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闻慎二

436浏览    16参与
伊呀呀呀_闹阔疼

【阿权x慎二】被“鲸鱼小路的大哭叔叔”领回家这种事,也是可以的吧

#HE一发完,有点长。

#只针对TV版,截止前八集。第九集没看到,比慎二哭得更大声。

#人物很歪,魔改的魔改;时间线重置,与原作无关。

#随手写写的,不要骂我呀,有点害怕。

#祝中秋快乐。中秋过了也快乐。心。


【1】

已经很晚了,空气还是很热,要是现在能有阵风吹过来就好了。阿权晃着手里的袋子往车站走,他是来验证都市传说的。

这个夏天,一向无聊的立川,居然也有个新的故事开始流传了。据说,午夜时分,末班车出发之前,车站附近常常会有一个嚎啕大哭的男人。他从不在白天出现,穿着得体,背个双肩包。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什么哭成这样,然而全城有一半人都声称见过他。“鲸鱼小路的大...

#HE一发完,有点长。

#只针对TV版,截止前八集。第九集没看到,比慎二哭得更大声。

#人物很歪,魔改的魔改;时间线重置,与原作无关。

#随手写写的,不要骂我呀,有点害怕。

#祝中秋快乐。中秋过了也快乐。心。


 

【1】

已经很晚了,空气还是很热,要是现在能有阵风吹过来就好了。阿权晃着手里的袋子往车站走,他是来验证都市传说的。

这个夏天,一向无聊的立川,居然也有个新的故事开始流传了。据说,午夜时分,末班车出发之前,车站附近常常会有一个嚎啕大哭的男人。他从不在白天出现,穿着得体,背个双肩包。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什么哭成这样,然而全城有一半人都声称见过他。“鲸鱼小路的大哭叔叔”,真是令人好奇呢。

阿权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慢慢走,他有点寂寞。刚刚那个女孩子到底怎么了,突然就歇斯底里了起来。大概是给她的快乐还不够多。下次看到,还是要更好地招待她才行吧。

他的问题还没想明白,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就撞在了他身上。双肩包,西装,末班车,最重要的——这个男人哭的真惨啊。脸上的每一道褶子都在用力,字面意义上的眼泪横飞。出现了啊,传说中的“大哭叔叔”。果然有点可怜,还有点好笑。

“喂——“阿权叫他。
嚎啕大哭的人根本没听到,边哭边往前走着。

“你的白色恋人掉了——”阿权从地上捡起几块,跑过去递给他。

“啊…谢…谢……”哭得太投入,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大哭叔叔”沿路捡着自己掉落的巧克力,带着哭腔嘟嘟囔囔:“啊,袋子烂掉了,破破烂烂装不了…破破烂烂的啊…“

阿权站在一边饶有兴味地观察他,有什么事值得一个男人哭成这样?他想着那些女孩离开他时的样子,这男人的哭,怎么看都跟她们的不太一样。可以直接问他为什么哭吗?

“你吃我的饼干?”那男人稍稍止住了哭声,终于注意到了一直在旁边观察他的阿权。

“啊?额…”阿权看了一眼手里被啃了一半的巧克力饼干,这…怎么下意识就吃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阿权一边鞠躬道歉,一边往后退。虽然有点丢脸,可是,亲眼看过了“大哭叔叔”,更想去了解他的故事了怎么办。

末班车上的慎二也觉得有点丢脸,刚刚那个人也算是帮了忙,吃块饼干,自己居然吼出来了,那时的气氛明明不是这样的,作为正经的社会人,很失态了。


 

【2】

慎二小声啜泣着,咬着阿权给的可乐饼。他一边抽泣一边吞咽,时不时就要被噎一下,擦眼泪却把油抹到了脸上,勾了半天也没从裤兜里勾出手帕…这种程度的手忙脚乱,我闻慎二真的是很久违了。

“你慢点…”阿权拧开一瓶水递给他,揉揉他的肩膀:“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伤心事啊?”

今晚,阿权早早结束了在俱乐部的工作,让最新一位拿到他家钥匙的女孩先回去等他。他自己专门买了可乐饼在车站附近找“大哭叔叔”,一不小心吃了人家的饼干这种丢脸事,总要挽回一下吧。

然而,末班车过了,他也没有来。

算了,都市传说里也没说他每天都会出现啊。直接回家好了。阿权往前走了几步,居然看到了俱乐部的几个朋友,在街边的电箱前围着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指指点点的。阿权走近一点,好吧,自己等了好久的“大哭叔叔”居然在这里。

“阿权怎么在这?”朋友们见到他都是一脸惊奇。这种时候,他跟任何生物,出现在任何一张床上,都比现在的状况合理。

“我路过…这位是?”他指着倒在路上的“大哭叔叔”,自己的朋友里有人认识他?

