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尔金

5809浏览    702参与
Talk To Her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5)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出口处的参观者绘画墙挺有意思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5)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出口处的参观者绘画墙挺有意思

 

Talk To Her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4)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4)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Talk To Her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3)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3)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Talk To Her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2)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2)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Talk To Her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1)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A Middle-earch Traveller: The Art of John Howe (1)

约翰豪描绘托尔金笔下的中洲历史

 

阿比

第二年買Tolkien Calendar ❤
明年是The Hobbit 🌿(今年是The Fall of Gondolin~)
2020年配一個新journey,會不會太巧了😍💕

最近的我充滿了Hobbit的能量😂(秋天的能量(?))~穿衣服都是土黃配墨綠,上山撿了一堆松枝回家擺設,每天傍晚都擺一鍋湯或者鹵水在煤氣爐上燉,在小雨的秋夜點著蠟燭聽著鍋裡的咕嚕咕嚕聲寫東西📚

你的秋天過得怎麼樣?天黑早了,要保持忙碌,預防季節性抑鬱哦😌❤

第二年買Tolkien Calendar ❤
明年是The Hobbit 🌿(今年是The Fall of Gondolin~)
2020年配一個新journey,會不會太巧了😍💕

最近的我充滿了Hobbit的能量😂(秋天的能量(?))~穿衣服都是土黃配墨綠,上山撿了一堆松枝回家擺設,每天傍晚都擺一鍋湯或者鹵水在煤氣爐上燉,在小雨的秋夜點著蠟燭聽著鍋裡的咕嚕咕嚕聲寫東西📚

你的秋天過得怎麼樣?天黑早了,要保持忙碌,預防季節性抑鬱哦😌❤

Dingzhou
Eriol的心灵鸡肋
写中土AU文,在AO3想打个t...

写中土AU文,在AO3想打个tag
首选项太懂了😂

#I'mSorryTolkien

写中土AU文,在AO3想打个tag
首选项太懂了😂

#I'mSorryTolkien

Stacia✨

【诗歌/梦境】史诗落幕,传奇不朽


那时双圣树的光辉点亮日夜
纳国斯隆德王国尚存于世
多瑞亚斯的星光依旧闪耀
倘拉登谷中的贡多林美丽雄伟
魔苛斯的阴影笼罩中洲
贝烈瑞安德的战争连年不断
战士坟茔上青草如茵
努曼诺尔帝国的繁荣代代相传

双树陨落,光辉不再
纳国斯隆德陷入黑暗
多瑞亚斯覆灭
贡多林自背叛中陷落
魔苛斯被推翻,被隔离在世界之外
但黑暗犹存
努曼诺尔沉入大海
历史转变成传说
传说变成神话

如今霍比特人居住的夏尔宁静祥和
长湖镇的落日如血般赤红
罗斯洛瑞安的梅隆树透叶金黄
孤山中的矮人王国重筑辉煌
洛汗的骏马奔腾不息
刚铎的白城宏伟壮观
努曼诺尔的王室遗族仗剑策马
东方魔多暗影渐起
西方光明尚存
乌云也遮挡不住星光的...


那时双圣树的光辉点亮日夜
纳国斯隆德王国尚存于世
多瑞亚斯的星光依旧闪耀
倘拉登谷中的贡多林美丽雄伟
魔苛斯的阴影笼罩中洲
贝烈瑞安德的战争连年不断
战士坟茔上青草如茵
努曼诺尔帝国的繁荣代代相传

双树陨落,光辉不再
纳国斯隆德陷入黑暗
多瑞亚斯覆灭
贡多林自背叛中陷落
魔苛斯被推翻,被隔离在世界之外
但黑暗犹存
努曼诺尔沉入大海
历史转变成传说
传说变成神话

如今霍比特人居住的夏尔宁静祥和
长湖镇的落日如血般赤红
罗斯洛瑞安的梅隆树透叶金黄
孤山中的矮人王国重筑辉煌
洛汗的骏马奔腾不息
刚铎的白城宏伟壮观
努曼诺尔的王室遗族仗剑策马
东方魔多暗影渐起
西方光明尚存
乌云也遮挡不住星光的闪烁
太阳照常升起
中土大陆的传奇将永世相传

史诗落幕,传奇不朽

心血来潮随手写的,勉强算诗歌吧

    很久以前做过一个梦,梦见来到了中土世界。然而在梦中的中土世界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中土世界了,很长时间过去了,过往的种种已经不复存在。刚铎、洛汗、夏尔、布理、孤山中的矮人王国、河谷邦、幽暗密林、瑞文戴尔等一切都变成了废墟。曾经茂密的森林、丰饶的土地变得毫无生机,曾经繁荣的城市只剩下残垣断壁,曾经强盛的王国早已灭亡。
    在梦中,我在中土大陆四处走动,一路上看到的只有城市的废墟 ,干枯的河流,毫无生机的土地。我明白在这里已经过去了很久,传说已经终结,我熟悉的一切早已不复存在。梦中的最后一个场景是我站在一个山坡上,山坡很缓,山体是黑色的,周围都是黑色的岩石,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就是曾经的末日火山,佛罗多摧毁魔戒的地方。我来到了曾经是火山口的地方,却看不到一点火星和岩浆。在这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无尽的荒凉。
    在梦中的我感到异常失落,醒来之后心情也失落了很久。距离这个梦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梦中的内容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托尔金笔下的中土世界一直是我向往的一个世界,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即使那里多灾多难。彼得·杰克逊执导的《指环王》系列电影也是我最喜欢的电影。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听到那熟悉的音乐,听着那熟悉的旋律,依然能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触动。中土世界一直以来都是我心中的一片净土,我爱这个奇幻的世界,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依然怀念那段伟大的旅程。
    愿中土永存,传奇不朽!

katze11

《托尔金 Tolkien》德语配音+德语字幕版 洗版

MKV  sayi   BluRay-Rip版,音画质很好!(对得起少年们的颜值233333)(也满足了我这个强迫症的癖好XDDD)


同目录下有部分匹配版德语字幕+强制型德语字幕,唔,当时还放了个英文版的,也就不挪了,需要者自取咯~~


重拉了一遍,还是觉得非常poetisch啊嘤嘤嘤~(づ ̄3 ̄)づ╭❤~

MKV  sayi   BluRay-Rip版,音画质很好!(对得起少年们的颜值233333)(也满足了我这个强迫症的癖好XDDD)


同目录下有部分匹配版德语字幕+强制型德语字幕,唔,当时还放了个英文版的,也就不挪了,需要者自取咯~~


重拉了一遍,还是觉得非常poetisch啊嘤嘤嘤~(づ ̄3 ̄)づ╭❤~

Egalmoth

Egalmoth之歌(31)

写在前面的话:我总觉得Turgon一句话不和他爹他哥说就自己带着人跑了,400年音讯全无太奇怪了。所以我倾向于还是打过招呼的。因此在文里安排了一下。总之荣耀归于托老和原著,所有错误和雷人之处是我的锅!


~~~~~~~~~~~~~~~~~~~~~~


如果是在烽火连天的岁月,这正是号角长鸣要塞关闭的时分 。坐落在大海之滨的内佛瑞斯特却放出了一队轻装骑士。暮色苍茫,这队精灵穿越隐秘的彩虹裂隙,飞驰平原 ,乘着月色星光 ,向烟波浩渺的米斯林湖畔的多尔露明进发。多尔露明是诺多王储Fingon的领地,虽然至高王王城不在这里,但这片土地肥沃气候宜人,东部又有米斯林山脉的屏蔽,是最可靠的后方根基,...

写在前面的话:我总觉得Turgon一句话不和他爹他哥说就自己带着人跑了,400年音讯全无太奇怪了。所以我倾向于还是打过招呼的。因此在文里安排了一下。总之荣耀归于托老和原著,所有错误和雷人之处是我的锅!


