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扑克设

4373浏览    132参与
Cukraus(约稿看看我www

英sir生日快乐――
赶在十二点前画完了
没有错过真是太好了(虽然很敷衍)

英sir生日快乐――
赶在十二点前画完了
没有错过真是太好了(虽然很敷衍)

Cukraus(约稿看看我www

鱼🐠
p1,4,5英
p2伊双
p3马修
p6好船(有cp要素注意避雷

鱼🐠
p1,4,5英
p2伊双
p3马修
p6好船(有cp要素注意避雷

熙辞.

【all耀/扑克设】浮光掠影

是 @隰有荷华✰ + @鱼手手 小可爱点的扑克设(极东+红茶会)

因为没看过太多扑克设,所以写的很……(暴风哭泣

我想写的正常点,但结尾又恢复了我常有的hentai风(颓


日语来源于翻译器,AI真的撩到我了





01


“你就是红桃国的新Queen吗?”


本田菊闻声回头,看见了一个Jack打扮的蒙面男人。他敢肯定自己并不认识这样一位来自异国的Jack,更没听说哪个国家来了人外交。


那人向前迈了一步,黑桃的标记在月光下映入了本田菊的眼帘。本田菊用与Queen相匹配的优雅从容回了话,“在下本田菊,红桃国的Queen...

是 @隰有荷华✰ + @鱼手手 小可爱点的扑克设(极东+红茶会)

因为没看过太多扑克设,所以写的很……(暴风哭泣

我想写的正常点,但结尾又恢复了我常有的hentai风(颓


日语来源于翻译器,AI真的撩到我了





01



“你就是红桃国的新Queen吗?”



本田菊闻声回头,看见了一个Jack打扮的蒙面男人。他敢肯定自己并不认识这样一位来自异国的Jack,更没听说哪个国家来了人外交。



那人向前迈了一步,黑桃的标记在月光下映入了本田菊的眼帘。本田菊用与Queen相匹配的优雅从容回了话,“在下本田菊,红桃国的Queen。请问来自黑桃国的Jack未经允许进入红桃,并且擅自闯入Queen的宫殿是想做什么呢?”



黑桃Jack似乎叹了口气,语气中多了几分似曾相识的无奈,“本田家的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趣。途径贵国,前来与故人相见,这个理由不知道您满不满意?”男人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一张熟悉的娃娃脸让本田菊的意识瞬间陷入空白,莫名的悸动一下又一下地刺着他的心。



那是自数百年前而来,直闯入心底的痛。



本田菊的唇颤了颤,喊出了那两个字:



“王耀。”



02



本田菊不认识“王耀”,或者说是王耀的真人,他唯一相识的只有那幅边角泛黄、几近破碎的画。而画中人的一切都很模糊,只除了一个名字,“王耀”。



本田菊不是红桃国人,王耀也不是黑桃国人。据上一任来自本田家的Queen说,他们都来自一个很遥远的东方,尽管如此,他们依旧不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他们是漫长旅途中彼此的心灵慰藉,是用来缓解相思之愁的朋友,是对对方而言极其重要的存在,唯独不是爱人。因为本田不敢迈出那一步。



可后来,他们连什么都不是了。



本田背弃了他们的信仰,选择了红桃国,而受伤至深的王耀不知所踪,留给本田的,只有他曾经画过的一幅画。



吾爱王耀,无爱王耀,再无挚爱。



他一遍遍地回忆着他们的故事,在临死前把它告诉了自己远来西方的族人。就像是魔咒,接下来的每一个本田Queen都会爱上那个多年前就已变得虚无缥缈的人。他们会复述无数遍给那个被选定成Queen的孩子,既伤害了自己,同时也把刀刺向了孩子的心。



本田菊也一样,其他人眼中不可思议的爱,在他身上犹如附骨之蛆,他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痛苦与愧疚。他欠王耀的,要用很久很久来偿还。本田菊原以为王耀早就死了,死在几百年前的那个年代,可他今天却看到了真正的王耀。



王耀从未变过,还是风华依旧的少年郎。



他不老不死。



本田菊不知道王耀此行的目的,不知道王耀先前话的真假,但他此刻只会饮鸩止渴般贪婪地看着那张脸。



“原来你认识我啊。”王耀轻轻笑了起来,走近本田菊,坐在他的身边。王耀叹了口气,“绣着红桃的粉色和服还真刺眼。”



本田菊的手不自觉攥紧了衣摆,王耀衣服上的黑桃和他的红桃几乎挨在了一起,像是对立的两方,老死不相往来。



“Queen是怎么认识我的呢?”王耀漫不经心道,而又自问自答,“是因为那幅画吗?”



本田菊的心跳个不停,他应了声,问出了自己想要逃避又想要直面的问题。



“你为什么而来?我不相信那个理由。”



“Queen不应该给客人倒一杯茶来吗?”