“不知道呢,看他哭得伤心,停下问问…”

“在别的地方也见过他这么哭…“

“好像是醉了…”

在朋友们的七嘴八舌中,阿权蹲下去看他。还是一样的双肩包,领带,白衬衫,最重要的——这个男人哭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惨啊。

“你,你吃了我的白色恋人。”“大哭叔叔”果然是喝醉了,他抬起头,在人群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吼了出来。

周边朋友散发的了然气息,让阿权有点想笑,我是主张大同博爱,男女平等,但也不至于来者不拒到这样的程度吧。

还没等他解释什么,自以为掌握了事实真相的朋友们,就找着各种蹩脚借口开溜了。“精神病制造机”和他的产物纠缠时,正常人必须远离。

阿权把“大哭叔叔”扶到街边的椅子上坐好。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开口道:”所以,你到底在伤心什么啊?“

“有好吃的可乐饼哦。“见他还是低着头不说话,阿权继续:”做饼的土豆和洋葱,都是邻居奶奶亲手种的,整个夏天的味道全在里面。鸡蛋面包糠厚厚裹一层,炸的也很脆呢。美乃滋满满地浇在上面,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美味了…“

“给…给我一块…”慎二抽抽噎噎伸手去拿,太失败了,怎么像个小孩一样,为了块可乐饼就把灵魂给卖了。

“那,告诉我你在为什么伤心吧。”阿权有点得意。

“前女友没喜欢过我。她只是单纯接受了我这个对她感兴趣的人。太伤人了。”

“这很值得哭吗?”

“她说,坚持说服自己喜欢了我几年,很辛苦。还不够让人难受吗?而且,她到底为什么突然就不肯坚持了。既然选择了,就算为了气氛也要一直做下去吧。”

“你很喜欢她?”

“她甩了我,居然甩我??好生气!!“

阿权想起那些在他面前哭得很惨的女生,果然不一样,这是个小学生。”所以,你想跟她和好,甩她一次?“

“我不是那种人渣好嘛!我只想知道是为什么。不是说好了,人是无法改变的吗?搬家,改发型,辞职、换工作,你就可以去做另外一个人了?做梦吧!可是…可是…她好像已经走的很远了…像是我从来没认识过她那样远…”

慎二说着,眼泪一串接一串往下滑,手上的可乐饼也放下了。阿权轻轻揽过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没谁会说好这种事啊。”


【3】

台风马上就要来,雨还没开始下。

阿权站在阳台上抽烟,听着河岸那边传来的风吹草动声。他扯了扯旁边的枝枝蔓蔓,熟透的苦瓜已经送给邻居小姐了。如果那些苦瓜被吹到地上,落地生根,来年开花结果,也很好吧。

就在他吐出最后一口烟,打算回房间打游戏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公寓前的小路上。还是那样的白衬衫、双肩包、一抽一抽的肩膀——“大哭叔叔”我闻慎二居然在这里出现了。

原来甩了他、让他哭成这样的,就是新搬来的那位邻居小姐吗?多可爱的女孩,怪不得他这么难过。他怎么又来了,又哭了?

“喂——慎二!你等等!”阿权喊了一声,见他回头就急急忙忙冲了下去。

“马上要下雨,你带伞了吗?”阿权一口气跑到他面前,气喘吁吁。

“谢谢,没关系。我要回去了!”慎二擦擦眼泪。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是在这种时候出现。

一阵风从他们两之间的尴尬中吹过,一滴两滴…雨水跟着落了下来。阿权诚恳地说:“既然没有伞,请慎二先去我家避雨吧,等雨小一点再走。”

慎二看着他亮闪闪的眼睛,实在不知道该对现在的气氛作何反应。去,我们几乎算是陌生人,这样突然登门太失礼了。不去,邀请如此诚恳,而且我们还一起吃过东西,自己还被他抱过…也不算是完全意义上的陌生人了吧。

“走吧…”就在他难以抉择的时候,阿权拉过他的手,顶着越来越大的雨,朝着公寓跑去。阿权的手指很长,手掌宽厚柔软,触感温柔。

回到房间,两个人擦干头发。盘腿对坐在风扇前,等着吹干身上的水。

“很久没在不开空调的屋里待过了。台风前夜,房间里的感觉很特别呢。”无论任何时候,我闻慎二都没法放下他的“气氛”。

“慎二,冰啤酒?”自从得知了他的名字,阿权就一直“慎二、慎二”的叫他,奇怪的是,这样的自来熟并没有让他反感。慎二接过阿权递过来的冰啤酒,也没能躲开阿权的问题:”说说,今天又是为什么哭啊?“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他把头扭到一边,强迫自己去看阳台上那颗缠缠绕绕的植物。

“又不说。”阿权环顾了一下四周,今天家里没有吃的东西,好像不能诱惑你开口了呢,不过:“慎二要不要玩游戏?输的人要乖乖回答问题哦。”

半个钟头很快过去。

“你输了!现在就回答我,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说到打游戏,我闻慎二从来没有服过谁。既然你非要用这种东西一决高下,那就做好必输的觉悟吧。

"跟慎二玩游戏真有意思,以后都想跟你一起玩。”阿权的声音轻轻的,像是绽开的泡泡。

“这是小学生才会说的话吧。以及,快点回答我的问题。”慎二觉得有必要故作凶狠一点。面前这个人,实在太温柔了。

“因为,慎二很可爱啊。哭得那么用力,在我看来,是个有'心'的人。”阿权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向他靠过来。

“什…什么意思啊…”而且,你也靠的太近了吧。

“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什么是心碎。我闻先生,你能告诉我吗?”