~~~~~~~~~~~~~~~~~~~~~~








如果是在烽火连天的岁月,这正是号角长鸣要塞关闭的时分 。坐落在大海之滨的内佛瑞斯特却放出了一队轻装骑士。暮色苍茫,这队精灵穿越隐秘的彩虹裂隙,飞驰平原 ,乘着月色星光 ,向烟波浩渺的米斯林湖畔的多尔露明进发。多尔露明是诺多王储Fingon的领地,虽然至高王王城不在这里,但这片土地肥沃气候宜人,东部又有米斯林山脉的屏蔽,是最可靠的后方根基,Fingon用心经营多年,已将这里打造成一片富庶安逸的乐土。此刻的多尔露明正沉浸在浓浓的喜悦之中,月余之前那场大捷将笼罩在诺多心头的颓丧之气一扫而空,他们重又拾回初离维林诺的豪情。归根到底,流亡的诺多精灵压抑得太久了,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带着建功立业的愿望来的,却经历了背叛、诅咒、牺牲、杀戮以及困苦的生活。如此数十年 ,诺多精灵的窝囊委屈已经沉积得快要憋闷死了 ,眼看着所有期望都成泡影,诺多族将及麻木之时,骤然一声惊雷,他们竟然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魔苟斯残存的哥布林大军在安格邦黑门前被至高王的骑兵消灭殆尽。希望又一次点亮了这群流亡者的天空,魔苟斯被诺多精灵的赫赫军威逼回安格邦深邃的洞穴之中,再也无力与之抗衡。诺多一族安居乐业,大展鸿图的时代已到,甚至有些年轻精灵已经开始嘲笑起维拉的优柔寡断,然而就在这一片轻狂浮躁的氛围之中依旧有人保持着谨慎和清醒,以睿智著称的Turgon就是其中之一。




太阳初升 ,薄雾尚未消散 ,随着阵阵马蹄声由Turgon率领的这一小队骑士抵达了多尔露明的堡垒前,一阵嘹亮的号角声,大门隆隆打开,王储Fingon披着一层朝阳的金色光芒走出城堡前来迎接挚爱的弟妹和小侄女。


“大伯!”随着少女银铃一般清脆的喊声,Idril像一朵洁白的云朵从高大的马背上跃下,扑进伯父的怀里。


“小丫头!”Fingon一把揽着侄女的纤腰,护着她轻柔地落下。“让我好好看看你,又长大了不少。”


Idril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撒娇地说道:“大伯,我好想你啊。”


“唔,不错,总算还记得我。”Fingon笑着说,他的目光落在一身白色猎装的妹妹身上,于是打趣道:“Irissë真乖,打战没带你去也没闹脾气。”


Ardhel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结果发现Turgon正斜着眼睛盯着她,只好撇撇嘴说:“被Turukanó摁住了呗。”


Fingon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使劲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领着他们走进城堡。




多尔露明的城堡规模不算大,Fingon的宫殿却建得华丽精致,到处是优雅的廊柱 ,以大理石 、孔雀石或斑岩为材 ,镀金柱顶 ,螺旋式柱身 。每一块墙壁都刻着比实物更亮丽的釉彩浮雕 ,描绘着中洲大陆壮美的风光。诺多王储将家宴设在那个不大的喷泉庭园 ,虽然已是深秋,因着精灵园丁的神奇能力百合依旧芬芳醉人 ,鲜艳的鸟儿栖息在挂满繁花的枝头 。喷水池边 ,流水和鸟鸣形成一种柔声细语的合奏 。公主和王子们坐在枕垫上 ,面向庭园 ,身前矮案上放着酒壶和精美的食物。连夜赶路让年幼的Idril感到疲乏,她吃得很少,有些昏昏欲睡。


“哎,你们呀,何必赶那么急。”Fingon十分心疼地责备弟弟妹妹。


Turgon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哎,我亲爱的兄长,要知道凡雅玛王宫总共就两个女人,没一个听我的。”话音未落就被妹妹赏了一个大白眼。




Fingon大笑着抬手要召唤侍从侍奉侄女去休息。却被Idril拒绝了:“我不,我要等爷爷。”


“爷爷要来还得有一段时间,等他到了我们马上通知你,乖,去睡一会。”


“我不嘛……”


有勇者之称的Fingon对待小孩子却异常温柔。他学着她的样子撅起嘴,委屈巴巴地望着她:“你不听我的话了?”


“我要靠着你睡!”Idril突然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


“Idril,别任性。”Turgon训斥女儿。


“好!拿条毯子过来。”


Idril马上就头枕着大伯的腿躺下了,在仆人为她盖好柔软的毯子下冲父亲皱了皱鼻子。


“你把我女儿惯坏了。”


“怎么会?小时候我和Arakano都喜欢这么靠着他。”Aredhel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提到过早逝去的幼弟使原本其乐融融的席间瞬间沉默了。Fingon低着头轻轻抚摸着Idril的金发神色黯然。


“靠着你有那么舒服吗?我也来试试。”Turgon走到兄长身边坐下来,故意重重地往他肩膀上一压,从Aredhel的角度来看Fingon顿时就不见了。


“Atar!!!我的头发!!!”Idril被父亲压到头发,于是不满地嚷了起来。


“你看吧,弄疼Idril了。”Fingon使劲把他推开了,“你要学她这样睡觉,我一定给你画个大花脸。”


“你还敢说这件事,我可没忘了!!!”Turgon愤愤不平地说。


Idril已经坐了起来,望望姑姑,发现Aredhel也一脸好奇。“什么事呀?”


“这是我和你Atar的秘密。”


“大伯,你最好了,快点说嘛。”


“不说,你Atar会打我。”


“不会不会,我保护你!”


Turgon这下子不高兴了,“我说,好像我才是你Atar!”


金色头发的小公主仰着脸对父亲又皱了皱她的小鼻子,Turgon就被逗笑了。“可是Atar您知道的,我每天都爱大伯100次,爱您101次。”




“那么爱我多少次呢?”高贵地,属于至高无上王者的声音在庭院里响起,Fingolfin陛下驾临此处。“Atar!”他的三位子女立即起身向父亲致意。“爷爷!”Idril几乎不受礼仪的束缚,她飞快地向祖父屈膝行礼,然后像一头欢快的小鹿那样蹦跳着飞奔过去。Fingolfin亲吻孙女光洁美丽的额头,亲热地问:“你还没说每天爱我多少次呢?”


“10000次!”Idril响亮地回答,“爷爷,我带了礼物给您!”