本田菊一步也不想挪,他怕王耀会在转眼间消失,再次离他远去。



“我不会走的,”王耀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郑重其事地说道,“以黑桃Jack的名义。”



本田菊的动作顿了顿,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进屋给王耀端了一杯茶回来。王耀笑着接过了杯子,小口饮茶的样子让本田菊整个人好像被气充满了一样。



“我想说,有些事我已经不在意了。我得知了一些事,所以特地来一趟告诉你,仅此而已。”王耀放下了茶杯,杯底与木质地板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还有,我曾经、似乎答应过你一件事。”王耀的声音变得很小很小,本田菊要把全部注意力全放在“听”这件事上才能听清。



所以,在充满茶香的柔软唇瓣贴上他的一瞬,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王耀迅速与他分开,如瓷器一样白皙温润的脸上染上了烟霞似的薄绯。但本田菊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窘得正向外喷气。



“再见。”



王耀转身转的干脆,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竹林深处,而本田菊却连喊住他的勇气都没有。



有什么落在了膝部的和服上,本田菊顾不上擦拭。



他是真的、真的放下了。



本田菊午夜时刻重复无数次的梦浮现在眼前,他酩酊大醉,靠着那人,用自己的母语问道:



「耀君、キスしてくれませんか?」



『耀君,可以亲吻我吗?』他卑微地乞求道。



而那人说:「はい。」



『好的。』



03



阿尔弗雷德把腿搭在办公桌上,桌上立着的黑桃标志被他不老实的脚踹倒,所幸黑桃Queen及时赶来,用魔法把那漂亮的小黑桃放回桌上远离他亲爱的King的地方。



“你知道Jack去哪了吗?”阿尔弗雷德不高兴地开口抱怨,“身为Jack成天玩失踪,他真当黑桃King是他吗?”再说了,他身为King都没那么逍遥。一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就气得咬牙。



亚瑟的头难得没有高高昂起,颇有些垂头丧气的意思,“他去红桃国了。”



“什么?!”阿尔弗雷德把腿放下后差点没跳起来,“他去红桃国干什么,想叛国吗?”



“耀来找我占卜了一些事情,他得到答案后就跑去红桃国了。”亚瑟恨不得捶自己两下,自己怎么就能答应王耀的要求,哪怕是他许诺摘下面具也不能……不,亚瑟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如果再来一次,他绝对还会这么做。



一想到王耀,亚瑟还是忍不住发愣。谁不知道黑桃Jack视面具如命,他不过想借摘面具让他知难而退,怎么能想到王耀会真摘下来呢!同样的那双眸,在面具的映衬下只觉得分外有神,可和他那张脸搭配起来却仿佛多了一把小钩子,专门勾亚瑟的心。



虽然说起来有些怪,可亚瑟算是被王耀看着长大的,还是从小当作自己的上司看大的。王耀过去还能对亚瑟做些亲昵的动作,他长大后却连他身边半米都不敢靠近,恨得亚瑟牙痒痒。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那张失神的脸就忍不住想咆哮,亚瑟平常个死别扭,今天怎么跟怀/春少女似的,没事给王耀占卜什么,故意讨好王耀吗?



“他找你占卜什么?”阿尔弗雷德不爽地出声,把亚瑟从幻想中拽了回来。



亚瑟恼火地瞥了眼自己的King,“他问我:「故人何处在?」”



“然后?”



“我答道:「转世轮回,故人仍在。」”



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大声喊道,“什么意思啊?”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占卜时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能好运气地保存着记忆就不错了,还提别的什么?”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对面坐下,“你如果想找他,还不如乖乖等他回来。”



阿尔弗雷德向后一靠,灯光在他的脸上投出一片阴影,让亚瑟看不清他的表情。



“难道……我就只能被动地等吗?哪怕他永远也不会回来,我也只能等着吗?”



亚瑟突然有些心惊,“阿尔!你在说什么?王耀怎么可能会不回来?”



“你看到他面具下的样子了吧?”阿尔弗雷德低笑出声,“我也看到过,在我父亲的病床前。”



“王耀摘下面具,对他说:「我将永存。」”



“不可能!”亚瑟激动地站起来,沉重的椅子在地上摩擦的刺耳噪音让他头痛,“根本不可能存在长生不老!”



“你是Queen,是巫师,不用再欺骗自己,你绑不住他的。”阿尔弗雷德神情诡异地拨弄了一下书桌上的桔梗花。



久久的沉默在属于黑桃King的办公室里蔓延,直至亚瑟拿出一瓶魔药,他在蓝色花瓣上轻轻滴了两滴,淡粉色的漂亮液体瞬间消失。



阿尔弗雷德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出的光让亚瑟觉得自己被看穿了,但亚瑟终究没说一句话。



04



王耀风雨兼程地赶回了黑桃国,天知道他两天没回来阿尔弗雷德会成什么样子,只要他没把自己的房间炸了,王耀就算谢天谢地。还有小黑桃Queen,会不会给他的晚饭里加料都不好说。



王耀去红桃国纯属是为了解决个人问题,如果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误会可真是太糟糕了。王耀敲门的动作顿了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思考一下稍后的出场。



但很可惜,他们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王耀看着步步紧逼的亚瑟,不由得多了一种慌张。



不会的。王耀在心中默默道。



亚瑟施了个无声咒,让王耀的面具碎成了粉末。王耀很想告诉他,他已经过了恶作剧的年龄。但亚瑟满脸通红递来的一束桔梗花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孩子想给他个惊喜,他不能泼凉水吧。



王耀无奈接过了灿烂开放的花束。



浓郁的香气让王耀的头有些痛,他只觉得有无数的光影碎片从眼前划过。天旋地转间,他好像落进了某个怀抱。



轻笑声钻进了王耀的耳朵。



有人说:“别想逃。”





桔梗花:无望的爱




本田菊:别问,问就是要飘:)

阿尔弗雷德&亚瑟:别问,问就是要黑










 


Cukraus(约稿看看我www

好多好多的亚瑟~
其实还有但是太草了就不发了→_→

好多好多的亚瑟~
其实还有但是太草了就不发了→_→

姜九°
大概就是骑士耀和条顿普的抱抱?