“我…不知道……”

“你不是正在为邻居小姐心碎吗?”

“那不一样。”

“你今天的眼泪,跟之前的不一样?”

“我是来还她落在我家的豆苗的,顺便告诉她,我也要面对新生活了。她却说,对我的事情完全没兴趣。我再来,她就报警…我真的就被人讨厌到这个地步了吗…”啊,被套话了。

阿权看着慎二脸上精彩纷呈的情绪来回转换,不由得再一次发出感叹:“我闻慎二,真的是很可爱啊。”


【4】

经过一番周折,最终阿权还是帮慎二找到了他失踪的哥哥。他们就约在阿权工作的俱乐部里见面,阿权在台上打碟,远远看着慎二跟哥哥在吧台那边聊天,气氛好像还不错。

时隔十多年,我闻慎二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他的哥哥。他说不好自己的心情,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今天主要是为了制止他继续去做那些损害家族名誉的事才见面的。用他可以接受的方式,说服他听进自己的话就可以了吧。

然而,现实真的是十分残酷。他的哥哥,从当年离家出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是他知道的那个人了。

“带着假面生活,看着你,我就要吐了。”

“我们那个家早就烂透了,你明明知道的。”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察言观色,看别人眼色活着。”

“虽然我觉得没可能,但还是祝你能找到一个人,在他面前,能用你的本来面目活着。”

谁说气氛不重要了,我们本来可以好好收场的,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些你我都知道的事说出来。它们是属于沉默的,就应该永恒的沉默下去才对啊。我有多可悲这件事,就真的那么需要被你提醒,被她提醒,被所有人提醒?真是承蒙关照,谢谢你们了。

慎二的哥哥离开后,他就趴在吧台上不动了。阿权在台上望着他的背影,看来,进展不太妙啊。所以,除了前女友,家人也是令我闻先生心碎的存在吗?

阿权端着一杯酒走到慎二旁边坐下,一只手轻轻按在他的头发上:”慎二,又哭了吗?这里人很多,千万不要抬头哦,被这么多人看去就不好了。你慢慢来,我守着你。”

“啊——!”

“啊——!“

伴随着异口同声的惊叫,阿权和慎二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们转过身,一个女生握着一根细棍子在喘粗气,死死盯住阿权,眼泪打湿了她的长卷发,流到荧光色的裙子上,妆不能更花。

刚刚就是她一棍子打在了阿权摸着慎二的那只手上。

“由美酱,你终于出现了。”阿权被打却丝毫不生气,还挂着他那个让人看不够的笑,主动抱她:”你和你的小猫都好吗?“

“放开我!你才是消失了的那个人吧!”

“我的钥匙还在由美酱那里,你随时都能来找我的。自从上次你跟水野姐姐在我家碰面后,就再也没出现了,我也很疑惑呢。这么久了,很想你。”

“那是因为上次我去时,你们正在…“

“就是为了这个吗?可是,我也有好好招待由美酱,水野姐姐就没在生气哦。”

听到这里,那个女生原本稍稍平复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她一把推开阿权,挥棒向他的头上打去。站在一旁的慎二来不及细想,伸手护住阿权的脑袋,用胳膊替他挡了这一下。此时的阿权也终于回过了神,拉起捂着胳膊大声喊痛的慎二,飞似的逃出了俱乐部。

“疼疼疼疼疼…你快给我停下,两个大男人被女孩子追成这样,真的可以吗?“后脑勺突突地疼,胳膊更疼,完全不是适合跑步的气氛,快点停下来啊。

“那么疼吗?”阿权伸手去摸慎二肿起来的胳膊,这才发现他的手背也肿着。

“你们是怎么回事啊?”

“由美酱很可爱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这个渣男!不对,是人渣!”我刚刚听了全程好嘛,明明是你自己劈腿,把人家女孩逼成了那样。

“嗯?渣男?什么…”阿权无辜地歪歪头,他是真的不明白。

“你到底同时跟多少女人在交往,这还不是渣男!“

“都没在交往哦。我只是想她们快乐。”

“难道你不喜欢她们吗?”

“喜欢啊。不过我定义的喜欢,可能有一点特别。”

“能有什么特别的!男人最简单了!想念对方,想跟对方聊天、约会、时时在一起,除了对方谁也不在意,这就是喜欢了啊!”

“是…这样吗?这样的喜欢,会心碎吗?”


