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戴斯蒙

6666浏览    172参与
xxxxxxx桀
画的我好想吃炒肥肠哦………

画的我好想吃炒肥肠哦………

画的我好想吃炒肥肠哦………

xxxxxxx桀
摸鱼,觉得蛮可爱,发一发

摸鱼,觉得蛮可爱,发一发

摸鱼,觉得蛮可爱,发一发

xxxxxxx桀

袋装戴斯蒙,以及冬日限定版袋装戴斯蒙(?

袋装戴斯蒙,以及冬日限定版袋装戴斯蒙(?

harukaze晴風

摸鱼以及对象的生日礼物x
第一次做玩偶外加打样,hin开心,新(但是没有卵用的)技能get

摸鱼以及对象的生日礼物x
第一次做玩偶外加打样,hin开心,新(但是没有卵用的)技能get

零酒拾栖

p1.看到戴斯蒙和肖恩的一段对话里似乎翻了两次大白眼
p2.我就不该看B站然后知道戴斯蒙的结局x
   在刚玩半个月的游戏后找到了自我x我想搞戴xxx这个小天使怎么最后就^#…%*!真成了天使^*.. ;!!
玩的2和兄弟会,直到这两天才体会了连杀的快感😂

p1.看到戴斯蒙和肖恩的一段对话里似乎翻了两次大白眼
p2.我就不该看B站然后知道戴斯蒙的结局x
   在刚玩半个月的游戏后找到了自我x我想搞戴xxx这个小天使怎么最后就^#…%*!真成了天使^*.. ;!!
玩的2和兄弟会,直到这两天才体会了连杀的快感😂

寒冷之北.-
*杂食枕头活动正在火爆进行当中...

*杂食枕头活动正在火爆进行当中*

*娇俏群号656765640赶紧加入*

Have a nice dream.

“你看起来很疲惫,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了。”旁边的人这么说。
“这…这其实只是一场梦对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肖恩握着酒杯,声音里透露出些许哽咽。“这场谈话只不过是我的大脑制造的幻影,你也没真正的活过来。”

戴斯蒙德笑着,“你让它成为真实,你让它成为虚假。”

冷清的酒吧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制造的声音,木头椅子的支呀声轻微的响起,酒液哗哗的流出瓶子倒入酒杯,又被一饮而尽。

“为什么来找我了?”肖恩嘟囔着,“今天也不是什么纪念日,也不是生日,也不是…你的忌日。”他抹了把脸,糟糕的脸色...

*杂食枕头活动正在火爆进行当中*

*娇俏群号656765640赶紧加入*

Have a nice dream.

“你看起来很疲惫,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了。”旁边的人这么说。
“这…这其实只是一场梦对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肖恩握着酒杯,声音里透露出些许哽咽。“这场谈话只不过是我的大脑制造的幻影,你也没真正的活过来。”

戴斯蒙德笑着,“你让它成为真实,你让它成为虚假。”

冷清的酒吧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制造的声音,木头椅子的支呀声轻微的响起,酒液哗哗的流出瓶子倒入酒杯,又被一饮而尽。

“为什么来找我了?”肖恩嘟囔着,“今天也不是什么纪念日,也不是生日,也不是…你的忌日。”他抹了把脸,糟糕的脸色透露出他的疲惫不堪。“在提醒我你其实死的很冤?突然想要复仇了?”
戴斯蒙德眨了眨眼,“那个…听起来倒是很吸引人,我是说,复仇。”
肖恩狐疑的盯着戴斯蒙德“认真的,快要七年过去了你才想起来要托梦说想复仇?”

“开个玩笑。”

肖恩嗤笑了一声,“你从来都没什么幽默感,文艺青年。”

酒杯一杯又一杯的倒满又喝光,酒瓶零零散散的摆在了桌子上。柔和的灯光洒在玻璃瓶上面,虚幻的光影显得不太真实。
被白色兜帽衫遮盖住的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嘴角的笑容却清晰可见。
沉默蔓延在这个空间里,英国人晃着酒瓶明显不想开口,大概是梦境,所以他没醉。

过于清醒。

“你偶尔也该休息一下…过度劳累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休息,多奢侈的字眼。”

肖恩哼了声,“要不是你们一个个的像是要在死亡名单里百米冲刺一样的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越來越小声的话语,到了最后又陡然提高的音量吓了戴斯蒙德一跳,“你们就那么不想留在世界上吗!”
他捂着脸,肩膀难以察觉的抖动。

“我甚至差点失去瑞贝卡。”


一声叹息。


“你知道吗?我本来是来祝你好梦的,但看起来我的工作还是很糟糕。”
“糟透了,救世主先生。”

白色红边的兜帽依然牢牢的扣在戴斯蒙德的脑袋上,表情被掩盖在影子里,身躯掩藏在光线里。
看着真的很不真实,肖恩想。

“我一点也不想你,一点也不。”
“一点也不…”

肖恩盯着酒杯,他不想承认。
他一点也不想承认这个急匆匆就跑去见祖先的人,他想到了近乎发疯。

“我知道,我知道。”
戴斯蒙德带着笑意的声音悄悄跃入他的耳朵里,一不注意就留在了他的心里。

不知何时。

酒吧里悄然响起了滴答声,他抬起头,噢,是时钟。

“看起来到了时间。”戴斯蒙德说。
“你要走了?”