“噢?是什么?”Fingolfin一边示意子女们可以坐下了,一边问。


“一件衬衣,绣了您的名字,姑姑教我做的。”


Fingolfin哈哈大笑说:“好,我明天就穿!Irissë你先带Idril去休息,我们有事要谈。”至高王了解自己的儿子,能让Turgon火急火燎赶到这里绝不会是因为孙女的任性,按照他自己的办事作风自然是先把正事谈完再聚天伦之乐。Aredhel清楚父亲的脾气,带着侄女离开了。




“Atar,Findekáno我们上楼谈吧。”Fingon引领父亲兄弟来到城堡三楼上他卧室旁边的小房间,一般情况下王室内部的绝密谈话都会在这里进行,Fingon亲自为他们倒上酒,开始谈正事。Turgon坐在一张椅子上,心事重重良久无言。Fingolfin笑着问:“你打算叫我们在这里干坐到天黑?”


Turgon灰蓝色的眼睛一瞪:“我是不好说啊。”


“和我们有什么不好说?”Fingon拍拍他的肩膀。


“好吧。”Turgon双手紧握,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们还记得几年前我和Finrod沿西瑞安河进行过一次旅行?”


Fingolfin有些好笑,“记得,那有如何?”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微光沼泽附近露营,乌尔牟在梦中给我指示,要我寻找一处隐秘之地躲藏起来,为最终对抗魔苟斯积蓄力量。”


Fingolfin父子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意识到Turgon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的重要性。“那么……你找到这个地方了吗?”


“乌尔牟指引我找到了,就在……”


“Turu……”Fingolfin阻止了儿子。“按照乌尔牟的旨意去做。”


Turgon点点头,但眼中露出难以化解的担忧和不舍,“可是一旦如此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你们身上了。”


“这不重要,为了诺多的未来,我们必须各司其职。”简简单单一句话打消了Turgon所有的顾虑,他走到父亲身边跪下,亲吻着他的手背,“Atar,谢谢您。”


“你将来要承受多么沉重的负担啊,无论如何我和你哥哥会全力支持你。”Fingolfin叹息着扶起儿子。“要建造这样一个城市不容易,你需要可靠的手下。”


“这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Turgon将目光转向Fingon,“Egalmoth,你见过的,如果他需要帮助请你施加援手。”


Fingon很干脆地回答:“这个没有问题。”倒是他们的父亲表示担忧:“这么重要的事委托给一名商人可靠吗?”


“Atar,为了此事他准备了十年,再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至高王没有再进一步表示反对,只是他依然提出意见:“你若要重用他就应该给他正式任命,以商人身份代表你做事不成体统。”


“他会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而且将来我会通过他在多尔露明的商社与你们联系。”


似乎没有什么还需要担心的了,Fingolfin举起酒杯说:“祝你一切顺利,Turukano。”


东吴

The origin of everything

What I have seen is only a corner of the wide world.


(请忽略丑字,卑微大学生终于要开启这漫长的历史之旅了,但不妨碍对中土的热爱之情,最后献上可可爱爱的巴金斯老爷和干豆腐👏)

The origin of everything

What I have seen is only a corner of the wide world.



(请忽略丑字,卑微大学生终于要开启这漫长的历史之旅了,但不妨碍对中土的热爱之情,最后献上可可爱爱的巴金斯老爷和干豆腐👏)

太阳雨

《诺多史(home4)》 正文及评注(6-8)

《中洲的变迁》第三辑 《诺多史》

见维基:博客:《诺多史》 正文及评注

———————————————6———————————————

众神听说了诺姆族的出奔后,便从哀悼中起身。曼威召唤雅凡娜前来商议,她施展了全部魔力,却无法拯救双圣树。但在她的魔法作用之下,熙尔皮安最终开出了一朵硕大的银花,劳瑞林则结出了一颗金色的果实。据《日月之歌》记载,众神打造了两盏天空巨灯,令它们沿着路线从世界上方驶过。他们称月亮为拉娜,称太阳为乌尔;驾驶着太阳之船的少女名为乌瑞恩(1),操纵着月亮浮岛的少年是提理安。乌瑞恩曾在瓦娜的花园中照料金色繁花,彼时蒙福王国仍充满着欢乐,瓦娜的女儿奈莎...

《中洲的变迁》第三辑 《诺多史》

见维基:博客:《诺多史》 正文及评注

———————————————6———————————————

众神听说了诺姆族的出奔后,便从哀悼中起身。曼威召唤雅凡娜前来商议,她施展了全部魔力,却无法拯救双圣树。但在她的魔法作用之下,熙尔皮安最终开出了一朵硕大的银花,劳瑞林则结出了一颗金色的果实。据《日月之歌》记载,众神打造了两盏天空巨灯,令它们沿着路线从世界上方驶过。他们称月亮为拉娜,称太阳为乌尔;驾驶着太阳之船的少女名为乌瑞恩(1),操纵着月亮浮岛的少年是提理安。乌瑞恩曾在瓦娜的花园中照料金色繁花,彼时蒙福王国仍充满着欢乐,瓦娜的女儿奈莎(2)在永远盛绿的草坪上起舞。提理安是欧洛米麾下的猎手之一,他有一张银弓。他时常离开岗位,在天空中追逐繁星。

起初,众神规定太阳和月亮应当从维林诺出发向远东航行,然后复返,一个接一个地驶过天空。但由于提理安的任性以及他和乌瑞恩的较劲,更主要的是罗瑞恩和涅娜抱怨他们从大地上赶走了睡眠、夜晚和宁静,因此他们调整了规划。太阳和月亮由乌欧牟或他挑选的神灵拉动,穿过世界根基中的岩洞和地穴,再从东方升起,随后驶回维林诺,因此每天黄昏的时候太阳都会隐匿不见。于是黄昏,即太阳沉落的时刻,便成为众神之地最明亮也最欢乐的时刻,那时太阳会在外环海的清凉怀抱中休憩。提理安得到指令,在乌瑞恩沉落,或是已经抵达西方之前,他不可出航,因此他们如今很少同时出现在天空中。

故维林诺的光明仍比其他地方的更饱满美丽,因为太阳和月亮踏上地底的黑暗旅途前,在那里歇息,但它们的光并非双圣树被乌苟立安特的毒嘴玷污前所发出的光辉。那光如今独存于精灵宝钻中。众神与精灵因此期望着,将有一天太阳与月亮的魔力源泉——双圣树会重获新生,古时的福乐与荣光随之重现。乌欧牟预言,尽管这个希望很脆弱,但它只能通过大地上的第二支种族来实现,那便是伊露维塔的年轻儿女,但彼时人们没有留意他的预言。对于诺姆族的忘恩负义与天鹅港的残杀,众神仍感到愤怒与悲伤。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托卡斯以外的所有人都担忧魔苟斯的强大与狡诈。于是如今他们巩固了维林诺的防御工事,山障上驻守着永远警醒的守卫,除了科尔(3)隘口以外的山障都被抬升成险峻可畏的高峰。科尔隘口仍留有精灵居住,他们如今很少前往维尔玛或是婷布伦廷的山顶,但他们需要守卫这道隘口,一刻也不容有失,无论是飞禽、走兽、精灵、人类,还是其他任何居住在大地上的生物,都不能接近仙境的海岸,或是踏上维林诺。在歌谣里称为“维林诺的隐藏”的那段时期,充满迷咒的魔法群岛以环状安置在黯影海域的边界上,若有人向西航来,不等到达孤岛,就会遇到,水手会困于其中难以呼吸,随后陷入永远的沉睡。因此日后众多的诺姆族使者,没有一个回到维林诺——只有一位例外,而他来的太迟(4)。