【5】

闹钟响了好几遍慎二才醒来,最近他不太好。几乎要比之前沉浸在所谓的“失恋”里还要糟。

这些天,只要跟人接触,他哥那句“你只会看人眼色活着”就会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不但影响业务,连日常交流都快难以维持了。无论他如何下定决心,不去把哥哥的话当一回事,但就是没办法走出这一轮的自我厌恶。

他懒懒地起床收拾自己,心不在焉打领带时,阿权的电话来了:”慎二,我刚刚结束工作,就在你家附近,一起吃个早餐吗?“

“我已经准备好去…”

“上班吗?”

慎二转过头看了看镜子里自己那张憔悴的脸:”没有,我可以出来。“

“我等你。”

挂了电话,慎二盯着已经黑掉的屏幕喃喃自语:“第一次翘班,居然是为了一个男人。我在搞什么。”

慎二终于后知后觉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惊讶的事。如果说,他在什么人面前,几乎放弃了读空气的话,阿权就是那唯一的一个。是因为每次遇到他时,自己总是身心疲惫到毫无防备只想说真话,还是说,阿权的存在,就是有那么特别呢?

“虽然我觉得没可能,但还是祝你能找到一个人…”慎二用力摇了摇脑袋,把他哥哥这句类似于“孤独终老”的祝福甩出去:“就找一个给你看看好了。”

阿权找的这家店,明明就在家附近,慎二却从来没有留意到。坐了没一会儿,大根烧就被端了上来。矮矮的萝卜被煎得微焦,像一排冬天穿着厚棉衣的小朋友,乖乖站在盘子里。好看的金黄色在欧芹碎的衬托下更加耀眼。撒上一圈酱油,再加一点白糖,一口咬下去,鲜香清淡,软糯入味。

“嗯~~果然还是淡口酱油和大根烧最配了。”慎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我也很喜欢这样呢。”阿权笑着回到。

“很久都没有坐下来,认认真真吃一顿早餐了。”

“所以,以后可以经常约慎二一起吃饭吗?”

“当然可以啦~”答应的速度之快连慎二自己都吓了一跳,真的…气氛什么的,好像已经完全不在意了。“说起来,你今天特地来找我,有事吗?”

“好几天不见慎二,有点想你。还有,前几天在俱乐部碰到了你哥哥,他让我转告你,那天他的话说重了,对不起。"

“这样的话也是可以随便脱口而出的吗?拜托,我可不是你那些女孩子。”

阿权笑得更加温柔:“是真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

前几天在俱乐部工作时,阿权又一次看到了慎二的哥哥,他冲下台去揪住他,想知道那天他到底跟慎二说了什么。阿权没想到这家伙比他弟弟还要容易套话,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收获了这位哥哥对自己弟弟的全部评价:“官员子弟出身却毫无成就,在极其虚伪变态的家庭里长大,除了察言观色讨好别人什么都不会。“

阿权有点不明白,这样的慎二,难道不是更令人心疼吗?在这样的环境里,长成了毫无廉耻洗脑大师的哥哥,居然在看不起勤勤恳恳、努力上进、即便放弃自己也要成为正经社会人的弟弟。不用想也知道他跟慎二说了怎样的话。唉,这几天慎二一定很伤心吧。

看着在舞池里肆无忌惮扭来扭去的哥哥,阿权的思维莫名又飘到了慎二说的“会让人心碎的喜欢”。慎二没出现的这几天里,我已经完成了想念,下一步,要去约会了呢。


【6】

市川元小姐,果然是一位优秀的女性呢。

两人坐在汽车后排,市川小姐的手指悄悄勾过来时,慎二在心里发出了这样的赞叹。年轻可爱,性格温顺,还是大阪分公司业务量第一。作为同事或者女友,都是无可挑剔的对象。这样一位优秀女士主动示好,于情于理都不能让她失望才对。

“无论何时,你总在察言观色!”

就在他准备缠上市川小姐的手指时,哥哥的声音又一次在慎二的脑子里炸开。好吧,好吧。慎二收回出了一层细汗的手,揣进裤兜里,他转头望向窗外,轻轻咳了一声。聪明的市川小姐立刻悄无声息地往旁边挪了挪,退回了安全距离。

如果是之前的自己,肯定就顺着气氛进行下去了吧,那样会更好吗?总之,不管怎么想,这个场景还是让人有点想哭啊。什么哥哥啊,明明就是个混蛋,快去死吧。

“要是现在哭了,阿权会突然出现,缠着我问原因吗?”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阿权了,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从吃早餐那天开始,阿权就总是来找他,还常常在他家借住。阿权凌晨结束工作,会带着早餐来他家,跟他一起吃完,目送他去上班,再去他床上休息。在阿权来借住的日子里,慎二也会按时下班,早早赶回家,只为了和他一起吃晚餐、玩游戏、或者干脆只是赖在沙发上,说些不正经的无聊事,直到阿权去俱乐部工作。

阿权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天天把“慎二真可爱”、“今天也很想你哦”、“好喜欢慎二呢”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开始时他还有点不习惯,后来就只是“嗯嗯嗯,知道了“的敷衍他。哼。我可不是那些等着一脚踏进去,再为你发疯的女孩子。而且,说这样的话,即使是玩笑,也好歹拿出一点真心来吧。

那天,他跟阿权一起打扫屋子,换床单时,他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说起来,千万不要把那些女孩领来我家哦…“

“那个…没有……早就没有女孩子了。慎二,所以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吗?”