大概就是骑士耀和条顿普的抱抱?

大概就是骑士耀和条顿普的抱抱?

拾安依旧试图周更
大概是开学的混更x,发完就溜真...

大概是开学的混更x,发完就溜真刺激
【本来想画意外中了亚瑟魔法变成子耀的耀耀来着x,别问我手是怎么回事,没来得及摸完

大概是开学的混更x,发完就溜真刺激
【本来想画意外中了亚瑟魔法变成子耀的耀耀来着x,别问我手是怎么回事,没来得及摸完

姜九°
六个人的面基。我却是格格不入的...

六个人的面基。我却是格格不入的那个。

六个人的面基。我却是格格不入的那个。

姜九°

姿势有参考。虽然已经上色了但是我还是喜欢线稿。。。

姿势有参考。虽然已经上色了但是我还是喜欢线稿。。。

淡白

【aph/扑克设】扑克纪年25

        仏的章节

        本质dover,带有法贞(丽莎),亲子分


       


        弗朗西斯光着脚,衣衫不整,神色迷茫,站在午夜的街边。他有的唯一一点东西就是亚瑟走后他就一直随身带着的那枚猫眼石。

​       ...

        仏的章节

        本质dover,带有法贞(丽莎),亲子分


       


        弗朗西斯光着脚,衣衫不整,神色迷茫,站在午夜的街边。他有的唯一一点东西就是亚瑟走后他就一直随身带着的那枚猫眼石。

​        楼上隐隐传出客人的吵嚷声,混杂着女房东的安抚。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是回不去了。于是沿着街边迈开步子。他想去找亚瑟,想到他身边。想着他纯绿色的眸子能再一次凝望着自己,温柔又深情。

​        哦,哦——他想起来了,那时他还这样想呢——“气冲冲地跑到街上。待到夜幕降临,自己又冷又饿,就在街角哭起来,但是一点都不后悔。”可见这样的事怎样都会发生,不咎于时机。

​        他该哭吗?弗朗西斯想了想,放弃了,有点难看。

​        该去哪里?——去亚瑟那里。可这是个最终的答案,他想起以前他的数学家庭教室告诉过他,在推导出那最后一步之前往往还有很多步解。

​        基尔不在,伊莎不在……还有谁呢?脚步比他的思考快,把他带到那小屋前。

​        门打开了。丽莎看到他,不知为什么眼里顿时溢满了泪水,倒是让他愣在原地,恍惚起来。

​        “你进来……”她把他拉进屋,“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说呀……不,你不想说就别说了。你怎么穿的这么少……?啊,你还没穿鞋……外面多么冷呀!你坐着,对,坐那儿,我去给你拿面包和衣服……”

​        她一边哭一边忙起来,最后自己梨花带雨满面狼籍,倒是把一直沉默地任她摆布的弗朗打理的井井有条。她给他套上哥哥的外套和鞋,给他打了水整理面容,又给他面包。

​        弗朗静静地坐着,他的心原先在冰窖中,此时一点阳光照进来。

​        “你在这儿住下吗?”丽莎问他。仿佛知道不堪提起似的,并没有问他为何不会原先的住所。他摇摇头。

​        丽莎的动作顿了顿,又问:

​        “那你准备上哪儿去呢,弗朗吉?”

​       他仍摇摇头。他不知道亚瑟在哪里。

​       丽莎的动作停下来。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珠,搬了一张椅子正对着他。她说:

​       “弗朗吉。”

​        弗朗西斯抬头看向她。

​       丽莎的眼神里含满了显而易见的忧虑。她是个挺普通的女孩子,但此刻于他像一位母亲,因为孩子的反叛和迷茫伤透了心、流尽了泪,但仍要继续为他筹划张罗的母亲。

​        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唯独和他亲生的母亲不一样。

​       弗朗西斯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将她的头轻轻靠在少年略有些单薄的胸膛,感受到她的泪水浸湿自己的衣衫,便缓慢地、认真地告诉她说:

​       “丽莎,你不要为我担心。”

​        他此刻终于不再像个孩子。

​    

​        他不能在此久留。丽莎告诉他约莫再过个两三天会有一位客人来到——那位著名的反叛军首领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他的情报很灵,也许弗朗跟着他能得到亚瑟的消息。

​        安东尼奥和传说里的“身材魁梧,足有两米高,随身带着十把枪和十把刀,凶神恶煞”显然不太一样。他的确结实,皮肤小麦色,头发则是坚硬的橡木色,为人爽朗。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有些好奇地盯着那漂亮的少年,随即哈哈一笑:“行,跟着我走吧!”