如今维拉定居在山脉的背后,他们举办宴席,心中将流亡的诺多利族搁置不顾,只有曼威和乌欧牟除外。乌欧牟最为关注他们,域外世界的河流湖泊流入大海,他便从大海中收集信息。

太阳在世界的东方首度升起之际,大地的年轻儿女在东方的埃茹曼(5)之地苏醒了。(6)这些传说讲述的是远古时期的故事,发生在人类兴盛、精灵衰微之前的年月,因此很少提到人类的事迹,只有那些在日月初生时便来到了世界北方的人类例外。众神没有前往埃茹曼指导人类,也没有召他们前去维林诺定居。但乌欧牟仍然牵挂他们,经常通过小溪与大水向他们传递讯息,他们热爱流水,却听不懂水中的讯息。人类遇上了黑暗精灵,并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向他们学习了语言和许多其他知识,于是人类与这些未前往维林诺的埃尔达的儿女成为了朋友,并从他们那里得知了维拉,但那不过是一则传说、一个遥远的名字。当时魔苟斯回到中洲的时间还不长,势力扩张得还不远,因此,大地上、山峦中没有多少危险,那些雅凡娜在漫长的岁月之前便构思设计,美丽而鲜活的新物,终于在此发芽生长,盛开繁花。人类的儿女向西、向北、向南漫游出去,他们的快乐就如露珠未干的清晨时分,那时每一片叶子都青翠碧绿。

———————————————*———————————————

1. 本节中出现的所有 Urien 都改成了 Arien。
2. “瓦娜的女儿”被删去了,见 pp. 326 - '7。 
3. Cor 改成了 Kor,同前。
4. and he came too late 改成了 the mightiest mariner of song【此句对应改为:歌谣中所传唱的,最伟大的航海家】
5. 本节中第一处“埃茹曼”的下方用铅笔标了下划线,似乎是要做出改动,但第二处没有这个标识。
6. 以下片段添加在这里:

世界上开始有了时间的计量,此时便是年岁之初;此后,对于那些居住在尘世之地的精灵,他们的生命日益消减,他们的衰微由此开始。

 ——————  译名表.6  ——————  

  • 官方译名

    • 拉娜 Rana

  • 非官方译名:

———————————————7———————————————

今北方各支力量展开大战的日子开始了,那时维林诺的诺姆族和伊尔科林联合人类,一同对抗魔苟斯·包格力尔的大军,却一败涂地。这种结局,是魔苟斯在对手中播下的奸诈谎言,和澳阔泷迪那场残杀所招致的诅咒,连同费艾诺众子的誓言合在一起运作的结果,精灵与人类因此遭受了极大的损伤。

那段时期的事迹,此处只讲述一部分,大多与诺姆族、精灵宝钻和那些卷进他们的命运的人类有关。在那段岁月里,精灵与人类的身材和体力都很相似,不过精灵更有技能,更为美丽,更有智慧,而那些来自维林诺的精灵,在这些方面又超越了伊尔科林,就像伊尔科林在这些方面超越了必死的人类种族一样。只有那些多瑞亚斯王国的伊尔科林,才堪堪能与科尔城(1)的精灵相比,因为他们的王后美丽安是维拉一族出身。精灵长生不死,他们的智慧随纪元流逝而不断增长,疾病或瘟疫都不能导致他们死亡。但在那段日子里,他们可以被武器杀死,甚至会死于人类之手,也有的精灵会悲伤地衰微与憔悴,直至从大地上消失。他们被杀或消失后,灵魂会回归曼督斯的殿堂,等待时间长达一千年,或是依照曼督斯(2)根据他们的生平做出的判决,期满之后方可在维林诺重获自由,或是重获新生(3)——据说他们将降生在自己的儿女当中。(4)但人类更脆弱,更容易死于天灾人祸,会生各种疾病,会衰老,会死亡。他们灵魂的际遇如何,埃尔达列一无所知。埃尔达说,他们会前往曼督斯的殿堂,但等候之处与精灵不同,而在伊露维塔之下,惟有曼督斯知晓人类在来到西边大海外的那片宽阔殿堂后,会去往何方。他们从未在大地上重生,也无人曾从死者的殿堂中返回,只有巴拉希尔之子贝伦一人除外,他归来之后再未与凡人交谈。或许,人类死后的命运不由维拉掌控。

日后,就像魔苟斯最期望的那样,精灵和人类因魔苟斯的得逞而疏远了,那些依然生活在世界上的精灵族逐渐衰微消失,人类篡夺了日光下的世界。之后,埃尔达漫游在域外(5)之地的孤寂之处,安于月光与星光、森林与山洞。(6)


———————————————*———————————————

1. Côr 改成了 Kôr,同前。

2. Mandos 改成了 Nefantur。

3. or were reborn 改成了 or sometimes were reborn。【此句对应改成:有时是重获新生】

4. 以下片段添加在这里

精灵与凡人的俊美后代也有着同样的命运,埃雅仁迪尔、埃尔汶,她的父亲迪奥和她的孩子埃尔隆德。

5. “域外”二字上方写着“尘世”,但“域外”二字没有删去。

6. 以下片段添加在这里

变成了幻影、幽灵与回忆般的存在,正如在传说的结束前所讲的,他们若是不西渡,便会从世界上消失。

 ——————  译名表.7 ——————   

———————————————8———————————————

在那些日子里,精灵与人类是朋友,亦是盟友。在日月升起前,费艾诺和他的众子踏上北方,前去搜寻魔苟斯。被船只燃烧的火光吸引而来的奥克袭击了他们,于是平原上爆发了日后在歌谣中广富盛名的一场战争。那平原曾鲜活嫩绿,随后延伸(1)到魔苟斯的殿堂所在的高山脚底;但日后它变得焦黑荒凉,被称作“干渴平原”,诺姆族的语言中称之为多尔–那–法乌格砾斯。这便是第一场战争(2)。奥克与炎魔死伤无数,没有传说能道尽费艾诺或他众子的英勇。但这第一场伟大的胜利中也饱含着悲伤。因费艾诺被炎魔之首,后来在刚多林为埃克塞理安所杀的勾斯魔格击倒,伤重而死。费艾诺死在了胜利的时刻,他抬头望着桑戈洛锥姆的高峰,那是世界上最高大的山峰(3);他诅咒魔苟斯之名,要求众子永不同死敌和谈或妥协。但就在费艾诺离世那一刻,魔苟斯派了使者来见费艾诺众子,不但承认战败,还提出求和条件,甚至包括交出一颗精灵宝钻。高大的迈德洛斯说服诺姆族去同魔苟斯面谈,同时布置好兵力,魔苟斯与他们一样没打算信守承诺。因此双方派去的使团人数都远超过了约定,可是魔苟斯派得更多,其中还有炎魔。迈德洛斯遭到伏击,他的属下大多被杀;但他本人因魔苟斯的命令遭到生擒,被掳回了安格班,遭到折磨,他的右手被禁锢着,吊在桑戈洛锥姆的悬崖上。