“诶?”有什么是我应该明白的吗。

慎二抬眼看阿权,他有点心虚。出于跟自己“非得找到一个人”的无聊约定,他在阿权面前一直都是毫无掩饰表达自己的。一起喝酒时东倒西歪毫无形象,输了游戏就大吼大叫“不服,再来”,听说了好的餐厅立刻约他…阿权的出现,让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空气是拿来呼吸的“,结果却是这样……?

阿权盯着慎二,眼睛红红的,瞪大眼睛不让眼泪落下来,他咬紧牙:“我闻先生,你就是个渣男,不对,人渣。”

”你在说什么呢……“

眼泪眼看就要决堤,阿权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慎二家。


【7】

“你们根本就是在同居嘛~”酒吧里,妈妈桑调着酒,用不怀好意的语气嘲笑趴在吧台上哼哼唧唧的慎二。

“什么啊…还有,把你那恶心的笑给我收起来!”

“这样炸毛很容易被吃掉的哦。”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慎二撑起身子,斜眼瞪着妈妈桑不说话。

“装作看不懂,一味享受别人的喜欢,你真的太差劲了。说你是人渣,没有问题。“

“我是来问关于‘人渣’的事的吗?你倒是说说我要怎么办啊!”

“不知道哦。”

“你才最差劲了!”

“他喜欢你,你看起来也很喜欢他。都住到一起了。这还能怎么办。我这种资深专家,不是很想参与小学生们的恋爱日常。”

“恋…恋什么爱啊……我只是有点困惑而已……喜欢什么的…不…不是…”

“烦人的小学生。”妈妈桑擦好一排杯子,迫不及待地跑去给客人上酒,看来是真的不想理他了。

出了酒吧的门,夏夜的晚风让慎二的脑子有点清醒了——所以,我和阿权……

想想那些可口的早餐,每天都按时出现的温馨陪伴,第一时间分享的无聊趣事,不被当做一回事的甜言蜜语…真的那么不懂吗?而且,明明每天都有在偷偷留意,阿权身上有没有新的香水味,还在为没有任何发现而庆幸…这还不够明显吗?

我到底是有多卑鄙啊,只忙着自我满足,忙着所谓的”用本来面目去活着“,相比阿权的坦诚,我这种沉浸在他的温柔里,一心只顾自己的人,确实,确实,确实,太差劲了啊!看看手表,还有去立川的末班车,既然电话打不通,我要直接去找你。

慎二有点醉,他脚步虚浮的一路狂奔向车站,身影被路灯拉得好长。常年疏于锻炼的他跑得东摇西晃,气喘吁吁,内心却被坚定的信念填满,此生都未有过的平静,给了他无限的力量。

“你怎么又来了!”

大岛凪蹲在公寓前,看起来像是在给什么家具涂油漆。看着上气不接下气向她跑来的慎二,立刻警觉起来。小凪丢掉刷子,把那个家具安顿好,举着手机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报警。

“不…不…”跑得太累了,慎二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真的会报警哦!”眼看小凪就要拨号。

“不…我不是……来找……阿权!”

慎二的眼睛突然亮了,闪闪的,好吓人。小凪回头看了看,阿权正好出来了,是去俱乐部上班吗?

“不是来找我的?那我走了。”阿权温和的脸色瞬间暗下来,转身上楼。

“别…”

“想我不报警的话,你现在就离开!”小凪真的有点生气,这个人到底要干嘛。

“阿权,你别……我是来跟你说……说……”慎二情绪激动,呼吸发紧,舌头打结,他左摇右晃,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句子——

“那个…令人心碎的喜欢,你愿意收下吗?”

阿权的背影抖了抖,头也不回地继续往楼上走,慎二想也不想,迈开步子就追了上去。留在原地的小凪还举着手机,她一动不能动,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半死:“坂本小姐,快出来看少女漫画……”


 

END

=========

  1. 本文里面的“社会人”是日剧语境里那种“认真上班,做符合社会规则的人”,不是大金链子大金表那种。(就为什么要解释这种事)

  2. 赶上了中秋的最后几分钟,我圆满了。

  3. 可能会写番外的。毕竟我是如此爱高桥一生。

Sevenstucks

「假面」 阿權x慎二

Chapter 2


mama:(電話嘟嘟嘟)我聞君 今天來立川店裡嗎?