​        这也太好说话了。弗朗心想,难怪反叛军声势如此浩大。

​        此后的生活便与以前不同了。那是另一种艰苦,带着血与火。岁月在过去,他从少年向青年悄然过渡着,棱角分明起来,眼睛深邃起来。他仍然漂亮,但已不再是那种单薄易碎的美丽。

​       一开始安东尼奥把他安排在医疗部队里——他看上去也不是会打仗的样子。在那里他遇上了一个可爱的青年——罗维诺。脾气暴躁,心倒不坏。罗维诺和他年纪相仿,却已在部队里待了很久,他熟悉一切包扎的方法,只有一次慌了神:那时营地遭到突袭,安东尼奥抓了把手枪便和人拼命,结果子弹从肩膀硬生生地穿过去,他当时没吭声,掩护着大部队撤离,自己殿后。可敌人一被打退,他也从马上疼得摔下来。

​        一直在队伍最后等着他的罗维诺立刻跑过来。他脸色苍白,手也哆哆嗦嗦的。安东靠在一棵树下,已经疼得不太清醒了。

​        “罗维诺……”他用气声说,“别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一颗子弹而已,我和它打交道多啦……”

​        “闭,闭嘴,蠢家伙……”罗维诺结结巴巴地,“别,别再费心和我说话了……你,你疼吗……?”

​         也正是那一次突袭,让弗朗西斯第一次接触到战斗。营地的帆布被扯下来,一个手持刺刀的大兵突然就出现在他面前。他一惊,下意识抓了手边的手术刀向那人身上砍去。清清楚楚地,刀刃划过的地方鲜血就流下来,暗色的兵服也遮盖不住。那人吃痛,僵了一下,他就被人拉走了。但那一幕却在他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        银白色的刀刃和暗红色的血液混杂在一起,他的手拿着刀,挥向那个士兵,士兵倒下了,然后又挥向罗维诺,挥向安东,挥向亚瑟、丽莎、基尔、伊莎……他么一个个都倒下了。只有自己,站在成堆的尸体旁边,白色的衣服已经被染成血红……

​        他被吓醒了。

​        罗维诺在他身边,目光冰冷又疲倦——为了安东他几个日夜没有阖眼。手里当然没有手术刀,但不知为何却握着那枚翠绿的猫眼石。好在猫眼石的冰冷也让他冷静下来。他抬头看了看罗维诺,知道自己睡的不安稳肯定也打搅了他,只能歉意地笑一笑。

​        “还会做噩梦的小鬼。”嘲弄的语气。罗维诺接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宝石,冷冷地说:

​        “把你的东西收好了。”

​    

​     







​       

​       

​      

​      


淡白

【aph/扑克设】扑克纪年24

       普洪的章节

       比较重要吧,接触到了这个故事(我现编的)核心设定


        当她终于接触到地面时,伊莎已经不得不倚靠着基尔伯特才能站稳。

​       事实上她自始至终也没有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现在她接触到了地面,感到稍微安慰一些了(其实明知不是如此),并且感到身边的男人也平静下来,才问:

​  ...

       普洪的章节

       比较重要吧,接触到了这个故事(我现编的)核心设定


        当她终于接触到地面时,伊莎已经不得不倚靠着基尔伯特才能站稳。

​       事实上她自始至终也没有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现在她接触到了地面,感到稍微安慰一些了(其实明知不是如此),并且感到身边的男人也平静下来,才问:

​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呢,Joker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        说到那个名字和它的前缀时,她的唇齿都在颤抖。

​        男人阴郁的目光扫了她一眼,然后说:

​        “你记不记得,在我们第一次去找那位少爷的时候,为了买通门卫,我给了他两个银币?”

​        “现在我要你还我,伊莎。我要你用一辈子还我那两个银币的代价。”



​        伊丽莎白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小玩意、小物件。一直没有人提起它,也没有什么用处。它是从哪里来的呢?它长什么样呢?都要想一想才能记起来。自从一开始得了它,就把它放在箱子底下,除非清理倒腾东西的时候,否则永远也见不着它。但是,也忘不掉它,失不了它,总是在心上,断断续续、挂挂坠坠的。

​        她想起来了,问:

​       “你为什么把勋章给我?”

​        他知道她已经意识到什么,于是没有应答。她又自顾自轻轻地说下去:

​       “你为什么给我呢?它多重要呀,是不是?”

​        她想起那时在边关的事来:头一件难事就是度国境线。那儿的天已经很冷了,她是不敢让罗德里赫从荒郊野外没人看守的地方跑过去,又不敢多留怕人追过来。于是只能先试着法子托人作了假的证件。

​        可边关还是查的很严。即使已经准备了贿赂的银币,行李还是被要求一样样打开。他们觉得有些为难,又害怕露出破绽,但还是照做了。

​        这时排在他们后面的一个金发青年突然离开了队伍,向警察办公室走去。五分钟后,他们就被莫名其妙地放行了,甚至没有收取贿赂,也没有查看证件。警察还好言好语地给他们指了路。

​        特别神奇。

​        对于这一段奇遇,伊莎和罗德都摸不着头脑。但答案很快也送上门来。第二天那个金发青年就一身黑衣,前来拜访。

​        “承蒙打扰,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和伊丽莎白·海德薇丽小姐。”她颇惊讶了一下,随即就想关门并且通知罗德收拾行李——来不及就带上最重要的几份曲谱——快点从后门走。但那人一手抵着门,一面飞快地继续说道:

​        “我是梅花国的子爵菲力克斯·卢卡谢维奇,现任理阁大臣。冒昧地拜访是有一事相求,我能够保证你们在梅花国安稳体面的生活。”

​        伊丽莎白想了想,总之先松了手,把人请进来。冰天雪地让人呆在外面也不好。

​        那人进来后果然一身的雪全化成了水,湿漉漉结在他看上去价格不菲的黑呢大衣上。他脱了帽子和大衣,才让人看清也是个清瘦的人,面容略显女性化,下垂的眼睛似乎自带几分戏谑。好在他态度谦和有礼,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        他直切正题:

​        “伊丽莎白小姐,那枚勋章是有一件对于梅花国很重要的东西,正在您的箱子里。梅花国非常希望取得它。我希望您能把它给我。”

​         “不行。”

​         “……”菲力克斯似乎意料到了回应,只是继续说,“那您至少能告诉我它的来历吧。”

​        “也不行。”这次伊莎甚至回答得更坚决。

​        “……那这样吧,小姐,我带你们去见陛下。有了这样东西,你们想要什么都是很容易的。”



​        “那勋章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基尔伯特?”

​         “布拉金斯基没有告诉你么,傻姑娘?”男人问她,“你不知道现在自己能享受王后的尊容,全都仰仗着那个小玩意吗?

​         “这里面多少还有点天选的意思,他们认为东西原来是你的,就会信奉着你……这一点上布拉金斯基倒是挺遵守教义……可你是个异教徒,傻姑娘,你自己不觉得这反讽吗?

​          “不过这世上反讽的事多了去了!简直是剧作家们一辈子都用不完的素材——而他们还要绞尽脑汁去把老掉牙的故事重复——也对,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        他突然压低声音,两人转入一个墓碑后面。伊莎在墓地多少有点战战兢兢,而基尔伯特毫不在乎——“我经常和亡灵说话,他们和活人没什么两样”他后来解释道——他拉着她坐下,点亮一根火柴。今夜他们第一次看清彼此的脸庞。两个人都默契地沉默了。

​        基尔伯特看起来稍微有点异于常人。皮肤白得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眼睛呈鲜血一般的红色,但是并不骇人,大多数时候只是内敛着。但也使他有种出尘的气质,几乎透明似的,像只剩一双眼睛。

​        伊丽莎白应该说更加精致美丽——那种小时候不起眼的女孩子突然长开了的感觉,猛然盛放,又不缺珠宝华缎修饰。可基尔伯特看得分明,眉眼间少却几分自在的欢乐,多了温柔顺服。

​        “你冷吗?”他问。

​        “……”

​        于是基尔伯特默默地把手搭在她肩上。向她解释说:“只有这儿没有人听着——我让亡魂们都帮我看着啦,你别害怕。

​         “我能告诉你这事,是因为你已经受过神的祝福啦。别拿那种眼神看我,傻姑娘,神根本不在意你信不信他。

​        “听着,有这样一个秘密,它只在极少数人皇室中间世代相传:有一段神的密语,被分别刻印在四件东西上,这四件东西分属于扑克大陆的四个国度,有了它国家就能繁荣昌盛。

​        “可是,这东西长什么样?怎么得到?密语又有什么用?谁也不知道。那些知道它存在的人,就拼命找呀,找呀。没头没尾,没东没西。

​        “但是,还有一件很危险的事:这四样东西如果同时出现了,那可就不好啦。所以神派了Joker 在人间。

​        “你以为Joker是天生的吗?那你也被神骗啦,傻姑娘。他们都是普通的人,是神找到了他们,他的眼光可毒啦,专挑那些被命运作弄的孩子,让他们服务于他。

​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那勋章给你,傻姑娘。我想用它,至少给你一点好的命运吧。你到的国度,能够繁荣昌盛,也是一件好事啊。”

​         伊莎望着他,像看一个陌生人。

​        “可是,本大爷后悔啦。”他几乎恶狠狠地说,“我后悔啦。为什么要把你交出去?为什么要把你交到那位少爷那里去?交到布拉金斯基手里去?就因为你爱上啦?”

​        他把脸深埋到两手中间。伊莎靠过来,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银发。

​       “那本大爷还爱你呢……伊莎,傻姑娘,你知不知道?”她听见他的声音含混不清,像是野兽在嘶吼,又似是带着眼泪,“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       “……基尔。”伊丽莎白的声音像是在天边,“你让我回去吧。”

​      

​      

​       

​       

​      






淡白

【aph/扑克设】扑克纪年23

       露中的章节  带一点耀湾、任勇洙对湾单箭头

       被自己的更新频率感动了


        那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那样的日子仿佛照理就应该无限地延续下去,直到两个人都白了头发,笑嗬嗬地互相依偎在火炉旁。那时伊万早已经把梅花国交付给别人啦,王耀也已经把家族的事都了却啦。那时他们都把一根柴薪的火花看得比家族或者国家重要,那时他扶着他的手,他倚靠他的肩,一起...