随后费艾诺的六个儿子在惊愕中退到了米斯林湖的岸边,并在那里扎营,那片地方位处北境,是日后被诺姆族称作Hisilome, 希斯路姆或多尔罗明,即是迷雾之地。在那里,他们听说芬国昐和芬威格(4)、费拉贡德的族人穿过了坚冰海峡。

此时,太阳首次升起;他们展开了蓝银双色的旗帜,行进时脚下百花盛开。奥克见到这上升的大光,慌乱地逃入了安格班,遭到阻挠的魔苟斯在愤怒中沉思了许久。

住在米斯林湖两岸的两支部族,对彼此都无好感,由敌意而造成的隔阂使双方都饱受其害。

如今,安格班制造出大量浓烟与蒸汽,将它们自铁山脉冒烟的峰顶送出,污染了世间初晨的清新空气,远从米斯林都可望见。阴沉的有毒烟气随后下沉,盘绕在田野上、洼地间,笼罩了米斯林湖的水面。

于是英勇的芬威格决定化解双方的敌意。他孤身一人出发去寻找迈兹洛斯,靠着魔苟斯制造的厚重烟雾掩护,他在安格班的大军撤退之际冒险进入敌人的腹地,并最终看见迈德洛斯饱受吊刑的折磨。但芬威格无法接近他、释放他;于是迈德洛斯恳求(5)芬威格开弓将他射死。

曼威钟爱所有的鸟儿,它们将他的千里眼看不见的消息带去婷布伦廷报告给他,而他已经派出(6)大鹰一族。索隆多是它们的王。曼威命令它们在北方的山崖中筑巢而居,监视魔苟斯的动向,于是它们将魔苟斯的消息传到了悲伤的曼威耳中。

此时,就在芬巩拉弓的时候,众鹰之王梭隆多自高空而降。他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禽鸟,双翅展开有三十英尺(7)。他拦住芬威格,载他飞到吊着迈德洛斯的峭壁前。但迈德洛斯腕上的那个魔法钢箍,芬威格解不开,砍不断,又拔不出岩石。于是迈德洛斯再次痛苦地求他杀死自己。但芬巩自腕上砍断了他的手,梭隆多载着他们回到了米斯林,迈德洛斯的伤口得到了治愈,他致力于用左手使剑,比从前用右手时更加致命。

于是芬因(8)骄傲的儿子间的敌意得到了缓解,他们停止了互相猜忌,但他们仍记得精灵宝钻的誓言。

———————————————*———————————————

1. Yet young and green 改成了 Yet dark beneath the stars【此句对应改为:那平原在群星下黯淡无光】
(and later it stretched 改成了 the plain stretched)。【此句对应改为:平原延伸到魔苟斯的殿堂所在的高山脚底】
(这个改动无疑是因为太阳还未升起;但这样一来就破坏了对立感,因日后它变得焦黑荒凉。)
2. 以下片段添加在这里:星下之战
3. the world 改成了 the hither world
4. 本节中出现的所有Finweg 改成了 Fingon,同前。
5. 打字稿中有一些地方曾使用了现在时态,finds, cannot, begs,早些时候改成了  found, could not, begged;这个迹象表明我的父亲曾密切参照S的手稿。在Q的打字稿后文中,偶尔也会出现现在时态。 
6. sent 改成了 had sent。
7. feet 改成了 fathoms。
8. Finn 改成了 Finwe,同前。 

 ——————  译名表.8  ——————   





WabeEulalia

Smaug with Arkenstone
(这名字是我瞎取的哈哈哈哈原品名叫crystal dragon 但是真的好像!!!

附佩戴图

Smaug with Arkenstone
(这名字是我瞎取的哈哈哈哈原品名叫crystal dragon 但是真的好像!!!

附佩戴图

星野月⭐️

我们店终于!!!终于进了托老的作品《魔戒》三部曲!!!我!!!一个店里唯一的托老迷激动到打鸣!!!

真的……太不容易了……毕竟店内客群普遍偏爱鸡汤文&言情小说和网文,能来个真正的文学真的是奇迹!!!奇迹啊!!!!!!!

老阿姨跪地捂嘴流泪……捂胸口感谢上帝和托老!!!!(最主要是品管脑袋终于开窍了!!!)我爆哭。:゚(。ノω\。)゚・。!!!!!!

爱死托老了!!!!!爱你一万年都不够!!!!


最后还有《福尔摩斯探案》系列,单本一整行陈列的太漂亮了!!!我喜欢!!!


最后还是要吐槽一句,这类文学来的还是少……

一个热爱真正文学的小姐姐突然悲伤的想哭( °...

我们店终于!!!终于进了托老的作品《魔戒》三部曲!!!我!!!一个店里唯一的托老迷激动到打鸣!!!

真的……太不容易了……毕竟店内客群普遍偏爱鸡汤文&言情小说和网文,能来个真正的文学真的是奇迹!!!奇迹啊!!!!!!!

老阿姨跪地捂嘴流泪……捂胸口感谢上帝和托老!!!!(最主要是品管脑袋终于开窍了!!!)我爆哭。:゚(。ノω\。)゚・。!!!!!!

爱死托老了!!!!!爱你一万年都不够!!!!




最后还有《福尔摩斯探案》系列,单本一整行陈列的太漂亮了!!!我喜欢!!!



最后还是要吐槽一句,这类文学来的还是少……

一个热爱真正文学的小姐姐突然悲伤的想哭( °̥̥̥̥̥̥̥̥˟°̥̥̥̥̥̥̥̥ )……

心情起伏怎么就这么快呢……

一团不灭的小火焰

精装家族又添新丁~ 


今年是《圣诞老爸的来信》,圣诞节前出版很应景 😂


我没看过这本书,不过据说这将是最全的一版,包括托尔金所有的信,画,和信封。


以及,这个配色,封面,和内封面上的图案,放在精装里也算非常精致的一本啦😂


(btw 目前英国亚马逊已经开始预售;美国亚马逊10/17预售开始)

精装家族又添新丁~ 


今年是《圣诞老爸的来信》,圣诞节前出版很应景 😂


我没看过这本书,不过据说这将是最全的一版,包括托尔金所有的信,画,和信封。


以及,这个配色,封面,和内封面上的图案,放在精装里也算非常精致的一本啦😂


(btw 目前英国亚马逊已经开始预售;美国亚马逊10/17预售开始)

Dingzhou
BagEnd字幕组

【字幕】A Film Portait of J.R.R.Tolkien/映像托尔金

值此国庆佳节,袋底洞字幕组祝各位长假快乐!大家放松休闲之余想必也有精神食粮的需求,在这个时候推出我们的新作品可以说是再好不过啦!

纪录片《映象托尔金》(A Film Portrait of J. R. R. Tolkien)以托老的人生和创作历程为主线,受访人包括他的儿女、好友,如今为《魔戒》电视剧担当顾问的汤姆·希比,甚至还有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讲述了他们与托老的故事,也畅谈了对托老作品的理解。

本片不仅挖掘了托老作品中的语文学底蕴,回忆了他晚年的创作重心向形而上学的转变,还披露了《霍比特人》对《精灵宝钻》意想不到的影响;而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比起《托尔金在牛津》,本片在编排、组...

值此国庆佳节,袋底洞字幕组祝各位长假快乐!大家放松休闲之余想必也有精神食粮的需求,在这个时候推出我们的新作品可以说是再好不过啦!