戴斯蒙德看着他,“不…是你要走了,再聊下去就要过了睡觉时间了 ,记得数羊,小羊肖恩。”

谁他女马的是小羊!肖恩恶狠狠的看向了对面。

眼前却渐渐被一片漆黑覆盖,意识逐渐模糊。




“Have a nice dream,Shaun.”

他好像是听到了这么一句,这幅声音让他联想到一个人,还贼他马今人惊悚。迷迷糊糊醒来的肖恩摸到了他的眼镜戴上的时候想着。
那怎么可能是真的,死了那么多年的人。他晃晃头。
但,确实睡了个好觉?
肖恩打了个哈欠,决定去泡一杯咖啡。
咖啡啊…
或许过一段日子可以休息一会儿?肖恩摸着下巴思考着,他头顶的毛都掉了不少。

harukaze晴風

肖恩似乎梦到了戴斯来过,并留下了毯子。结果是:真的有毯子护住了他这个“外冷内热”(字面意义上的)的热源。

杂食枕头

门牌:656765640

肖恩似乎梦到了戴斯来过,并留下了毯子。结果是:真的有毯子护住了他这个“外冷内热”(字面意义上的)的热源。

杂食枕头

门牌:656765640

DEAD·亡魂

鹰起处。

EVERYTHING IS BLACK.


(鹰的姿势有参照)

鹰起处。

EVERYTHING IS BLACK.



(鹰的姿势有参照)

Psi
激情快乐摸,看建模感觉戴应该是...

激情快乐摸,看建模感觉戴应该是毛茸茸柔软短卷发,于是意淫了一下长发版

激情快乐摸,看建模感觉戴应该是毛茸茸柔软短卷发,于是意淫了一下长发版

Silver-光速跳坑

【刺客信条/环太AU/MA】Lemegeton

阅读预警


☞环太平洋AU,私设如山


☞存在设定改动


☞不是常规开机甲打怪兽谈恋爱爽文


☞本质上是allA(。


☞设定有大量雷!


☞机甲驾驶员M×舞姬A!


☞大量嗑药情节


☞小连载


☞随时坑


☞设定还没考据完毕所以有大量Bug


*震惊!新晋机甲驾驶员康纳·肯威竟做出这种事情……


*先驱们终于很有脑子的反思了一下它们为什么一直攻不下地球,所以它们做出了对策……


*想到哪写到哪,非常潦草,字数不定





tua màe é bruxa

你母亲是女巫

teu pai...

阅读预警


☞环太平洋AU,私设如山


☞存在设定改动


☞不是常规开机甲打怪兽谈恋爱爽文


☞本质上是allA(。


☞设定有大量雷!


☞机甲驾驶员M×舞姬A!


☞大量嗑药情节


☞小连载


☞随时坑


☞设定还没考据完毕所以有大量Bug
















*震惊!新晋机甲驾驶员康纳·肯威竟做出这种事情……


*先驱们终于很有脑子的反思了一下它们为什么一直攻不下地球,所以它们做出了对策……


*想到哪写到哪,非常潦草,字数不定

























tua màe é bruxa

你母亲是女巫

teu pai lobisomem

你父亲是个狼人


























雨一直下,一直一直在下。


门口金属质地的台阶被浸泡的漆黑,被通道间白灯又照得泛青。那个舞者脚后跟用力的朝后拉伸,肌肉线条绷得极紧,仿佛一根处于边缘的弹簧。他的小腹被脊椎压得抵在大腿正面上,胸口垂下的金色饰物从腿间缝隙漏出,一晃一晃的。


他蹲着,姿态轻松又紧张,他的嘴角咬着一节半透明的长管,随着牙齿扣合又打开的节奏一下下摇晃。长管中的液体很快就见了底,舞者烦躁的啧了一声,隔着几步路的距离将其丢进最近一条下水道缝里。


头晕目眩,眼前一瞬炫目又一瞬灰暗,是陡峭的悬崖或粘稠的蓝色大湖。所有殉道者们皆身披着铁灰色的外骨骼站在他身前,阿泰尔感到好笑又有点难过,这种状态下的他肯定没法儿干活,几分钟前他刚刚对着墙角的垃圾桶把中午吃的所有东西全部吐了出来,现在他的胃空空荡荡,仿佛魔鬼倾巢而出时的地狱。