       露中的章节  带一点耀湾、任勇洙对湾单箭头

       被自己的更新频率感动了


        那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那样的日子仿佛照理就应该无限地延续下去,直到两个人都白了头发,笑嗬嗬地互相依偎在火炉旁。那时伊万早已经把梅花国交付给别人啦,王耀也已经把家族的事都了却啦。那时他们都把一根柴薪的火花看得比家族或者国家重要,那时他扶着他的手,他倚靠他的肩,一起强睁开老花的眼睛,开始编纂他们的回忆录。

​         他们不约而同地在第一页上写:

​         “给陪伴我一生的爱人……”

​        可是这样的事,难道不是只能存在于那童话结尾被一带而过的“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吗?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去想。他们心照不宣地知道事实是怎样。

​        即便他们自认是一心一意地对待这段感情,绝不存着玩弄自己和对方的心思,可仍然像刀尖上舔血的人,小心翼翼,患失患得,都知道它马上要失去似的。

​        那时我还能怎么样呢?伊万想。如果真有那一股力量来到,我把整个梅花国都抵押出去了,我跪在它面前,痛哭流涕,我说:“求求你让耀留在我身边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好!”我这样说,可它不闻不问……

​        那我反倒不惧怕它了。我重新站起身,正面迎接它。我先把耀藏在最深的宫室里,任谁也找不到,只有我有一把钥匙,我把钥匙放在最贴身的地方。他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要在他察觉到风吹草动之前击败那股力量。我把它打得烟消云散。然后我把耀迎接出来,我为他加冕,亲手给他戴上王冠。

​        他已经派人去调查王家和本田家争端的底细。他注意到一个人——王湾——耀的亲妹妹,和现在任红桃皇后的本田菊关系不错,在事发后也下落不明。出事的当晚正是王湾的生辰宴。

​        “我想她了……”王耀却低着头说,“湾是我们那儿最漂亮的女孩子。柳叶眉、鹅蛋脸,小脸颊子白里透红。她天生就该受人喜欢,就该让所有兄长来宠爱。——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纺织丝绸?因为我想送她亲手做的礼物。  

​         “我们那里没有不喜欢她的人。她不爱做女红,就没有人强她做;她不爱习女书,就教她诗词;还有专为她做的吃食、专为她制的茶……

​         “那天晚上正是她十三岁的生辰!她穿的藕粉绸子碎花衣裳,多好看呐。我还记得她求大人给她喝酒——哪有不应她的理?她自己喝两口就不喝啦,那么大一海碗,全叫嘉龙灌了下去!后来又有外族的同辈小辈要闹她,我们都怕她喝多了不好,全替她挡回去啦,我和嘉龙都喝了不少……我是先回去了,可那晚外面人闯进来,不先看到她?她也没个音讯……”

​        言及此,满目黯然。

​        伊万又心疼,又有点嫉妒。唯独在谈到他的家族时,耀能说的最多,他却感到他们的心意并不相通了。他未曾见过他们面容的那些人,却与他的爱人有着血肉之亲,有着一种不为外人所知道的羁绊。这种感觉既有些奇怪,又使人不安。

​        他无法清晰地掌握关于耀的每一个细节,他无法像拷问犯人一样拷问他,把他所知所想所能全都逼迫出来。他无法这样做,可他想得到所有。

​        好在耀总是愿意诉说。少年即使有哀恸也往往只是成为底色,在其上他仍描绘出斑斓的、只属于他的世界。伊万常常惊讶于他怎么会把家人看得那么重要——他不厌其烦地说到每一个人,说他们之间的联系。说完湾这个在伊万看来有点娇气甚至令人生厌的小女孩之后,他又说俊逸寡言的青年嘉龙,温和多思的濠镜,甚至不可避免地,他也说到循规蹈矩却冷淡无情的菊,还有只见过几面、阴横暴戾的葵……

​       而伊万一面与他聆听,一面却要谨慎不着声色地从他的话里试图找出蛛丝马迹。然而他从未因此感到疲惫,他在爱人身边,整个人都是甜软的。他真正害怕的只有最后那一个真相,那一个或者几个人名。于他那只是一个要铲除或堤防的对象,于王耀却都是血肉相连的活生生的人。

​        其实他并不愿意隐瞒,他不愿意给王耀打了麻药然后从他身上割一块腐肉下来,然后等药劲过去了让他感受不那么深刻的疼痛。但是,他更不忍心把一切真相告诉他,他不忍心让他眼睁睁地看自己鲜血淋漓。

​        渐渐有了王湾的下落。这个小女孩似乎也在外敌进入宅院之前先被护送离开了。或许是担心她实在太小,又派了一个家仆跟着,但是在兵荒马乱的晚上走失了——听到这里伊万开始疑惑,作为不比他年长多少但重要很多的嫡子,怎么没有人跟着王耀而让他沦落到流浪的情形?——伊万派去的人在当地一家当铺找到了与描述类似的小女孩,老板显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收留她让她做个小丫鬟。

​        这让伊万打消了对她的一部分顾虑——如果真的和本田家有勾结,也不至于凉薄到事了后帮扶一把也不成。就算真的与之有关,多半是被利用了,之后成了弃子,也不使人怀疑。尽管如此,伊万还是想顺着这条线摸下去,他派人给她送去几件衣裳首饰和银钱,一来算是代王耀照应了这个妹妹,二来倒想看看这个小姑娘的反应——送东西的人不报名姓,王家不会已经打听了她的下落而偏不叫她回去,就看她有没有所察觉。