纪录片《映象托尔金》(A Film Portrait of J. R. R. Tolkien)以托老的人生和创作历程为主线,受访人包括他的儿女、好友,如今为《魔戒》电视剧担当顾问的汤姆·希比,甚至还有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讲述了他们与托老的故事,也畅谈了对托老作品的理解。

本片不仅挖掘了托老作品中的语文学底蕴,回忆了他晚年的创作重心向形而上学的转变,还披露了《霍比特人》对《精灵宝钻》意想不到的影响;而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比起《托尔金在牛津》,本片在编排、组织和选材上更具匠心,近两个小时的片长蕴含了极大的信息量;循着片中节奏,探寻托老的创作和生活轨迹,相信各位观众对这位现代奇幻之父的理解能够更加深刻。

听译:萤火 / Ariel / Demiandalou
翻译:青钰 / 鬼喋 / 多谷 / Earendel / 阿列莎 / 莱拉 / 溯清
校对 & 注释:起名
时间轴:太阳雨 / 思敏 / 阿拉明
字幕:一朵繁星
压制:阿拉明 

网盘链接:提取码是e2u0哦

太阳雨

《诺多史(home4)》 正文及评注(4-5)

《中洲的变迁》第三辑 《诺多史》

见维基:博客:《诺多史》 正文及评注

———————————————4———————————————

接下来要讲述的,便是魔苟斯欺骗众神的故事。此时正是蒙福之地的全盛时期,众神与精灵的荣光与福乐达到了极致。众神当初判处魔苟斯在曼督斯的殿堂中服刑七个(1)纪元,受到的刑罚逐纪元地减轻。如今七个纪元已经过去,诚如众神所承诺的,魔苟斯再度被带到众神的宝座前。他见到他们的荣光与福乐,心生嫉妒;他见到坐在众神膝上的埃尔达列的俊美儿女,满怀憎恨;他见到诸多灿烂的宝石,起了贪欲;但他把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暂时延缓了复仇大计。

魔苟斯卑躬屈膝,伏在...

《中洲的变迁》第三辑 《诺多史》

见维基:博客:《诺多史》 正文及评注

———————————————4———————————————

接下来要讲述的,便是魔苟斯欺骗众神的故事。此时正是蒙福之地的全盛时期,众神与精灵的荣光与福乐达到了极致。众神当初判处魔苟斯在曼督斯的殿堂中服刑七个(1)纪元,受到的刑罚逐纪元地减轻。如今七个纪元已经过去,诚如众神所承诺的,魔苟斯再度被带到众神的宝座前。他见到他们的荣光与福乐,心生嫉妒;他见到坐在众神膝上的埃尔达列的俊美儿女,满怀憎恨;他见到诸多灿烂的宝石,起了贪欲;但他把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暂时延缓了复仇大计。

魔苟斯卑躬屈膝,伏在曼威脚边恳求原谅;但众神不准他走出他们的视线,也不容他脱离监视。众神在维尔玛的城内为他安排了一间简陋的居所,那时魔苟斯所有的言行无不显得良好,于是不久他便获得了往来全地的自由。只有乌欧牟仍然提防他,托卡斯更是无论何时见到死敌魔苟斯经过,都会握紧拳头。对于恶行,“强壮者”托卡斯绝不遗忘,也绝不原谅。魔苟斯最关切的是精灵,他给予了他们许多的帮助,前提是他们愿意接受。英格(2)的族人,昆迪族(3)对他心存疑虑,因为他们听从了乌欧牟的警告。但他向诺多族揭示的隐秘知识让他们十分欣喜;他们当中有些听信了他的话,而这些话他们假如从没听过,其实反而更好。于是魔苟斯趁机将谎言的种子与恶毒的建议播散在这些人当中。日后,诺多利族为他们轻信的愚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常告诉他们,说众神把埃尔达带来阿门洲是出于嫉妒,害怕精灵一旦人数增多,遍及世间的广阔土地,精灵妙绝的创造力、美丽和魔力,将强大到维拉无法统治的地步。魔苟斯会在他们面前勾勒出一幅幅有关位于东方的强盛国度的美景,他们本可在那里随心所欲,自由掌权统治。此外,虽然维拉那时的确知道人类迟早要出现;但精灵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众神尚未对他们揭示此事,而人类的到来仍遥遥无期。但魔苟斯向精灵偷偷提起了凡人,尽管他对真相几乎一无所知,也毫不关心。只有曼威深知伊露维塔心中关于人类的构想,并一直与人类为友。但魔苟斯声称,众神软禁了埃尔达,好使即将来临的人类骗取他们的王国,因为人类那个短寿又较软弱的种族更容易受众神摆布。这些话里真相寥寥,且维拉向来很少能成功左右人类的意志或命运,即使是出于良善的目的。但有很多精灵相信了这些邪恶之语,或半信半疑。这其中大多是诺姆族。而泰勒瑞族中无人相信。

因此,众维拉尚未察觉,维林诺的和平便已遭到了荼毒。诺姆族开始私下抱怨维拉及其亲族,他们变得骄傲自大,完全忘了众神的赠礼与教导。魔苟斯的恶行中最重大的一件便是在费艾诺热切的心中燃起了猛烈的火焰,而他同时还渴望得到精灵宝钻。费艾诺在盛大的宴会上会将它们戴在额上,但其余时候,它们被锁在图恩城的宝库里,被严密看守着,尽管彼时维林诺还没有盗贼。芬恩(4)的儿子们都十分骄傲,其中费艾诺尤甚。魔苟斯用谎言欺骗费艾诺,称芬国昐同他的儿子们正在密谋篡夺费艾诺及其众子的领导权,将在父亲和众神的支持下取代他们的位置。在这些谎言的推动下,芬恩的儿子间爆发了争吵,因着他们的争吵失和,维林诺的盛世终于走到了终点,它那古老的荣光也到了衰落时分。(5)

费艾诺被召唤到众神的座前,于是魔苟斯的谎言被揭穿,人们都看清了他的用意。众神判处费艾诺,将他放逐出图恩城。但他的父亲随他同去,因他爱这个儿子胜过另两位,更远超其他诺姆族人。他们在维林诺北方的山丘一带,曼督斯的殿堂附近建了一处坚固的居住地兼藏宝库;但芬国昐留在图恩统治诺多利族。因此魔苟斯的谎言似乎成真了,他播下的怨恨也持续下去,日后仍长久存留在费艾诺与芬国昐两人的众子之间。(6)

就在会议期间,众神派遣托卡斯前去捉拿魔苟斯,将他捆着带回众神的面前。但他穿过科尔(7)隘口逃走了,英格之塔上的精灵看见他如同一团雷雨云,盛怒而过。

此后,他来到仙境海湾以南的阿尔瓦林地区,众神山脉东侧的山脚下,此地有着世间最深最浓的阴影。乌苟立安特,“阴影织网者”,她有着蜘蛛的外形,盘踞在阿瓦沙,隐秘又不为人知。无人知晓她来自何方,也许她来自世界之墙外的域外黑暗。她住在一道裂谷中,在群山的一道裂罅里编织着黑色的蛛网,她在那里吸收了所有能找到的光,再将它吐出来织成令人窒息的昏暗黑网与粘稠黑雾。但她始终饥饿,渴望更多的食物。魔苟斯在这里找到了她,同她一起筹划着复仇计划。但魔苟斯不得不对她许下可怕的承诺,这样她才敢挑战维林诺的危险和众神的力量。