慎二:啊 抱歉 公司還有點事情 就不來了


mama:那個啊 今天阿權在我們立川店有活動 人家好歹還送你回家呢 來道個謝?


慎二:(那天醉得成泥了...)啊 好 我這邊完了就過來


⋯⋯⋯⋯⋯⋯⋯⋯⋯⋯⋯⋯⋯⋯⋯⋯⋯⋯⋯⋯


慎二一下班就幹到了Bubble bar 


喧囂  嘈雜


昏眩  迷情


男男  女女


把握著所有節奏的那個人


只專注於調音台一方天地


不語


抬眼...


Chapter 2




mama:(電話嘟嘟嘟)我聞君 今天來立川店裡嗎?


慎二:啊 抱歉 公司還有點事情 就不來了


mama:那個啊 今天阿權在我們立川店有活動 人家好歹還送你回家呢 來道個謝?


慎二:(那天醉得成泥了...)啊 好 我這邊完了就過來



⋯⋯⋯⋯⋯⋯⋯⋯⋯⋯⋯⋯⋯⋯⋯⋯⋯⋯⋯⋯



慎二一下班就幹到了Bubble bar 




喧囂  嘈雜


昏眩  迷情


男男  女女




把握著所有節奏的那個人


只專注於調音台一方天地



不語



抬眼



⋯⋯⋯⋯⋯⋯

啊 是那個人 



墨藍西服 雙肩棕色辦公包 整整齊齊的領帶

一手提著 「白色戀人」



正盯著自己看

有點可愛所以



有了笑意



‘我聞君’


(揮手




⋯⋯⋯⋯⋯⋯⋯



啊 他看見我了




便服 項鍊 花臂 鎖骨 鍵盤上的手 周圍的女人

一手控制調音台



雖然沒聽清


但我知道

阿權在叫我


‘阿權’


(揮手


(Dj台可真顯眼呢 進門就能看見



⋯⋯⋯⋯⋯⋯⋯⋯⋯⋯⋯⋯⋯⋯⋯⋯⋯⋯⋯⋯



「他的視線與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會」



⋯⋯⋯⋯⋯⋯⋯⋯⋯⋯⋯⋯⋯⋯⋯⋯⋯⋯⋯⋯



mama一邊擦杯子 一邊看著兩人(媚眼



阿權:我聞君是專程來看我的嗎~好開心



慎二:蛤?才....才沒 附近有個那個..項目....過來看看..順道坐坐而已


阿權:喔~這樣啊 我聞君手上的是?


慎二:....那個...去北海道出差帶了點特產...

mama好像喜歡 就帶過來了 順便 分你點

再順便...嗯....謝謝你上次送我回家



mama:(????



阿權:啊這樣啊  大丈夫ですよ~(沒關係喔不用這麼客(可)氣(愛)




身材火辣的不知名阿權迷妹A:阿~~權~~ 快過來喝酒啦~~(拉阿權手


阿權:啊 馬上喔~(推開



慎二:???挺受歡迎嘛(果然是


party people)




阿權:抱歉..我馬上回來喔~(被拉走




慎二:什麼啊那些女人(轉向mama喝啤酒


mama:哎唷 這個舞池一半的女人都是為阿權來的


慎二:哦 (呵




走了算了 謝也道了 酒也喝了 還留在這兒幹什麼





「可那種奇怪的波瀾是怎麼回事」





「我原以為  自打我會察言觀色開始


     

  就 已經不會再產生更生動的情感了」





⋯⋯⋯⋯⋯⋯⋯⋯⋯⋯⋯⋯⋯⋯⋯⋯⋯⋯⋯⋯



不知不覺 已經過了回中目黑的末班車點了



⋯⋯⋯⋯⋯⋯⋯⋯⋯⋯⋯⋯⋯⋯⋯⋯⋯⋯⋯⋯



慎二:湊...........



mama:我聞君最近不清醒呢 上次喝暈 這次忘記時間...



慎二:....那是因為..


阿權:太累了吧.  要不就睡我家吧 活動也差不多完了 家也不遠



慎二:又要麻煩你了........

ごめんなさい(抱歉



阿權:沒關係喔 走吧


慎二:嗯



⋯⋯⋯⋯⋯⋯⋯⋯⋯⋯⋯⋯⋯⋯⋯⋯⋯⋯⋯⋯





乌乌乌乌鸦
傲娇鬼超可爱~_(:з」∠)_

傲娇鬼超可爱~_(:з」∠)_

傲娇鬼超可爱~_(:з」∠)_

Sevenstucks

「假面」 阿權x慎二

Chapter 1


Bubble酒吧裡回想著與哥哥的對話


「慎一:你還是沒變啊


慎二:是啊 我外型沒怎麼變吧 倒是你 怎麼幹去了騙人的行當?算我求你了吧哈哈 別拿真名出來混...