他饿到自己都深感堕落,不过无所谓,只要他能拿到钱……能拿到物资……就有源源不断的药剂送过来,有了那些成分不明的鬼东西他才能确保自己精神上像个正常人,而不是什么跑出疯人院的病人。


舞者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面墙是何等肮脏,阿泰尔咒骂一声把手在墙上金属质地的拐角上又抹了一把蹭掉那些黏黏糊糊的半固体。他弯腰,挽起垂至小腿间的金色纱裙,踮着脚转身回到深色建筑物内部。


人类的本质是享乐。猎人和怪兽在海上打得天昏地暗,一方死去一方又受伤,而内陆的人们一面为死者哀悼,又一面在夜色里与陌生人接吻,唇齿间带着阴暗的快感。侍者尽可能贴着墙行走,他必须确保自己不会碰到正在狂欢的客人,以及蜷缩在角落中苟合的男男女女。他手中的酒瓶尽管被紧紧按在胸口,但擦肩而过的客人还是时不时撞那么一下又一下。


侍者沉下脸,借着夜色掩盖脸色,穿过舞池来到后台。他从手腕上取下门卡贴在感应器上时有人无声无息靠近他的后背,对方的声音又轻又急,仿佛烈日下迅速蒸腾的雾气。


“戴斯蒙。”


被点名的侍者忍不住啰嗦了一下,但还是顺从为对方打开员工通道。一条阴暗且长的走廊随着铁门开启,从中吹出阴冷的风。走廊里灯光不比外边亮堂,半坏不坏的白炽灯正在勉强运转,照亮砖缝间野蛮生长的苔藓。


他带着身后正挽着长裙的同僚走过长长的通道,这条违法存在之道会直通某个地方,那里比外面更危险,却比外面的外面更安全。往内走一段距离时空间也随之开阔许多,形形色色的客人提着黑色的皮箱沉默绕开他们。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福尔马林和烟草混合的气味,戴斯蒙摸出口香糖塞进嘴里,用门卡打开最后一道门禁。


“晚上是什么?怪兽的小脑,或者生殖器?”


他说了个奇怪的笑话,因为通常阿泰尔不会主动去打破沉默,这条通道他们俩走过无数次,墙角每一株植物他们都看得熟悉。侍者率先说了入夜第一句话,门禁后是喧闹的交易场,泡在液体里的残肢在昏黄的灯光中投出畸形的阴影。


“想喝点什么吗?”


侍者照例走到交易场一边小吧台内,他沉默的同僚坐在靠外一圈的高椅上把玩着一柄匕首。长裙被从大腿根部带向大腿内侧,又轻又薄的织物被夹在膝盖间,露出深色的肌肤及其上泛着银光的经文。过了一会男性把匕首放在木质吧台上,双手伸到自己脖颈处依次取下制式繁琐的项链和挂坠,紧接着拆下手镯。


“人很多。”


舞者言简意赅表达自己的疲惫,长时间的运动使他肌肉酸痛,而应付心怀不轨的客人极大消耗了他本就不多的耐性。他的胃还干瘪着,却又不敢进食。呕吐的恶寒感还在他胸口每一条肌肉中弥漫,摄入不久的药剂在血液中不断蒸腾,一次次拉锯式的反复拉回他的神智。


“唔。”


侍者将一杯温水推到对方面前,在交易场明亮的灯光下他可以很清晰用目光勾勒出对方每一寸痕迹与弧线。锋利硬朗的面部线条,被眼线笔勾画得略带迷离妩媚的眉眼。这时舞者抬头冷漠瞥了他一眼,他的目光仿佛某种实质性的锋利长剑,冷酷扫过身周。


“新的级别出现了。”


他们的交流永远言简意赅,阿泰尔不会多说话,戴斯蒙则怕说错话惹怒有钱有势的客人。两人待在角落吧台里低声交流,今晚交易场有一次拍卖,店里给无关拍卖所需员工放了短假,不然通常他们都会忙到凌晨,在昏昏欲睡中迎接新的一天。


“带着新的虫洞,这次在内陆。”


“内陆?”