她在身边升起一股黑暗来掩护自己,随后用她的蛛丝从一个山头荡向另一个山头,直到她抵达那片山脉的最高处。那处是维林诺的南部,脚下便是欧洛米的森林,几乎无人看守,远离魔苟斯位于北方的堡垒,山障凝视着荒芜的大地和空旷的海面。她制出梯子让魔苟斯爬上来,他俯视着闪亮的平原,远远看到维尔玛的众多穹顶沐浴在光芒中;他放声大笑,迅速跃下长长的西边山坡,心中想的满是毁灭。

于是,邪恶侵入了维林诺。熙尔皮安的光芒逐渐黯淡而劳瑞林刚刚开始发光,在命运的庇佑下,魔苟斯和和乌苟立安特在无人注意之际来到这片平原。魔苟斯用黑剑猛刺入两棵圣树的核心,乌苟立安特将它们喷出的汁液尽数吸取,毒液从她恶臭的嘴注入了它们的经络,令它们从树根、树枝到树叶都一一枯萎。双圣树慢慢地衰竭了,它们的光芒逐渐黯淡,乌苟立安特一边喝,一边喷出黑色的蒸汽,并且膨胀成一个极其巨大丑恶的怪物。

于是,维尔玛城的所有人都惊慌失措,黄昏降临了整片大地,黑暗逐渐高涨。城市的街道上弥漫着黑色的蒸汽。瓦尔妲从塔尼魁提尔山往下望,看见双圣树与诸多高塔都好似被雾气笼罩。他们赶到了大门前的土丘上,但已经太迟。双圣树已经死亡,不再放出光芒,四周满是哀悼之声,这使得曼威冷静下来。欧洛米的骑手立即出动,他们冲出平原,蹄声好似雷动,足下火花腾跃。托卡斯跑得比他们更快,他眼中愤怒的光芒好似灯塔,在前方引领骑手。但他们没能找到目标。魔苟斯行经之处,乌苟立安特制造的黑暗与混乱包裹着他,于是追逐者无不陷入盲目的慌乱。

这时黑暗降临了维林诺。那天诺姆族来到维尔玛的城门前痛哭。他们带来的消息使人更加痛苦。他们诉说了魔苟斯在北方的行径,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在黑夜中隐约呈现出丑恶的蜘蛛外形。魔苟斯突然来到芬恩的宝库。他在大门前杀害了诺姆族的首领*,维林诺的土地上首次有精灵洒下鲜血,并被残忍杀害。许多其他精灵也惨遭杀害,但费艾诺和他众子不在那里。他们悲痛地诅咒这一时刻,因为魔苟斯将精灵宝钻与诺多利族储藏于此的所有珠宝一并夺走。

无人知晓魔苟斯在犯下恶行之后的行踪;但人们都知道,魔苟斯和乌苟立安特在摆脱追踪后最终穿过坚冰海峡,来到世界北方的大地。乌苟立安特在那要求他兑现先前的承诺。她的一半报酬是双圣树的汁液。另一半是夺来的珠宝。魔苟斯向她屈服,于是她吞下了珠宝,它们的光芒从此消失在大地上,她黑暗丑恶的身躯变得更为巨大。但魔苟斯不肯与她分享精灵宝钻。于是盗贼间有了第一场争斗。

乌苟立安特已变得如此强大,于是她使他陷入自己的黏稠蛛丝形成的网里,魔苟斯恐怖的吼声不断回荡,世界也为之颤抖。仍生活在安格班地底深处的奥克和炎魔闻声赶来帮忙。炎魔挥动火焰的鞭子打烂了蜘蛛网,但乌苟立安特逃往大地的最南边,在那里定居下来。


于是魔苟斯返回了安格班,他手下有着数不清的奥克和恶魔(8)。他为自己打造了一顶巨大的铁王冠,自称世界之王。他将精灵宝钻镶嵌在王冠上,作为君临天下的象征。据说他邪恶的双手因碰触那些被封为圣的宝石而被灼得焦黑,从此再未复原,而且他永远摆脱不了烧灼带来的疼痛和疼痛激发的怒气。但他从来不曾把它从头上摘下。他也从来不离北方的疆域,但他坐在北方的王座上统御大军。

———————————————*———————————————

诺姆族的首领*这里”的首领“三个字,本该是”之王“  ,但我思来想去也不明白为什么后者的”王“字被判作敏感词,

1. 在“七”字上方写着“九”,但后来删去了。
2. 本节的两处 Ing 改成了 Ingwe ,同前。
3. Quendi 改成了 Lindar,同前(日后又发生了改变)。
4. 本节出现的所有 Finn 都改了 Finwe(除开一处看漏了的),同前。
5. 以下片段由铅笔书写,添加在这里:

费艾诺发表反叛众神的言论,声称要离开维林诺,回到外面那个世界去,并且他还说要把诺姆族从这种奴隶生活中解救出来。

6. 以下片段同样由铅笔书写,而且书写的时间同本节的注释5:

但魔苟斯隐藏了自己的行踪,无人知晓他的去向。众神担忧维林诺的阴影继续增长,当他们齐聚在议会中时,一位使者带来了噩耗,魔苟斯来到了北方,前往了芬威的家里。

7. Cor 后来改成了 Kor,同前。
8. 这里写着一则说明:此处提及的奥克的制作(p. 4)。这篇打字稿的第四页含有以下句子(p. 100):“他用石头制造出了成群的奥克,用仇恨填充它们的内心。”见p. 352。 

 ——————  译名表.4  ——————  

  • 非官方译名:

———————————————5———————————————

最终,众人都明白魔苟斯已经逃离,众神齐聚在已死的双圣树旁,在黑暗里静坐了许久,并在心中为之哀悼。魔苟斯所选的袭击之日,本是维林诺的一个重大节日。在这日,重要的众维拉与许多精灵依照传统,身着白袍,列队攀上婷布伦廷的蜿蜒小道,抵达曼威位于山顶的宫殿,众维拉中欧西一如既往的缺席,而这些精灵主要是英格(1)的族人。所有的昆迪族(2)与图恩城芬国昐治下的许多诺姆族都来到了婷布伦廷的山顶,正当他们在瓦尔妲的座下歌唱时,守卫远远望见了双圣树的衰败。但大多数诺姆族身处平原,所有的泰勒瑞族一如既往地待在海岸边。双圣树枯萎之际,迷雾与黑暗从海上飘来,飘进科尔隘口(3)。精灵家园上满是悲伤的哀悼之声,弄潮者也在海边哭泣。

随后,费艾诺违抗放逐的惩罚,召唤所有诺姆族前来图恩城。庞大的人群聚集在科尔山顶的庭院中,他们人手一支火把,众多火把的光辉照亮了山顶。

费艾诺是一个出色的演讲者,其言语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那日,他在诺姆族面前发表了一席凶狠又可怕的演讲。他的愤怒大多针对魔苟斯,但所说的又有很大一部分是魔苟斯的谎言所造就的恶果。他为杀父之仇悲伤若狂,又因夺宝之恨而痛苦欲绝。此时他要求诺姆全族尊他为王,因为芬威(4)已死,而他蔑视众神的判决。