慎一:我是說 我都要吐了 你還是跟原來一樣 帶著假面過活 你都幾歲了?噁不噁心?看到你堆出來的笑臉我都想吐


慎二:你在說些什麼??


慎一:不管你怎麼開玩笑 想營造出好的氣氛也沒用 那個家早就徹底完蛋了 你到底在維護些什麼?在家也好 在公司也好 在喜歡的人面前也好 你做好你自己吧 ...



Chapter 1



Bubble酒吧裡回想著與哥哥的對話



「慎一:你還是沒變啊


慎二:是啊 我外型沒怎麼變吧 倒是你 怎麼幹去了騙人的行當?算我求你了吧哈哈 別拿真名出來混...


慎一:我是說 我都要吐了 你還是跟原來一樣 帶著假面過活 你都幾歲了?噁不噁心?看到你堆出來的笑臉我都想吐


慎二:你在說些什麼??


慎一:不管你怎麼開玩笑 想營造出好的氣氛也沒用 那個家早就徹底完蛋了 你到底在維護些什麼?在家也好 在公司也好 在喜歡的人面前也好 你做好你自己吧 


           你啊 就算只有一個人 能讓你敞開心扉的話 你會不會就活得輕鬆一點?」





慎二靠在吧台上 一杯一杯地喝著啤酒


mama:我聞君!別喝了 這都多少杯了?(順勢搶走杯子


慎二:mama 杯子還我


mama:怎麼了嘛?


慎二:戀情失敗 家裡又被哥哥搞得一團糟 工作又不順

            


           啊 我的人生就是一團亂麻啊(酒一飲而盡


mama:因為是我聞君 所以沒關係啦 沒有我聞解決不了的事(摸頭


慎二:就是那句「因為是我聞啊」 

          

          人間毒藥

  

          就是那個我聞慎二  領導最喜歡的員工 後輩學習的榜樣 家裡的頂樑柱 最好的男朋友

     

          其實...其實..


          啊算了



mama:來客人了 先去忙了 酒差不多得了 明天還要工作呢




慎二:其實...其實  我早已不是我自己了


我真正 喜歡什麼呢?我聞慎二 是誰啊?



我不過是


一直製造讓人感到舒服的空氣



一直帶假面過活



一敗塗地



————————————————————




頭一回 慎二喝暈在bubble酒吧


mama:我聞君!!不是叫你少喝點?!店裏還有客人 怎麼送你回去??明天不工作嗎?!


慎二:mama 嗚嗚


年少..以為 再過十年...不管..什麼事 什麼事..我都能做到...但那..不過是..謊言啊嗚嗚..

我什麼..也做不到




「僕わいつまでも 何も出来ないだろう」




mama:這孩子在亂說些什麼? 

ね!阿權 拜託你了 把我聞君送回他家吧!他就住在中目黑x丁目


阿權:好 我這邊也差不多了 mama看店辛苦了 那 我先走了


mama:拜託了




————————————————————




阿權:我聞君 到x丁目了 你家在哪裏?我聞君?


慎二: なにそれ?だれか??(蛤?什麼...啊 你是誰..啊)(揉太陽穴


阿權:是在Bubble bar裡策劃活動的Dj 阿權喔

 mama拜託我送你回家


慎二:這樣....啊 ごめん(對不起)....


(party....people 嗎?


上...這邊的..電梯


⋯⋯⋯⋯⋯⋯⋯⋯⋯⋯⋯⋯⋯⋯⋯⋯⋯⋯⋯⋯

到...了 鑰匙..在包...裡(暈倒了


阿權:我聞君?(一手扶一手拿鑰匙


·⋯⋯⋯⋯⋯⋯⋯⋯⋯⋯⋯⋯⋯⋯⋯⋯⋯⋯⋯


阿權給慎二倒了一杯熱水 等他醒來



慎二:啊 幾...幾點了?(揉眼


阿權:三點了喔


慎二:對不起 你先回去吧 麻煩你了


阿權:好   嗯...那個..對不起 擅自用了你的廚具 給你煮了點蜂蜜水醒酒  趁熱喝喔 


慎二:啊?喔喔 沒事 好


阿權:(湊近)我聞君明天還要工作喔~ 下次不要喝這麼多了


慎二:(扭頭)(湊 好近 果然是party people嗎)

       

  啊 好 今天真的麻煩你了



阿權:大丈夫だよ 我聞君ってカワイイね~


(沒關係喔   我聞君好可愛~)





End


————————————————————————————————————————



慎二:(??我有什麼可愛的













                


蒹葭夜有霜

BGM拟剧论
《风平浪静的闲暇》我闻慎二×大岛凪

我还是投那只慎二股~华妹的颜越看越正!

BGM拟剧论
《风平浪静的闲暇》我闻慎二×大岛凪


我还是投那只慎二股~华妹的颜越看越正!

Willa潇
既然第八话剧组这么调皮🙊 那...