阿泰尔慢慢喝下温水,他垂着眼透过明朗波光凝视木质吧台,那把匕首已经被收回裙下,被一根皮带绑在大腿外侧,鉴于他现在将裙子揽在腿间,这个位置实际不具备任何隐蔽性。


“频率增高,说不准来的那天我们也得……嗯。”戴斯蒙比了个手势,坐到阿泰尔对面,“他们新命名了一些怪兽,但我听客人说因为数量和频率都越来越大,所以编号更方便。你知道的,从一号排到无数号后——”


“有命逃离才能见证。”阿泰尔放下水杯漫不经心摆弄刚刚卸下的饰物,“也许大人物们应该考虑新的计划。”


“在猎人和防御墙都失效之后?”戴斯蒙摇摇头,“剩下的机甲已经全部聚集在这座城市里了,而怪兽注定还会继续损坏机甲。”他叹了口气,“虽然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我们也不是驾驶员,根本不够格。”


“标准限制战斗。”舞者转头看了一眼人声鼎沸的交易场微微皱起眉,“什么时候他们也被大人物们允许进入这种地方了?”


“我也这么觉得,人间堕落之地真的不会污染他们的精神么?”戴斯蒙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制服让他们在人群中异常明显,大多数人都用看英雄的目光追随着他们,仿佛觐见神祇的信徒。


来者穿过人群走到交易场中央,主管不知从哪个角落出现,正在满脸殷勤和与来者交谈。戴斯蒙不想看下去了,他想起自己的家乡是如何在毒血中毁灭,断裂的水泥中央探出弯曲的钢筋,就像孤独伫立在荒野之上的枯树。那些年岁已在外乡人心目中模糊,但劫后余生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


包括戴斯蒙。


他无数次梦回往昔,无数次回想起度过童年的农场,年幼时他总是认为那些阳光灿烂的无聊日子永远不会过去,而他必须一次次的叛逆才能让它镀上光彩……后来某一天,天启陡然降临,巨大的阴影从此笼罩在人类的命运里。


真像诗寇蒂的剪刀啊。他想,怪兽就是命运女神剪裁命运这根纺线的巨大剪刀,它的每一次落下都伴随着噩梦般的蔚蓝和废墟……现在它又在无形间下落,戴斯蒙听见水杯破裂的声音,一只手紧紧扣在他手腕上,力气大得他差点跳起来。


“来……了……”对方从紧合着的牙缝间挤出几句戴斯蒙能听懂的单词,其余就是他所不了解的、天书般的阿拉伯语。舞者身形在一瞬间凝固,巨大的痛苦在他脑内炸开,阿泰尔眼前掠过熟悉的光芒,漫天黄色铺天盖地袭来,是巨大的树根和白衣的使者,他泡在液体里又像飞翔在天空中,身周温暖得仿佛子宫。


灯暗了。


袭击来得突然,一瞬间天穹和大地都震动起来,吊灯猛烈摇曳着断裂砸在地面上,标本在架子上滑动,滚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摩擦音。戴斯蒙不记得第一声尖叫如何响起,他和阿泰尔肩膀擦着肩膀在暗道中狂奔,咆哮透过防护层传进所有人耳膜。







*想 哪 写 哪( 放 声 高 鸽 jpg


纸慕
自摸团子戴斯蒙,可爱

自摸团子戴斯蒙,可爱

自摸团子戴斯蒙,可爱

Psi
芦苇原 一些解释: &midd...

芦苇原



一些解释:


·来源是aco冥界


·灰衣的是大清洗与营救戴斯时牺牲的普通刺客们,参考了ac漫画主角夏洛特的制服


·黑衣是丹尼尔,右侧是露西和克莱


·阴影中是肖恩、瑞贝卡、威廉、蕾拉

顺便给我船打个广告!在吗吃现代组的姐妹们上船吗,现代相关什么cp都🉑️!!欢迎加入泰坦尼克号!,群聊号码:640683792

芦苇原










一些解释:


·来源是aco冥界


·灰衣的是大清洗与营救戴斯时牺牲的普通刺客们,参考了ac漫画主角夏洛特的制服


·黑衣是丹尼尔,右侧是露西和克莱


·阴影中是肖恩、瑞贝卡、威廉、蕾拉

顺便给我船打个广告!在吗吃现代组的姐妹们上船吗,现代相关什么cp都🉑️!!欢迎加入泰坦尼克号!,群聊号码:640683792

产幻夏佐
是圆乎乎的现代组沙雕牵手!一年...

是圆乎乎的现代组沙雕牵手!
一年过去了我终于又画画了(

是圆乎乎的现代组沙雕牵手!
一年过去了我终于又画画了(

Psi
来自官方的机车戴设定 (忘记说...

来自官方的机车戴设定

(忘记说了,车有参考

来自官方的机车戴设定

(忘记说了,车有参考

Psi

cp要卖的一个天使戴戴丝巾

cp要卖的一个天使戴戴丝巾

xxxxxxx桀

二宣一下…!
其实跟一宣没啥区别,就是加了俩图(烟
通贩啥的等场贩结束之后看销量再说吧………

二宣一下…!
其实跟一宣没啥区别,就是加了俩图(烟
通贩啥的等场贩结束之后看销量再说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