微点头致意,绿谷像往常一样买了三人份的便当——两份猪扒饭其中一份加辣、一份荞麦面以及三罐麦茶。


付钱和找零结束,他很自然地走到了意见箱前。





取下纸笔,不需要犹豫,因为要写什么他早就已经烂熟于心。



酒吧的情况已经摸得很清,这并不是一个敌人们仅仅用来当聚会地点的酒吧,为了不引起怀疑它同时对普通的人开放,不过后半夜时老板会带着一些人登上二楼,然后让绿谷他们清场并回宿舍睡觉。


从那时开始,属于敌人们的聚会才算是正式开始。也只有那时,才能最有效率且不伤及无辜地对敌人出手。



简单地对敌人的数量和在工作中偷听到的个性情报做了总结,然后将纸片折好投入箱中,拎上买到的东西,绿谷离开了便利店。


没有选择直接回去,摘下兜帽,他在街边站定。



这是之前通过意见箱与塚内说好的,他会在中午在这里等候半个小时,等待进入下一阶段的暗号。


之前的几天都没有人向他递来暗号,不过他估摸着差不多是时候了。



一边喝着麦茶一边刷着手机,丽日已经把新的讲义发了过来。


果然拜托丽日同学是正确的选择!连忙保存,绿谷忍不住这样想到。


然后,正在这时,一个人从他身旁经过,并轻轻撞了他的肩。


条件反射地回头,绿谷看见了熟悉的眼眸。


“午安啊先生。”对方微微抬帽示意,嘴角带着自然的笑意,“您这是去哪里了?”


“去便利店买了点东西。”绿谷举了举购物袋,心领神会。


“晚上可要注意房门啊,最近小偷可多得很。”


“多谢您的关心。”


互相点头示意,然后绿谷重新扣上兜帽,穿过马路向目标的巷子走去。




一边忍不住加快步伐,他一边暗自想到。





终于,要开始了吗?


TBC.

大柠
太激动了我这边也发一下,出胜用...

太激动了我这边也发一下,出胜用的剑可以拼起来,是欧叔之前拿的剑😭他俩是继承欧叔的拯救和胜利的双核心啊啊啊啊啊我哭了 ​​​😭😭

太激动了我这边也发一下,出胜用的剑可以拼起来,是欧叔之前拿的剑😭他俩是继承欧叔的拯救和胜利的双核心啊啊啊啊啊我哭了 ​​​😭😭

这里粉粉!
摸一只轰轰qwq(失踪人口回归...

摸一只轰轰qwq(失踪人口回归)

摸一只轰轰qwq(失踪人口回归)

绿川川

【胜出】YOUTH(11)

学弟咔x学长久


11


夏日祭开始前一个月,学生会陆陆续续繁忙起来了。爆豪参加高校联赛的缘故,绿谷拦下了他部门的任务亲自处理。


他们聊天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如果条件允许,爆豪都会趁着学生会人少的中午,溜进办公室跟绿谷独处一会儿。


他训练累了也会跑去找绿谷,从认真整理资料人的背后一下抱住他,揽住他的腰往自己身上贴。


每当爆豪这么做时,绿谷都会明显感觉两人身高差逐渐接近于零。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在生长发育上不输任何人,现在的爆豪已经不是高中第一学期的小鬼头了,现在各方各面都更为成熟。就比如,他现在正用裆部磨蹭着绿...

学弟咔x学长久




11

 

夏日祭开始前一个月,学生会陆陆续续繁忙起来了。爆豪参加高校联赛的缘故,绿谷拦下了他部门的任务亲自处理。

 

他们聊天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如果条件允许,爆豪都会趁着学生会人少的中午,溜进办公室跟绿谷独处一会儿。

 

他训练累了也会跑去找绿谷,从认真整理资料人的背后一下抱住他,揽住他的腰往自己身上贴。

 

每当爆豪这么做时,绿谷都会明显感觉两人身高差逐渐接近于零。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在生长发育上不输任何人,现在的爆豪已经不是高中第一学期的小鬼头了,现在各方各面都更为成熟。就比如,他现在正用裆部磨蹭着绿谷的屁股呢。

 

“啊!小胜,你,你干什么啊!”绿谷挣脱他的怀抱,惊讶地说。

 

“抱一下而已啊。”

 

“不,不,不!你刚刚绝对蹭我了!”

 

“没有啊。”他面不改色地撒谎着。

 

“就有啊!”