​   

​        “……给我的?”王湾有些诧异。

​        “不给你给谁?我们这儿还有哪个小丫头片子?”任勇洙把包裹给了人转身就要走,走到门口想了想还不免说,“你近几日还是好生养着病吧,我和父亲说不让你往前面去就是了。”

​        他是老板的儿子,刚要学着打点打点家业,就遇上这小丫头,先是哭哭啼啼求个吃住的地方,来了就每天闹腾个没完,又不会做事,又娇气,又吵闹,闹了几天先把自己闹病了。他先前就想给几两银子把她撵出去,偏母亲看她长得又俏,又会说话,本来就深恨家里没一个女孩儿,见了她,倒像亲女儿似的,喜欢的紧,竟一味地要留在身边。倒把他这个亲儿子给冷落了。

​        “谢谢哥哥!外面忙,还为我操心这些。”这女孩子歪在榻上,此时却如此甜甜地说,声音因为生病没有气力而软绵绵的。任勇洙心里一空,说不上来的感觉,忙仍然往外边去了。

​       王湾看人走了,自己才打开包裹。是几件普通的衣裳首饰和银钱,数目不多,她也没在意。奇怪的是她翻遍了里外夹层也没看到像往常一样留的纸条。

​        “菊哥哥怎么回事……”她喃喃了两句。且不说派人主动把东西送上门来太过惹眼,而且什么信息也不给单给她几样东西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她正思索着,突然外面又有人进来。她一惊,作出正在收拾东西的样子,没想到进来的人还是任勇洙。

​        “哥哥外面的事忙完了?”她只好半背对着他问。

​         “忙……忙完了。”任勇洙见她在收东西,硬着头皮说,“到底是谁给你的东西?难道是你本家要来把你接回去,先来给你个信儿?”

​         王湾没有做声。任勇洙却当她是默认了,一下慌了神,也不想想就算正有其事也会提前和他们当铺通个气,只是结结巴巴地说:

​         “我看……我看也好!省得你个……你个小丫头片子在这里闹得……闹得我心烦!”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却没想到王湾回过头来,又娇又俏朝他说道:

​         “哥哥哪里的话呢!我哪里还有什么本家?哥哥家就是我的家呀。”

​       

​      

​       

​      

​   

​        

​      


淡白

【aph/扑克设】扑克纪年22

       金三角,主味音痴,几句话dover

       阿尔弗雷德心机boy√


        亚瑟在十几年后再一次见到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

  ​      皇子刚过了十九岁的生日,英俊而风流,挺拔的轮廓和蓝灿灿的眼睛让多少王国的少女着迷,作着嫁入王室的美梦。亚瑟看到他时,也颇惊讶了一下。这样的人在明亮宽...

       金三角,主味音痴,几句话dover

       阿尔弗雷德心机boy√


        亚瑟在十几年后再一次见到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

  ​      皇子刚过了十九岁的生日,英俊而风流,挺拔的轮廓和蓝灿灿的眼睛让多少王国的少女着迷,作着嫁入王室的美梦。亚瑟看到他时,也颇惊讶了一下。这样的人在明亮宽敞的会客室里,简直有些刺眼。难怪他父王即便已经老得不管事情,仍然挂记着这个宝贝儿子。

​         “亚蒂?”青年原先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半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听到开门声立马弹起来,笑容也随即漫上嘴角,“你回来了?”

​        “我……”离家出走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皇子说的委婉,还是让他有些尴尬,“殿下不用这么关心我……”

​         “我怎么不关心你。”皇子迈开长腿向他走来,“英雄关心每个人。”

​         他这么一说亚瑟立即回想起儿时相伴的那些时光。那个穿着白色衣服、拿着紫色花儿在庭院里跑跳的孩子,大喊着“英雄要拯救世界!”,却会被小小的石块绊倒,然后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这时候亚瑟便要走过去,替他擦干眼泪整好衣襟,然后告诉他:

​        “英雄要勇敢,英雄是不会哭的。”

​        念及此,眼前这个高大的青年在他心里也不由变得仍像个孩子。他看到他的蓝眼睛就满心欢喜,便说:

​        “你要成为王国的英雄啊,殿下。”

​        皇子却又上前一步——这个距离对于君臣来说稍微有点近了,但亚瑟没有多想——他洋溢出一个太阳一般的笑容:“我想先成为你的英雄,亚蒂。”

​         亚瑟回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除了明面上回来后要见一见刚成年不久的皇子外,更重要的是接着童年玩伴的关系,探听探听这位年轻的公子哥结婚的意向。在他们的阵营里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尽早找到目标让其成为他们的人。

​       “殿下已经开始协助陛下理事了?”亚瑟瞥了一眼散落在桌上被勾画的文件,随口问了句。这话其实是废话,因为年迈的陛下根本不管事,说是阁臣协理,皇子多少会插点手。

​       谁知阿尔弗却有些慌乱的神色,他将那几页纸翻了面,扭开了目光才说:

​       “是父亲找的女孩子们。我,我并没有中意的意思。”

​         亚瑟为他的好懂好笑,也是不想到这正切了今日的正题,就逗他:“殿下这么英俊,可知道王国里多少女孩子想着嫁给你?我妹妹罗莎昨天还想着要给你写情书。”他妹妹才三岁,字都认不全。

​        “……亚蒂明明比我年长,也没有结婚。”

​        来这么一出。他心想,机灵的坏小伙子。

​       “亚蒂在外面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        别转移话题,坏小伙子。可他心中那个圣洁美妙的身影还是闪了一下。每每想到他,他就像缺漏了什么似的怅然若失。但心知肚明他们不会再相见,心知肚明那是已经死去的爱情。

​        “亚蒂为什么不结婚?”