既然第八话剧组这么调皮🙊


那么我也…🙊

既然第八话剧组这么调皮🙊


那么我也…🙊

小姚小姚崤

呜我太喜欢慎二了,每次他大哭的时候都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辣可爱鸭!

很多人说慎二是渣男,emmm我觉得还好吧,虽然慎二有时候太毒舌了,还像个小学生,但他还是很爱小凪的啊,有时他甚至比小凪更了解她自己,啊我真的太喜欢慎二了!

每次一听到主题曲,就想起慎二一边低头大哭一边走路的亚子!hhhhhh

呜我太喜欢慎二了,每次他大哭的时候都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辣可爱鸭!

很多人说慎二是渣男,emmm我觉得还好吧,虽然慎二有时候太毒舌了,还像个小学生,但他还是很爱小凪的啊,有时他甚至比小凪更了解她自己,啊我真的太喜欢慎二了!

每次一听到主题曲,就想起慎二一边低头大哭一边走路的亚子!hhhhhh

林桑耶

突然想站阿权和慎二的cp😭😭

突然想站阿权和慎二的cp😭😭


菊花

凪のお暇

凪的新生活

大島凪•黒木華

我聞慎二•高橋一生 ​​​


从四重奏开始就好喜欢高桥一生!感觉他总是演这种明明很深情却装的像个クズ男的角色,好心疼,从一开始就觉得慎二才是真正应该和凪在一起的,虽然俩人有很多问题(而且ゴン在坏坏的同时又那么温柔差点让我倒戈,但我一直坚信真正适合凪的是慎二!两个人在一起明明也那么甜却一个装不在意,一个忽略了,我太心疼了😭😭每次慎二要坦白最后都要变成讽刺的话,这么傲娇伤害别人自己也越来越受伤,我真的好心疼😭😭

凪のお暇

凪的新生活

大島凪•黒木華

我聞慎二•高橋一生 ​​​


从四重奏开始就好喜欢高桥一生!感觉他总是演这种明明很深情却装的像个クズ男的角色,好心疼,从一开始就觉得慎二才是真正应该和凪在一起的,虽然俩人有很多问题(而且ゴン在坏坏的同时又那么温柔差点让我倒戈,但我一直坚信真正适合凪的是慎二!两个人在一起明明也那么甜却一个装不在意,一个忽略了,我太心疼了😭😭每次慎二要坦白最后都要变成讽刺的话,这么傲娇伤害别人自己也越来越受伤,我真的好心疼😭😭

Polaris.

凪的新生活第四集这里真好

阿·男女通吃·权

不过……
伦也又演了中央空调嘛😂😂😂

凪的新生活第四集这里真好

阿·男女通吃·权

不过……
伦也又演了中央空调嘛😂😂😂

涂一点眠

#凪的新生活# 

是开播前画的(


图三参考漫画的发型,图四根据剧版中村桑造型重画了ゴンさん。


∠( ᐛ 」∠)_

#凪的新生活# 

是开播前画的(


图三参考漫画的发型,图四根据剧版中村桑造型重画了ゴンさん。


∠( ᐛ 」∠)_

satoyoo

权君真的和谁都可以 😂这可能是终极·中央空调吧!

看完第四集 我甚至觉得,男一男二在一起好吗!

慎二完全被压制了,明显受化 😂。

在线等大大写个,权二?权慎? 我真的可以!

权君真的和谁都可以 😂这可能是终极·中央空调吧!

看完第四集 我甚至觉得,男一男二在一起好吗!

慎二完全被压制了,明显受化 😂。

在线等大大写个,权二?权慎? 我真的可以!


Willa潇
摸个第三话的感想 关于我闻慎二...

摸个第三话的感想

关于我闻慎二在人前人后的反差🙈

摸个第三话的感想

关于我闻慎二在人前人后的反差🙈

Willa潇
第二集的慎二呜呜呜呜 看完后我...

第二集的慎二呜呜呜呜

看完后我就飞速摸鱼!!

你怎么这么小可怜!!!

每剧一哭都要变成每集一哭了🥺

第二集的慎二呜呜呜呜

看完后我就飞速摸鱼!!

你怎么这么小可怜!!!

每剧一哭都要变成每集一哭了🥺

Willa潇
摸了个心口不一的别扭鬼 追妻路...

摸了个心口不一的别扭鬼

追妻路漫漫也是你作的🙃

摸了个心口不一的别扭鬼

追妻路漫漫也是你作的🙃

Willa潇
#高桥一生水仙#我闻慎二x贝原...

#高桥一生水仙#

我闻慎二x贝原茂平


“敢渣我的话脸皮都给你扯歪”

“诶疼疼疼——怎么会呢,贝贝这么可爱,我最喜欢贝贝了——”

“闭嘴。”

#高桥一生水仙#

我闻慎二x贝原茂平


“敢渣我的话脸皮都给你扯歪”

“诶疼疼疼——怎么会呢,贝贝这么可爱,我最喜欢贝贝了——”

“闭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