 

“是哪样啊?是这样?”他趁绿谷不注意,抓着他跨部往自己身上贴,用力一顶。绿谷一个不稳撞到了前面的书架,他手中的资料散落一地,嘴里还冒出点令人心痒的声音。绿谷赶紧推开自己爆豪,把地上的资料捡起来。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他耳根都是红的。

 

“怎么不出声了废久,刚刚不还在争吗?”爆豪又一次贴了上去。

 

“别!别靠近我!太羞耻了!我居然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绿谷把资料放在桌上,离爆豪远远的。

 

“别躲我,过来。”

 

“唔……嗯……好吧。”绿谷犹豫了许久,幽幽地靠近他。

 

爆豪这一次又抱住了他,这次绿谷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多大反应了。他想,小胜一定是累了。他拍了拍爆豪的后背,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嘴角的上扬弧度,眼里尽是温柔。他人就是太善良了,每一个对他图谋不轨的人都用他的善良来做挡箭牌。爆豪此刻觉得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员,他利用了绿谷的善良。打从第一次接触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人的发光点在哪,永远真诚待人,永远把对方的需求放在首位。能让这么多人能信服于他,也是他的天赋。爆豪总能从他身上找到两人的共同点,就好像他们曾同步调生活过,如同形与影。只要多一天跟他在一起,他的感情就愈发强烈。压抑久了,总有一天会爆发,也许那天到来之时,一切终会有结束。他把绿谷抱得更紧一些,就好像要把他揉进骨子里一样。他嗅着他校服上淡淡的清香味,呼出的气息挠着绿谷后颈,绿谷痒痒得动了动肩膀发出咯咯地笑声。

 

“好痒啊小胜。”

 

“呼,充电完毕。”他放开绿谷说道。

 

“一会儿一起走吧,我今天下午不用……”

 

“不好意思!”绿谷突然双手合十在面前继续说道:“我今天跟别人约好了,所以今天小胜不用等我了。”

 

“哈啊?”他诧异极了,他起码跟绿谷待了数月,从未见过他跟他以外的人一起回家过,这会突然有人要打破他们这几个月的生活规律了。

 

“谁啊?”爆豪不由得敲响了警钟,他脑子里的危险信号正轰炸着他的理智。

 

“跟我一班的同学。”

 

“去干嘛啊废久。”

 

“这你就不用管了!”绿谷心里暗念道,自己和轰去a店买东西,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啊,要是人人都知道学生会会长是个死宅,那还得了!

 

“总,总之今天不能一起回去了!”

 

“……嗯。”绿谷分明能看见他周围黑压压的乌云,爆豪心情很不好,他继续说道:“我也要去。”

 

“这个…这个有点为难!”绿谷揉揉太阳穴尴尬道。

 

“喂,绿谷,走吧,我这边收拾好了。”头发一红一白的男子忽然出现在他们视野里,爆豪瞪大了双眼。眼前这名男子比他高了许多,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长相称得上美型。可能是喜欢上男人的缘故,他现在看到这种男人跟绿谷靠得近,说话都会带上点醋意。

 

“轰、轰、轰同学!”绿谷心里有鬼,刚刚心里还想着这家伙,立马就出现了。像他这样天然的男人,与其跟他打暗号,不如行动来得直接。他赶紧上前捂住轰的嘴巴,以免他说出更多有关a店的事情。

 

“那,那个小胜,我们就先走了!明天见!”他打着哈哈,拖着被闷得呜呜叫的轰,迅速逃离了爆豪的视线。

 

留爆豪一人在原地,吃闷醋。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啊——烦死了。”

 

他本想着等早上再问清楚,可他没想到这两人连早上都是一起来上学的,看绿谷那开心的劲儿,可能跟爆豪走了几个月都没笑这么欢过。

 

难道那个阴阳脸就真比自己好吗?爆豪想着,他感觉自己肺都快炸了。绿谷见到他,招手向他打招呼,他头也没回直接走了。

 

“噫?奇怪……”

 

“绿谷,难不成你那小学弟生你气了吗?”

 

“我不知道啊…明明昨天都好好的………”他想了会儿继续道:“算了,我们刚刚说到哪了?”

 

“欧陆迈特的第六招。”

 

“哦哦哦,对对对!”

 

今天午餐时间,绿谷总觉得背后有股怨念视线落在他身上,令人不寒而栗。他一回头,发现爆豪正端着盘青椒肉丝炒饭盯着他看。

 

绿谷哪搞得懂他唱哪出啊?他只好微笑着朝爆豪招招手,问对方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吃午饭,对方的这才有所好转。绿谷也试着问过这位臭着脸的小学弟发生什么了,可他就是死活不说,这架势是打算憋死自己。

 

几天之后,这事儿也就算过了,可爆豪始终耿耿于怀。他记住了那个阴阳脸的男人,大饼脸的女人也有极高危险性,他在心里暗暗地划了小叉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