“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服从那些嫉妒的维拉?”他问道,“他们甚至不能保护他们自己的国度不受大敌侵害。”他命令诺多族人准备好在黑暗中出奔,彼时维拉仍在哀悼;为了在世间寻求自由,以自己的本领赢得新的国度,因为维林诺已不再比外面的世界更为明亮欢乐;为了追捕魔苟斯,发动战争直至大仇得报。接着,他发下了一个可怕的誓言,他的七个儿子拔出长剑,径直冲到他身边,一起发下同样的誓言。他们所发的誓言不可打破,以曼威、瓦尔妲和圣山之名,(5)若有谁敢持有、夺取或阻止他们占有精灵宝钻,无论对方是维拉、恶魔、精灵、人类还是奥克,他们都将怀着复仇与憎恨之心追击到天涯海角。

芬国昐与他儿子芬格威发言反对费艾诺,怒火与恶语险些再次激起冲突;但芬罗德出言安抚,试图令他们冷静下来,他的儿子中只有费拉贡德与他立场一致。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埃格诺尔都加入了费艾诺的阵营。最终诺姆族被费艾诺的话语说服,他们投票表决,决定离开此地。但图恩城的诺姆族拒绝废弃芬国昐的领导权,因此诺姆族分做两大队人马出发:一支由芬国昐领导,他与儿子们违背自己的智慧,迁就族人的普遍意愿,因为他们不愿抛弃自己的族人;另一支由费艾诺领导。有一些人留在后面。这些诺姆族与昆迪族一同住在婷布伦廷上。直到很久之后,他们才再次回到这个讲述他们族人的战争与漂泊的传说。

泰勒瑞族不愿加入这场出奔。他们从未听信魔苟斯。他们热爱仙境的海岸远甚于其他地方。但诺姆族知道,若没有船只的帮助,他们将无法逃离此地,而且他们也没有时间造船。他们必须从遥远的北方渡海,那端的海洋较为狭窄,但仍然令人心生畏惧;因为他们听说过赫尔卡拉塞,坚冰海峡,巨大的的冰山在这里互相碰撞,倾轧不止。但泰勒瑞族不愿交出有着雪白船帆的白船,因他们视之如珍宝,此外他们畏惧诸神的怒火。

接下来要讲述的是,费艾诺领导的那支诺姆族沿着维林诺的海岸线当先前行;跟随在他们之后的是芬国昐领导的族人,他们没有那般积极,走在队尾的是芬罗德与费拉贡德的族人,他们是诺多利族中最高贵最俊美的。他们频频回望图恩城的城墙,对它的福乐美丽怀有更多回忆,甚至随身带走了一些在那里造就的美丽之物。因此芬罗德的族人没有参与后来的恶行,芬国昐的族人也未全部卷入其中;但所有离开维林诺的诺姆族都背负着随后降临的诅咒。诺姆族来到天鹅港后,他们企图以武力夺取停在港口的白船。在雄伟的拱门顶上,在灯光照亮的防波堤与码头周围,到处都发生了激烈的打斗,讲述诺姆族出奔的诗歌中,描述了这个令人悲痛的故事。双方都有很多人被杀,但费艾诺的族人心中凶狠又不顾一切,他们取得了胜利;在其他诺姆族,甚至是图恩城的族人的帮助下,他们得到了泰勒瑞族的船只,并奋力地划走了,连人带船一同沿着海岸往北前进。

在走过漫长的旅途后,他们来到了蒙福王国的北方边界,他们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悬崖上。有人说那是一个使者,也有人说那是曼督斯亲临。那人用响亮又可畏声音,说出了一个诅咒兼预言,它被称作曼督斯的预言(7),警告他们,令他们立刻返回以求宽恕,或是最终经历无尽的苦难后才得以返回。他预言了日后将发生的许多不幸之事,只有人们中的智者可以理解;但所有人都听见了他对决意离开者施加的诅咒,因为他们在天鹅港残杀了自己的同胞,这是大地的儿女间爆发的第一场不义的战争。因此他们将在战争中饱受折磨,遭受亲族之间的背叛和对遭遇背叛的恐惧。但费艾诺说:“他有一点未曾提及,我们将为懦弱所苦,为懦夫或懦夫的恐惧所苦。”日后证明他是对的。(8)

邪恶很快就开始运作了。他们终于来到北方,看到了第一批漂浮在海面上的尖锐坚冰,明白他们正在接近赫尔卡拉赫海峡。他们遭受了寒冷带来的折磨。诺姆族当中,许多人低声抱怨,追随芬国昐的人尤甚,他们并无多大热忱。因此,费艾诺和他众子心中浮现了夺取所有船只、突然出航的念头,悲剧因此酿造,于是“就让那些满口牢骚的人继续去抱怨,或是一路哀号着回到众神的笼子里去!”因此天鹅港残杀的诅咒开始运作了。当费艾诺和他的族人来到世界北方的西海岸,他们放火焚烧了这些船只,那场熊熊大火耀眼又骇人;芬国昐和他的子民看见天空中绽放的火光。此后,这些被抛弃的人们不幸地徘徊着,芬罗德带领着随后赶来的族人加入了他们。

最终,在悲伤与疲惫之下,芬罗德带领一些人返回了维林诺,并得到了众神的原谅——因为他们没有参与天鹅港的残杀——但芬国昐和芬罗德的众子(9)不肯半途而废,因为他们已走出了很远。他们带领着族人踏上北方的严酷极地,最后大胆地穿过坚冰海峡。许多人不幸地丧生于此,这些走过危险的道路,并最终抵达北方大地的人,对费艾诺的众子殊无好感。

———————————————*——————————————— 

1. Ing 改成了 Ingwe,同前。
2. 本节中出现的 Quendi 没有像前文一样改成 Lindar 这很明显是出于疏忽。
3 Cor 改成了 Kor,同前。
4 出于疏忽 Finn 没有像前文一样改成 Finwe。
5. 此处写着如下文字:

他们所发的誓言不可打破,亦不当发下,他们以众生万物之父的名义声称,倘若背誓,就让永恒的黑暗降临己身,并指名曼威、瓦尔妲和圣山为证。

6. Finweg 改成了 Fingon,同第三节注释10。
7. Prophecy of Mandos 改成了 Prophecy of the North。【此句对应改为:它被称作北方的预言】
8. 此处用铅笔写着:芬罗德返回了。
9. the sons of Finrod and Fingolfin 改成了 Fingolfin and the sons of Finrod。【此句对应改为:但芬罗德的众子和芬国昐不肯半途而废】
(我认为这个改动是为了防止歧义,原始文本有意表明:“芬罗德的众子,伙同芬国昐:因为在芬罗德返回维林诺之后,便是芬国昐领导族人走过坚冰海峡,而不是他的儿子芬威格/芬巩”。见 S $5 的批注, pp. 55-6)【指的是The Earliest ‘Silmarillion’的第五节,其中提到在早期文本里,芬罗德/菲纳芬死于天鹅港,而芬国昐返回了维林诺,流亡的芬国盼家族与菲纳芬家族的领导者是芬威格/芬巩。】


——————  译名表.5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