​        闭嘴,坏小伙子,你要是再继续延展下去我就把王国最丑的姑娘介绍给你。他心里恶毒了一下,可面上却还是挂上微笑:

​        “殿下这么关心我作什么?殿下有了心仪之人我才能安心成家呀。”

​       话出口他自觉失言,咬了咬唇看向皇子。

​       皇子倒是没有纠结他的措辞,却凑近了在他耳边笑嘻嘻道:“我不好意思告诉父皇,就只告诉亚蒂喜欢的类型。亚蒂要是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就告诉我好不好?”

​        没想到他自己提到这上面来,亚瑟当然顺水推舟,忙应道:“好,你告诉我。我帮你物色合适的人选。”

​        阿尔得意地笑一笑,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一样一样跟他说:

​       “要聪明。这里的人都傻里傻气。要机灵些,通晓道理,我说话要听得懂,要会回应,要明白我的意思。要能帮助我。就像亚蒂一样,亚蒂说的话我都很喜欢,也很有主意。

​       “要家室好。你想,要不然父皇也不会同意呀。我想,至少要袭爵吧。如果像柯克兰家一样的名门望族,就更好啦。

​       “还要漂亮。我喜欢亚蒂那样的绿眼睛,像宝石一样的,多好看。”

​        亚瑟越听越不对劲,怎么样样都往我身上扯,这位殿下不会看上我妹妹了吧?老天,她真的只有三岁。

​        “殿下眼光真高。又要聪明,又要家室好,又要模样好。这样的姑娘,怕是翻遍黑桃国也找不出来一个吧。”他只能斟酌着言辞,有个妹妹当皇后当然不是坏事,但他到底有些不情愿。

​        “……”琼斯家的坏小子显而易见地表现了失望,整个人都耷拉下来,亚瑟刚想出言安慰说未必找不到,但听见他又说,“为什么一定是姑娘?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是个男人我也愿意啦。”

​        行,更麻烦了。亚瑟在心里嘀咕。Queen是个男人倒也不是那么罕见,可多多少少会有些麻烦。子嗣就是个挺头疼的问题,再加上方方面面的约束,所以但凡懂点道理又不至于用情很深的皇子都会规避这种情况。毕竟,情夫可比正室好找多了。话虽如此,他还是揣摩着这位殿下的意思——是说男子也可以将就,还是存心想要个男伴呐?

​        他于是冷笑道:

​       “殿下愿意?人家没有一番事业,就愿意给殿下放在后宫里一辈子?”

​        这话说的尖锐,他的本意其实只是试探,未想到阿尔弗雷德却急了:

​        “亚蒂怎么说这样的话?英雄怎么会做强迫人家的事!当然是要你情我愿。何况我不是说要聪明的人?不正是想要同他一起做好领袖?他当然是能帮助我,与我一同让黑桃国更强大的人。”

​        亚瑟心下了然,明面上却不多说什么。又感到欣慰——未来的国王不是只关心他一家一户的事,他在为自己挑选伴侣的同时也在为国家择取未来。他在心中又把适龄的男子过了一遍,却突然一怔。刚要起身告辞只能就着动作咧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顺手还拿走了老国王给宝贝儿子挑选的资料,阿尔也没有拦,只是说:

​        “亚蒂多来看看我呀。就算是英雄偶尔还是会孤单的。”

​         他应诺了,但此时整个人都不太淡定。勉强维持着场面退出了会客室。

​        真是,以后皇家的事少掺和点,别真把自己搭进去了。

​       

​        他出了房间刚走到拐角,迎面撞上了一为青年。面容和皇子有几分相像,偏留着微长的金发,还有相对于皇子更带一点暖色的眼睛,轻轻柔柔的,让他想起绝不该出现的另一人。

​        他现在头晕脑胀,完全不能受到这样双重的刺激,直到那人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句“柯克兰先生”,又给他指了出皇宫的路(其实根本没必要),他才反应过来:

​        马修·威廉姆斯,阿尔弗雷德的孪生兄弟,却因为执意要从母姓,放弃了继承权,现在应该就是日子过得挺好的平民。

​        ——他怎么会在皇宫里?

​       

​      

​      

​   

​        

​       

​       

​      


姜九°
滤镜比我会画画。(。)

滤镜比我会画画。(。)

滤镜比我会画画。(。)

姜九°
骑士。长。奶/子。米。骑士长奶...

骑士。长。奶/子。米。
骑士长奶子米。群里神奇断句。x
我也不知道谁给我信心画背景。

骑士。长。奶/子。米。
骑士长奶子米。群里神奇断句。x
我也不知道谁给我信心画背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